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 > 10
慈禧:最強王者生存指南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79253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內容簡介】看慈禧如何華麗轉身,從平凡棋女成為大清霸主!

時而嬌嗔柔媚,時而狠心毒辣
讓慈禧告訴你,怎樣靠男人在后宮官場上混得比皇帝還大

「嬌柔嫵媚」誘惑古董商、洋情人於神秘花園
「聰明知性」收服咸豐帝、恭親王於石榴裙下
「狠心毒辣」迫使同治帝、光緒帝屈就於她的指掌

慈禧最想銷毀的八卦檔案

她為權、為利、為私心,將男人們玩弄於掌心,各種謠言、緋聞她都不在意,誰敢嚼舌根就令誰「終身不歡」,還原一個最真實、鮮活、毒辣的最強王者。

丈夫對她寵絕后宮
咸豐帝是她這輩子唯一竭盡全力去討好和取悅的男人
對兒子愛而不得
同治帝是她的獨子,是她唯一想去愛的人,但他們彼此心存芥蒂。
繼續縱橫政壇的棋子
光緒帝不過是她繼續縱橫政壇的擺設,他生得偉大,活得委屈,死得鬱悶。
驕縱成性引來殺身之禍
太監安德海,以柔媚贏得慈禧的寵愛和器重,替她謀權奪位,權傾朝野,終於惹了眾怒。
慈禧的心腹
太監李蓮英,極盡屈意奉承之能事,圓了她獨攬朝政的美夢,自己也成了權傾天下的權監。
初戀情人
權臣榮祿,他們藕斷絲連,譜寫宮闈情話,是后黨核心人物。
丈夫的弟弟,只能是個管家
恭親王奕訢,辛酉政變,叔嫂聯手,他成全了她垂簾聽政的春秋大夢。
集所有信任於一身
李鴻章,內政外交,一人獨當,再波譎雲詭的晚清政局中力撐危局,全因對她的一個「忠」字。
【作者簡介】高淑蘭

曾任出版編輯工作,現為大學歷史系教師。著有《美麗與哀愁》、《飛揚與落寞》、《岳飛傳》等暢銷書。
前言—女人與皇權
「男人透過征服世界來征服女人,女人透過征服男人來征服世界。」這句話是當年美國著名總統甘迺迪夫人賈桂琳的經典名言。對於在男權社會統治中國長達四十八年之久的中國女人慈禧而言,後一句話用來闡釋她具有超人控制力的深刻原因是再恰當不過了。一個四品道員的女兒,在佳麗如雲的後宮中脫穎而出,三度垂簾聽政,兩決皇儲,獨斷乾綱,運大清國脈於股掌之中,除了洞悉人性、工於心計、敢作敢為的帝王素質之外,一群讓她棲息在自己肩膀上的男人是必不可少的生命線。
棲息在皇權上的女人
皇權是至高無上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一旦皇權在握,生殺予奪便在一念之間。皇權戰爭精彩紛呈,勾心鬥角爾虞我詐之間,往往暗藏殺機。一個女人一旦與皇權糾纏在一起,便永遠失去了寧靜的生活;一個聰明絕頂且嗜權如命的女人一旦遭遇皇權,當纖手撼動天下時,主導歷史的並不都是男人。
中國人對后妃干政向來十分忌憚,周武王時期便有「牝雞司晨,國之禍也」的警誡。西漢武帝時,為了立幼子弗陵為皇帝,漢武帝無故幽閉弗陵的母親鉤弋夫人,理由是「母壯子幼,國之禍也」。明太祖朱元璋更是留下了「後宮不得干政,違者斬」的祖訓。清朝皇帝十分忌諱后妃干政,清朝的后妃制度規定:「後宮眾女上至太后、皇后,下至常在、答應一律不得處理前朝大臣官員事務,不得私入南書房、上書房等處,不得私下議論朝政為談資,否則視作干政。」然而,事與願違,清朝曾數度女主臨朝,更有人說清朝興盛於一個女人而結束於另一個女人。入關之初,孝莊聰穎睿智,兩次幕後輔佐幼主安邦定國,聲望極高,不少朝臣上奏請太后垂簾聽政都被婉拒。在光緒朝,后妃不得干政的祖訓依然執行不誤,因為瑾、珍二妃「有乞請干預種種劣跡」,被降為貴人,並在一次懲處中被剝衣廷杖,打得神志不清,而下令嚴懲二妃的正是衝破祖制、三度垂簾聽政的慈禧。在男權至上的社會,女主當政往往要衝破無數急流險灘、暗礁巨浪才能一償夙願,沒有大智慧的女子是難得善終的,而有大智慧的女子在中國男權社會兩千年的歷史長河中屈指可數,其中就包括慈禧。
儘管中國文學、戲劇一再用刻板的既定形象描繪慈禧是一個蛇蠍心腸的醜女子,但現實上,她一定長得花容月貌、美貌動人,因為美貌是一個四品官員的女兒接近皇權的一張通行證。關於她姣好的容貌正史記載不多,但眾所周知的是,她是後宮選秀的佼佼者。慈禧的女侍官德齡在描寫慈禧的書中說:「太后當伊在妙齡時,真是一位丰姿綽約、明媚鮮麗的少女,這是宮人中所時常稱道的。」慈禧年近七旬的時候,宮裡來了位美國女畫家卡爾,她在《慈禧寫照記》中也說,「慈禧太后身體各部分極為相稱,美麗的面容與其柔嫩修美的手、苗條的身材和烏黑發亮的頭髮,和諧地組合在一起」、「嫣然一笑,姿態橫生,令人自然欣悅」。美貌女人笑在最初,智慧女人笑在最後,美貌與智慧並存的女人才能獲得一生的福氣。
如果說美貌賦予她機會,智慧便賦予她能力。朝廷是君臣鬥法的場所;後宮則是嬪妃爭寵的地方。一旦得寵,榮華富貴接踵而至;一旦失寵,輕則孤老終生,重則危及性命。漢初的「人彘案」、宋光宗時的「砍手案」、明朝的「狸貓換太子案」,無不顯示後宮殺機四伏、危機重重。所以,后妃們都要使出渾身解數爭寵奪愛,靜則潛流暗湧,動則血雨腥風。慈禧靜如處子,動若脫兔,忍辱負重,必要時便有奇謀異技、毒心辣手。如一曲江南小調唱動聖心,讓她從眾多美人中脫穎而出;一汪眼淚牽動咸豐帝愛子之情,讓她避免了鉤弋夫人之禍;關鍵時刻暗傳訊息,叔嫂聯盟剷除輔政八大臣;略施苦肉計,計謀慈安性命;嚴懲珍妃,震懾光緒帝等等都顯示了她有超人的謀略和過人的心計,而這些正是一個大國帝王所應有的素質。
如果只是為了計謀後宮,慈禧也成不了清朝唯一垂簾聽政的女人,她嗜權如命的性格,不斷膨脹的政治野心,把她從後宮推上了歷史舞臺。按照清朝慣例,皇帝十四歲便可以親政,可同治帝十八歲才親政、光緒帝十九歲才親政,推遲親政的原因表面上是皇帝不諳世事,仍需輔政,實際上是慈禧攬權不放、愚弄萬民百姓的結果。光緒帝親政不久,因政見不同,慈禧再度垂簾,也只為一個「權」字。慈禧一生兩立皇帝,光緒帝和宣統帝,都不超過四歲,目的是為延續她千秋萬代的「權力夢」。親情誠可貴,權力價更高。她自私、冷漠,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攬權的慾望超越一切。
慈禧對帝王之術駕輕就熟,能在晚清四十八年的政治漩渦中屹立不倒,但對世界發展潮流卻不甚瞭解,不少人認為慈禧「精於治術而昧於世界大勢」。在一系列中外事件中,其判斷及決策一錯再錯,結果讓中國在半殖民地的泥沼中越陷越深。甲午戰爭激戰正烈時,慈禧罷朝三日,正在頤和園大肆慶生,一句「今日令吾不歡者,吾亦將令彼終生不歡」,令前方戰事節節敗退;八國聯軍侵華後,一句「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暴露了她賣國求榮的決心。令中國人汗顏的「馬拉火車事件」、向八國聯軍宣戰的草率決定、被俄國人屢屢出賣的外交挫折令慈禧成為千古罪人。這實在是國家的悲劇,也是慈禧個人的悲劇!人們對此痛恨過,謾罵過,然而,試想如果慈禧沒有沾上皇權,那事情又會怎樣呢?或許在中國歷史上,女人與皇權實在是一個解不開的謎題。
俯首太后的男人
她是一個亂權干政、毀壞祖宗基業的亡國太后,她的身後背負種種罵名,可相對咸豐帝的懦弱、同治帝的狂躁、光緒帝的獨斷、載灃的無能,她是那個風雨飄搖的時代唯一具有決斷力、凝聚力的無冕女皇。她能在政變的驚濤駭浪中化險為夷,能在內憂外患的風浪中暫保平安,也能在權力爭奪的狂風惡浪中穩操勝券。當然她不是一個人在戰鬥,無論形勢多麼險惡,她的身邊總有謀臣能將為她出生入死。
咸豐帝在熱河駕崩,八位輔政大臣之首的肅順飛揚跋扈,隻手遮天,急於奪權的兩宮太后勢單力薄。關鍵時刻,安德海巧遞「橄欖枝」,恭親王奕訢冒險奔喪,醇親王奕譞星夜斬肅順,一場驚心動魄的最高權力之爭短短六天內以慈禧的勝利而落下帷幕。
慈禧掌權之初,太平軍已擁有東南半壁江山,並直逼京師,形勢萬分危急,滿蒙權貴人心惶惶。曾國藩、左宗棠等率湘軍在數年後直搗太平軍京都,太平軍之患化為烏有,大清統治轉危為安。太平軍被滅之際,活動於北方的捻軍勢力坐大,京畿統治再度陷入危局。慈禧派李鴻章率淮軍前往會攻,給淮軍將領加官晉爵,四品以上的淮軍將領竟達兩千多人。四年後,李鴻章等淮軍將領以捻軍的全軍覆沒回報了慈禧的提攜之恩。
戊戌政變前,銳意改革的年輕皇帝光緒意圖借助維新派的力量剷除后黨勢力,甚至定下了兵圍頤和園的詳細計畫,母子關係勢同水火。在劍拔弩張的政治鬥爭面前,袁世凱見風使舵,密告榮祿,慈禧太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囚禁光緒帝,重掌大權。
八國聯軍攻入京師,兩宮倉皇「西狩」,一向穩居後宮的慈禧在西逃中受盡煎熬,心膽俱喪。甘肅布政使岑春煊聞訊,第一個率軍護駕,從蘭州啟程,日夜兼程到北京郊外,護送兩宮人馬到西安。岑春煊率兵「勤王」有功,很快被提拔為陝西巡撫、兩廣總督,成為清末重臣,後能與袁世凱勢力抗衡,史稱「南岑北袁」。遠在山東的袁世凱也趕緊派人送去金銀財寶做盤纏,並派部下張勳等率新建陸軍隨駕護衛,而張勳在護駕中捨生忘死,深得西太后慈禧的稱讚,說他「忠勇可嘉」。兩宮回鑾時護駕有功的張勳於光緒二十七年(一九○一)調北京,多次擔任慈禧太后、光緒的扈從,宣統元年(一九○九)溥儀即位後,歷任江南提督,率巡防營駐南京。除此之外,還有懷來縣令吳永寒夜獻被,已告病歸鄉的御前侍衛李永吉星夜馳往西安護駕等,這些人鞍前馬後,為慈禧出生入死。
縱觀慈禧一生,主政大清四十八年,在她的麾下,能誓死效忠的能臣不可謂不多,內政有恭親王奕訢,外交得力於能臣李鴻章,軍事交給親信榮祿,另有文祥、勝保、桂良、曾國藩、左宗棠、張之洞等權臣幹將多方輔佐。但權力的競逐上沒有永恆的敵人,也沒有永恆的朋友,只有永恆的利益。所以,一個鐵腕女皇的發跡史,不可能處處是歌舞昇平的君臣之樂。慈禧雖著意籠絡群臣,讓他們為己效力,但一旦利益攸關時,她就變成了陰冷、殘酷的血腥太后,她有「三必殺」—功高震主,殺;臣強主弱,殺;臣眾主寡,殺。功勳蓋世的曾國藩在湘軍攻入天京之後,不得不面臨「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結局,故為求自保,只得自剪羽翼,裁撤湘軍;幾乎同時陷入危險境地的還有恭親王奕訢,他被頌揚為定亂安邦的賢王,一度形成了「只知有恭親王,不知有大清朝」的局面,光彩遠超慈禧。臣強主弱,禍亂相隨,慈禧借機打擊,奕訢幾經蹉跎,銳意全失;為晚清扛起軍事、外交、洋務重任的肱股重臣李鴻章幾番起伏,只因滿漢有別,功高欺主。
「主賣官爵,臣賣智識。」群臣只有屈尊在一個收放自如、恩威並用,令所有男人為之顫抖、為之傾倒的無冕女皇身後,才能安心一展才智。
太后石榴裙下的男人
慈禧是一位風華正茂的寡婦,也是一位唯我獨尊的皇太后,一生演繹了「一鳳戲雙龍」的至尊人生,情感世界卻一敗塗地。康有為稱她為一個「墮落的宮妃」,她的一生青年喪夫、中年喪子,獨守空閨近五十年,在後宮正史中,她的情感世界一片荒漠,但在民間戲劇和野史的傳說中卻是異彩紛呈,從皇帝、大臣到太監,與她有關的情事盛傳不衰,並一直為人們津津樂道。她嬌媚得寵、外通權臣、內寵豎宦、偷歡民間等等成為市井之夫的噱頭、小說評書的主題。
咸豐帝的後宮粉黛三千、美女如雲,慈禧獻媚邀寵,深得聖眷,機關算盡,可三千寵愛集一身的幸福時光也僅僅曇花一現的淒美瞬間。慈安手上的一紙密詔,揭秘夫妻情感原是漏洞百出。
她是氣吞山河的至尊,雖然兒子是她內心最軟弱的部分,可惜她是一位徹底失敗的母親。在她眼裡,親子同治帝頑劣不堪,處處與她較勁;在同治帝眼裡,她專橫霸道,不近人情。在她眼裡,繼子光緒帝過分懦弱,不聽號令;在繼子光緒帝眼裡,她嗜權如命,冷酷無情。母子關係勢同火水,雖有子在側卻難享天倫之樂。
稗官野史傳言,她與奕訢、榮祿等重臣不時暗度陳倉,情意綿綿,用肉色生香的愛換來操諸己手的權利。慈禧入宮做秀女時,便與奕訢相好,私密偷歡,因而辛酉政變時奕訢死心塌地追隨慈禧。大權在握後,慈禧專寵榮祿,這位慈禧的初戀情人一再升遷,兩人私通穢亂春宮。
後宮寂寞,半男太監貼身護衛,往往是傳說中後宮戲鳳的主角。傳言她與安德海、李蓮英等內宦香豔度春宵,事洩朝野。安德海在太后榻上肆意獻媚,惹惱了年輕的皇帝同治帝,引來殺身之禍。稗史有傳,八面玲瓏的李蓮英不僅是史上最貼心的奴才,還是太后的枕邊紅人,幾十年鳳眷不衰。
皇宮禁院,厚牆高簷,太后召見重臣必須有一簾之隔,永世難得一見;太監貼心,已非男身,私通多是牆外猜疑。面首(古代專供貴婦玩弄的美男子)卻是後宮寡婦鴛夢重溫的奇貨。正史有載,秦時趙姬有呂不韋、嫪毐;南北朝時山陰公主有面首三十多名;唐時武則天則有薛懷義、張易之、張宗昌。據傳慈禧也是此中高手,她獵採四方,葷素不棄,中外兼有,床榻之歡奇聞迭出。清文廷式的《聞塵偶記》載,慈禧曾臨幸琉璃廠一位姓白的古董商;民間不同版本傳,李蓮英推薦北京金華飯店的史姓夥計與慈禧晝夜宣淫;北京琉璃廠琴師張春圃狷介有志節,不願屈節侍太后,貧困而死;更為傳奇的是,英國年輕作家巴克斯在報上撰文稱,自己是慈禧生命的最後歲月一直廝守的秘密情人。
正史未必不是經過皇家包裝的野史,野史未必都是偽史。後院宮禁森嚴,妃嬪紅杏出牆卻不是奇聞軼事,只是不可能在正史中找到記載。坊間有傳聞,戲劇有演繹,電影有創作,宮闈禁事,在嚴肅呆板的正史中更多了一份輕鬆和活潑的氛圍,何嘗不可!
前言—女人與皇權
棲息在皇權上的女人
俯首太后的男人
太后石榴裙下的男人
第一章 「四無」皇帝遇上「權謀」妃子 丈夫咸豐
咸豐二年選秀
寵信蘭貴人
厚愛智多星
最後的嫡子
臨終托孤
第二章 慈史上唯一死於性病的皇帝 兒子同治
龍椅上的童年歲月
兩位母親的愛
選后風波
短暫親政
宮外獵奇
死亡之旅
第三章 穿著龍袍的乞丐 繼子光緒
意外的皇位
寂寞的童年
任人擺佈的大婚
還政風波
甲午紛爭
戊戌政變
囚帝生涯
死亡疑雲
第四章 奴才躺在主子的床榻上 太監安德海
狡黠多智的「文人太監」
辛酉政變的智多星
後宮傳聞
恃寵而驕惹眾怒
命喪山東
 第五章 主子就是唯一信仰 太監李蓮英
「小篦李」進宮
清朝唯一的二品太監
形影不離
朝臣巴結
八面玲瓏得善終
第六章 我愛你卻不能在一起 權臣榮祿
太后的初戀情人
熱河歸來時
曲通宮闈
立儲風波
戊戌政變安大局
庚子之變保太后
第七章 小叔、情夫與管家 恭親王奕訢
失意的皇子
叔嫂私通
叔嫂聯盟力鬥輔政大臣
綏亂安邦的賢王
「鬼子六」力排萬難辦洋務
臣強主弱遭蹉跎
銳意進取遭羞辱
懦弱親王撐危局
第八章 千古罵名非他所願 權臣李鴻章
鮮血染紅頂戴
中法談判一定大局
北洋海軍榮辱生涯
宦海不倒翁
辛丑談判再造玄黃
第九章 慈禧和她的緋聞男人們
琉璃廠白姓古董商
北京金華飯店史姓夥計
琴師張春圃
晚年洋情人巴克斯
慈禧大事年表

第一章
慈禧最敬畏的男人――丈夫咸豐

他是她這輩子唯一一位竭盡全力去討好和取悅的男人,不僅僅是「夫為妻綱」,更重要的是他是皇權的化身,皇宮裡唯一的光源。六宮粉黛為博得他龍顏一悅,處處暗藏殺機,而她聰慧狡黠,曾一度寵絕後宮。他對她的寵溺和對皇權的時常缺席,無意中造就了一個弱質女流的權欲橫流。

咸豐二年選秀
咸豐帝被後人詬稱為無遠見、無膽識、無才能、無作為的「四無」皇帝,面對國庫空虛、軍隊廢弛、吏治腐敗、天災不斷、百姓起義此起彼伏、西方列強虎視眈眈的爛攤子,他一籌莫展,乾脆沉迷聲色,縱慾自戕。他即位第二年就下令挑選秀女入宮,赫赫有名的慈禧便在那年成了咸豐帝的後宮新寵。
咸豐二年(一八五二)二月,道光帝的喪期一過,二十一歲的咸豐帝按照皇家規矩,迫不及待地進行了他新上任皇帝以來的第一次選秀女,堂而皇之的理由是為了延續皇族血脈,充實後宮。實際上,最重要的是滿足好色皇帝的膨脹性慾。
瑞雪殘冰包裹的北京還難得見到草長鶯飛的早春景色,選自全國各地的六十位旗籍佳麗早已坐著騾車來到了京城,來自北京西四牌樓劈柴胡同的葉赫那拉姐妹倆也在騾車隊伍中緊張地等待著。葉赫那拉.杏貞和葉赫那拉.婉貞後來成為了歷史上值得濃墨重彩的兩個人,杏貞即中外知名的慈禧太后,婉貞即醇親王福晉、光緒帝的生母,但此時,她們只是來自鑲藍旗的一個四品道員的女兒。曾祖父吉郎阿做到刑部郎中;祖父景瑞最高任到刑部員外郎,但被牽扯進一樁戶部虧空案中;父親惠征為山西歸綏道員。清朝從順治時就規定,凡八旗人家年滿十三歲至十七歲的女子,必須參加每三年一次的皇帝選秀女。清朝滿、蒙、漢各八旗,共二十四旗,內務府包衣三旗則是清室的奴隸,其秀女只能做「宮女子」。像慈禧有這樣家庭背景的女子未經選秀,不得嫁娶,而一旦選中,可以「備內廷主位,或為皇子皇孫拴婚,或為親郡王及親郡王之子指婚」。
選秀過程因謹慎而繁瑣,由太監經過兩次選擇。二月初七晚,在各旗參領、領催負責下,運送秀女的車隊來到了皇宮的神武門,在太監的引領下到達順貞門,太監首領在等待著,秀女們按旗籍分組,每組五人、四人不等,一字排開,太監細細審視,容貌端莊秀麗者留下牌子,牌子上書某官某人之女,某旗滿洲人或蒙古人,年歲若干。慈禧姐妹和其他四十多位佳麗留下,其他的由本旗專車載回家,可自行擇配。初選通過的還要進行由太監主持的複選,複選時要對繡錦、執帚等基本技藝進行測試,觀察其儀容形態,不合格的稱摞牌子,出宮回家。出身官宦人家的慈禧姐妹從小家教極好,姿容秀麗,儀態端莊,很輕鬆地便通過了前兩關。選秀中真正最重要的是下一關,皇帝親自「引閱」。
引閱的地點選在了咸豐帝養母康慈皇太妃的壽康宮。這天,年輕而好色的咸豐帝顯得有些自得和興奮,連看好幾個秀女都難符心意,正為此懊惱不已。這時,葉赫那拉.杏貞懷著激動而忐忑不安的心情被喚入殿中,太監命她「抬頭見駕」。咸豐帝眼前一亮,雖非國色天香,但這絕對是個美人:苗條、勻稱的身材,一對靈氣飽滿的杏仁眼睛,眼角微微上翹,一雙靈巧的手,一副彎彎的眉,一個高高隆起的鼻樑,堅強的下巴上是飽滿清晰的嘴唇。因為緊張,她不禁梨頰添紅,羞態橫生,秋波微掩,咸豐帝看得目不轉睛,已有幾分醉態。一位老福晉說了一句:「此女頗有福相。」咸豐帝這才醒轉過來。初次引閱,慈禧和其他十六位秀女一起留宮住宿,等待複選。慈禧的妹妹因落選,回家自行擇婚。一旦被選為秀女,就不可避免地進入到後宮這個競爭的漩渦中,越接近皇帝競爭就越激烈殘酷,被選中的秀女們還要經過屢屢複試,才能最終獲得后妃封號。
選秀並沒有使慈禧立刻改變命運,相對於同時進宮的他他拉氏而言,慈禧的好戲還在後頭。選秀之後,慈禧和其他十六位秀女被安排在宮廷各處,慈禧曾被安排在皇家園林圓明園一處比較隱秘的「桐蔭深處」。
匆匆的幾次見面,絕非驚豔出色的慈禧顯然沒有給咸豐帝留下多少印象。一連幾個月了,她竟連皇帝的面都沒見著。皇帝是這後宮中唯一的成年男性,可他六宮粉黛,三千佳麗,出則寶馬香車,入則黃羅傘蓋,到處僕從如雲,如果不是情人眼裡出西施,或是驚豔奪目的絕代佳人,成日蜂圍蝶繞的皇帝哪有精力記住一個並非絕世美人的新晉佳麗。後宮妃嬪如林,宮女如雲,大家都依附著皇帝而生。一朝被寵,平步青雲,光宗耀祖;一被冷落,只能眼見「紅顏暗老白髮新」,只能「一生遂向空房宿」。後宮爭寵之戰風雷激蕩,在這厚牆高院裡沒人能獨善其身,生性好強的慈禧更不想坐以待斃。一個不能憑長相一鳴驚人的女子唯有通過聰明的頭腦才能逆轉局面。
慈禧自幼隨父宦游各地,官場的傾軋、角逐,豐富了她生活的閱歷;宦海中的鑽營、貪婪,使她養成了陰險、狠毒的性格;雖是家中的長女,卻並不受父母寵愛,親情淡漠、缺乏,使她勢利、冷靜。在這等級森嚴的後宮中,只有皇帝和依附於皇帝的人可以呼風喚雨,趾高氣揚,其他的都必須夾著尾巴做人。
慈禧入宮不久,家庭發生重大變故。父親惠征被調任為安微徽寧池太廣道道員,剛上任即遇上太平軍順長江而下,一路勢如破竹,安微巡撫蔣文慶被殺,惠征押解一萬兩銀子輾轉逃到了鎮江的丹徒鎮,操辦糧台,以待援兵。刑部左侍郎李嘉端參劾他臨陣逃脫,咸豐帝一怒之下將其解職查辦。惠征驚駭過度,一病不起,於咸豐三年(一八五三)六月初三日死於鎮江。家庭慘遭變故,在形勢複雜的後宮,慈禧只能和著淚水往肚裡吞,現在唯一能改變她命運的只有咸豐帝。
命運十分眷顧慈禧,圓明園本為皇家夏宮,皇帝一年難得去幾次,可內憂外患讓咸豐帝心煩意亂,乾脆躲進圓明園寄情聲色。慈禧花錢籠絡了身邊的宮女太監,並與咸豐帝身邊的宣詔太監安德海搭上了線。一天午後,咸豐帝乘著御輦在圓明園漫無目地遊玩,行至一桐蔭深處,清風徐來,傳來一腔腔嬌脆的江南小調。咸豐帝知道這是新晉秀女的所在,一聽這歌曲婉轉,便動了風流心思,順歌而行,來到一處宮殿,見殿內林蔭夾道,花氣襲人,一女子手搖摺扇,蔥指柳腰,正在引頸高歌。咸豐帝見她粉腮若桃,明眸皓齒,唇不點而紅,眉不描而翠,低著頭的溫柔閑雅,像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最令人癡迷陶醉。當晚,咸豐帝對她百般憐愛。接連幾天,咸豐帝都翻下了她的綠頭牌。
咸豐二年(一八五二)五月,秀女決選,咸豐帝收穫頗豐,左擁右抱好不得意,後宮又多了四名「貴人」—蘭貴人、麗貴人、婉貴人、伊貴人,四名「常在」—容常在、鑫常在、明常在、玫常在。咸豐帝和慈禧都酷愛玉蘭花,咸豐帝便封她為蘭貴人,蘭貴人在這些新晉女子中排行第一,咸豐帝把她安排進了長春宮。長春宮的正殿上高懸著乾隆帝的御筆匾額,上書「敬修內則」四個遒勁有力的大字,告誡後宮嬪妃遵守祖宗家法,謹言慎行。咸豐帝不知道的是,這位心高氣傲的女子一旦打開潘朵拉的權欲之盒,便變得「遇佛殺佛,遇魔殺魔」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