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4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79221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懷愫 人鬼妖合作,詼諧逗趣的靈異辦案羅曼史

投不了胎的漢朝皇后鬼魂,成了現代正妹女高中生!


內容簡介

阿嬌要見未來的婆婆了!
曾有過王太后這樣厭惡她的婆婆,萬分緊張的阿嬌做足了準備,
幸而前‧大漢皇后自帶的美貌與貴氣,以及大方自然的態度,
立即就擄獲了項媽媽的心,對這個準兒媳滿意得不得了!

另一方面,阿嬌的功德金光持續累積,能力亦因此越發提升,
此時經人介紹,新委託找上門來,
不想委託者竟正巧就是項雲黷經手案件的報案人,
可阿嬌勞心勞力,還努力用翻譯軟體跟外國鬼溝通,
明明只差一步便能解決問題,
對方卻突然表示自己已另請高人,再無須阿嬌出手。

這隱身幕後,搶她功德的所謂高人、大師,究竟是誰?
陰謀算計,早在他們都還未察覺時,就已悄然鋪開,
敵人在力量逐漸強大後,準備開始收網了……

本書收錄十五篇番外。
懷愫,喜愛幻想的巨蟹座,愛閱讀,愛寫作,愛旅行,愛與三五知己喝酒聊天,願望是希望可以嘗試各種題材風格的創作。已出版作品:《正妻不好當》《苗小姐減肥日記》《朝思暮你》
第二十一章
阿嬌被項雲黷打包送去上學。
她一整天都木呆呆的,就連鄭安妮來找她吃午飯,她都打不起精神來。鄭安妮興沖沖把昨天新聞裡的內容告訴阿嬌,她昨晚吃晚飯的時候竟然打開了電視機看新聞,讓鄭媽媽吃驚。
鄭安妮是看了新聞之後才知道,在禁閉室裡,阿嬌是在跟誰說話,她一開始害怕得不行,後來看到了那個小女孩的照片,新聞裡放出女孩媽媽的那些話。
鄭安妮看著新聞氣得連飯都吃不下了,鄭媽媽給女兒切了一盤水果:「寶寶,要做影像作業啊?」
她突然想到媽媽對她這麼好,她花著錢學習卻這麼差勁,爸媽還要花心思送她去國外,而她準備出國就是追追星。她突然抱住媽媽的腰:「媽,我太幸福了。」
鄭媽媽笑得合不攏嘴,開心了一會兒問:「是不是又要看演唱會啊?」
「不是,沒有。」她已經決定不追星了,賣掉的演唱會門票是前排,還賺了一點,她已經打算要給爸爸媽媽買個電動泡腳桶了。
鄭安妮一提起泡腳桶,阿嬌就回過神來,她還沒給項雲黷的媽媽準備禮物呢!
「妳說,婆婆一般都喜歡什麼樣的兒媳婦?」
「啊?」
「我男朋友的媽媽要來了。」
「哦。」鄭安妮明白了,她問:「妳男朋友是幹什麼的呀?」
阿嬌一談起項雲黷就驕傲的揚起頭:「他是警察。」
「哇!」鄭安妮想到阿嬌男朋友那個蘇斷腿的長相,她玩的那個戀愛遊戲,主攻就是警察男主,花了巨多錢,終於有了濕身一抱。
昨天還是一中大姐大的阿嬌,今天第一個問題就是如何討好未來婆婆。
鄭安妮一心追星,看不上任何追求她的男孩子,連男朋友都沒有,還談什麼未來婆婆,她齜著牙想了想:「我們上網查查吧。」搜索婆婆喜歡什麼樣的兒媳婦。
跳出來第一個是婆婆最討厭什麼樣的兒媳婦,阿嬌瞪圓了眼睛:「快快,點開來看看!」
第一條:不懂得節約。
鄭安妮控制不住的看了阿嬌一眼,這位大佬身上,單品就沒有四位數以下的東西,從書包到皮鞋,總價加起來,夠警察半年工資吧。
阿嬌是個有自知之明的鬼,她被鄭安妮看了一眼,不悅地皺起眉毛,但她自己心裡知道,她從小到大,就沒有節約過。
鄭安妮默默把這條滑了過去,第二條:任性、自我。
她又控制不住的看了阿嬌一眼,像大佬這樣來無影去無蹤,連課都想翹就翹的人,很任性很自我了。
阿嬌眉頭越皺越緊:「下一條!」
第三條:好吃懶做。
阿嬌十指不沾陽春水,唯一給項雲黷做飯想抓住他心的那一次,還沒成功。
第四條:跟兒子關係太親密。
阿嬌臉紅了,幾條看完呼哧呼哧生氣:「然後呢?」
鄭安妮往下滑:「嗯……沒有了。」
再看婆婆喜歡什麼樣的兒媳婦,差不多跟這個反著來。
阿嬌生氣的說:「這個肯定不準!」
鄭安妮縮著脖子,妳說不準那就不準唄,她又問阿嬌:「那妳還準備見妳男朋友的媽媽嗎?」她跟大佬已經到了可以討論這種問題的關係了,鄭安妮單方面的決定要當個好閨密。
阿嬌想了想:「當然要見了。」
她會很有禮貌,送禮物,但如果項雲黷的媽媽挑剔她,那她就……
「要是不行換個男朋友算了。」鄭安妮嘴快接了一句,雖然那個警官是挺帥的,可阿嬌這麼漂亮,這麼聰明,據說一班那個小學霸,暗戀陳嬌。那個沈希找過好幾次藉口到十班來,每次都碰不上阿嬌,據說溫泉那次他還特意問過老師,陳嬌怎麼沒來。
沈希又是學霸又是書生型校草,在一中女生心中人氣那是很高的,他這麼關注陳嬌,大家很快都知道了。
七班那個宋菁,去年校慶的時候跟沈希合作表演了一個節目,沈希彈鋼琴,宋菁跳舞,之後宋菁就一直對沈希有點意思,她都跑十班來過兩回了,找藉口讓陳嬌參加興趣小組。
鄭安妮伸手就給攔了,她主要也不是擔心宋菁,是怕老大費神。
為了這件事,沈麗娜在班級群裡說了許多怪話,鄭安妮跟她對掐,誓死守住老大人設。
看見阿嬌為了見未來婆婆煩心,想勸她,她還這麼年輕呢,兩條腿的男人滿大街都是。
「不換!」阿嬌很堅定,她絕對不換項雲黷。
阿嬌在網上給項雲黷的媽媽買泡腳桶,又買了一堆雜誌,全是推薦的淑女款,來不及去逛街了,先拿雜誌上的東西應付應付。

同一棟樓裡確實有幾間空房,但項雲黷怎麼看怎麼不滿意,房間太小了,傢俱都是舊的,想到要讓阿嬌住在這兒,心裡捨不得。
楚服也很不滿意這個地方,她冷眼瞥著項雲黷:「你就想讓我家主人住在這種地方?」就連項雲黷那個房子她都嫌棄太舊了,娘娘縱然被廢,也身居長門,玉樓金闕,碧樹銀臺,這個地方又小又窄,她很不滿意。
項雲黷想到阿嬌去西市都要住個套房,更捨不得了,他找了一間離分局最近的五星飯店,先訂了一星期的房。
白美蘭女士三分鐘熱度,怎麼可能在國內住那麼久,陳叔叔還有生意,到時候把媽媽送走就行了。
項雲黷原來沒想過買房子,一來工作太忙,根本沒心思顧這個;二來他單身一人,老房子又很方便。現在他不這麼想了,新城區那塊聽說有很多新樓盤,靠近江城大橋,景觀不錯,挑個時間去看一下。
楚服看在飯店的分上,勉強滿意了。
阿嬌背著小包到飯店,噘著嘴,項雲黷抱抱她:「我每天都會過來陪妳的。」
阿嬌抽抽鼻子,委委屈屈的往床上一靠:「抱抱。」
這天晚上項雲黷沒有回家,就在飯店陪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開車去接機。
「我能不能去?」阿嬌軟在她的草莓絨毛被裡,眼睛水汪汪的,兩人纏了一個晚上,項雲黷好不容易才讓她睡著。
「我想找一個時間,正式把妳介紹給我媽媽。」而不是這麼隨便,就在機場裡互相介紹,項雲黷洗了澡,傾身吻她的額頭,關門離開了。

白美蘭一出機場就看見了兒子,人群裡最高䠷顯眼的那一個,她笑咪咪抱了兒子一下,上上下下打量他,覺得兒子氣色不錯,人還胖了點,比上次精神多了。
她當了幾年富太太,性格還沒改,一回家就擼著袖子要打掃,屋裡屋外一看,一塵不染:「你請人來打掃過啦?」
自己的兒子自己知道,他忙起來跟他爸爸一個樣,躺下就睡,醒了又出門,怎麼可能自己打掃家裡。上回她回家過年,垃圾倒沒多少,全是灰塵。
「嗯,請鐘點工過來打掃了一下,迎接妳跟陳叔叔。」項雲黷提著白美蘭那兩個大箱子,快速上樓,把箱子放在房間裡。
白美蘭女士站在門口,鼻子一動,這屋裡怎麼這麼香?
她瞥了兒子一眼,在房間各個角落看了一圈,廚房浴室,到處都收拾得很乾淨,連衣服都洗乾淨了晾在陽臺上。
白美蘭走到陽臺,一捏衣服都已經曬乾了,一件件收下來,收到最後,看見衣架上晾著一條蕾絲內褲。薄薄一塊布,白色花邊蕾絲,屁股上還有一顆一顆的小愛心。
白美蘭把衣服疊好,下樓衝兒子招招手:「來,等會再跟你陳叔叔喝茶,媽媽有話跟你講。」
項雲黷幾步上樓,看見白美蘭女士眉開眼笑,還以為她又要說相親的事,他提氣沉聲,剛要開口說自己已經有女朋友了。
「有女朋友了吧。」白美蘭搶先一步,伸出手指頭,點點兒子,「瞞著媽媽啊?長得怎麼樣啊?家裡條件怎麼樣啊?跟你談多久啦?什麼時候帶回來給我看啊?」
她來的時候已經做了兩手準備,自從出了國,白美蘭的思想就更開放了,女兒媳婦沒有,男兒媳婦也得有一個。她準備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個女孩兒,要是都相不成,就乾脆攤牌問問兒子,是不是不喜歡女的。媽媽是很開明的,但就算喜歡男的,也要成家。不行就到國外結婚好了,再領養一個小孩,以後老有所依。
要是實在喜歡兩人世界,那她來帶孫子,都已經領養了,就領養一個男孩一個女孩,這樣她孫子孫女都有了。男孩頂門,女孩貼心,兩個都不能虧待。
白美蘭女士坐著飛機,在萬呎高空上把自己的思想工作做得特別透徹,回家還想跟兒子溝通的,一看女朋友都帶回家了。
項雲黷還不知道一條內褲露了餡,他點頭承認了:「是,是有個女朋友,談了兩個月了。」
白美蘭笑得合不攏嘴,她就知道兒子的性取向沒有問題!以前就是太忙了,沒遇到合心意的,這一遇到立刻進攻,這性格才像她兒子。
「都住在家裡了,媽媽回來幹嘛還搬出去,一家人一起吃個飯多好啊。」
她知道兒子的性格,喜歡什麼都珍而重之,要不是特別喜歡這個女孩子,肯定不會同居的,都已經同居了,那就是未來的兒媳婦。
項雲黷一下愣住,趕緊辯解:「什麼同居?」
他怕媽媽不能接受,以為阿嬌是那種隨隨便便的女孩,他不想讓媽媽有一點產生誤會的可能性。
白美蘭一看兒子還不跟她說實話,哼了一聲,點點窗戶外面:「沒有同居,那是你的衣服啊?你套在哪裡啦?套在大腿上啊?」
項雲黷一抬頭,看見陽臺上的衣服收得乾乾淨淨,只有一條蕾絲小內褲掛在衣架上,風一吹,飄飄蕩蕩的。

阿嬌躺在床上,憂愁的嘆了口氣。
陶俑侍女一個跪在床前捧著水果,一個拿籤子插著送到阿嬌嘴裡。她嚼吧嚼吧,又嘆息一聲:「唉。」
楚服把平板浮起,送到阿嬌身前:「娘娘要不要看看電影?」
「沒心情。」啵一下吐了個果核,他剛剛還給她傳訊息的,一接到他媽媽之後,就一條訊息都沒有了。壞蛋!還說會來陪她吃飯的!
楚服不能靠近阿嬌,就在床邊陪伴她,見她煩惱,說道:「娘娘不必憂心,他瞞不住多久的。」
項雲黷想瞞也瞞不住,他將家裡打掃得再乾淨也沒用,楚服在角角落落裡都留下了阿嬌的東西,他媽媽一看,就知道家裡住過一個女人。衣架上掛著沒乾的內褲,洗衣機裡還有一件漏曬的睡衣,冰箱裡有一堆草莓布丁棒棒糖,浴室裡還留下了一支粉紅色小牙刷。
楚服看了看時間,現在也差不多應該發現了。她語調柔和:「娘娘想吃些什麼?」
阿嬌把頭蒙在被子裡,假裝自己不想吃飯,電視劇裡的少女因愛難受時,都是不吃飯的,假裝了一小會,她就探出腦袋來:「麻辣香鍋吧。」
楚服低頭應承:「好,我這就去辦。」

與此同時,項雲黷正在跟白美蘭女士解釋那條小褲褲。
他在搬完所有東西之後,全面的檢查了一遍,絕不可能有任何遺漏,而且還是這麼明顯的破綻,這是有人故意留下的。
白美蘭把兒子養到這麼大,從來沒見過他在自己面前話都說不出來的樣子:「你講呀,媽媽聽著。」
「……」項雲黷站起來,走到陽臺,把內褲收下,團成一團塞在褲子口袋裡。
白美蘭笑起來,兒子大了,要給他留面子了,她跳過這個問題:「那什麼時候帶過來給媽媽看看啦?是不是你那個同學的姐姐啊?」剛問完她自己又搖頭:「肯定不是的。」
項雲黷反而好奇:「妳怎麼知道不是?」
白美蘭知道姜宓,打電話的時候聽兒子提過一嘴,說正在接觸,白美蘭當時就問項雲黷喜歡不喜歡人家。項雲黷想了一下,才說還沒到喜歡那一步。
「媽媽不會看走眼,我的兒子我有什麼不知道的啦,你要是喜歡她,頭一回見面就喜歡了。」白美蘭當時一聽就知道兩人沒戲,兒子的性格從小就很明確,喜歡什麼就是喜歡,不喜歡再接觸也沒用。
項雲黷愣了一下,他想到自己對阿嬌百般包容,原來一開始就已經喜歡她了。心裡這麼想,眼神都柔和起來。
白美蘭越看越稀奇:「這麼高興啊,媽媽不是古板的人,你們既然都住在一起了,乾脆就領證結婚吧,我來看看黃曆。」說著掏出手機,點開app,查黃曆上最近有什麼宜嫁娶的日子。
「媽,太著急了。」
白美蘭挑了幾個好日子,想想還是要拿生辰八字找大師算一算,挑一個對兩人都好的日子辦婚禮。
「急什麼急,過年你就三十了!」張嘴就給兒子多加了一歲。她剛剛還眉開眼笑,一下又板著臉,戳了兒子一下:「你怎麼不早點講啦!你早點講現在房子也買好了,車子也換掉了,就等新娘子進門了呀!」
白美蘭馬上開始聯繫小姐妹,看看有什麼樓盤出新房,一條微信發出去,整個手機都在震動,她按著語音鍵:「是的呀,兒子有個談得很不錯的女朋友了呀。」手上忙嘴上忙,又問項雲黷:「照片有嗎?發給媽媽,媽媽看看。」
項雲黷幾次提起話頭,都被白美蘭的小姐妹們給打斷了,一會兒推薦江景房,一會兒推薦婚禮場所,一群人裡孩子還沒成家的,就只有白美蘭的兒子。
之前勞心勞力找未婚女孩準備跟她兒子相親,一聽說已經有對象了,又幫忙操心起婚禮來。
「快點!」白美蘭急著要照片。
項雲黷點開手機翻找,被白美蘭一把拿了過去,是離開吳鎮的時候,在石橋上給她拍的照片。霞光從山間透出,阿嬌站在橋上,身後彷彿一片雲水,對著鏡頭微微笑。
白美蘭瞪大了眼:「長得這麼好看啊!」這種旅遊照都能照得好看,還是兒子那個攝影技術,那真人不知道要多好看,白美蘭倍有面子,趕緊把照片發到了小姐妹群裡。
跟她玩得最好的一個說:「這就是網上說的小仙女啊!白姐妳兒子要麼不找,一找找個這麼好看的。」
白美蘭美滋滋的虛榮,斜了兒子兩眼,自己家的豬拱了人家的好白菜了。她百忙之中抽空問兒子:「你見過她爸爸媽媽沒有啊?」看上去年紀有點小了,馬上就結婚,也不知道人家爸爸媽媽同意不同意。
「她爸爸媽媽都不在了。」
白美蘭頓了一下:「哦,那她家裡還有什麼人嗎?」
「沒什麼人了。」
「那你們怎麼認識的?」
「破案的時候認識的,她提供了關鍵線索。」這一句不是撒謊,阿嬌確實提供了韓剛案的關鍵線索。
白美蘭這麼多年就只有一個遺憾,就是只有一個臭小子,沒能生個香噴噴的女兒,她一聽阿嬌家裡沒人了,她板著臉:「那你還讓人家搬走啦?」說著站起來:「老陳!你趕緊訂個飯店,我要請兒媳婦吃飯。」
說完又風風火火衝回來,一把打開箱子,半個箱子都是她準備好的禮物。有香水有彩妝還有一個新款大紅包,新年嘛,背個紅包多喜氣啊!她拉住項雲黷:「你看看,小女生會喜歡哪個呀?」
這些全是為了相親準備的,七個女孩裡面總有一兩個要第二次接觸的,這都要過年了,總要送禮物,一開始就是香水彩妝,確定關係了就送個包。
項雲黷不懂品牌,但這個包阿嬌是常用的牌子,他把包挑出來,白美蘭拍了兒子一下,趕緊換衣服,準備見面。
項雲黷看著一排男式香水:「這個是什麼?」
這是白美蘭在飛機上臨時補充的,準備給男兒媳婦的東西,她拿出一整盒:「這是媽媽送給你的哦。」
項雲黷還沒把關鍵問題提出來,白美蘭就把兒子推出去了:「你去打電話,聯絡人家。」
項雲黷隔著門,終於有機會告訴白美蘭了:「媽,她還在讀書。」
白美蘭根本就沒認真聽,隨便答應兩聲,還以為兒子的女朋友是個大學生。
項雲黷本來還想慢慢說,誰知被一條內褲出賣了,打電話給阿嬌:「被我媽媽發現了,她想見見妳,我過去接妳。」
阿嬌軟在床上裝虛弱,一骨碌坐了起來,洗澡洗頭吹髮,陶俑侍女替她一件一件的換衣服。
全部都是雜誌上的淑女款,阿嬌穿著秋季新款連身裙,薄呢的,裙子在設計上完全走經典風格,設計了一條細腰帶強調腰線,外面配同色系小開衫,價格適中,看上去又貴氣。
是阿嬌從模特兒的身上扒下來的,連同一串珍珠項鍊。整套穿上,看上去大了三四歲。
項雲黷來接她的時候,就看見她頭髮也燙捲了,還化了淡妝,開衫披在肩上,要多淑女有多淑女。
阿嬌眉飛色舞:「怎麼樣?」
項雲黷走過去,湊近她:「很漂亮。」
三個字就情潮湧動,項雲黷又一次主動吻她,輕輕一啄,坦白心聲:「我可能,是從看見妳起,就喜歡妳了。」他是一個難以親近的人,但在見到阿嬌的第一天,就把她帶回家。
阿嬌突然被表白,臉也紅眼也紅,抽抽鼻子感動得要哭。
兩人之間,一直不斷表白的是阿嬌,終於輪到項雲黷:「我答應妳的事,都會做到的,妳不用擔心。」不用偷偷藏內褲。
阿嬌還不知道自己被誤會了,直到項雲黷從褲子口袋裡掏出那件小三角,她眨眨眼。
項雲黷手心一片濕熱,這一條就是那天晚上兩人身上最後的阻礙,守住他理智,又不斷焚燒情感的那一條。他手指頭勾著小蕾絲:「這個,忘在陽臺上了,被我媽看見了。」
她好像還挺高興的,自從白美蘭女士出了國,項雲黷就有點弄不明白她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