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4
定  價:NT$340元
優惠價: 79269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書摘/試閱

有時候,對自己下不了狠手,就輪到生活對你下狠手。
有狠勁的女人,才能把命運掌控在自己手中!


她們來自不同的國度,有著不同的人生經歷,更有著不可複製的人格。
這些女人或心機深沉,或堅毅果敢,讓我們看到了,真正強大的女人,
不管在哪裡,不管面對什麼,都能活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如果你的出發點就是討人喜歡,
你就得準備在任何時候、任何事情上妥協,而你將一事無成 ──柴契爾夫人


生活對誰都是公平的,成功從來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它需要一個女人從內而外的蛻變。
這是一個成長的過程,也是一個痛苦的過程。
只有讓自己「狠」起來,才能將痛苦化為動力邁向成功。

這些「狠」角色,從另一個角度詮釋著歷史,
詮釋著女性,讓人類枯燥的歷史權勢鬥爭中呈現繽紛的色彩。

驪姬:美貌不是她的特色,權謀和手段才是

她曾是一國公主,卻因戰敗被迫和親;她曾想要嫁給如意郎君,最終的歸宿卻是一個可以做爺爺的男人;她曾天真爛漫,卻被後人形容為蛇蠍心腸。
她就是晉獻公夫人驪姬,有著超出常人的美貌,更有著一般女性不具備的沉著耐力與陰謀陽謀。作為春秋時期「紅顏禍水」的頭號人物,驪姬又被後人戲稱為宮鬥戲的「開山鼻祖」。
她有著女性的細膩,深諳晉獻公和對手的心理,從細微之處著手,成功為兒子掃清稱王路上的障礙;她有著男人的狠毒,懂得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不在乎是否手染鮮血,以一人之力將晉獻公的公子們幾乎趕盡殺絕。成功的女人,性格裡從來都離不開一個「狠」字

驪姬的父親是驪戎首領,在一次戰役中,驪戎被晉國打敗,所以驪姬成為了求和的棋子,與她一起出嫁的還有妹妹少姬。
頃刻間,驪姬從一個高高在上的公主淪落為他國的姬妾。命運的變幻只在瞬息之間,誰也無法料到明天將會發生什麼,更何況驪姬所處的環境,根本不容許她有自己的想法。
在晉國,驪姬只是一個戰敗部落送來的女人,沒有地位,更沒有尊重。如果沒有帝王的寵愛,她很快就會埋沒在後宮之中或遭遇陷害客死他鄉。一個人的心境會隨環境的改變而改變,驪姬很快就想明白了這個道理:後宮中人性的複雜與生存的艱難超乎想像,如今的她猶如逆水行走的船舶,不進則退。於是,驪姬做出了一個決定——得到晉獻公的獨寵,成為晉國最尊貴的女人。
驪姬在見到晉獻公之前,一度對他是充滿期待的。因為他是晉獻公,擁有驪國沒有的金銀與財寶,擁有驪戎沒有的軍隊和土地。他或許英俊瀟灑,或許意氣風發,在前往晉國的路上,驪姬對未來充滿了嚮往。
然而,她萬萬沒有想到晉獻公竟是一個頭髮半白,身材有些佝僂的老者。看著他笑眯眯地走近,她禁不住後退幾步,隨即強迫自己穩住。他用枯樹皮一樣粗糙的手拉起她的手,對她說:「驪姬,來,拜過太廟裡面的祖宗。」
縱然已經做好了準備,但此刻的驪姬還是有些無法接受,她不能想像要如何與一個可以當自己爺爺的老人同床共眠。驪姬後來才知道,那個時候,晉獻公的長子重耳已三十有二。而她,才滿十五歲。
  新婚之夜怎麼過來的,驪姬記不得了。她只記得恐懼,噁心。但縱然內心已經驚濤駭浪,但驪姬依然將表面功夫做的很好。她清楚知道如今已經沒有退路,未來如何,完全取決於這個男人。
從這一刻起,驪姬將自己安放在懸崖邊上。一片沒有退路的懸崖,是她給自己一個往生命高地衝鋒的機會,也是給自己一張出類拔萃的入場券。所以,在太廟裡面她雖然很恐懼,很討厭那張滿是皺紋的臉和眯著的眼,很想甩開那隻抓著她纖纖玉手的爪子。但她沒有,她露出楚楚可憐的表情,就像一隻受驚無助的小鳥。晉獻公的眼裡,閃著光芒,從那裡,她看到了憐愛。
  ◆
驪姬的母親是驪君諸位妃子中最美麗的。母親如此重視打扮,使驪姬從小就知道美貌是女人受寵的專利。而驪姬繼承了母親的才能和美貌,連生氣的樣子也有著致命的誘惑。在驪姬有意無意的誘惑下,晉獻公已經無法離開她了。她只要皺皺眉,晉獻公就會馬上關切地問,誰惹驪姬不高興了?
當然她很少皺眉,在她看來,褒姒不對幽王笑,那一定是褒姒笑起來不好看。息夫人三年不與楚王言語,那一定是息夫人的聲音不好聽。「我不一樣,我笑起來的時候最美。我笑起來的時候,就彷彿全世界的花兒都開了,彷彿泉水叮咚地響。」驪姬很清楚自己的長處,所以她總是笑。
比起男人,女人總是多一絲感性,她們喜歡憑著直覺去做事,憑喜好去安排未來。一旦女人的理性戰勝了感性,未來可期。顯然,驪姬就是那個戰勝感性的女人。
權力與女人永遠是男人一生不懈追求的東西,縱然晉國已經足夠強大,卻並不能滿足晉獻公的野心,他要成為一方霸主。
驪姬深諳晉獻公的心思,為了讓兩個人有更多的共同語言,驪姬甚至捧起了史書兵法,偶爾讀給晉獻公聽,遇到疑惑時,他們還會一起討論。漸漸地,晉獻公不僅沉迷於驪姬的美色,更對她的聰慧癡迷著。
看著身邊的美人,晉獻公覺得即便將天上的星星摘下來送給她都不為過。於是,他便命人建造榆樹梅林專門給驪姬玩耍。
林子建了一半不到,驪姬懷孕了。懷孕的女人會變醜,她擔心變醜的自己被晉獻公看到。晉獻公喜歡征戰,驪姬就趁機勸說他去討伐別國。晉獻公把榆樹梅林交給驪姬去完成,自己率領上軍,太子申生率領下軍,討伐霍、魏、耿三個小國去了。
她種了一大片的榆樹梅,在榆樹梅林中間挖了一個大池,來年夏日裡榆樹梅花開了,她可以在大池裡沐浴。晉獻公喜歡聽戲,池子旁邊建個亭子,亭子對面搭個戲臺。他們可以在亭子裡面看戲。榆樹梅林很快建好了,晉獻公還沒有回來,驪姬只好獨自去看戲。
一日,驪姬到林子裡,只見一個優伶在唱戲。她走近,見他沒有穿戲服,濃眉大眼,是個俊美的年輕男子。年輕的優伶不僅長相俊美,聲音更是悅耳動聽,一出烽火戲諸侯,徹底俘獲了驪姬的心。
這個男人叫優施,也許此時驪姬並不知道,以後優施將會帶給她多少幫助與傷害。但此刻,她徹底沉淪了。
驪姬與優施正如膠似漆時,晉獻公帶著勝利的捷報班師回朝。當晚,驪姬腹痛難忍,生下一個公子,取名奚齊。

最初,驪姬慶幸及時生下奚齊,晉獻公沒有看到她懷孕時臃腫的模樣。但愉悅的心情很快便被憂慮取代,她一再聽到晉獻公宣揚戰績,每提到太子申生時都誇讚有加,便開始對未來有了些許慌亂。
 「晉獻公年紀大了,他不久就會仙去,申生順理成章繼承王位。但申生不是晉獻公,他不會像晉獻公一樣給我想要的一切東西。」驪姬感覺到了威脅。
優施的戲文裡有新君登基,屠戮後宮的情節。有個鄭莊公是個大孝子,尚且逼逐生母,何況驪姬只是申生的庶母。
她想到戲文裡父死娶庶母的故事,於是心生一計,試圖誘惑申生讓他成為自己的靠山。驪姬誘導晉獻公將太子申生召回來,趁晉獻公不在時,邀請太子前來赴宴。為了讓申生上鉤,驪姬整整花費一個下午的時間去梳洗打扮,就算面對晉獻公,她也不曾如此大費周折。
驪姬忐忑不安等待申生時,太子卻帶了他的老師──太傅杜原款一同赴宴。
席間,驪姬離座給申生斟酒,申生趕忙起身。驪姬背對著太傅,臉朝申生,擋在兩人之間。申生雙手握住酒觴,驪姬對他嫵媚地笑笑,手輕輕搭在他的手上。這一笑,是個男人都會酥軟,她的手柔軟細嫩,是個男人都會忍不住想握住親一口。而她面對的申生是二十出頭的年輕男人,血氣方剛。驪姬甜蜜地笑,想像著申生醉倒的神情。
申生確實氣喘了,確實動了。他的手重重一抖,甩脫她的手,「咣噹」一聲,酒杯重重地摔到地上。他慌忙跪下:「申生該死,請母親恕罪。」
申生的失態讓驪姬失望至極,他不是男人!她壓住怒火,直到這場晚宴結束。之後她擔心:若申生去晉獻公面前告我的狀,我不是死定了?我得搶先一步去見晉獻公!
驪姬想起年幼時,自己因為淘氣被樹枝扎傷,便把氣出到宮女身上。為了懲罰宮女,她對父親撒謊說是宮女將她推到樹幹上,最終,那個宮女被砍掉了手指。
其實,驪姬清楚父親知道她在說謊,但是她有父親的憐愛,自然可以為所欲為。如今,驪姬在晉獻公身上也得到了這種憐愛,她需要做的就是想盡辦法除掉晉獻公的公子們。
見驪姬進來,晉獻公支退眾人,摟住她,一番親昵,並很快注意到懷中的女人一臉愁容。驪姬搖搖頭,說沒有什麼事。晉獻公看她悶悶不樂,不依不饒地追問。在他一再追問下,驪姬抱住他大哭:「太子趁妾給他斟酒的時候,偷偷摸妾的手。」
晉獻公大驚,雙手抓著驪姬的雙肩,盯著她:「真的?」
驪姬哭得梨花帶雨:「有可能只是不小心碰到。但是妾知道太子覬覦妾,今天雖然只是碰了一碰,但接下來,嗚嗚……妾該如何自保啊,嗚嗚……」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