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舒秦與禹明的交往終於在長輩面前過了明路,
兩人不僅感情發展甜蜜穩定,
在各自的學業與工作上也都有不錯的進展。
看似一切順利之際,醫院內部的人事之爭卻掀起波瀾,
為避免自己耗費心血一力促成的專案計畫遭受波及,
在眾人的驚訝不解中與親友的關心勸阻下,
禹明毅然決然選擇放棄好不容易贏得的出國機會,
離開醫院,親自下鄉執行計畫試做工作……

舒秦明白禹明的執著堅持其來有自,
想到這個男人從少年時期就孤獨一人至今,
想到他磕磕絆絆地學習呵護感情的笨拙生澀模樣,
她既難過又感動,只想支持他,給他很多很多溫暖。
但他始終不願明言的傷,總是迴避提起的過往,
已成為隔開兩人真心的膜,考驗著他們的愛情……

本書收錄兩篇實體書番外:〈禹家的唯一〉、〈成人視角〉。

《花重錦官城》、《鹿門歌》作者現代言情之作
凝隴,晉江金榜人氣作者,三部作品均廣受歡迎,代表作《花重錦官城》獲第十五屆華語文學傳媒――年度網路作家大獎。
第十一章
禹明醒來時天還未亮,枕頭旁是一張散發著香氣的臉。
茫然片刻,他看向床頭櫃的鬧鐘,時間還早,不到七點。低頭一望,舒秦睡得正香。
胳膊被她枕在腦袋下,許久未動,早就發麻了,兩人體溫將薄被烘得發暖,第一次覺得這張床如此溫暖。躺了一會,他忍不住撥開她額頭上的髮絲,她還未醒,呼吸又輕又緩,他湊近吻她,她的皮膚飽含了水分,像香甜的水果。
他親吻一陣,舒秦終於有反應了,身體比意識更快甦醒,她摸摸他的肩膀,閉著眼睛笑。
他也笑:「醒了?」
舒秦昨晚堅持要將睡裙穿回身上,滾了半晚,肩帶早掛到了胳膊上,胸前的豐腴半掩半現,比袒露更誘人。他吻她的下巴,吻她的脖子,身體蓄勢待發。
舒秦仍不肯睜眼,臉卻紅了:「哎,你別吵,我還想睡。」
「七點了。」他雙臂撐在她頭側,重又俯身,到處探索,無盡溫柔。
舒秦睜開一條縫瞄瞄床頭,藍色LED燈,醒目的一排數字。按照昨晚商量好的,禹明先要送她回家,然後再回醫院查房,而查房必須在八點左右進行。
關鍵是,再不起床,爸媽的電話就要打過來了。
還在跟睏意作鬥爭,禹明開始往下探索了,舒秦拉過被子想要蓋在身上,立刻被他阻止。
她扭動身體:「你讓我再瞇五分鐘。」
「妳睡妳的,我又不吵妳。」
這還不叫吵?她癢得受不了,想滾到床的另一邊去,可身體某一處被他輕輕咬住,腿也被架起來了。
她即刻屏住呼吸,這樣她還怎麼睡。想要翻身壓住他,奈何剛起床力氣不夠,等他開始正式幫她做準備時,她又羞又氣,用力推他:「你都不累嗎?」都幾次了,腰痠背痛的。
他低頭擺弄一陣,好不容易才將她光溜溜的兩條腿繞到自己腰上,用行動告訴她:「我不累。」
她故意說:「可是我累。」
他哄她:「妳躺著別動,我來就好了。」

舒秦實在太睏,折騰一輪,險些又睡過去。
禹明幫她穿好內褲和睡裙,看她懶懶的不肯起,連親帶吻:「快八點了。」
舒秦暗吃一驚,平時這個時候都叫車準備回家了,她最怕爸媽問她在哪,忙睜開眼。
禹明讓她摟著自己的脖子,攬著她起床:「我先送妳回家。」
舒秦坐起身,窗簾未遮嚴,一縷陽光透過簾縫射入屋內。她藉著光線細細打量他飛揚的五官,總覺得白天的他跟夜晚有點不同,開口時她有點靦腆:「你中午什麼時候過來?」
「差不多十二點吧。」怕她著涼,他給她披上睡衣。
舒秦囑咐他:「你來的時候給我打電話。」
「好。」他俯身觀察她,「妳還疼不疼?」嗓音很柔和,語氣也認真。
舒秦懶得理他,這問題他剛才都問了一百八十遍了。進行的過程中問她,結束了還問她。
她鼻子哼一聲,在他的注視下走到浴室,從自己的收納包裡拿出mini洗面乳和牙刷,準備洗漱。
禹明看出舒秦沒有很不適,略微放心,在她後面說:「我不是擔心妳難受嗎。」
舒秦對著鏡子撇嘴,擔心歸擔心,行動起來沒見客氣。隔著門傳來響動,禹明在屋子裡走動,刷的一聲,窗簾似乎拉開了。舒秦探頭出去,果然滿室陽光,接連幾天都是好天氣。
禹明站在床邊,剛脫下睡衣。
舒秦注視他線條漂亮的肩胛骨:「早餐吃什麼?」
他扭頭看她:「妳想吃什麼?我到樓下給妳買。」
舒秦看看時間,回到浴室,用髮夾將長鬈髮梳了個高高的馬尾:「要不在路上隨便買點吧。」
裝好東西出來,禹明穿好了襯衫,就是望著手裡的領帶在發呆,似乎在猶豫繫還是不繫。
她過去:「怎麼了?」
禹明抬眼:「叔叔阿姨有沒有什麼講究?」平時從來不注意這方面,可他想起昨天晚上黃教授的話,舒秦爸媽本來就有個先入為主的鄒茂,中年女性又特別重視第一觀感。
舒秦認真一想,爸爸平時從來不繫領帶,也沒見媽媽給爸爸買過:「要不就不繫了。」
「行。」他將領帶放回去,「那這衣服要不要換,這麼穿行嗎?」
舒秦笑了,第一次見禹明這麼糾結,她歪頭端詳:「挺好的。」他穿什麼她都覺得好看。
他笑:「都聽妳的。」
兩人洗漱好,關上大門,路上禹明看看時間,來不及過去查房了,於是拿出手機,提前給今天的白班醫生打電話,歉然地說:「陳老師,麻煩你帶著組裡醫生查房,我可能會晚一點到。」
舒秦默默聽著,自從認識禹明,這恐怕是禹明工作上第一次遲到。
路上買了早餐,禹明送舒秦回桃花社區,看著她下車。
舒秦:「別讓組裡的老師等太久,路上開車慢一點。」
禹明把她落在車上的包遞給她:「我盡量早點過來。」
舒秦點頭,等禹明開車走了,往家裡走。樓下口腔診所開著門,裡面只有一位剛畢業的小大夫和兩名護士,爸爸不在裡面。
舒秦進屋就說:「爸爸媽媽,我回來了。」
舒連海蹲在廚房收拾「鮑魚」,海鮮市場買回來的,價格比餐廳裡便宜一半多,唯一缺點就是收拾起來太麻煩。但這是舒秦最愛吃的一道海鮮,只要家裡有什麼高興的事,餐桌上這道菜必不可少。
聽到女兒的聲音,舒連海笑聲爽朗:「回來了,妳媽媽剛才還在說妳該到了,切了哈密瓜,就放在茶几上。」
舒秦跑進廚房,要拽爸爸起來:「爸爸,您來,我有重要的事跟您和媽媽說。」
舒連海愣了一愣,空著兩手起身,到旁邊洗手,一邊打量女兒神色,一邊笑問:「要說出國交流的事嗎,這次競賽都比了些什麼,學校準備派你們去哪個國家交流?」
「待會跟您說。」舒秦到陽臺上喊媽媽,「媽媽,我回來了。」
秦宇娟剛要給女兒打電話:「哎喲,正要下去接妳。」
舒秦請爸媽端坐到沙發上,鄭重宣布:「爸爸,媽媽,我有男朋友了。」
舒連海和秦宇娟滿心以為女兒要說的是比賽時的詳情,為了配合女兒,都笑咪咪地做出認真傾聽的姿態,誰知等了半天等來這句話,一下子怔在了那裡。
舒秦害羞地看看爸爸,又看看媽媽,清清喉嚨:「他是我學長,也是一院的醫生,叫禹明。」

禹明到舒秦家樓下時才十二點,停好車,給舒秦打電話,問清她家地址,直接上樓。
舒秦一上午都在做爸媽的思想工作,雖然兩人已經對禹明有所瞭解,但畢竟是女兒第一次談戀愛,在沒正式接觸對方前,都持保留意見。
舒連海在廚房忙活,秦宇娟打掃家裡,一邊換沙發套,一邊埋怨女兒:「也不早點說,搞得我和妳爸爸什麼都沒準備。上回跟妳介紹鄒茂的時候,妳還跟媽媽說妳沒有男朋友,結果倒好,說領人回來就領人回來。」
舒秦自知理虧,乖乖幫媽媽拖地板,心裡嘀咕,都這麼久了,您還惦記著鄒茂。
電話一響,舒秦對媽媽說:「禹明來了。」
秦宇娟將換下的舊沙發套放到陽臺,又衝廚房說了一句:「舒連海,你女兒的男朋友來了。」一回屋,就看見女兒跟一個年輕男人在玄關說話。
秦宇娟緩步走過去,一眼就滿意了。難怪女兒喜歡,這孩子實在出眾。
舒秦微笑說:「媽,這是禹明。」
秦宇娟綻出笑容:「你好。」
禹明望著秦宇娟,禮貌地說:「阿姨好。」

吃過飯,舒連海和秦宇娟在客廳裡跟禹明說話,舒秦到陽臺上澆花。
細細的白色水霧灑下去,吊蘭的葉片折射出溼溼的綠光。舒秦澆完一盆,又澆一盆,直到陽臺上的十來盆都澆完了,才停下來側耳細聽。
爸爸在問禹明自然基金的審批步驟,禹明解釋得很耐心。
透過光潔如鏡的落地玻璃,舒秦看到爸爸面帶笑容,一邊聽一邊點頭。她漫不經心撥弄花葉,爸爸當年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考上濟仁,得知禹明是濟仁年輕醫生裡出類拔萃的那一類,難免多問幾句。
喝了口茶,爸爸接著問禹明科裡的日常工作,在提到女兒平時工作表現時,問得尤為仔細。
禹明看向陽臺,舒秦沒來得及扭過頭去,跟他對視上。
禹明很淡定:「哦,她很好,主任和科裡的上級都很喜歡她。」
舒連海明知禹明的話未必客觀,依然很高興,接著問:「小禹以前也出國交流過吧,秦秦這邊都要交什麼資料,我們家裡要提供什麼證明嗎?」
舒秦放下澆水壺。禹明是八年制畢業的,未必清楚他們七年制交流的事。
誰知禹明說:「他們明年八月份走,研究所院有下載表格,我已經給舒秦列印出來了,週一填好交上去,學校會統一辦手續。」
顯然特意打聽過具體流程。舒連海和秦宇娟對視一眼,舒秦抿嘴轉過身。
禹明又問:「叔叔,舒秦辦過護照嗎?」
秦宇娟搖頭:「沒有,這孩子沒出過國,就是在她高中畢業的那一年,我和她爸爸帶她去香港玩了幾天。」
禹明:「那下週我送舒秦去辦護照,別的資料都可以在一院裡提交,但是護照最好提前辦好。」
舒秦有一搭沒一搭聽禹明跟爸媽交談,等澆完了花,又慢悠悠擺弄爸爸養的「多肉」,磨磨蹭蹭的,就是不肯回屋。
秦宇娟衝陽臺上說:「舒秦,去廚房燒一壺水。」
舒秦推開玻璃門,爸爸正跟禹明說:「診所開了五年了,就在家裡樓下,小禹要是感興趣,待會可以一起下去看看。」
看來是聊到診所了。舒秦目不斜視穿過客廳,到廚房燒水。
出來的時候,舒連海正給禹明看診所即將引進的設備宣傳冊,秦宇娟起身到廚房洗水果,舒秦將茶盤放到茶几上。
又聊到了國外的飲食問題,舒連海說:「秦秦這孩子很懂得照顧自己,但畢竟人生地不熟的,一待又待這麼久,我和她媽媽都有點不放心。對了,秦秦,爸爸這幾天到書店給妳買了些口語書,都給妳放在書桌上了,正好禹明在這,妳讓他幫妳看看。」
舒秦咕噥:「爸爸,都說了您別亂買東西。」
舒連海笑呵呵地看向禹明:「你看看,這孩子特別喜歡管著我和她媽媽,平時給她買點東西,她要麼不讓我們花錢,要麼就得在她指定的地方買。」
秦宇娟端著水果出來:「可是秦秦說的很有道理,她在網上買書,可比你在店裡買便宜多了。」
禹明:「您和阿姨別太擔心,明年舒秦出國的時候,我正好也在外面,您都買了什麼書,我給她看看。」
秦宇娟回身一指:「那是她的臥室,不知道藏了什麼寶貝,平時也不讓我和她爸爸進去。」
舒秦在門口看著禹明,禹明放下茶杯,起了身。
她的房間不大,只有一張小床和一張書桌。書桌靠窗放著,床單新換了淺綠的卡通床單,心形枕頭放在床頭。禹明一邊走動,一邊左右打量,想到舒秦平時在這裡看書睡覺,每個角落都透著可愛。
舒秦進房後沒理他,自顧自在書桌前翻著那摞工具書,禹明走到她身後,低聲說:「怎麼沒看到妳的照片啊。」
舒秦拉開抽屜拿出相簿,回身遞給他。
禹明一看照片就笑了,舒秦小時候跟現在長得幾乎一樣,區別就是臉上有點嬰兒肥,頭髮也不如現在長。
每張照片旁邊都寫了具體日期。小學和幼稚園拍的照片是舒連海的筆跡,「女兒四歲留影,攝於╳╳公園」、「女兒八歲留影,攝於╳╳兒童樂園」。後面便是舒秦自己的筆跡了,「學校春遊,攝於╳╳博物館」、「科技館一日遊,門口的西瓜汁很不錯」。
原來舒秦愛喝果汁的習慣就是那時候養成的。
舒秦觀察禹明的表情,原來他不是不愛笑,而是沒遇到他所謂「高興」的事,這幾天他笑的次數比過去一個月都多。
她湊過去:「哪張最好看?」
「差不多,都挺好看。」從孩童長成少女,這些照片清晰記錄了她成長的軌跡。
禹明想起以前顧飛宇追過的那些校花,覺得哪一個都不如舒秦。
每回聽顧飛宇說自己追女孩的經歷,他都漠然相對,有時候寧肯靠著椅背轉筆,也懶得接顧飛宇的茬。如果那時候遇到舒秦,他還會喜歡上她嗎?他轉眸認真打量她,還是會喜歡,時間早晚而已。
兩人在臥室待了超過五分鐘了,舒連海和秦宇娟在外面含蓄地咳嗽。
舒秦忙將相簿收回抽屜,抱著那摞工具書出來。
秦宇娟等禹明和舒秦在沙發上坐下,期待地開口:「怎麼樣,你叔叔沒買錯吧。」
禹明唔了一聲:「叔叔很有眼光,這些工具書都很實用。」
舒連海高興地說:「下午還要回醫院嗎?中午做的菜多,你回去一個人吃飯也不方便,在這吃完晚飯再回去。」

晚上舒秦送禹明下樓,到了車邊,禹明像等待打分的考生,回身問舒秦:「妳爸媽對我印象怎麼樣?」
舒秦:「你別對自己這麼沒自信嘛。」
禹明咳了一聲,這不叫沒自信,「老丈人」和「丈母娘」的心理本來就不好揣摩,不過才從她家出來,要從舒秦口裡聽到她父母的回饋,怎麼也需要一段時間,聊點別的吧。
「妳明天要跟盛一南他們出去玩?」
舒秦「嗯」一聲,「答應了請他們吃飯。」
「要不要我送妳過去?妳身體不舒服。」
舒秦臉一紅:「不舒服也不用你送。」再說她又不是走不動。
「那妳別逛太久了。」
她點點頭。
禹明還是不放心:「要不我明天開點止痛藥給妳送過來?」
越說越歪了,舒秦瞪他一眼:「你忙你的好不好。」心臟麻醉學習班和課題的事都需要做大量的準備。
禹明笑了笑,看看一邊,又看回她,記得前兩次,他每一次輕推緩送,她都皺著眉頭,後面還是他有了經驗,與她逐漸「契合」,她才慢慢好轉。他遏制住自己脫韁的念頭:「妳要是走不動了,就給我打電話,我來接妳。」
聊不下去了,舒秦轉身就往家裡走:「反正我明天不會給你打電話,週一再見。」

舒秦回到家裡,舒連海不在客廳,秦宇娟在看電視,見女兒回來,秦宇娟放下遙控器:「正想問妳,禹明國內沒有親人了?」
不是都問過了嗎?舒秦坐到沙發上:「沒有,他是獨生子,母親十一年前就過世了,父親麼,很早就不在國內了。」
秦宇娟疑惑:「他父親當年走了之後沒再回來?」
舒秦點頭:「我也不太清楚。」她只知道禹明跟他父親關係很僵,而且以禹明的性格,這輩子都不可能跟他父親和解。
秦宇娟:「難怪這孩子剛才說到家裡的事,很願意聊他母親,說他母親姓盧,去世前是內分泌科的副主任,但是提到父親的時候,這孩子一句話就帶過了。他父親是做什麼工作的?什麼時候跟他母親離的婚?」
舒秦想了想:「好像是做IT上市公司的,現在在美國,具體情況沒怎麼聊過,禹明很少提這些事。」
秦宇娟猶豫片刻,隨口問:「那禹明現在住在哪,買房子了吧。」
舒秦瞅著母親,上回母親說到鄒茂時,曾幾次提到鄒茂的家庭條件不錯。母親當然不能算勢利,可是一說到女兒的男朋友,不勢利也變得「物質」起來。
她答:「就在醫院旁邊的社區。」
秦宇娟微訝:「那地方房價很貴,多大的房子?單身公寓?」
舒秦想了想:「三室兩廳。」
她看著母親,有點不高興:「媽,您問這個幹嘛?」
秦宇娟:「媽媽不是故意要打聽這些,可是妳這孩子根本不知道物價有多貴,爸爸診所效益不如以前,媽媽科裡獎金一個月就那麼多,等妳結婚的時候,我和妳爸爸把一輩子積蓄貼進去也有限,媽媽跟妳說這些,還不是希望妳以後少背點房貸。」
舒秦乾脆坐到母親身邊,摟著她的肩膀說:「我以後工作了自己存錢,才不要您和爸爸的積蓄。」
秦宇娟繃著臉:「哪有這麼容易,妳這孩子沒進社會,想法太天真。我問妳,禹明也才工作沒多久,哪來這麼多錢買房子,這可不是幾十萬,是很大一筆數目。」
舒秦想起之前聽過的八卦,並不想接媽媽的話,舒連海從裡屋出來,說:「這不奇怪,我就覺得禹明家的事有點耳熟,爸爸怕自己記錯,特地到電腦裡看了當年的新聞。禹明的媽媽是一院的副教授,他父親當時已經在業界很知名了,因為一場離婚官司,這件事上過好幾次報紙。」
秦宇娟看著丈夫:「你知道這件事?」
舒連海坐下嘆氣:「說起來禹明也是可憐,他父親是當年IT最年輕的上市老總,為了離婚,特地請了最好的律師打官司,禹明的母親估計也是傷透了心,離婚後不久得癌症去世。秦秦,這些事妳都知道吧。」
舒秦摟住一個抱枕,「嗯」了一聲。
秦宇娟一訝:「怪不得這孩子不肯談起自己父親。」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