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9234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5折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寫實的情節搭配幽默的圖文,激發孩子的閱讀興趣!
  ★雨果千奇百怪的點子,忠實呈現十二歲男孩女孩的生活世界!
  ★德國暢銷童書作者賽賓奈‧澤特著述等身,此系列為其代表作!
  ★跟著雨果一起出遊、為朋友犧牲奉獻,廣受全世界的孩子喜愛!

  雨果是個天才,更是全校最酷的學生──至少在他自己的白日夢裡是這樣的。不過在現實生活中,榮耀卻離他千里之遙!他正努力解決一個大麻煩:要怎麼在一夕之間從普通人變成超級英雄呢?

  女孩警報!露西和琳達整個下午都埋伏在雨果的朋友尼可家門前,這是在拍哪門子的電影?為什麼所有女孩子突然都覺得雨果講話很風趣、尼可很有型?甚至想要組成「小團體」一起去看電影。雨果懷疑:女孩們都陷入熱戀了!而自己和尼可正是她們的下手目標!

  更多圖書訊息(每月不定期更新):
  www.weber.com.tw/document/catalogweber.xlsx

  本社為協助小學生提升中文造詣及培養獨立思考能力,特在書末製作「課後指導手冊」,歡迎各位讀者、家長、師長多加利用。
  《酷小子雨果3:我要變超人》課後指導手冊:www.weber.com.tw/ learning/hugo_3.docx
賽賓奈‧澤特(Sabine Zett)
  一九六七年出生於德國西伐利亞,在成為作家之前曾經是個記者,後來也創作不少劇本與廣播劇。著有四十餘本童書,是現今德國文學界中互動式兒童書籍的翹楚。曾被選為德國圖書推廣活動的最佳作者,並成為德國的閱讀推廣大使。

繪者簡介
烏特‧克勞斯(Ute Krause)
  畢業於德國慕尼黑影視大學,其童書的圖文創作的經歷,長達二十餘年之久,著作曾被翻譯成多國語言並翻拍成影集。曾獲荷蘭圖書協會童書獎,更榮獲德國青少年文學獎提名的殊榮。

譯者簡介
葉靖文
  淡江大學德文系畢業,熱愛閱讀及寫作,更享受翻譯時雙語流轉的魅力。譯有《彗星之夜》、《星際騎士》、《光著腳踏夢回家》、《月亮、山羊、哲學家》、《熊熊看到你》、《湖中屋外有藍天》、《踩著腳印奔向勇敢》等書。


閱讀習慣的養成,必須從小開始,兒童的閱讀發展是有階段性,須循序漸進。廣義的「兒童文學」涵蓋許多面向,舉凡寫給兒童、適合兒童、有關兒童的作品都能納入範圍,至於兒童讀物的類型有:重在知識灌輸的知識性讀物、強調文學陶冶的文學性讀物、以及側重視覺刺激的圖畫性讀物。嚴格來說,凡是兒童文學皆不離圖畫,只是圖畫多寡不同而已。
本社自一九九八年成立以來,已二十餘載,原先是專門出版大學社會科學書籍的學術出版社,二○一五年轉型出版兒童書籍,前二年皆以歐洲國家(以德文和法文翻譯為最大宗)的繪本翻譯為主,二○一七年開始,將觸角延伸至適合小學生中低年級閱讀且附注音的「文多圖少」的橋樑書,規畫有「悅讀橋」書系。另外,還有「兒少經典名著」書系(如《木偶奇遇記》、《綠野仙蹤》等)、「兒童故事河」書系(如《王爾德童話集》、《拉封丹寓言》等),後兩書系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經典兒童文學,沒有注音只輔之以少量的圖畫,適合小學中高年級閱讀。
二○一八年十月開始,本社再規畫「兒童酷小說」書系,大量購買德國兒童小說的版權,這個書系與前述大部分屬公共財的經典名著相比,故事有趣生動多了,此書系有些兒童小說甚至在全球造成轟動,廣受小朋友和家長的歡迎,「兒童酷小說」書系以後會再引進法文、英文、日文的翻譯小說,以擴大讀者的閱讀視野。
上述四個適合小學生閱讀的書系,本社設定以下三個目標:提供優良的課外讀物、增加文學的素養、以及增進中文造詣。因此,本社非常重視翻譯「信達雅」境界的達成,嚴格督促譯者不能漏翻節譯,鼓勵譯者多用成語,加強文句的流暢度,不能有不符合中文語法的翻譯腔文句。每本書都是譯者和編輯同心協力下的結晶,每一譯作至少都經過六校以上的反覆校稿。

韋伯文化發行人   陳坤森

第一章 救命,她們在這裡!
第二章 年紀大的女朋友
第三章 計畫改變了
第四章 令人尷尬的紙條
第五章 學校的英雄
第六章 尼可的火辣小火苗
第七章 早餐和快閃行動
第八章 完全墜入愛河
第九章 關於炸豬排和蝸牛
第十章 灰燼戰警
第十一章 跟隨德古拉的腳步
第十二章 酷刑
第十三章 星期四的好戲

第一章  救命,她們在這裡!


  「她們還在這裡!」
  「噓!頭縮起來!」
  「她們正往這裡看!現在又看了一眼!」
  「躲在窗簾後面!這樣她們才不會看到你!」
  「但是她們為什麼要這樣?她們幹嘛要站在街上好幾個小時、緊緊盯著你們家的窗戶?!好幾個小時耶!」
  「躲好!她們才不會發現我們!」
  「為什麼不能發現我們?」
  「雨果!躲好就對了!」
  「我現在要出去問問她們幹嘛一直站在那兒,以及她們到底有何貴幹。」
  「不──要!待在這裡!」
  「為什麼不行?這樣真的很蠢。我要走了。」
  「別出去!如果你真把我當朋友,就待在這裡!要不然你會因我而死!」
  哈囉?!
  我感到一頭霧水。尼可的舉止真的令人摸不著頭緒,我們在科爾賓家廚房的窗戶旁用一種很不舒服的彎腰姿勢待著,感覺上已經有五個小時就這麼僵持不動了。
  不,不對。
  不是在窗戶旁,而是在窗戶下方。
  因為在窗戶外面,街道的另一側,露西.史坦和琳達.科瓦斯基站在那兒,她們兩個是我們班上的女生。她們正朝這裡看,就站在那兒、看著這裡,好像正等待著什麼似的。
  所以她們究竟在等什麼?
  這段期間,她們時不時咯咯笑、交頭接耳然後又繼續凝視。我彎腰彎得腰痠背痛,因為尼可不讓我挺直身子把窗簾拉開,然後告訴她們她們有病。
  我還不能朝外面看。
  沒人告訴我,為什麼露西和琳達要盯著科爾賓家廚房的窗戶看。她們是覺得有黃色小太陽圖案的白色窗簾很好看,還是怎麼樣?
  「尼可,我真的沒心情繼續耗下去了!」我抱怨,然後哀號著站起來。我的背啊!
  「要嘛你現在告訴我她們兩個到底要做什麼,要嘛我親自出去問個究竟。四眼達一定有帶零食,這樣我出去至少還有好處可以拿。我也想像她一樣過那麼好的生活,可以隨心所欲拿爸爸超市裡的東西,就像在天堂一樣。」
  尼可撓了撓頭,「我覺得,你不該叫她四眼達,這樣很低級。」
  哈?
  他的腦袋是突然秀逗了嗎?這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在他家和我一起發明的名字嗎?
  「帶眼鏡的琳達──帶眼鏡的琳達──合在一起就叫四眼達。這樣哪裡低級?」我問道:「我們從五年級開始就這麼叫她了。」
  尼可搖搖頭,「乍聽之下好像她眼瞎了似的,這樣真的很低級。再來,她也不戴眼鏡了,她現在戴的是隱形眼鏡。」
  啊哈。
  如果他是說這個。
  他為什麼會知道!
  我根本沒注意到。
  「好吧。」我安撫道:「戴隱形眼鏡的琳達──戴隱形眼鏡的琳達──合在一起就叫隱形達,聽起來也很有趣。我們從今天起就叫她隱形達,或者隱眼達。」
  「老天,雨果!這真的很蠢!」
  「怎麼會?是你自己說她現在都戴隱形眼鏡的!讓我看一下……」
  尼可將我從窗戶前拉開,「噓!先不要!而且別這樣大聲嚷嚷,不然可能會被她們聽到。不要讓女生發現我們能看到她們。」
  「但是你住在這裡耶!大家都知道我們本來就會一起到處閒晃,我們待在你家廚房裡很正常啊。」
  「不管啦。反正她們不能看到我們,懂嗎?」
  救命!!!
  我再也無法理解我最好的朋友了!
  我們從幼稚園起就互相認識了,至今都只需要簡訊模式般的言語就能理解對方,而且越短越好。但是很顯然地,現在我們之間的連結被干擾了。
  為了自己著想,我現在得先把這件事情理清楚。「尼可,」我慢條斯理地說:「我們幾個人之中最蠢的肯定是惡霸,但是他不在這裡。注意:你家廚房窗外站著兩隻我們班上的蝸牛,她們也不住在這條街上,對吧?」
  尼可默不吭聲點了點頭。
  我繼續說:「我們沒有要她們借我們抄作業,對吧?」
  他又點頭。
  「你也沒有碰巧在學校宣布,你家廚房窗戶外會下錢幣雨,或是小賈斯汀要在廚房長椅上開私人演唱會,對吧?」
  「沒,不過那樣酷斃了。」尼可咧嘴而笑,「你想想!有小賈斯汀或女神卡卡……我們肯定能大撈一筆!而且一定會上電視!」
  哈雷路亞!
  至少講到錢時,我最好的朋友又恢復老樣子了!我們一直囊中羞澀,零用錢一直不夠花。
  一瞬間,我沉醉在幻想之中:科爾賓家的廚房裡有一位知名流行歌手,並在窗前舉辦私人演唱會。幻想中,我看見自己和尼可身穿白色襯衫和藍色牛仔褲,戴著會反光的墨鏡靠在冰箱上,我們是音樂經紀人,同時拿三支手機安排行程。上電視節目、訪問、網路直播、拍攝……
  如果以流行歌手的經紀人的身分風靡全世界並賺了一兆元,還需要接受義務教育嗎?
  但接著我又重回現實。「好吧,但是你家廚房裡不會有明星出現,除非我爸打開卡拉OK機,在這裡辦客座演唱會。不過如此一來,你們的街坊鄰居肯定會被嚇得逃跑,然後來的不會是粉絲,而是警察。」
  我爸爸媽媽和他們的朋友是公認的歌迷,我和姊姊總是被他們固定舉辦的可怕卡拉OK之夜逗得樂不可支,我們得戴上三倍厚的耳塞阻擋噪音,或者乾脆去其他地方過夜。
  我追問:「現在告訴我,為什麼四眼……為什麼琳達和露西要站在這裡。」
  尼可又撓了撓頭,「不知道。」
  我挑起眉毛,「什麼叫──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是,我不知道。不過這不是第一次了。」
  「什麼?」
  「她們不是第一次這樣了。昨天和前天她們也出現了,事實上,她們整個週末都在這裡。」
  「你是說,她們整個週末都站在你家廚房的窗戶外面?」
  尼可點點頭,咧嘴笑著說:「至少週末那兩天的下午都是這樣。」
  我竟然錯過了!這個週末我和尼可沒有見面,因為我爸爸媽媽的「家庭時光」病又發作了,他們時不時會受到這種病的折磨,然後安娜和我就不能做自己的事情,必須和爸爸媽媽媽一起活動。
  好吧,有時候行程是可以忍受的,例如去爬山、打保齡球或者去遊樂園玩。但是儘管如此,我們仍舊覺得自己的休閒時間被限制了。安娜至少晚上還可以和朋友們見面,但是我卻因為一句話而被當成奴隸:「安娜已經快十八歲了,你比她小五歲,你晚上哪兒都不能去。」
  超級不公平的!
  「我媽媽昨天也注意到了,」尼可補充說道:「她說……」
  他頓了頓,臉頰漸漸變紅。
  「什麼?」
  「她說,女孩們想要看我。」
  我不明白,「看你?為什麼?她們每天在學校都能看到你。」
  我最好的朋友點點頭,此時他的臉更紅了,「我也不太清楚,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挺喜歡的。」
  「什麼?你喜歡她們放學後忘記你長什麼樣子,所以下午還要來看你?」
  「嗯……」尼可咕噥道:「如果這是真正原因的話。我媽媽還說,同齡的女生比男生更成熟。」
  吧吧啦吧!
  真是太荒謬了!
  科爾賓女士顯然對男孩子一無所知!
  「更成熟?豈有此理!她還說了什麼?」
  「像是『現在就開始了,實在太早了』然後搖了搖頭。」
  雖然我無法理解尼可媽媽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但是如果有兩隻我們班上的小老鼠站在我家窗戶外面好幾個小時之久,我也會搖頭。持續不斷地被人觀察,幾乎等於剝奪行動自由。
  「那你做了什麼?」我問道:「你有跟她們倆說話嗎?我今天在學校完全沒有注意到你們有交談。」
  尼可看起來有所顧忌,「不行!不能被注意到!你想想,如果被惡霸聽見了──他一定會笑死!」
  我感同身受地點點頭,「或者被愛說閒話的喬鼻子中的一人聽到,或者被我們班上其他幾個老愛咯咯笑的女生聽到,你就真的完蛋了!」
  「沒錯。」尼可贊同我的說法,「週末時我都沒有出門,因為我想避免和她們碰面的尷尬。幸好今天她們在學校什麼也沒說,而我也是。」
  我深吸一口氣,坐到廚房的一張高腳椅上,「但是現在那些女孩們又站在這裡了。你打算整個週末都這樣度過?」
  我最好的朋友擺擺手,「不知道。她們可能在等我,這讓我感覺還不錯。有點酷,對吧?」
  「酷?怎麼個酷法?這裡可不是車站,你也不是公車。」
  尼可死死盯著自己的鞋子,「好吧,我覺得挺酷的…….」
  我腦中的那盞燈慢慢地亮了,「你是不是喜歡上她們兩人中的一個了?」
  啊哈。抓到了!他的臉色漲得通紅,「你瘋了嗎?我沒有,當然沒有!但是……好吧……也許她們喜歡上我了?這也有可能,不是嗎?」
  我聳聳肩,忍不住笑了,「一切都有可能,包括在高速公路上被鱷魚咬。但是這個不可能,我根本沒辦法想像。」
  「為什麼不可能?」
  「因為你比她們矮。」
  尼可挺直身板,幾乎是踮腳站著,「我可能比露西小矮,但是幾乎和琳達一樣高了。」
  我輕聲吹了個口哨,「老天,你甚至還算過了?你大概愛上她們了吧?」
  尼可堅定地搖頭,「沒有,兄弟,我發誓!別再說這些有的沒的的了!不過你必須承認,探究到為什麼她們這三天來都站在我家窗戶外面很有趣。」
  這確實值得探究一番,這是肯定的。「反正我要回家了,我要去問問她們。」我說。
  尼可驚恐地看著我,「不──行!別這麼做!這樣會是尷尬的十次方!你最好從房子後面穿過花園離開,這樣她們就不會碰見你了。」
  「但是我的腳踏車還在你家門口。」
  「該死!我沒想到這點。」
  我的兄弟真的很緊張,我看得出來。我無法理解,但也不打算從房子後面偷偷摸摸地離開,畢竟四眼達和露西是我們學校的同學,我為什麼要對她們避而不見?
  「讓我來吧,尼可。」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要他放心,「我出現在你家也沒甚麼大不了的,所有人都知道我們是朋友,所以她們在這裡碰到我很正常。我會裝出一副驚訝的模樣,然後和她們兩人聊一些無關緊要的話。」
  「無關緊要?」尼可似乎不大相信。
  「沒錯。她們是我們班上的女生,我保證會避開所有令人尷尬的話題。也許我還可以發現一些東西,我是雨果,是個讓女人信任的男人。」
  尼可搖搖頭,「這番論調對我來說可真新鮮。」
  「你知道我的中間名是超級偵探,我會一探究竟的。」
  尼可伸出手,然後又放下了,「好吧。」他拉長聲調,我看見他內心的掙扎。
  然後他的好奇心似乎戰勝了。「但是別問有關愛情的問題,別說蠢話,也別提起任何讓人尷尬的感情話題!」他警告我:「然後你一到家就馬上打給我,向我報告情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