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神曲套書(神曲Ⅰ:地獄篇+神曲Ⅱ:煉獄篇+神曲Ⅲ:天堂篇)
定  價:NT$1600元
優惠價: 791264
可得紅利積點:3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余光中、唐捐、彭鏡禧、楊澤 一致推薦

《神曲》的譯者黃國彬,本身也寫詩,自由詩、格律詩都寫。沒有這樣的訓練,怎受得了原著一萬四千多行的格律詩,這就像孫悟空頭上一萬四千多個緊箍咒。――余光中

黃先生的譯本,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展現追蹤原著講求格律的企圖心,因此格律上十分嚴謹,因為嚴謹,在文字上的錘鍊就格外講求…… ――唐捐

第一次接觸到黃教授翻譯的《神曲》時,可用兩個字形容:驚豔!這才是真正的中文翻譯。
――彭鏡禧

黃國彬先生花了十八年的時間,直接從意大利文譯出但丁的《神曲》,他自創中文三韻體去翻譯但丁的三韻體,頗能傳達原作的韻律、韻味。――楊澤

意大利最偉大的詩人但丁與莎士比亞、哥德並稱西歐文學史上的三個世界級天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艾略特宣稱:「但丁與莎士比亞平分了現代的世界,再沒有第三者存在。」艾略特讚譽但丁《神曲》只有莎士比亞全部劇作堪與比擬。黃國彬耗費二十餘年完成三韻體《神曲》中文全譯本及詳盡註釋,並收錄多雷插畫一百三十六幅,及地獄、煉獄、天堂結構圖等,共計一百四十六幅圖。文圖並茂,印刷裝訂精美。
但丁歷時十餘年完成《神曲》,長達一萬四千二百三十三行的古典長詩,全書分為《地獄篇》、《煉獄篇》、《天堂篇》三部分,主要故事為:但丁在黑林裏迷路,危急時獲維吉爾之助,跟隨他穿過地獄和煉獄,後來獲貝緹麗彩親自引導遊歷天堂,最後得見上帝一面。是魔幻、新奇、恐怖、驚險、智慧的奇境之旅。

神曲Ⅰ:地獄篇
旅人但丁在黑林裏迷路,因聖母瑪利亞、拉結、貝緹麗彩之助而獲古羅馬詩人維吉爾搭救,隨維吉爾進入地獄,目睹各種受刑的陰魂,包括背叛上帝的撒旦。

神曲Ⅱ:煉獄篇
維吉爾和但丁穿過地心,走出地獄,在南半球攀登煉獄山,看一批批的亡魂升天前滌去前生的罪孽。煉獄的旅程將盡時,象徵人智的維吉爾把但丁交給象徵天啟的貝緹麗彩。

神曲Ⅲ:天堂篇
到了煉獄山之頂,但丁隨貝緹麗彩飛升,一層層的穿越諸天,看上帝所寵的福靈如何安享天福;最後經恆星天、原動天到達最高天,藉聖貝爾納的禱告和聖母瑪利亞的轉求,在神思不能到達的高度蒙神恩眷寵,得睹凡眸無從得睹的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自己的意志,也像均勻的轉輪,見旋於動日迴星的大愛。
但丁‧阿利格耶里(Dante Alighieri)
一二六五年五月底在翡冷翠(Firenze)出生,為長子。一二七七年娶傑瑪‧迪馬涅托‧多納提(Gemma di Manetto Donati),生二子、一女。但丁流放後,一直想重返翡冷翠,卻沒有成功,這個遭遇對他打擊很大,深夜在作品中深夜描寫流放之苦。一三二一年九月在拉溫納(Ravenna)去世。但丁是意大利偉大的詩人、文學家,他和莎士比亞、塞萬提斯、歌德、托爾斯泰都屬於世界級的一流文學大師。但丁作品有:《新生》(Vita Nuova)、《詩歌集》(Rime)、《筵席》(Convivio)、《俗語論》(De vulgari eloquentia)、《帝制論》(Monarchia)、《書信集》(Epistole)、《牧歌集》(Egloghe)、《水土探究》(Questio de aqua et terra)、《神曲》(La Divina Commedia)。《神曲》分三篇:《地獄篇》(Inferno)、《煉獄篇》(Purgatorio)、《天堂篇》(Paradiso)。


古斯塔夫‧多雷(Gustave Dore)
十九世紀的法國大插圖家,一百三十六幅木刻作品,盡展但丁原作的神韻,大大擴展了讀者的想像空間;就所有《神曲》插圖而言,堪稱極品。在多雷的木刻中,看似簡單不過的黑白線條,竟然神乎其技,變化無窮,勾盡地獄、煉獄、天堂的神韻;要光就有光,要暗就有暗,要光暗之間的微明,微明就應筆而至;而且能隨時喚起驚怖、震恐、欣悅、崇敬之情和難以言宣的非凡之念、神秘之感,溫馨、細密、雄偉、壯麗,兼而有之;把觀者從凡間經驗的邊陲帶到另一度空間,叫他們魂搖魄蕩,嘖嘖稱奇。


黃國彬
香港人文學院院士,香港翻譯學會榮譽會士;曾任嶺南大學翻譯系韋基球講座教授兼主任,現代中文文學中心主任,香港中文大學翻譯系講座教授、研究教授兼主任,香港中文大學文學院副院長(研究),香港中文大學人文學科研究所所長,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 (University Grants Committee) 研究評審(Research Assessment Exercise) 人文學科小組召集人;亦曾在香港中文大學英文系、香港大學英文與比較文學系、加拿大約克大學語言、文學、語言學系任教。
黃國彬的詩和散文,多年來為香港校際朗誦節的朗誦材料;詩作和散文多篇,列入香港中學會考中國語文科課程;散文集《琥珀光》於一九九四年獲第二屆香港中文文學 (散文組) 雙年獎;已出版詩集十四本、詩劇一本、詩選集一本、散文集八本、文學評論集八本、文學評論集(合著)一本、翻譯研究論文集兩本、翻譯研究論文集(合編)一本;英語翻譯研究專著兩本;英語翻譯研究論文集(合編)三本;英語比較文學論文集一本;收錄多種文類的選集一本;翻譯除但丁《神曲》和莎士比亞《哈姆雷特》中譯外,尚有中詩英譯一本、中英雙語詩選(合著、合譯)一本以及尚未結集的中文作品英譯,英文、法文、意大利文、德文、西班牙文詩歌中譯多篇;中、英學術論文經常發表於香港和海外的學術期刊;研究範圍包括文學翻譯、翻譯研究、語言研究、中國古典文學、中國現代文學、歐洲文學、比較文學。

《神曲Ⅰ:地獄篇》
但丁‧阿利格耶里畫像
譯者序
譯本前言
譯本說明
但丁簡介
《神曲》的地獄、煉獄、天堂體系
地獄結構圖
煉獄結構圖
天堂結構圖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譯者簡介 
  附錄  一萬四千個緊箍咒——《神曲》全譯本座談會

《神曲Ⅱ:煉獄篇》
煉獄結構圖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譯者簡介 

《神曲Ⅲ:天堂篇》
天堂結構圖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參考書目
譯者簡介 

 

《神曲Ⅰ:地獄篇》
譯者序
由當年計劃漢譯《神曲》,到此刻譯註工作完成,開始校對,寫譯者序,為譯本挑選古斯塔夫‧多雷(Gustave Doré)的插圖,經歷的時間已超過二十年。二十多年的大部分時間,譯稿一直跟著我東西游走;其中部分完成於香港,部分完成於多倫多,也有一小部分,完成於太平洋之上三萬呎的高空,在香港飛北美、北美返香港途中。
《神曲》的漢譯工作,始於一九八四年。當時迫不及待,要到最高天窺看神的容顏,先譯了《天堂篇》第三十三章,然後再返回《地獄篇》第一章,從黑林出發,斷斷續續,一行一行地緩進。一九八六至一九九二年在多倫多期間,斷的時間遠比續的時間多;其中有兩年半,即一九八九年九月至一九九二年三月,因忙於其他工作,暫時把《神曲》擱在一邊。一九九二年八月返港後,《神曲》漢譯的步伐漸漸加快;到了完稿前數年,除了教書、行政、寫學術論文、出席學術會議,時間幾乎全放在《神曲》漢譯的工作上,結果一向受寵的寫作和文學評論活動,遭到前所未有的冷遇。
這樣筆不停揮,到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完成了《神曲》漢譯初稿。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十日,譯稿修飾、打印完畢。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二日,開始註釋工作。二零零二年七月四日,在第十七屆世界盃足球賽結束後四天,註釋工作完成。
與文字結緣以來,由於自娛、讀書、教書、評論、寫作需要,有機會與不少作家長時間神遊,其中包括尹吉甫(《詩經》作者)、莊子、屈原、陶淵明、李白、杜甫、曹雪芹、莎士比亞、米爾頓、葉慈、艾略特……。這些作家所以吸引我,是因為他們的宗廟宏富,風格獨特,叫我動了偷師之念。偷師的途徑極多:當大學本科生時,修讀系內開設的有關課程,「借力打力」,讓考試的壓力強迫自己熟讀大師的作品,是其一。當教師時,教你喜歡教的作家,備課時「心懷不軌」,設法研究這些作家的武功,是其二。唸研究院時,論文以你喜歡的作家為題目,日夕與他們相對,細讀你心目中的武林秘笈,是其三。寫評論時,選真正有分量的作家來評,動筆前設法窺探他們的看家本領,是其四。
由於我「居心叵測」,常常為自己製造機會,多年來乃能藉文字之橋,親承上述前賢的謦欬。不過這些前賢之中,沒有一位能像但丁那樣,一直在我桌上或身邊與我相處,長達十又八年,且多次伴我飛越浩瀚的太平洋,在香港和北美洲之間來往。十又八年,與奧德修(Odysseus)闊別佩涅蘿佩(Penelope)的時間只差兩年。十八年來,我跟著但丁一步步地走入地獄,然後攀登煉獄山,最後以天火脫雲的高速飛升月亮天、水星天……穿過恆星天、原動天直沖億萬兆炯光齊聚的最高天,看「高光深邃無邊的皦皦/本體,出現三個光環;三環/華彩各異,卻同一大小。/第二環映自第一環,燦然/如彩虹映自彩虹;第三環則如/一二環渾然相呼的火焰在流轉」;同時也跟但丁讚嘆:

Oh quanto è corto il dire e come fioco
  al mio concetto! e questo, a quel ch’i’ vidi,
  è tanto, che non basta a dicer ‘poco’.
O luce etterna che sola in te sidi,
  sola t’intendi, e da te intelletta
  e intendente te ami e arridi!
言語呀,是那麼貧乏,不能描述
  我的情懷!我的情懷與所見
  相比,說「渺小」仍與其小不符。
永恆之光啊,你自身顯現,
  寓於自身;你自知而又自明;
  你自知,自愛,而又粲然自眄!

由此可見,在文字的旅程中,我與但丁所結之緣,深於上述任何一位作家。
要認識一位作家,最全面、最徹底的方法是翻譯他的作品。而翻譯一位作家的作品,又是偷師大法中的大法,境界比上面提到的四種方法都要高,對偷師者的要求也嚴苛多倍。翻譯,用流行的術語說,是「全方位」活動,不但涉及兩種語言,也涉及兩種文化,涉及兩個民族的思維;宏觀、微觀,兼而有之。翻譯時,你得用電子顯微鏡諦觀作品;作品也必然用電子顯微鏡檢驗你的語言功力,絕不會讓你蒙混過關。就文字工作而言,論挑戰之大,除了創作,大概沒有其他活動比得上翻譯了。由於這緣故,我與但丁的讀者—作者關係,也遠比我與上述大師中任何一位的關係密切。我這樣說,並無薄彼厚此、賤遠貴近的意思;凡是給我啟發過的巨匠,在我心中的萬聖殿(Pantheon)裏都有一個神龕。阿格里巴(Marcus  Vipsanius Agrippa)在古羅馬建造的萬神殿會遭雷電轟擊;我心中的萬神殿,卻始終有心香繚繞,無畏於暴雨烈風。不過,如果有人問我,殿中的萬神,誰跟我同遊的時間最長,我會不假思索地回答:「《神曲》作者」。
為了翻譯《神曲》的一個字,有時會花去一整個晚上。在這樣的一個晚上,我會翻閱多種註本、多位論者的著作、多種語言的工具書。在《半個天下壓頂──在<神曲>漢譯的中途》一文裏,我曾經說過:

二十年前,我決定譯《神曲》而放棄另一「至愛」《失樂園》,也許沒有錯。現在回顧,也沒有後悔的意思。不過光就時間的投資而言,如果我能夠重返七十年代,有再度選擇的自由,我大概會選《失樂園》,甚至《伊利昂紀》來翻譯;因為這樣,我的英語史詩或古希臘史詩漢譯,一定比《神曲》漢譯出版得早一些 。

早多少呢,大概早五年、六年,甚至七年、八年吧?
差別會這麼大嗎?會的。其中的一些原因,諸如超長句之絞腦,三韻體(terza rima)之纏心,我在《半個天下壓頂──在<神曲>漢譯的中途》、《以方應圓──從<神曲>漢譯說到歐洲史詩的句法》、《自討苦吃──<神曲>韻格的翻譯》、《兵分六路擒仙音──<神曲>長句的翻譯》、《再談<神曲>韻格的翻譯》幾篇長短不一的論文裏已經談過 ;現在稍加補充。
一般詩歌,翻譯的工作完成,就可以付印了;《神曲》卻另有文章:需要譯者跑完了馬拉松之後,立刻跑另一次馬拉松──為譯稿註釋。上文說過,拙譯的註釋工作由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二日開始,到二零零二年七月四日,即第十七屆世界盃足球賽結束後四天才完成。談註釋而說到世界盃,是因為拙譯的註釋工作,有點像世界盃的結尾階段。到了這一階段,已身歷多個回合的苦戰。不過,到了這階段就不再出賽,也就是說,譯稿完成而不加註,加註而不詳盡,也只算為山九仞。
註釋《神曲》,至少有兩個目標:第一,給初涉《神曲》的漢語讀者必需的方便,讓他們經翻譯之門,走進一個前所未見的世界。第二,給學者(尤其是翻譯學者、比較文學學者)提供各方面的資料。要達到第一個目標,困難並不大;要達到第二個目標,就得像赫拉克勒斯(Heracles)決意接受十二件苦差了。因為,即使在世界的偉大詩人群中,但丁仍是博大中的博大、精深中的精深;註他的《神曲》,有如註一部百科全書:天文、地理、歷史、社會、神話、風俗、政治、神學、哲學、醫學、生物學、語言、文學、文學批評……都不能迴避 。於是,在註釋過程中,要翻看的註本、評論、工具書雖然未必「充棟」,卻至少可以「汗牛」,──或者「汗人」,「汗」我這個不再力壯年輕的人。也許正是這個緣故吧,不少《神曲》譯者譯畢全詩,就會把註釋工作交給另一人或另一些人去完成 。
任何有分量的古典長詩,譯成另一語言後,通常都需篇幅頗長的註釋。面對《伊利昂紀》、《奧德修紀》、《埃涅阿斯紀》、《失樂園》,哪一位嚴肅譯者能逃過註釋之「厄」呢? 然而就註釋所花的時間而言,這幾部偉著都要屈居《神曲》之下。
荷馬的史詩,是論者所謂的「第一期史詩」(“primary epic”),不太引經據典,對於註釋者的要求不算太苛。維吉爾的《埃涅阿斯紀》和米爾頓的《失樂園》,是所謂的「第二期史詩」(“secondary epic”) ,開始大引經典,不斷與前人呼應,與第一期史詩迥異 。因此,就註釋而言,《埃涅阿斯紀》和《失樂園》的要求遠苛於《伊利昂紀》和《奧德修紀》;但是和《神曲》比較,《埃涅阿斯紀》和《失樂園》又「仁慈」多了。以《失樂園》為例,德格勒斯‧布什(Douglas Bush)註本裏的註釋 ,即使擴而充之,所需的時間也頗為有限。米爾頓和杜甫一樣,都是淵博型大詩人;其作品需要大量註釋,誰都不感意外。可是就註釋的工作量而言,《失樂園》和《神曲》比較,又頗像泰山之於崑崙。正如上文所說,註釋《神曲》,有點像註釋百科全書;結果譯文的一行,甚至一字,常會花去一整個晚上 。
在註釋拙譯的過程中,我參考了各種註本、評論、工具書;然後直接徵引或間接轉引;直接徵引或間接轉引時先錄原文(包括意大利文、英文、法文、德文、西班牙文、拉丁文、古希臘文),然後把原文譯成中文。這種做法,又是另一次「自討苦吃」 ,結果註釋工作所耗的時間超過了兩年;註釋文字所佔的篇幅,也超過了正文。這項工作如何繁重,譯本第三冊所附的參考書目,以至每章之後的註釋,都是具體而詳細的說明。
一九七七年夏天,乘火車首次越過南嶺到中國大陸各省旅行。最辛苦的經歷,全發生在最初的一段時間:從廣州到杭州,從上海到北京,從鄭州到西安,都在硬座和硬臥車廂中修煉正果,在接近四十度的高溫中受炙熬;尤有甚者,是以自苦為極:旅程中不管是晝是夜,一律像百眼巨怪阿爾戈斯(Argus)那樣,拒絕睡眠。旅程的最後階段,是從南京乘軟臥列車南下無錫,悠然滑行在江南的涼風中。經過挫骨勞筋的大苦之後,這段旅程的輕鬆、舒服竟無與倫比,叫我覺得,在地球上馳行的交通工具之中,沒有一種比得上江南的火車。
十八年的漢譯工作結束;此後,我的翻譯旅程,應該是南京到無錫的涼風了吧?

二○○二年十月八日

《神曲》的地獄、煉獄、天堂體系
但丁的宇宙體系,屬中世紀流行的托勒密體系(Ptolemaic system) 。根據這一體系,地球固定不動,位於宇宙中央,日、月、星辰繞地球運行。《神曲》中的地獄、煉獄、天堂體系,從托勒密體系推演而來,有濃厚的基督教色彩。
《神曲》的地獄、煉獄(一譯「淨界」) 、天堂體系中,地球分為南、北半球。北半球是陸地所在,為人類所居;南半球除了極南的島嶼煉獄山外,全是大海。在北半球,耶路撒冷(耶穌受難處)是大地中央。地殼之下是地獄 。《神曲》的地獄是個龐大的深坑,形如漏斗或倒置的錐體,共有九層(其中第七層分為三圈。第八層分為十囊,第九層分為四界)。九層均為同心圓,用來懲罰不肯悔改的罪魂。地獄各層越是向下,圓周越小,陰魂所受的刑罰也越重。第九層之底是地獄中心,也是地球中心。在這裏,撒旦永遠在咬嚼罪大惡極的猶大、布魯圖、加西烏。地獄中心離上帝最遠,象徵撒旦、猶大、布魯圖、加西烏最得不到上帝的聖恩,最為上帝所鄙棄。在《神曲》中,詩人但丁沒有描寫旅人但丁如何進入地獄,只簡略地告訴讀者,旅人但丁循地獄的過道來到地獄第一層,也就是幽域(又稱「地獄邊境」) 。在幽域棲遲的,是卒前沒有機會領洗的亡魂(因為當時基督尚未降生),其中包括維吉爾、荷馬、亞里士多德等賢者和夭折的嬰兒。
但丁隨維吉爾進入地獄後,目睹了各層的景象,最後經地心到達南半球的煉獄山(參看頁九四《煉獄結構圖》) 。煉獄山是個海島,位於南半球之頂(也可說「南半球之底」),是耶路撒冷的對蹠地(antipodes),與地獄、耶路撒冷處於同一軸線,在南半球的大海中矗起;山麓的海灘,是亡魂登陸之所。煉獄前區的亡魂,因在生未能及時懺悔,結果滌罪的時辰被延遲,要在這裏等候一段時間方能登山。過了煉獄前區,就是煉獄之門。其上有七層平台(也就是七層煉獄),為亡魂洗滌七大重罪:驕傲、嫉妒、憤怒、懶惰、貪婪、貪饕、邪淫。平台之間由岩石的梯階相連。亡魂滌罪完畢,就會升到煉獄山之顛的伊甸園(Paradiso terrestre,又譯「地上樂園」),在那裏飛向天堂。
旅人但丁隨維吉爾攀登了七層煉獄後,到達伊甸園。在伊甸園,維吉爾消失,貝緹麗彩出現。但丁喝了亡川和憶澗之水後,就由貝緹麗彩帶引著飛升天堂(參看頁九五的《天堂結構圖》)。
《神曲》的天堂共有九重天,由地球向外擴散,依次是月亮天(第一重天)、水星天(第二重天)、金星天(第三重天)、太陽天(第四重天)、火星天(第五重天)、木星天(第六重天)、土星天(第七重天)、恆星天(第八重天)、原動天(第九重天)。在第一至第七重天裏,但丁看見了各種福靈,並和他們對話。之後是瑪利亞和福靈凱旋於第八重天;天使凱旋於第九重天。第九重天(原動天)全部透明,眼睛無從得睹,因此又稱「水晶天」。水晶天藉上帝的大愛,以無窮的高速運行,並且推動其下的各重天(說得準確點,是「推動由其包覆的各重天」),使它們以較慢的速度旋動。水晶天之上(也可以說「之外」)是最高天 。最高天是上帝、天使、福靈的永恆居所,充滿了純光,位於時間和空間之外。最高天的福靈分為兩類:一類信仰將臨的基督;一類信仰已臨的基督。兩類福靈,都列坐於天堂玫瑰之中,並在凝瞻上帝的聖光間永享天恩。在天堂玫瑰之上,是九級天使,由外向內地繞著三位一體的上帝運行;越是接近上帝,品級越高,運行的速度也越快。由外向內,他們依次是奉使天神、宗使天神、統權天神、大能天神、異力天神、宰制天神、上座天神、普智天神、熾愛天神,分別掌控第一至第九重天。由天使掌控的諸天以及諸天之內的天體,具有大能和精神力量,可以影響凡人的稟賦和運程。

《神曲Ⅱ:煉獄篇》
第一章
復活節清晨,但丁與維吉爾從地獄出來,看見了慰眸的藍空和金星。轉向右邊,望向南方時看見四顆星;回身北望,看見守衛煉獄山的小加圖。小加圖詢問但丁和維吉爾的身分,問他們怎能到達煉獄的山麓。維吉爾向小加圖解釋後,請求他放行。小加圖見兩人的旅程出於天意,答應了維吉爾的請求,說出登山之法後,就不見了影蹤。維吉爾用露水為但丁洗臉,並按小加圖的指示,以燈心草為但丁束腰。燈心草一經採掇,馬上在被拔處復活。

現在,為了航過更美好的水域,
  我才智的小舟把風帆高張
  前進,留下了後面險惡的海區。 3
同時,我將為第二個國度歌唱。
  在那裏,人的靈魂獲得滌洗,
  然後取得條件而升登天堂。 6
在這裏,請把詩歌復興於死地,
  因為呀,神聖的九繆斯,我屬於你們。
  在這裏,卡莉奧佩呀,請你升起 9
片刻,用你當日的妙音,緊跟
  我的歌。那妙音,可憐的眾鵲聽後
  遭受打擊,得不到神祇開恩。 12
地獄的死氣,叫我的胸懷和雙眸
  受盡折磨。我從裏面一出來,
  東方那塊藍寶石的渥彩,就柔柔 15
在碧空澄澈的容顏上,自天頂一帶
  凝聚,一直向第一個圓圈流滴,
  使我的雙眸再度感到愉快。 18
那顆美麗的行星──情愛的推動力,
  正使整個東方為之嫣然,
  把和她會合的雙魚座遮蔽。 21
我轉向右邊,聚精會神地觀看
  另一極,並且在那裏發現四顆星。
  這四顆星,只有初民得覘; 24
天空彿彷因它們的光燄而歡慶。
  北方的區域呀,你的匹偶先亡;
  你喪失了機會,看不到這奇景。 27
當我從那幾顆星收回目光,
  稍稍轉過身子,望向另一極,
  即北斗七星消失的地方, 30
見身邊有一個老者單獨而立。
  他的容顏所喚起的尊崇胸懷,
  不遜於至孝兒子對父親的敬意。 33
他披著長鬍,中間夾雜著斑白。
  他的頭髮,狀貌和鬍子相仿,
  正分成兩綹向胸膛前面垂下來。 36
那四顆神聖的星發出炯芒,
  以光輝照耀著他的臉頰,結果
  我彷彿看見他和太陽相望。 39
「你們是誰,逆著這秘河的水波
  逃離那座天長地久的牢獄?──」
  老人搖晃著兩綹可敬的長鬍說: 42
「那長夜深邃無底,叫黑暗恆聚
  地獄的冥谷。你們從黑夜出來時,
  誰是明燈?誰是引路的先驅? 45
難道深淵的律法已經廢弛?
  難道天上的意旨有了變化,
  使遭罰的你們向吾崖攀陟?」 48
我的導師於是把我緊抓,
  然後是言語、是兩手、是手勢並用,
  叫我用雙膝和額頭把敬意表達。 51
之後說:「我來這裏,非出於主動。
  因從天而降的女士向我祈求,
  我救了這個人,並且一路相送。 54
不過,既然你想進一步探究,
  要切切實實了解我們的情況,
  我自然不能把你的意思逆扭。 57
陽間的終夕,此人還未曾觀望,
  愚行卻使他瀕臨終夕的邊沿,
  結果,他只能短暫地留在世上。 60
一如前述,我奉命來到他跟前,
  把他拯救;而唯一可以依遵
  採取的,只有我現在所走的路線。 63
我已經帶他遍觀有罪的群倫;
  現在正打算讓他看一看那批
  在你眷顧下洗滌罪孽的靈魂。 66
我如何帶他,有時間才說得詳細;
  總之,上方有一股力量,助我
  帶他來見你,向你領受教益。 69
現在,請讓他此來得到福祚。
  他來此,是為了尋自由。自由的寶貴,
  為自由犧牲的人自能揣摩。 72
這道理你也明白。在烏提卡,你為
  自由犧牲而不以為苦;衣褐
  脫下後,到了大日子就燁燁生輝。 75
永恆的律法沒有因我們而破格。
  他是活的。米諾斯也管不了我。
  你的瑪克亞,眼睛充滿了懿德。 78
我跟她同圈。她的眼神仍默默
  求你呀,聖潔的襟懷,收她為妻。
  那麼,請看在她分上,對我們俯挪, 81
讓我們走過你七個王國的土地。
  要是你俯允的話,我會在下邊
  向她講述你對我的好意。」 84
「我在彼方的時候,瑪克亞的容顏,」
  他聽後說:「使我的眼睛歡欣。
  對他的祈求,我都答以恩典。 87
現在,她是惡河另一邊的居民,
  再不能左右我;我離開的時候,
  上天已頒佈律法來約束牽禁。 90
但假如上天有女士叫你這樣走──
  一如你所說──就無須講好話;
  以她的名義求我就已經足夠。 93
好啦,走吧。你得用燈心草把他
  圍捆──要柔滑的;並且替他洗臉,
  好把上面的污穢全部滴刷; 96
因為,眼睛被一點點的霧氣障掩,
  就不宜接近第一位使者的身旁──
  他與眾使者居於天堂上面。 99
這個小島,在基礎周圍的地方,
  也就是接受波浪拍擊的底部,
  有燈心草在軟泥之上茁長。 102 
其他會變硬的草木,或者長出
  葉子的植物,都不能在那裏生存;
  因為它們不在拍擊下屈服。 105
這路線,歸途中你們不要再依遵;
  此刻上升的太陽,會帶你們攀爬
  這座山,指出哪裏的斜坡較柔順。」 108
老人說完,就不見了。我起立,不發
  一語,然後身體緊緊地靠住
  導師,兩眼凝神注視著他。 111
導師對我說:「跟著我的腳步,
  一起向後走吧,因為在這裏,
  平原會下降,止於斜坡窮盡處。」 114
晨曦正使破曉的黑暗披靡;
  黑暗在前面逃逸;結果我看見
  遠處的大海在近岸的地方盪激。 117
孤寂的平原上,我們在向前,
  就像一個人迷途之後,重返
  原路前感到自己在徒然顛連。 120
我們來到另一處,見露水未乾,
  在抵抗太陽。由於露水恰在
  陰影裏面,鮮有因蒸發而消散。 123
這時候,老師把兩隻手掌攤開,
  然後柔柔地覆在青草上面。
  他這個動作的意思我明白, 126
於是把沾淚的兩頰靠向他面前……
  我容顏的原色,曾被地獄隱藏;
  經他一觸,就全部在臉上重現。 129
之後,我們來到荒涼的涯岸旁。
  那涯岸,從來不見有生人渡過
  外面的水域而又可以回航。 132
維吉爾按另一人的指示捆束我。
  啊,真是不可思議!那株
  卑微的植物,一經維吉爾採掇, 135
馬上在被拔的地方復活如故。

《神曲Ⅲ:天堂篇》
第一章
但丁向阿波羅祈呼,以求取大能去吟詠天堂經驗。然後隨貝緹麗彩逼視太陽,並在凝望貝緹麗彩的剎那間跟她一起從伊甸園向天堂的聲籟和大光明飛升,速度之快,閃電也絕難比擬。貝緹麗彩不等但丁開口發問,就向他解釋統御諸天的法度。

萬物的推動者,其榮耀的光亮
  照徹宇宙;不過在某一區
  會比較弱,在另一區比較強。 3
此刻我置身神光最亮的區域,
  目睹了那裏的景象,再降回凡間,
  就不能──也不懂得──把經驗重敘。 6
因為,我們的心智朝著欲念
  靠近時,會潛入極深處行進,
  使記憶無從追隨而落在後面。 9
儘管如此,能夠在我內心
  珍藏的天國印象是我的題材,
  此刻就要讓我在詩中歌吟。 12
尊貴的阿波羅呀,讓我按尊意承載
  你的大能,去完成最終的任務,
  把那株受你鍾愛的月桂贏來。 15
迄今,藉帕那索斯山一峰之助,
  我就能勝任;進了最後的競技場,
  我此刻需要兩座山峰來共輔。 18
光臨我懷呀,讓你的靈氣翕張,
  就像你昔日把馬胥阿斯
  拔離他的肢體,如拔劍於鞘囊。 21
神聖的大能啊,只要你給我賞賜
  力量的部分,讓我以文字寫出
  至福國度留在我腦中的影子, 24
你就會看見我走向你的寵樹,
  以葉子為冕。你和此詩的題材,
  會使我受得起那些樹葉的燾覆。 27
父哇,這些葉子很少人攀摘,
  帝王和詩人都鮮獲此葉的殊榮──
是人心歪邪之過;真是可哀。 30
佩內奧斯之枝把人心鼓動,
  再叫人馨香求之,桂葉就會
使德爾佛伊之神欣悅盈衷。 33
星火之後,會有烈焰跟隨;
在我後面,也許有別的人祈禱,
  以更佳的言辭請克拉峰顧垂。 36
塵世之燈循多處向凡人俯照;
但四圈交叉成三個十字的地方,
  是最佳的途徑。在那裏升高, 39
可以和較佳的景星輝映發光;
調和塵世之蠟,在蠟上戳印時,
  也更能準確地重現原來的圖章。 42
那盞燈,靠近該處上升,叫白日
  覆蓋了那邊,而這邊則是夜晚;
  地球這時是黑白兩半相峙。 45
這時,我看見貝緹麗彩嫻然
  向左邊轉身,眸子直望太陽;
  蒼鷹瞵日呀,也不像此刻的凝盼。 48
像反射中第二道光線發亮,
從第一道光線再度上凌;
  或像朝聖的人想重返故鄉; 51
貝緹麗彩的行動,由我的眼睛
注入我的心,叫我照樣上瞻,
  向太陽逼視,乖離常人的反應。 54
那裏,人類的力量多方面超凡,
獲此地得不到的天賦。這種天賦,
  來自上主給人類創造的地產。 57
瞻日的時間雖短,卻夠我目睹
它的火花向四周閃耀生輝,
  如沸騰的熔鐵自烈火湧出; 60
剎那間,彷彿是白晝與白晝暐暐
相疊;彷彿具有大能的神靈
  以第二個太陽把高天點綴。 63
貝緹麗彩靜立著,目不轉睛,
仰望著永恆的轉輪;我的視線
  也從上方移回,在她身上凝定。 66
注視著她,我的精神陡變,
  就像格勞科斯,因嚐了仙草
  而化為神祇,置身於其他海神間。 69
超凡的經驗非文字所能宣告,
  對將來藉神恩登仙的人,就只書
  實例吧,算暫把經驗向他們傳報。 72
大愛呀,你統御諸天,以光芒來幫扶,
  使我向上方飛升。飛升的,是最遲
  獲你創造的部分嗎?只有你清楚。 75
轉輪渴求你,因你而運行不止。
  你調協和諧的聲籟,並播諸九天。
  當轉輪以聲籟叫我向它凝視, 78
一大片天空,彷彿叫太陽的光焰
  燁燁燃亮,面積之廣,要超過
  太雨或河流所擴闊的任何湖面。 81
聲籟的新奇和大光明的昭焯,
  燃起我從未有過的強烈心意,
  驅我求索聲光的原來處所。 84
貝緹麗彩了解我,一如我了解自己;
  為了平息我激動的心境,
  不等我開口發問,就朱唇柔啟, 87
說:「你本身胡思亂想,靈性
  變得遲鈍了,結果視線模糊。
  你不再亂想,真相才看得分明。 90
此刻,你以為自己立足於塵土;
  其實不然:閃電從居所飛脫,
  也絕難比擬你此刻歸家的速度。」 93
貝緹麗彩含著笑,向我扼要地解說。
  她雖然為我釋除了最初的狐疑,
  但接著,我就受縛於更大的困惑。 96
於是我說:「大詫中獲得啟迪,
  我已經心滿意足。但現在又納罕,
  我怎能凌越這些輕清的物體。」 99
她聽後,發出一聲慈憐的嗟嘆,
  眼睛望著我,樣子就像慈母
  回望神智昏迷的兒子一般。 102
然後對我說:「無論任何事物,
  都有本身的秩序。宇宙大千
  與神相彷,也全靠這一法度。 105
在這裏,高等創造物都能親眼
  看永善之徵;而宇宙這個系統,
  也為恆善這一目標而創建。 108
萬物的本性,在我提到的秩序中,
  因命分不同,乃有不同的傾向:
  或遠離物源,或靠近物源而聚攏。 111
因此,物性乃越過生命的大洋,
  航向不同的港口。每一種物性,
  都乘著天賦的本能浮過海疆。 114
這一本能,使火焰向月亮飛凌;
  這一本能,是凡軀心中的原動力;
  這一本能,使泥土歸一緊凝。 117
這張強弓,不僅把無智之裔
  向目的射出,而且也射出具有
  悟性、具有仁愛之心的個體。 120
天道在這樣調節萬物的時候,
  還以其光芒使天穹永享安詳。
  天穹內,最快的天體運轉急驟。 123
此刻,弓弦正以巨大的力量
  射向欣悅的目標,載著我們,
  赴約般向著該處高騰飛揚。 126
由於物質遲鈍,不善於屈伸,
  物件的形狀與工匠最初的意圖
  往往彼此相違。實際上,凡人 129
跟其他生物有時也如此:由勁弩
  射出後,因為本身有能力拐彎,
  往往會偏離正軌而走上歧路。 132
就像我們會看見火焰從雲端
  下墜,最先的衝動受媮樂誘惑
  而拐向歪徑,也會墮返塵寰。 135
此刻,要是我的猜想沒有錯,
  你無須感到驚奇;你的上升
  就像高山的溪流向山腳飛墮。 138
你脫離了羈絆而仍不上騰,
  反而值得驚詫;就像凡間
  有烈火靜止,不向上飛迸。」 141
貝緹麗彩說完,再仰臉朝天。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