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我有一座恐怖屋01:暮陽中學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79221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父母無故失蹤,伴隨童年的恐怖屋面臨歇業,
陳歌毅然辭掉工作,全力投入經營,
然而他的決心卻沒喚來奇蹟。
科技日新月異,人們喜新厭舊,
鬼屋場景老舊、資金不足、也缺乏人手,
惡性循環下,入不敷出,眼看就要無法維持。

這時,父母留下的遺物,那支黑色手機突然啟動──
陳歌發現,完成手機裡遊戲發布的任務,
得到的獎勵,竟能改變現實?!

只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想得到任務獎勵,
就要去解每日任務,獎勵好壞也伴隨相應的風險,
鏡中怪物、滅門慘案、紅衣厲鬼、鬧鬼學院,
任務一個比一個更棘手,過程更是險象環生,
但為了壯大恐怖屋,解開父母的失蹤之謎,
他好像也沒得選擇了!

詭異刺激,引爆網路的話題之作!
被厲鬼眷顧,根本低調不了好嗎~~
神祕的試煉遊戲,零點開啟的血門,
恐怖屋瀕臨倒閉,陳歌也只能拚了!
我會修空調,真名高鼎文,憑藉本書獲得二○一八年起點新人王,其創作風格獨樹一幟,極具想像力,擅長描繪荒誕場景,烘托驚悚懸疑氛圍,同時又不失人性的溫暖,兼顧搞笑和驚悚,帶給人前所未有的閱讀體驗。
第一部:暮陽中學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口深不可測的井,井裡埋藏著無法言說不堪回首的記憶。

第一章
「這麼不嚇人的鬼屋我還是第一次見。」
「道具太假,逛了一圈,不僅不害怕,甚至有點想笑。」
「唯物主義者無所畏懼!」
「早就跟你們說沒意思,還不如在宿舍裡打遊戲,我的鯤已經八十級了。」
九江市西郊恐怖屋門口,幾個學生騎著共享單車,毫無留戀的離開。
看到這一幕,拿著鬼屋宣傳單的陳歌頗有些無奈。嚇人是一門技術活,可現代人經歷各種驚悚片洗禮,心理素質極強,進鬼屋就跟在自己家後院一樣。
「老闆!」
身後傳來一個清亮的女聲,陳歌扭頭看去,只見一個穿著護士服,身材嬌小、上圍傲人的「殭屍」怒氣沖沖,從鬼屋裡跑出。
「怎麼了,小婉。」女孩叫做徐婉,是鬼屋裡的臨時演員之一。
「剛才那幾個小混球,想占我便宜!」她虎牙緊咬,攥著秀拳。
原來是來告狀的……「太過分了,他們竟然連殭屍都不放過。」作為老闆,陳歌自然會幫小婉說話:「我去找樂園管理員反映一下情況,調一下監控錄影。」
「不用那麼麻煩,我在察覺對方有這個企圖的時候,先發制人,揍了他一頓。」徐婉抖了一下護士服邊角的血跡:「這不是化的妝哦。」
「呃,沒毛病,女孩子就應該學會保護自己。」陳歌擦著額頭冷汗,看了一眼夕陽:「那今天就到這吧,估計也沒什麼遊客了,通知其他人,提前下班。」他說完後,面前化著殭屍妝的女孩卻沒有挪動腳步。
「還有事嗎?」
「老闆……」徐婉欲言又止,慢吞吞從口袋裡翻出一封信來:「這是陶明和小魏的辭職信,你待他們不錯,他們不好意思當面給你說,所以就託我轉交給你。」
「他們要走?」陳歌愣了一下,收下信封:「人各有志,妳也早點下班吧。」
「嗯嗯,我去卸妝。」
目送這個呆萌可愛的小「殭屍」離開,陳歌默默的點了一根菸。
半年前,他的父母離奇失蹤,只留下了這座恐怖屋。
為了不斷念想,陳歌辭了工作,全心全力經營鬼屋,想要做到更好。可惜時代變化太快,鬼屋這一行競爭壓力大,本身又比較冷門,還存在許多局限性,同樣的恐怖場景,看過一遍後,再看就會變得無聊,而不斷翻新又需要大量資金。從幾個星期前開始,鬼屋經營就已經入不敷出,一天的門票錢連水電費的零頭都不夠。不知道還能撐到什麼時候。
掐滅了菸,陳歌正要回鬼屋,一個穿著新世紀樂園工作服的中年人走了過來。看到他,陳歌就像是老鼠見了貓一樣,趕緊加快腳步。
「裝作看不見嗎?」中年人一把抓住陳歌的肩膀:「今天我們把事情說清楚,你水電費和場館租金都已經欠了兩個月了。上面一直催,弄得我現在壓力很大啊!」
「徐叔,不是我不給,最近資金確實有點困難,你再給我一個月的時間。」
「上個月你也是這麼說的。」
「我向你保證,這絕對是最後一個月!」陳歌拍著胸脯,一臉真誠。
「鬼屋這行現在不景氣,吸引不來遊客,要我說你也不要再堅持下去了。」被叫做徐叔的中年人看著陳歌手裡的信封,手上力道慢慢減小:「你這麼年輕,幹點什麼不好,何必活得那麼累呢?」
「徐叔,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可這恐怖屋對我來說意義不同,算是我父母留給我的一個念想。」陳歌聲音低沉,似乎不想讓更多的人聽到。
陳歌父母的事情,中年人作為樂園管理員一清二楚,他沒有回話,過了幾秒鐘,輕嘆一口氣,軟下心來:「我多少能理解你的想法,行吧,我盡量再幫你拖幾個星期。」
「謝徐叔!」「別謝我,你還是用點心,把鬼屋的門票多賣出去一些。」
送走樂園管理員,陳歌直接回到了鬼屋裡,開始重複每天的工作:檢查器材損耗,維護道具,打掃。
「維修間裡的人造血漿快用完了,得再購買一批;這條通道往裡傾斜一下,或許能更好的卡住遊客視角盲區;人偶被抓破了,要補一補;操!我這裝的工藝燈呢?被誰偷走了!」外人眼中,他是恐怖屋老闆,也算是個自主創業的有為青年,實際上這背後的心酸只有他自己知道。
鬼屋算是一種「恐怖」消費,在恐怖環境裡,人的肌肉和精神會高度緊張,一旦得到釋放就如同按摩一樣,這種方式在短時間內能讓人產生一種滿足感,同時鬼屋也是種一次性消費,市面上很多鬼屋都採用在各城市流動的方式,不斷吸納新的遊客來參觀。像陳歌這樣固定在某個地方的鬼屋,除非擁有特別大的名氣,能吸引人慕名而來,否則都堅持不了太久。他能一個人支撐這麼長時間,已經很不容易了。
拖著被抓爛的人偶,陳歌進入維修間,他大學學的是玩具設計與製造專業,鬼屋裡的人偶和機關很多都是他自己設計的。修補過程複雜單調,需要將人偶表皮縫合,重新上色、做舊。「還差點血漿,記得閣樓上還有存貨。」
鬼屋分三層,一二層用來布置恐怖場景,三樓則是雜物間。推開滿是灰塵的木門,閣樓內堆滿了各種被淘汰的器材,其中大部分都是他父母經營鬼屋時留下的。
睹物思人,所以陳歌很少來這裡。
「一晃都過去了大半年。」看著熟悉的種種器材,陳歌想起了自己的童年。
那時候他們經營的還是流動鬼屋,父母帶著他各個城市到處跑,有時候小夫妻兩個人忙了,就把陳歌一個人扔到後臺,和各種鬼怪道具為伴,從小開始培養,這也導致陳歌的膽子很大。畢竟在同齡人玩字母拼圖的時候,他已經抱著人頭模型開始到處跑了。
「都是回憶啊。」不知不覺,陳歌又走到了存放父母遺物的木箱旁邊,裡面放著一個粗糙的布偶和一支漆黑的手機。布偶是陳歌小時候做的第一件玩具,手機他則全無印象。
這兩樣東西是警方在郊區一個廢棄醫院裡找到的,至於陳歌的父母為何會在深夜前往那裡,沒人知道原因。
「都過去這麼久了,你們到底在哪?」陳歌抱起布偶,捏了捏它的臉,輕輕嘆了口氣:「還是趕緊找人造血漿吧,熬不過這個淡季,恐怖屋或許真要停業轉讓了。」陳歌只是在自言自語,可當他說到停業轉讓時,木箱裡一直沒有動靜的黑色手機忽然螢幕一閃,發出了淡淡的冷光。
「什麼情況?黑科技?靈異現象?」如果換個人來可能會心跳加快,左右四顧,掌心出汗,相對來說陳歌的反應就很直接,他拿起手機,放到眼前,開始進行二次確認。
這個手機之前試了一百遍都沒有打開,今天怎麼突然自己啟動了?這是從父母失蹤的地方找到的,難道是他們知道他現在很困難,所以在主動聯繫他?按捺住心中的激動,陳歌滑動螢幕,漆黑的手機桌面上只有一個應用程式,並且是用鬼屋充當圖示。
「跟想像中不太一樣,不過這圖示有點眼熟,好像就是我們家的恐怖屋的大門啊!」陳歌皺著眉點開了這個程式,一行血字浮現在螢幕上──你相信這個世界有鬼嗎?
世界上有沒有鬼,這是一個超現實主義的哲學問題,對陳歌這樣的理工男來說,難度係數很高。
應該有吧……陳歌做出了自己的選擇,幾秒過後,手機螢幕上浮現出了新的字跡。
「你心中所想,即是答案。從這一刻起,你將正式接替我成為恐怖屋的新主人。當然,這並不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在新手教學的最後階段,我想送給你一句忠告:自殺是最懦弱的行為,請努力的活下去!」
訊息量有點大啊!不過這中二的說話語氣,怎麼跟我老爹有點像?陳歌再次點開鬼屋程式,出現了一個全新的介面:
九江市西郊恐怖屋
狀態:瀕臨倒閉
好評度:無
今日遊覽人數:四
當月遊覽人數:十
我的鬼怪團隊成員:無
我的道具庫:無
解鎖成就:無
現有設施場景:殭屍復活夜(糟糕的道具、差勁的演員,毫無故事性和邏輯可言,尖叫指數無);冥婚(生時非夫婦,死者葬同穴,鬼妻追魂,尖叫指數半顆星)
可解鎖恐怖場景:午夜逃殺(破舊的公寓內住進了一個危險的精神病患者,他手持剪刀和鐵錘,正在你的房門外徘徊,尖叫指數一星);第三病棟(這座廢棄的醫院每到深夜都會傳出奇怪的聲音,你作為報社記者將進入一探究竟,尖叫指數三星);絕命靈車(搭載死人的靈車已經上路,如果不能在一小時內離開,你將被永遠留在車上,尖叫指數兩星)
日常任務:完成恐怖屋的日常任務,會給出相應獎勵,並解鎖更多恐怖場景。
鬼屋擴建條件:當月遊覽人數超過一百,好評率達到百分之六十以上(擴建三次後,恐怖屋將升級為顫慄迷宮)
恐怖大轉盤(消耗鬼屋裡遊客產生的驚嚇值,可以轉動轉盤):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這裡有增加壽命的靈果,亦有滿含仇怨的厲鬼!
其他功能:未解鎖

手機上這個以恐怖屋大門為圖示的應用軟體,很像是市面上流行的模擬經營類手遊,只不過其經營的不是飯店、水族館、寵物樂園,而是鬼屋。陳歌盯著螢幕,他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父母遺留下的手機裡會有這樣一個奇怪的小遊戲。
他仔細翻看軟體介面,裡面所有資訊都和他的鬼屋相吻合,包括每日遊覽人數和館內設施場景,這遊戲讓陳歌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感覺,好像遊戲裡需要經營的鬼屋,就是他現實中的鬼屋一樣。
同樣糟糕的處境,同樣是瀕臨倒閉,兩者之間有太多的共同點。
「難道這個遊戲就是以我的鬼屋為原型製作的嗎?那如果在遊戲裡改變了鬼屋,現實中是不是也能受益?」陳歌繼續往下看,恐怖屋裡的現有設施場景殭屍復活夜被貶得一無是處,而曾經上過報紙,甚至引起過轟動的冥婚項目,在遊戲評測中也只給出了半星的評價。
「連冥婚都只給了半星,真不敢想像後面那幾個可解鎖的恐怖場景到底有多恐怖。」他嘗試著點擊解鎖更多場景,觸碰到這個選項後,螢幕上浮現出一行字,提示他需要完成一定數量的日常任務才有資格解鎖。
「看來日常任務是一切的根基,只有不斷的完成日常任務,才能解鎖恐怖場景。更多的恐怖場景則能吸引大量遊客參觀,遊覽量提升,又可以擴建鬼屋,增大場地,從而形成良性循環。」陳歌閒暇時玩過很多手遊,他很快領悟了遊戲規則──日常任務的完成度,將影響整個鬼屋的發展。
點開日常任務,螢幕上浮現出了三個選項:
「簡單難度:鬼屋設計三大要素──故事、場景、情緒,沒有故事的鬼屋就沒有靈魂,請你完善殭屍復活夜和冥婚兩個恐怖場景的背景故事。
一般難度:午夜凌晨之前,修補好恐怖屋內所有人偶模型。
噩夢難度:相信你一定還在好奇世界上到底有沒有鬼,來玩個小遊戲吧,真相就在你睜眼的那一刻。
日常任務每日凌晨更新,每天只能領取一個任務,難度不同,獎勵不同。
(注意!個別任務極度危險,請慎重選擇!)」
看完日常任務,陳歌有些驚訝。遊戲裡的任務竟然需要人在現實當中完成,這是不是在間接說明,這個遊戲可以影響到現實?為了驗證心中的猜測,他決定領取一個任務試試。
日常任務按照難度分級,每天只能選擇一個領取,如果想要利益最大化的話,肯定要選擇難度最高的,只是後面那個少數任務極度危險的提示,讓陳歌有些犯怵。「很難取捨,噩夢難度任務的描述十分模糊,一看就是個大坑。要不先從一般難度開始吧?凌晨十二點之前修補好所有人偶模型有點急迫,但也不是不能做到。」
陳歌是一個非常果斷的人,有了決定就會立刻行動,他沒有浪費任何時間,提著工具箱和一桶未開封的人造血漿,便開始檢查整座鬼屋裡的人偶道具。
夜色已深,陳歌一個人穿行在偌大的恐怖屋裡,為了省電,他連走道燈都沒開,胳膊夾著手電筒,拖著需要維修的人偶跑來跑去,這場景如果被不明原因的外人看到,恐怕會嚇得直接報警。「累死我了,沒想到有那麼多人偶都出現了問題,看來以前的維護很不到位啊!」
晚上十一點四十五,陳歌收到了手機上任務完成的提示──「你已完成一般難度日常任務,專注細節,才能營造出完美的恐怖氣氛,恭喜你獲得任務獎勵──背景曲目〈黑色星期五〉。」
「〈黑色星期五〉不是國外的禁曲嗎?據傳聽多了會讓人產生自殺的念頭,原版曲目早已消失。」陳歌在遊戲道具庫裡找到了一個CD的圖示:「哪有把這東西當做任務獎勵的,該不會是個惡作劇吧?」他隨手點向CD圖示,一陣從未聽過的旋律在耳邊響起。
這聲音似乎本身就生於黑暗,孤獨、悲慟,陳歌覺得一切都在離自己而去,他彷彿沉入了大洋深處,又好像走在一條沒有盡頭的隧道裡。
一曲終了,陳歌後背已經濕透,他很慶幸自己剛才沒有選擇循環播放,否則,他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從這首曲子裡走出來。「玩真的啊!應該是原版沒錯!」
完成遊戲裡的任務,可以獲得現實中的獎勵,這讓陳歌看到了一條能改變恐怖屋現狀的捷徑,他關掉音樂,小心保存,處理好一切後,陳歌鑽進員工休息室。
躺在床上,明明身體很疲憊,卻一絲睡意都沒有,他今天經歷的事情,對任何一個正常人來說,都需要時間去消化。
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午夜十二點,陳歌依舊呆呆的望著天花板。
「完全睡不著啊!」百無聊賴的他又將黑色手機取出:「午夜凌晨已過,日常任務應該更新了吧?」點開應用軟體,日常任務那一欄果然出現了變化。
「簡單難度:如果要給遊客提供一個十分嚇人的經歷,那麼首先要注意遊覽的節奏,演員和機關過早或過晚出現都會導致遊客興致喪失,所以我建議你在鬼屋中安裝聲音探測器以及監控,時刻掌控遊客的遊覽進度。
一般難度:獨木難支,好的鬼屋需要優秀的團隊來運作,招聘更多的人才,他們會幫你度過難關。
噩夢難度:相信你一定還在好奇世界上到底有沒有鬼,來玩個小遊戲吧,真相就在你睜眼的那一刻。
日常任務每日凌晨更新,每天只能領取一個任務,難度不同,獎勵不同。
(注意!個別任務極度危險,請慎重選擇!)」
新出現的三個日常任務,讓陳歌有些糾結了。
簡單任務是在鬼屋裡安裝聲音探測器和監控,這個任務只要有錢就能完成,可難受的是陳歌經費有限,根本拿不出那麼多錢。一般難度任務對陳歌也很不友好,陪著他一起經歷過風雨的老員工昨天才提出辭職,今天就要他再去招新人,先不說能不能招到,就算有人願意來,從頭培訓要耗費大量的時間,等新人能獨當一面了,恐怖屋估計也涼了。
排除了簡單和一般兩個難度的任務,陳歌把目光放在最後一個日常任務上──難度越高,獎勵越豐富,我要不要嘗試一下噩夢級別的任務?
「相信你一定還在好奇世界上到底有沒有鬼,來玩個小遊戲吧,真相就在你睜眼的那一刻。」
噩夢級別任務敘述得非常模糊,根本不清楚具體要做什麼,只是給人一種詭異的感覺。「看任務介紹,應該是要玩一個遊戲,但是僅僅玩一個遊戲就能列為噩夢級別?」他為了完成一般難度任務,可是連續好幾個小時沒有休息,才勉強在時限之內把所有人偶修補好。
翻動手機,陳歌越看越覺得好奇──要不,試一試?這個念頭一出現,就像是藤蔓般在他的腦海中不受控制的蔓延開來。「噩夢級別任務獎勵最高,況且今天更新出來的這三個任務,簡單和一般任務我根本沒有完成的信心,還不如賭一把。」
撐不過淡季,恐怖屋就要轉讓倒閉,陳歌心裡很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好不容易看到了改變的希望,他自然不願意放過任何機會。「就這麼決定了,反正遲早都要見識一下噩夢級別任務的。」從床上坐起,陳歌點向最後一個任務。
「確定接受噩夢難度日常任務?接受後,有可能會引發未知情況出現。」
「確定。」
手機螢幕一閃,真正的任務資訊浮現出來。
「想要看到另一個世界,需要過人的勇氣,非凡的運氣,以及一點小小的幫助。下面這個遊戲的名字叫做鏡中有你:凌晨兩點零四分獨自一人進入廁所,鎖上廁所門關掉電燈,面向鏡子,並在鏡子與你之間點燃一根蠟燭。而後閉上眼睛,集中精神,慢慢喃念自己的名字。
黑暗中什麼都有可能發生,或許鏡子裡會浮現一張陌生的人臉,可能角落會有一雙猩紅的眸子在窺伺,又或者牆壁和門縫往外滲出鮮血,你要做的就是不為所動,安靜的站在鏡子前面。
半個小時後任務自動成功,前提是,在這期間無論發生什麼,你都不能睜開眼睛。」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