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9234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5折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寫實的情節搭配幽默的圖文,激發孩子的閱讀興趣!
  ★德國暢銷童書作者賽賓奈‧澤特著述等身,此系列為其代表作!
  ★雨果千奇百怪的點子,忠實呈現十二歲男孩女孩的生活世界!
  ★跟著雨果上家教、尋找真相、執行秘密行動,廣受全世界的孩子喜愛!

  雨果是個天才,更是全校最酷的學生──至少在他自己的白日夢裡是這樣的。不過在現實生活中,榮耀卻離他有千里之遙!他正努力解決一個大麻煩:要怎麼在一夕之間從普通人變成超級英雄呢?

  雨果的新老師,托勒斯醫生說的德語非常奇怪,看起來一點也不像典型的歷史老師──反而更像一位受過訓練的頂級特工……不過他在雨果班上進行的是怎麼樣的任務呢?更刺激的是,還有一位對雨果來說非常熟悉的家教──他一定要趕快擺脫她!

  更多圖書訊息(每月不定期更新):
  www.weber.com.tw/document/catalogweber.xlsx

  本社為協助小學生提升中文造詣及培養獨立思考能力,特在書末製作「課後指導手冊」,歡迎各位讀者、家長、師長多加利用。
  《酷小子雨果2:頑皮的詭計》課後指導手冊:www.weber.com.tw/learning/hugo_2.docx
賽賓奈‧澤特(Sabine Zett)
  一九六七年出生於德國西伐利亞,在成為作家之前曾經是個記者,後來也創作不少劇本與廣播劇。著有四十餘本童書,是現今德國文學界中互動式兒童書籍的翹楚。曾被選為德國圖書推廣活動的最佳作者,並成為德國的閱讀推廣大使。

繪者簡介
烏特‧克勞斯(Ute Krause)
  畢業於德國慕尼黑影視大學,其童書的圖文創作的經歷,長達二十餘年之久,著作曾被翻譯成多國語言並翻拍成影集。曾獲荷蘭圖書協會童書獎,更榮獲德國青少年文學獎提名的殊榮。

譯者簡介
葉靖文
  淡江大學德文系畢業,熱愛閱讀及寫作,更享受翻譯時雙語流轉的魅力。譯有《彗星之夜》、《星際騎士》、《光著腳踏夢回家》、《月亮、山羊、哲學家》、《熊熊看到你》、《湖中屋外有藍天》、《踩著腳印奔向勇敢》等書。


閱讀習慣的養成,必須從小開始,兒童的閱讀發展是有階段性,須循序漸進。廣義的「兒童文學」涵蓋許多面向,舉凡寫給兒童、適合兒童、有關兒童的作品都能納入範圍,至於兒童讀物的類型有:重在知識灌輸的知識性讀物、強調文學陶冶的文學性讀物、以及側重視覺刺激的圖畫性讀物。嚴格來說,凡是兒童文學皆不離圖畫,只是圖畫多寡不同而已。
本社自一九九八年成立以來,已二十餘載,原先是專門出版大學社會科學書籍的學術出版社,二○一五年轉型出版兒童書籍,前二年皆以歐洲國家(以德文和法文翻譯為最大宗)的繪本翻譯為主,二○一七年開始,將觸角延伸至適合小學生中低年級閱讀且附注音的「文多圖少」的橋樑書,規畫有「悅讀橋」書系。另外,還有「兒少經典名著」書系(如《木偶奇遇記》、《綠野仙蹤》等)、「兒童故事河」書系(如《王爾德童話集》、《拉封丹寓言》等),後兩書系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經典兒童文學,沒有注音只輔之以少量的圖畫,適合小學中高年級閱讀。
二○一八年十月開始,本社再規畫「兒童酷小說」書系,大量購買德國兒童小說的版權,這個書系與前述大部分屬公共財的經典名著相比,故事有趣生動多了,此書系有些兒童小說甚至在全球造成轟動,廣受小朋友和家長的歡迎,「兒童酷小說」書系以後會再引進法文、英文、日文的翻譯小說,以擴大讀者的閱讀視野。
上述四個適合小學生閱讀的書系,本社設定以下三個目標:提供優良的課外讀物、增加文學的素養、以及增進中文造詣。因此,本社非常重視翻譯「信達雅」境界的達成,嚴格督促譯者不能漏翻節譯,鼓勵譯者多用成語,加強文句的流暢度,不能有不符合中文語法的翻譯腔文句。每本書都是譯者和編輯同心協力下的結晶,每一譯作至少都經過六校以上的反覆校稿。

韋伯文化發行人   陳坤森


 

第一章 數學狂人
第二章 揭露祕密
第三章 臥底特務
第四章 文法或歌德
第五章 五個傻傻的傻傻
第六章 完美的計畫
第七章 坦白後果
第八章 欺負雨果社
第九章 尋找病毒
第十章 用毒藥對付補習
第十一章 新興電視明星
第十二章 屍體與行動

第一章  數學狂人

  「國玉有掌官國家的權力。」
  啊?!
  是我眼花了嗎?我揉了揉眼睛,但那些字句確確實實還留在黑板上。
  我認得字。
  身為一個天才需要不斷地動腦,現在,經過我卓越的思考判斷,自己顯然是患上了嚴重的眼疾,導致字體扭曲了!
  在情況惡化之前,我應該馬上去醫院。這真是個好主意,因為我們下一堂課有數學測驗要做。是先打電話通知親愛的爸媽或是直接去醫院?關於這點我舉棋不定。這時,我突然聽到有人吃吃竊笑。
  「這傢伙根本不會德語,還要教我們歷史啊?應該讓電視台來播報這件事的。」坐在我後面、我最好的朋友尼可.科爾賓喃喃自語道。從第二天上課開始,他就不坐我旁邊了,因為我們總愛交頭接耳,所以不得不分開坐。里蒙-瓦倫貝格是這麼想的。不幸的是,她是我們的班導,所以她有最終決定權。
  現在我和萬事通卡洛琳坐在一起,而尼可則和書呆子安-凱瑟琳坐。真不知道我倆誰比較慘。
  跟她們倆坐在一起根本沒法聊天,當然,前提是如果我們想跟她們聊天的話啦。不過我們當然不想,因為她們倆都是「模範生」類型的人:總是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無所不能,連超出課程範圍的回家作業也會做完。
  「安靜!這位托勒斯醫生來自智利,你不能要求他的德語說得多完美。更何況他可以把歷史描繪得有聲有色,就像看書一樣高潮迭起。」卡洛琳小聲地說,並舉起食指做了個噓的動作。
  「托勒斯醫生,不好意思打擾您,您有幾個字寫錯了……」她用奉承的口氣說道。
  好吧,好消息是:我並沒有患上嚴重的眼疾。
  壞消息是:接下來去醫院的事,我是想都別想了,而且也逃不掉數學測驗。
  真該……圓盤糨糊便便。
  但是,如果因為溫辛女士生病請假一個月,所以新來的托勒斯整學期都要寫這麼歪歪扭扭的字的話,實在是滿有趣的。真想看看哪一對家長會首先因此而來。
  我已經可以聽到他們大喊:「校長先生,這樣下去是不行的!我的小寶貝有權力在六年級學高級德語和正確的拼寫!就算是在歷史課上也一樣!」
  而可憐的托勒斯先生可能正為現代的各種縮寫心煩意亂。像是ADS或者DHS或者SOS或者之類的,這些字眼常常聽到。我想,是叫什麼閱讀障礙之類的。
  但是他真的有能力教我們嗎?
  還是誠如尼可所說,這會是個醜聞?
  「喔,gracias(譯者按:謝謝,西班牙語)。我和你們說過,我的口說比書寫好一點,而我的西班牙語當然比德語更好。」托勒斯露出笑容,並對卡洛琳招手,「妳可以幫我改正過來嗎?」
  我的同桌似乎感覺身負重任,她跳了起來,急忙走向黑板。她應該動作輕一點的,因為我必須思考更重要的事情。
  第一點:
  我能抄誰的數學考試答案?
  因為如果我再拿一次五分(譯者按:德國成績算法與台灣不同,為六分制,一分最高,六分最低,其中五、六分為不及格)的話,我就要開始擔心我在家裡的生命安全了。媽媽鐵定會暴跳如雷,然後又要幫我找補習了,搞得好像我需要一樣!
  真可笑!
  好吧,學期初時我的數學測驗已經拿了一個不及格了。
  英文也是。
  德文好一點,我拿到了四加的分數,但是我爸爸媽媽顯然並不覺得有什麼值得高興的。
  法文單字小考也是離四分還差一點,不過我認為這不重要,因為這只是個小考,而不是測驗。法文測驗我很幸運地拿到了三分。
  我僅犯了一個錯:就是提前把成績出爐的事告訴了我媽。因此如果我媽媽死纏爛打要問其他科成績,並偏偏在之後的家長日得到答案,我便沒辦法為自己開脫。
  家裡會變成地獄!我又要花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說服她不要送我去補習了。所以保險起見,我沒有和她說起任何關於今天測驗的事情。幹嘛要叫醒沉睡的惡犬呢?
  第二點:
  我要把錄影機放在哪裡,好偷偷摸摸地錄下歷史課的情況?
  因為托勒斯顯然不是有縮寫方面的困擾,而是根本就不太會德語,這真是條醜聞!
  尼可那關於電視台的點子也不算蠢。誠如所聞,如果能提供一條勁爆的消息,那麼私人電視台會支付一筆可觀的費用。至少尼可是這麼說的,而他可是這方面的行家。並不是說他賣過消息,而是他有個在電視台工作的叔叔。我猜他叔叔是在RTL工作的,或是在SAT.1。我不太確定,我得再問問尼可。
  無論如何,尼可認為他們一直在嘗試拍攝真實生活的紀錄片,而且想要挖掘出重大的消息。學校管理不當可是兩者兼具!
  我悄悄轉身面向我的朋友,「Jour fixe um vier。主題:電視中的托勒斯。」
  「傷疤修復(譯者按:Jour fixe um vier的發音和傷疤修復的德語發音相似)……什麼?」尼可一頭霧水。
  唉唷,為什麼他只學了拉丁文而沒有選修法文呢?他早該聽我的話的。
  但老實說,我是從爸爸那裡學到「Jour fixe」一詞的。每當他談論到日期時,他就會輪流說「Meeting」和「Jour fixe」兩個詞彙。這個詞彙聽起來很有分量又很老練,於是我就把它拿來用了。
  「是Jour fixe,不是修復傷疤。意思是日期,你這個笨蛋。而主題是:我們該如何賺錢。」
  「懂了!」尼可容光煥發地說。錢真是個充滿魔力的詞彙。我們一直囊中羞澀,所以持續尋找賺取零用錢的新方法。
  例如,上個月我們幫艾德卡超市發商品型錄,但這項差事兩個禮拜後就停止了,這真是一件天大的爛事,因為實際上他們等於是要求我們在星期日工作,挨家挨戶地投遞信件到信箱裡!而這只為了讓那些家庭主婦能夠馬上在星期一如風暴般襲捲艾德卡超市。
  但我們可不奉陪!
  星期日不但沒有加班費,還下著傾盆大雨,於是我們逕自縮短了工時。尼可靈光一閃,想出了個把型錄掛在路燈上的點子。「這樣一來,每個經過的人都能看見了。」他說。
  真是天才。
  可能從我這兒學來的。
  等我們終於用艾德卡超市的型錄裝飾完所有路燈,並將剩下的十包型錄丟進紙類回收桶後──是的,我們重視環保──我們便被艾德卡超市的一位客人舉報了。
  老畜生。
  科瓦斯基覺得我們的點子一點也稱不上天才,還想要立刻解雇我們。因為我們不想被解雇,所以主動辭職。
  「科瓦斯基先生,這樣的工作條件既不人道又反社會,」我說:「我會立即通知菲爾迪。」
  「誰是菲爾迪?你的哥哥?你覺得這樣能威脅我?」科瓦斯基厚顏無恥地嘲笑我。
  「您等著瞧!」
  我們昂首闊步地走出商店,不幸的是,這時我才意識到,我拿來威脅他的工會是德國服務行業公會(VER.DI),不是菲爾迪(FERDI),更不是「費爾迪」了。
  該死。
  啊,算了。
  老實說,我們還有點暗自慶幸工作沒了,因為我們當初填寫的年齡是捏造的,只怕會東窗事發。滿十三歲才可以開始工作,而我們還要再幾個月才滿十三歲。
  我們的同學四眼達,也就是科瓦斯基的女兒琳達,隔天在學校努力說服我們她爸爸很擅長跟人互動的,而且很受員工歡迎,不過她是他女兒,評價肯定有所偏頗。


  歷史課平淡無奇,而我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頭。我必須延後錄影機計畫的「Jour fixe」,現在要優先處理數學測驗的問題。我猶豫該不該在下課時正式請求卡洛琳借我抄答案,這樣她可以先把筆記本推向我這邊。
  另一方面,我還是要點臉的。還是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進行這一切吧,否則我一定得聽她嘮嘮叨叨著自己有多麼好心好幾天。
  這個托勒斯絮絮叨叨著關於石器時代和埃及的長篇大論,但是他一直寫錯字,惹得全班吃吃竊笑。他似乎越來越惱火,最後他根本不在黑板上寫字了。應該說不敢。
  呿,真糟糕。
  但我一點也不覺得他可憐。
  我從不可憐老師,因為他們是更有權勢的一方。
  在我吃了六條巧克力棒安撫神經的下課時間結束後,蘭根麥爾-格維科女士早已等我們等得不耐煩了。
  「不要拖拖拉拉的!趕快坐下!把筆記本和筆拿出來!還有三角尺!」
  三角尺。
  真該……圓盤糨糊便便。
  我今天早上就覺得自己忘記了什麼東西,但我卻怎麼樣也想不起來。
  原來是我的三角尺!
  「尼可?三角尺?」我轉頭看向我最好的兄弟尋求幫助,但是他絕望地回望我並搖了搖頭。現在我們兩個都沒有帶三角尺,我心中升起一股希望,如果有更多人忘記帶,那我們就可以說是蘭根麥爾-格維科女士忘記說要帶了。
  我的目光游移在其他人的腦袋上,但是似乎所有人都已經準備就緒了。真該死。這些書呆子。
  「有人忘了帶三角尺嗎?」蘭根麥爾-格維科女士露出詢問的表情。
  喔,不。
  我才沒有。
  我才不想冒險被記名字。我垂下頭,直勾勾地盯著桌面,坐在我身後的尼可似乎舉起了手,因為蘭根麥爾-格維科女士說道:「尼可.科爾賓。啊哈,還有人嗎?最後一次機會!」
  我才不會被她和藹可親的語氣所矇騙,尼可實在太容易相信人了。他怎麼會不打自招呢?他一定會被記名字的。只要被記滿三次,老師就會寄信通知家裡,而我已經忘了做數學作業兩次了,所以我肯定會選擇像一隻魚般三緘其口。就算沒有三角尺,我也能做數學測驗。
  蘭根麥爾-格維科打開講台抽屜,拿出一把三角尺,「來,尼可,下一次你要記得帶,不然我就要記你名字了,明白嗎?」
  哈囉?!
  怎麼會這樣?
  他沒有被記名字?
  一點都不公平!
  如果我知道事情會這樣發展,我鐵定會承認的。但是老師們都捉摸不透,你誰都無法信任。
  蘭根麥爾-格維科女士開始發數學考卷,一共有兩頁,我看一眼就知道如果沒有別人幫忙,我根本無法作答,因此我偷偷摸摸地將椅子推向卡洛琳,好盡可能地看清楚答案。她馬上就開始振筆疾書。
  那個是三還是八?
  老天,她的字跡真潦草!
  她沒有學過怎麼好好寫字嗎?
  我幾乎快扭傷脖子了,這時蘭根麥爾-格維科的視線掃過我,我在最後一刻縮回了腦袋。
  呼!差點被她逮個正著。
  我沒辦法看清楚全部的答案,但願大部分都有抄對。可惜來到尺規做答題時,我沒辦法精準地算出角度,我只好用手算。
  我想,至少拿到三分就綽綽有餘了。或是更好的成績。卡洛琳寫完了所有題目,她寫的數字勉強能夠辨認。
  考試時間結束之際,我心滿意足。
  「再檢查一遍──五分鐘後交卷。」蘭根麥爾-格維科宣布。
  呸!其他人可以安安靜靜地檢查考卷,而我只要慵懶地放鬆身心就好,因為卡洛琳是個數學高手,她的答案肯定正確無誤。至少,我能辨認的那些肯定是正確的。
  「雨果?你不再檢查一遍嗎?」討人厭的數學老師問我。
  我搖搖頭,勝券在握地看著她說:「不需要。我為這次測驗做了充分的準備──我今天很確定,我幾乎所有題目都做對了。」我懶洋洋地說。
  好吧,言過其實了。昨天晚上我只是粗略瀏覽過我的文件夾而已,但是以我的標準而言已經算多了。我對數學興致缺缺,也沒有打算學習它。數學家都一副乾乾癟癟的模樣,無論如何我也不想淪落到那種下場。而且他們在學校都會使用複姓。尖酸刻薄極了。
  蘭根麥爾-格維科點點頭,「很好,雨果,我真的很高興。」
  此時她走過一張張的桌子,開始收數學考卷。我瞥了一眼卡洛琳的考卷,看到她忘記在A卷旁邊寫上名字了。
  「卡蘿,妳忘記寫名字了。」我小聲地說。
  「喔,謝謝!」卡洛琳感激地對我笑了笑,然後迅速寫上名字。
  現在我心滿意足了。這至少是我能為她做的。不過我沒忘記寫名字吧?
  沒有──就寫在那兒。
  雨果.寇茨布施。
  就在B卷的旁邊。
  我放鬆地靠回椅背上。蘭根麥爾-格維科女士朝我走近,而我已經準備要把兩張考卷交給她了。
  等等。
  為什麼是B卷?
  卡洛琳不是寫在A卷旁邊嗎?
  剎那間,我感到全身一陣冷一陣熱,上千道閃電劃過我的腦袋。
  我雙膝發軟。
  我張開嘴,甚至忘了重新闔上。
  我的雙手開始顫抖。
  真是個噩夢!
  當意識到這不是作夢,而且真的有兩張不同的考卷時,我像是被一拳KO了。
  砰!
  我完蛋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