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公告!即日起門市營業時間調整為AM11:00-PM08:00,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書局與您共同防疫,台灣加油。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人民幣定價:49.8元
定  價:NT$299元
優惠價: 87260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高人氣暢銷書作家淮上經典刑偵懸疑代表作,年度影響力作品之一,《破雲.2》重磅來襲!
•新增特別番外《建寧男團出道記(上)》
•千萬金光破雲而出,於塵世中貫穿天地

★《破雲》自上市以來,橫掃各大銷售榜單,連續登上青春文學暢銷榜,現《破雲.2》重磅來襲。
★高人氣暢銷作家淮上口碑爆品,接連創造“破雲”奇跡!
自連載以來,創下單平臺163億積分、首章213萬點擊等驚人戰績,蟬聯平臺季榜、年榜等各大金榜,年度影響力作品之一!作者筆下場面勁爆激烈!直擊人心!燃爆你的荷爾蒙!
★內容超值,全書400P+,新增特別番外《建寧男團出道記(上)》!
震驚!刑警霸王花竟“脅迫”不大警草C位出道!
★感動萬千讀者的刑偵懸疑巨作!
“縱使千瘡百孔,年華老去,我還有你尋遍千山萬水,踏破生死之際——再次相聚之前,謝謝你帶我回到這人世間。”

城市天空,詭雲奔湧。
三年前恭州市的緝毒行動中,因總指揮江停判斷失誤,現場發生連環爆炸,禁毒支隊傷亡慘重。
三年後,本應早已因過殉職並屍骨無存的江停,竟奇跡般從植物人狀態下醒來了。
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須從地獄重返人間,傾其所有來還原血腥離奇的真相。

淮上
高人氣暢銷書作家。
她創造性地將愛情、懸疑、信仰、推理等元素帶入小說之中,將自己獨特的腦洞和人生哲學融入其中,形成了獨樹一幟的“淮上”風格。

已出版作品:
《破雲》《提燈映桃花》

也算篇神文了吧,擅長巧思佈局的作者不少,擅長張弛有度勾勒感情線的作者也很常見,但是能巧妙結合在一起的就很難得了。沒有過多反轉,但整個邏輯環環相扣,牽引著讀者一點點揭開真相,彷彿有了畫面感,這才是*難的。——豆瓣讀者

試問誰不愛江停呢?再次相聚之前,謝謝你帶我回到這人世間。4刷破雲,對緝毒警察這個行業永遠心懷敬意。——豆瓣讀者

第一卷五〇二·劇毒凍屍案
“至少我還可以憑自己的力量考出來,給家人帶來更好的生活,這種滿足並不比富豪們一擲千金所獲得的幸福感少。”

第二卷六一九·血衣綁架案
“如果說曾有人最接近我心裡那個位置的話,那個人是你。”

第三卷一一八·烏毒兇殺案
“以後年年生日,都要平安喜樂。”

番外建寧男團出道記(上)
江停沉思片刻,堅定道:“缺點?嚴峫怎麼可能有缺點?嚴峫整個人就是完——”

第43章
  本來就很寬敞的局長辦公室突然變得異常空曠,只有呂局和嚴峫兩人,一站一坐,互相對視,安靜到令人油然生出一種壓迫感的地步。
  終於,嚴峫動了。
  他伸手拉開辦公桌後的椅子,提起褲腳隨意一坐,笑道:“呦,可我聽說這個人已經死了啊。三年前的救援行動?救援誰?”
  呂局那張似乎永遠都非常和善的臉上看不出任何質問或譴責,語氣也不溫不火,緩緩道:“確實,那場爆炸後,上邊很多人認定他已經死了,但也有人覺得他沒有。”
  嚴峫臉上認真聆聽的表情毫無異常,但他知道自己掌心正微微滲出一絲濕意來:“誰?”
  “恭州前副市長兼公安廳長——岳廣平。”
  呂局打開保溫杯喝了口茶,細細咽了下去,然後在嚴峫的注視中將保溫杯放回桌面,發出輕輕一聲。
  “這件事在公安系統內罕有人知,甚至包括老魏,都只聽說了爆炸的那部分。但實際上在爆炸後,恭州市公安廳成立過一個專案小組,專門調查這起行動失敗的原因以及對相關人員進行追責。專案組牽頭人之一,當時剛退休的副市長岳廣平,提出了江停可能還沒死,而是被毒販劫持了這一說法。”
  “……”嚴峫迎著呂局的目光短暫地笑了笑,“確實也不是沒可能。”
  呂局明顯沒有在意他怎麼回答:“專案組決定採納岳廣平的意見。”
  “當時的首要之急,是設法營救失聯的警方臥底'鉚釘',據分析他有很大可能性被關押在恭州與建寧交界處的一座廢棄宅院裡,隨時有被毒販殺害的危險。不久後,專案組終於確定了鉚釘被關押的具體位置,決定立刻採取行動,聯合建寧及恭州兩地警力實施突擊,卻為時已晚——
  “彷彿知道警方會來似的,那棟廢棄宅院在警車抵達前燃起了熊熊大火。火焰被撲滅後,警方在廢墟中挖出了江停的配槍和鉚釘的屍體,一顆正中眉心的子彈要了他的命。”
  呂局突然停住了,偌大辦公室裡只聽見嚴峫微微的呼吸聲。
  “彈道分析結果與推測相匹配,江停的槍柄上,發現了他自己的新鮮指紋。”
  明明聲音不大,虛空中卻彷彿有某種令人窒息的東西沉沉壓了下來。
  “單從這一點來看,江停殺害鉚釘的可能性確實非常大。”良久後嚴峫終於開口道。
  如果細究的話,他這句回答其實很有彈性,看似附和,實際又沒咬死,甚至還有些懷疑的暗示,但呂局沒有跟他刨根究底。
  “那是江停最後一次在人前現出踪跡,從此他就消失了,公安系統內作犧牲處理,沒有授予烈士稱號。”呂局淡淡道,“但我個人認為,如果他再出現的話,那將是巨大危險再次來臨的先兆。”
  他伸手拉回電腦顯示器,嚴峫怔怔看著那張眉目冷淡俊秀的臉隨著屏幕轉了過去。
  “呂局……”
  “嗯?”
  嚴峫張了張口,終於聽見了自己的聲音:“您覺得江支隊長是個怎樣的人?”
  呂局收拾著桌面上那堆散亂的材料,沒吭聲,像是在沉思什麼。許久後他終於開口吐出幾個字,說:“年輕,果敢,智商高,可怕的高。”頓了頓,他又道,“這點讓我個人感到很不舒服。”
  很不舒服。
  這是嚴峫在短短一個小時內第二次聽見相同的形容,一絲異樣感從心底油然而起。
  “你回去吧,”呂局擺了擺手,“這幾天刑偵的同志們都辛苦了,到案卷移送後,保證給所有參與行動的人員都放大假。啊,你告訴大家,再堅持堅持。 ”
  嚴峫應了聲“是”,起身向門口走去。
  身後窸窸窣窣的動靜是呂局在整理案卷,嚴峫的手觸到門把手,突然又頓住了。他幾乎是強迫自己轉過身再次面向呂局,深吸一口氣,彷彿藉由這個動作準備好了什麼:“您就沒有其他什麼想要問我的了嗎?”
  “什麼?”呂局一掀眼皮,“沒有了。”
  “……”
  呂局的口氣波瀾不驚:“你是老魏看著長大的,現在的刑偵副支,以後的處級正支。不論你做什麼事都代表建寧市公安局,我們不信任你,還能信任誰?去吧。”
  呂局胖墩墩的身體倚在辦公桌後,嚴峫默然許久,向他欠了欠身,轉身走了出去。
  黃興竟然跟上來了,正忐忑不安地等在電梯口,打眼看見嚴峫,立刻三步並作兩步迎上前:“嚴隊……”
  嚴峫好整以暇地瞅著他,一步邁進電梯。
  黃興搓著手跟了進來:“那天你讓我定位芯片,本來就是個小事,我也沒打算告訴別人。但呂局從現場回市局後,跟未卜先知似的親自過來問我了,還去技偵處調取了定位記錄,所以我真的是……”
  嚴峫:“嗯?”
  黃興其實摸不准到底發生了什麼,只隱約猜到嚴峫要求定位跟現場發現的那件小孩血衣有關。但因為本省技術有限,血衣是跟公安部打報告後送到北京的頂級物證實驗室進行檢驗的,結果也直接呈給了呂局,其他人並不清楚內幕。
  從黃興打聽到的只言片語來看,DNA檢驗結果跟幾年前封存的案子有關,嚴峫八成是擅自行動捲了進去,才被呂局叫去罵了。
  “你說我哪兒能預料到這些呢?我還以為要么是有人借你家錢跑了,要么是你女朋友跑了,要么是你媽叫你盯梢你爸……”
  嚴峫說:“呸,錢都是我媽的,我爸敢出軌就淨身出戶了!”
  黃興立馬大力誇讚順毛拍馬屁,心虛地打聽:“呂局沒罵你吧?”
  電梯門打開了,嚴峫抱著手臂,冷哼著上下掃視黃興一番,直到後者賠笑賠得臉上肌肉都酸了,才抽出手來慢悠悠地拍了他兩下:“罵不罵的,反正呢,本來打算請你的那頓五星級天頂泳池自助烤肉大概是沒戲了。”
  黃興:“……”
  嚴峫甩甩袖子揚長而去,黃主任目瞪口呆地望著他的背影,半晌悲愴地發出一聲:“……你咋不早說有烤肉?!”

  黃主任追悔莫及,心狠手辣的嚴峫卻沒理會,徑直進了刑偵支隊的辦公層,迎面只見眾多刑警正人手一杯奶茶分吃零食,蛋糕、巧克力、比薩、牛肉乾攤了滿桌,邊上還壘了兩箱個個有拇指那麼大的嫣紅的櫻桃。
  “呦,給我來點兒。”嚴峫順手掏了幾個櫻桃,隨便拿手蹭蹭就吃了,揚聲問,“誰買的單?待會兒支隊財務報銷。馬翔,回頭提醒我記成線人費!”
  馬翔吃著比薩含混不清道:“不用那麼麻煩,是受害人慰問咱們來了,喏。”
  嚴峫順著他的目光往外一看,一名年輕人正站在大辦公室外的走廊上,不知道正往遠處看什麼——是楚慈。
  “吃!就知道吃!”嚴峫立刻拍了馬翔一巴掌,“你們把人家半個月的實習工資吃完了!”
  馬翔兩行熱淚奔湧而出:“嚴哥,你不懂。咱們建寧第一大江湖門派行走多年,頭一次碰上受害人不是帶錦旗而是實實在在帶零食的,我控制不了我自己!……”
  嚴峫吐了櫻桃核,好險沒把手蹭在自己五位數的褲子上,忙抽出紙巾擦了擦,走出門去。
  楚慈側對著他,神情發沉,正望向另一個方向的長廊盡頭。嚴峫站住腳步望過去,只見兩個民警正押著丁當,遠遠向這邊走來,準備提往看守所。
  丁當看起來和初見時的清純柔弱以及行動現場那天的陰狠瘋狂都不同了。
  嚴峫從警十多年,親手送進看守所的犯罪嫌疑人加起來可以坐滿半火車,對嫌疑人認罪後各種各樣的表現也都習以為常,絕望、瘋狂、不甘、心如死灰甚至大仇得報的快意,這些都不稀奇。但丁當現在的表現和他見過的都不一樣,她死死盯著楚慈,眼神似乎滿是恨意,但走近後仔細觀察的話,彷彿在恨毒之後又有些更複雜難以形容的東西。
  楚慈靜靜回視她,兩人就這麼擦肩而過,突然丁當掙扎著站住了腳步。
  “別停下!”民警立刻出聲呵斥,被嚴峫眼神阻止了。
  “那天晚上在工廠,警察闖進來之前,你說我是主謀。”丁當看著楚慈,咬著牙一字一句地問,“你是怎麼知道的?”
  楚慈似乎早就預料到她會這麼問,反應很平淡:“因為你說五月二日那天晚上馮宇光約你出去唱歌,這句話是在撒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