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5
我,精靈王,缺錢!04:所以我被星星砸到頭
  • 我,精靈王,缺錢!04:所以我被星星砸到頭

  • 系列名:Fresh
  • ISBN13:9789869865142
  • 出版社:魔豆文化
  • 作者:醉琉璃
  • 裝訂/頁數:平裝/320頁
  • 規格:20cm*13cm*1.9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20/10/21
  • 中國圖書分類:小說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922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5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第一僕從換人當?
救世小隊的拐騙夥伴全記錄!
人氣作家 醉琉璃 X 幻彩魔法師 夜風
人設歪掉的精靈王與奇異夥伴們,一腳踏上拯救世界的囧途?!
「擁有我,你未來得到的快樂將超乎你想像~」
精靈王人氣居高不下,竟連上個廁所也能被偷襲。
來人暗香浮動、膚質滑嫩,渾身充滿針對翡翠的誘惑力,
第一僕人斯利斐爾地位即將不保?
面對積極尋找「碎星能量」的翡翠等人,
命運將他們帶到了砂糖之地――馥曼。
沒想到,酷愛所有食物的絕美精靈王,
卻在此迎來難以下嚥的甜點與顏值掛蛋的差評!
身心受創、怒火中燒的王與僕人,為了早日完成委託,
只得搥著心肝,速速解決大宅中的鬧鬼事件。
然而誰都不知道,大宅中其實還藏著一組臨時湊團的搭檔⋯⋯
醉琉璃
九月十二日出生的處女座。
一旦工作忙碌的時候,就會想要打掃房間來逃避現實。
喜歡看鬼片,卻總是會把手指擋在眼前。
每一天的最大願望都是睡到自然醒。
部落格
Saint-天聖 http://loli1613.pixnet.net/blog
FB關鍵字:醉琉璃的新基地
醉琉璃作品集
我,精靈王,缺錢!(陸續出版)
除魔派對(全七冊,番外一冊)
春秋異聞(全七冊,番外一冊)
織女(全八冊,番外一冊)
神使繪卷(全十六冊,番外一冊)
神使劇場 愛的試煉地|夢的覺醒夜|月的朦朧路|海的約定岩
幽聲夜語 陰山夜遊|夜半慶生|孤村草人|烏鴉送禍
十五之夜,猩紅之月。
法法依特大陸的一年有十二個月,一個月有三十天。凡是第十五夜的時候,皎白的月亮會化為一片血紅,像顆突出的紅色眼珠子,高高掛在天空。
馥曼分部靜靜矗立在夜色中,通體闃黑的外牆沐浴在紅色月光下,似乎更顯陰森。
此刻這座給人陰森感的建築物裡正亮著燭火,兩排蒼白的蠟燭林立在公會大廳的地板上。
火焰燃動,熔化燭身,像淌下一串串蒼白的眼淚……
被白蠟燭環繞的走道外邊豎立著兩個穿著衣物的高大稻草人,而走道中央則畫著一幅魔法陣,在魔力運作下,陣裡燃燒起紫色焰火;火上架設著一個金銅大釜,裡頭盛滿咕嚕咕嚕冒泡的深紅液體,乍看像一灘沸騰血水。
在這詭異無比的氣氛中,一名裹著紅斗篷的金髮少年抱著籃子緩緩走來,他站在法陣之前,將籃內的東西逐一放進大釜中。
更濃烈的氣味冒出,強烈佔領整個公會大廳,再沿著敞開的窗戶往外飄散。
那味道重極了,方圓近百公尺內都聞得到,又辛又嗆,彷彿只要吸進喉嚨裡,嗓子眼就會整個燃燒起來。
白蠟燭、魔法陣、金銅大釜、顏色詭異渾濁的液體,還能看到裡邊有不明物體載浮載沉。
這一切,簡直就像在舉辦一場邪惡儀式。
高大的草人在兩側靜靜俯視。
鬱金握緊大湯勺,伸進銅釜裡用力攪動,看著泡泡越冒越多,浮起的煙氣幾乎矇矓了他的視野。
在那片迷茫中,他窺見了預兆,令他顫慄發抖。
「我看到了……」金髮俊美的少年拉下斗篷兜帽,嘶啞地說:「有不安的騷動即將降臨,粗暴地撕裂我們的安寧,毀滅我們的平靜,黑夜將會為此顫抖……」
「噗」的一聲,大釜內猛地射出一道墨黑液體,直衝金髮美少年臉面而去。
「啊啊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被漆黑侵蝕了!黑暗要吞沒我的世界了!」鬱金摀著臉發出慘叫,尖厲的聲音迴盪在偌大的公會裡。
與此同時,閉闔的大門被人從外「砰」地推開,窈窕的身影挾帶一身招搖氣勢邁步走進。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你們的卡薩布蘭加回來了!想我嗎?反正肯定是想我的,就算嘴上不說,心裡也一定是想我的。不想我的話我就把你們的鼻子和嘴巴都捏住,直到半小時過後才放開手喔。」
「那我早就死掉了吧!」鬱金從掌心後發出氣急敗壞的吼聲,「我的占卜果然沒有出錯……可恨的卡薩布蘭加,妳一回來就破壞了這裡的安寧和平靜!妳不是滾去當某某組織的臥底了嗎,為什麼這麼快回來?」
「回來陪你啊,我的小可憐。哎呀哎呀,還立著兩個草人,它們穿的衣服是老二跟老三的吧。你把它們當替身嗎?老二和老三人呢?又丟下你一個人孤孤單單地顧家了?當老大的我真是心疼你呢。你有沒有感動得哭出來?說出來我也不會在內心偷笑你的,我只會光明正大地大聲嘲笑你的喔,開不開心呀?」
綠髮女子舉著一根破爛的木頭法杖高調登場,音量絲毫沒考慮過要壓低,一點也不擔心過大的聲音會不會吵到左鄰右舍。
她綁著繁複的髮辮,髮色是濃艷的墨綠色,從髮絲下伸出的尖長耳朵說明了她不是人類的事實。
「才、才沒哭!妳說的我才不信呢,妳怎麼可能那麼好心!而且我才不……孤單寂寞,我也沒有把草人當成是老二、老三的替身。」鬱金放下手,彆扭地轉過頭,不想直視那個有如一陣暴風歸來的女人。
轉過的臉龐下一秒就被強硬扳正回來。
「去把你的眼鏡洗一洗,都黑成這樣了,臉也要成小花臉了。」卡薩布蘭加鬆開手,「你是被什麼噴成這樣……噢,我看看,你在裡面加了黑油魚啊。你又沒把牠的尾巴那邊切乾淨,說過多少次了,黑油魚的肛門一受刺激就會噴出墨汁的。你難不成喜歡這種噴射的感覺嗎?鬱金,你的喜好真是太奇怪了,這樣讓我一個正常人總會覺得跟你格格不入呢。」
鬱金臉頰鼓起,幾乎氣成了一隻河豚,「妳哪裡是正常人?妳明明就是一隻木妖精,還是長舌又嘮叨的多話妖精!」
「哈哈哈,我哪裡嘮叨?我只是喜歡跟人多分享我的感想和日常而已呀。」卡薩布蘭加抓過大湯勺,用力地往釜裡戳了幾下,還沒被煮透的黑油魚「噗」地又噴射出好幾道黑墨水,「你還小,你不懂,這個也叫作報告近況,不能算是長舌和嘮叨啦。火鍋真香啊,香到我在外面就聞到了,怪不得大家都不想住我們公會附近……唉唉,我們馥曼分部旁邊的空屋率又要提高了。真慘,怎麼那麼慘呢?」
「明明是妳開了半夜煮宵夜的先例,上次半夜兩點搞烤肉派對的是妳耶。」鬱金扔掉眼鏡,反正那也只是他用來增加儀式感用的,他的視力其實相當好。
沒了眼鏡的遮擋,能看見他的眼尾泛著一抹淡淡的嫣紅,像是哭過了一般,頓時更符合卡薩布蘭加口中說的「小可憐」。
鬱金生著悶氣好一會,又偷偷地扭頭回去,眼含期待地覷著卡薩布蘭加。
「咳,妳……妳真的是特地回來陪我的嗎?其實我也不是一定要妳陪啦,但妳都特地回來了,火鍋分妳一半也不是不可以啦。」
「所以你半夜不睡覺就真的為了煮火鍋嗎?一人火鍋聽起來真的太可憐了。」
「不對,我又不是只為了煮火鍋,還有占卜!我是為了占卜才特地煮火鍋的!」
「占卜到什麼了?」
「就說了,占卜到妳這個煩人精回來……火鍋的白煙只告訴我這麼多,其他的未來動靜還要等蠟燭的白煙給我啟示。」
「嘖嘖,那得等到天荒地老了吧。鬱金小可憐的蠟燭占卜十次裡有九次不準,一次則是瞎貓碰到死老鼠。」
「妳妳妳,妳這是誣衊!才只有七次不準而已!是蠟燭不好,是它的煙都不肯乖乖聽話……聽我把話說完!喂,卡薩布蘭加!」
卡薩布蘭加沒有理會後方的呼喚,她興致勃勃地跑進後方的廚房,一會就端著一盤培根跑出來。
「來來來,火鍋還要再煮一會,我們先吃點別的。我帶了酒香蘋果回來,還得到了一個新吃法。既然老二跟老三不在,他們就沒有口福啦。小可憐,開不開心,你要和我一起把蘋果吃掉了?」
「只不過是吃蘋果而已,有什麼特別開心的。」鬱金哼哼幾聲,身體先有了動作,乖乖地在卡薩布蘭加的身旁蹲下來。
卡薩布蘭加三兩下就把幾顆碩大渾圓的紅蘋果削完皮,「啊,忘記拿蜂蜜了……快快快,快點去幫我拿過來,慢了蘋果的美味就會流失了!」
接過鬱金拿來的蜂蜜,卡薩布蘭加將肉叉俐落地捅進蘋果裡,再豪邁地將大量蜂蜜淋在蘋果上。直到表面都沾上蜂蜜後,她又用培根將蘋果完全包纏起來,放到了白蠟燭上烘烤。
很快地,金黃黏稠的蜂蜜從桃紅色的肉片底下滲出,與培根的油脂混合在一起,看上去閃閃發亮,像鍍了一層美麗的光澤,鼻腔還能嗅到蘋果專屬的酸甜氣味。
培根被燭火烤得微微變色,從桃紅轉為更誘人食欲的肉紅色;邊緣捲起,形成焦脆的口感,滴淌下的汁液則被卡薩布蘭加眼明手快地用盤子接住。
那可是精華,千萬不能浪費掉的。
即便沒辦法看到培根底下的蘋果,也能想像得出那雪白的果肉吸收了滿滿的蜜糖和肉汁,逐漸成為琥珀色。本來硬脆的水果更是變得鬆軟,中心還含著醉人的酒香,一旦咬破,滋味簡直絕妙。
鬱金看得目不轉睛,喉頭不住咕嚕吞嚥。
在鹹甜交織的濃郁香氣中,被奪走注意力的兩名公會負責人全然沒有發覺到,他們身後的一根蠟燭起了變化。
裊裊浮起的白煙漸漸變為綠色,組合出一個字眼――
翡翠。

同一時刻,遠在另一端、沉眠在深邃夜色中的塔爾市裡。
人在旅館睡覺的翡翠自然不會知道自己的名字曾以某種神奇的方式在馥曼分部出現過,他無意識地咂咂嘴巴,彷彿吃到了夢中的烤龍蝦。
翡翠正沉浸在幸福感百分百的夢境裡。
或許是前陣子紫羅蘭不停在他耳邊推銷自己的關係,導致他最近總是特別想吃龍蝦大餐。
礙於過敏症,他無法在現實中大啖龍蝦,但套句斯利斐爾曾說過的――
夢裡什麼都有嘛!
所以他的夢就被特大隻的烤龍蝦佔領了。
烤得鮮紅的蝦殼被對半剖開,露出雪白的蝦肉,上頭撒著少許海鹽、迷迭香、胡椒。香料的香氣滲透進蝦肉裡,一口咬下,湯汁滲溢出來,清爽中又帶著刺激性,讓人不由自主地一口接一口,根本無法停下。大螯裡的結實肉質與蝦身迥異,淋上一小匙檸檬奶油,讓白裡透紅的蝦肉在牙齒撕咬間碰撞出迷人的鮮甜。
翡翠吸溜了下口水,想再狠狠咬上第二口之際,來自身體某處的壓迫感讓他不得不從美夢中掙扎出來。
他張開眼睛,望著旅館的天花板發了一會呆,再小心翼翼地把趴在他胸前睡得香甜的瑪瑙挪到枕頭上。
他腳尖剛觸上地板,坐在另一端的人影驀地動了一下。
「噓,別吵。」翡翠連忙用氣聲說,隨後想起還有腦內溝通這方法。
「我只是要上廁所。」
「在下希望您別在廁所內偷吃東西。」
「沒禮貌,我是那種人嗎!」
「您當然是。」
「沒問題,為了不辜負你對我這個主人的期待,我們立刻一起進廁所探討百種花蜜與鬆餅的搭配吃法,千萬別對我客氣,我很樂意的。」
「在下也很樂意當場表演弒主的百種方法,您願意見識一下嗎?」
「那你還是客氣點吧。」翡翠果斷關上廁所門,用行動拒絕。
解決完人生大事,翡翠輕吁了一口氣,扭開水龍頭沖洗雙手。在嘩啦的水流聲中,他的思緒不自覺飄了開去。
他覺得之後還是得多弄一張床,或者乾脆買間房好了,總不能叫斯利斐爾老是坐在椅子上休息。
他的良心是不會痛啦,只不過一醒來就看見旁邊坐著一個人,很容易被嚇到的。尤其是早先時候,斯利斐爾甚至連眼睛都不閉,活像一尊睜眼雕像。
只要一想到有人徹夜不眠在旁盯著自己,翡翠就感覺全身不自在。這會讓他覺得自己像塊美味可口的肉,隨時會被人咬上一口。
別問他為什麼會有這種感想,因為他當初和桑回待在一塊時,心裡就是這個想法。
羊肉串、涮羊肉、爆炒羊腰子、涼拌羊腸……停止,這時一點也不適合背菜單。
翡翠嚥嚥口水,強迫自己重新想一個不會讓他餓的主題。
噢對了,斯利斐爾的位置問題。
雖說夏朵旅館的住宿費不貴,但長期下來也是一筆開銷。倘若他們在塔爾有了自己的屋子,就能節省未來支出。
況且只要買了房子,就能一人一張床,豪氣一點就是一人一間房,再更浪費一點,還可以除了一人一間房外,房裡還有兩張床。
今天睡這張,明天換那張,想想真是太奢侈了!
水聲停歇,翡翠甩甩手上的水珠,抬頭下意識往鏡內一看,看到了頭髮亂翹、美貌依舊驚人的自己……
還有站在門前的蒙眼黑髮少年。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我,精靈王,缺錢!04 所以我被星星砸到頭》)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