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娘子不給吃豆腐01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從文靜的小家碧玉到潑辣的管家娘子,
旁人說三道四,她只當耳邊風──

天生神力卻要裝成弱不禁風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韓梅香扮嬌滴滴的小家碧玉,憋了十多年。
大概是上輩子燒好香,出生在有田有油坊的好人家,
父母怕一身力氣的她被街坊說閒話,更擔心未來婆家嫌棄,
叮嚀她躲在深閨讀書繡花,幫著操持家務就好。
爹疼娘愛的梅香,無憂無慮的過日子,等著出嫁。
怎知爹爹意外亡故,留下孤兒寡母,和惹人覬覦的家產,
娘親天天以淚洗面,弟弟妹妹又尚年幼,
為了家人,梅香挺身而出,逼退覬覦她家產的惡親戚,
種田種地又榨油,天天扛菜扛油上集市賣,
一掃過去嬌氣形象,儼然成了家中頂梁柱。
怎知因為拋頭露面做生意,為家族出頭,
被街坊鄰居指指點點,甚至遭致被退婚的下場……
秋水痕
處女座女生。日常生活簡單,性子疏朗,不喜束縛和規矩,喜歡冒險,最大的愛好是去爬山涉水。
喜歡作夢,夢想很多,目標也很多,願意為目標而奮鬥,並享受奮鬥的過程。喜歡音樂,認為能緩解壓力和治療負面情緒。
善寫文,求學路上,一直是同齡人中的「小才女」。成年後,一頭栽進網路文學不可自拔。其文以溫馨甜美的愛情為主,宣揚的主題都是夫妻攜手,一起為了美好生活而奮鬥。
序文
第一章 奪家財欺辱遺孤
第二章 藉托夢大打出手
第三章 定結局重振心神
第四章 除稗草舅父上門
第五章 請陪客油坊開鍋
第六章 初見面榨油成功
第七章 受驚嚇無恥之人
第八章 還彼身趕集受氣
第九章 手足情無端爭執
第十章 暗思量少年學藝
第十一章 出師利勸退惡客
第十二章 送粽子慈母教子
第十三章 賣雞蛋茂林援手
第十四章 授行規簽訂文書
第十五章 點醒人做足準備
第十六章 開門紅街頭失神
第十七章 瘋牛傷人釀大禍
第十八章 瘋牛案梅香退親
第十九章 稚童趣智退祖母
第二十章 局外人指點迷津
第二十一章 表心意葉氏教女
第二十二章 訪叔父施計懲惡
第二十三章 挑明話歸寧之行
第二十四章 尷尬事夫妻爭執
第二十五章 換路線父子訪親
第二十六章 提要求敲定親事
第二十七章 買簪子上門提親
第二十八章 辨真假門樓私語
第二十九章 攤底牌東窗事發
第一章 奪家財欺辱遺孤
四月中的早晨,陽光明媚,鳥鳴啾啾。平安鎮韓家崗各家的漢子們剛結束早晨的農活,紛紛往回趕。
農忙時節,趁著天氣好,片刻都不能歇息。
韓敬平家裡,十二歲的韓梅香端了一碗稀飯,站在正房東屋門外,腳步抬起了又放下,放下了又抬起,踟躕不前。後面兩個弟弟都看著她,皆是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最小的妹妹蘭香,呆呆的看著梅香手裡的碗。
正當梅香鼓足了勇氣要掀開簾子進去時,屋裡忽然又傳來了一陣哭泣聲。
「當家的,當家的啊……」葉氏又哭了起來。
一個多月來,葉氏每日都是這樣哭泣不止。
梅香嘆了口氣,看了看手裡的稀飯,上面的熱氣慢慢降下,稀稀疏疏配的幾根菜也開始發黃。她掀開簾子,快步走到了床前。
「阿娘,吃飯吧。」梅香小聲對葉氏說道。
葉氏依舊低頭抽泣著,連個眼神都沒給梅香。
「阿娘,您吃一些吧,弟弟們都在外頭呢。」梅香見勸不動她,把弟弟抬出來說話。
葉氏頓了一下,看了梅香一眼,接過她手裡的稀飯,就著淚水,勉強吃了幾口。
雖然沒吃完,梅香也很高興。阿娘只要每日能吃一些,心裡再難過也能撐得下去。
現在最難辦的事情,是如何應付即將到來的阿奶。昨兒阿奶就說了,阿爹的五七已經過了,今兒務必要把自己家裡的事情理清楚。
梅香心裡又嘆了口氣,阿娘這個樣子,她真的要一直躲下去嗎?
「阿娘,等會兒阿奶和大伯要過來。」梅香又小聲說了一句。
葉氏擦了擦眼淚。「妳不要管,妳阿奶來了,罵我兩句也就罷了。油坊的事情,妳大伯要是願意管,就讓他管吧。」
梅香急了。「阿娘,阿爹才去,您心裡這樣難過,阿奶還天天來罵!咱們家的油坊,是阿爹的心血,我既然能管,為甚要讓給大伯?讓給大伯,咱們家還能落下什麼?明朗和明盛以後讀書科舉成親,哪樣不費銀錢?」
葉氏重重的拍了一下床沿。「妳管?妳怎麼管?妳才多大,還要不要名聲了?油坊裡都是男人做的活兒,妳就算比旁人力氣大些,難道真把自己當男人了?女婿是讀書人,本就重規矩,妳婆家知道了能願意?!」
梅香不敢再頂嘴,急得直掉眼淚。
韓敬平在時,怕梅香力氣大的事被人知道了不好說親,一家人瞞得死死的,除了韓敬平夫婦以及大兒子韓明朗,誰都不知道。韓敬平更是早早給梅香訂了親,是隔壁王家凹的一位少年郎王存周。
梅香正在著急,外頭驀地傳來一陣叫罵聲。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梅香的阿奶崔氏。
「葉芳萍,妳這個害人精,妳害死了我兒子,還有臉在家睡懶覺!妳去看看,誰家不忙著下秧平田,哪家的婆娘不下地!妳個懶婆娘,整日懶得腚眼兒爬蛆,我兒子就是被妳生生累死的!」
崔氏的叫罵聲異常尖銳,左鄰右舍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崔氏一腳踢開梅香家虛掩著的門,待要再罵,旁邊的大兒子韓敬義勸了她一句。「阿娘,別罵了,三弟才過了五七,沒走遠呢。」
崔氏被他這樣一說,搓了兩下胳膊,然後又高聲道:「我是他親娘,他還敢把我怎麼樣?就是他把這婆娘慣壞了!」
韓敬義沒說話,抬頭看了眼韓敬平家十幾間瓦房以及東跨院裡的油坊,眼神閃爍。
崔氏到正房後,葉氏已經出來了。她一身素服,頭上戴了朵白花,原來雪白細膩的臉,現在蠟黃蠟黃的,眼神也無精打采。
韓敬平是韓家崗有名的能幹人,生得高壯,有一把力氣,為人又圓滑,年輕時學了一手榨油的手藝。這些年,憑著這門手藝,建了座油坊,蓋起十幾間瓦房,還置辦了二十多畝田地。
他娶了葉氏後,生了兩子兩女。長女梅香嬌俏潑辣,深得韓敬平喜歡;長子明朗讀書很有天賦;次子明盛六歲,剛剛入學;最小的蘭香才將要四歲,乖巧可愛,一家子和和美美。
然而,上個月,韓敬平去收油菜籽的途中,板車不慎翻了,連著車上十幾麻包油菜籽,都壓到他身上,就這麼去了。
韓敬平沒了後,葉氏哭暈了好多回,多虧梅香幫著長輩們把韓敬平的喪事辦了。
見崔氏進來,葉氏低聲打招呼。「阿娘來了。」
崔氏哼了一聲。「我再不來,我兒辛苦攢下的這份家業,就要被妳個懶婆娘糟蹋光了!妳是不是見我兒子沒了,就想把這家業捲了去嫁人?我告訴妳,妳要是想嫁人,早些滾,家裡的東西,沒有一樣是妳能帶走的!」
葉氏猛抬頭看向崔氏。「阿娘、阿娘怎能這樣說!當家的沒了,我心裡多難過啊!」
葉氏說完又哭了起來。
梅香見話頭還沒扯深,立刻給旁邊年紀小的明盛遞了個眼神,明盛機靈,轉身就偷偷溜了去叫族長。
昨兒梅香背著葉氏,帶著大弟弟明朗去族長韓文富家送了份厚禮,整整花了二兩銀子,把她和明朗的零花錢掏了個精光。今兒崔氏來者不善,必定是衝著他們的家業來的!
梅香知道,大伯覬覦自家的油坊不是一天兩天了。阿爹還在時,大伯總想打著入股的名義來油坊參一腳,可說要入股,又不肯出錢,說從油坊的分紅裡面扣他的本錢。
韓敬平聽大哥這樣無恥的說法,只差沒揍他一頓!
崔氏偏心長子,今兒必然要襄助韓敬義。一個是阿奶,一個是大伯,梅香就算一巴掌能拍死二人,但二人占著輩分,梅香誰都不能動!
崔氏又哼了一聲。「如今正農忙,妳田裡秧下了沒?妳家有二十多畝田地呢!」
葉氏擦了擦眼淚。「當家的在時,把十五畝地給了敬杰兄弟家種,另外的十二畝地我們自家種的。前兒我託敬杰兄弟幫忙把田平了,穀種也下了,阿娘不用擔心。」
崔氏自然知道這些事情,但她看不上韓敬平,對葉氏就更看不上了。「哼,放著現成的自家人不用,非託外人。難道要讓人說妳大哥不管親弟家的孩子?妳安的什麼心!」
梅香在一邊沒忍住插嘴道:「阿奶,敬杰叔父每畝地一年給我們一百八十斤糧食呢!要是大伯願意種,不說多給,給一百五我們也願意!但今年的穀種敬杰叔父已經下了,自然不能再請人家讓出來了。」
崔氏立刻拍桌子大罵。「長輩說話,有妳插嘴的地方!」
說完,崔氏又看向葉氏。「妳不想嫁人我也不攆妳,但妳是個婦道人家,明朗和明盛又小,家裡總不能沒個主事的人。妳趕緊把家裡鑰匙都交出來,以後油坊和田地,都交給妳大哥打理。放心,保證你們娘兒幾個餓不死!」
梅香聽到後,氣得眼珠子要瞪出來了!家裡的油坊和田地,一年二、三十兩銀子的出息,韓敬義想幾碗飯就打發了他們娘兒幾個,好大的胃口和野心!
韓敬義也在一邊補充道:「三弟妹放心,保證妳和孩子們有飯吃。」
葉氏雖然懦弱,也不是蠢人。「敢問大哥,一年給我們多少銀錢和米糧?」
韓敬義咳嗽了一聲。「看弟妹說的,這油坊也得看買賣好不好,田地也要看收成的量,哪能一下子說死。」
梅香不顧崔氏刀子一樣的眼光,又插話。「大伯,我們也不要多的,只要能讓我兩個弟弟讀書,別的都好說。」
韓敬義聲音立刻高了。「讀書?讀書一年得費多少銀子?明全沒讀書不也好好的。」
梅香立刻反擊。「明全大哥不讀書是因為先生說他拿棍子捅都捅不進幾個字,明朗可不一樣,秦先生滿口誇讚呢。」
最心愛的長子被梅香戳了老底,韓敬義惱羞成怒。「妳阿爹沒了,我來好生管教妳,什麼叫規矩。」
說完,韓敬義劈手就要來甩梅香巴掌。葉氏想攔,哪知梅香一把按住葉氏的手,直接把臉伸過去,結結實實挨了韓敬義一巴掌。
韓敬義早就看不慣這個被三弟慣壞的丫頭,這一巴掌打得用力,梅香的臉立刻就腫起來。
葉氏頓時哭了起來。「當家的,你快看看啊,我們娘兒幾個活不下去了啊!」
梅香立刻把頭髮上的繩子一扯,一邊往外跑一邊哭喊,叫嚷聲傳遍大半個韓家崗。「大伯,你別殺我啊,你要油坊和田地就給你吧,但你不能不讓我弟弟讀書啊!」
韓敬義本來只是想打一下梅香出出氣,順帶給葉氏一個下馬威,哪知梅香這樣直接給他叫嚷出去了!韓敬義怒氣上頭,抄了根棒槌就去追梅香。
二人一前一後剛跑出門口,忽然聽得一聲大喝。「這是在做甚!」
來人正是族長韓文富,後頭還跟著梅香的二伯韓敬奇。
韓文富指著韓敬義就罵。「你這是做甚?」
韓敬義訕訕收回棒槌。「七叔,這丫頭不懂規矩又胡言亂語的,我替老三教訓她。」
梅香被韓敬平寵著長大的,何曾是個受氣包。「七爺爺,大伯要我們把油坊給他,家裡田地也給他,連一斤糧食都不想給我們,還不讓我弟弟讀書!我們不答應,他就打我!七爺爺,您要給我們作主啊!」
梅香說完把臉抬起來,眾人看她那紅腫的左臉,頓時都不說話了。
韓敬義的算盤,韓文富如何不知道,立刻說道:「都進去說!」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