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娘子不給吃豆腐02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買豆腐買到成了豆腐坊的小老闆娘,
也算是一種特殊成就吧……

都說沒爹娘的孩子早當家,身為長女,韓梅香擔負起重責,
韓家油鋪和菜攤在她打點下,有條不紊。
有錢在手,還有製油技巧傍身,不必依附旁人過活,
梅香過得自在舒心,對於婚事,更是一點都不著急。
因故退親後,娘親擔心她「威名在外」,不好再談親事,
沒想到大黃灣賣豆腐的黃茂林老獻殷勤,買豆腐算她便宜,
趕集遇見,也總是熱情相挺,幫著照看攤子,
甚至在她受傷的時候,大清早跑到韓家幫忙幹活,
她剛睡醒一頭散髮的模樣,就這樣不小心被他看光了!
明明他才是賣豆腐的,梅香怎麼覺得被吃豆腐的人是自己啊?
被娘親一提點,情竇初開的她才發覺事情不單純……
黃茂林勤快,待她和她家人又好,梅香毫不猶豫點頭許嫁。
小夫妻恩恩愛愛,攜手打拚,日子還會難過嗎?
秋水痕

處女座女生。日常生活簡單,性子疏朗,不喜束縛和規矩,喜歡冒險,最大的愛好是去爬山涉水。
喜歡作夢,夢想很多,目標也很多,願意為目標而奮鬥,並享受奮鬥的過程。喜歡音樂,認為能緩解壓力和治療負面情緒。
善寫文,求學路上,一直是同齡人中的「小才女」。成年後,一頭栽進網路文學不可自拔。其文以溫馨甜美的愛情為主,宣揚的主題都是夫妻攜手,一起為了美好生活而奮鬥。
第三十章 分銀子抄撿私房
第三十一章 送體己合力懟人
第三十二章 收稻子甜蜜中秋
第三十三章 做衣裳鎮上交糧
第三十四章 置聘禮上門收租
第三十五章 釋情懷黃家下聘
第三十六章 過壽辰攜手砍柴
第三十七章 賣木材置辦田地
第三十八章 動手腳生辰之禮
第三十九章 麥收忙槐花餅香
第四十章 度波折披荊斬棘
第四十一章 談生意智鬥董氏
第四十二章 香豆腐美名遠揚
第四十三章 東院情購買地皮
第四十四章 討沒趣明全訂親
第四十五章 仙人跳議定婚期
第四十六章 備嫁妝初試科舉
第四十七章 分乾股明朗訂親
第四十八章 結連理恩愛不移
第四十九章 新婚忙三日回門
第五十章 學手藝鎮上蓋房
第五十一章 下聘禮喜中生員
第五十二章 珠胎結喬遷之宴
第五十三章 接學堂明岳訂親
第五十四章 成好事紅蓮進門
第五十五章 回娘家另尋生計
第五十六章 過新年蠢人犯蠢
第三十章 分銀子抄撿私房
到了鎮上,黃茂林快速擺好兩家的攤位,意外發現今兒梅香也跟著來了,昨晚因為簪子鬧出的不愉快頓時煙消雲散。
吳氏幫著葉氏把東西擺好,自己走了。
葉氏笑著問黃茂林。「是不是還沒吃早飯?」
黃茂林笑了。「我今兒起得晚了,剛擺好攤子,還沒來得及去買吃的。」
葉氏笑了。「以後別買了,你要是在家裡吃過也就罷了。要是沒來得及在家裡吃,我這裡給你帶了吃的。用舊棉襖捂著,估計還是熱的。梅香,快拿出來給茂林吃。」
梅香對他招招手。「你過來。」
黃茂林忙湊了過去,梅香把籃子扒開,裡頭有一件舊棉襖,緊緊包裹著一個帶蓋子的大瓷碗,打開裡頭是滿滿一大碗蛋炒飯,飯裡還加了蔥花和鹹肉丁。
梅香把碗和勺子遞給他。「快些吃吧,等會要涼了。」
黃茂林鼻頭有些發酸。「我還以為妳今兒不來了呢。」
梅香笑了。「我昨兒跟阿娘說好了,以後我每個集都來。你快些吃吧,別餓壞了。」
黃茂林接過碗,一句話沒說,開始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梅香一邊給他倒水一邊說話。「我也歇了這些日子,總是讓阿娘一個人忙活,我心裡哪過意得去。我來雖然幹不了什麼活,陪阿娘說說話也行的。」
梅香又把水遞給他。「喝一口,別噎著了。」
等黃茂林把這一大碗炒飯吃到肚子裡,頓時感覺神清氣爽。
葉氏一直在一邊笑看著,以前不方便幫黃茂林張羅,如今是自家的孩子了,自然要多疼他一些。昨兒煮飯的時候,葉氏就囑咐梅香多煮一些,早上多炒了一大碗飯,用舊棉襖包起來,到了鎮上還有熱乎勁。
黃茂林和梅香正在你看著我笑、我看著你笑,梅香今兒搽了一點點胭脂,趁著葉氏不注意,她指指自己的臉,做了個搽臉的動作,黃茂林看明白了,笑著點頭。
見對面有人來買豆腐了,葉氏忙叫黃茂林。「快去,有客人來了。」
黃茂林立刻起身,梅香接過空碗和筷子,放到籃子裡。
張老爹笑咪咪的與黃茂林打趣。「怎麼樣,丈母娘是不是比後娘貼心多了。」
黃茂林笑了。「您老倒是消息靈通。」
張老爹哈哈笑。「前兒你們爺兒兩個都不來,我看到你阿爹去請周媒婆,還有什麼不知道的,定是你小子的好事到了。」
黃茂林剛走,杜氏也挑著一擔菜來了,黃茂林又抽空過去叫了大舅媽。杜氏笑咪咪的和他打了招呼,一迭聲的誇他能幹。
一個上午,不管是黃茂林還是葉氏,雙方都沒有提簪子的事情。
黃茂林賣完豆腐,三兩下把攤子收好,然後去雜貨鋪花了一文錢買了兩個針頂。
趁著葉氏和杜氏不注意,他把針頂塞給梅香。
梅香笑了。「我今兒自己來了,倒要你去買給我。」
黃茂林瞇著眼笑了笑。「我說了買給妳的,自然要算數。」
等這邊的菜賣完了,雙方別過,各自回家。
黃茂林到家時,黃炎夏正在倒座房門口坐著,在搓草繩圈。
黃茂林把錢都給了他,然後坐下一起搓。
黃炎夏問他。「你不去你外婆家了?」
黃茂林沈默了半晌,對他說道:「兒子信得過阿爹。」
黃炎夏嘆了口氣。「這回的事情,委屈你了。看在阿爹和你弟弟妹妹的面子,你莫要說出去,等會我就給你個交代。咱們這頭才回絕楊家的親事,那頭就去韓家提親了,你阿娘心裡不痛快,也是常理。」
黃茂林搓草繩的動作越發快了。「阿爹,您跟阿娘說,以後要是我做得不對,她心裡有氣,罵我一頓打我一頓都使得,就是別牽連到梅香。」
黃炎夏笑了。「還沒進門呢,你小子就護上了。」
黃茂林嗯了一聲。「兒子和阿爹想的一樣,希望家裡太太平平的。但梅香又沒做錯,兒子不能讓她受委屈。」
黃炎夏點頭。「以後不會有這樣的事情了,你弟弟妹妹們都不知道呢。」
黃茂林怕老父親擔憂,安慰他。「阿爹放心,我和弟弟妹妹們都是親的。」
黃炎夏點頭,爺兒兩個低下頭,繼續一起幹活。
等吃了飯,黃茂林回房歇息去了。他才躺下不久,外頭有人敲門。
開門一看,發現是黃炎夏,黃茂林忙給他搬了個凳子。「阿爹有事,叫我去就是了。」
黃炎夏坐在凳子上,又讓他坐在床上。「韓家的事情,是我們做得不對,讓你媳婦受委屈了。只是我一個大男人,去給親家母賠罪也不合適。這根簪子雖然摻了錫,家常戴也是可以,你仍舊給你媳婦。這裡有十兩銀子,都給你,你看著再給你媳婦重新買首飾也好,或者都給她以後買嫁妝也好,怎麼用你們商量著辦,算是咱們家的賠禮。你替我帶句話給你丈母娘,這回是我們做得不對,還請她們母女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把這事說出去了。」
說完,他把那根簪子和十兩銀子一起放在旁邊的小桌上。
黃茂林驚的一下子跳了起來。「阿爹,怎的這麼多銀子?一根簪子最多二兩多銀子,就算再貼補梅香一些,也要不了這麼多的。」
黃炎夏擺擺手。「人家不是為了要你這一根簪子的。你莫要管銀子的事,以後我給你的,你就好生收著。等會家裡要是有什麼動靜,你莫要出來,只管睡你的。好了,把銀子收好,明兒就去韓家。我給你提個醒,你要是藏了什麼私房,都藏緊些,或者換地方也行。」
黃炎夏說完,起身就走了,出門時還幫黃茂林把門帶上了。
黃茂林隱隱覺得有大事要發生,但阿爹說了不讓他出去,他趕緊把門栓插上,然後豎著耳朵聽。
等一會兒,正房東屋忽然傳來一陣尖銳的叫聲。「黃炎夏,你個挨千刀的狠心賊,你喪了良心了,你把我的錢拿到哪裡去了?你快還給我!」
黃炎夏怕孩子們聽見,低低哼了一聲。「妳的錢?哼,妳嫁到黃家時,聘禮都被妳娘家占了,連妳的嫁妝都是我給妳置辦的,妳哪裡有私房錢?這家裡每一文錢,都是我黃家的銀子!好傢伙,妳可真是厲害,藏了整整十五兩銀子。正好,茂林和茂源一人五兩,剩下的五兩給媳婦再買根簪子,多的算咱們家的賠禮。茂林的我已經給他了,茂源的,我給他收著,等他大了娶媳婦時再拿出來用。妳給孩子們藏錢我不反對,妳若是敢送回楊家,妳就跟著銀子一起回去吧,再也別回來了。」
黃炎夏以前就知道楊氏偶爾會藏私房錢,一個屋裡睡,楊氏時常搬弄她的錢匣子,精明如黃炎夏,如何看不懂。但他想著無非是每次藏個三、五文錢罷了,也就沒當回事。今兒他一時沒忍住,在房裡扒了半天,終於找到楊氏的錢匣子,等他打開一看,頓時氣得不行!
十五兩銀子,這是藏了多久?她嫁到黃家也才將將快滿十二年。一年藏一兩多,這都是從哪裡摳出來的?難怪茂林的鞋底薄,這婆娘真是能幹啊!
黃炎夏當時就想拿著這銀子去質問楊氏,為了茂源和淑嫻的臉面,他忍住了。但他把銀子全部搜括走,只留下一、兩百文錢的零頭在原處。
黃炎夏管著家,十幾年了,始終不肯把帳目給楊氏管。楊氏剛開始想做個好人,最後發現自己管錢的希望越來越小,只能變本加厲的藏私房銀子。
黃炎夏從不去看她的私房錢,她就以為自己藏得緊。她哪裡曉得,黃炎夏看似和善憨厚,但他做了十多年生意,比常人精明許多,一旦發作起來,她那點鬼祟立刻就藏不住了。
這銀子是楊氏的心血,一下子全沒了,她心疼得眼睛直泛紅。「你個挨千刀的短命鬼,你快把我的銀子還給我!你聽到沒有,聽到沒有!」
她一邊說著,一邊就去撓黃炎夏的臉。黃炎夏一把推開她。「妳莫要鬧,再鬧下去,對妳沒有好處!」
楊氏頓時坐在地上哭了起來。「黃炎夏,你個沒良心的短命鬼,拿我的銀子去貼補你兒子!」
黃炎夏聽她說得難聽,也不再忍讓。「我的兒子?妳可算是說出來了,那可不就是我的兒子!和妳沒半點關係的。但妳幹這糊塗事的時候怎麼沒想過,那是我的兒子,我兒子丟臉了,我兒子受委屈了,難道我還能跟著妳一起高興不成?當年我怎麼跟妳說的,我一個死了婆娘的鰥夫,妳一個大姑娘願意嫁給我,我會對妳好,也請妳善待我的兒子。這麼多年了,就算沒讓妳掌家,我是缺妳吃的還是缺妳喝的?妳身上穿的、戴的,整個大黃灣,比誰差了?妳這會心疼銀子,難道我不心疼自己的兒子!」
楊氏仍舊哭個不停。「你還我的銀子,你還我的銀子!」
黃炎夏冷哼了一聲。「妳想要銀子是吧?可以,我把銀子還給妳,妳親自去韓家賠禮!要銀子,還是去賠禮,兩條路,妳選一樣吧!」
楊氏頓時像被人掐住了脖子,哭聲卡在嗓子裡。「我不去,我憑什麼要去!我又不欠她的!」
黃炎夏冷笑了一聲。「那也行,十兩銀子換一句賠禮,這買賣妳覺得合算就行。」
黃炎夏當了十幾年的家,在家裡很有威信,平日裡不管是對楊氏還是對孩子們,他都和善得很,但他一旦發作起來,楊氏也吃不住。讓她二選一,楊氏就算不願意,也得選!如今不是她耍無賴就能混過去的!
楊氏知道自己毫無退路,她不願意去韓家賠禮,因此哭聲越發大了起來。「你個沒良心的,你願意貼補他,你自己出錢就是了,憑甚拿我的錢!」
黃炎夏笑了。「哦,難道是我買的假簪子?妳幹出這樣的事情,不讓妳吃個教訓,以後還不曉得妳要幹出什麼事情來。我跟妳說,年前妳就別回娘家了,妳那大嫂,除了教妳這些餿主意,還能教妳什麼好?」
就在他們吵架的時候,三個孩子都聚到了堂屋,看著東屋的門簾踟躕不前。
父母在房裡吵架,孩子們按理不該進去的。
黃茂林聽了兩句就明白了原由,頓時心裡忍不住笑了起來,怪不得阿爹這樣大方,原來是抄了後娘的私房錢。
他心裡高興歸高興,可仍舊一臉嚴肅的站在那裡。
淑嫻聽了半天,覺得不對勁,問黃茂林。「大哥,阿娘、阿娘做了什麼事情?」
黃茂林搖頭。「妳不要管。」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