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9234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5折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寫實的情節搭配幽默的圖文,激發孩子的閱讀興趣!
  ★雨果千奇百怪的點子,忠實呈現十二歲男孩女孩的生活世界!
  ★德國暢銷童書作者賽賓奈‧澤特著述等身,此系列為其代表作!
  ★跟著雨果探索新技能、上台演話劇,廣受全世界的孩子喜愛!
  雨果是個天才,更是全校最酷的學生──至少在他自己的白日夢裡是這樣的。不過在現實生活中,榮耀卻離他千里之遙!他正努力解決一個大麻煩:要怎麼在一夕之間從普通人變成超級英雄呢?
  他想到了一個天才計畫:成為一名超級運動員,在甜美可人的薇奧菈面前抬頭挺胸,並讓父母和老師們相信自己是個沒有得到賞識的超級天才!然而每一種運動都有其難以捉模之處。

  更多圖書訊息(每月不定期更新):www.weber.com.tw/document/catalogweber.xlsx

  本社為協助小學生提升中文造詣及培養獨立思考能力,特在書末製作「課後指導手冊」,歡迎各位讀者、家長、師長多加利用。
  《酷小子雨果4:前進好萊塢》課後指導手冊:www.weber.com.tw/ learning/hugo_4.docx
賽賓奈‧澤特(Sabine Zett)
  一九六七年出生於德國西伐利亞,在成為作家之前曾經是個記者,後來也創作不少劇本與廣播劇。著有四十餘本童書,是現今德國文學界中互動式兒童書籍的翹楚。曾被選為德國圖書推廣活動的最佳作者,並成為德國的閱讀推廣大使。

繪者簡介
烏特‧克勞斯(Ute Krause)
  畢業於德國慕尼黑影視大學,其童書的圖文創作的經歷,長達二十餘年之久,著作曾被翻譯成多國語言並翻拍成影集。曾獲荷蘭圖書協會童書獎,更榮獲德國青少年文學獎提名的殊榮。

譯者簡介
葉靖文
  淡江大學德文系畢業,熱愛閱讀及寫作,更享受翻譯時雙語流轉的魅力。譯有《彗星之夜》、《星際騎士》、《光著腳踏夢回家》、《月亮、山羊、哲學家》、《熊熊看到你》、《湖中屋外有藍天》、《踩著腳印奔向勇敢》等書。


閱讀習慣的養成,必須從小開始,兒童的閱讀發展是有階段性,須循序漸進。廣義的「兒童文學」涵蓋許多面向,舉凡寫給兒童、適合兒童、有關兒童的作品都能納入範圍,至於兒童讀物的類型有:重在知識灌輸的知識性讀物、強調文學陶冶的文學性讀物、以及側重視覺刺激的圖畫性讀物。嚴格來說,凡是兒童文學皆不離圖畫,只是圖畫多寡不同而已。
本社自一九九八年成立以來,已二十餘載,原先是專門出版大學社會科學書籍的學術出版社,二○一五年轉型出版兒童書籍,前二年皆以歐洲國家(以德文和法文翻譯為最大宗)的繪本翻譯為主,二○一七年開始,將觸角延伸至適合小學生中低年級閱讀且附注音的「文多圖少」的橋樑書,規畫有「悅讀橋」書系。另外,還有「兒少經典名著」書系(如《木偶奇遇記》、《綠野仙蹤》等)、「兒童故事河」書系(如《王爾德童話集》、《拉封丹寓言》等),後兩書系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經典兒童文學,沒有注音只輔之以少量的圖畫,適合小學中高年級閱讀。
二○一八年十月開始,本社再規畫「兒童酷小說」書系,大量購買德國兒童小說的版權,這個書系與前述大部分屬公共財的經典名著相比,故事有趣生動多了,此書系有些兒童小說甚至在全球造成轟動,廣受小朋友和家長的歡迎,「兒童酷小說」書系以後會再引進法文、英文、日文的翻譯小說,以擴大讀者的閱讀視野。
上述四個適合小學生閱讀的書系,本社設定以下三個目標:提供優良的課外讀物、增加文學的素養、以及增進中文造詣。因此,本社非常重視翻譯「信達雅」境界的達成,嚴格督促譯者不能漏翻節譯,鼓勵譯者多用成語,加強文句的流暢度,不能有不符合中文語法的翻譯腔文句。每本書都是譯者和編輯同心協力下的結晶,每一譯作至少都經過六校以上的反覆校稿。

韋伯文化發行人   陳坤森

第一章 夏天的恐懼
第二章 公告在呼喚我
第三章 唯一的王子
第四章 懷疑無罪
第五章 犯案工具在哪裡?
第六章 模特兒和女巫
第七章 手工藝品的對決
第八章 寇茨布施一家的親子時光
第九章 在城堡裡試鏡
第十章 萬聖節快樂
第十一章 全有或全無

第一章 夏天的恐懼

  「噁──!好噁心!骷髏、蜘蛛和蟑螂怎麼樣?」
  「還要很多的血!血也不可或缺!」
  「不行,尼可!無論如何都不行──我媽會殺了我!」
  「那剛好啊,這樣我們就有血了,而且還是你的血。」
  「哈哈!啊不就很幽默!」
  尼可和我坐在我爸爸工作室的電腦前,上網瀏覽我們要在萬聖節派對上用的變裝道具。我們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一個小時之後上網計時器就會響。我上網的時間是有限制的,這對我來說一點也不公平,不過我的爸爸媽媽仍嚴格執行。
  我最好的朋友想要慶祝他的十二歲生日,而我也決定提前慶祝我的十三歲生日。因為要邀請的客人都是同一群人,所以我們打算一起慶祝。當然,我們會堅持要收到兩份禮物,這樣才合情合理。
  我們一致選擇「萬聖節」作為主題,因為尼可的生日是在十月底。雖然才快到夏天而已,不過提前準備也無所謂。
  我的「誕生之日」──這是我奶奶使用的老式說法──就在下個月,但我對於如何慶祝這天沒有什麼想法。我曾短暫考慮過以「蝴蝶和花」作為主題的夏日變裝派對,好讓我的朋友們大吃一驚,但是我更想看到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物、恐怖的鬼魂、可怕的女巫和害怕得驚聲尖叫的女生們。
  幸好,無論現在是哪個時節,只要上網就可以買到所有東西,因此我們可以輕輕鬆鬆地在六月舉辦聖誕派對,甚至是慶祝感恩節。不過,尼可和我非常喜歡嚇人,尤其是嚇我們的同學。
  我好期待看到女生們──當然還有某些男生──嚇得魂飛魄散的表情。特別是喬納斯.M和喬納斯.B,那兩個時常惹我生氣的同學,因此我很樂意舉辦特別的恐怖主題派對。
  哈哈哈!
  現在我只需要爸爸在一念之間妥協,幫我們付清網路購物車裡的帳目就好了。那些裝飾道具真的很棒!
  媽媽讓我們去問爺爺奶奶,可不可以在他們的花園裡開派對。花園很大,而且時常當作開派對的場所,爺爺也常和他的男性朋友們一起舉辦打牌之夜。他們立刻就答應了,奶奶說:「終於有點年輕活力了。」另外,她還提議可以由爺爺來照看我們。尼可和我的爸爸媽媽一定會堅持必須有大人在場看著我們。「你們可以派他當DJ,他能編排出很棒的歌單。」奶奶補充。
    這部分我還得再跟尼可從長計議,我不確定他相不相信我爺爺會是個好「音樂製作人」。我們希望派對上有個好DJ,而且如果萬不得已要有一個監護人在場的話,我爺爺當然要比爸爸媽媽好上千萬倍。
  不過我們現在要先挑選派對變裝道具,並確定賓客名單。「尼可,我們必須先確定要邀請誰來參加派對。」我說:「你知道的,如我們這些日耳曼學學者所講的,客人是氣氛的核心。」
  我的好朋友咯咯笑起來,「日耳曼學學者?那你是做什麼的?」
  「我是日耳曼學學者、德文學者還有母語使用者。我目前正在創造一些精妙的諺語,好讓我爸媽相信我在語言方面有突出的造詣。」
  「為什麼要這麼做?」
  「星期六又是『寇茨布施親子時光』,他們總會在這一天把我們拖去看戲劇表演,我媽媽會事先挑好某部現代劇目。我敢保證,那些演員說的台詞跟我剛剛說的一樣蠢。」
  「那你的點子是打哪來的?」
  「我媽媽看報紙時看到了文化版上的評論,接著她把報紙湊到爸爸鼻子前,說這是具有……她用哪個詞來著……具有新現代意義的語言挑戰,鬼知道那是什麼意思。所以我們必須更致力於修身養性。」
  尼可搖搖頭,「聽起來超無聊!到時候記得帶隨身聽,這樣你就可以偷偷聽音樂了。」
  我之前也想過這個點子了,尤其是看到爸爸的反應之後──爸爸翻了個白眼,提議我們還不如去踢足球。他說,踢足球也是現今通識教育的一環,因為會有兩組來自不同城市的團體互相競爭,這是很實際的人文地理課教材,而且也是很棒的家庭郊遊活動,畢竟足球也是德國文化中舉足輕重的一部分。
    可笑的是,媽媽並不這麼認為。她和爸爸吵了一會兒,最後他們達成共識,決定我們之後幾周兩個活動都得進行──要看奇怪的新現代戲劇,也要踢足球。但是基本上我還是比較喜歡自己安排週末要做什麼,這點我和我姊姊安娜破例地達成共識。現在我試著想要至少不用去看戲劇。我想向我爸爸媽媽證明,我已經受到了充分的通識教育,而且擁有良好的語言表達能力。
  我將這些都告訴尼可,他一臉同情地看著我,「你真是條可憐蟲!我最後一次看的戲是《長襪皮皮》,那時我五歲。」
  「幸運的傢伙。」我說:「他們說話肯定很正常,沒有給觀眾什麼語言挑戰。就像日耳曼學學者說的,語言是演員的工具。」
  「日耳曼學學者也曾說:變裝是恐怖但有趣的把戲。」尼可說:「所以讓我們來找找有史以來最恐怖的裝飾品吧。」

  我們很快就有了共識,我們不只買了無頭屍體和骷髏,還買了土綠色的外星人服、真人大小的女巫人偶、幾隻巨型蜘蛛、噁心的塑膠蟑螂和恐怖的面具。線上購物車被裝得滿滿的,一百五十六歐元正歡樂地向我們眨眼,我們現在只需要付清這筆錢就好了。現在剛剛入春,有九折折扣,不然總金額會更高。
  「很便宜。」我說,努力讓自己聽起來比實際上的更有自信。我當然不相信爸爸會心甘情願幫我們付錢。
  「我們必須一起出錢。」尼可用一種慘兮兮的低沉嗓音說:「但可惜這方法行不通,因為我破產了,而且我的下一筆零用錢還得拿來還欠我媽的債。」
  我很了解這樣的困境,因為我也總是捉襟見肘,所以我努力安慰我的兄弟,「等等,也許會出現我爸爸願意慷慨解囊的時刻。」
  「這種情況時常出現嗎?」尼可好奇地問。
  「幾乎從來沒有過,但還是有可能發生啊,不是嗎?」
  我的手機響了,我兄弟咧嘴而笑,「是誰打給你啊?學校的女生?露西還是勞菈?」
  「我哪知道?我看起來像是會通靈嗎?露西、勞菈、琳達、莉莉、萊雅……整個L派(譯者按:原文中,這些女生的名字開頭都是L)的人都追著我,不過我現在一點都不想接電話。」
  「L派?」尼可一臉困惑,「L是愛情的L嗎?(譯者按:愛情的德文為Liebe)」
  我擺擺手,「胡說八道!是有趣老師的L。(譯者按:有趣的德文為lustig)」
  「啊?有老師在追你?他們為什麼要追你?你做了什麼?而且哪個老師很有趣?」
  我的手機鈴聲停止了。「老天,尼可!哪怕我們從幼稚園起就是最好的朋友,你還是常常聽不懂我開的玩笑。當然不是指有趣的老師啊。」
  「那是指嚴肅的老師?還是難過的老師?你說的到底是誰啊?而且他們為什麼要追你?」
  現在對話進行的方向實在是錯得離譜,我不得不向他解釋:「沒有人在追我,我說的L派指的是那些女生。你不覺得我們認識很多名字是L開頭的人嗎?」
  尼可盯著地面喃喃自語道:「琳達肯定不會追你。」
  他說的是我們班上的琳達.科瓦斯基。這段時間尼可和她相處甚歡,但是他仍堅稱琳達不是他的女朋友。尼可和我一樣覺得親吻和牽手很愚蠢。不過其實如果他們相處得很好,會帶來很大的整體效益,因為琳達的爸爸是一間艾德卡超市的總經理,所以當我們左支右絀的時候──也就是任何時候──她就是我們的頭號零食供應商。
  「別擔心!她還是你的小甜心。」我說。
  我的朋友臉漲得通紅,又羞又惱地看著我,「她才不是我的小甜心!」
  「那就是你的小兔兔!」
  「雨果!」
  「還是小寶貝?」
  尼可跳了起來,「現在馬上給我住嘴,不然我就不跟你一起辦派對了!」
  我大笑著跟他握手言好,「別這樣,老兄!我只是開個小玩笑而已!我知道你們彼此只是像……像兄弟一樣啦。就像胖子與傻子(譯者按:此為喜劇演員勞雷爾和哈迪演出的角色)、唐與老鴨、可口與可樂……」
  我看著尼可,意識到他已經不生氣了,「豌豆與胡蘿蔔、炸與薯條、臉與書……」他笑著接過我說的話,「只可惜不是大家都在我們班,不能跟我們一起聊天。」
  真是太糟糕了。
  我們捧腹大笑,接著開始考慮要將誰放入我們的「祕嘉」──也就是神秘嘉賓──名單裡。
  「當然只有我們這個小團體的人。」尼可說。
又是這個愚蠢的、令人厭惡的詞。從某段時間開始,大家就總是把「小團體」這個詞掛在嘴邊,而我覺得這真的很蠢。我才不想要成為某個團體的一部分──除非我在那個團體裡擔任領導者。雖然說我們兄弟們都過得挺好的,我們班上的小老鼠也不像以前那麼討厭了,但我們難道就要因此跟對方結婚嗎?
  我姊姊安娜說,我應該好好享受這段時間,因為最晚到九年級之後,女生們就只會對年紀比較大的男孩子感興趣了,因為他們比較成熟。但是安娜才不懂呢。雖然她已經十七歲了,但也根本稱不上成熟,儘管她早就是高年級了。舉例來說,她現在還光明正大地將一堆絨毛玩具擺在房間裡,我可是早就藏到床底下了。只有我的泰迪熊「熊寶」還陪著我睡覺,不過這件事情當然不能讓別人知道。
  「你和露西還有定期聯絡嗎?」尼可好奇地問:「你們有段時間相處得不錯。」
  我點點頭,「我們一直都相處得不錯,但是兩個人相處終究也會感覺到無聊。我對討論最新一集的《頂級之聲》或《超級髮模》沒興趣,她也不看我們覺得很酷的美國動作片。跟其他幾個人,或是像你這樣的兄弟相處還比較有趣。」
  我最近提到這件事時,我姊姊總是會嗤之以鼻,並發表她的長篇大論。她說,我很快就會發現兩個人獨處有多棒,但對此我保持懷疑態度。我還是比較喜歡一群人出去玩。
  尼可也同意我的看法,「我也這麼覺得,雖然琳達很酷。」
  他是認真的嗎?他是墜入愛河了還是怎樣?
  我的好朋友看著我的表情,清了清嗓子,「我們換個話題!來討論派對的事情吧。」
    終於能討論一點我喜歡的話題了。
  「我覺得,我們有必要讓別人知道我們的派對是很特別的活動,被邀請是件很榮幸的事。」我說:「你知道的,就像那種所有名人都想參加的潮流派對。也許我們應該發個會員證,或是雇用保全,只讓在會員名單上的客人進來。」
  保全這項工作很適合媽媽。她可以用她的透視眼和恐怖的天線看穿每個人。可惜這個「每個人」也包括我。
  「這樣會不會有點太浮誇了?可以弄得很特別,但是別發什麼會員證。就是不要保全或證件啦。」
  「為什麼不要?反正我們總有一天會聲名遠播,所以我們現在就可以先開始辦名流派對。」我說:「畢竟每個人都知道我們有一天會變成舉足輕重的人。頭號會員。」
  尼可咧嘴笑著說:「你當明星,我當你的經紀人就夠了,就是在背後掌握實權的人。希望這一切能夠很快就實現,這樣我們就終於能賺大錢了。你會付我非常可觀的薪水吧?」
  我仁慈地點點頭,「只要你工作表現良好、幫我接洽好的通告,並讓我避免掉所有討厭的事情,我就會給你。」
  「是的,長官!」我的兄弟笑容滿面地說:「那如果我的績效不盡理想,你還會任用我嗎?」
  「只要你不會在幫我數錢時數錯就行!」
  「有數鈔機啊!」
  「說得對,那麼一切就拍板定案了。」
  「太棒了!來著手計畫我們的第一場名流派對吧!」
  我們很快就有了定案,派對上的自助吧也要符合恐怖主題。我提議用吃剩的雞骨頭當作裝飾,而且應該從現在開始蒐集,但是尼可說如果這麼做,到時候一定會臭氣沖天。
  「所有賓客都必須按照我們的主題變裝,這是義務。」他說:「誰敢抱怨,我們就不要邀請他。」
  現在我們要考慮邀請名單,我削尖兩支鉛筆,打開我的練習簿。
  「我們必須明訂要帶兩份禮物,並打扮得很恐怖。」尼可說:「我希望大家能送我錢,如此一來我應該就可以還清債務了。」
  對此我表示懷疑,「不可否認,錢是最棒的禮物,但是你覺得他們會直接送我們錢嗎?搞不好根本沒人會問我們想要什麼禮物。女生們一定會帶什麼折價券來,至於男生們,不難料到他們肯定會犯蠢。」
  「那麼我們就要提前告訴他們。之前我阿姨慶祝生日時,她的邀請卡有一段標語。那段話是:『貴重禮物不需要,塔勒(譯者按:塔勒為一種歐洲舊時使用的貨幣單位)裝函裡就好!』相當言簡意賅。」
  尼可基本上是對的,但我們不能採用這段話。「你不會真的覺得喬納斯.M和喬納斯.B知道什麼是塔勒或函吧?他們大概會以為我們講的是做成硬幣形狀的巧克力。還有惡霸!他搞不好會以為『函』是一種電腦病毒。我很確定他不會理解這種老古董使用的表達方式。」
  「那我們就換種說法,說硬幣和信封好了。」尼可提議道:「有什麼跟硬幣押韻?」
  我搖搖頭,「硬幣?難不成你只想收到兩歐元當生日禮物?!無論如何,我們都必須使用『鈔票』這個詞。清楚明瞭。」
  我開始寫下:「鈔票──是、小、腿、純、你的、豬、我的(譯者按:以上詞彙的德文皆和鈔票的德文押韻)……這個怎麼樣:
  『如果你要送禮物
  千萬別送幸運豬
  四腿幸運豬很土
  厚厚鈔票才夠酷。』
  你覺得如何?」
  我的好朋友不信服地搖搖頭,「太複雜了,不夠簡單明瞭。『要送禮物就送鈔票。』這樣才能清楚地表達我們的訊息。要言簡意賅、言簡意賅、言簡意賅。」
  我喜歡。
  可能是受我的啟發。
  我天才的大腦肯定對尼可起了影響。
  接著我又想到了一個點子:「我們將整段邀請函的文字都押韻如何?這樣我們就可以證明自己的語文造詣了。我們這些德文學家總說,語言就像一扇能窺探大腦的窗戶。」
  尼可同意了。接下來的半個小時,我們都在絞盡腦汁,瘋狂押韻。我推斷一起坐在這裡的是未來的歌德和席勒──也就是寇茨布施和科爾賓。
  最後我們一致通過了邀請函的內容:
  「我們邀請你來參加年度派對,
  也就是雨果和尼可的生日派對。
  我們的主題是萬聖節,
  因此變裝打扮請精確。
  時間是六月九號下午五點,
  務必要有變裝跟恐怖的髮型才酷炫,
    我們在巴赫加瑟街五號花園裡等你,
  鬼魂、怪物和女巫在這裡。
  要送我們兩人各自的禮物:
  若送鈔票(別太少)最酷。」

  儘管尼可提議我們應該把「別太少」改成「十歐元」,但我覺得這樣太直接了,而且還扼殺了我們收到更高金額禮物的機會。
  這時,爸爸探頭看向房內,想知道我有沒有準時關掉電腦。肯定是媽媽派他來的,媽媽在這方面非常嚴格。我有時會覺得她不只有兩隻眼睛和兩隻耳朵,她像個超級偵探一樣監視著我。
  而且令人無法捉摸的是,她總是能發現所有事情──就算我努力想隱瞞也一樣。她肯定能成為一個完美的保全!
  「所以,男孩們,你們找好派對裝飾了嗎?」我爸爸好奇地問:「我真不明白為什麼你們要上網買掛帶、彩帶和氣球……」
  「爸爸,」我向他解釋:「我們要辦的是主題派對,不是小孩子的生日派對!我們需要的是完全不同的東西!」
  尼可露出他最甜美可愛的男孩微笑,「寇茨布施先生,您今天有願意慷慨解囊的時刻嗎?雨果說,您從未有過,但是總會降臨的機會,也許就是今天?」
  我爸爸先是看著他,然後看向我,「我兒子是這樣說的嗎……那麼是什麼呢?我為什麼要慷慨解囊?」
  我給爸爸看我們的購物車。
  「一百五十六歐元!」他大叫:「你們是瘋了嗎?到底要舉辦什麼?盛大的慶典?」
  我們向他解釋為什麼要買各種萬聖節道具,並再三申明這些裝飾都是不可或缺的。
  「拜託別掃興,老爸!」我說:「我們可以將這些道具保存妥當並重複使用,等媽媽或你要慶祝生日的時候,就可以拿來用了。所以買一具無頭屍體不是什麼壞事,幾隻時髦的蟑螂也永遠不會退流行,就算是到了你們這個年紀也一樣。爺爺奶奶也能借來用在老年人跳舞之夜上。這些是能終生使用的恐怖道具!」
  爸爸若有所思地點頭,「我承認我能想像你的夏洛特阿姨嚇壞的模樣。」他說,並狡詐地降低了音調,「她一定會嚇得跳到半空中……但這還是太貴了。」
  「也就是說,您沒有要慷慨解囊了。」尼可失望地插嘴,「雨果早就料到……」
  「等等,」我爸爸忿忿不平地說:「你們該不會把我當成小氣鬼了吧?」
  尼可和我一聲不吭,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這該怎麼回答?
  爸爸清了清嗓子,「嗯……也許我們可以有折衷的辦法?我幫你們付屍體、骷髏、外星人和女巫的錢,但你們要自己做恐怖面具、蜘蛛和蟑螂。成交?」
  我們點頭如搗蒜,因為我們倆原本都以為爸爸連一毛錢都不會付,我甚至以為爸爸生氣了。大概是想像夏洛特阿姨被嚇個半死的模樣令他心情大好吧。
  夏洛特阿姨是伯伯的前妻,在我們家族裡不太受歡迎。只有大型的家族聚會時才會邀請她──就像媽媽對爸爸說的:「如果非邀她不可的話。」
媽媽還以為我跟安娜沒有聽到。
  也許夏洛特阿姨之於媽媽,就如同喬納斯.M和喬納斯.B之於我一樣:我不是很喜歡他們,但是也不會因為我討厭他們,而平白無故消失在空氣中,所以我還是會忍受他們。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