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8
燕歌行13:上兵伐謀
定  價:NT$270元
優惠價: 79213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8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軍事上最厲害的作戰之法,就是上兵伐謀,不戰而屈人之兵,朱重九最會的就是利用人性的弱點攻其不備,使對方自動投降,這回,他將會對誰使出這套攻心之法呢?又是否會成功呢?
※一個理工宅男怎麼會成為大明光武帝?劉伯溫《燒餅歌》預言究竟有多神準?21世紀的宅男朱大鵬莫名穿越到元朝末年,正值百姓號召起義,他稀里糊塗加入了紅巾軍,成為起義軍首領。想不到最後竟打下一片江山,當上了大明皇帝。歷史上的大明開國皇帝朱元璋竟因此黯然遠走他鄉?這是怎麼回事?
※本書榮獲中國網絡小說排行榜榜首、第二屆「網路文學雙年獎」金獎!
※中國獲獎最多的網路作家,被譽為是歷史小說裡的金庸!梁羽生文學獎、茅盾文學新人獎得主酒徒代表之作!不可不看!阿里巴巴文學網、網易國風文學網、愛奇藝文學網三大文學網點擊率突破千萬!
跳脫一般穿越故事劇情
改寫歷史穿越小說格局

西元一二七九年,宋亡。
陸秀夫負少帝蹈海,士民十數萬隨之。
自此,中國歷史進入了最黑暗時代……

成王敗寇的年代,他穿越而來,
兵荒馬亂的年代,他浴血奮戰!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成就霸業,不虛此行。

那是最黑暗的時代,也是最光明的時代;
那是最絕望的時刻,也是最熱血的時刻!
階級可以打破,百姓人心思變,正義終將崛起!
民族意識覺醒,當一切成定局,他將昂首前行!

假設朱重九不是依靠一把殺豬刀殺到了淮揚大宗管之位;
假設朱重九沒有在先前那一系列事件中證明了他的目光確有過人之處;
假設劉子雲、吳良謀、吳永淳、徐達等人不是他一手帶出來的將領;
假設蒙元那邊當時主政的不是根基不穩的哈麻,而依舊是權傾朝野的脫脫……
以上任何一個假設如果成立,剛剛長出犄角和牙齒的淮揚大總管府,恐怕都要直接墜入萬劫不復的深淵。然而,歷史終究不能假設。

戰場上,一分鐘的耽擱,往往就能決定生死。對士兵們來說,最可怕的不是主帥做了錯誤決策,而是主帥遲遲不做任何決策。朱重九眼睜睜看著昔日紅巾兄弟為了爭奪地盤和利益而分崩離析,卻礙於高郵之盟不能下狠手,讓身邊的謀士急得直跳腳,哪知他其實是運用了攻心為上之策,一切皆在他運籌帷幄之中,且看他如何善用上兵伐謀之策,將困難化解於無形呢?

※【歷史行腳】徐壽輝――原是販賣土布的小商販,身格魁偉,為人正直,因不滿元朝欺壓,參與彭瑩玉、鄒普勝等在蘄州的起事,成為農民起義軍領袖。曾擁兵百萬,後創建天完政權,雖然只有短短十年時間,但對後來朱元璋推翻元朝統治,建立大明,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酒徒,原名蒙虎,內蒙赤峰人。首屆網路文學聯賽導師。是目前中國獲獎最多的網路作家。包括2016年中國作家協會網路文學完本作品、未完作品雙料冠軍。2017年茅盾網路文學新人獎。2018年首屆梁羽生文學獎,入選第三屆「橙瓜網路文學獎」十二主神之一。並蟬連2007、2008年兩屆中國網路原創作家風雲榜獲獎作家。因創作歷史架空長篇小說《明》一舉成名,紅透網路文學世界,被譽為「架空歷史小說的開山鼻祖」。此後一發不可收拾,又接連創作了《指南錄》、《隋亂》、《開國功賊》、《盛唐煙雲》(合稱「隋唐三部曲」)等深受好評的歷史小說,進一步奠定了他在架空歷史小說領域無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因故事皆以真實史事為背景,著眼前人未曾觸及的視野描畫當時場景,使傳統歷史小說更上一層,因有「歷史小說裡的金庸」的讚譽。
《家園》 ――榮登中國網路文學十年優秀作品盤點榜。
《烽煙盡處》――2015年網路文學雙年獎銅獎,花地文學獎金獎
《男兒行》 ――2016年中國網絡小說排行榜榜首、2017年第二屆「網路文學雙年獎」金獎
《大漢光武》――首屆「鶴鳴杯」網路文學獎年度歷史作品、2018年中國網路小說排行榜入選作品
第一章 在劫難逃
第二章 一鳴驚人
第三章 買空賣空
第四章 銀子惹的禍
第五章 上兵伐謀
第六章 半步論語治天下
第七章 年終考核
第八章 平等宣言
第九章 歷史定位
第十章 春秋正義
兩百多名精挑細選出來的弓箭手緊隨其後,一個個敏捷如叢林中的狐狸。短短幾個呼吸間,就來到北門附近,借著半空中的火光悄悄地拉開了角弓。
「噹——噹噹——」正在北門敵樓中焦急傾聽城西動靜的守軍,這才發現城外來了敵人,趕緊拼命扯動報警的大鐘。
才敲了兩三下,一支三尺餘長的狼牙箭凌空而致。「喀嚓!」一聲,將拴著大鐘的粗麻繩射作了兩段。
「嗖嗖嗖,嗖嗖嗖——!」又是一陣急促的箭雨,大鐘附近的天完將士個個被射得如刺蝟一般,當場氣絕。
「弓箭手掩護,敢死隊,登城!」倪文俊再度拉圓角弓,將一名試圖跑向城西報信的守軍從背後射翻到城下,同時衝著身後吩咐。
早有默契的千夫長張翰用力點了下頭,帶領麾下兵卒推著雲梯車快速前進,三步兩步就將雲梯靠在城牆上,隨即用力拉動了雲梯上機關。
「砰!」安裝於雲梯頂部的鐵鉤猛然下落,死死地勾住城牆。千夫長張翰吐出銜枚,用嘴巴叼住佩刀,一手持盾,一手抓住梯身,如猿猴般朝雲梯頂端爬去。
北城牆上的守軍總計才只有兩百餘人,並且全都不是精銳。在突如其來的打擊面前,頓時亂作一團,有人叫嚷著跑上前試圖推翻雲梯,有人扯開嗓子大聲向西方示警,還有人則丟下兵器,轉身逃走。
倪文俊精挑細選出來的弓箭手準確地找上了他們,兩輪覆蓋之後,城牆上就再也看不到一個站著的守軍,只剩下敵樓的屋簷下方和敵樓之內還有少數倖存者在做最後的掙扎。
但是他們的掙扎註定是徒勞的,西城牆那邊打得正激烈,炮聲、火銃聲和手雷爆炸聲,將北門附近的警訊徹底吞沒,短時間內,誰也不可能注意到他們。
「砰!」一支大銃在倪文俊身後不遠處發射,將數十枚散彈砸入敵樓,掛在敵樓口的兩串燈球瞬間被打得支離破碎,整個敵樓徹底陷入了黑暗。
「該死,誰開的火,哪個叫你開的火!」倪文俊大怒,調轉弓箭,對準銃聲響起的位置,卻看見自己的狗頭軍事孫東霖兩眼發直,身體哆哆嗦嗦,慘白的臉上沒有半分血色。
「等打完了這仗,老子再收拾你!」一見後者那副孬種模樣,倪文俊的殺心就降低了一大半,再度調轉角弓,將三尺長箭射入黑漆漆的敵樓,隨即抽出鋼刀,大聲斷喝:「全軍壓上,半刻鐘內必須給我打開北門!」
「是!」更多的雲梯快速靠近城牆,接二連三落下鐵鉤,一隊隊死士沿著雲梯攀援而上,速度快得像撲食的狸貓。
已經不用再掩飾行藏了,西城牆上的守軍即便聽不見北城的示警,至少會留意到燈籠已經全部熄滅,而他們現在分兵過來救援,恐怕也未必來得及,畢竟陳友諒手中的兵力單薄,不可能還拿得出來另外一支後備軍。
事實也正如他們所料,北城敵樓中的燈籠一滅,陳友諒在西城牆上立刻察覺到了危機。
「這交給你!」將令旗向張定邊手中一丟,扯開嗓子高喊:「來幾個人,跟我一道去北城!把幾隻渾水摸魚的小賊趕下去!」
「三哥,來不及了!」張定邊的反應速度絲毫不比陳友諒慢,然而,他卻做出了截然相反的判斷,「那邊只有兩百守軍,萬一賊人剛才是聲東擊西……」
「能拖一刻算一刻!」陳友諒狠狠瞪了他一眼,打斷道:「張定邊、張必先帶領鐵甲衛留在這兒,其他人跟我來!」
「是!」數十名渾身是血的勇士拎著兵器,快速向陳友諒靠攏,後者則調轉身軀,一馬當先衝向了北側城牆,邊跑邊大聲喊道:「不要怕,如果是聲西擊北,西城這邊就暫時安全,大夥給我頂住了,頂完了這一輪,淮安軍馬上就到!」
前半句話也許很有道理,但是後半句話則完全是望梅止渴,然而蘄州城西牆上的勇士們,卻瞬間被激起了鬥志,一個個點燃手雷,接二連三地丟向城外。
兩名操炮手將大銃專用的散彈,拿鏟火藥的木頭鏟子填進炮口,第三名操炮手,抄起木錐朝炮膛內狠狠搗了數下,然後抽出木錐,將四斤小炮推向箭垛,對準城外靠近西北側的敵軍。
「轟!」炮口噴出一道紅光,斜斜地掃向城外的一排弓箭手。紅光在接近目標的剎那驟然擴大,把整排的弓箭手全都包裹了進去。
短短四十幾步的距離,弓箭手根本來不及反應,像被冰雹砸過的麥秸一般趴在了地上,一個個死得慘不忍睹。
「砰!」「砰!」「砰!」幾名大銃手相繼開火,將可能威脅到陳友諒的弓箭手打得抱頭鼠竄。
借著弟兄們拼死換回來的機會,陳友諒兩腿繼續加速,整個人如受了驚嚇的野鹿般,衝過馬臉,閃過箭垛,轉過西城牆和北城牆的夾角,轉眼間就靠近了目的地。
北城牆上,早已站滿了倪部叛賊,剩下二十幾名守軍將士無路可退,只能用身體護住敵樓下方的城閘轆轤,阻擋張翰等人靠近。然而他們的防線是那樣的單薄,短短幾個眨眼,就已經被叛賊衝得四分五裂。
「砍繩子,把繩子砍斷!」陳友諒看得兩眼冒火,扯開嗓子提醒著。城門後的鐵閘重逾萬斤,只要將轆轤上的起吊繩索砍斷,短時間內,倪部叛賊就休想將其再抬起。
他的叫喊立刻吸引了反賊的注意力,有名百夫長嘴裡發出一聲怒喝,帶領著十名手下,轉頭殺了過來。
「找死!」陳友諒大叫,鋼刀斜掄,劈出一道閃電。那名試圖建立奇功的百夫長連人帶兵器被他砸出了城外,「咚」地一聲,變成了一堆肉泥。
兩名叛賊緊跟著衝到,一左一右試圖對他展開夾擊,陳友諒將鋼刀端平,擰腰橫掃。雪亮的刀鋒搶在對方砍中自己之前,畫出了一道詭異的圓弧。兩名叛賊個個開腸破肚,慘叫著栽倒。
「給我去死!」陳友諒揮舞鋼刀大叫著,將第四名對手砍去半邊頭顱,然後從此人的屍體旁快速突進,刀尖前刺,捅入第五名對手的心窩。
狹窄的城牆給他提供了極大的保護,令每次上前跟他廝殺的叛匪都無法超過三人,他則越戰越勇,手下沒有一合之將。
「噹!」一支冷箭從城下飛來,正中他的左胸。陳友諒被推得後退了數步,隨即手起刀落,將嵌在鐵甲上的箭杆砍為兩段。
產自淮揚的精鋼板甲堅韌無比,遠距離而來的冷箭根本不可能將其洞穿,而作為高級將領的特供福利,陳友諒的板甲下還襯著一件同樣產自淮安的金絲軟甲,哪怕板甲有了破損,柔軟的細鋼絲也能提供第二層防護,將流矢徹底隔離在外。
「噹!」又一支羽箭飛來,射得陳友諒大腿火星亂冒。
「姓倪的,有種上來單挑!」他將自己的身體藏在箭垛後,同時扯開嗓子發出挑戰,「暗箭傷人算什麼好漢,有種過來單挑,陳爺讓你一隻胳膊!」
倪文俊已經勝券在握,哪裡會答應這種愚蠢要求?撇撇嘴繼續放箭。但是陳友諒卻不再給他瞄準機會,快速衝上最靠近自己的那座馬臉,貼著內牆,與周圍的叛軍戰做一團。
敵樓下的十幾名守軍殘兵,看到自家將軍捨命前來相救,立刻士氣大振,分出一半弟兄死死擋住張翰,另外幾人舉起鋼刀,朝著轆轤上的繩索亂砍亂剁。
「射死他們,一個不留!」倪文俊見狀,氣得眼眶欲裂。顧不上再放冷箭偷襲陳友諒,指揮著麾下弓箭手調整角度,向敵樓下方來了一次全方位覆蓋。
密密麻麻的羽箭飛上半空,然後又迅速掉頭而下,正在舉刀砍繩索的幾名勇士瞬間被射成了刺蝟,圓睜著雙眼相繼栽倒。
轆轤周圍的倪部叛賊也被這一輪箭雨放翻了十幾個,剩下的愣了愣神,本能地後退。就在這電光石火之間,靠近外牆處的屍體堆中,猛然又跳起了一名天完勇士。三兩步衝到轆轤旁,將冒著火星的手雷朝下面一塞,然後整個人蓋在手雷上面。
「拉開他!把手雷拿出來,捻子還很長!」千夫長張翰歇斯底里地大叫,用鋼刀逼著手下弟兄去保護轆轤。然而,周圍的賊人哪有視死如歸的勇氣?一個個哆嗦地挪動雙腿,未能靠近半步。
「轟!」紅光閃動,起吊鐵閘的轆轤與勇士的身體同時炸飛起來,四分五裂。
「殺陳友諒!」千夫長張翰兩眼發紅,像輸光了的賭徒般掉轉頭,帶領城牆上的叛賊撲向陳友諒。
轆轤被炸壞了,北門無法再輕易打開,但殺了陳友諒,效果也是一樣,此人是全體蘄州守軍的主心骨,殺了他,破城易如反掌。
陳友諒雖然勇力過人,但畢竟不是西楚霸王,面對一波又一波衝來的敵軍,很快就被逼得節節後退,他身後卻還有數十名剛剛被甩開的叛匪嚎叫著撲上前,恨不得把他立刻就剁成肉醬。
「我是陳友諒,金吾將軍陳友諒!」鎧甲上接連挨了三、四刀,陳友諒終於察覺到事情不妙,猛的吐出一口鮮血,扯開嗓子大喊道:「老子是天完國的執金吾!敢殺老子,看老子先死還是你們先死!」
「砰!」一聲火銃近距離射擊,打斷了他的瘋狂。正堵在身後撈便宜的叛匪,被散彈打得東倒西歪,厲聲慘嚎。
陳友諒身上也挨了十幾彈,多虧了鐵甲和金絲軟甲的雙重防護才沒有被打成篩子,但劇烈的痛楚令他忍不住破口大罵:「直娘賊,你沒長眼睛啊?要不是老子……」
「事急從權!」太師鄒普勝放下正在冒煙的大銃,趴在城牆內側的箭垛上,喘得如同一個風箱。
「你怎麼不再打準點!」陳友諒吐出一口血,跳過屍體,攙扶著鄒普勝快速後退。
這一槍雖然讓他身上多處受傷,卻也暫時將通道「清理」了出來,讓他有機會擺脫追兵,去與張洪生、歐普祥、于光、吳宏、王溥等人會合。
在他身後,千夫長張翰帶領百餘名死士緊追不捨,刀鋒上的血淅瀝瀝灑得到處都是。陳友諒只跑出十幾步,知道大事不妙,狠狠將鄒普勝向前推了一把,然後轉頭劈剁。
「噹!」張翰舉刀招架,被震得連退數步。陳友諒大叫著追上去,兜頭又是一刀,將張翰左側的嘍囉砍掉半個腦袋。隨即又是一記肘錘,將另外一名嘍囉直接砸出了城外。突然,腳下的屍體動了一下,雙手抓住他的大腿,陳友諒趕緊豎起刀尖向下猛刺。
身負重傷的倪部嘍囉自知必死,居然不肯鬆手躲閃,咬著牙用胸口硬抗。陳友諒咆哮著繼續揮刀下剁,一刀,兩刀,三刀,終於將這個亡命徒的雙臂切斷,再抬頭,一抹雪亮的寒光已經近在咫尺。
「老子夠本了!」陳友諒閉上眼,大叫著將刀尖向前捅去,準備跟對手來個玉石俱焚。
刀鋒如願刺進了對手的小腹,想像中的疼痛卻遲遲未到,他驚愕地睜開眼睛,正看見貼身侍衛長王溥將鋼刀從敵軍的胸口拔出來。
于光、吳宏雙雙越過他,迎住一名叛軍,呼喝酣戰。張洪生則從他的頭頂跳過去,撲向叛軍千夫長張翰。二人顯然是舊相識,四目相對,火花迸射,手中的兵器招招砍向彼此要害,恨不得下一刻就讓對方身首異處。
「奶奶的,你們終於來了!」陳友諒用刀身支撐著,大口大口地喘氣。
按照淮揚人的手鐘計算,剛才的惡鬥其實只有短短三、四分鐘,但是他卻感覺彷彿走過了幾百年,渾身上下每一個關節都充滿了酸澀。
然而,老天爺沒有給他任何休息時間,很快,一股滾燙的熱血濺在了他臉上,猛抬頭,看見張洪生被張翰卸掉了半邊身子,剩下半邊身子靠著城垛,鮮血如瀑布般往下淌。
「老張!」于光紅著眼撲過去,試圖給張洪生報仇雪恨。張翰卻不肯跟他拼命,果斷退入其他叛賊的身後。
「不要臉,無恥下流的王八蛋!有種別跑!」于光氣得破口大罵,高舉鋼刀緊追不捨。一名叛軍死士猛的躺倒,身體快速滾動,刀刃直奔他的小腿。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