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9252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因為那個人,
今年的貴族院有許多特別的回憶!

粉絲熱烈敲碗期待,《小書痴的下剋上》系列第一本番外篇!


隨書附贈:「不為人知的每一天」雙面拉頁海報!
特別收錄:〈輕鬆悠閒的貴族院日常〉四格漫畫!
首刷特典:「一年級領主候補生」雙面明信片!


羅潔梅茵進入貴族院就讀後,以最快的速度修完課程,每天從早到晚都待在圖書館裡,卻因為引發諸多騷動,被領主下令返回艾倫菲斯特。而在羅潔梅茵缺席期間,貴族院裡究竟發生了哪些事呢?
本書即從不同視角描寫貴族院的生活,包括圖書館員索蘭芝和韋菲利特、漢娜蘿蕾、奧爾特溫等一年級領主候補生,以及羅潔梅茵的近侍們、艾倫菲斯特舍的學生與他領舍監,他們在貴族院裡不為人知的每一天,都即將揭曉!

香月美夜
以《小書痴的下剋上》出道。
要完成一本全以他人視角寫成的短篇集,
真是沒有想像中容易。
長篇連載對我來說好像比較輕鬆……

繪者簡介:
椎名優
這次因為是外傳,
封面首次不是由羅潔梅茵擔任主角。
光這樣就有種新鮮的感覺。


譯者簡介:
許金玉
東海大學日文系畢業,現為專職譯者,不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會渾身不對勁。譯有《小書痴的下剋上》系列、《旅貓日記》、《星星糖》、《吸淚鬼》、《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等作品。

序章

「哎呀,多雷凡赫也關閉宿舍了嗎?」
相隔許久,再度在餐廳裡見到多雷凡赫的舍監賈鐸夫,我開口叫住他。大領地因為人數眾多,比起小領地會多花幾天時間在移動上。
「是啊,今天下午已經關閉了。看到餐廳裡的人變多,想必幾乎所有領地都關閉宿舍了吧。」
學生悉數返回領地的同時,派來宿舍工作的下人與廚師也會回去,只有輪流從領地前來駐守轉移廳的騎士會留下。因此,宿舍會關閉,舍監也會改到職員餐廳用餐。眼看出入餐廳的人數變多,就能知道有越來越多宿舍已經關閉。
「有些學生遲遲不想回去,害得我相當頭疼。真是羨慕圖書館可以在課程結束的同時就關閉哪。」
「其實並沒有同時喔。有些人會一直等到宿舍快要關閉了才來還書,也可能有學生因為補課的關係會過來。」
我所管理的圖書館,都是在領主會議過後,所有工作全做完了才能關閉。但直到去年為止,即便領主會議結束了,也仍有大量的工作必須獨自處理。不過,今年因為有休華茲與懷斯在,說不定有機會在睽違多年之後關閉圖書館,前去拜訪中央的王宮圖書館。
「昨晚我已經看見普琳蓓兒了,看來只剩下戴肯弗爾格,就應該所有宿舍都關閉了吧?」
我一邊說,一邊確認餐廳裡頭是否還不見洛飛的蹤影,賈鐸夫卻緩緩搖頭。
「聽說紐豪森、拉斯蘭各、關特隆普這幾個領地還有學生要補課,無法關閉宿舍。那他們也許會去圖書館。」
「哎呀,感謝你的親切告知。」
那些因政變而排名下降的領地,似乎在教育方面也沒有充足的人力與經費,學生們的成績逐年下降,涉嫌竊取與遺失書籍的學生也有增加的傾向。原本很多事情單靠我一人實在無能為力,但今年多虧了羅潔梅茵大人,我只要向休華茲與懷斯提醒一聲,好像就能改善許多。
「今年艾倫菲斯特的學科成績整體都有提升呢,好像甚至沒有半個學生需要參加最終測驗。」
大概是因為正好想起了羅潔梅茵大人,聽見有人提及「艾倫菲斯特」,我不由自主回頭。只見赫思爾與文官課程的教師正在交談。
「今年貴族院的學生裡頭,我只擔心安潔莉卡,但幸好有羅潔梅茵大人幫忙,她也平安無事地畢業了。」
有學生留下來補課時,宿舍自然必須開放供他們生活,也得留下廚師與下人。由於會對領地造成負擔,為了讓學生盡早合格、返回領地,舍監們無不想方設法提供協助。幾年前的某個春天,艾倫菲斯特裡一個名為安潔莉卡的學生也曾需要補課,赫思爾抱怨說過,那次簡直讓她身心俱疲。
「這下子我總算可以專心研究了。」
「哎呀,真是的。赫思爾,妳平常就已經在專心研究了吧?」
老師們咯咯笑了起來。但赫思爾該不會已經忘了吧?先前她才因為太過專心在休華茲與懷斯的研究上,甚至撇下該上的課不管,被亞納索塔瓊斯王子告誡過。
「但話又說回來,赫思爾只要宿舍一關閉,馬上就能開始研究呢。一般舍監都得忙到領主會議結束之後。」
大部分的中央貴族,都會在冬季期間回到原先的所屬領地,蒐集領地的情報。為了即將到來的領主會議,舍監也需要先向他們取得情報。即使貴族院的課程結束了,舍監們在領主會議結束前仍有許多繁瑣的工作得做。
但是,唯獨平常都在文官樓生活,幾乎半步也不踏進艾倫菲斯特舍的赫思爾不在此限。
「大家還真是辛苦,請好好加油吧。」
「赫思爾,妳不能再這樣事不關己了吧。接下來的領主會議,恐怕會因為有關羅潔梅茵大人的事情討論得非常熱烈喔。」
「也許吧,但跟我沒有關係。奧伯對我也沒有過任何表示。我只會和往年一樣做自己的研究,等著領主會議結束。」
似乎已經用完餐點,赫思爾說完就站起來,說她要趕快回研究室繼續研究了。看著她,我想起了赫思爾曾多次向我提出過請求,希望我能把休華茲與懷斯借給她。但是很遺憾,主人羅潔梅茵大人不在的時候,我不能借給任何人。
「索蘭芝,方便問妳今年發出催促通知的人是誰嗎?奧伯.烏蘇瓦德十分好奇……」
烏蘇瓦德的舍監提出這個問題後,好些人朝我看來。這幾個人都是舍監,領內也都曾有學生因為接到斐迪南大人的奧多南茲而嚇得面如死灰。但是,知道我們在說什麼的,只有那些曾有學生遲遲未歸還資料的領地。領內並沒有學生未歸還書籍的舍監,以及並非舍監的一般教師,皆露出了聽不懂我們在說什麼的表情。
「是有位親切的大人好心幫忙喔。多虧有他幫忙發出通知,今年所有資料都歸還了,我非常感謝他呢。」
「從聲音聽起來,實在不像是位親切的大人……」
斐迪南大人對奧多南茲說話時,我也在旁聽著,所以完全能夠明白若聽見他用那種聲音喊出自己的名字,學生肯定嚇壞了吧。但是,我無意告訴大家聲音主人的真實身分。
「還請諸位老師也記得提醒學生,明年開始要早些歸還書籍。」
我面帶微笑沒有回答,用完餐後返回圖書館。

「索蘭芝,歡迎回來。」
「吃完飯了。」
以前的我從不知道,有人在圖書館裡迎接自己回來,是件這麼教人高興的事情。拜羅潔梅茵大人之賜,如今我又能與休華茲還有懷斯一起工作了。今年的貴族院讓我留下了許多非常特別的回憶。
「休華茲、懷斯,要不要一起來回顧今年在貴族院的生活呢?」

 

柯尼留斯視角   ◆   既是護衛騎士,也是哥哥

「接下來輪到柯尼留斯了呢。」
母親大人說道,看著侍從與下人們把我的行李搬到轉移陣上。今天是我出發去貴族院的日子。羅潔梅茵因為斐迪南大人的短期集中講座開始了,無法前來送行。身邊的人也都告訴她,比起為我送行,應該優先完成自己要前往貴族院的所有準備,她才無精打采地點頭接受。現在來為我送行的,有母親大人與艾克哈特哥哥大人。
「真沒想到艾克哈特哥哥大人會來為我送行。」
……我還以為您會優先待在斐迪南大人身邊擔任護衛。
我在心裡面補上這一句,並沒有說出來。事實上父親大人與蘭普雷特哥哥大人都正跟在自己主人身邊,執行護衛任務,沒有出現在這裡。
「我只是因為斐迪南大人下令,要我代替羅潔梅茵來為你送行。」
……所以要是沒有命令,根本不會來這裡嗎?嗯,還真是符合艾克哈特哥哥大人的一貫作風。
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但是,艾克哈特哥哥大人儘管說了自己只是奉命前來,表情卻分外嚴肅,開口說道:
「接下來,你不只要以護衛騎士的身分,還要以兄長的身分在貴族院生活。到了貴族院,那種以主人為重心的生活將與以往截然不同吧。」
「可是,我的生活早已經以羅潔梅茵為重心了啊……」
自從那一天沒能保護好羅潔梅茵,我就下定決心,往後要取得護衛騎士該有的成績,變得比所有護衛騎士還強,所以早在那時開始,羅潔梅茵就成了我的生活重心。我這麼反駁艾克哈特哥哥大人後,他卻搖搖頭。
「不對,在艾倫菲斯特與在貴族院完全不同。既然達穆爾不能跟去貴族院,那麼地位比安潔莉卡要高,又是羅潔梅茵親哥哥的你,將成為護衛騎士們在貴族院的主幹。」
「這我知道……」
「不,你還沒有真正明白。屆時能與你商量事情的成年近侍,只有首席侍從黎希達。但是,侍從負責的工作和我們不一樣,所以黎希達無法站在護衛騎士的角度為你提供建議。你若沒有想到這個層面,就把對方的提議照單全收,屆時做起護衛騎士的工作可能會出問題。」
聽到屆時做起護衛騎士的工作會找不到人能商量,我心底掠過一絲不安。艾克哈特哥哥大人愉快地看著陷入苦惱的我,接著眼神流露出懷念,轉頭看向轉移陣。
「另外這是我個人的經驗,到了貴族院以後,往往越是想認真侍奉主人就會越辛苦,但如果想要偷懶,只要拿上課當藉口,想怎麼偷懶也不成問題。所以這也是個機會,可以好好思考自己想成為怎樣的護衛騎士。在沒有父母能倚靠的貴族院,勢必會迫使自己成長。你加油吧。」
艾克哈特哥哥大人說著,握拳彎起手肘。那雙藍眼凜冽發光,明顯在威脅我說「絕不能偷懶啊」。看來貴族院才是護衛騎士要面臨的重要考驗。我手握成拳,敲向哥哥大人的拳頭。
「身為羅潔梅茵的哥哥,身為護衛騎士,我絕對不會讓自己蒙羞。」
聽見同為騎士的我如此發誓,艾克哈特哥哥大人露出滿意的笑容,往後退了一步。母親大人於是上前一步。
「羅潔梅茵沉睡了兩年剛醒來,心智還停留在八歲。雖然眾人都認為與其讓她晚一年入學,還是現在便去就讀貴族院,對她的未來比較不會有影響,但我還是非常擔心。畢竟,她各方面的表現很有可能會遜於他領的領主候補生。」
延後一年入學,就會延後一年畢業,這也代表著要晚一年才能成為眾人認可的成年貴族。儘管只是晚了一年,周遭人們的眼光卻會變得非常嚴苛;就讀貴族院時的年級與年紀若和旁人不同,也會限制到能夠挑選的結婚對象。考慮到這些層面,就算成績有點跟不上,還是進入貴族院就讀比較好吧。
但是,我與母親大人不同,對於羅潔梅茵的成績並不感到不安。因為當初她在剛受洗完,就能指出韋菲利特大人的教育有哪些不足,還販售自製的教學用品,嘴上說著這都是為了安潔莉卡,比她先看完了騎士學科課程的資料,甚至把內容全背下來。我覺得貴族院一年級的課程應該難不倒羅潔梅茵。
「現在斐迪南大人也開始幫她補課,我想學科方面多半不用擔心吧……倒是她的身體那麼虛弱,術科方面讓我非常擔心。」
我列出了羅潔梅茵在受洗後,不過短短一年內所留下的各種事蹟。母親大人聽完,思索了一會兒後,輕笑起來。
「那麼你在擔任護衛騎士的時候,記得優先注意羅潔梅茵的身體狀況,首要目標是讓她平安修完一年級的課程。」
「我知道,我不會再讓羅潔梅茵遇到任何危險。」
「接下來還要挑選近侍,但如今羅潔梅茵已經到了就讀貴族院的年紀,所以我無法再以父母的立場為她挑選,相信萊瑟岡古派的貴族應該會有所行動。你到了貴族院,也要仔細留意派系的動靜,再仔細向我回報。」
聽起來又是一樁麻煩的差事。想起哈特姆特說過,他想成為羅潔梅茵的近侍,我已經開始感到厭倦無力。
「不僅我們家無意讓羅潔梅茵成為下任奧伯,她自己也沒有這個意願。真希望萊瑟岡古的貴族們也能明白這一點呢……」
「我感到壓力十分巨大。」
想到萊瑟岡古的貴族們一個個脾氣都不好惹,我的臉頰忍不住抽搐僵硬,母親大人揚起苦笑。
「哎呀,你只要凡事都為羅潔梅茵著想就沒問題唷。」
「母親大人這麼說有根據嗎?」
「柯尼留斯,我可是你的母親。這兩年來你有多麼努力,我都看在眼裡。你已經名副其實是羅潔梅茵的哥哥了。」
母親大人這句話鼓舞了我。我既高興又自豪,也感到難為情,挺胸踏進轉移陣。

此刻,行李正陸續搬進我房間,直到房間整理好前我都會待在多功能交誼廳。有些下級貴族與中級貴族似乎也會自己動手整理部分行李,但我是全部交由侍從負責。我和往年一樣,起腳走進多功能交誼廳。
「柯尼留斯,羅潔梅茵大人正式任命我為近侍的時刻終於到了。」
哈特姆特笑容滿面地朝我走來,臉上有著掩藏不住的喜悅,但形容為一臉沉醉可能還比較正確。一言以蔽之,就是燦爛到讓人發毛的笑容。從我認識哈特姆特至今,現在可說是他人生中最亢奮的時候。雖然我很想立刻轉身離開多功能交誼廳,但又擔心看起來像是捲起尾巴落荒而逃,所以勉強讓自己站穩腳步。
哈特姆特以前本來沒這麼奇怪啊……
原本我認識的哈特姆特,凡事都能做得無懈可擊,也善於隱藏情緒,可以說是最像上級貴族的上級貴族。然而,自從目睹了羅潔梅茵在洗禮儀式上給予眾人的祝福,他似乎是受到強烈衝擊,聽說隨即向母親奧黛麗提出請求,希望能馬上成為羅潔梅茵的近侍。
……真是幸好奧黛麗阻止了他。
奧黛麗是羅潔梅茵的侍從,只要她開口推薦,哈特姆特的希望極有可能實現。但因為兒子突如其來的轉變嚇到了她,聽說她要哈特姆特先等一年,讓自己冷靜一下。
我認為能夠冷靜一段時間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對此,我也非常感謝奧黛麗。然而,即使給了哈特姆特一年的時間冷靜沉澱,他的熱情卻絲毫沒有冷卻的跡象。甚至因為羅潔梅茵泡入尤列汾藥水中,不得不再多等兩年後,他好像變得比以前更狂熱了。
「……哈特姆特,為什麼你這麼有信心能成為近侍?就算奧黛麗推薦了你,我也會表示反對。」
感覺哈特姆特就是個教人心煩又棘手的人物,所以身為哥哥,我想盡可能別讓他靠近羅潔梅茵。但哈特姆特無視於我滿懷警戒的瞪視,信心十足地挺起胸膛。
「柯尼留斯,不管你說了什麼,我一定會被選為羅潔梅茵大人的近侍。因為我不僅是上級文官,成績也優秀到了韋菲利特大人與夏綠蒂大人都來問過我有無意願成為近侍,母親大人又是羅潔梅茵大人的侍從。如今其他表現出色的貴族,都已經成為韋菲利特大人或夏綠蒂大人的近侍,那麼見習文官的第一候補人選自然會是我。」
雖然哈特姆特自負又惱人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但他說得沒錯。年紀相近的貴族們,有很多早已被選為韋菲利特大人或夏綠蒂大人的近侍,所以羅潔梅茵能挑選的近侍候補人選並不多。選擇本來就不多了,哈特姆特單憑是奧黛麗的兒子,肯定就會獲選吧。更何況他的成績確實優秀,表面上……不,是待人也親切和善。知道哈特姆特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
「你會成為我的同僚嗎……真不想接受。」
「羅潔梅茵大人可是艾倫菲斯特的聖女,今後該怎麼向他領的人宣揚她的無與倫比呢?至今大家都對我說的話充耳不聞,但現在本人來了,想必可信度也會大幅提升。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你別亂來!」
簡直是惡夢。羅潔梅茵沉睡的這段期間,哈特姆特就已經在貴族院裡大肆宣揚艾倫菲斯特出了一位聖女。拜他之賜,他領的人都盛傳我是聖女的親哥哥,還對我揶揄調侃。這種情況將變得更嚴重,甚至會持續下去嗎?
「羅潔梅茵才剛恢復健康,這麼做只會造成她額外的負擔,你真的覺得這是近侍該有的行為嗎?對羅潔梅茵來說,平安修完一年級的課程才是首要之務。身為她的護衛騎士,我一定會阻止你。」
「……到底會不會造成她額外的負擔,我會觀察過後再行動。」
雖然沒有保證會就此罷手,但哈特姆特沉思了半晌後,走出多功能交誼廳。
後來,我也一直在留意哈特姆特的一舉一動,但我發現有可能被選為近侍的他,並不只是興沖沖地等著那一刻到來。他也會自動自發地認真學習,還說著「想成為羅潔梅茵大人的近侍,成績也得符合這個身分才行」。再過幾天羅潔梅茵就要來貴族院了,我也需要複習一下課程內容。之所以是複習而非預習,是因為先前組成「安潔莉卡成績提升小隊」時,達穆爾已經指導過我們騎士課程的學科內容。就算升上最終學年的六年級,我想自己應該也能在學科方面取得不錯的成績。
……安潔莉卡沒問題嗎?
她近來的模樣瞬間掠過腦海。最近安潔莉卡幾乎每天都和其他騎士成群結隊,帶著見習文官與見習侍從們,辛勤地採集調合課要用的原料。不過,今年她的主人羅潔梅茵也將就讀貴族院。不用我去督促她,由羅潔梅茵直接命令安潔莉卡讀書是最簡潔有力的方式。我決定不再思考有關安潔莉卡的事情。

然後,到了一年級生移動的日子。這天高年級生的任務,就是要領著青澀稚嫩、一臉緊張地環顧宿舍的新生們前往多功能交誼廳,並且表達歡迎之意。今年因為羅潔梅茵與韋菲利特大人也將入學,看得出來見習侍從們比往年更用心準備。
……布倫希爾德應該想成為羅潔梅茵的近侍吧。
布倫希爾德是基貝.葛雷修的女兒,聽說一直是以繼承人的身分接受教育。想必是打算在成為近侍以後,一邊與領主一族打好關係,一邊尋找可以攜手掌管土地的夫婿。畢竟她是萊瑟岡古派的貴族,父親與親族也可能對她多有叮囑。
我觀察著多功能交誼廳裡的情形,不久看見一年級的上級貴族走進來。見狀,我與安潔莉卡一同前往轉移廳。接下來輪到羅潔梅茵了。
「羅潔梅茵大人,歡迎您來到貴族院。」
隨同羅潔梅茵走進多功能交誼廳後,換作韋菲利特大人的近侍們離開交誼廳去迎接。身為護衛騎士的我們,領著羅潔梅茵走向為她準備好的座位,有意成為她近侍的人立即靠了過來,想讓自己在她心裡多少留下印象。我一邊在旁觀望,一邊警戒著別讓她們太過靠近羅潔梅茵。然而,靠過來的人裡頭,卻不見那般渴望成為近侍的哈特姆特。
……哈特姆特到底在幹嘛?
我有些狐疑地環顧四周,發現哈特姆特正站在一段距離外,一派遊刃有餘地看著這邊。我對他的這副姿態莫名感到光火,但並沒有持續太久。因為羅潔梅茵居然對聚集在交誼廳角落的舊薇羅妮卡派貴族們表現出了興趣!雖然已經向她清楚說明了兩邊派系的情況,但從她回話的語氣,就能聽出她對此不太能苟同。我幾乎想抱頭吶喊。
……拜託饒了我吧!與其要納舊薇羅妮卡派的貴族為近侍,我還寧願哈特姆特來當我的同僚。
難道羅潔梅茵還不明白自己之所以會睡上兩年,都是舊薇羅妮卡派貴族害的嗎?不對,不可能。斐迪南大人應該已經告誡過她了。即便如此,她還是想納舊薇羅妮卡派的貴族為近侍嗎?我完全搞不懂她在想什麼。身為異性的我無法陪同羅潔梅茵進入她的寢室,我為此暗暗捶胸頓足,只能目送羅潔梅茵回房。
……黎希達應該會好好開導羅潔梅茵吧,但還是教人擔心。

黎希達來通知我近侍的候補人選時,我正在自己房裡翻看艾克哈特哥哥大人提供的資料,以及達穆爾規劃的學習進度表,思考著該如何協助安潔莉卡完成課業。
「近侍的候補人選已經出來了。男性近侍的部分,還請柯尼留斯幫忙詢問意願。」
「由我去通知嗎?」
「是啊。原本這是文官的工作,但因為大小姐還沒有當見習文官的近侍。此外,其實如果可以,我還想交由安潔莉卡去通知女性近侍的候補人選,但要由她轉達很讓人不放心吧?所以沒辦法,只好我自己走一趟。」
聽到黎希達說,她不放心把詢問有無意願成為領主一族近侍的工作交給安潔莉卡,我完全能懂她的心情。因為誰知道會不會在哪個環節出差錯。
「至於要詢問意願的近侍候補人選,見習護衛騎士有萊歐諾蕾、托勞戈特、優蒂特;見習侍從有莉瑟蕾塔、布倫希爾德;見習文官有哈特姆特與菲里妮。」
「哈特姆特果然被列進人選裡了嗎……」
「因為他是奧黛麗的兒子,成績也十分出色,再加上大小姐似乎很堅持要納菲里妮為近侍,所以需要有個上級文官能照顧她吧?」
聽得出來羅潔梅茵要任命菲里妮為近侍時,黎希達曾經面露難色。畢竟從來沒有領主一族會願意把魔力量不多的下級貴族招攬為近侍。就連羅潔梅茵無意解除達穆爾的護衛騎士一職,都讓眾人感到驚訝了。
「菲里妮是下級貴族,勢必容易招人眼紅,我想這會對她造成很大的壓力。達穆爾當初是因為受罰,每天都得前往神殿,在那裡的工作表現也得到了認可,但菲里妮的情況不一樣,她承受得了嗎?大小姐會不會因此毀了一個貴族的一生呢?這是我最擔心的事情。」
「我不否認菲里妮會過得很辛苦,但不管她有沒有成為近侍,她都已經對羅潔梅茵宣誓效忠了。我相信她承受得住。」
先前在兒童室,羅潔梅茵在看完菲里妮這兩年所寫的故事後稱讚了她。菲里妮感動之下,當著大家的面向羅潔梅茵宣誓效忠,那幅畫面我還記憶猶新。
「人選名單和我預期的不同,似乎沒有偏重於挑選萊瑟岡古派的貴族。但有意成為近侍的人,應該大半都是萊瑟岡古的貴族吧?」
「這是艾薇拉大人的要求,她希望盡可能招攬中立派的貴族為近侍。另外基於本人的希望,我也推薦了托勞戈特。」
……托勞戈特嗎?從小我和他就合不太來,今後能好好相處嗎?
托勞戈特也是波尼法狄斯祖父大人的孫子。可能是因為年紀相近,他動不動就會向我挑釁。要是他做起護衛騎士的工作也是那副樣子,恐怕會有些棘手。雖然他應該不至於在工作時夾帶個人的情感吧。
「原來他沒有成為韋菲利特大人的護衛騎士。我聽說古德倫大人在結婚之前,曾經侍奉過喬琪娜大人。感覺他比較偏向舊薇羅妮卡派,在兒童室裡又與韋菲利特大人處得很好,我還以為會成為他的護衛騎士……」
托勞戈特的母親古德倫是黎希達的女兒。他們不是萊瑟岡古的貴族,而是領主一族的旁系,雖說屬於中立派,但我覺得比較偏向舊薇羅妮卡派。
「照你這麼說的話,我以前不只侍奉過薇羅妮卡大人,也侍奉過喬琪娜大人與卡斯泰德大人喔。」
「咦?黎希達也侍奉過父親大人嗎?」
「是啊。但是,我們從來不曾有過自己屬於哪個派系的想法。因為我是領主一族的旁系,宣誓效忠的對象是艾倫菲斯特。所以我是中立派的上級貴族,而且會奉奧伯之命侍奉不同的主人。」
黎希達說她會侍奉羅潔梅茵,也是因為領主的命令。所以他們與一般會對個人效忠的近侍不同,真正的主人其實算是奧伯吧。
「一旦下定決心,托勞戈特應該也會全心全意侍奉吧。我們是領主一族的旁系,一直以來接受的教育就是要幫忙穩固艾倫菲斯特。想當然托勞戈特的父母也是這麼教導他的吧。」
黎希達大略說明了挑出這些候補人選的理由後,轉身離開房間。接下來得通知哈特姆特與托勞戈特。我送出奧多南茲,把兩人叫過來。
「哈特姆特、托勞戈特,羅潔梅茵大人想問你們兩人,有無意願成為她的近侍。我的主人因為在神殿長大,又休養了長達兩年的時間,與一般的領主一族相比可能有許多不足之處。你們能夠接受這點,進而侍奉她嗎?」
哈特姆特完全掩飾不了臉上的喜悅,托勞戈特則是一臉認真,齊聲回答:「我們定當誠心誠意侍奉羅潔梅茵大人。」

以護衛騎士的身分開始生活後,一切感覺十分順利。雖然像是接送羅潔梅茵的工作該怎麼分配時,少了至今總在一旁出意見的達穆爾,但幸好有萊歐諾蕾一起幫忙思考。
「與韋菲利特大人相比起來,羅潔梅茵大人的見習護衛騎士實在不多。在大家都修完課之前,護衛的輪班可能很難安排。」
我暗忖著可能得自己多輪幾次班時,萊歐諾蕾輕笑起來。
「我想不需要太擔心喔,因為我應該大部分的學科能在第一堂課就通過考試。」
「那真是太好了。我因為要指導安潔莉卡課業的關係,學科也有信心可以第一堂課就過關。」
如果同時有兩人可以調度,就能減輕不少負擔。托勞戈特也是上級貴族,為了取得不錯的成績,應該也會稍微預習上課內容,相信很快就能執行護衛任務吧。
「問題在於優蒂特嗎……」
「因為對她來說成為近侍這件事很突然呢。我認為與其讓優蒂特執行護衛任務,還是先讓她在課業上努力取得高分,對她的未來比較有幫助。先安排她主要在宿舍裡頭,還有在羅潔梅茵大人的寢室裡負責護衛吧。」
現在不僅安潔莉卡完全無法信賴,又只有女性才能進入羅潔梅茵的寢室,所以萊歐諾蕾的存在讓我感到無比安心。我還稱讚了推薦萊歐諾蕾成為護衛騎士的安潔莉卡。
與萊歐諾蕾討論過後,護衛騎士即使人數不多,應該還是應付得來吧。但正當我這麼心想時,羅潔梅茵卻因為韋菲利特大人多嘴說出的一句話,大腦裡頭像是有某個開關故障了。為了能夠前往圖書館,她開始不顧一切往前衝。在她強行要求所有一年級生必須在學科的第一堂課就通過考試時,我忍不住心生得保護好菲里妮的想法,為妹妹如此失控向她贖罪,因為她的處境有可能因此變糟。比起帶領護衛騎士,要約束羅潔梅茵更讓我疲於奔命。
而羅潔梅茵似乎完全沒注意到身邊人們的反應,盤算著所有科目要在第一堂課就過關。她看來既像在逞強,也像是有種莫名的焦慮,擔心自己如果太過悠哉,就無法前往圖書館。隨後,她不只在騎獸課上惹得傅萊芮默老師不快,還在奉獻舞課上與亞納索塔瓊斯王子有了交集,嚇得我們在心裡冷汗直流。不過,羅潔梅茵的成績倒是一點也不讓人擔心,接二連三地合格過關。
「什麼?!妳想自己去圖書館?!別說蠢話了!」
隨著後來終於可以去圖書館,羅潔梅茵在反省了自己與索蘭芝老師有哪些理解上的不同後,接著居然表示她「要自己一個人去圖書館」。我忍不住直接用兄長,不再是用護衛騎士的語氣對她說話。現在因為是在宿舍,沒人會斥責我。
「因為大家都還要上課,還讓你們陪我一起去圖書館,太不好意思了嘛。」
「如果妳會不好意思,那別去圖書館不就好了嗎?」
「這我辦不到,我就是為了去圖書館才來貴族院的。斐迪南大人也同意過,只要我修完課了就可以去圖書館。」
我非常清楚,自己的妹妹只要關係到圖書館就絕不退讓。洗禮儀式前也是這樣。當初因為她很順利地接受完了應有教育,我便提議帶她去家裡的圖書室當作獎勵,豈知她竟然在過度興奮之下,還沒走到圖書室就失去意識。甚至隔天還沒退燒,就想爬下床跑去圖書室。如今她不只達成了韋菲利特大人提出的要求,還得到了斐迪南大人的許可,更不可能有辦法阻止她。
「羅潔梅茵,雖然妳說會對近侍們感到過意不去,但領主一族有近侍隨侍在側本來就是理所當然。妳要是對近侍有不必要的顧忌,選擇自己單獨行動,那樣反而更糟糕。明明妳曾在兩年前遭遇過襲擊,難道到現在還不明白嗎?」
「可是,大家還要上課……」
「這也是為什麼妳有這麼多名近侍,我們都要配合妳去圖書館的時間,調整上課的順序。如果妳是真的為近侍著想,就不要再有想獨自一人行動的念頭。一想到萬一妳又出了什麼事,我們只會非常擔心。」
「柯尼留斯哥哥大人,對不起。」羅潔梅茵整個人彷彿洩了氣,終於聽從我的勸導。看來與其以護衛騎士的身分恭敬說明,倒不如以親哥哥的身分訓話,講話也直接一點,羅潔梅茵會比較能聽進去。察覺到這點以後,我在宿舍裡面都盡可能以兄長的身分與她接觸。
羅潔梅茵對近侍不再有不必要的顧忌後,我總算鬆一口氣。然而,圖書館的茶會、與音樂老師們的茶會、王族的召見等等事情卻接踵而來。每天都有不一樣的狀況,我光是應付眼前的事情就已經筋疲力竭。
艾克哈特哥哥大人曾說,「如果想以護衛騎士的身分認真侍奉主人,在沒有父母能倚靠的貴族院,勢必會迫使自己成長」,如今我有了深刻的體會。在羅潔梅茵沉睡的那段期間,為了成為實力與主人相當的護衛騎士,我自認非常上進。我還心想著這次一定要保護好羅潔梅茵、不再讓她遇到危險,成為能讓主人引以為傲的近侍,也努力提升了自己的成績。然而,羅潔梅茵的要求卻總在眨眼間就超越我訂下的目標。
我每天不只忙得暈頭轉向,還得居中幫忙協調萊瑟岡古派的貴族與韋菲利特大人的關係。蘭普雷特哥哥大人也拜託過我,說自從發生了白塔那件事以後,韋菲利特大人雖然認為自己屬於奧伯與芙蘿洛翠亞大人的派系,無奈領內的貴族們卻不這麼認為。
……我光自己的主人就應付不來了,哪有時間再去照顧其他領主候補生!
如果可以,我真想放聲這麼吶喊。偏偏連父親大人與母親大人也叮囑過我:「羅潔梅茵並不想成為下任奧伯,所以你要盡可能推崇韋菲利特大人。」但是老實說,羅潔梅茵的表現實在太優秀了,我認為周遭人們一定會擁戴她成為下任奧伯,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另外雖然我沒有空閒去制止,但哈特姆特鬼鬼祟祟地不知道在做什麼。
……嗯?我好像發現到了什麼不妙的事情喔!
今年羅潔梅茵才剛從沉睡中醒來,雖然為了去圖書館而失控,導致大家在宿舍裡頭沒有片刻安寧,又因為是領主一族,有義務要帶領艾倫菲斯特的學生們,但她其實還沒有完全恢復健康。
……在她剛大病初癒,還無法隨心所欲活動的情況下就已經這樣了喔?那明年又會是怎樣的光景?
我頭好痛。但是,現在就去思考明年的事也沒意義,況且也沒有那個閒工夫。我一邊思考著明天的護衛工作該拜託誰,一邊跟在笑得燦爛無比的妹妹身後擔任護衛,陪她一同前往圖書館。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