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我有一座恐怖屋04:活棺村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79221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幸運」的陳歌再次抽中厲鬼,
這回不同以往,他還得親自前往「取貨」;
老城區的破舊宿舍裡,陳歌遭遇了一群「戲精」,
這群厲鬼竟出自一本漫畫,而這漫畫,
是由一名連鬼都不忍欺負的中年大叔所繪。
是新員工和新道具啊!陳老闆這下真的激動了!

僅存兩名成員,接二連三的挖眼案背後,
怪談協會正醞釀著最後反撲,
更糟的是,他們盯上來自林官村的江鈴,
小女孩身上究竟有什麼,令那些病人趨之若鶩?

范郁江鈴突然失蹤,陳歌不得不冒險夜闖大山,
與世隔絕的山村裡,一場盛大的祭祀即將開始。
陰喪、轎鬼、人頭燈……
張雅仍未醒,許音已經陷入沉睡,
新加入的最強厲鬼,能否為陳歌掙得一線生機?
我會修空調,真名高鼎文,憑藉本書獲得二○一八年起點新人王,其創作風格獨樹一幟,極具想像力,擅長描繪荒誕場景,烘托驚悚懸疑氛圍,同時又不失人性的溫暖,兼顧搞笑和驚悚,帶給人前所未有的閱讀體驗。
第四部:活棺村
在我下葬的那一天,除了我,他們都來了。

第一章
陳歌要開始為新場景做準備,他擔心忙起來後無法照顧范郁,決定先過去看看對方。
購買了一大堆零食和玩具來到九江福利院,院長以為他終於想通準備把范郁帶走,還親自跑出來迎接。不過結果肯定是讓老院長失望了,陳歌抱著一大堆零食進入范郁和江鈴所在的房間,不知道他到來的兩個孩子正在屋裡面畫畫。
白紙上只有紅黑兩種顏色,范郁的風格倒是一點都沒有改變。
「這個是我們住的房間,妳姐姐當時就趴在那裡。」范郁的手指在畫上移動,經過幾個黑色小人後,停在了一扇黑色窗戶上面。
旁邊的女護士看著范郁的畫一頭黑線,她剛才正好站在窗戶附近,按照范郁所說,那個如同蜘蛛般的人形恐怖怪物就在她頭頂。「鈴鈴,我們回房間玩,好不好?」女護士蹲下身,把目光從范郁的畫作上移開。
理智告訴她,范郁畫的那些怪物都是憑空臆想出來的,但看多了,心裡總感覺毛毛的,好像身邊真的有怪物存在一樣。怪不得有很多精神科醫生到最後都得了精神病,跟這些不正常的患者接觸久了,慢慢的竟會不自主的產生一種認同感。在女護士看來,自己之所以會感到害怕和發毛,純粹是因為心理暗示。
她試著把小女孩抱到一邊,可女孩又哭又鬧,就是不願意從范郁身邊離開。
「讓我來吧,對待孩子不能那麼粗暴。」陳歌將手裡的零食和玩具放在桌上,輕輕抓著江鈴的小手。
「我粗暴?」女護士無語的站在一邊:「我只是覺得經常觀看這樣恐怖的畫,對江鈴以後的成長很不利,想要帶她離開。」
「理解,照顧孩子確實不容易。」陳歌看起來成熟自信,笑容中蘊含著一種說不出的溫暖,女護士瞥了他一眼,輕輕哼了一聲,假裝不在意的看向一邊,只是目光偶爾會落在陳歌身上。
「江鈴,我見到妳姐姐了。」陳歌開門見山,他並沒有把江鈴當做小孩子來對待:「我去了一趟林官村,妳和妳姐姐的事情我都弄清楚了,過段時間,我還會去大山深處的活棺村一趟,徹底調查清楚一切!」
聽到林官村和活棺村幾個字,小女孩突然停止哭鬧,水汪汪的眼珠裡好像蘊含著一絲特殊的情緒,好像是驚訝,又有點像是害怕。
兩人誰也沒有再開口,屋內突然變得安靜下來,一旁的女護士心裡也直打嘀咕:這人在幹什麼?活棺?調查?怎麼突然開始玩角色扮演了?騙小孩子也要有個限度啊!更出乎女護士預料的是,之前哭哭啼啼的江鈴聲音突然平靜下來,她非常乖的伸出自己的小手抓住陳歌的衣袖:「不要去。」
「那裡很危險嗎?」陳歌聽白大爺說過江鈴有輕微的畸形,她應該和她姐姐一樣,身上流著那個詭異村子的血脈,很可能知道一些祕密。
「嗯。」女孩很乖巧的點了點頭:「我媽媽說,那裡有很多像姐姐一樣的人,他們很壞。」
「像妳姐姐?妳媽媽還對妳說過什麼?」
「別碰棺材。」江鈴左手握拳,右手抓著陳歌的袖子不鬆開:「你不要去,去了就回不來了。」
「嗯,叔叔知道。」陳歌揉了揉江鈴的腦袋,將她抱到椅子上,整個過程江鈴都沒有反抗。
「你倆這是在說什麼?」女護士害怕陳歌再說些什麼奇怪的話,直接抱起江鈴離開。這一次江鈴沒有反抗,表現得很乖巧,只不過臨走的時候眼睛一直看著陳歌。
「別碰棺材,這個訊息挺關鍵的。」陳歌關上了門,坐在范郁旁邊。
此時范郁在畫第二幅畫,白紙上有一個黑色小人走在中間,身後無數紅影飄蕩,一副百鬼夜行的架勢。
「范郁,你有沒有興趣搬到我的鬼屋住?」陳歌撕開幾袋零食,自己吃了起來。
放下筆,身體瘦小的范郁看著陳歌,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等我處理完手頭的事情,就接你過來,不過你也要答應我幾件事。」陳歌湊到范郁身邊,和他擠在一起:「我知道你沒有任何心理疾病,你所表現出的格格不入,只是因為擁有他們沒有的能力,相較來說,你更加的聰明和成熟。我不會去給你找什麼心理醫生,或者逼你吃藥,只希望你能做好一件事情。」
「什麼事?」范郁揚起了頭。
「我會為你辦理入學手續,讓你過上和其他孩子一樣的生活。我不求你學習能有多好,只希望你能交幾個同齡的朋友,走出這個封閉的小世界。」陳歌說的是心裡話,在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他已經準備攬下范郁以後上學需要的所有費用。
他不是那種喜歡炫富的人,很多時候能省則省也不是因為吝嗇,只是覺得沒有必要。
范郁沒有表態,又低下了頭,拿著畫筆開始畫第三張畫。
「你可以考慮一下。」陳歌看著桌上那些黑紅兩色的恐怖畫作,並沒有強迫范郁做出決定:「還有一點我要說說你,別老繃著一張臉,要學會微笑,就像我這樣。你看我不管去哪裡都很受歡迎,這就是我的祕訣。」
一直面無表情的范郁聽到這似乎聽不下去了,他把手裡的畫塞給陳歌,一個人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了頭。「這孩子。」陳歌搖了搖頭,看向手中的畫,原本只是隨便掃了一眼,看完後他的目光卻久久無法移開。
白紙中央用黑筆畫了一個小女孩,女孩身後是一隻巨大的紅色蜘蛛怪物,乍一看跟范郁之前畫的一樣,仔細看幾眼才能發現區別:小女孩的左右手上各纏著一個哭泣的紅色小人,似乎是她的父母。
范郁是在給他提醒?陳歌將這幅畫收好,他看著把自己藏在被子下面的范郁,沒有再問什麼,背上包離開了九江兒童福利院。
這個小女孩不簡單啊。陳歌攔下一輛計程車,馬不停蹄趕往招租廣告上的地點:「拿了抽屜就走,今晚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他撥打了招租廣告上的電話,發現是空號。
聯繫不到戶主,他只能親自登門。
第三醫院員工宿舍位於老城區,人比較少,建築普遍不算高,晚上快九點陳歌才找到目的地,這個社區有些冷清,亮著的燈沒有幾盞,還全部集中在周邊的兩棟樓上,員工宿舍年代久遠,看起來有些破舊,連個警衛室都沒有。他先進入旁邊的宿舍裡看了看,結果發現這裡的房間全都沒有標寫門牌號。「招租廣告上只寫了一個三○四號,這要我怎麼去找?」
背著包守在社區門口,陳歌想要找個人問問路。
等了十幾分鐘,有一個騎著電動腳踏車的高中生進入社區。
「你好,我想問問咱們社區三○四號在哪個樓裡?」陳歌隔著很遠就開口,他怕突然站出來嚇住那孩子。
「三○四號?聽著耳熟。」那個高中生停下電動腳踏車朝社區裡面指了指:「應該在裡面吧,我不是太清楚。」
「勞煩再問一句,咱們社區以前有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陳歌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和善一些:「路對面的電力局宿舍也在老城區,但人家那邊看著明顯要比咱們社區熱鬧。」
「沒出過什麼奇怪的事啊。」高中生看著陳歌,他倒是覺得眼前這人有點奇怪。
「亞文!跟誰說話呢!」旁邊三樓傳來一個中年女人的聲音,陳歌扭頭看去,有一個穿著睡衣的女人正一臉警惕的看著他,然後對旁邊的高中生招手:「回家!」
「哦,知道了。」高中生騎著車離開。
「稍等一下!」陳歌不想錯過這個機會,他只是來拿抽屜的,不想把事情搞得那麼麻煩。說完後,他直接站在樓底下朝樓上的中年女人喊道:「大姐,妳知道三○四號在哪棟樓嗎?」
他只是隨口喊了這麼一句,但是說完後,整棟樓僅有的亮著燈的幾家瞬間把燈給關了。「這麼嚴重嗎?」陳歌面前的公寓只剩下中年女人家裡還亮著燈。
「往裡走,社區左數第一棟三層。」那位大姐臉色很難看,回到屋裡也關上了自家的燈。
「你們反應也太過激了吧?」陳歌沒有直接離開,他悄悄跟在高中生後面一起上了樓。
停好電動腳踏車,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高中生背著書包朝樓上走去。
「媽,晚上吃啥?」高中生正要打開外面的防盜門,裡面突然傳出來中年女人的聲音:「別碰門!跺跺腳再進來!」
「跺什麼腳啊?我剛結束晚自習,快累死了。」
「讓你幹什麼就幹什麼!」女人聲音一下變大,好像特別的生氣,把藏在二樓的陳歌都嚇了一跳。
高中生不情願的跺了跺腳,中年女人這才把門打開,嘴裡還不斷念叨著:「小孩不懂事,無意冒犯,楣運走開……」連續念了好幾遍,她才放心讓小孩進屋:「把這身衣服全脫下來,我給你洗一遍。」
「早上才換的啊!」
「不脫就別吃飯了。」
三樓的防盜門慢慢關上,陳歌走出樓道,心裡覺得奇怪:這社區的人是不是有點小題大做了?轉盤抽中抽屜的機率是百分之一,抽中許音的機率是百分之三,從機率上講,抽屜也就比許音強一點才對,連紅衣都不是。「不管了,趁著時間還早,先把東西拿到手再說。」
不知道是不是他剛才喊那一嗓子的緣故,社區裡亮著燈的房間更少了。找到中年女人所說的那棟樓,陳歌進入樓道後也沒有發現什麼特殊的地方,只不過看起來很破舊,似乎很久沒有住人了。
來到三樓,左右兩戶人家都沒有門牌號,不過左邊那一戶門上留下了一個聯繫方式。
「難道這就是三○四?」陳歌拿出手機撥打了這個號碼,只響了兩聲,電話就被接通。
「您好,我們是宜居仲介公司,請問有什麼能為您服務的嗎?」
「是這樣的,我看中你們在第三醫院員工宿舍的一間房子了。我現在就在社區裡,如果可以的話,我想今晚就看一下房子。」
「請稍等,我幫您問一下所在區域負責人。」過了一會,手機那邊傳來回覆,給了陳歌另一個號碼:「他剛下班,我已經把您的情況向他說明了,他現在正在往您那邊趕。」
「麻煩妳了。」
大概十幾分鐘後,一個穿著黑襯衫夾著公事包的男人停在公寓外面,他看起來三十多歲,表現得十分熱情:「真巧,我家就在這附近,您要是換個地方恐怕就只能等到明天了。」
「看來我和這房子挺有緣的。」陳歌呵呵一笑,心裡想著怎麼神不知鬼不覺的把抽屜給帶走:「我們先上樓看看房子怎麼樣?」
「好啊。」男人看著漆黑的樓道有些害怕,不過他並沒有表現出來,臉上依舊掛著笑容:「跟我來。」他拿出手機照路,給陳歌介紹起來:「這一片交通特別便利,醫院、學校、圖書館全都有,價格不貴,而且升值空間巨大。」來到三樓,他從口袋裡拿出了一串鑰匙,陳歌擁有陰瞳所以看得很清楚,每把鑰匙上都貼有編號,而那男的準備用來開門的鑰匙上,貼著的編號是三○五。
「這房間不是三○四?」陳歌直接問了出來。
聽到他的聲音,仲介的鑰匙差點沒拿穩,他回頭朝陳歌乾笑了一聲:「這是三○五,三○四是凶宅,我們怎麼可能把凶宅……」
「我想要的是三○四,凶宅什麼的我不介意,只要價格讓我滿意就行,你帶我進三○四看看吧。」陳歌斬釘截鐵,那男仲介捏著三○四的鑰匙,就是不敢去開門。
僵持了半天,那男的才哭喪著臉走向三○四:「我要早知道你想看的是三○四,絕對不會晚上跑過來。」他把鑰匙塞進門鎖當中:「三○四價格是三○五的一半,但有些事要跟你說清楚,省得你以後投訴我。」
「什麼事?」陳歌集中注意力,他感覺自己抽到的這個抽屜有點不一般。
「三○四的第一任戶主是個賭徒,欠了高利貸,他把房子抵押給銀行還了一部分。但利滾利根本還不完,最後這傢伙走投無路在社區裡跳樓了。」
「這就是凶宅的來歷?」
「我跟你說實話恐怕你就不敢租了。」男人將房門打開:「他是後半夜跳的樓,等警察過來的時候發現這人被砍了一隻手,可是找遍社區都沒有找到那隻手在哪裡。」如果只是有人跳樓就算了,關鍵是死者還丟了一隻手至今沒有找到。不管誰搬進凶宅,心裡肯定會有一根刺,萬一平時整理東西的時候無意間翻出來一隻斷手,那樂子可就大了。
「帶我進去看看。」陳歌神色平靜,一副這都是小場面的樣子。
「好。」男人襯衫後面有一片顏色較深,好像是被冷汗浸濕的:「其實這房子也很好,馬路對面供電局宿舍同面積的房屋,價格是它的四倍。」
打開防盜門,一股怪味飄散出來,好像有什麼東西發霉了。
男人試了試客廳的燈,可能是因為接觸不良的原因,按動幾次才把燈打開。明亮的白光驅散了黑暗,透出房門,照在黑漆漆的走廊上。
陳歌也跟著進入屋內,他不想做多餘的事情,直接開始尋找抽屜。黑色手機上有一小段關於抽屜的描述,好像說的是臥室工作桌的某一個抽屜。
男人站在門口還沒來得及阻止,陳歌已經進入臥室當中,可他找遍了兩個臥室並沒有看到工作桌,只有一個大衣櫃。
「跟手機上描述的不太一樣。」陳歌從臥室走出來,狐疑的看了男人一眼:「老哥,你確定這是三○四房?」
「鑰匙上貼有編號,不可能搞錯的。」男人向陳歌展示自己的鑰匙。
臥室裡沒有工作桌,陳歌看著屋子裡大大小小的抽屜有點發愁:一個個篩選查看肯定來不及,難道真要在這住一晚?
「你覺得這房間怎麼樣?價格我們還可以再商量。」男人很害怕,他一直站在門口沒有進來。
「我很中意這房子,你看能不能讓我先在這裡試住一晚?」陳歌手伸進背包裡摸索起什麼東西來。
「試住?我們從沒有這項服務,你要是不滿意的話,我們可以去旁邊那房間看看。」
「不必了,就這間。」男人話沒說完就被陳歌打斷,他從背包裡取出身分證和五百塊錢:「五百元試住一個晚上,這是我身分證,絕對不會破壞裡屋內任何東西,如果今晚沒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這房子我就要了。」
男仲介從來沒有接待過這樣的客人:「不行,公司有要求的,不能亂來。」
「死過人的凶宅有很多人要嗎?錯過了我,你這房子不知道還要閒置多久。」陳歌說了半天總算是說服了那個男人,拿到了這房間的鑰匙。
「社區四周安有監控,你要是遇到什麼恐怖的事情可以跑出去求救,我明天早上八點來收房。」
「你明天最好早點來,我白天還有事。」陳歌送走男仲介,看著手中的鑰匙,覺得有一點彆扭。
鑰匙本身很破,但是貼紙卻是新貼上去的。「有點奇怪。」他正在思考,廚房裡突然傳來一聲脆響。
從背包中拿出碎顱錘,陳歌走到廚房門口,發現案板上的菜刀掉進了洗菜盆裡。
這菜刀原本放在什麼地方?他撿起菜刀看了看,打開了旁邊的瓦斯爐,抓著木質刀柄將其放在火上烤了起來:「厲鬼應該會害怕明火吧?」明亮的菜刀硬是被烤黑,陳歌感覺差不多了,這才把菜刀重新扔進洗菜盆裡。
「屋子裡抽屜那麼多,總有一個是我要找的,慢慢來吧。」他打開了所有房間的燈,開始尋找那個打不開的抽屜。
夜色已深,社區裡安靜得過分,似乎每個房間都沒有住人一樣。
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陳歌坐在客廳裡看著擺了一地的抽屜,他把房間裡所有抽屜都打開看了一遍。「這屋子裡的抽屜都可以打開,也沒發現有什麼異常。」靠著沙發,陳歌感覺睏意上湧,他已經很久沒有好好休息過了。「跟前幾次抽獎不太一樣,難道這隻厲鬼很強?或者有特殊的能力?」他把複讀機放在旁邊,抱著碎顱錘躺在沙發上,剛準備閉上眼休息幾分鐘,手機忽然震動起來。
仲介公司?他們找他幹什麼?陳歌接通了電話,手機那邊還是那個女人的聲音。
「您好,很抱歉,我這邊剛收到通知,負責第三醫院員工宿舍那邊的區域經理,在去找您的路上出了車禍。暫時不能幫您辦理業務,如果您實在想要那套房子,請三天後再來吧。」
「車禍?!」陳歌一下睡意全無,仲介恰巧出了車禍,那剛才陪他看房的人是誰?是社區裡的厲鬼?還是仲介的亡魂?不管這兩個猜測哪一個正確,結果其實是一樣的──他撞鬼了!「能跟我說說你們仲介那個出車禍工作人員的外貌嗎?」
「不好意思,我只負責接線,九江市各個地區的具體銷售人員我也不清楚。」
「妳自己公司的職員妳不清楚?」陳歌看著手裡的鑰匙,這鑰匙是鬼魂留下的,他越看越覺得彆扭,貼紙很新,鑰匙卻顯得有點舊。他一點一點將貼紙撕下,下面是三個歪歪斜斜的數字──三○五。那個男人之前竭力向他推薦的才是三○四!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