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神曲Ⅰ:地獄篇
定  價:NT$650元
優惠價: 9585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17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余光中、唐捐、彭鏡禧、楊澤 一致推薦

《神曲》的譯者黃國彬,本身也寫詩,自由詩、格律詩都寫。沒有這樣的訓練,怎受得了原著一萬四千多行的格律詩,這就像孫悟空頭上一萬四千多個緊箍咒。――余光中

黃先生的譯本,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展現追蹤原著講求格律的企圖心,因此格律上十分嚴謹,因為嚴謹,在文字上的錘鍊就格外講求…… ――唐捐

第一次接觸到黃教授翻譯的《神曲》時,可用兩個字形容:驚豔!這才是真正的中文翻譯。
――彭鏡禧

黃國彬先生花了十八年的時間,直接從意大利文譯出但丁的《神曲》,他自創中文三韻體去翻譯但丁的三韻體,頗能傳達原作的韻律、韻味。――楊澤

意大利最偉大的詩人但丁與莎士比亞、哥德並稱西歐文學史上的三個世界級天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艾略特宣稱:「但丁與莎士比亞平分了現代的世界,再沒有第三者存在。」艾略特讚譽但丁《神曲》只有莎士比亞全部劇作堪與比擬。黃國彬耗費二十餘年完成三韻體《神曲》中文全譯本及詳盡註釋,並收錄多雷插畫一百三十六幅,及地獄、煉獄、天堂結構圖等,共計一百四十六幅圖。文圖並茂,印刷裝訂精美。
但丁歷時十餘年完成《神曲》,長達一萬四千二百三十三行的古典長詩,全書分為《地獄篇》、《煉獄篇》、《天堂篇》三部分,主要故事為:但丁在黑林裏迷路,危急時獲維吉爾之助,跟隨他穿過地獄和煉獄,後來獲貝緹麗彩親自引導遊歷天堂,最後得見上帝一面。是魔幻、新奇、恐怖、驚險、智慧的奇境之旅。

神曲Ⅰ:地獄篇
旅人但丁在黑林裏迷路,因聖母瑪利亞、拉結、貝緹麗彩之助而獲古羅馬詩人維吉爾搭救,隨維吉爾進入地獄,目睹各種受刑的陰魂,包括背叛上帝的撒旦。
但丁‧阿利格耶里(Dante Alighieri)
一二六五年五月底在翡冷翠(Firenze)出生,為長子。一二七七年娶傑瑪‧迪馬涅托‧多納提(Gemma di Manetto Donati),生二子、一女。但丁流放後,一直想重返翡冷翠,卻沒有成功,這個遭遇對他打擊很大,深夜在作品中深夜描寫流放之苦。一三二一年九月在拉溫納(Ravenna)去世。但丁是意大利偉大的詩人、文學家,他和莎士比亞、塞萬提斯、歌德、托爾斯泰都屬於世界級的一流文學大師。但丁作品有:《新生》(Vita Nuova)、《詩歌集》(Rime)、《筵席》(Convivio)、《俗語論》(De vulgari eloquentia)、《帝制論》(Monarchia)、《書信集》(Epistole)、《牧歌集》(Egloghe)、《水土探究》(Questio de aqua et terra)、《神曲》(La Divina Commedia)。《神曲》分三篇:《地獄篇》(Inferno)、《煉獄篇》(Purgatorio)、《天堂篇》(Paradiso)。

古斯塔夫‧多雷(Gustave Dore)
十九世紀的法國大插圖家,一百三十六幅木刻作品,盡展但丁原作的神韻,大大擴展了讀者的想像空間;就所有《神曲》插圖而言,堪稱極品。在多雷的木刻中,看似簡單不過的黑白線條,竟然神乎其技,變化無窮,勾盡地獄、煉獄、天堂的神韻;要光就有光,要暗就有暗,要光暗之間的微明,微明就應筆而至;而且能隨時喚起驚怖、震恐、欣悅、崇敬之情和難以言宣的非凡之念、神秘之感,溫馨、細密、雄偉、壯麗,兼而有之;把觀者從凡間經驗的邊陲帶到另一度空間,叫他們魂搖魄蕩,嘖嘖稱奇。

黃國彬
香港人文學院院士,香港翻譯學會榮譽會士;曾任嶺南大學翻譯系韋基球講座教授兼主任,現代中文文學中心主任,香港中文大學翻譯系講座教授、研究教授兼主任,香港中文大學文學院副院長(研究),香港中文大學人文學科研究所所長,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 (University Grants Committee) 研究評審(Research Assessment Exercise) 人文學科小組召集人;亦曾在香港中文大學英文系、香港大學英文與比較文學系、加拿大約克大學語言、文學、語言學系任教。
黃國彬的詩和散文,多年來為香港校際朗誦節的朗誦材料;詩作和散文多篇,列入香港中學會考中國語文科課程;散文集《琥珀光》於一九九四年獲第二屆香港中文文學 (散文組) 雙年獎;已出版詩集十四本、詩劇一本、詩選集一本、散文集八本、文學評論集八本、文學評論集(合著)一本、翻譯研究論文集兩本、翻譯研究論文集(合編)一本;英語翻譯研究專著兩本;英語翻譯研究論文集(合編)三本;英語比較文學論文集一本;收錄多種文類的選集一本;翻譯除但丁《神曲》和莎士比亞《哈姆雷特》中譯外,尚有中詩英譯一本、中英雙語詩選(合著、合譯)一本以及尚未結集的中文作品英譯,英文、法文、意大利文、德文、西班牙文詩歌中譯多篇;中、英學術論文經常發表於香港和海外的學術期刊;研究範圍包括文學翻譯、翻譯研究、語言研究、中國古典文學、中國現代文學、歐洲文學、比較文學。

譯者序
由當年計劃漢譯《神曲》,到此刻譯註工作完成,開始校對,寫譯者序,為譯本挑選古斯塔夫‧多雷(Gustave Doré)的插圖,經歷的時間已超過二十年。二十多年的大部分時間,譯稿一直跟著我東西游走;其中部分完成於香港,部分完成於多倫多,也有一小部分,完成於太平洋之上三萬呎的高空,在香港飛北美、北美返香港途中。
《神曲》的漢譯工作,始於一九八四年。當時迫不及待,要到最高天窺看神的容顏,先譯了《天堂篇》第三十三章,然後再返回《地獄篇》第一章,從黑林出發,斷斷續續,一行一行地緩進。一九八六至一九九二年在多倫多期間,斷的時間遠比續的時間多;其中有兩年半,即一九八九年九月至一九九二年三月,因忙於其他工作,暫時把《神曲》擱在一邊。一九九二年八月返港後,《神曲》漢譯的步伐漸漸加快;到了完稿前數年,除了教書、行政、寫學術論文、出席學術會議,時間幾乎全放在《神曲》漢譯的工作上,結果一向受寵的寫作和文學評論活動,遭到前所未有的冷遇。
這樣筆不停揮,到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完成了《神曲》漢譯初稿。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十日,譯稿修飾、打印完畢。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二日,開始註釋工作。二零零二年七月四日,在第十七屆世界盃足球賽結束後四天,註釋工作完成。
與文字結緣以來,由於自娛、讀書、教書、評論、寫作需要,有機會與不少作家長時間神遊,其中包括尹吉甫(《詩經》作者)、莊子、屈原、陶淵明、李白、杜甫、曹雪芹、莎士比亞、米爾頓、葉慈、艾略特……。這些作家所以吸引我,是因為他們的宗廟宏富,風格獨特,叫我動了偷師之念。偷師的途徑極多:當大學本科生時,修讀系內開設的有關課程,「借力打力」,讓考試的壓力強迫自己熟讀大師的作品,是其一。當教師時,教你喜歡教的作家,備課時「心懷不軌」,設法研究這些作家的武功,是其二。唸研究院時,論文以你喜歡的作家為題目,日夕與他們相對,細讀你心目中的武林秘笈,是其三。寫評論時,選真正有分量的作家來評,動筆前設法窺探他們的看家本領,是其四。
由於我「居心叵測」,常常為自己製造機會,多年來乃能藉文字之橋,親承上述前賢的謦欬。不過這些前賢之中,沒有一位能像但丁那樣,一直在我桌上或身邊與我相處,長達十又八年,且多次伴我飛越浩瀚的太平洋,在香港和北美洲之間來往。十又八年,與奧德修(Odysseus)闊別佩涅蘿佩(Penelope)的時間只差兩年。十八年來,我跟著但丁一步步地走入地獄,然後攀登煉獄山,最後以天火脫雲的高速飛升月亮天、水星天……穿過恆星天、原動天直沖億萬兆炯光齊聚的最高天,看「高光深邃無邊的皦皦/本體,出現三個光環;三環/華彩各異,卻同一大小。/第二環映自第一環,燦然/如彩虹映自彩虹;第三環則如/一二環渾然相呼的火焰在流轉」;同時也跟但丁讚嘆:

Oh quanto è corto il dire e come fioco
  al mio concetto! e questo, a quel ch’i’ vidi,
  è tanto, che non basta a dicer ‘poco’.
O luce etterna che sola in te sidi,
  sola t’intendi, e da te intelletta
  e intendente te ami e arridi!
言語呀,是那麼貧乏,不能描述
  我的情懷!我的情懷與所見
  相比,說「渺小」仍與其小不符。
永恆之光啊,你自身顯現,
  寓於自身;你自知而又自明;
  你自知,自愛,而又粲然自眄!

由此可見,在文字的旅程中,我與但丁所結之緣,深於上述任何一位作家。
要認識一位作家,最全面、最徹底的方法是翻譯他的作品。而翻譯一位作家的作品,又是偷師大法中的大法,境界比上面提到的四種方法都要高,對偷師者的要求也嚴苛多倍。翻譯,用流行的術語說,是「全方位」活動,不但涉及兩種語言,也涉及兩種文化,涉及兩個民族的思維;宏觀、微觀,兼而有之。翻譯時,你得用電子顯微鏡諦觀作品;作品也必然用電子顯微鏡檢驗你的語言功力,絕不會讓你蒙混過關。就文字工作而言,論挑戰之大,除了創作,大概沒有其他活動比得上翻譯了。由於這緣故,我與但丁的讀者—作者關係,也遠比我與上述大師中任何一位的關係密切。我這樣說,並無薄彼厚此、賤遠貴近的意思;凡是給我啟發過的巨匠,在我心中的萬聖殿(Pantheon)裏都有一個神龕。阿格里巴(Marcus  Vipsanius Agrippa)在古羅馬建造的萬神殿會遭雷電轟擊;我心中的萬神殿,卻始終有心香繚繞,無畏於暴雨烈風。不過,如果有人問我,殿中的萬神,誰跟我同遊的時間最長,我會不假思索地回答:「《神曲》作者」。
為了翻譯《神曲》的一個字,有時會花去一整個晚上。在這樣的一個晚上,我會翻閱多種註本、多位論者的著作、多種語言的工具書。在《半個天下壓頂──在<神曲>漢譯的中途》一文裏,我曾經說過:

二十年前,我決定譯《神曲》而放棄另一「至愛」《失樂園》,也許沒有錯。現在回顧,也沒有後悔的意思。不過光就時間的投資而言,如果我能夠重返七十年代,有再度選擇的自由,我大概會選《失樂園》,甚至《伊利昂紀》來翻譯;因為這樣,我的英語史詩或古希臘史詩漢譯,一定比《神曲》漢譯出版得早一些 。

早多少呢,大概早五年、六年,甚至七年、八年吧?
差別會這麼大嗎?會的。其中的一些原因,諸如超長句之絞腦,三韻體(terza rima)之纏心,我在《半個天下壓頂──在<神曲>漢譯的中途》、《以方應圓──從<神曲>漢譯說到歐洲史詩的句法》、《自討苦吃──<神曲>韻格的翻譯》、《兵分六路擒仙音──<神曲>長句的翻譯》、《再談<神曲>韻格的翻譯》幾篇長短不一的論文裏已經談過 ;現在稍加補充。
一般詩歌,翻譯的工作完成,就可以付印了;《神曲》卻另有文章:需要譯者跑完了馬拉松之後,立刻跑另一次馬拉松──為譯稿註釋。上文說過,拙譯的註釋工作由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二日開始,到二零零二年七月四日,即第十七屆世界盃足球賽結束後四天才完成。談註釋而說到世界盃,是因為拙譯的註釋工作,有點像世界盃的結尾階段。到了這一階段,已身歷多個回合的苦戰。不過,到了這階段就不再出賽,也就是說,譯稿完成而不加註,加註而不詳盡,也只算為山九仞。
註釋《神曲》,至少有兩個目標:第一,給初涉《神曲》的漢語讀者必需的方便,讓他們經翻譯之門,走進一個前所未見的世界。第二,給學者(尤其是翻譯學者、比較文學學者)提供各方面的資料。要達到第一個目標,困難並不大;要達到第二個目標,就得像赫拉克勒斯(Heracles)決意接受十二件苦差了。因為,即使在世界的偉大詩人群中,但丁仍是博大中的博大、精深中的精深;註他的《神曲》,有如註一部百科全書:天文、地理、歷史、社會、神話、風俗、政治、神學、哲學、醫學、生物學、語言、文學、文學批評……都不能迴避 。於是,在註釋過程中,要翻看的註本、評論、工具書雖然未必「充棟」,卻至少可以「汗牛」,──或者「汗人」,「汗」我這個不再力壯年輕的人。也許正是這個緣故吧,不少《神曲》譯者譯畢全詩,就會把註釋工作交給另一人或另一些人去完成 。
任何有分量的古典長詩,譯成另一語言後,通常都需篇幅頗長的註釋。面對《伊利昂紀》、《奧德修紀》、《埃涅阿斯紀》、《失樂園》,哪一位嚴肅譯者能逃過註釋之「厄」呢? 然而就註釋所花的時間而言,這幾部偉著都要屈居《神曲》之下。
荷馬的史詩,是論者所謂的「第一期史詩」(“primary epic”),不太引經據典,對於註釋者的要求不算太苛。維吉爾的《埃涅阿斯紀》和米爾頓的《失樂園》,是所謂的「第二期史詩」(“secondary epic”) ,開始大引經典,不斷與前人呼應,與第一期史詩迥異 。因此,就註釋而言,《埃涅阿斯紀》和《失樂園》的要求遠苛於《伊利昂紀》和《奧德修紀》;但是和《神曲》比較,《埃涅阿斯紀》和《失樂園》又「仁慈」多了。以《失樂園》為例,德格勒斯‧布什(Douglas Bush)註本裏的註釋 ,即使擴而充之,所需的時間也頗為有限。米爾頓和杜甫一樣,都是淵博型大詩人;其作品需要大量註釋,誰都不感意外。可是就註釋的工作量而言,《失樂園》和《神曲》比較,又頗像泰山之於崑崙。正如上文所說,註釋《神曲》,有點像註釋百科全書;結果譯文的一行,甚至一字,常會花去一整個晚上 。
在註釋拙譯的過程中,我參考了各種註本、評論、工具書;然後直接徵引或間接轉引;直接徵引或間接轉引時先錄原文(包括意大利文、英文、法文、德文、西班牙文、拉丁文、古希臘文),然後把原文譯成中文。這種做法,又是另一次「自討苦吃」 ,結果註釋工作所耗的時間超過了兩年;註釋文字所佔的篇幅,也超過了正文。這項工作如何繁重,譯本第三冊所附的參考書目,以至每章之後的註釋,都是具體而詳細的說明。
一九七七年夏天,乘火車首次越過南嶺到中國大陸各省旅行。最辛苦的經歷,全發生在最初的一段時間:從廣州到杭州,從上海到北京,從鄭州到西安,都在硬座和硬臥車廂中修煉正果,在接近四十度的高溫中受炙熬;尤有甚者,是以自苦為極:旅程中不管是晝是夜,一律像百眼巨怪阿爾戈斯(Argus)那樣,拒絕睡眠。旅程的最後階段,是從南京乘軟臥列車南下無錫,悠然滑行在江南的涼風中。經過挫骨勞筋的大苦之後,這段旅程的輕鬆、舒服竟無與倫比,叫我覺得,在地球上馳行的交通工具之中,沒有一種比得上江南的火車。
十八年的漢譯工作結束;此後,我的翻譯旅程,應該是南京到無錫的涼風了吧?

二○○二年十月八日

《神曲》的地獄、煉獄、天堂體系
但丁的宇宙體系,屬中世紀流行的托勒密體系(Ptolemaic system) 。根據這一體系,地球固定不動,位於宇宙中央,日、月、星辰繞地球運行。《神曲》中的地獄、煉獄、天堂體系,從托勒密體系推演而來,有濃厚的基督教色彩。
《神曲》的地獄、煉獄(一譯「淨界」) 、天堂體系中,地球分為南、北半球。北半球是陸地所在,為人類所居;南半球除了極南的島嶼煉獄山外,全是大海。在北半球,耶路撒冷(耶穌受難處)是大地中央。地殼之下是地獄 。《神曲》的地獄是個龐大的深坑,形如漏斗或倒置的錐體,共有九層(其中第七層分為三圈。第八層分為十囊,第九層分為四界)。九層均為同心圓,用來懲罰不肯悔改的罪魂。地獄各層越是向下,圓周越小,陰魂所受的刑罰也越重。第九層之底是地獄中心,也是地球中心。在這裏,撒旦永遠在咬嚼罪大惡極的猶大、布魯圖、加西烏。地獄中心離上帝最遠,象徵撒旦、猶大、布魯圖、加西烏最得不到上帝的聖恩,最為上帝所鄙棄。在《神曲》中,詩人但丁沒有描寫旅人但丁如何進入地獄,只簡略地告訴讀者,旅人但丁循地獄的過道來到地獄第一層,也就是幽域(又稱「地獄邊境」) 。在幽域棲遲的,是卒前沒有機會領洗的亡魂(因為當時基督尚未降生),其中包括維吉爾、荷馬、亞里士多德等賢者和夭折的嬰兒。
但丁隨維吉爾進入地獄後,目睹了各層的景象,最後經地心到達南半球的煉獄山(參看頁九四《煉獄結構圖》) 。煉獄山是個海島,位於南半球之頂(也可說「南半球之底」),是耶路撒冷的對蹠地(antipodes),與地獄、耶路撒冷處於同一軸線,在南半球的大海中矗起;山麓的海灘,是亡魂登陸之所。煉獄前區的亡魂,因在生未能及時懺悔,結果滌罪的時辰被延遲,要在這裏等候一段時間方能登山。過了煉獄前區,就是煉獄之門。其上有七層平台(也就是七層煉獄),為亡魂洗滌七大重罪:驕傲、嫉妒、憤怒、懶惰、貪婪、貪饕、邪淫。平台之間由岩石的梯階相連。亡魂滌罪完畢,就會升到煉獄山之顛的伊甸園(Paradiso terrestre,又譯「地上樂園」),在那裏飛向天堂。
旅人但丁隨維吉爾攀登了七層煉獄後,到達伊甸園。在伊甸園,維吉爾消失,貝緹麗彩出現。但丁喝了亡川和憶澗之水後,就由貝緹麗彩帶引著飛升天堂(參看頁九五的《天堂結構圖》)。
《神曲》的天堂共有九重天,由地球向外擴散,依次是月亮天(第一重天)、水星天(第二重天)、金星天(第三重天)、太陽天(第四重天)、火星天(第五重天)、木星天(第六重天)、土星天(第七重天)、恆星天(第八重天)、原動天(第九重天)。在第一至第七重天裏,但丁看見了各種福靈,並和他們對話。之後是瑪利亞和福靈凱旋於第八重天;天使凱旋於第九重天。第九重天(原動天)全部透明,眼睛無從得睹,因此又稱「水晶天」。水晶天藉上帝的大愛,以無窮的高速運行,並且推動其下的各重天(說得準確點,是「推動由其包覆的各重天」),使它們以較慢的速度旋動。水晶天之上(也可以說「之外」)是最高天 。最高天是上帝、天使、福靈的永恆居所,充滿了純光,位於時間和空間之外。最高天的福靈分為兩類:一類信仰將臨的基督;一類信仰已臨的基督。兩類福靈,都列坐於天堂玫瑰之中,並在凝瞻上帝的聖光間永享天恩。在天堂玫瑰之上,是九級天使,由外向內地繞著三位一體的上帝運行;越是接近上帝,品級越高,運行的速度也越快。由外向內,他們依次是奉使天神、宗使天神、統權天神、大能天神、異力天神、宰制天神、上座天神、普智天神、熾愛天神,分別掌控第一至第九重天。由天使掌控的諸天以及諸天之內的天體,具有大能和精神力量,可以影響凡人的稟賦和運程。

但丁‧阿利格耶里畫像
譯者序
譯本前言
譯本說明
但丁簡介
《神曲》的地獄、煉獄、天堂體系
地獄結構圖
煉獄結構圖
天堂結構圖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譯者簡介 
  附錄  一萬四千個緊箍咒——《神曲》全譯本座談會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