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79221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懷愫 人鬼妖合作,詼諧逗趣的靈異辦案羅曼史

投不了胎的漢朝皇后鬼魂,成了現代正妹女高中生!

內容簡介

項雲黷因公前往西市出差,
原想趁此機會讓阿嬌住校,與她拉開距離,
可向來甚有主見的阿嬌又怎會乖乖聽話?
項雲黷前腳一走,阿嬌馬上緊跟腳步,追了上去。

到達西市的兩人,分頭處理自身要務,
項雲黷前去協助調查滅門案,而阿嬌,則出發找尋自己的墓。
可,找一個史書上並未詳細記載的墓談何容易?
錢二費盡心思,最終只能在當地司機的建議下,
先找個具有歷史的村子,探聽一番。

留仙村中有個留仙宮,裡頭供奉的仙姑娘娘靈驗非凡,
經其點化,阿嬌不僅思考起是否投胎一事,
所抽中的上上籤亦推進了她和項雲黷的感情,
而仙姑娘娘所贈的桃花枝更是救了他們一行人的命!
阿嬌心懷感激地想去還願,然而她並未察覺,
這留仙宮,似乎並不單純……
懷愫,喜愛幻想的巨蟹座,愛閱讀,愛寫作,愛旅行,愛與三五知己喝酒聊天,願望是希望可以嘗試各種題材風格的創作。已出版作品:《正妻不好當》《苗小姐減肥日記》《朝思暮你》
第十一章
周哲瀚有一瞬間的恍惚,他站在臺階上,張開了手,感受風從指尖吹拂過去,嘴角含著笑意。
任佳瑩從他身上跳下來,張開雙手擁抱她的愛人。
這一人一鬼之間的溫情片刻被阿嬌暴力打斷,她以為周哲瀚是要跳樓,一把抓住了他:「跳樓死得可醜了。」
周哲瀚被個少女拖著肩膀往後拽下了臺階,他看見阿嬌穿著一中的校服,苦笑了一下,解釋說:「我沒有想跳樓。」
任佳瑩就站在他身邊,阿嬌這才看見她跛著一隻腳。她的身體已經很淡,留在陽世的時間不多了,但依舊用這道虛影擁抱她的愛人。
二十年前,他們倆還是一中學生的時候,就是這麼溜上紅樓樓頂,周哲瀚在這裡給任佳瑩補習數學,兩人席地而坐,覺得煩悶的時候就會站到欄杆邊吹吹風,暢想未來。
周哲瀚的成績比任佳瑩要好得多,她想跟他上同一所大學,而不是讓周哲瀚降低自己的標準來迎合她。每一天她都比之前要加倍的努力,他們每天下課都會在這裡,給對方鼓勵打氣。
在還年輕的夢裡,他們一起考到北京去,上同一所大學,去許多沒去過的地方,看蒼海看黃沙,還約定千禧年要數著鐘聲看煙花。
但這些,都沒能實現。
周哲瀚站在高臺望出去,二十年後再站在這裡,終於可以告訴他心愛的女孩,他們約定好的一切,他都替她做過了。
原來這個女鬼不是想害人,阿嬌皺皺鼻子,扭頭就準備走,所有的電影裡,她只對愛情電影不感興趣。但任佳瑩已經注意到了阿嬌的目光,她飄到阿嬌面前停了下來,試探著問她:「妳是不是,能看見我?」
阿嬌都看見她了,不能假裝沒看見,她點了點頭:「妳就是第十一個呀?」她死得比天臺十兄弟要好看一點,又有神智,不像他們十個吃個供奉,腦袋才聰明一點,阿嬌問她:「妳為什麼自殺呀?」
任佳瑩搖搖頭:「我不是自殺的。」她得了一種治不好的病,一開始只是行動不協調,然後就會無法說話,無法寫字,無法進食,最後失去意識,跟世界告別。
任佳瑩天性開朗,她是整個班裡最愛笑的,還是運動好手,學校運動會一定有她的身影,拿短跑和長跑的獎牌。
他們早戀的事被郝老師發現了,又因為她得這樣的絕症,鬧得更加轟轟烈烈。
她自己走路很容易摔倒,而摔倒的時候,她沒法保護自己,周哲瀚不顧同學們的目光,每天都扶著她上學放學,照顧她吃飯。任佳瑩不想這樣,她決定停學,不再拖累周哲瀚,她的病根本就不會好。
走之前她跟周哲瀚分手,跟老師同學告別,她把少女心事做成了一張願望清單,想把它藏在紅樓樓頂,他們刻字的地方。她想最後站上去吹吹風,就像他們一直做的那樣,她想最後做一次,跟學校告別,可她沒有站穩,摔下去的時候,因為手指無法正常彎曲,根本就抓不住欄杆。
天臺十兄弟實在無聊得太久了,這會兒正手把手圍著圈,把周哲瀚圍在他們中間,一圈又一圈的繞著玩。也得虧周哲瀚看不見,他要是能看見估計得嚇得趴在地上,爬不起來。
阿嬌自覺是這十隻鬼的老大,負有教育他們的職責,在前輩鬼的面前幹這個,實在太丟臉了,回頭掃視他們:「別鬧了!」
任佳瑩卻笑起來,她的長髮梳成兩條辮子,看起來斯文秀氣,但一笑就顯得大方爽朗,她對阿嬌說:「能不能請妳告訴他,我的心願已經全部完成,我……就要離開了。」
她自己也能感覺得到,她的時間就要到了。
任佳瑩留下了一張心願單,少女的時候她有那麼多幼稚可笑的心願,比如連坐五次雲霄飛車不吐,比如爬到長城頂上插一面寫著「任佳瑩周哲瀚」小旗幟。
這些心願,她已經滿足了,周哲瀚替她做到了。她一直都跟在周哲瀚身邊,看著他讀書上學找工作,每到假日他就拿出那張已經泛黃的願望清單,一樣一樣的規劃,替她實現她的心願。
周哲瀚做這些的時候,從沒想到他的愛人真的陪伴在他身邊。
阿嬌受鬼之託,走到周哲瀚身邊,有一句學一句:「任佳瑩說,她的心願已經全部完成了,她的時間到了,就要走了,你自己一個人也要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別再耽誤自己了,她覺得追求你的那位宋小姐人很不錯。」
這些話阿嬌說得乾巴巴的,可周哲瀚越聽越驚訝,最後眼裡竟泛起淚花,原來那不是他的錯覺,原來她真的跟在他身邊。
阿嬌看見大男人這麼哭,滿身都是雞皮疙瘩,她搓搓胳膊,伸手一指,指向他看不見的虛空:「這是她說的。」
周哲瀚彎下身,無聲流下淚來,用袖子擋住臉,任佳瑩溫柔的環抱她的愛人,雖然他看不見,也感覺不到,但她依舊親吻他,說:「別哭了,我們不是約定好了要笑嗎?」
周哲瀚努力抑制住情緒,他抬起頭來看向阿嬌,雙目微紅,說:「她還有一個心願沒有完成。」
阿嬌好奇的看向任佳瑩,任佳瑩卻伸手摸了摸周哲瀚的頭,嘆息一聲。
周哲瀚把那張泛黃的心願單從貼近心口的口袋裡拿出來,展開它,上面密密麻麻寫滿了願望,他每完成一條就在後面打一個勾。
全部完成之後,他才發現這張清單上還有隱藏著一個心願密碼。
任佳瑩想當周哲瀚的新娘。
這一行字被任佳瑩藏起來,藏在這許許多多的願望裡,在清單的正中間,用字符畫了一個愛心。這些心願早已經不只是任佳瑩的心願了,也是周哲瀚的心願,他把這個當成是他活下來的希望。
只有這個願望永遠也無法替她實現。
任佳瑩將會帶著遺憾去投胎,但這個遺憾也會讓兩人之間多生出一段因果,也許不會在下一世馬上相遇,但輪迴之中總會碰見。阿嬌托著腮,她想了想,玉堂春死了都還在不斷不斷重複她風光嫁人的那一天,可見嫁人對某些女人女鬼都很重要。
「要不然你們辦場婚禮吧。」去買一件婚紗燒給任佳瑩,辦一個假婚禮,一人一鬼的願望就都滿足了。然後嘛,任佳瑩就好好去投胎,周哲瀚就好好活到死。
任佳瑩原本淡到透明的身影,因為願力再一次顯現,她滿臉都是期待,看著阿嬌說:「真的可以嗎?」
妳們這些女鬼……都這麼想結婚的嗎?
阿嬌想了想,摸出錢二的電話給周哲瀚:「你找他,讓他辦。」
周哲瀚伸出手,任佳瑩虛握住他,天臺十兄弟圍起一個大圈子,嘴裡還哼哼唧唧唱起了婚禮進行曲。
阿嬌皺皺鼻子,趕緊開溜,她走之前,任佳瑩回過頭來,對阿嬌鞠躬道謝:「謝謝妳。」
「好說。」阿嬌毫不在意的擺擺手,指掌一揮,一點金光落到她掌心上,阿嬌盯著這點金光發愣,決定找柳萬青好好問一問,這功德究竟是什麼。
她鼓著臉疑惑,手機一震,收到項雲黷的訊息:【跳牆出來。】
阿嬌立即高興起來,她沒想到項雲黷這麼早就來接她了,阿嬌蹦蹦跳跳,拿上她的小書包去找項雲黷。
項雲黷收拾好東西,開著車到了一中後牆等阿嬌出來,校園裡靜悄悄的,學生們還在上課,他靠在車邊點了一根菸,猛地吸上兩口,想著怎麼跟她開口。
阿嬌從天而降,項雲黷隨手扔掉菸,張開手去接她。少女穩穩落在他懷中,衝他「嘻」一聲笑,鬆開他的胳膊,眼睛裡滿是歡喜,坐上車衝他招招手:「快點啊。」
阿嬌以為他們要蹺課去遊樂園。項雲黷看了看她,本來難開口的話,這下更難開口了。
他坐上車,悶聲關上門,他清清喉嚨:「我要到西市去協助辦案,可能要去半年,我替妳聯繫住學校宿舍,妳上學也能近一點。」
他以為把時間說得長一點兒,阿嬌就能乖乖住在學校裡,誰知她一下驚住了,嘴裡念念有詞:「半年……」
她怎麼能讓她的金屋跑出去半年?阿嬌搖頭:「不行不行不行!那我要跟你去!」
項雲黷怔了怔,口中發苦:「妳不能跟我去。」
「為什麼呀?」阿嬌完全不明白,烏晶晶的眼睛裡滿是疑惑,盯著他非要他說出一個理由來。
「因為……因為不能這樣。」項雲黷越說越慢,無法直面她的目光。
阿嬌伸手又要抱他,被項雲黷躲了過去,他伸手按在阿嬌的腦袋上,阻止那兩隻慣會擾亂他心的小手:「我們可以電話聯絡,等我回來馬上來接妳。」
阿嬌沒能抱到人,可她不放棄!小時候每回這樣,什麼要求母親都一定會答應她的。
她「嚶」一聲,本來是假哭的,可沒想到聲音一出就想到自己如此可憐,別的鬼等投胎就行了,只有她要等金屋,眼中淚光盈盈。
項雲黷單身二十八年,身邊唯一的白美蘭女士也是能罵就罵,能打就打,絕對不哭,他一下就慌了手腳,還以為按疼了她,趕緊鬆手。
阿嬌伺機而動,一把環住了項雲黷的腰,把臉埋在他胸膛上,蹭了又蹭,磨了又磨:「好了吧,答應了吧。」
項雲黷猛抽一口氣,他整個後背都快貼到車窗玻璃,努力想要遠離阿嬌的身體,她明明這麼嬌軟,可環抱住他卻像把他鎖住了,在這個窄小逼仄的空間裡,他逃無可逃。項雲黷只好把兩條胳膊都高高抬起來,不敢多碰她一下,胸膛之中如有火燒,這火燒越燃越旺了。
而她如此折磨他,竟然還不夠,一抬頭,下巴尖兒擱在他胸肌上,小嘴巴一抿:「答應嗎?」
阿嬌覺得差不多了,母親扛不到這個時候。
可項雲黷咬緊了牙關,他瞥開眼睛不看她,從牙縫裡擠出兩個字來:「不行。」
阿嬌這下氣壞了,一下鬆開手,惡狠狠瞪了項雲黷一眼,氣啾啾的開門下車,把車門砸得「砰」一聲響。又跳上牆頭,翻了進去。
最後那一眼,氣呼呼的,可憐兮兮的。項雲黷坐在車裡,點了一根菸,半天才平復下來。
這可真是……真是要人命。

項雲黷把車開回局裡,車鑰匙扔給姜宸,這小子到現在還沒買車,每天上班還要擠地鐵,反正短期內也用不了,乾脆把車給他開。
姜宸拿著車鑰匙就笑了:「放心吧項哥,我肯定把車收拾得乾乾淨淨的,你回來我接你。」
項雲黷點點頭:「我不在的時候,你替我多照顧照顧陳嬌。」
答應走的時候是乾脆,越想越不放心,她跟普通女孩不同,真有什麼事兒,他不在身邊,可怎麼辦。警察和鬼差兩邊招呼都打足了,他才能放心。
「那還用說,要不這樣,我姐週末回來的時候,我就去學校接她,就在我家住兩天,上課了我再送回去。」
姜家人項雲黷是信得過的:「謝了,等回來請你吃飯。」
「那可不,說不定你回來的時候,那位已經走了,可不得請咱們吃飯嘛。」那位說的就是宮律。
項雲黷隨手拿資料袋拍了他的頭:「你跟小周,你們好好學著點。」
準備要走了,又折回來,跟宋芳打招呼:「她一個人,我不放心,平時要是有事,可能也得麻煩妳。」宋芳懷著孕,項雲黷不想麻煩她的,又怕他走的時間長,還是提前說一聲。
宋芳笑了:「知道了,到時候有什麼一個電話的事兒,他們不好辦,就直接跟我說,我來辦。」
項雲黷這回是真走了,打車去坐高鐵,小周說:「想不到咱項隊,還有一顆老父親的心呢,原來可沒看出來。」
小胖一邊找資料,一邊說:「項隊的妹妹你沒見過?人長得這麼漂亮,誰能放心呢。」

此時項隊那個長得特別漂亮的妹妹,正拿著一張白紙,大搖大擺的到辦公室去請假。
阿嬌把「假條」塞給班導,說:「我生病了,想請一個月的假。」
王老師接過白紙,有一瞬間恍神,眼前剛剛還是一片白,突然就出現請假條三個字,下面還有醫院開的病假條。
這是阿嬌第一次用幻術,胡瑤趁著項雲黷夜班的時候,教了她一小招,教她的時候還細細打量她的臉:「妳這眼睛要是再挑一點,就像狐族了。」
阿嬌學是認真學了,可她在黃泉學什麼都不會,控風術還是有了孟婆髮才厲害起來的,根本沒想到要拿這個對付項雲黷。胡瑤還特意叮囑她:「我是狐,妳是鬼,這功法妳也能用,可得收斂些,一日不能超過三次。」
阿嬌氣呼呼的翻牆進了學校,這才拍著腦門想起這個來,自從學會了,她還沒施展過呢,王老師就是她的第一個施法對象。
王老師十分擔心,陳嬌是她班裡的優等生,成績這麼好,請一個月的病假那不把學習都給耽誤了,可……她沒生病的時候基本也沒有學習。她說:「那我待會給妳家長打個電話。」
阿嬌眨巴眨巴眼:「妳不是已經打過了嗎?」
王老師恍恍神,認同了她這個說法:「對,我都忘了,瞧我這個腦子,那這次溫泉旅行,妳也不能參加了,這樣吧,我把溫泉招待券給妳,等妳好了自己去。」
皆大歡喜。
阿嬌又大搖大擺的出了校門,在校門口碰上了郝主任,她送周哲瀚出學校,周哲瀚已經走遠了,郝主任還站著不動,眼睛微微有些濕潤。
阿嬌站定看了一會兒,嘴唇嚅動,輕聲說:「任佳瑩的死是個意外。」
以後只要她一想到這個,這麼多年都無法解開的心結,心裡都會縈繞這句話,「任佳瑩的死是個意外」。阿嬌告訴她的就是真相,這句話隨風送進郝主任的耳朵裡。
郝主任還站在校門口,常年抿緊的嘴唇線條微微一鬆,連臉色都好看了許多,她還有些疑惑,但時間一長她最終會放下這個執念的。
不等郝主任回過神來,阿嬌就從她身邊溜走,笑嘻嘻去找新認的小弟錢二了。
她怎麼能讓她的金屋自己出去蹓躂半年呢?她當然也要去西市了。

錢二這一上午,業務電話就沒停過,他嘴巴笑得都合不上。
這幾年古董生意是越來越不好做,錢二屬於三年不開張,開張必要宰足三年夠吃的,可現在私下流通的東西越來越少,都是替人看看物件的真假,收點辛苦費。
這空蕩蕩的古董城,商鋪一間接一間的關門,一樓都已經改成小商品市場了,左邊的鋪子改賣印度神油,右邊改賣招財招桃花水晶擺件。只有他錢二,在這古董城裡屹立不倒,靠的就是多種經營。
電話鈴「叮鈴鈴」響起來,錢二聆聽了一下這美妙的聲音,晃晃悠悠接起電話,吹了吹茶,又擺起他那個高人的架子:「哪位呀?」
「你小姑奶奶!」
錢二本來翹著腿擱在辦公桌上,嚇得一個後仰,爬起來握著電話:「您、您有什麼吩咐?」
「我要去西市。」阿嬌想了想,「你給我訂車票訂飯店,我要長住,你把尾款都給我結了。」她還有一大筆錢在錢二這兒,出門在外當然要全部帶走了。
錢二一聽阿嬌要去西市,樂得牙花子都咧開了:「這不是巧了麼!」
白家老宅這一回,錢二不僅打響了名頭,還認識了圈內好友,本來他是半隻腳踩在圈裡,現在好歹那也是個圈內人了。比如那個錢道長,他還真是正宗,在茅山學的道,這已經是幾個人裡最能扛女鬼打的一位了,結果在項雲黷和阿嬌的面前那就不值一提。餘下那幾個除除小邪祟也還成,比如倒賣倒賣符咒,再比如看個風水什麼的。
錢二沒想到那個在宅子一點不起眼,一整夜都在樹底下睡大覺的老孫,也是個中間人,而且他手裡的生意遍布大江南北,真是財不露白,真人不露相。今天一早老孫就給錢二打電話:「別老是想窩在江城那麼個小地方,請動兩位大師出江城走走,出場費咱們好商量。」一副財大氣粗不差錢的樣子。
兩位大師一位是項雲黷,另一位就是阿嬌。
錢二正心疼這筆大買賣飛了,沒想到阿嬌主動聯繫他,錢二齜牙咧嘴:「那項隊長……」
「他出差去了,管不著我。」阿嬌到了古董城,準備上樓拿餘款,她要去西市,像任佳瑩保護周哲瀚那樣,保護項雲黷。阿嬌覺得自己簡直太偉大了,項雲黷對她這樣壞,而她還大鬼有大量,既往不咎的保護他,他不送自己一個金屋,那就真的太不合適了。
錢二試探著問:「那,您去西市,是去?」保不齊她有別的業務呢。
阿嬌也不跟錢二說實話,她說鬼話:「去玩。」
西市也沒什麼能玩的地方,錢二想了想:「那兒離西安倒是近,十三朝古都,始皇陵啊未央宮啊,還都能看看。」
阿嬌驟然變了臉色:「現在還有未央宮?」
「怎麼沒有,遺址博物館嘛,那還有漢朝十幾個皇帝的陵墓呢。」錢二原來倒騰過漢代的東西,可沒少賺,那些個地方,年輕的時候他全都跑過。
「漢朝……皇帝的陵墓?」阿嬌先是喃喃,爾後又問錢二,「那有沒有漢朝皇后的陵墓?」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