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一世清歡(下)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922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男主:我家娘子柔弱膽小,溫順善良,還請諸位莫要欺她。
女主:我家大王溫潤如玉,兄友弟恭,你們莫要說他壞話。

書法比賽大大王趙肇拔得頭籌,薛清歡卻被逼到角落,周圍獅群虎視眈眈。
正逃入絕境時,臨空掠下的又是她的超級英雄……
大大王常年離京,沒有人脈,沒有根基,沒有母族,什麼都沒有,卻能一躍而成
大理寺卿,輕輕鬆松就把人安排進了尚賢院。
不料上學堂之路卻是異常艱難,第一天晚上就被連累刺殺,第二天又驚動了長公主,更別提受罰受訓,被人當眾表白……
心情從喜到怒再到喜不自勝,反反覆覆,來來回回,皆因有保命真君,救命菩薩一般的大大王!

 

花日緋
江南人。
    喜歡看書,喜歡碼字,喜歡美食,喜歡旅行,喜歡下雨天坐在陽台看雨。
    生活中大大咧咧,但也有文藝敏感的時候。看不得煽情的文字,很容易被書中     角色感動,三觀正且相信愛情,筆下的人物大多圓滿結局。
    寫出感動自己和他人的故事,是我堅持不斷的追求,肯定有不完美,但我仍在努力。
 
知名作者,全新筆名,最新力作!
★ 暢銷作品:花語娘子、天定福妻、嫡妻在上、悠閒富貴美娘子、王妃有點甜、偏寵卿卿、吾家有福

第一章  女學
遺風亭中,宣成帝和趙肇對面而坐,中間放了一張棋盤。趙肇的身後擺放著屏風,為他遮住周圍的風,肩上披著氊子,腿上蓋著絨毯,小暖爐放在絨毯上,在棋盤落下一子後,手就趕緊放回小暖爐上捂著。
宣成帝抬頭看了他一眼,問道:要不進殿裡去吧。
趙肇搖了搖頭道:殿裡悶得很,這裡敞快。
宣成帝沒有堅持,看著棋盤對身後拿著拂塵的總管太監說了句道:再加兩個暖爐來。
總管太監領命去辦,趙肇在這個時候,緊跟著宣成帝之後落下一子,然後成功吃掉了宣成帝三顆棋子,無情說道:該您了。
我給你加暖爐,你吃我棋子,不厚道吧。宣成帝控訴。
趙肇幽幽一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熱茶道:沙場無父子。
宣成帝:……就在這時,有宮人急急來報導:啟稟陛下,禦獸園獅園的圍欄突然斷裂,怕是有猛獸跑出,請陛下移步宮殿,以免被猛獸衝撞。
宣成帝和趙肇對視一眼,好好的獅園圍欄怎會突然斷裂?
什麼?宣成帝起身,一把將棋盤撥亂,趙肇手裡還拿著一顆準備落在殺處的棋子,這一子下去,至少能吃四顆,就這麼給人強行賴掉了。
可有人員傷亡?宣成帝絲毫不覺得自己哪裡有錯,宏聲質問宮人。
那宮人回稟道:回陛下,暫時還未有人員傷亡,但是疑似安樂侯府的一個小娘子掉下了獅園,現在奴才們正在緊急施救。
宣成帝剛要開口,就見剛才還一副事不關己的趙肇忽然站起,沉聲問道:可知是安樂侯府哪位小娘子?
宮人想了想後,回道:從前沒見過來宮裡,就聽說是安樂侯府的,還不能肯定。
不能肯定就去問,杵在這裡做什麼!宣成帝話音剛落,就見趙肇迅速起身往亭外走去,正好遇見了迎面走來的禁軍統領韓崇,韓崇執劍與趙肇行禮,他都沒回,徑直遠去。
韓崇來到宣成帝面前,說道:陛下,禦獸園出事了,遺風亭離禦獸園不遠,您還是先移步殿中吧。
宣成帝看著兒子消失的背影道:去禦獸園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陛下,禦獸園此時危險,還請保重龍體。韓崇勸阻。但宣成帝堅持要去,他也沒辦法,只得趕忙調集五十禁軍隊伍跟著宣成帝往禦獸園的方向去。
薛清歡前世經歷過各種艱難險阻,卻也從來沒有落入今日這般的險境。她被逼到角落,周圍獅群虎視眈眈,若非周圍有零散肉食,它們應該早就撲上來了。
而此時一道黑色矯健的身影攔在薛清歡身前,正是剛才吃了薛清歡幾個桃子的那只大黑犬,牠剛才已經跟獅王走過一回,後腳被獅王咬了一口,正鮮血淋漓,微微顫抖,但牠依舊勇猛攔在薛清歡面前狂吠,而那只被激怒的獅王正發出危險的嘶吼,緩緩靠近。
薛清歡從背後假山石上撿了幾塊碎石捏在手中,屏住呼吸,做好準備,當獅王再次來襲跟黑犬纏鬥在一起的時候,薛清歡看準時機立刻出手,將手中碎石彈射而出,瞄準的是那獅王的眼睛,一次未中,被獅王躲開了,第二次終於中了,獅王右眼被碎石擊中,放開了咬住黑犬腿肉的大口,黑犬摔倒在地,嗚咽著堅強爬起。
獅王瞎了一隻眼睛,暴怒狂吼,整個禦獸園內外都能聽見牠震天的吼聲。
薛清歡來不及多想,跑到黑犬身邊將牠抱了起來,好在牠雖然高但是瘦,薛清歡勉強能抱得動牠,要是再稍微重一點,可就夠嗆了。
正逃跑無路入絕境的時候,一道身影突然掠下,拉著薛清歡和她手裡抱的狗,幾個飛躍就上去了。
怎麼樣?有沒有受傷?趙肇緊張問道。
薛清歡搖頭,比起自己她更擔心懷裡的黑犬,將他平放到地上,查看牠兩條腿上血流不止的傷口。
趙肇見她無事,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放下,剛才他一路尋過來,撥開人群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薛清歡落在獅園中被群獅圍困的畫面,她雖然出手很快,打了那獅王一隻眼睛,可這也徹底惹怒了獅王,若是再不出手相救,她必死無疑,來不及想太多,趙肇趕忙飛身下去救人。
宣成帝和韓崇也趕到現場,看見的就是趙肇飛身下獅園救人的場景,宣成帝雖面無表情,但袖中拳頭已然捏緊,見他們都平安上來了,才對韓崇吩咐道: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韓崇領命道:是。
禁軍的到來讓混亂的現場安靜下來,馴獸師趕到後跳下獅園,用特有的辦法將獅群控制住,趕回洞穴,瞎了一隻眼的獅王也被控制住。
趙肇蹲下身子,幫薛清歡查看黑犬的傷勢,說道:應該都是皮外傷,養養就好了。
薛清歡查過之後也知道黑犬是體力耗盡,這才站不起來,牠動作敏捷,每每從獅王口下避過要害,只是這獠牙紮進肉裡的傷若不能好生將養的話,今後只怕會留下殘疾。
想到這黑犬拼命保護她的樣子,薛清歡鼻頭就發酸,不敢跟趙肇多言,想起先前細節,頭也不抬,佯做檢查黑犬傷口,小聲對趙肇說道:剛才獅王出現的時候,我好像聽見羊羔的叫聲。
趙肇知道她避嫌,問道:羊羔的聲音?妳沒聽錯?
絕對沒有!薛清歡說,看著黑犬痛苦的喘氣,薛清歡猶豫著再度開口道:我想要牠。
趙肇聽見後,看了她一眼,沒給回答就站起身來,禁軍控制的禦獸園現場,賓客都已被驅散到週邊,趙肇瞥了一眼那邊十幾個擔憂害怕的小娘子後,又來到那圍欄斷裂的地方,從泥地裡撿起兩塊碎木,拿在手中反復看了看。
宣成帝走過來,問道:可有疑?
趙肇將那兩截木塊遞給宣成帝看,宣成帝看過之後,同樣面色凝重,趙肇沉聲說道:圍欄斷裂不是偶然,是有人故意為之,若非那只黑犬和那女子攔著獅王,只怕獅王現在已經沖出禦獸園了。
宣成帝咬了咬下顎,轉身走到薛清歡和黑犬身邊,先是將薛清歡打量幾眼後,才道:這黑犬頗有靈氣,可牠為何會護著妳?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