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定  價:NT$360元
優惠價: 79284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 龐克風、哥德式彩色插圖,重現愛麗絲奇幻瘋狂的絢爛夢境
● 風靡全球155年,逾上百種語言出版發行。
● 英國BBC評選有史以來最偉大的100部小說之一。
● 美國亞馬遜網路書店:人生必讀的100本書之一。
● 《大英百科全書》:卡洛爾透過這一作品,把魔幻荒誕小說的藝術推向了頂峰。
● 英國維多利亞女王摯愛的經典童書。
人生,夢一場
此時的你無論有多大
只當是年長的孩童漫遊夢境中

當你在睡眠中睡著了,
那麼,你將會在夢境中的另一個世界醒來。           

一個金澄澄的夏日午後,頭枕在姊姊腿上昏昏欲睡的愛麗絲,突然間看見一隻拿著懷錶趕時間的白兔,滿懷好奇心的她追著兔子,一起跳進了樹籬下的兔子洞,隨後展開了一連串的奇幻際遇……

請不要嚴肅地去看待愛麗絲,這原本就是路易斯.卡洛爾娛樂友人三名年幼女兒所編撰的故事。天馬行空、胡言亂語、荒誕不經、離奇有趣的故事情節,是路易斯.卡洛爾在十九世紀滿布宗教道德勸說、倫理內容的兒童文學中,留給孩子作夢、純真遊戲的權利。

路易斯.卡洛爾(Lewis Carroll, 1832-98)   

現代童話之父,英國家喻戶曉的兒童文學大師,原名查理斯.路特維奇.道奇森(Charles Lutwidge Dodgson)。經典代表作《愛麗絲夢遊仙境》、《鏡中奇緣》。
生於英國柴郡的一個牧師家庭,自幼便在文學上體現了極大天賦,並對數學、邏輯、兒童攝影頗有造詣。十四歲時就編寫了首部詩集雜誌。十八歲時考入英國牛津大學基督學院,畢業後留校任教數學長達三十年。
他終身未婚,卻一直非常喜歡孩子。三十歲時,他以同事七歲的小女兒愛麗絲為原型,創作了一個漫遊奇境的故事。三年後正式出版名為《愛麗絲夢遊仙境》的童話作品,故事想像奇特,一經出版便佳評如潮,使他一舉成為與安徒生、格林兄弟齊名的世界級兒童文學大師,英國維多利亞女王都是他的忠實讀者。三十九歲時,他又出版了這部童話的姊妹篇《鏡中奇緣》。這兩部童書旋即席捲全球,成為一代又一代孩子們乃至成人愛不釋手的經典童書。
本書問世百年來,被翻譯成了一百七十六種語言出版發行,流傳之廣僅次於《聖經》和莎士比亞的戲劇。據其改編的電影、電視劇、動畫、音樂劇風靡全球。

譯者簡介
顧湘

作家、畫家。生於一九八○年。畢業於上海戲劇學院戲劇文學系、莫斯科國立大學新聞系。
十九歲開始出版小說《安全出口》、《點擊1999》。後陸續出版《西天》、《東香記》、《為不高興的歡樂》、《好小貓》等。散文散見於《人民文學》、《上海文學》等。曾長年在《外灘畫報》撰寫書評和藝術評論,並擔任文化版編輯。擔任過文學雜誌《天南》編輯。
寫作以外也為圖書設計封面、畫插圖、設計圖案。凡客設計師。二○一五年舉辦了個人畫展。
現居上海。

名人推薦語

.這是「一部給小孩子看的書」,但正如金聖歎所說,又是一部「絕世妙文」,就是大人──曾經做過小孩子的大人,也不可不看,看了必定使他得到一種快樂的。
                                                  ──現代散文家、翻譯家 周作人

.此書不但是一部給小孩子看的書,還是一部純藝術的妙在「不通」的「笑話書」,是一部「哲學的和倫理學的參考書」,羅素就多次引用過此書來闡述深奧的哲學問題,因此,就是成年人,如未讀過也很有一讀《愛麗絲》的必要。
                                                ──現代學者、語言學家 趙元任

.只有路易斯.卡洛爾才能把孩子眼中那個奇異的世界展現給我們看,讓我們笑得像個孩子一樣。
                                                     ──英國著名女作家 吳爾芙

.不朽的愛麗絲,是令人感動和喜愛的兒童形象。
                                                            ──作家 馬克•吐溫

序言詩、譯後記
序言詩

金澄澄的夏日午後,
我們悠然順流而逝:
小小的臂膀使著勁,
小力道兒划著雙槳,
小小的手裝模作樣,
導引著漫遊的去向。

如此如夢良辰中啊,
我小心翼翼輕呼吸,
不想吹動纖毫驚擾。
三個殘酷的小孩子,
卻請求我講個故事,
一個人單薄的聲音,
怎能抵擋三副口舌?

霸道大姊姊發命令:
「這就開始說吧!」
小姊姊柔聲說願望:
「要有胡言亂語!」
小妹妹最喜歡插嘴,
每一分鐘打斷一次。

忽然之間安靜下來,
她們在幻想裡追尋。
做夢的孩子穿行在,
狂放新鮮的奇境裡,
與鳥獸友好地交談,
幾乎相信那是真的。

故事終究漸漸流盡,
幻想之井也會乾枯,
疲乏之人無法可想,
想把故事暫且擱下,
「下次再講──」
「下次到了!」
她們歡快地大聲喊。

奇境故事如此展開:
徐徐緩緩一段一段,
離奇趣事慢慢成形,
直到故事完整收場。
轉舵回家滿船歡樂,
在西落的斜陽之下。

愛麗絲!請收下這稚氣的故事,
輕柔的手將它
與童年的夢放在一起,
捆紮以記憶的神祕絲帶,
像朝聖者枯萎花環上的
花朵採自遙遠的地方。


譯後記  與時間為友,與愛同在
許多人在聽到這本書時會說:「哦,那本小孩⋯⋯的書嗎?」也許一開始想說「小孩看的書」,然而對它所受到的推崇有所耳聞,最後含混地說了出來。
小孩真的會喜歡它嗎?我不知道。我想我小時候並沒有喜歡上它,我記得我被許多其他的書吸引,但這本並沒有留下太多印象──我肯定讀過。它看上去有太多胡攪蠻纏、瘋瘋癲癲的「廢話」,還有些不知所云的詩歌,它們都像嗡嗡作響的蜂群之霧一樣,干擾我「入勝」。小孩喜歡不著邊際地跳著說話,也很喜歡摳字眼抬槓,還喜歡發明出除了她沒人知道是什麼意思的詞,頻頻使用,樂不可支,這本書也是如此。也許對小孩講一個胡說八道的故事會讓她開心,但可能無法取悅不在當場、後來閱讀你們之間瘋言瘋語的記錄的小讀者。
我變大了一些之後開始喜歡它,但我得承認,有一半的喜歡源自並非直接得來的印象。我喜歡它神祕而怪誕的氣息,那很酷,不是嗎?孤身闖入夢境的女孩,嬉皮或龐克或哥德式的角色,絢麗、詭異、暴戾,瘋狂而理性,冷峻又甜美。藝術家描繪它,每一幕都太好作畫;詩人愛它,寫它,而它又變成別人的卷首引語;他們為它創作,或者說,它讓他們創作,「重要的是誰是主人」,就像胖蛋說的;物理學家和數學家更熱烈地愛它,它描繪他們的那個世界,並在那個世界裡放了一個小女孩,於是他們用它來替各種事物命名:「愛麗絲把手」、「愛麗絲宇宙」、「愛麗絲線」、「柴郡貓量子」⋯⋯還有電影電視、音樂和電子遊戲。愛麗絲的故事在它本身之外有了許許多多個分身,它自己本身也包含著無數個疊影,然後它就有了或成了一團比它原本更大的迷人的光暈,帶光暈的影像,令人目眩神迷。
還有許多人研究它:愛麗絲的身高之謎,還原鏡中棋局的每一步⋯⋯「想把它弄清楚!」他們刨根究底,有點兒像⋯⋯《宅男行不行》裡的人討論《星際爭霸戰》與《魔戒》?不過,我對許多「定要弄個水落石出!」或是「我看出了新門道!」的討論都不太感興趣。有些甚至讓我厭煩。在我看來,一個作品它如此呈現,便是完整無缺的。我更喜歡就那麼感受它,接收它散發的全部資訊。而它以外的部分,你可以想像和推測,那是你的事,不關它的事。它含混、曖昧、飽滿、豐盛、跳動不安,被書呆子氣的人搞得扁平乾癟。無數種意思,氤氳環響,不該被誰講成某一種意思。曖昧不清、無限豐富,就像天使的光環和翅膀。詩歌本身充滿歧義和奇境,被校對修改規整,變成普通的詞句,許多人愛幹這樣的事,尋找或給出唯一的解釋。使胡話詩變清晰,自以為是而無益處。我「不想弄清楚!」,不是追求更少,而是更多。它本來就不清楚,為什麼要把它弄清楚呢?更確切即是更不確切。(我也沒有在我的譯文裡添加任何注釋──我滿可以寫上一些,但我平常討厭太絮叨的翻譯──煩人的評論音軌──何況又不是主人,至於翻譯所動的手腳,透過注釋也找補不了,只好就這樣。)
即使沒有變身,愛麗絲本身的形象也令人喜愛,卡洛爾(在與他的愛麗絲泛舟二十五年以後)這樣描述筆下她的性格:「夢境裡的愛麗絲,在妳的創造者眼裡,妳是什麼模樣?他該怎樣描繪妳?可愛是最重要的,要可愛與溫柔:跟小狗一樣可愛,如小鹿般溫柔;然後是有禮貌──對誰都一樣,無論對方地位高低,偉大或怪誕,是國王或毛毛蟲,即便她自己是國王的女兒,身穿金縷衣;再來則是願意相信與接受一切最荒謬與不可能的事物,展現出只有做夢的人才具備的極度信任態度;最後則是好奇──好奇心強烈無比,而且對於人生感到極度愉悅,這種愉悅只有在童年的歡樂時刻才會出現,因為在那當下一切都是如此新鮮美好,也不知罪惡與哀傷為何物,兩者只是空洞的詞彙!」
如今我已是個地地道道的大人,被故事中的時間與愛擊中。夏天總是最美好,萬物閃光,但很快過去。此時夏末秋初,「一天又將盡令人心焦」。鏡子外的屋外雪花紛飛,鏡中沒有寒意(鮮花盛開,溪水流動)。有人開罪了時間,就被棄而不顧在永遠的下午六點裡。有人倒著過日子,能記得未來。他們泛舟河上並講了愛麗絲的故事的那天,一八六二年七月四日,那天牛津一帶的天氣「涼爽而潮溼」,下午兩點後開始下雨,烏雲密布,最高溫度為十九點九攝氏度,但據說卡洛爾和愛麗絲都記錯了,他們記憶中那天十分晴朗,陽光明媚。他的年齡是她的三倍整,而他們的年齡加起來是她年齡的四倍。如果這個描述不限定在那時候,他們就會一直按照這個比例生長,她二十歲時他將六十歲,她三十歲時他九十歲⋯⋯誰說不行呢?有的地方一天起碼有兩三個白天和夜晚,有時在冬天他們把五個夜晚連在一起,為了暖和些。假如他們一起走,過多久她會和他一樣大?多久都趕不上啊—倒退著走就可以。
《鏡中奇緣》第八章,恐怕是愛麗絲的全部旅程中最溫柔的一段。有人說白騎士像堂吉訶德⋯⋯並且在《堂吉訶德》第二部第四章裡,堂吉訶德勞煩一位學士給他的心上人杜爾西內婭寫辭行詩:「他要學士務必把那位小姐芳名的字母,挨次用作每行詩的第一個字母;全詩每一行的第一個字母就拼成『杜爾西內婭.台爾.托波索』這名字。⋯⋯堂吉訶德說:『就得這樣;女人一定要看見自己名字明明白白標在詩裡,才相信那首詩是為她作的。』」卡洛爾也把愛麗絲的名字(Alice Pleasance Liddell)寫進了結尾詩的開頭(原諒我沒有辦法使它在中文裡仍是一首藏頭詩而又仍是原來的詩,我認為不值得為了「藏頭」而自行編造新的詩句。順便說,在有些地方我編造了新的,譬如睡鼠的講述裡M開頭的東西原文是「捕鼠器、月亮、記憶、差不太多」,我擅自改成為「墨汁、滿月、祕密、馬虎眼」。這樣的地方還有一些,都是我權衡的結果。又比如把滿是自創機關的詩裡的「green pig」寫成了中文的「猜」,「這是我的發明」,學白騎士的話說,也會有點滑稽可笑和令人疑惑嗎?算了,反正我也願意當白騎士,護送你一程)。但西元三百年前的羅馬詩人已寫過藏頭詩,而卡洛爾告訴過插圖畫家,白騎士不是老頭:「白騎士絕對不可以有鬢角,不能讓他看起來是個老頭。」(然而在最為人熟知的一個版本的插圖裡,白騎士完完全全是老頭。)所以與堂吉訶德的相似之處──比如說笨拙、堅韌、異想天開而又多愁善感──只是相似,多少惹人喜愛的人不是那樣呢。與其說是堂吉訶德,不如說是卡洛爾自己吧,頭髮蓬鬆,面容友善,目光溫柔,帶著淡淡微笑,愛從不尋常的角度想「沒用」的事,愛發明東西──卡洛爾的日記裡寫著各式各樣的發明。
白騎士「一隻手打著慢拍子,淡淡的微笑猶如一層微光籠罩在溫柔而愚笨的臉上」,唱起歌來,「斜陽在他的髮間閃爍,他盔甲上的反光耀眼爍亮,令她目眩;馬靜靜地走動了幾步,脖子上掛著韁繩,啃著腳邊的草;後面森林陰影濃重」—真是溫柔得令人心痛的一幕。就算你今日懵懂,不明所以,也希望這一切能像一幅畫存在你心裡。陪你走到森林盡頭,然後告別,希望你別忘了我。他唱的那首歌,標題深情而歌詞貌似戲謔,一個真正體貼溫柔、不願使對方受到一點驚擾或有絲毫壓力的人會這樣做—想表達我的愛,又不要看起來是真的。而歌裡,年長者平靜而誠摯地訴著衷腸與生平苦楚(但毫不渲染苦楚),年輕聽者只記掛著自己的事,漫不經心地聽著,任憑老者的話流過腦子,有如水穿過笸籮,這也恰似白騎士(或卡洛爾)與愛麗絲之間的狀況:他已傾心相訴,不能再多,而她只希望他的歌別太長,別多耽誤她接下來的行程,她滿懷期待地看著前方──不用多久,下了小山,過了小溪,她就會變成皇后。他的歌並沒有打動她,她像所有孩童一樣無情,但體貼、有禮貌、善良,也僅僅是這樣。他只能陪她到這裡,就要回他的黑森林裡去了,他是個受到種種限制的大人,而她自由自在,未來比他的要長。歌裡,多年以後,年輕的聽者回想起了那個多年前的夏夜、那個悲苦的老頭,這是願望吧,而使年輕人想起老頭的、他親自感受到的苦楚又是多麼的微小。
被淡然處之的悲傷與歡樂並行,化作輕歌曼舞,鋪在迷狂的後面,人生則令人感動而已,一如卡洛爾在一篇〈祝每個喜歡《愛麗絲》的小朋友復活節快樂〉裡說:「如果有機會能在夏天清晨醒來時聽見鳥兒在唱歌,涼爽的徐徐微風從敞開的窗戶吹進來,此刻懶洋洋的你眼睛半開半閉,像在做夢似的看見綠枝搖擺,充滿漣漪的水上金色的波光粼粼,你知道那種如夢似幻的感覺有多美妙嗎?那是一種與悲傷相去不遠的樂趣,就像因為欣賞了美麗的圖畫或詩歌,因此讓眼淚奪眶而出的感覺。」此時無論你多大,只當是年長的孩童,我們且順流而下,人生難道不是夢?祝你快樂,與時間為友,與愛同在。

顧湘
二〇一七年十月

序言詩
Chapter 01 掉下兔子洞
Chapter 02 眼淚池
Chapter 03 會議式賽跑和長尾巴故事
Chapter 04 兔子派來小比爾
Chapter 05 毛毛蟲的建議
Chapter 06 小豬和胡椒
Chapter 07 瘋茶會
Chapter 08 皇后的槌球場
Chapter 09 假海龜的故事
Chapter 10 龍蝦方塊舞
Chapter 11 誰偷了餡餅?
Chapter 12 愛麗絲的證詞

譯後記  與時間為友,與愛同在

Chapter  01  掉下兔子洞

愛麗絲和姊姊一起坐在河岸上,無所事事,有點倦乏。她朝姊姊看的書瞄了兩眼,既沒圖又沒對話。「一本沒圖沒對話的書有什麼意思呢?」愛麗絲想。
她心裡正想著(勉為其難,因為天熱讓她昏昏欲睡,腦子轉不動),編雛菊花環的樂趣值不值得讓她費勁爬起來去採雛菊,突然有隻粉紅色眼睛的白兔跑過了她身邊。
愛麗絲沒當回事,她還聽到兔子自言自語說:「哎呀!哎呀!我要遲到了!」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後來回想起來,突然意識到她應該對此感到詫異,但當時一切彷彿都很自然)。不過,當兔子從西裝背心口袋裡掏出懷錶看了看又急匆匆往前趕時,愛麗絲跳了起來,因為她猛地想到過去從來沒見過穿背心或者掏得出懷錶來的兔子。在強烈好奇心的驅使下,她追著牠跑過田野,看到牠跳進了樹籬下的一個大兔子洞。
愛麗絲跟著跳了下去,完全沒想之後要怎麼出來。
兔子洞一開始筆直得像條隧道,然後突然往下墜,愛麗絲還來不及多想,就已經朝深井般的洞裡墜。
不是井非常深,就是她墜落得很慢,因為她下墜時還能從容地打量四周,猜想接下來會怎麼樣。她先朝下看,想看看會掉到哪裡去,但底下太暗,什麼也看不見;再看井壁,發現全是櫥櫃和書架:到處釘著地圖和圖畫。她從經過的架子上隨手拿了一只罐子,上頭貼著「橘皮果醬」的標籤,結果是空的,讓她很失望。她不想把罐子隨手扔了,怕會砸死下面的人,就等再經過一個櫥櫃時,把它放了上去。
「好吧!」愛麗絲想,「這樣跌落過以後,再從樓梯上滾下來也沒什麼了!家裡人都會覺得我真勇敢!嗯, 就算從屋頂上摔下來我也不會吭一聲的!」(這倒很可能是真的。)
往下掉啊,掉啊,掉啊,會不會永遠也掉不到底啊?「不知道這時候我掉了幾公里了?」她大聲說,「我快掉到地心了吧。讓我想想:那就是六千三百公里,我想──」(愛麗絲在學校課堂上學到了一些這樣的知識,儘管現在沒有一個聽眾,不是展露學識的好時機,但多背背也是挺好的練習。)「──對,應該有那麼深,但不知道我到了什麼經度和緯度呢?」(愛麗絲根本不知道「經度」和「緯度」是什麼,只是覺得這兩個詞說起來顯得有點厲害。)
她接著又說:「不知道我會不會穿過地球!從頭下腳上走路的人當中冒出來多好玩啊!我
想,他們叫做對立人──」(這時她慶幸沒人在聽,因為她自己也覺得這個詞用得不對。)「──不過你知道的,我得問他們那是哪個國家。」「這位女士,請問這裡是紐西蘭還是澳大利亞?」(她說的時候還試著行了個屈膝禮。想想看,一邊在空中往下墜一邊行屈膝禮!你行嗎?)「這樣問她會覺得我是個無知的小女孩吧!不行,不能問,說不定我能在什麼地方看見寫著國家的名字。」
因為愛麗絲沒事可做,很快又說話了:「我想今天晚上黛娜一定會很想我!」(黛娜是隻貓。)「但願他們喝茶的時候記得給她碟子裡倒點牛奶。我的好黛娜,要是妳現在和我在一起就好了。我想空中是沒老鼠,但妳能抓蝙蝠吧,妳知道的,牠們長得很像老鼠。不過,貓吃蝙蝠嗎?」這時愛麗絲有點昏昏欲睡,像說夢話似的喃喃自語:貓吃蝙蝠嗎?有時還說成了「蝙蝠吃貓嗎?」反正這兩個問題她都答不出來,怎麼吃都無所謂。她迷迷糊糊要睡著了,開始夢見她和黛娜手拉著手走著,她很認真地問:「嗯,黛娜,跟我說實話,妳吃過蝙蝠嗎?
突然就「砰──咚」摔在了一堆枯枝敗葉上。終於不再往下掉了。
愛麗絲毫髮無傷,立即站了起來,她往上看,頭頂上一片漆黑,眼前是一條長長的通道,還能看見白兔正在前頭跑著。沒時間耽擱了,愛麗絲像風一樣追了上去,只聽得到兔子在拐彎時說:「哎呀,我的耳朵和鬍子完了!實在是太晚了!」她都快追上牠了,可是一轉彎兔子就不見了。她發現來到了一個又長又低矮的大廳,天花板上亮著一排吊燈。
大廳四周都是門,每個都鎖上了,愛麗絲來來回回試了每扇門,一扇也打不開,只好悲傷地走到大廳中間,擔心再也出不去了。
突然間,她看到一張三條腿的小桌子,整個是實心玻璃做的,桌上除了一把小小的金鑰匙以外別的什麼也沒有。愛麗絲心想那大概是大廳裡某扇門的鑰匙;可是,不是鎖太大,就是鑰匙太小,沒有一扇能打得開。不過,當她轉第二圈的時候,她注意到了一個先前沒看見的低矮布簾,簾子後頭有一扇大約四十公分高的小門,她把小金鑰匙插進鎖孔裡一試,對了!真讓人開心!
愛麗絲開了門,門裡是條比老鼠洞大不了多少的小走道,她跪下來,往走道那頭看去,裡面是個無比可愛的花園!真想走出這個昏暗的大廳,到鮮豔的花壇和清涼的噴泉間漫步啊,可是她連頭都進不了門口。「就算我的頭鑽進去了,」可憐的愛麗絲想,「肩膀過不去又能怎麼樣呢?唉!真想像望遠鏡那樣可以縮起來啊!我覺得我是可以的,只要我知道該怎麼做。」如你所見,經歷許多怪事後,愛麗絲開始認為幾乎沒什麼事是不可能的。
在小門旁乾等不是辦法,於是她走回小桌,有點希望桌上能再有一把鑰匙,或者有一本教人怎麼像望遠鏡一樣縮起來的訣竅的書也可以,結果這回桌上有個小瓶子,(「之前肯定沒有。」愛麗絲說。)瓶頸上繫著一張小紙標籤,寫著漂亮的兩個大字:「喝我!」
「喝我」說得很好,但聰明的小愛麗絲不會貿然行事。「不,我要先看看,」她說,「看看上面有沒有標明『有毒』。」她讀到過幾個充滿危險的小故事,說的都是小孩被燙傷、被野獸吃掉,或別的慘劇,皆因沒記住朋友教他們的簡單規則,比如燒紅的撥火棍拿得太久了會被燙傷、手指被刀割深了會流血;她還牢牢地記著:如果喝了瓶身標著「有毒」的東西,保
證遲早會感到不舒服的。
然而,這個瓶子上沒寫「有毒」,於是愛麗絲鼓起勇氣喝了一口,發覺很好喝(實際上有點像櫻桃派、奶黃醬、鳳梨、烤火雞、太妃糖和熱奶油吐司的味道),一下子就把它喝完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