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3
定  價:NT$330元
優惠價: 79261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走進東方千年神怪經典《山海經》
看神獸開明如何在天地之謎、犧牲苦痛中
勇敢擁抱仇恨、尋回愛的溫暖

  上一回,懵懂的開明體會了天地和平是多麼得來不易,於是決心成為大家可以信任的「小總管」,加強自己的力量,守護崑崙山。他開始為神能較低的神獸開闢能安全隱身的園藝迷宮,並找來好友兼人生導師的欽原及白澤幫忙,卻意外迷失在白澤莊園裡,又莫名成了兩隻小山神吉羊、如意的監護人……不僅如此,人間竟然還出現小蛇人來攪局?
  奇怪的事件接踵而來,剝絲抽繭卻發現源頭導向兩大遠古神靈:黃帝和燭龍的弒子之謎!開明這次有辦法獨當一面,解開天地的仇恨與祕密,守護大家的神獸樂園嗎?
黃秋芳
畢業於臺大中文系、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曾擔任企畫編輯、採訪記者等工作,目前經營「黃秋芳創作坊」,專心投入兒童文學創作與教學的工作。
她的作品充滿人文關懷,善於從人性的弱點去追尋、探究不同生命階段的課題,並透過感性動人的文字,架構出充滿想像力的奇幻世界。
作品曾獲得臺灣兒童文學協會童話獎首獎、文建會兒歌獎、九歌少年小說獎、台東大學童話獎、九歌年度童話獎;教育部文藝獎小說組首獎、吳濁流文學獎小說獎、中興文藝獎章小說獎,以及法律文學獎小說創作特別獎。出版作品有:《魔法雙眼皮》、《不要說再見》、《向有光的地方走去》、《逆天的騷動》和童話《床母娘的寶貝》等書。

Cinyee Chiu
大學時就讀臺大經濟系,畢業後聽從自己「想要畫畫」的心聲重拾畫筆,前往美國馬里蘭藝術學院(Maryland Institute College of Art)攻讀插畫碩士,一步步走出她獨特的藝術生涯。
她的創作曾入圍2018年世界插畫獎 (World Illustration Awards),並在同年獲得紐約插畫家協會60屆 (Society of illustrators NY) 廣告類金獎的肯定,還曾為第29屆金曲獎最佳專輯製作人獎繪製入圍影片的插畫。
她擅長掌握各種造型的特色,運用繽紛、大膽的色彩營造出夢幻又神祕的風格。身兼作家、插畫家、繪本作家的她,出版作品有:《青春之石》、《人生就求一次如魚得水》。

【崑崙傳說】好評推薦——
李豐楙 (國立政治大學名譽講座教授)
林文寶 (國立臺東大學榮譽教授)
許建崑 (東海大學中文系教授)
鄒敦怜 (閱讀寫作指導專家、兒童文學作家)
林世仁 (兒童文學作家)
邱慕泥 (戀風草青少年書房店長)
陳安儀 (親職專欄作家、閱讀寫作老師)

推薦語
「《崑崙傳說》系列的奇書創作,利用神話知識創作另一密碼,亟待有心的讀者破解其祕。如此神聖又神祕的奇作既可隨身攜帶,亦能隨興泛覽,相信能夠成為具有神奇效應的當代祕笈!」——李豐楙(國立政治大學名譽講座教授)

「作者以《山海經》描述角色的隻言片語,再以崑崙山為場景,企圖揮灑成《崑崙傳說》三部曲,她的浪漫情懷在這次的改寫創作中一覽無遺……多少人曾以《山海經》為依據書寫奇幻故事,就兒童文學而言,皆流於單篇,缺乏恢宏的長篇。今秋芳三部曲,正是我企踵以待。」──林文寶(國立臺東大學榮譽教授)

「同類題材的書籍多半是古文改譯,童騃趣味、缺乏深度,而這本書有趣味、有知識,也有啟示,值得閱讀與推薦。」──許建崑(東海大學中文系教授)

「以全知的視野看《山海經》神奇異獸彼此關係的經緯交織。細緻的文字讀起來一篇篇都是經典的散文,畫面豐富讓人讚嘆。」──鄒敦怜(閱讀寫作指導專家、兒童文學作家)

「從《山海經》中淬取出的瑰麗想像!以美麗的散文童話,帶領讀者穿越洪荒,展開一段神話的『微旅行』。」──林世仁(兒童文學作家)

「由於歐美奇幻小說,多取材於希臘神話人物,孩子們對於西方火神、水神、雷神……等,如數家珍。但對於中國的傳說中的奇珍異獸,卻難得可以說上一兩個,原因是,臺灣並沒有適合孩子們閱讀的讀本,來認識這些獸。很高興能有《崑崙傳說》,讓我們可以重新認識精采絕倫的《山海經》!」──邱慕泥(戀風草青少年書房店長)

本書特色
黃秋芳老師用感性動人的文筆,重新為兒少讀者架構了《山海經》的奇幻世界,將原本艱澀難懂的神怪經典,轉變為充滿人性、有滋有味的神話故事。再配上Cinyee Chiu色彩浪漫繽紛的插畫,更增添了崑崙山變幻莫測、神祕有趣的氣氛。
在第二集《妖獸奇案》裡,開明從總是為他的師傅陸吾「專門製造麻煩」,逐漸學會運用各神獸的特長、說服彼此協調合作,守護這個大家共存的這個「神獸樂園」。然而事情似乎沒有如他想得這麼順利。
從小山神兄弟吉羊、如意身上所背負的仇恨之謎、吃人怪物小蛇人的祕密,到「黃帝」與「燭龍」的弒子之仇……開明經過重重考驗,逐漸成為可以守護大家的「小總管」,一步一步以自己的步調,學習自我節制,茁壯長大。
作者藉由開明這個角色,鼓勵讀者不需要依照著別人的想法長大,因為「無論學會什麼,都要節制自己,想慢一點,做慢一點。」

推薦序 破譯山海新謎 李豐楙(國立政治大學名譽講座教授)

  《山海經》做為文化百寶箱,方便每個創作者從箱中取寶,新創造的寶貝也是新而有趣,由此發現它始終是最好的媒介,將先民與現代人聯繫在一起。華人一向被認為既無神話也缺少想像力,原因在我們不像陶淵明嗜好「泛覽山海圖」?但新世代面對電玩遊戲,到底又是如何創造出炫奇的新虛擬世界?古人與今人在山海世界如何相遇?《山海經》這個文化百寶箱雖則敘述簡略,從人物、動物到無生命物,卻反而留下許多空間供想像馳騁。這些富含創意的神話元素,形成民族共同的文化底蘊,就像新世代創造的電玩遊戲,有機會創造民族風格而形成民族氣派。面對黃秋芳創作《崑崙傳說》的山海圖象,經過現代包裝之後,是否能夠聯結古之人與今之人?關鍵在,此心此理有什麼共通處?
  在中華文化的歷史傳統下,如何定性《山海經》的奇幻世界?這問題的答案,若非視為難解,就批判為荒誕不經!在這種歷史壓力下,導致缺少神話想像,既欠缺真正的兒童讀物,也不太懂得遊戲三昧!但看到秋芳筆下的系列新作,發現這種情況正在改變中。
  如是改造,亟需超常的勇氣,相較之前的山海創意,她選擇走自己的路,翻轉了傳統的山海印象。原本簡缺至於不足的,剛好可以發揮想像;前後卷銜接不上的,反而成為可資運用的空檔。基於傳統欠缺遊戲的精神,在這𥚃提供一組觀念:「常與非常」,做為這系列讀物的參考。「常」的秩序導向遍於儒家經典,但「非常」則一直欠缺,就是形成超常、反常的力量。如何將山海世界翻轉為現代版本,將來自古代奇書的創意,以現代人的眼睛觀看?尤其成長在電玩世界的世代,視覺經驗既大異於昔,既注重圖像思維的造型、色彩,也習慣以簡馭繁、以一見多,卻又能極其繁富。故透過「非常」形式可以認識世界,也能從這一組概念取得進入山海世界之鑰。
  在《山海經》的原初世界中,「常」就是日常世界所接觸、經驗的所有生物、無生命物,相同的種族、常見的動植飛潛以及常用的自然礦產,這樣熟悉的生活世界雖則讓人感覺有序、安全,卻也重複、單調而殊少變化,故在記錄時常一筆帶過。所以「常」做為一種筆法,只是認識世界的基本形式。
  相對的第二種筆法則是「非常」,凡少接觸、罕見的經驗,只有經由組合、拼裝為新物,才能傳達給原本對此不熟悉的人,這就是做為想像形式的創作。其實文明蒙昧期就像兒童一樣,從近認識遠、從常認識非常,也就是從熟悉認識不熟悉,利用這種創意形式,就會形成一個不尋常世界。陌生化正是想像力的發揮,同時兼具真實與想像的拼合。在這種創作方式下,山海世界構成了「非常」的圖書譜系,形成彩色繽紛的山海圖像。這種書籍不斷翻新而後出轉精,相當程度滿足了新世代的想像需求,使兒童文學成為藝術新媒介。同時結合了真實和虛擬,也就是常物與非常物的新組合,這種趣味就像現代電玩世界的創意。
  「常」的世界少有故事記載,而「非常」世界則有許多故事可以敘說,其中也銘刻著「跨越時空」的故事。這時「非常」世界不再是條列的,而是綜合了多視角,從地上的異獸到會飛會潛的異物、從輿圖內到域外,層層向外舒展空間,這種視野也就從人境到境外,每個繁簡不同的故事,都能引發想像之旅。
  如何破解這類奇書之謎?從博物圖誌到巫書祕笈,類似《禹鼎記》、《白澤圖》,都被用於法術中,代表一種神奇的「登涉術」,為了登山涉水先備好入山指南,在森林、溪谷間遭遇奇物就可依方破解。秋芳的新作正可以歸屬這種巫書系譜。遵循了一定的原則、既有的名字,也標記其形狀、顔色,就像擁著《白澤圖》入山,就方便辨識神奸。
  在《山海經》中的「咒術性思維」,這種根據同類相感、相治,以相互感應而傳達其屬性,也就是巫術中所謂的「屬性傳達原理」。從巫術、方術乃至道教法術,時間雖然相隔遙遠,但《山海經》做為神祕圖笈的源頭,流傳既久、層面也廣,遠在《白澤圖》、道教法術之上。
  秋芳專心投入《崑崙傳說》系列的奇書創作中,利用神話知識創作另一密碼,亟待有心的讀者破解其祕。如此神聖又神祕的奇作既可隨身攜帶,亦能隨興泛覽,相信能夠成為具有神奇效應的當代祕笈!


推薦序 流觀山海經看崑崙山 林文寶(國立臺東大學榮譽教授)

  《山海經》猶如天外奇書,全書三萬多字,字裡行間皆令讀者嘖嘖稱奇。
  這部古籍如何形成?其實至今學界仍覺得一團謎,從原始資料如何採集,又是誰編輯成書,乃至後來流通的方式。雖然畢沅說:「作於禹益,述於周秦,行於漢,明於晉。」但在歷史文獻上仍有相當分歧的說法。唯一大家承認的,就是《山海經》曾配合《山海圖》,採用條列式文字,配合那些描繪奇形怪狀的圖樣。陶淵明曾作《讀山海經》十三首,其中一首的末四句 :「泛覽周王傳,流觀山海圖。俯仰終宇宙,不樂復何如?」說明了原本《山海經》正是富有圖卷的,而目前通行的《山海經》,也都是以圖鑑的形式呈現。
  山海經的內容稀奇怪誕,不只是講述地理山川,更記述奇山險地存在何種奇禽魔獸,涉及巫術、宗教、歷史、民俗、風土、礦藏等面向,更是神話之淵源,可譽為當代幻想文學中靈感寶泉。
  秋芳新作《崑崙傳說》問序於我,令我驚喜交加;驚的是她總算又執筆寫作,喜的是竟是《山海經》的故事!多少人曾以《山海經》為依據書寫奇幻故事,就兒童文學而言,皆流於單篇,缺乏恢宏的長篇。今秋芳三部曲,正是我企踵以待。
  今就其中主要角色介紹者,見其《山海經》出處:
  陸吾,卷二〈西山經〉:「西南四百里,曰昆侖之丘,是實惟帝之下都,神陸吾司之。其神狀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時。」
  開明,卷十一〈海內西經〉:「海內崑崙之墟,在西北,帝之下都。崑崙之墟,方八百里,高萬仞。上有木禾,長五尋,大五圍。面有九井,以玉為檻。面有九門,門有開明獸守之,百神之所在。在八隅之巖,赤水之際,非仁羿莫能上岡之巖。」
  英招,卷二〈西山經〉:「槐江之山,實惟帝之平圃,神英招司之,其狀馬身而人面,虎文而鳥翼,徇於四海,其音如榴。」
  欽原,卷二〈西山經〉:「崑崙之丘,……有鳥焉,其狀如蜂,大如鴛鴦,名曰欽原,蠚鳥獸則死,蠚木則枯。」
  至於白澤,不見於《山海經》,完整的故事見於宋代《云笈士籤》卷一百〈軒轅本紀〉:「帝巡狩,東至海,登桓山,於海濱得白澤神獸,能言,達於萬物之情,因何天下神鬼之事,自古精氣為物、遊魂為變者凡萬物一千五百二十種,白澤能言之,帝令以圖寫之,以示天下。」
  崑崙山是神話傳說中天帝在人間的都城,也是諸神聚集的地方,還存在著各類奇異的動植物。位在於海內西北方向,沒有一定修為的閒雜人等不可能踏上崑崙山,山方八百里,每一面都有九井和九門,每一道門,都有神獸把守。
  作者以《山海經》描述角色的隻言片語,再以崑崙山為場景,企圖揮灑成《崑崙傳說》三部曲,她的浪漫情懷在這次的改寫創作中一覽無遺,星星樹和漫天花雨奠定整部故事偏向童話基調。
  除此,文字的處理與選擇精準得當,用詞遣字更與情節同調,華麗繽紛卻平易近人,沒有古典文字的晦澀難讀;選擇的語調也偏向輕鬆幽默,宛若調皮的秋芳親自說著故事、陪伴著孩子共讀。整體的情節設計與文字挑選,肯定能讓讀者能在非常舒服的閱讀狀態下,享受秋芳所創造出的綺麗幻境。
  秋芳選擇了「開明」成為整部小說的主角,從他的誕生開始,展開整個故事的序幕。他在崑崙山所遇到的朋友、所經歷的事件,都是一個個有趣的章回故事。開明如何在這些事件中成長,或者他又要遇到什麼樣稀奇古怪的朋友,也會是一大看點。整個三部曲的鋪陳,相當吻合孩子的成長經歷,想必會有相當的共鳴。
  如果你意猶未盡,那就耐心等待下回分解;又如你不服氣、不甘心,或是迫不及待想知道更多,那就拿取《山海經》文本或搭配圖鑑,自己走進入崑崙山的傳奇,放縱自己,任由山海經的奇禽異獸奔馳於你想像的幻境,編織屬於你的崑崙傳奇或《山海經》的神話世界,而後故事將流轉、想像不歇。

參考資料:
《觀山海(山海經手繪圖鑑)》 ,杉澤繪,梁超撰,湖南文藝出版,二〇一八年六月。
《山海經圖鑑》,李豐楙審定,國家圖書館、大塊文化合作出版,二〇一七年九月。
《古本山海經圖說(上、下卷,增訂珍藏本)》,馬昌儀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二〇〇七年一月。
《山海經箋疏》,郭璞傳,郝懿行箋疏,漢京文化出版,一九八三年一月。


推薦序
神話、歷練與歸來——黃秋芳《崑崙傳說》的三讀策略 許建崑(東海大學中文系教授)

  在餐廳的菜單上,看見有「鮮魚三吃、烤鴨三吃」的名目,一定會讓人食指大動。閱讀黃秋芳《崑崙傳說》系列,是否也能「三讀為快」呢?
  對我們而言,《山海經》是本耳熟能詳的古代神話故事。「豹齒虎尾而善嘯」的西王母,有三隻青鳥幫她覓食、探路;能煉石補天,還可以摶泥作人,成為人類「造物主」的「蛇身女」女媧,《紅樓夢》裡的賈寶玉,不也是她的「遺珠」之作嗎?黃帝與蚩尤作戰,應龍和女魃前來助陣,獲得輝煌的勝利,然而他們之間是否有了愛戀,又有怎樣悲慘的結局呢?火神祝融與水神共工廝殺,天崩地裂,女媧又如何來收拾善後?
  這些零零散散的故事,以前都是單篇而獨立存在的。經秋芳認真思索,為它們編寫了「譜系」、交代人物關係與事件因果,而成就了一部系統清楚的「神話家族史」,真是個了不起的工程。
  故事透過一個年紀小小的主角「開明獸」來開展:他有九個頭、十八隻眼睛,可以四處張望,是天帝大總管「九尾虎」陸吾的一滴精血化成。名為「開明獸」,自然可以聯想到他聰明、機智,將來要面向「開明」世界,但本質上還是具有「野獸」般的粗獷。他接受陸吾教導,奉行「負責、低調、守護於無形」的「警衛法則」,然而「虎斑馬」英招「漫天花雨」的魔法,以及溫柔、體貼的性格吸引了他,讓他暗中效法「速度」、「力量」的追尋。又因為王母娘娘的寵愛,習得了「摘星術」後,竟把天上一千零兩顆有生命的星星摘下,製成星星樹要獻給英招。這下子惹禍上身,開明獸被判幽禁在深藍的溶穴中。
  悲傷、懺悔之際,一個細細的聲音喚醒了他,是星星樹上的小紅星。她在即將失去生命之前,鼓勵他「多花一點時間學習」,並請他幫忙完成「愛與美」的追尋。這個早夭的「同學」,正是開明獸生命中獲得的第一份友誼。
  不久,具有廣博知識的「白絨怪」白澤出現,誘導他打開「洞察萬物」的能力。開明「觀看」了盤古、燭龍、女媧、共工、祝融、應龍與女魃的過往,也「知道」陸吾、英招曾參與過戰爭,在「九敗不勝」與「威令必勝」之間權衡,卻都是出自於「愛」的理由。
  漸漸長大的開明獸,關注及於四境。夸父、蚩尤、刑天、燭龍,都有一段悲抑難申的過往,他們堅強而不服輸的性格,也都觸動開明的心弦。世上確實有些無可奈何卻又相互牴觸的事情,無法逃避。「是不是該放下遺憾,一如重生的帝江,才能獲得幸福?」開明想著,因此他找來神鳥欽原,在崑崙山麓建立一個「園藝迷宮」,以屏蔽弱小無助的生靈,讓他們得以安棲,也讓神羊土螻帶引人們來到避世桃源。
  長大後的開明獸呢?是否留在迷宮修練?還是有新的任務,遠行他方,看見更廣闊的世界?他會不會轉世投胎,到人間走一遭呢?什麼時候,又會回歸崑崙山顛呢?這就要問秋芳,續集還寫些什麼?
  這部作品中有趣味、有知識,也有啟示,讓我們陪伴著開明獸歷練歸來,完成遠古的神話閱讀,也省視了自己的內在世界:每個人都可以在錯誤中摸索成長,每個生靈都應該相互疼惜,而負責、低調、守護、速度、力量、愛與美,更是我們人生中受用的功課!


推薦序 諸神的密碼 鄒敦怜(閱讀寫作指導專家、兒童文學作家)

  秋芳的浩瀚大作《崑崙傳說》,用全知的視野看《山海經》神奇異獸彼此關係的經緯交織,故事中有很多取材於原典的內容,也有更多作者增加的新元素。新元素充滿奇幻瑰麗的想像色彩,與古老典籍全無違和感,細緻的文字讀起來一篇篇都是經典的散文,畫面豐富讓人讚嘆。
  為了讓搶先讀第二集的讀者銜接上情節,首段篇章〈神獸樂園〉快速的交代第一集的內容重點。第二集《妖獸奇案》同樣以開明獸為主角,開明在第一集中經歷了被創造、學習、犯錯、思過、蛻變再出發的種種階段,彷彿浴火重生,找到自己的定位。
  而在第二集,開明獸顯得更成熟穩重,他擔負起照顧與教育「吉羊」和「如意」兩兄弟的責任,並且開始在崑崙山中打造「園藝迷宮」的任務,為了讓大大小小不愛熱鬧的生靈,可以透過地景幻術的保護,寧靜安全的待在這裡修練。迷宮用了「奇門遁甲」的「八門」,一般人可能從算命或其他玄學聽過「奇門遁甲」,但其實這也是出自《山海經》:《山海經》中記載黃帝與蚩尤的戰爭,黃帝用九天玄女傳授的兵法製造指南車,又用「奇門遁甲」之術痛擊蚩尤。如此充滿奧義的玄學,當然不能在書中說盡,但故事玄妙的地方就在這裡,為讀者埋下好奇的種子。
  在《山海經》原典中,許多的紀錄是片段而零碎的,先民一段段來自不同地方的傳說,記錄者一點一點的留下文字。例如〈西山經〉這段:「……有獸焉,其狀如羊而四角,名曰土螻,是食人。有鳥焉,其狀如蜂,大如鴛鴦,名曰欽原,蠚鳥獸則死,蠚木則枯。……有木焉,其狀如棠,華黃赤實,其味如李而無核,名曰沙棠,可以禦水,食之使人不溺……」,寫的是崑崙之丘某個角落的生態。
  這段原典被秋芳融會貫通,她將幾個「角色」的任務與互動串聯起來,讓讀者看見角色彼此靈活的互動:「……開明在規畫『神獸樂園』計畫時,除了找欽原合作『園藝迷宮』,同時也拜託欽原的好友,四角神羊土螻吞下『沙棠』果實,讓身體產生變異,踏水不溺,才能跨出弱水,到崑崙山外巡邏……」,讀完忍不住讚嘆,升起恍然大悟的快意。
  開明獸在第二集,依然有許多艱難的任務:得把增生的小蛇人送回極北之地、調查不死藥的真相、讓荒蕪的大地長出綠意,不再鬧飢荒、設法解開窫窳被殺的祕密、與巫陽和離朱結識、解開黃帝和燭龍的心結……,每個看似都是不可能的任務,卻憑著他的一股傻勁,居然一一得到巧妙的安排。
  開明是個出現在《山海經.海內西經》中的角色,在秋芳筆下有著唐吉軻德般的執著與熱情,總向著明知不可能的事情挑戰,有點傻氣、有點執著,展現全然的真性情。在我讀來,貫串全文的主旨,就是這種帶著傻氣的愛與溫暖、愛與堅持、愛與信任⋯⋯,我想,這應該就是作者想透過作品傳達的中心主旨:即便是崑崙山的諸神,也想找到這些最簡單、最容易執行,卻也最常讓人們輕忽的密碼。
  讀完第一集,我的第一個想法就是:真有趣,這簡直可以直接當成電玩遊戲的腳本;第二集豐富華麗的內容,讓我這個想法更加確定,有興趣把作品製作成電玩的遊戲業者,真該好好讀一讀這部大作!
  看完兩集之後,讀者一定會問:「然後呢?」我知道讀者引領而盼,其實,第三集也已經完成了,敬請期待,完結篇即將重磅登場!

作者序
解開妖獸謎題! 黃秋芳

    全球大瘟疫,盤旋成艱難懼怖的記憶。我們在各種病毒報導和論述中,看見蝙蝠幻影,簡直快變成大家都害怕的「妖獸」了!
    很難想像,科學這麼進步的二十一世紀,我們的不安,還是脆弱無助如幾千年前的原始初民。瘟疫的傳播太快了,在科學可以解釋以前,人們喜歡假想瘟疫的散播來源是鳥禽,會飛、會爬,還配備著讓我們嫌惡恐懼的長尾巴。
    傳說中,有一種瘟疫鳥長得很貓頭鷹,叫「跂踵」,只有一隻爪子,留著豬尾巴;還有一種喜歡爬樹的野鴨叫「絜鉤」,長出老鼠尾巴。為了對抗「瘟疫妖獸」,我們想像出一種像喜鵲的鳥,叫做「青耕」,有清澈的青羽毛、雪白的眼睛、嘴喙和尾巴,讓我們種下希望,藍和白搭配出來的寬朗,像天空悠然自在,一抬頭,又是晴朗的一天,生活都變輕鬆了。
    就算沒有像瘟疫鳥長出翅膀,瘟疫獸也充滿殺傷力。有一種全身赤紅如火的小刺蝟,叫做「𤟑」;還有一種超級厲害的「蜚」,長得像牛,雪白的腦袋上只有一隻眼睛,長著蛇尾巴,掃過水澤就乾涸,行經草地就四處枯萎。瞧!這種可怕的形象,很像死神吧?這種幻想力太強大了,後來就變成很多小說創作的奇幻滋養。
    這些一眨眼就火燒野燎,讓我們來不及遁逃的妖獸,真正的剋星就是「水」,所以,水裡有一種「箴魚」,嘴巴像長針,可以刺破我們對瘟疫的恐懼;還有一種能夠吐出珠子的「珠蟞魚」,形狀像一葉肺,帶著四隻眼睛、六隻腳,好像吃了他的魚肉,我們就可以逃得更快,看得更警覺,還可以生出更健康的肺。
    很有趣吧!有妖獸,就有神獸,不斷對照出我們生存的困境和出路,帶給我們希望和依賴。這就讓我們理解了,為什麼《山海經》裡會藏著這麼多妖獸和神獸:因為,當無邊無涯流竄的「看不見的災難」,變成了「看得見的形體」,和我們一樣,需要呼吸、食物,受各種生存條件的限制,而且還可以預防、驅離、捕捉、摧毀,這讓我們生出一種可以掌握災難的「安全感」。
    從《山海經》到《崑崙傳說》,我們也跟著開明獸,一起從傻裡傻氣的天真和失落,以及不顧一切的學習和努力中,找到對抗災難的智慧和勇氣。
   第一集《神獸樂園》裡的小開明,莽莽撞撞的闖禍和彌補,終於懂得為各種不同性格的神獸創造出真正的快樂家園;到了第二集《妖獸奇案》,小開明還來不及長大,白澤就讓他扛起責任,照顧一對比他更聰明、又比他更會闖禍的雙胞胎,還要解開燭龍之子「妖獸窫窳」、「不死藥」和「開明六巫」的謎題。
    生活怎麼會有這麼多挑戰呢?靠著夥伴的支持、永不放棄的勇氣,以及在逆境中一次又一次的淬煉,抽絲剝繭,最後我們還是得靠自己的力量,去冒險、探索、解開矛盾,為每一天創造出新希望!

推薦序 破譯山海新謎 李豐楙(國立政治大學名譽講座教授)
推薦序 流觀山海經看崑崙山 林文寶(國立臺東大學榮譽教授)
推薦序 神話、歷練與歸來――黃秋芳《崑崙傳說》的三讀策略 許建崑(東海大學中文系教授)
推薦序 諸神的密碼 鄒敦怜(閱讀寫作指導專家、兒童文學作家)
作者序 璀璨的冒險,豐富的神祕旅程! 黃秋芳
角色介紹

一、 白澤的願望
1. 神獸樂園
2. 迷宮修練
3. 勇闖迷宮
4. 孤兒莊園
5. 平安陣法
6. 吉羊如意
7. 守護幸福

二、 不死藥的祕密
1. 不可能的任務
2. 極北冰穴變暖了
3. 尋找小蛇人
4. 回家的路
5. 時間摺曲
6. 神祕巫谷
7. 窫窳的祕密

三、 溫暖的旅程
1. 巫陽的追尋
2. 崑崙山巔
3. 神鳥離朱
4. 貳負的封印
5. 幸福的聲音
6. 家是最溫柔的力量!
7. 寬容的禮物

1 神獸樂園

  崑崙山是神靈界連接人間的神祕轉口,有四個大門、五個通道,滿足神、仙、精、靈的各種需要,同時也存在各種危機和挑戰。幸好,天帝委託了超級大管家「陸吾」來打點一切,掌管天界九大神域,守護崑崙山周圍三千里,發現危機時還得親自出任務。陸吾看起來很悠閒,其實忙碌得不得了,堅守著「警衛守則」:「負責」、「低調」、「守護於無形」,決意奉獻一切,讓神界諸靈安心定居。
  不過,這世界上的事情,再怎麼努力都不可能做到完美。神通廣大的陸吾,調配身上的九條尾巴各司其職,就是有一條尾巴特別調皮,總是偷閒亂跳舞,有次不小心打斷了七彩溶瀑,碎裂成驚天動地的彩虹雨,讓一小滴血融進檸檬黃溶岩,吸收了七彩仙水的天地靈氣。最後,陸吾決定在自己的血脈裡灌注神能,重組生物特性,培育出一隻可以張開明亮眼睛的「開明獸」,讓他和自己一樣擁有老虎身體,但稍微小一點,也只保留一條尾巴,免得他亂闖禍,再配置九顆頭來鎖定崑崙山的九個出入口,又和好友「英招」一起研發出「洞察萬物、預卜未來」的超能按鍵,讓小開明緊急時可以活用,確保天地神靈的和平安寧。
  陸吾嚴謹,英招率性,像兩個個性不同的爸爸,一起付出全副精神在教養開明獸。小開明從小把英招當做最棒的陪伴、最好的朋友、最厲害的英雄,以為自由任性就是「帥氣」。當「西王母」傳授他摘星術後,他竟摘下一千零兩顆星星做出星星樹,想和英招最拿手的獨門絕活「漫天花雨」比美。這場導致靈界一千零兩條生命痛苦衰竭的瘋狂混亂,讓英招憤而和他斷交,西王母也收回他的摘星術,而他被幽禁在荒僻的南淵,懸崖峭立、深深垂下的深藍溶穴,宛如被世界遺棄。
  在孤立的絕望中,他聽到小紅星垂死前的溫柔呼喚,心裡又愧又悔,恨不得做點什麼卻又不能。就這樣撐過了很久很久,幽禁令解除了,他還是住在深藍溶穴裡,藏著贖罪的願望,即使醒過來的每一天都是傷痛,還是拼命想著該怎麼彌補,理解這個他必須拼卻生命守衛的世界,學會守護,不再犯錯。
  失去摘星神能後,他知道靈力關鍵在於「力量」和「速度」,努力維持著和以前一樣的修練習慣,繞著崑崙山練跑,也認識了崑崙山的知識控「白澤」,學著努力讀書、認真觀察,保持思索和記錄的紀律。因為急於變得更好,意外闖入時空混沌,意識陷入沉睡,幸好得到了引導,在天地初醒的混亂爭戰中,慢慢領略天地間的日月星辰、山川草木,都帶著強烈的情感和執迷。「盤古」打破空間混沌,開天闢地;「燭龍」接手切開時間渾沌,讓日月開始流淌;「女媧」補天,「伏羲」發明,「神農」種植,「祝融」給火,「共工」注水;「黃帝」和「蚩尤」決戰後,「應龍」和「天女魃」癡心成全,「夸父」追日遍地桃花,蚩尤的枷鎖化為楓林,「刑天」抗爭後遺留豐足歌聲,替燭龍向「皷」和「葆江」傳遞哀痛和憐惜……
  無邊寬闊的天地,用交替著的溫暖和嚴峻在訓練開明獸,他不再害怕強大的氣旋,反而因為和盤古、燭龍的意識疊合,盤旋在磅礡氣場裡,對不同的人事神靈形成了深刻共鳴。他喜歡自由自在的嬉遊荒野,尊敬從「混沌」蛻化重生的「帝江」,當他發現帝江卸下中央天帝的威權和負擔,把天山打造成充滿創造力的「藝術學院」,他也把絕美的星星樹送到天山,聽淘氣的「留聲雲」帶著大家的笑聲,隨著風四處奔跑,從此確定了自己的願望:他要讓每個生靈,活得更像自己想要的樣子,讓整座崑崙山自由自在,成為快樂安心的「神獸樂園」。
  他羨慕白澤可以用變化莫測的幻術來保護自己,特別商借了長得很像蜜蜂的神鳥「欽原」,一起向白澤學藝布陣,正式進行「神獸樂園」計畫,接受靈力低微的精靈異獸自由申請,製作「園藝迷宮」,讓這些不愛熱鬧的小生靈,也可以透過地景幻術的保護,寧靜安全的待在小角落。這些努力打動了西王母,交代英招把摘星術的記憶還給開明獸,解除對他亂摘星星的懲罰。
  在這段為了「助人」而「學習」的歷程,開明和欽原的設計能力不像白澤那麼好,但靠著真誠的熱情和求知的專注,不斷在進步。每完成一個迷宮,開明就認真畫圖整理,仔細標註完工後的思索,希望有一天可以獨立作業。這些迷宮圖累積了一小疊,歸納出一點點規則,他就會帶著圖,到白澤精心布下的龐大莊園現場對照。九顆頭對準九個方位,透過視野的高低差分出層次,可以立體顯影,在圖面和實景間辨識清楚,不僅確立迷宮原則、發展分歧細節,還能夠加強生活機能、發展出多元美感,為所有不同屬性的生靈,儲備更多可能,創造出真正自由快樂的神獸樂園。

2 迷宮修練

  開明獸認真進行著「迷宮修練」,隨著實務進行,他對庭院莊園、花圃園藝愈來愈熟悉,也學會了因應各種地形山勢,壘石堆土,並且配合天候節氣,在小地方設計一些遮亭、水池,讓生活更方便,也注入一些小趣味。起初,開明和欽原只是很想「做一個好人」,日子過著過著,他才發現,一生以「愛」和「美」為使命的小紅星真聰明,能夠愛,就可以讓生活變暖,讓每一天變得更有滋味。
  以前覺得藍玉、彩葉、星星樹很美,現在接觸了更多人、嘗試了更多事,才感受到,有了很多小地方的相互成全,才能真的讓平凡的日子變得更美。這時開明才懂得小紅星最後對他的叮嚀:「可以讓這個世界變漂亮,好開心……」,那是多麼美麗的願望啊!
  開明獸真心希望自己,可以在生活中創造出更多「愛」和「美」。他在工作中累積了好多問題想問,可惜一直找不到白澤,不知道是白澤刻意在磨練他,想讓他自己想、自己解決?還是白澤本來就習慣自由,而隱形是他最自在的選擇?
  以前常聽白澤說:「天道貴隱,大道至簡」,只有真正熟悉了不同角度的想法和做法,才能理解所謂祥瑞或妖異,只是各自迥異的觀點,只要彼此尊重、互不干擾,大家都可以過自己喜歡的人生。回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當黃帝集團即將統一天地時,白澤主動現身,運用「幻形術」放大幸福幻影,強調天地悠悠,每一種神靈仙魄都不斷在焠鍊和進化,受到誘惑時,更要懂得能夠堅持美好的信念,才不會迷失自己。這就是白澤對開明的訓練,要他透過知識讓自己更壯大,才能保護自己,守護更多人可以一起共存的幸福。
  除非白澤自動現身,否則繞個三天三夜三個月,也找不出莊園入口。開明獸一直沒辦法突破白澤布下的迷宮,只能帶著圖,不斷到白澤莊園現場對照,反覆在思緒裡兜圈圈,再想辦法打掉重練,一次又一次從不同方向出發,只要比前一天好上一點點,他就開心得搖頭晃腦,思緒跟著也跳起舞來。
  「你這九頭舞,打哪學來的啊?」有一天,突然冒出一個孩子,帶著點淘氣丟出疑問:「是夏后啟到天上作客時記錄下來的天樂〈九辯〉嗎?還是〈九歌〉?或者是根據天樂自創的〈九招〉?」
  「哎呀!夏后啟的那些音樂,都是祈天許願的歌舞。」開明一邊想著,這可是白澤的神祕莊園,有誰能夠隨意出入呢?一邊想看清楚到底是誰家孩子,努力說笑:「哪像我這九顆頭啊,可稀奇的哩!誰能隨便跳出九頭舞呢?」
  一發現開明在注意自己,孩子很快就消失了,只剩下籠罩在朦朧白毛裡、隱隱約約露出的羊腳。咦?這個人臉羊身的孩子,到底是誰呢?後來,這孩子又出現好幾次,卻表現出兩種迥異的性格,有時好動調皮,有時沉靜的看著他畫圖、做筆記。慢慢的,開明發現,他們是兩個個性截然不同的雙胞胎,一個博學多聞,有點急躁,什麼都沒弄清楚之前就想試一試;一個行事溫緩,滿臉嚴肅,偶爾會一本正經的幫他修圖、勘訂錯誤,提出更多精闢的看法,奇特的是,這兩個孩子從來不曾一起出現過。
  開明獸自認是崑崙山的「小管家」,得找出這兩個孩子的父母做一趟「家庭訪問」。他準備了溶穴藍染的玉蠶絲,因為淘氣的孩子倏忽來去、碰觸不得,決定在安靜的孩子專注修圖時,找到機會在他領間別上長絲線,藍彩細細延伸著,循著絲線,就可以找到他們的住處了吧?沒想到,看起來毫無所覺的孩子,慢慢拖著領口的藍彩玉蠶絲走遠之後,細絲線竟然溶進朦朧的白毛裡消失了。開明吃了一驚,這是白澤幻術吧?他們和白澤,到底有什麼關係呢?
  開明問了幾次,孩子們都不說,他也放棄追問。日子反反覆覆,他習慣了有這兩個孩子在他身邊,無論是學習或工作,多了出很多樂趣。天真調皮的孩子話很多、盡惹事,常常讓他想著:英招小時候就是這個樣子吧?話很少的孩子,接手了開明畫圖和標註的工作,效率極高、嚴謹認真,簡直就是個小陸吾。腦子裡浮起英招和陸吾的舊事,讓他用另一種角度回望自己的童年,好像得到一個機會,重新長大,不再那麼任性,不再理所當然的只顧自己開心。
  這些領略,讓他對兩個孩子多出一些耐心。有時候,他會呆呆盯著這兩個孩子,想像他們會不會像自己一樣,犯下不能彌補的大錯?很久很久以前的自己,是不是也這樣讓陸吾和英招對自己無止盡的憂慮著?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