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吃貨出頭天(上)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7518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內 容 簡 介
他是因為小時候被她幫過一回,所以心裡才有她的?
但……她早已不是原本令他情竇初開的那人耶,
這下可好?她是該坦誠相告,還是要裝不知情默默接受啊?
文創風880《吃貨出頭天》上
砰的一聲,身為白富美的她在空難中香消玉殞,
然後眼一睜,她就成了跟爹返鄉祭祖卻意外翻船同赴黃泉的蕭月,
由於爹死後不久娘便改嫁了,於是蕭家就剩她孤家寡人一個,
好吧,起碼上天沒安排什麼拖油瓶讓她養育,她是一人飽全家飽,
但眼下的問題是,她一個小姑娘,在古代要怎麼養活自己呢?
好心的鄰居怕她日子過不下去,推薦了個殷實的男人,建議她快快嫁了,
可她不要啊,人生地不熟的,又不是挑菜買肉,她做不來盲婚啞嫁這事。
自古民以食為天,正好她這個富二代在現代時唯一的愛好就是美食,
平日裡不僅天南海北地搜羅各地美食、寫專欄,她還練就一手好廚藝,
如今若是要擺個小攤子賣吃食,月牙兒還是很有幾分底氣的,
不過是想法子掙錢餵飽自己嘛,她有手有腳的,難道還會餓死不成?
蘭果
喜歡美食、喜歡美景、喜歡美人、喜歡一切美好的事物。希望用一支筆勾勒出一個可可愛愛的世界,分享人世間美好的事與情。
序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一章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迎親的花轎一路吹吹打打,從杏花巷走出去,繞過一座小橋,便了無蹤跡。月牙兒倚著窗,隨著那花轎載著娘親馬氏遠去,輕輕一聲嘆。
若她不是一個穿越的西貝貨,而是一個土生土長的十四歲小姑娘,這會兒眼睛怕是都要哭瞎了吧。
她穿來的時候,月牙兒的爹正領著女兒回鄉祭祖,誰知竟翻了船。於是蕭家就沒了當家人,她也變成了月牙兒。小門小戶,日子本就過得艱難,這一下是徹底垮了。
蕭爹爹以賣炊餅為生,在杏花巷租賃了一間小院住。東西兩間廂房,正中一座兩層小樓,圍出個小院,樓下是廚房和正廳,樓上用木板隔了兩間臥室。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一家人也算和和美美。
然而蕭爹爹死後,馬氏在娘家人的反覆勸說下,決定拋下女兒蕭月另嫁他人。如今蕭家就剩下月牙兒孤零零一個,這兩層小樓頓時空曠起來。
月牙兒發了一會兒呆,忽聽見樓下有人叫,探頭一瞧,原來是隔壁開茶坊的徐婆。月牙兒朗聲喊︰「門虛掩著,乾娘上來坐。」
木梯嘎吱嘎吱,徐婆走了上來,逕自在凳子上坐下。「月牙兒,別傷心了。」
「我沒傷心。」
徐婆不信,面上一副「我知道妳很難過,只是嘴硬」的神情。「爹死了,娘又改嫁,誰不難過?但日子還是要過。」
月牙兒羞澀的低頭一笑,心裡想,管委會大媽愛管閒事的習慣竟然是一脈相承的。
徐婆感嘆了一回,又問︰「那麼,如今妳打算怎麼辦呢?妳這屋子過了年租約就到期了。」
現在已是深秋十月,留給月牙兒的時間不多了。
「總會有法子的。」月牙兒輕輕說。
徐婆仔仔細細打量她一番,笑道︰「我倒有個主意。隔壁水井巷的勉哥兒,妳知道吧。」
月牙兒露出一個了然的微笑。勉哥兒她知道,姓吳,叫吳勉。在原主的記憶裡是個賣果子的少年,大概十五、六歲,家裡只有個多病老爹,於是勉哥兒小小年紀便出來做買賣,從鄉里收來果子,走街串巷的賣。
自然,她也猜得出徐婆接下來要說什麼。
「妳一個姑娘家,日子不好過。那勉哥兒和妳年紀相近,若嫁了他,好歹有個歸宿。」徐婆循循善誘。
月牙兒提著茶壺給她倒了一杯茶,說︰「乾娘心裡念著我,我明白著呢。只是我爹新喪還沒到一年,我哪有心思想嫁娶之事?況且我娘也沒絕到把錢都帶走,好歹留了些給我,過日子還是足夠的。」
徐婆搖搖頭。「妳呀還太小,不知道一個姑娘家過日子的難處。罷了,等過完年再說。」
該到做晚飯的時辰,徐婆起身,拉著月牙兒的手說︰「有什麼難處就同乾娘說,我能幫的,一定幫。」
月牙兒拉著她布滿老繭的手,心裡感到一陣暖意。
「乾娘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徐婆點點頭,一步步下了樓,忽然想到什麼,站在樓下喊︰「月牙兒,晚上記得把門窗關好,要吹滅了火燭才睡!」
「我記著。」月牙兒在樓上朝她招手,嘴角不自覺的彎起一個好看的弧度。
天色已晚,她將油燈尋出來,點燃燈芯,手托腮,望著那熹微的光亮出神。
其實蕭家留給她的東西並不多,除了十兩銀子,就是這滿屋的零碎。以後獨自生存一切只能靠自己,先想法子賺錢是首要之務。
錢從何來呢?
她持著燈檯,一件件看過屋內的東西,待走到樓下廚房時,眉心一動。
微光照著鍋爐和幾件做炊餅的工具,還有一副炊餅擔子。這副擔子是蕭爹爹年輕時訂做的,一左一右安著兩個木櫃,蓋著厚實的布料保溫。
扁擔用的是楠木料子,雕著花,樣子很好看。月牙兒蹲下身,將擔子往肩上一挑。呵,分量還真不輕,她在屋裡走了幾步,那擔子雖沈,但走起來卻很穩當,不至於將裡頭的東西晃出來。
她很滿意,將擔子放下,鬆了鬆肩膀,然後翻箱倒櫃的將自家餘下的麵粉、豬油等物尋出來。江南潮濕,放了這些時日,不免有些壞了,月牙兒將能用的挑出來,壞的丟到牆角的竹簍裡,準備明天早上拿去丟。
在現代的時候,她是一個富二代,沒有生活壓力,只有一個愛好——美食。平日裡天南地北的跑,搜羅各地的美食,寫寫專欄、拍拍烹飪教學影片。為了學到正宗臭豆腐的做法,她甚至在一家知名臭豆腐老闆家的隔壁買了一間套房,住在那裡整整兩個月。
這樣的事,月牙兒做了不止一次,她對美食的虔誠可見一斑。
現如今最方便謀生的方式就是擺小吃攤,月牙兒很有幾分底氣,秉著有什麼吃什麼的原則,她決定做最簡單的花捲,但太過普通了又怕賣不好,索性玩點花樣,做雙色花捲。
馬氏出嫁之前,買了好些菜放在屋裡。月牙兒挑了一把菠菜,用清水洗淨,放在擂缽裡,用木杵搗得碎碎的,直到壓出汁來。用紗布過濾出菠菜汁,盛在碗裡備用。
麵粉分作均勻的兩份,一份添了水揉成團,另一份則加入菠菜汁,揉成碧綠的麵團。依照她從前的習慣,該放些糖提味,可這時候糖是貴重品,都鎖在櫥櫃裡,月牙兒在家裡翻箱倒櫃的找,只找到一小罐,還是粗粗的紅砂糖。想了想,還是算了,放糖的成本如今她還負擔不起。
揉麵是件難事,且不說要耗費力氣,就拿揉麵的時間來說,揉的時間短,麵團不夠勁道;揉的時間長,在溫度的作用下麵團會產生許多小氣孔,蒸出來既不好看也不好吃,一般以十五分鐘為佳。可這時候又沒有鐘錶,哪裡知道準確的時間呢?只能全憑經驗,月牙兒用手掌根的位置壓著麵團,左右手交替和麵。
燈影下,她全神貫注盯著麵團的狀態,等瞧見麵團揉至表面光滑平整,她才停手,這時候她已是一身薄汗。
料備好了,該燒灶了。明代的土灶和現代鄉下農村的土灶已經很像了,都是用柴火茅草。蕭家靠南的牆角就堆了好些柴火,抽幾根塞在灶裡,再放上好些豆萁、茅草之類的易燃物,用火摺子點燃一把茅草,急急丟進灶裡。
月牙兒一手拿著舊蒲扇,一手拿著火鉗,坐在一張小板凳上,一雙杏眼目不轉睛的盯著灶口。燒灶,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柴火受了潮,煙氣極重,嗆得她淚水都要流出來了,還得不停的搖扇子,時不時用火鉗撥弄灶裡的柴火,饒是她花了十二分心思,還是燒了兩回才把這灶燒熱。
灶上填著一口碩大的鐵鍋,足以燒一整隻鵝。蕭爹爹活著的時候,最愛顯擺自家的鐵鍋,這可是他掙下的一份大家業呢!月牙兒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從土陶缸裡舀了兩、三瓢水倒進鍋裡,等著它沸騰。
這時候,就等麵團發酵了。這個時代沒有酵母粉,想要使麵團發酵,只能用老法子——麵肥。所謂麵肥,是將一小塊揉好的麵放在罐子裡密封,等上一夜,揭開紗布嗅見酸味時,便知麵團已經發酵好了。將這老麵同新揉的麵團揉在一起,就可以替代現代的酵母,做成「老麵饅頭」。
如今是深秋,天氣涼,發酵的速度慢,等的時間久,月牙兒索性熄滅了灶裡的火,將蒸籠放在溫水上,藉著水的溫度加快發酵的速度。
等待麵團發酵的間隙裡,她肚子咕嚕嚕的叫,該吃晚飯了。
能吃什麼呢?月牙兒忽然想起昨夜的事,轉身從櫥櫃裡捧出一大罈炒米。炒米算不上什麼美味,不過是方便、充飢,抓幾把填到肚子裡,便算吃過一餐,因此在小門小戶裡算是家常必備。
這一大罈炒米,是月牙兒的娘馬氏辛苦了三日炒出來的。旁人新娘子出嫁,出嫁前給自己繡嫁衣,偏馬氏是忙著給自己的女兒炒炒米。米是她親自去鋪裡挑的,上好的脫殼白米,還要挑來揀去,被蟲咬的絕對不能要,直挑到米鋪的夥計幾乎發火,馬氏才將自己的私房錢花了大半,買回來大米和一些糯米,又不知道從哪裡借來了一面大篩子和一桿長柄的鐵鏟,吃力的將炒米炒熟。
月牙兒還記得那時的情景,自己坐在門檻上,昏暗的油燈照著她娘兒倆,廚房裡飄過來一陣香。馬氏手持長柄的鐵鏟,翻幾下,就要歇一會兒,但仍不肯停,翻來覆去的炒,直到手上磨出了兩、三個豆大的水疱,才炒出了這一大罈炒米。
她背對著月牙兒,鍋鏟聲裡,月牙兒分明瞧見她止不住顫抖的肩膀。是煙火太大,熏得她落淚了嗎?
然後,一頂花轎把馬氏帶走了,只留下一罈炒米……
月牙兒低垂著眼眸,緩緩揭開蓋子,抓了兩把放在碗裡,就著溫水泡開,吃了個乾乾淨淨。
這時候,原先揉的麵團也發酵好了。
月牙兒將原色麵團揉了又揉,等排氣完便搓成一長條,按扁之後,用沾了麵粉的麵杖擀成一張長麵皮,碧綠色麵團也如法炮製,最後把兩張異色的麵皮疊在一起,白色在外、青色在裡,繼續擀,上頭刷上一層油,撒上極少的鹽與麵粉,摺扇子一樣摺起來,再用刀切成拇指長的小塊,捏成花型,雙色花捲就做好了。
花捲的捏法多種多樣,月牙兒隨心所欲,捏了幾個繡球花捲,又捏了幾個牡丹花捲,小巧玲瓏,怎麼看都美。
時間剛剛好,她抱著蒸籠,將花捲依次放好,蓋上蓋子。這時候不能急,若是慌慌張張的就將蒸籠往燒熱的鍋上放,花捲總會有些沒發起來,需要靜置一會兒,讓其內部組織充分融合。等過了十分鐘,二次發酵完,才能放在熱鍋上蒸。
月牙兒坐在小板凳上,一手托腮,一手搧風,拿捏著火候,靜候佳音。
等到蒸籠上的白氣將散盡時,花捲就蒸好了,但也須放上五分鐘左右,讓它燜一會兒。月牙兒心裡默數著時間,握著抹布揭開蓋子,頃刻間,麥子的香氣摻和著蔬菜的清新爭先恐後冒出來,勾得人食指大動。
儘管饑腸轆轆,月牙兒還是忍著挾出三、四個花捲,整整齊齊擺好盤,這才用筷子挾著咬一口,味道還真不錯。
她一口氣吃了兩個,沒忍住,又吃了一個。
她只蒸了五個,還剩兩個,說什麼也不能吃了,瞅一瞅窗外,瞧見徐婆家還亮著燭光,於是她將雙色花捲盛在食盒裡,一手提著推開門。
農曆十月的晚上,風吹得急,怪冷的,所幸徐婆家離得不遠,月牙兒走沒幾步就到了。
她叩了叩門,沒人應答,風颳得呼呼響,把叩門聲蓋住了,月牙兒只得高聲喊︰「乾娘,您睡了嗎?」
隔了一會兒,屋裡有人喊︰「沒呢,我就來開門。」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9/8上市的【文創風】880《吃貨出頭天》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