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4
定  價:NT$360元
優惠價: 79284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密室逃脫解謎X創世神話冒險
有了這本書,誰還想玩電玩?

文學獎作家富安陽子首部校園奇幻冒險系列第二彈
日本書店店員齊聲熱烈推薦

自古以來,每當黃泉神打開通往人間的門戶,
就會帶來各種毀滅性的災難,
唯有找到七名擁有特殊能力的神巫才能與之抗衡。
現在,通往異界的大門將再次開啟,
危機步步逼近,身負重任的神巫們當心了……

有禮等人費盡千辛萬苦,終於成功逃離了黃泉神的隱身所。
就在他們稍做喘息時,又再度收到天神的旨意:
「天神即將降臨此地,眾巫覡準備迎神。
趕快尋找剩下的兩尊巫覡……」

究竟天神會在何時降臨?會在什麼地方降臨?
另外兩尊巫覡又是誰?
他們還沒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
校園內就發生了一年級男生失蹤的事件。

在驚天落雷響起的瞬間,
天神旋律在光流的腦海中不斷響著,
似乎在催促他們趕快找到那位失蹤學生的下落,
生死交關的嚴峻考驗已然展開……

◎本書3大特色
特色1推理解謎X創世神話:閱讀體驗宛如經歷驚險刺激的密室逃脫遊戲,一旦打開書保證你停不下來。
特色2國際級繪者精心加持:由「世上最會作畫的漫畫家」五十嵐大介精心繪製封面,圖像極具想像力。
特色3化學彩蛋X趣味知識:小P老師鄭志鵬特開專欄幫助理解化學概念,與主角一同阻止邪神降世!

◎本書關鍵字:數學、化學、邏輯解謎、神話、古事記、校園冒險、密室逃脫
◎無注音,適合10歲以上閱讀
◎教育議題分類:性別平等
◎學習領域分類:語文、數學、綜合活動

【少年天下】系列介紹
1. 專屬國中生,給10-15歲「輕」少年的閱讀提案。
2. 夠酷而不幼稚,能吸引少年的包裝和題材。
3. 以少年為本位,提供邁向成長的關鍵字。
4. 有深度但無難度,得以思辨的優質文本。

富安陽子
出生於東京都。和光大學人文學院畢業。二十五歲踏入文壇,一九九一年以《麻櫟樹林的熱鬧山莊》獲得日本兒童文學協會新人獎、小學館文學獎;一九九七年以《小小山神大頭菜》系列獲得新美南吉兒童文學獎;二〇〇一年以《通往天空的神話》獲得產經兒童出版文學獎;二〇〇二年《山姥山的魔》獲選國際兒童圖書評議會文學作品。擅長描寫妖怪及科幻主題,寫作以來獲獎不斷,著有【妖怪醫院】系列,【天地方程式】是她所創作的第一套校園奇幻小說。

譯者簡介 王蘊潔
專職日文譯者,旅日求學期間曾經寄宿日本家庭,深入體會日本文化內涵,從事翻譯工作至今二十餘年。熱愛閱讀,熱愛故事,除了或嚴肅或浪漫、或驚悚或溫馨的小說翻譯,也從翻譯童書的過程中,充分體會童心與幽默樂趣。曾經譯有《白色巨塔》、《博士熱愛的算式》、《哪啊哪啊神去村》等暢銷小說,也譯有【神奇柑仔店】系列、【黑貓魯道夫】系列、【大家一起玩】系列、【怪傑佐羅力】系列等童書。
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繪者簡介 五十嵐大介
漫畫家。出生於埼玉縣。二〇〇四年以《魔女》獲得文化廳媒體藝術節漫畫部門優秀獎。二〇〇九年以《海獸之子》獲得第38屆日本漫畫家協會獎優秀獎,以及第13屆文化廳媒體藝術節漫畫部門優秀奬。另有作品《SARU》、《故事說不停》、《小森食光》等,並推出《海獸和靈魂》畫集。

【名人推薦】
跨領域專家齊聲推薦
冬陽|推理評論人
李政憲|新北市林口國中教師.教育部108年師鐸獎得主
林季儒|教育部閱讀推手.基隆市銘傳國中教師
莊惟棟|中等數學領域教學研究中心專家諮委.二岸魔數術學文教機構執行長
張東君|推理評論家
鄭志鵬(小P老師)|臺北市龍山國中理化教師
賴以威|臺師大電機系助理教授.數感實驗室共同創辦人
(按姓名筆畫排列)

對我來說,【天地方程式】系列就是不分年齡、值得抱持一顆赤誠的心去細細探究的有趣故事。這是文字小說所帶來摸不到但能感受到、得自行運用想像力在腦海構築的奇妙探險。冒險即將展開,你準備好了嗎?──推理評論人 冬陽

延續第一集的懸疑刺激,第二集將有什麼更精采的內容?七尊巫覡全員到齊!主角們為什麼甘願冒著回不來的危險,也要一起進到隱身所?什麼是「稻妻」?什麼又是「兩面宿儺」?第二集的內容結合了日本歷史、化學與地球科學等跨領域的知識,讓您大呼過癮!歡迎上手一本,一起來探險!──新北市林口國中教師.教育部108年師鐸獎得主 李政憲

什麼是真正的勇敢?真正的勇敢不是不恐懼,而是明知自己恐懼,卻仍然「願意堅持正確前行」,這就是這本書要傳達給讀者的正能量與核心價值。想知道如何向青少年闡述「勇敢」的真諦嗎?也許您可以試著用《天地方程式2》,為青少年上一堂關於勇氣、關於敢於作為的生命課程!──教育部閱讀推手.基隆市銘傳國中教師 林季儒

新世代的教學與學習強調素養,這次的最終解謎非常有生活應用的趣味。太陽是孕育大地生命能量的來源、知識是精采自己生命動力的來源、善良是拓展生命溫度的來源,學子們在閱讀這本書時能感受上述的能源,也在最終種下學習動機的種子,並在第二集暢讀之後,繼續期待第三集早點出現。推薦大家用這本書取代3C,讓孩子奔放於無限的奇幻數謎世界。──中等數學領域教學研究中心專家諮委.二岸魔數術學文教機構執行長 莊惟棟

作者真的很擅於在歷史、傳說中找題材,並且融合在故事情節中,讓讀者在閱讀小說的過程中,自然而然的記得文化與傳承。身為讀者的大家,閱讀此類小說時,除了能觸發對於歷史、文化的興趣外,也能從中欣賞古文的雅緻。──推理評論家張東君

天地方程式的第二集,比第一集更加緊張刺激,壓迫感也更重了,黃泉神的勢力越來越大,但更多具有超凡能力的巫覡們也一一出場了。除了劇情緊湊之外,書裡面因劇情帶出的自然科學知識一點不少。小到原子內部結構,大到晝夜四季的科學還有日本古代的歷史也都有提及。如果喜愛本書的讀者,一定會欽羨有禮超凡的知識力。讀著書裡面,有禮和Q隨口就說著一堆其實不太好懂的科學與歷史知識時,可能會想放慢閱讀的速度,好好把他們兩人的對話讀個清楚。但面對緊張刺激的劇情,又會很想要快點看到後面發生了什麼事,實在是令人感到矛盾又引人入勝的作品。──臺北市龍山國中理化教師鄭志鵬(小P老師)

日本書店店員讚不絕口
超有融入感!自己也好像成為巫覡團隊的成員之一,看到所有人逐一發現了重要的東西,一步一步成長,和有禮漸漸打開心房,內心超感動。──丸善丸之內總店 兼森理惠

喔,原來是這樣!終於了解原來這個世界,是建立在某種秩序的基礎上。有禮和Q接下來能夠找到所有的巫覡嗎Q?太令人期待了。──有鄰堂伊勢佐木町總店 佐伯敦子

即使對《古事記》完全沒有概念,也絲毫不必在意。雖然是奇幻小說,但並不會過度偏離現實,向各種不同的讀者大力推薦。──淳久堂書店大宮高島屋店 中桐裕美

如果看到小讀者正在翻閱這本書,我可能會忍不住對他說:「你小小的年紀就會看這麼有趣的書,你真是太幸福了!」──旭屋書店船橋店 石井千惠

節奏感超強的文章引人入勝,看著書上的數字,就像在驗算一樣,一頁接著一頁。我還想看下去!!跪求續集!!──淳久堂書店京都店 高木須惠子


【推薦序】
人性特質與學習傾向鮮明的奇幻推理小說
文/莊惟棟(中等數學領域教學研究中心 專家諮委、二岸魔數術學文教機構 執行長)

小說中的主角總有一個特別鮮明的人物性格,這本小說的出場人物幾乎人人都有聚光燈,有一種天生我才必有用的人設感。其中「有禮」記得住、忘不掉能力,從第一集就展現出看似不在意人際的特殊性格,然而背後卻是藏著一種「因為幫不上忙,所以寧願不知道」的無奈。雖然有禮不願去想Q和光流,心情上仍承擔一種類友情的不捨。小說上看到各類型人性的投射,角色間的牽絆勾勒出學生的單純,少了點成人的顧慮與多心。在這本奇情推理作為主軸的故事裡,明明勢如水火的個性卻能溫暖相容,有時還平衡且毫無違和的並存,相信學生閱讀這本書時,劇中主角互動與翻白眼翻到外太空的鬥嘴情節,即使沒有時下年輕人的用語,但仍清楚刻劃出死黨閨蜜不傷人的脣槍、有時又點綴著令人感動的舌劍。

本集的奇幻解謎沒有那麼數學,卻是那麼科學。出現的數字耐人尋味,還好只需要盡情享受閱讀就能知道其中的巧妙,否則20、8、26、28、50、82、126……這幾個數字一定會害我睡不著覺。解開破綻的關鍵就在這幾個數字之中,還沒入手這本書的推理迷們,睡不著、想破頭的感覺不能只有我一人承受,如果第一集可以獨立破除密碼的人,那投降的我推薦大家千萬不要錯過第二集。受不了得等到看完故事才知道謎底的讀者如我,在此提供一把鑰匙:「相信這世界有幻術」,我只能提示這麼多了。如果在閱讀這本書之前,有人提示我這幾個字,我會非常開心並覺得我也能像主角破關斬將。祝福各位讀到這裡時能會心一笑,不要像我卡關許久、無奈的翻開下一頁,承認自己「謎」途不知返。

新世代的教學與學習強調素養,這次的最終解謎非常有生活應用的趣味。太陽是孕育大地生命能量的來源、知識是精采自己生命動力的來源、善良是拓展生命溫度的來源,學子們在閱讀這本書時能感受上述的能源,也在最終種下學習動機的種子,並在暢讀第二集之後,繼續期待第三集早點出現。推薦大家用這本書取代3C,讓孩子奔放於無限的奇幻數謎世界。

用閱讀,為青少年上一堂名為「勇敢」的課
文/林季儒(教育部閱讀推手、基隆市銘傳國中教師)

什麼是「勇敢」?我們似乎沒有為在成長中迷惘恐懼的青少年,上過一堂名為「勇敢」的人生課。但是閱讀完《天地方程式2》後,我發現這本書做到了。

恐懼,是任何人都無法迴避的功課。然而,面對恐懼時是不是能勇敢堅持做對的事,卻更值得深思。在生命的美好中,夾雜著多少的挑戰與未知?在成長的探索裡,又滿布著多少的迷惘與恐懼?根據中華心理衛生協會的心理韌性閱讀書目,裡頭推薦序寫道:教育現場中青少年在自我認同、同儕關係、失落分離、情緒調節、家庭關係、身心疾病等六大類的焦慮中最容易感到恐懼。如何直面生命中的恐懼?《天地方程式2》在邏輯解密與校園脫逃的奇幻故事中,具體為青少年做了最清楚完整的示範。

《天地方程式2》延續了第一集明快而譎妙的緊湊節奏,由書中的主角有禮和學校的夥伴們Q、光流、春來,一起善用數學、天文、化學等邏輯推理,從範圍越來越大的隱身所中救回年幼的皮可,再次攜手突破重重難關,掀起另一波高潮。但是在第二集裡,在以恐懼為食的土蜘蛛包圍下,痛恨自己有超乎常人神力的春來、擁有超強記憶而永遠忘不掉心底傷口的有禮、被媽媽認為只對費氏數列感興趣根本不正常的數學天才Q、擅長鋼琴而被嫉妒霸凌不願彈奏卻不得不藉著琴聲消除天神旋律的光流……隨著故事的推衍,每一位主角陪著青少年讀者去映照自己成長過程中的傷痛,並再次勇敢、再次相信自己的力量──因為他們都知道,承受挫折的風雨是眺望彩虹的必經之路,沒有人可以避開這一切。

誠如書中有禮所說的:「心靈的傷和肉體的傷都一樣,雖然傷口的深度和大小不同,癒合的過程也不一樣,但最後傷口都會結痂。在結的痂自動掉落之前,就只能發揮耐心。」從剛開始小心翼翼的隱藏真正自我,到一起同心協力,耐心重拾勇氣、正視心底最不願碰觸的角落,青少年讀者終會發現:在獨眼影子和黃泉軍的陷阱之外,我們看不見的敵人往往都是另一個自己!什麼是真正的勇敢?真正的勇敢不是不恐懼,而是明知自己恐懼,卻仍然「願意堅持正確前行」,這就是《天地方程式2》中要傳達給青少年讀者的正能量與核心價值。在「如果你不勇敢,沒有人會替你堅強」的前提下,以及在第二集完全超乎想像的未知困境中,沒有任何援手的青少年讀者,要怎麼和書中主角一同面對越來越險阻的挑戰?你,是不是已經迫不及待要翻開書頁了呢?

想知道如何向青少年闡述「勇敢」的真諦嗎?也許您可以試著用《天地方程式2》,為青少年上一堂關於勇氣、關於敢於作為的生命課程!

寫在出發冒險前的備忘錄
文/冬陽(推理評論人)

閱讀【天地方程式】系列之前,必須先準備好一顆少男少女的心。

別緊張,我所謂的「心」不是真實的器官(真要備妥一顆心的話,那就是獻祭了,多可怕),而是指心情、心態,翻讀之前得提前醞釀的情境。就像是去聽一場音樂會、看一齣劇,或者用更貼近這套書的說法:做好出發冒險前的準備。

假如你的年齡和故事裡的有禮、Q、光流相仿,是八年級生的歲數,也許會理所當然的自認:「我是個孩子,本來就有一顆少男少女的心。」如果你的年紀同我一般,早就脫離學生時代、甚至是要和自己的孩子一起閱讀這一系列作品,可能會在心底嘀咕:「這只是出版社找人寫推薦、吸引讀者的說詞而已吧,讀起來哪有什麼差呢?」

那麼,請容我在此稍稍岔題,聊一下前不久參加一場演講活動的經驗。

這是場辦在地區型圖書館的講座,臺下聽眾年齡層廣,還有不少是一家子全員出動。為此我已有準備,想要同時擄獲不同年紀聽眾的心,最好的方法就是從啟蒙的經驗匯聚起:談到○○七電影、虎膽妙算影集,幾對老夫婦相視而笑;說起夏洛克.福爾摩斯和亞森.羅蘋,跟我差不多大的為人父母頻頻點頭示意;名偵探柯南、金田一少年的投影片一出現,許多年輕臉龐上的那對眼睛都亮了起來──在那個夏日午後,我和演講廳內的所有人,一起懷著年輕的心情回味當年初識推理小說、影劇、漫畫的喜悅,並且進一步好奇探問:「我還錯過了哪些有趣的故事?」

對我來說,【天地方程式】系列就是不分年齡、值得抱持一顆赤誠的心去細細探究的有趣故事。

我曾在《天地方程式1:誤闖隱身所》寫過〈走進神話世界的冒險,也走向閱讀帶來的蛻變〉一文,簡述富安陽子以日本神話《古事記》為藍本,結合數理知識與奇幻設定,遭遇護衛天神、對抗黃泉神的歷險。來到《天地方程式2:天神的召喚》,眼看就要背負偉大使命、踏上艱辛旅程,這些孩子們卻遲疑退縮了,不想重返茫然難料、可能就此喪生的未知異世界。

這是可以、也是必須去理解的。不論在學校還是家裡,孩子多半容許犯錯後被原諒、失敗後再奮起,老師父母是隨時拉一把的力量,任性的鬧過哭過哄過之後就沒事了。有禮這幫孩子可不一樣,只有彼此能體會被神選定為巫的迷惘不安,憑藉個別的異能一起找出逃離隱身所的方法,在學習包容彼此的不同後去承接艱鉅的使命──這是一場淬鍊出英雄的成長旅程,只是連神都無法保證所有人能順利無礙的通過……

於是在書頁另一頭的你企圖化身故事中的要角,澄澈面對眼前的抉擇、聆聽內心的惶恐、激勵出榮譽與勇氣、嘗試迎接前所未見的挑戰。這是文字小說所帶來摸不到但能感受到、得自行運用想像力在腦海構築的奇妙探險,推薦你一讀的人無法時時刻刻在旁協助指點(那也未免太無趣了),謹在出發前提供上述這份扼要的備忘錄略做提醒──接下來,就要靠自己使勁拚搏了。

冒險即將展開,你準備好了嗎?

用閱讀小說,漸長歷史古文的見識
文/張東君(推理評論家)

小說,即使類別不是推理,重要的情節還是不能爆雷的,否則就會像當初我在看【哈利波特】系列時,新聞居然直接把關鍵情節報導出來,氣得我想砸電視(那樣的事,真的會引起公憤、天怒人怨啊)。那在既不爆雷,又該怎麼講出新意呢?

我在看這本續集時,一直想到萬城目學的《鹿男》。相對於【天地方程式】系列中有會說話,而且能在沒看到本尊的狀況下直接把聲音傳到主角們腦袋中的猴子,在《鹿男》中這樣的角色則是一頭鹿。在【天地方程式】系列中是中學生、小學生的七位巫覡,在《鹿男》中則是高中老師和女高中生。然而,他們要保護的東西是非常相近的。只能說日本作者真的很擅於在歷史、傳說中找題材,並且融合在故事情節中,讓讀者在閱讀小說的過程中,自然而然的記得文化與傳承。身為讀者的大家,閱讀此類小說時,除了能觸發對於歷史、文化的興趣外,也能從中欣賞古文的雅緻。

除此之外,在真實世界的日本神社寺院,或是其周遭的和菓子店、各種甜點店,也會以「三大神器」為靈感製作甜點。所謂三大神器是來自日本的神話傳說,分別為天叢雲劍(草薙劍)、八尺瓊勾玉、八咫鏡。而這在傳說中是天照大神授與瓊瓊杵尊並由日本天皇代代繼承的寶物,並且在兩千年來一直被視為日本皇室的信物。於是在日本島根縣的「出雲大社」,這座在十月時所有的神都會聚集過去的神社旁邊,就有和菓子老店製作跟「勾玉」酷似,完全能假以亂真的巧克力。而別處的甜點店則做了鏡子,甚至還光可鑑人呢!而我們的故宮在這些年來,也做了不少努力,例如出版這類的紀念品,然而我更期待能多讓人記住背後的歷史與故事,就更讚啦!

當你看完故事,就會知道我為什麼會說到甜點去了。最後,我只能跟大家說在這本書中,總算把七位巫覡都湊齊了。至於其他,我除了說很好看、欲罷不能以外,真的不能洩漏更多。

第一章 神諭
第二章 傷
第三章 失蹤
第四章 見者
第五章 鏡池
第六章 迷路
第七章 鑰匙
第八章 巫覡隊
第九章 銅鏡
第十章 規律
第十一章 全校遠足
第十二章 知者
第十三章 陷阱
化學彩蛋
第一章 神諭
逃離隱身所的隔天,八年級生的教室內,田代有禮和其他兩個人的課桌之間拉開了距離。之前他們都集中坐在教室前方,如今卻分散在教室各個角落,彼此之間盡可能保持距離。
雖然有禮他們是基於自己的理由這麼做,但伊波老師看到三張課桌分散在寬敞的教室內,顯然有點不知所措。
「怎麼了?你們為什麼坐得這麼分散?這是核分裂嗎?」
老師這句意義不明的冷笑話,在教室內尷尬的空氣中飄蕩,隨即空虛的消失了。
「哈哈哈……」
伊波老師自我解嘲的笑聲也被沉默吞噬,有禮默默看著他太陽穴青筋抖動的樣子。在分散的三個座位中,有禮的課桌最靠近講桌。
伊波老師收起友好的態度,心神不寧的環視教室,用嚴厲的聲音說:
「你們趕快把課桌搬回原來的位置,不要再鬧了。」
可是沒有人理會他。
坐在教室窗邊最後面,綽號叫Q的廄舍修問:「為什麼?」
伊波老師的青筋再度抖動起來。
有禮在老師情緒爆發之前開口說:
「分散坐也沒關係吧?反正教室這麼大……」
伊波老師原本瞪著Q的雙眼移向了有禮。
「坐得這麼分散,共同作業時不是很傷腦筋嗎?」
「共同作業的時候再搬就好。」有禮雖然這麼回答,但心裡的想法卻是──根本很少有共同作業,到目前為止,從來就沒有共同作業啊,老師!
伊波老師沒有再對這個問題發表任何意見,只是重重的吐了一口氣,用親切的語氣問有禮:
「田代,到底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你們吵架了嗎?因為吵架就把桌子分這麼開,真搞不懂你們在想什麼……」
「……咦?」有禮無法即時做出回應。老師可怕的親切態度,和從誤解推導出來的結論,都讓他難以招架。
「我們才沒有吵架。」
坐在靠走廊後方位置的岡倉光流冷冷的說。
「根本什麼問題都沒有啊。班會趕快開始吧,還有五分鐘就要正式上課了……」
伊波老師沉默不語,但青筋仍然在抖動。他用憤怒的眼神環視有禮他們後,心灰意冷的嘆了一口氣。
「起立!」
教室內響起伊波老師尖銳的聲音,班會開始了。
有禮心不在焉聽著老師的聲音,看向窗外。
今天也是晴朗的好天氣,早上雖然起了霧,但此刻霧已經散去,慵懶的春光籠罩大地,花虻在校舍旁的樹叢上飛來飛去。
有禮看著眼前春天平靜的景象,忍不住回想起昨天發生的事。
昨天放學後,有禮和其他幾個人在這所栗栖之丘學園的體育館後方,闖入了黃泉神的隱身所,最後四個人都成功逃脫了。
當他們走下成為逃生出口的車子,才發現體育館後方的停車場變回了原狀,縮小為只能停十五輛車子的空間。前一刻被大石春來摔爛的車子,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回頭看向剛才坐的那輛車,那是一輛銀色的車子,和他們在隱身所坐上的轎車很像,不過車牌上只有四個數字,四扇車門都鎖住了。
獨眼影子當然已經消失無蹤,圍牆內的濃霧也消失了,學校周圍恢復成一如往常的景象,耳朵可以聽到街道上的聲音。
「回來了……我們是不是回來了?」
光流好像從夢中醒來般環視四周,然後看著天空愣在原地,輕聲的嘀咕:
「咦?歌聲也消失了……我聽不到了……」
「啊!我的手提袋……」
春來倒吸一口氣,瞪大了眼睛,隨即露出快哭出來的表情。
「怎麼辦?我把指定曲的樂譜放在裡面……」
光流安慰她說:
「別在意,沒事的,我的樂譜可以借你影印。」
光流下車時,把裝著長笛的盒子一起帶了下來,春來用憤恨的眼神看著光流手上的東西。
「那個手提袋是我媽媽親手做的,上面還繡了我的名字,我很喜歡……」
這種事根本不重要吧。有禮很想這麼說,但還是把話吞了回去。
剛才差一點就沒命了,好不容易回到這個世界,還管什麼「指定曲的樂譜」和「媽媽親手做的手提袋」。
「沒關係啦,」Q 一派輕鬆的說,「下次去那裡的時候再撿就好。」
「啊?」
Q 以外的所有人,都露出責備的眼神看著他。
「什麼叫『下次去那裡的時候』,廄舍,你還想去那裡嗎?開什麼玩笑,我絕對不要再去那種地方。」
即使光流怒不可遏的這麼說,Q仍然不以為意。
「可是這又不是我們能決定的,即使不想去,還是會被送去那裡啊。你們今天是第一次,但我和有禮已經是第二次了。對不對?」
你問我「對不對」,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啊。有禮暗自想著,沒有吭氣。
「不要!我絕對不要再去那種地方!」
春來前一刻還對自己的手提袋耿耿放懷,現在卻對Q的話產生了強烈的抗拒。
「不要!不要!不要!絕對不要!」
即使你說絕對不要也沒用。有禮雖然這麼想,但還是沒有吭氣。
「走吧。」
光流說完,準備打開側門離開。
她的言下之意,應該是希望在被送去奇怪的地方之前,趕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沉重的大門匡啷匡啷的滑向一旁,有禮他們四個人從打開的門縫中擠了出去。
有禮發現自己對順利離開學校鬆了一口氣。
「光流學姐,你住在栗栖台東町吧?我家在栗栖台北町二丁目,從學校北門走路回家只要三分鐘。」
春來走出側門後說。
有禮家在栗栖台西町,Q 住在栗栖台北町四丁目,從側門出發,他們三個人的家都在西側,只有光流的家位在東側,但 Q 提議說:
「沒關係啦,一起走去北門再解散,而且大家應該有很多話要說。」
聽了Q的話,大家不知不覺一起沿著學校外側的道路走向北門。或許大家都對就這樣分道揚鑣感到有點不安,面臨危險的時候,聚在一起是人類的本能。
環繞學校周圍的這條道路,也是田徑社平時慢跑的路線。轉過學校的東北角,有禮走在熟悉的路上,從外側打量栗栖之丘學園。
和平時一樣的校舍,和平時一樣的操場,春天柔和的陽光,靜靜的照耀了有禮他們的學校。
但是對有禮來說,那裡已經不再是安全的場所。為什麼?為什麼每次都是在學校的時候被送去那裡?有禮走在學校北側的路上思考著。
一定有什麼關鍵因素。天神並不是隨時隨地都會把我們送去隱身所,只有在具備特殊條件的時候,才會把我們送去那裡。要不然,我們應該會更頻繁的被送去那裡才對。
「我問你,」光流問陷入沉思的有禮,「你有什麼打算?」
「啊?」突然被問到這個問題,有禮忍不住看向光流。
光流生氣的說:「如果真的像廄舍說的,下次又被送去那裡怎麼辦?要怎樣才能預防被送去那裡?」
光流說話的語氣,好像有禮理所當然會知道答案。
「誰知道啊。」說這句話的不是有禮,而是Q,「如果知道,我們就不用這麼累了,你要問就去問天神或猴子啊。」
「我又沒問你!」
光流反駁後,生氣的陷入沉默。接著,春來也在一旁不安的插嘴。
「但是不知道預防的方法,不就意味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被送去那裡嗎?回家後,去補習班的時候,甚至泡澡的時候,搞不好也會突然被送去那裡。剛才幸好是我們四個人一起,如果一個人被送去那裡,不就完蛋了嗎?」
春來這番話提醒了有禮。
沒錯,照理說一個人也有可能會被送去那裡,但無論是第一次還是第二次,他們都是幾個人在一起的時候被送去隱身所。
巧合……恐怕很難這麼解釋。因為不止一次,而是兩次都在相同的狀況下,發生了相同的事。第一次是他和Q在走廊轉角撞在一起,第二次是他和Q,還有光流和春來在體育館的轉角撞到……。
難道複數巫覡接觸,是被送去隱身所的關鍵因素嗎?
「你在想什麼?」
聽到光流的提問,有禮小聲說出內心浮現的推論。
「也許只要巫覡不要相互碰到,就可以避免……」
「你說的碰到,是指接觸、擁抱,或是像今天一樣撞在一起嗎?」
有禮對Q默默的點了點頭。
「為什麼?」
光流再度詢問。有禮在無奈之下開口回答。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這樣,但剛才也是在撞到之後被送去隱身所。第一次的時候,我也是和Q撞到就闖進了那裡。既然兩次的情況一樣,就很難認為只是巧合。」
其實有禮已經推測出原因,只是沒有說出口,因為那只是他的臆測。
有禮認為,如果把巫覡送去隱身所是天神作戰的一部分,黃泉神一定會努力防禦。
人體的細胞也一樣,不會輕易讓試圖入侵的病原體進入。細胞具有識別體系,可以辨別能進入和不能進入的物質。當病原體之類的異物試圖進入時,細胞就會鎖上門,把它們趕出去。
但是,仍然有病原體能夠突破防禦網進入細胞。比方說,流行感冒病毒。流行感冒病毒藉由變異,突破了細胞的識別體系,成功侵入人體。它們假裝不是異物,大搖大擺的進入細胞,引發疾病。就好像打造了一把和鎖頭完全相符的鑰匙,打開細胞的門走進去。
有禮猜想,包覆黃泉神隱身所的繭,應該也具備了檢測異物的體系。
雖然允許土蜘蛛那種不會危害他們的對象進入,但當然會極力排除能對自己造成威脅的巫覡。正因為這個原因,有禮他們才不至於更頻繁的被送去隱身所。
只有在具備某些條件或時機時,天神才會把巫覡送去隱身所……不對,應該是只有在這種情況下,天神才能把巫覡送進隱身所。如果真的是這樣──也許巫覡和巫覡之間的接觸,就是其中一個條件。
就像人體細胞無法分辨變異的病毒一樣,當巫覡和巫覡接觸,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個體時,黃泉神的異物檢測體系,可能就無法識別這個複合體是巫覡。
「原來是這樣,只要不接觸、不碰在一起就好,搞不好真的是這樣。」
Q在陷入沉思的有禮面前點了點頭。這時,春來突然停下腳步,和另外三個人拉開距離。
有禮他們轉頭看她,春來像在解釋自己的行為似的說:
「不是說不要碰到比較好嗎?」
有禮繼續說明自己的想法。
「不,我想即使現在碰到也沒問題。應該不是所有地方……並不是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會被送進隱身所。我猜應該只有在走進隱身所範圍時,我們才會被送去那裡。」
「隱身所的範圍到哪裡?」光流問。
四個人走到北門前,停下了腳步。有禮看著圍牆內的栗栖之丘學園回答:
「就是黃泉神在繭內打造的虛幻世界,和現實世界產生交集的地方。比方說,目前是這所學校內……」
「所以在學校外面就安全了嗎?」
有禮繼續回答春來的問題。
「目前是這樣,但我猜隱身所會越來越大。我和Q第一次是在北側校舍和東側校舍交界的轉角被送去那裡,我們在走廊的轉角撞到,然後就被送去了。當時隱身所還沒有今天這麼大,連校舍外都籠罩在濃霧中。我覺得,當我們身在隱身所複製的現實世界領域時,天神才會把巫覡送去那裡。」
「你為什麼會這麼想?」
有禮在無奈之餘繼續回答光流。
「因為在我和Q第一次被送去隱身所的前一天,我也曾和Q撞在一起,就在校門口……」
「啊?我們曾經撞到?」Q一臉驚訝的看著有禮。
有禮根本不期待Q會記得當時的事,所以沒有理他,繼續說下去。
「開學典禮那天早上,Q在校門口用力撞了我一下,但那時候什麼事都沒發生。」
Q仍然一臉驚訝的看著有禮,隨即不知所措的眨了眨眼睛問:
「啊?你該不會一直耿耿於懷吧?」
當然耿耿於懷啊……雖然很想這麼說,但有禮還是克制住了,他小聲的嘀咕。
「我才沒有耿耿放懷,只是我會記得所有的事。」
光流無視Q和有禮的對話,開口說:
「你們在校門口撞到時,沒有被送去隱身所,但在走廊上撞到時,卻被送去了那裡……也就是說,當時校門還不算是黃泉神的地盤嗎?」
「我只是想說,目前這種想法最合理。」
「所以、所以……」春來在一旁插嘴,「在家的時候不會被送去那裡嗎?洗澡的時候、去補習班的時候也沒問題?」
「目前暫時是這樣。」有禮叮嚀,「因為隱身所會不斷擴大,不久之後,學校周圍的街道應該也會成為他們的地盤。從我和Q第一次被送去那裡到今天,差不多是三個星期……正確的說,是二十三天。在這二十三天期間,隱身所的面積大約增加了四倍。」
「啊……所以我家離北門走路只要三分鐘,會不會有危險?」春來不安的問。光流在一旁插嘴。
「即使在他們的地盤內,只要巫覡不要相互碰到,就沒問題了嗎?」
「應該是。」有禮再度謹慎的提醒,「我只是覺得這種解釋很合理,但不知道是不是正確答案,而且他們也慢慢的發生了變化。」
「變化?」
春來再度不安的詢問,有禮則是點了點頭。
「我們剛才在隱身所,不是想從出入口離開,結果門卻打不開嗎?我覺得那是黃泉神從一開始就設下的陷阱。因為他們一定有料到我們會跑去校舍內,尋找我和Q第一次逃離隱身所時發現的破綻,所以故意在那裡設下陷阱……因為第一次時並沒有出現這種情況。」
有禮呼吸著柔和的春風,看著注視自己的另外三個人。
「好討厭的感覺,」有禮脫口說出自己的真心話,「這種感覺真的超討厭,他們做了之前沒有做的事,就意味著發生了變化。我們完全不瞭解未來的情況,不知道他們下次會如何變化,又會設下什麼陷阱……」
「那到底該怎麼辦?」
光流再度凶巴巴的問有禮。
誰知道啊。有禮在心中重複Q剛才說過的話。如果知道的話,就不用這麼累了。
有禮他們在北門前道別。
春來走回只有三分鐘路程的家,光流沿著剛才的路走去栗栖台東町的方向,有禮和Q一起經過北門,沿著學校外面的道路走向西方。
「不知道九年級那兩個傢伙,和七年級的阿狗阿貓後來怎麼樣了。」
Q看著圍牆內的學校問。
「應該死心回家了吧。」有禮回答。
九年級的江本匡史等人在追Q的時候,發現他在經過轉角後就消失不見,一定嚇了一大跳。他們可能以為Q躲到某個地方,所以四處尋找。但是即使找遍整所學校,也不可能找到,因為有禮他們已經進入了另一個世界。現在都這麼晚了,有禮猜他們應該已經回家了。
學校圍牆的西北角出現在前方。當有禮和Q打算在那裡道別時,腦海中突然響起一個模糊的聲音。
「天神即將降臨此地。」
「怎麼回事?剛才是你在說話嗎?」
Q驚訝的看著有禮,他似乎也聽到了。有禮和Q互看一眼,立刻恍然大悟。
「是猴子……」
有禮嘟噥著,Q轉頭尋找猴子的身影。
「喂!猴子!你在哪裡?快出來!」
無論是操場的櫻花樹後方,還是馬路兩旁房子的庭院或屋頂上,都找不到那隻猴子的身影。
雖然沒看到猴子,但又再次聽到牠模糊的聲音。
「天神即將降臨此地,眾巫覡準備迎神。」
「什麼時候?在哪裡?」有禮出聲問道。
「天神什麼時候降臨?會降臨在哪裡?」
模糊的聲音回答:
「時間到了,會有預兆。」
因為聲音直接在腦袋裡響起,所以完全無法把握距離感和方向,不知道猴子到底是在哪裡說話。
是在某戶人家的屋頂上?還是在樹叢後方?牠應該就在附近,只是並沒有像上次一樣現身。
「趕快尋找剩下的兩尊巫覡,天神很快就會降臨。
 準備迎神。
 巫覡要和天神齊心協力,把黃泉神封印在地底深處。」
「你應該知道吧?」
有禮問有聲無影的猴子。不,是問透過猴子對自己說話的天神。
「另外兩尊巫覡是誰?為什麼要我們去找?既然你知道,就告訴我們另外兩尊巫覡是誰。」
「沒錯,沒錯!不要賣關子,趕快告訴我們!」
Q也在一旁助陣。
一陣短暫的沉默後,有禮和Q的腦袋中,再度響起模糊的聲音。
「這並不是天神的計畫。
 指出誰是巫覡,並不在天神的計畫中。」
接下來聽到的聲音不再模糊,刺耳的關西話在腦袋中迴響。
「意思就是說,你們必須自己去找啦。」
「為什麼?真是小氣鬼。」
Q在抱怨時,仍然東張西望。
「即使你罵小氣鬼,也不關我的事,有什麼辦法呢?我接收到的訊息就是剛才說的那些話。天神即將降臨此地,巫覡要準備迎接,還有要趕快找到另外兩尊巫覡,大家一起協助天神,把黃泉神封印在地下……就是這樣。」
「提示呢?」Q不肯罷休,「應該有某些提示吧?像是天神大約什麼時候會降臨,會降臨在哪一帶,只要告訴我們粗略的情況就好。至於另外兩尊巫覡,至少也要告訴我們是男生還是女生,還有是幾年級。這些情報應該都知道吧?」
又是一陣短暫的沉默。
「在預兆出現之前,沒辦法知道天神什麼時候降臨此地。至於另外兩尊巫覡,我也不知道他們的名字、性別和年級。只是天神提到七尊巫覡時,分別用了這些名字。我是『告者』,你們兩個人分別是『開者』和『唱者』。」
「是我?還是有禮?我們分別是哪一個?」
Q立刻問道。
猴子的聲音回答:
「那我就不知道了。天神只說已經找到『開者』和『唱者』,『奏者』和『閉者』也現身了,接著必須找出『見者』和『知者』。」
「『見者』和『知者』?」這次是有禮插嘴問猴子。
「這算什麼,這根本不算什麼提示……」Q嘀咕道。
「總而言之,」腦袋中響起猴子的聲音,打斷了Q的嘀咕,「我能說的只有這些。事情轉達完畢,那我就告退了。你們也要小心,最好不要再被送去隱身所,我向來很小心謹慎,所以不會有問題。」
「啊?真的假的?你要告退了?」
Q目瞪口呆,再度四處張望。
果然四處都沒有看到猴子的身影,既聽不到行道樹的樹梢晃動聲,也聽不到任何隱約的動靜。
但是,猴子似乎真的像牠說的離開了,腦袋中不再有任何聲音。
「那傢伙是怎麼回事?每次都是說來就來,然後說完想說的話就閃人……不過,這次不算是現身……」
「牠剛才說天神很快就要在這裡降臨。」有禮想起猴子的話,小聲說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Q露出無助的眼神,看著自問的有禮。
「真正的天神從天而降嗎?你覺得真的會有這種事嗎?」
有禮無法回答。
「不知道。」他搖了搖頭,忍不住嘆氣。
有太多搞不懂的事情了。天神為什麼叫有禮和Q是「開者」和「唱者」?而且誰是「開者」,誰又是「唱者」?這個稱呼是指有禮和其他巫覡所扮演的角色嗎?
「奏者」和「閉者」也現身了……
如果這兩個稱呼是指光流和春來,「奏者」應該是指光流,但「閉者」春來要封閉什麼?
剩下那另外兩尊巫覡,目前也完全沒有頭緒。「見者」和「知者」到底是怎樣的角色?又分別具備了什麼能力?
有禮不發一語的沉思著,Q則心神不寧的東張西望。
有禮也很不安,覺得自己被捲入了莫名其妙的事件。
柔和的風越過圍牆吹了過來,Q在風中說:
「今天就先回家吧,趁被捲入莫名其妙的事之前……」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