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4
讓好事發生的12堂讚美課!:人生或許屁事不少,好萊塢製作人教你如何快樂自找!
  • 讓好事發生的12堂讚美課!:人生或許屁事不少,好萊塢製作人教你如何快樂自找!

  • 系列名:Power
  • ISBN13:9789578710818
  • 出版社:大樂文化
  • 作者:埃蘭‧葛爾
  • 譯者:蘇凱恩;尤采菲
  • 裝訂/頁數:平裝/240頁
  • 規格:21cm*14.8cm*1.3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20/07/08
  • 中國圖書分類:成功的人生
定  價:NT$290元
優惠價: 9261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有什麼東西能比稱讚更令人舒服嗎?沒有。
因為,讚美就像是給你我的腦袋一個抱抱。
現在起,別再「努力活在當下,彷彿沒有明天」,
不如克服完美主義或得過且過,你就能變得……


‧你是否拚命為自己的人生灌注「正能量」?
‧你會喝「排毒果汁」,喝到直接去廁所報到?
‧你是否一直想搞清楚,自己為了什麼而活著?
‧你總是將「過得開心」當作人生的終極目標?

在生活與工作中,經常會發生各種鳥事和屁事!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各路人馬都有自家解方,本書提供的方法雖然看似超乎常理,但其實非常管用!


★好萊塢製作人的12個人生體悟!
本書作者埃蘭‧葛爾,是美國真人實境約會節目《鑽石求千金》的執行製作人,他不但是個酒鬼,而且和許多人一樣,缺乏安全感、害怕被遺棄、恐懼醜陋事物,甚至有焦慮症和潔癖。
即便如此,埃蘭‧葛爾以親身經驗告訴大家:只要你活著、會呼吸,就會有屁事,也會有好事!然而,怎麼讓好事繼續發生呢?
他認為讚美和鼓勵確實有很大的助力,但反對「一味鼓吹正面積極」的勵志教條,更建議要戒掉「依賴他人稱讚或按讚」的癮。而且他還教你,為了讓自己變得更好、朝著夢想前進,得駕馭負面思考的力量,善用失敗的經驗。
  埃蘭‧葛爾尋訪名人的觀點,加上自己的體悟,以幽默嘲諷的筆調,設計出12堂課,讓你創造一個築夢成真的人生。


★遇到鳥事時,看他們如何讓自己變得更好

◎什麼樣的情緒,最能支撐想成功的慾望?
  漫威電影《奇異博士》導演史考特‧德瑞森(Scott Derrickson),在聞名全球之前,曾說:「以我的情況來說,從小到大,恐懼一直是最能驅策自己的一股力量。恐怖片是我探索和理解恐懼,同時面對內心恐懼的方式。不論是身為觀眾或導演,這個影片類型幫助我,面對那些關於自己和世界沒說出口或說不出口的事實。」

◎遭遇困難時,怎樣回應可以讓自己變得更好?
金球獎得主、《瘋狂前女友》共同製作人瑞秋‧布魯(Rachel Bloom)指出,命運操之在我,要掌握命運就得承認自己的缺點。她說:「『事出必有因』這句話是個溫暖的靠墊,因為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坦承自己是個白痴、把事情搞砸,是一件很令人害怕的事。坦然認真地面對這些低潮,比光說『事出必有因』困難多了!」


★學會這樣自我激勵,好事就會持續發生!

【焦慮時】與其想盡各種方法讓自我感覺良好,還不如把焦點擺在讓自己的人生變得更好,這樣或許你才會變得更好。
【無趣時】想過有趣的人生,關鍵是要有好奇心。雖然好奇心會殺死貓,但牠可沒有躲在小公寓裡,吃著凍僵的冰淇淋,被這個世界嚇死。
【悲傷時】
你本來就是幼蟲,不要對此感到悲傷,只有全然接受自己的幼蟲模樣,才能把自己一屁股踢進蛹裡,成就一個更好版本的你。
【懊悔時】
懊悔是你人生地圖上的標記。如果你把它想成藏寶地圖,就會很有趣,而且最後你的獎賞是:不會堂而皇之地毀掉自己的人生。
【迷失時】
當你踏上「變得更好」的路途,會發現人生中有兩件事是確定的:聰明人知道自己很笨,笨蛋覺得自己很聰明。
埃蘭‧葛爾(Elan Gale)
美國真人實境約會節目《鑽石求千金》和其系列節目,以及許多現場電視秀的執行製作人。
他是個怪咖,個子矮,新陳代謝很慢,還是個酒鬼,但找到一條屬於自己的路,奮力活出一個發光發熱的趣味人生。曾在秘魯玩過高空彈跳,在烏拉圭與海豹一起游泳。雖然是猶太人還有細菌恐懼症,仍在日本嘗試生吃雞肉。他怕的還有坐飛機。
著作有《來自前女友的信》、《點燃惡夢》、《你的悲慘家庭》等。

蘇凱恩
曾任編輯,現專職作者背後的藏鏡人,常備有翻譯蒟蒻為居家旅行良伴。譯作有《高敏感天賦2實踐篇》、《喚醒富思維》、《第三道門》等。

尤采菲
美國蒙特瑞國際研究學院中英口筆譯組碩士,從事口筆譯工作逾十年,現為專職自由譯者。
「長久以來我一直尋找一種方法,讓我能熱愛自己所痛恨關於自己的一切,本書給了我答案。」──《星際異攻隊》編導 詹姆斯‧岡恩(James Gunn)

「這本書妙趣橫生又無比動人,集結了埃蘭•葛爾對人生的深刻洞察,而那些是我們有必要知道,卻從來沒人告訴我們。」──《媽媽咪呀2:回來了》女主角 亞曼達‧賽佛瑞(Amanda Seyfried)

前言 SO,屁事就是這麼多,如何讓好事發生?

「我們不是笑著出生,而是尖叫著被生出來。」──布藍儂·布拉加(Brannon Braga,製作人、導演兼編劇)

如果你正在閱讀本書,很有可能過得還不是太差。我是說,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一本書也不便宜,這表示你可能有一份工作,而你為了上班,大概還需要有一輛車,或許它不是你夢想中的款型,但至少有座椅、車門,所以也算不錯了。噢,還有,如果你在讀這本書,表示你識字,也就是說,你已經夠幸運了,還能有機會受教育。
這跟你本身大概沒什麼關係,老實說,只不過是你運氣好而已。事實上,上述這一切多數都可歸因於運氣。在你生長在這個時代,所謂的「工作」,不是為了蓋一座可愛的「休息處」給某人叔叔的屍體,而被埃及人抽得半死;你還有時間抱怨拿鐵的熱度,而不是像你一半的祖先那樣,活活餓死。你有精力靠北飛機上的無線網路訊號有多爛,而前人為了把一封情書送到兩個州以外的地方,就可能染上痢疾掛點。
你的人生已經不可能更好了。這個世界就是你的理想國,但你還期待每個打開的蚌殼裡都有珍珠!
沒錯!這一切聽起來都很棒!那我到底有什麼問題?
聽好了,我是不認識你啦,但你的問題可能多到不行。我是說,我們可沒時間一一列舉你所有的「議題」。你可能有「老爸議題」,或是害怕被拋棄、常嫉妒、羨慕別人,但又驕傲到不肯承認。你可能不像自己想要的這麼成功或有生產力,你可能一邊讀這本書,一邊想著:「我他媽的幹嘛繼續讀這本一直在侮辱我的書?」但你心底知道,自己的確有這些問題。我們每個人都有這些問題。
所以,如果我們都有這些問題,那事情應該不是太糟,對吧?這個嘛,我想這取決於你想要什麼。如果你能滿足於擁有和其他人一樣的事物,那麼沒錯,有這些問題一點關係都沒有。繼續過你的人生,承認你的靈獸是鴕鳥,把你的頭埋在沙子裡,假裝你過得很不錯吧!
但是,假如你真的已經擁有了渴望的一切,那麼你現在也不會跟我在這耗,是吧?沒錯,你會愉悅地泡著熱水澡,大啖巧克力,絲毫不會有一丁點罪惡感。所以,咱們開始了,可以吧?

我和你一樣,沒有安全感,害怕被遺棄,有「老爸議題,還有醜陋恐懼症和焦慮問題。我有潔癖,有時候還不好好使用標點符號。我是一大坨的神經、肌肉組織和問題。就和你一樣。不過,跟多數人不同,我知道這些問題是我最棒也最重要的一部分。他們造就出「我」這個人。我就是我的問題,而你是你自己的問題……
我要講的東西沒什麼新意,你都知道了。你知道自己有這些問題,你已經活到這把歲數了,很可能也曾經有過幾晚這種經驗──你在幾杯廉價夏多內白酒下肚後,在凌晨三點打電話給朋友,邊哭邊大喊著:「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你為了感受到自己還活著,和不來電的人上床。
你肯定也曾打電話訂了可供六個人吃的中國菜外賣,但事實上卻只有你自己。你還會朝空無一人的房間大喊「我馬上過去」,只為了掩飾深沉的羞愧感。但我要說的是你所不知道的事。這個事實可能會讓你沒命(比那碗叉燒撈麵的鈉含量致命速度還快)。
你是個癮君子!讓你上癮的東西是:正面積極。你之所以會聽腦袋裡的那個聲音,是因為你喜歡它說的內容。因為你想開心,你想相信自己是特別的、重要的。你需要聽到這些。你渴求它。你無可救藥、完完全全致力於自我感覺良好,但你其實應該把焦點擺在讓自己變得更好。
唉,看看你的老朋友:正面積極。總有人告訴你,正面積極可以解決你的問題;他們總是說(打從你爸媽把你的垃圾畫作掛在冰箱上以來),沒有正面積極,你就活不下去。你以為,正面積極就是新品種的抗生素。
但是正面積極並非解藥,而是一種病。
前言 SO,屁事就是這麼多,怎樣可以讓好事發生?

Part 1 如何終止壞事連連的人生?
【自找快樂1】首先,別相信「積極、完美」這鬼話!
【自找快樂2】再來,別管人生為你準備了什麼!
【自找快樂3】因為人生本來就不公平,好人也會遭遇壞事
【自找快樂4】與其痛苦「追出原因」,不如問「能從中學到什麼?」
【自找快樂5】跟不安全感說「謝謝」,因為它給你動力去做……

Part 2  即使不完美,也值得給自己一個讚美!
【自找快樂6】與其悔恨到老,不如遇到挫折時說「我很好」
【自找快樂7】想成為有趣又聰明的人,關鍵只有一個:好奇心
【自找快樂8】失敗時坦然善用懊悔的情緒,並給自己一個抱抱!
【自找快樂9】「最大缺點是什麼?」最能讓你獲得重要資訊

Part 3 羞恥、焦慮、絕望時,你需要一個抱抱!
【自找快樂10】記得!要讓失敗知道你是老大
【自找快樂11】你不比其他人高尚,但也不比任何人低下
【自找快樂12】活著是一樁小事,生命終究會消逝

後記 撕下敗犬標簽,因為恐懼使人失能
致謝辭
Part 1 如何終止壞事連連的人生?

2. 再來,別管人生為你準備了什麼!

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想進娛樂業。我一直知道自己很愛講話,也喜歡大家聽我說話。老實說,很多慾望都是出自心中深藏的不安全感,早在我知道它們是啥玩意的時候,它們就在我心裡了。我很怕死,不希望自己的人生毫無意義,就算終有一死,還是想留下一些具體的東西。我想過當總統,但我沒什麼道德感,所以此路大概不通。
我從不確定自己想不想要小孩,因為我實在太怕死了,所以從沒想過自己可以活到娶妻生子的地步。因此,寫寫東西、執導或製作一些人們會記得、提起或談論的東西,成了我死後和活人世界還有所連結的唯一希望,讓人淺嚐死後世界的樣貌。就算我死了,電視和電影還是能繼續下去。我很確定這就是我要的。
當我年紀還小時,就不斷有很多人鼓勵我。朋友、家人都會聽我說,他們會告訴我我有多棒,還說不管我想做什麼,要找到受眾都很容易。但我怎麼能相信這些人說的話呢?畢竟他們跟每個人說的話好像都一樣:「你很棒!」
還記得以前《美國偶像》有多轟動嗎?雖然我們不想承認,但其實大家對會唱歌的人只有一丁點的興趣而已。是啦,能大聲唱出史密斯飛船《甜蜜情感》的人是挺酷的,但如果你真的很想聽能將這首歌唱得很棒的人,你直接去聽原唱史蒂芬‧泰勒唱就好啦!我們之所以喜愛這個節目,是因為試鏡的過程是如此痛苦但又療癒。
有時候,看著某些人跌破評審眼鏡,表現得超殺,真的滿有趣的,但老實說,最有趣的時候,是看著某些自信心爆表的人徹底跌了個狗吃屎。
劇情總是相同。某個二十出頭的少男或少女,和評審賽門、蘭迪和寶拉一起,大搖大擺地走上臺。即便他們一個字都還沒說,你都可以感受到他們的自信,他們會充滿驕傲地宣布自己要唱某首很難的歌,把評審震驚到吃手手。
蘭迪會挑個眉,接著好戲就上場了。這個少男或少女嘴裡吐出像恐怖片的聲音。寶拉會吐出贊助商提供的可樂,賽門會試著阻止這隻垂死的貓繼續唱下去。接著,評審們會群起圍攻,告訴這個蠢蛋他的表演多可怕、多糟糕。
每一次,這些表演者都聽不下去。他們從不會這麼說:「喔我的天哪!我真不敢相信我讓家人和朋友忍受了這麼久。我是個活生生、會呼吸的恐怖歌手,我應該要被安樂死。」他們總是回答:「我很棒,錯的人是你。」我們這些坐在家裡客廳的人則會面面相覷說:「靠腰,這些人有什麼毛病啊?」
答案很簡單:他們之所以相信自己很棒,是因為別人經常這麼告訴他們。朋友、家人甚至陌生人,都寧可說你很棒,繼續過自己的日子,也不想應付那種告訴別人「你別做夢了」後得收拾的殘局。這些親人、朋友當然不是心存惡意,毫無疑問,他們覺得支持這個爛透、糟糕透頂的歌手是一件對的事。
但他們這麼做,對當事人來說不但大錯特錯,而且很殘忍。他們害當事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走上錯路,直到漫不經心的黑洞把當事人吞了,再也無人聞問。好吧,或許這樣說有點誇張,但至少這讓當事人糗得要命,而且浪費了難以置信的許多時間。
要幫助這些不可能達成目標的人,有兩種方法。第一,在他們不小心浪費掉自己的人生,去攀爬這座他們永遠無法登頂的山峰之前,就趕快勸退他們。另一種方法,則是告訴他們:「你沒這麼了不起,如果你想變得更好,你要下得功夫還該死的多著呢!你現在唱歌聽起來像是被車輾過的浣熊。」
好吧,這聽起來或許很嚴厲,但不妨這麼想:家人、朋友這麼盲目地支持了這麼多年,結果卻是讓當事人自我感覺很良好。當然啦,自我感覺良好很不錯、很舒適,但由於他們不認為自己需要改進,於是下場就是他們絕不會變得更出色。這些舒適的感受讓他們繼續尋夢之旅,直到最後,夢想反倒在全國轉播的電視節目上,在百萬人面前,大咬他們屁股一口。我替這些人難過,倒不是因為他們的難堪──每個人都有出糗的時候,事過境遷就沒事了──而是因為他們會回到家,看著家人的眼睛,發現原來這麼多年來,他們都被騙了。
所以,當愛我的人告訴我「你很棒」時,我又怎麼聽得進去呢?假設我真的相信他們所說的,這除了讓我自我感覺良好之外,到底對我有什麼用?我記得大部分的朋友、老師和親戚都告訴我:繼續努力,有一天你會在世界上找到容身之處。但老實說,這些話都不是真的很有幫助。
我本來就知道自己想做什麼,也知道要繼續嘗試,雖然我其實挺喜歡在「好萊塢影視公司」當客服專員,和偶爾兼職外燴人員,但我知道自己願意不惜一切代價,只為了永遠不要再做這些工作。
不過,有個人對於我是否有能力完成夢想,抱持著懷疑的態度。這個人就是我爸。他不是真的很負面,也從不會唱衰我,的確會鼓勵我嘗試去做每一件能幫我進入演藝圈的事。不只這樣,他還希望我能繼續讀書,要是不幸失敗,至少我還能擁有其他的選擇──一個備案。
我老早就不記得,我把第一張圖畫糞作帶回家時所收到的空泛稱讚與鼓勵。但是,當我爸一心試著想「幫」我、告訴我,要靠當藝人養活自己是「不可能的事」時,我可是忘也忘不了。我氣死了!他憑什麼這麼說?他怎麼敢踏出神聖的讚美圈,對我指指點點?我要證明他是錯的,但怎麼證明?
這段對話發生在我正準備去讀大學時。那時候我十七歲,就和所有十七歲的青少年一樣,我又氣又難以置信。那時候的我自負得要命,滿腦子都是「我我我」,以為自己都想通了。但我確實沒有可以倚靠的對象。除了念大學之外,我也沒有更好的方案(雖然我以為我的狗屁主修「電影和視覺文化」就足以證明了!)。
那時候我還不知道,我會覺得大學竟然這麼難以置信的無聊。況且,我已經做盡那些雖然有趣、但完全不該做的事──煙、酒、性愛──也就是說,對我來說,大學不過就是一群人裝大人的地方而已。我沒有加入兄弟會,意思就是我沒有社交生活,結果我發現自己有一堆時間呆坐著思考。在又爛又小的宿舍房間裡,在無止無盡的閒暇時間中,我不停想到我爸的話:「不可能。」
也就是那時候,我開始制定計畫。我開始天天寫作,拍短片和音樂錄影帶,自學怎麼剪輯影片。此外,我還自學Photoshop,只要有可能,我就以服務換取金錢。我還為剛成立的獨立製片公司免費編寫劇本。
我的課業表現跟著一落千丈,不過沒關係,因為我他媽的也不在乎。大學裡沒有我想要的東西。我想要的東西目前還遙不可及,但我可沒打算妥協。我沒學到怎麼處理失望情緒;沒學到邊走邊看wait and see;沒學到放輕鬆,順其自然。於是,我越來越憤怒,直到有一天,我終於準備好爆發了。
我現在有個敵人,不是我爸而是他的看法──「不可能」。一想到有人說我無法做到某些事,就讓我搖身一變,成為任何人想像得到最充滿精力、鬥志的瘋子。我幾乎不睡覺,只要有任何可以證明他們錯了的事,我都會去做。
「感覺舒服」的感覺很不錯,但沒有什麼像「感覺很差」一樣讓人充滿動力。當別人說我不可能擁有自己想要的生活時,那種害怕的感受讓我變得既堅決又強大。對我來說,證明這些話是錯的非常重要。我有個頭號大敵、一堵待征服的牆,和需要對抗的事物。當後面有搶匪在追你時,是你跑得最快的時候;而當你腳下的水裡有隻張大嘴的鱷魚時,也是你跳得最遠的時候。
我不用再說得更精確了,因為每個人的人生不盡相同,不過在那之後接下來的幾年,可以被濃縮成一件事:想要證明自己是對的渴望。我的眼瞼內側好像被刺上「不可能」這幾個字,我每天早上起床時,沒有覺得自己煥然一新、準備好完成某些事,而是只覺得火大,因為我還沒達成目標。
於是,我睡得更少了,因為我覺得自己不配睡覺。我也不參加家族旅遊,因為那不是自己贏來的。我繼續住在那間很爛的公寓裡,因為我不配去住地毯上沒有狗屎味的地方。
然後,我開始在娛樂界闖出名堂。我終於覺得自己是對的,覺得我靠自己贏得些什麼,覺得我配得上什麼。於是,我讓自己多睡一點,去度個假。我終於能把「不可能」塞進那些人的屁眼裡。
我開心得不得了,但也只有一下,因為我突然發現,我沒有敵人了。我失去人生中最有勁的一股能力。想證明自己是對的那股恐懼、憤怒和渴望,讓我能一路達到今天這個位置。要是沒了它們,我還能成就什麼呢?
但接下來,某件美好的事發生了:我發現自己還不滿足。我發現了一個新的癮頭:消極負面。
我對正面積極上癮了這麼久,就像它掌控了你們也很久一樣。我還留著最後一絲的正面積極。我會對自己這麼說:「幹得好啊!你做到了,你證明大家都錯了。」但這麼做一點用都沒,反而讓我覺得很累又自以為是。我發現,這種自己恭喜自己的氛圍只會阻礙我。
於是,我開始一個新的人生計畫,把注意力擺在所有和我做對的事情上,用負面和否定的言語抓著自己猛打。所以,我現在也沒有辦法坐在這裡,列舉出我所有的成就。再多成就對我來說都不夠,就是這種負面的想法讓我每天早上爬起床,成為別人眼中「頗有成就」的人。
是啦,我養得活自己,正在做「不可能」做到的事。但這是我能成為最好的樣子嗎?我有善用每一分一秒嗎?我還有什麼問題?
這個嘛!我還是孤家寡人一個。我很胖、身材走樣,是個不受控制、正在慢性自殺的酒鬼。我告訴你這些事,同時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訴自己,直到我把所有自滿的感受全都換成了憤怒、恐懼、絕望和難過。畢竟,是這些情緒讓我成為今天的我。何必放棄呢?為何覺得人生不過爾爾?何不利用這些他媽的感受打造出最棒的未來?
不過,我知道你正在想些什麼。你想著:「那活得快樂呢?」這個嘛,快樂過活的評價過高,更別說是個狗屁謊言。第五章會講得更多,但首先我們談談重要的情緒,那些如果你想過一個最棒的人生所需要的情緒。
憤怒、悲傷、恐懼、自我厭惡、絕望;氣到發狂、害怕死亡、想復仇的心。這些才是能讓你成功的元素。現在,該是你停止逃避,而它們成為你嘍囉的時候了。
在我著手寫作本書時,我需要確定自己對正面積極、消極負面、成功的主張都是正確的。我需要問自己一些問題:

我是不是一團糟?
或許這種特殊的思考模式只適合像我這樣的人?
這一切會不會只是個屁?

於是,我開始四處問人,和朋友、認識的人聊,也寫信給我欣賞的人,詢問他們有什麼和「負面情緒」交手的經驗?這些經驗在他們人生中扮演了什麼角色。
我到現在還記得史考特‧德瑞森(Scott Derrickson)的回應。他是相當成功的電影導演,在因為拍攝漫威電影《奇異博士》而成為全球知名導演之前,也曾面臨過不少困難。以下是我們的對話:

◎什麼情緒最能支撐你渴望成功的慾望?
以我的情況來說,從小到大,恐懼一直是最能驅策自己的一股力量。恐怖片是我探索和理解恐懼,同時面對內心恐懼的方式。不論身為觀眾或導演,這個影片類型幫助我,面對那些關於自己和世界沒說出口或說不出口的事實。對我來說,恐怖片就是一個「不再自我否認」的類別。

◎當你有負面情緒時,你怎麼回應?你會試著擺脫這些情緒,或是用它們刺激創意?
其實,我不太會用這兩種方式,而是試著面對和理解這些情緒。有時候,這些情緒並不理性,也不符合事實,我們需要去抗拒它,但有時候,這些情緒只是反應了一些我們需要擁抱並接納的殘酷事實。

◎你的事業或生活中有出現過低潮嗎?如果有,經歷過這些事讓你變得更好嗎?
我拍過一部失敗作《當地球停止轉動》,幾乎毀了我的職業生涯。足足有兩年時間,我沒接到任何編劇和導演工作。我心裡充滿很多恐懼,我發現我的自我認同和安全感都跟工作綁在一起。後來,我拍了《凶兆》這部片,用來回應自己心裡的恐懼──伊森‧霍克的角色正好是我不希望自己變成的樣子。

◎你最喜歡的負面情緒是什麼?以及為什麼?
罪惡感。有種罪惡感是假的,但我不常有這種經驗。對我來說,對做錯的事和自己的短處有罪惡感,是很重要的負面情緒。如果我們不擁抱、傾聽它,我們怎麼會有動力讓自己變得更好?比起成功,我更在意自己能否成為更好的人,至於開心,也不及人生有意義來得重要。我需要罪惡感幫助自己知道需要改變哪些行為。擁抱罪惡感也讓我更願意原諒別人。

◎你會給沒有安全感、充滿恐懼、絕望或難過的人什麼建議?
別否認你有這些感受,要更深地感受它們。和這些感受面對面是你勝過它們的唯一方法,和這些感受搏鬥的痛苦,正好能塑造你成為你應該成為的那個人。

我認識很多不會只選「好情緒」出來談的人,史考特就是其一。不論人生為他準備了什麼,他都欣然接受。在本書中,你會聽見更多我敬重的人的故事。他們許多人也同意我的哲學,更重要的是,在聆聽他們分享的過程中,我也更認識自己。你也應該這麼做,小智障。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