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我有一座恐怖屋05:永生的人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79221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法醫學院地下,血色苔蘚恣意蔓生,
屍體滲出的血液散發詭異清香。
巨大迷宮是誰的樂園?
血肉堆砌的世界,顫慄開啟!

內容簡介

再次刷出噩夢任務,為增強自身實力,
陳歌前往位於九江東郊的白龍洞。
凌晨兩點四十四分,他必須獨自穿越隧道,
走上四十四步,一遍遍喊出自己的名字。

手機鬼、紅衣女,平靜的東郊潛藏暗潮,
而被鬼怪包圍、跌入深淵般冰冷的黑暗之際,
他拾回失去的記憶,看見了年幼的自己──
為何多年前,有人試圖殺了他?

四星通靈鬼校最後的支線任務,
藏身九江法醫學院地下,華中南最大停屍間裡。
迷宮般錯綜的地底危機四伏,逃生無門,
核心深處不斷傳來的低沉吐息,
牆上未乾的血字和福馬林手印,
張雅未醒,許音離紅衣尚有一步之遙,
陳歌只能盡可能爭取盟友協助,
這一回,恐怖屋「員工們」傾巢出動!
我會修空調,真名高鼎文,憑藉本書獲得二○一八年起點新人王,其創作風格獨樹一幟,極具想像力,擅長描繪荒誕場景,烘托驚悚懸疑氛圍,同時又不失人性的溫暖,兼顧搞笑和驚悚,帶給人前所未有的閱讀體驗。
第五部:永生的人
地下停屍間裡住著一群永生的人。

第一章
夜幕裡的遊樂園有些嚇人,木馬停止旋轉,燈光全部熄滅,高高的摩天輪彷彿一個生著悶氣的巨人,默默俯視著一切。
晚上十一點五十五分,鬧鈴聲從鬼屋傳出,打破了這片死寂。關掉手機鬧鈴,陳歌從夢中驚醒,窗外黑漆漆一片,夜色已深。
披上外套,他整理好背包進入廁所。
距離零點還有三分鐘。陳歌按下複讀機開關,將碎顱錘拿在手中。
時間分秒流逝,當午夜零點整到來的時候,隔間的門板上浮現出一個惡鬼圖案,血絲纏繞它的身體,一顆顆眼睛染紅了。
一分鐘的時間很快過去,惡鬼的最後一枚眼睛還是沒被染紅,不過和之前相比,原本被戳瞎的眼珠似乎恢復了一點。
它在自我修復?
之後門上圖案慢慢消散,廁所恢復正常。
圖案是怪談協會會長弄上去的,現在能想到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徹底滅了怪談協會,一個不留。走出廁所,陳歌打算回到員工休息室,他本來準備再好好睡一覺,可是在翻動黑色手機的時候,無意間發現日常任務裡更新了一個血紅色的任務。
他停在原地,看了半天:「今天居然刷出一個噩夢難度日常任務,難道我真的時來運轉了?」
噩夢難度日常任務的獎勵能夠對陳歌自身產生影響,讓他獲得一些特別的能力。前三次固定噩夢難度任務完成後,他掌握了殮容、陰瞳和活偶三種技能。可惜的是那三個噩夢任務就相當於新手教學,通關之後,噩夢難度日常任務就改為隨機更新。陳歌每天晚上都會看一下日常任務,一直到今天才總算是遇見了一次。
「黑色手機說過,噩夢難度任務非常稀少,極難遇到,這回不能錯過。」站在走廊上,陳歌看向那條血紅色的任務訊息。
「噩夢難度日常任務:它們說,隧道盡頭埋著另一個你。
(注意!個別任務極度危險,請慎重選擇!)」
任務在接受之前,只有一句話的提示,陳歌看了幾遍也沒弄明白其中的意思:「隧道?前三次噩夢任務都是在鬼屋裡進行的,這次的任務怎麼感覺要去其他地方?」最開始完成的三個噩夢任務是黑色手機安排好的,從這個任務開始,才是真正的噩夢難度。
「有許音和很多員工幫忙,如果噩夢任務的難度和之前一樣,那根本不用擔心。」按理說確實是這樣,但陳歌看著噩夢任務下面那一行血紅色的字,又有點心虛。剛拿到黑色手機時,那幾個噩夢任務可是差點要了他的命,所以這時候他才會非常謹慎。
思索再三,陳歌還是選擇了接受,噩夢任務的獎勵作用於他的身體,這是其他任務都不具備的。鬼怪雖然重要,但也絕對不能忽視自身,這一點陳歌心裡很清楚。選擇接受噩夢任務之後,完整的任務訊息彈了出來,陳歌只看了幾行,神色就開始發生變化。
「幸運的厲鬼眷顧者,你的運氣讓人驚訝!下面這個遊戲的名字叫做隧道,穿過隧道,可以看到心底被遺忘的祕密。
任務要求:凌晨兩點四十四分,進入一條長度至少在四十四公尺以上的隧道,走出四十四步,喊四十四聲自己的名字,順利喊完四十四聲後,任務完成。
注意事項一:該任務具有唯一性,沒有在規定時間內完成,此任務將永遠不會再出現。
注意事項二:從任務接受這一刻開始,不能攜帶噩夢之城內任何鬼怪和道具離開,否則會無法獲得任務獎勵!」
陳歌的目光集中在任務訊息最後一段上:「不能攜帶鬼怪和道具?這需要好好考慮一下了。」如果沒有最後那段文字,這個任務對陳歌來說難度不算太大。
心裡糾結著要不要做任務,陳歌也沒有太注意黑色手機對恐怖屋的稱呼,他思考了半天,最後還是想要去嘗試一下。機遇和危險並存,噩夢任務的獎勵能改變自身,隨著接觸到的鬼怪越來越多,他的體溫不斷下降,活棺村裡那個老奶奶曾提醒過他,或許他也該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身體了。噩夢任務可遇不可求,陳歌不願意放棄。
「不能攜帶鬼屋裡任何鬼怪和道具離開,看來許音和閆大年都指望不上了。」陳歌思來想去,整個鬼屋裡只有白貓在規則要求之外:「感覺帶上牠也沒什麼用,不過最起碼能做個伴。」選好白貓之後,陳歌又回頭看了自己的影子一眼。張雅在他的影子中沉睡,如果黑色手機把她也算上的話,這次任務肯定無法完成。陳歌不確定張雅有沒有被黑色手機計算在內,不過也正因為張雅在他的影子裡沉睡,他才敢肆無忌憚的直接接受噩夢任務。
「嘗試一下吧,噩夢任務的獎勵對我來說太重要了。」陳歌拿出手機開始上網尋找附近的隧道,噩夢任務兩點四十四分開始,他必須要找一個距離不是太遠,並且符合要求的隧道。
九江有很多隧道,但是符合條件的太少了。上網找了半天,陳歌發現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整個九江符合黑色手機要求的只有一條隧道,那就是位於九江東郊的白龍洞隧道,其他的隧道要不是距離太遠,時間上來不及,要不就是長度不夠。「在東郊。」陳歌因為小時候的一些經歷,並不是太喜歡九江東郊,他父母以前也嚴令禁止他一個人去東郊玩。
「白龍洞隧道,聽著耳熟,好像在新聞裡出現過。」陳歌臉色不是太好看,在網路上搜索了一下九江白龍洞,瞬間出現了幾十條訊息。
這條隧道修建於十五年前,從建成起就事故不斷,而且很多事故都發生得莫名其妙。不止一個司機說過,大晚上經過的時候,看見路邊有個女人衝他們招手,如果他們不停車的話,女人就會在路邊追趕,感覺那女的跑得不快,但卻距離他們越來越近,最後那個女人就好像貼在車窗旁邊一樣。要是停車的話,據說下場更慘,那女人會坐在車後排,這車子肯定會在隧道裡出車禍。
招手的女人只是隧道裡的怪異傳聞之一,還有的司機開車的時候發現旁邊有人超車,追上去一看,剛才超過去的那輛車裡好像沒有駕駛,出了隧道那車子就消失不見了。類似的事情有很多,發生的事故也很多,最終這條隧道在五年前被封停。隧道雖然封了,但是關於隧道的傳聞卻在九江傳開了。有人大晚上從隧道旁邊經過,能聽見裡面傳出呼救聲,還有的看見隧道裡站著一個女人,不斷朝外面的人招手,想要讓人進去。
陳歌仔細看完了所有訊息,不管是新聞,還是杜撰出來的怪談,他都掃了一遍。「這地方比我想的要危險很多啊!」拿著手機,陳歌有點猶豫。
噩夢難度的獎勵作用於他自身,但是相對應的,這任務也只允許他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完成。「黑色手機一向公平,付出和收穫是一致的。」
很快,陳歌做出了決定。他將躲在員工休息室枕頭下面的白貓抱起,放在自己肩膀上:「今晚我帶妳去個刺激的地方玩。」
白貓眨巴著眼睛,任由陳歌將牠抱起,好像還沒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
陳歌這次連背包都沒有帶,在口袋裡裝了一些零錢就直接出門了。
很小的時候父母一直不讓他獨自去東郊,現在想起來,東郊應該隱藏有很危險的東西。父母知道那些東西的存在,那些東西可能也清楚他父母的一些事情。最瞭解自己的人可能不是朋友,而是敵人。說不定他能從東郊那些東西身上,逼問出一些關於父母的線索。陳歌看著黑色手機上的提示訊息:「穿過隧道,能讓我看到心底遺忘的祕密,這個噩夢難度任務,應該可以為我指明一條路。」每一個噩夢任務對陳歌來說都非常重要,不僅僅是因為噩夢任務能改變他自身,更重要的是噩夢任務似乎和他父母的失蹤有關。
陳歌抱著貓離開新世紀樂園,在路邊等了好久才攔下一輛計程車。
「師傅,去白龍洞隧道。」陳歌拉開車門,直接坐了進去。
「白龍洞?」司機回頭看了陳歌一眼,表情很是驚訝:「你大晚上去那地方幹什麼?」
「我跟朋友合作要去那裡拍攝一個東西。」陳歌把白貓放在自己的腿上,拿出手機:「開車吧,我趕時間。」
「你可要想清楚啊,那地方不乾淨,幾年前我有個同行就是在那裡出的車禍。」司機還是沒有開車,聽他的語氣,有點不願意過去。
「什麼乾淨不乾淨的?沒事,你把我送到附近就行了,我自己過去。」陳歌不想為難司機,也正是考慮到這個原因,所以他才會提前出發。
「你這小夥咋不聽勸呢?白龍洞出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你上網搜一下,再好好考慮考慮。」司機發動車子,朝前面開去:「以前我們晚上跑計程車的人都不往白龍洞走,寧願多繞一圈,這真不是為了坑你們錢,確實是那地方太邪乎。」
陳歌感覺這司機人還不錯,就跟他聊了起來:「你能不能跟我說說你那個同行的事情?我比較好奇這一點。」
「那人就是愛占小便宜,平時常宰客,比較尖酸那種。出事那天,他把人送到地方後想省時間,晚上兩點半的時候從白龍洞裡過,當時他還開著車載對講機,正跟我們閒聊的時候,他那邊忽然傳出來另外一個女人的聲音。我們都以為他車上載著乘客,也都沒在意,後來才發現不對勁,他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車上還有另外一個人,還在跟我們炫耀今天多宰了幾個學生,賺了多少錢等等。
我那個時候也在場,用對講機提醒了他一句,可等了半天他也沒回話。結果第二天下午,我們就收到公司通知,要求所有司機接受安全教育,一打聽才知道昨晚那個人在隧道裡出車禍了。當時隧道裡只有他一輛車,車子也沒有任何故障,但就是很離奇的發生了事故,他卡在撞得變形的駕駛座裡一個晚上,最後是用了切割機才把他的屍體給弄出來。事故調查原因是疲勞駕駛,不過那晚我們幾個和他通過話的司機都清楚,他在出事的前幾分鐘一直都很興奮,不存在疲勞駕駛的情況。」
聽完司機的故事,陳歌若有所思:「你們在對講機裡聽到他車上還有另外一個女人的聲音,我估摸著真正的凶手應該是那個女人。」
「是啊,車上拉著一個人,自己竟然沒有發現,你說邪門不邪門?」司機雙手握著方向盤:「我也不是故意嚇唬你,就是想給你提個醒,靠近隧道的時候,要是有奇怪的人叫你,千萬不要過去。」
計程車開得不算快,路上陳歌和司機聊了很多。
路邊的建築越來越矮,光線漸少,看著很荒涼。
「還沒到嗎?」陳歌打開手機地圖,顯示的就是這個方向。
「白龍洞早就被封了,現在想要過去必須繞一下。」計程車沿著公路繼續往前,夜色深沉,又過了十幾分鐘,司機放慢了車速。
「到了?」
「不是,你看路面上那是什麼?」司機沒敢停車,只是朝前面指了一下。
陳歌擁有陰瞳,發現前面六七十公尺遠的地方好像躺著一個和人類似的東西。「是人嗎?」
司機打了方向盤,在計程車距離那東西還有三十公尺遠的時候,那個躺在路中央,好像人一樣的東西突然爬走了。它速度很快,鑽入樹叢後就不見了蹤影,就跟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什麼玩意?」司機明顯慌了起來。
「我也沒看清楚。」陳歌沒有撒謊,那東西看著和人很像,還披著一件破破爛爛的衣服,但是臉很模糊。
「你還要往前去啊?」司機有點害怕了:「要不咱們回去吧?」
「距離白龍洞還有多遠?」陳歌從來沒有強迫別人的習慣:「如果近的話,你放我下車,我自己過去好了。」
「你這膽子是真的大。」司機活動了一下僵硬的手指,往前開了幾分鐘,將車子停在一個岔路口:「看見那條被樹幹堵住的路沒?你順著那條路,一直往裡走就到了。」
「多謝。」陳歌付了車錢,準備下車。
「我說你要不要再考慮一下?這地方晚上很少有車經過,我走以後,你估計要在這荒郊野外待一晚上了。」司機看著前面的路,聲音下意識的壓低了,好像大聲說話會驚擾到什麼東西一樣。
「放心吧。」陳歌感覺這老哥挺實在,和對方互換了電話號碼,然後就抱著白貓下車了。

翻過堵路的樹枝,陳歌獨自走在公路上,四周很安靜,似乎這片林子裡一個活物都沒有。「有點不太正常。」陳歌完全忽視了懷中白貓幽怨的眼神,小心翼翼朝公路盡頭走去。
地面上殘留著砂石和泥土,隨處可見折斷的枯樹枝,道路兩邊生鏽的欄杆彎彎曲曲,依稀能看出被撞的痕跡,看來這條路以前確實發生過很多事故。「現在是凌晨兩點整,還有四十四分鐘的時間。」
陳歌順著這條路走了很久,他感覺自己距離那隧道已經沒多遠了。路兩邊的樹木左右搖擺,樹葉沙沙作響,懷裡的白貓愈發不安,小爪子緊緊抓著陳歌衣服。
看來白貓已經察覺到了什麼。陳歌輕輕揉了揉白貓的腦袋:「妳這傢伙,以前多凶悍,怎麼現在稍微遇到點危險就慫成這個樣子?」
白貓可憐巴巴的看著陳歌,小傢伙此時的心情可能有些複雜,三言兩語說不清楚。
噩夢難度任務不能攜帶鬼魂和鬼屋裡的道具,但白貓完美避開了這些限制,牠不是鬼怪,凶起來敢追著鬼跑,看來以後要重點培養一下牠。陳歌打起了白貓的主意。怪談協會的血絲原本是給紅衣準備的,白貓吃掉後暫時還看不出什麼變化,等解決了會長,就去接手芳華苑社區二十四層,希望能在那裡面有所收穫吧。
抱著白貓,陳歌很慶幸自己當初救了牠。噩夢任務以後還會遇到,到時候白貓肯定會派上大用場。
白貓死死抓著陳歌的衣服,能看得出來牠也很依賴陳歌,對陳歌很有感情。這算是好人有好報吧。一人一貓走在深夜的廢棄公路上,遠遠看著,竟然覺得非常的溫馨。
夜風吹動樹梢,道路兩邊樹影搖晃,又走了大概二十幾分鐘,溫度陡然降低。耳邊傳來呼呼的風聲,一股奇特的氣流從前方湧來。
到了。陳歌慢慢抬頭,看著幾十公尺外那鑿穿了大山的隧道,瞳孔逐漸縮小。
漆黑、幽深,一眼望不到頭。
衣角被吹動,陳歌忽然覺得身體很冷,那種冷不是皮膚上感覺到的冷,而是從腦海深處逸散出來的寒意,每一根神經好像都在顫抖。很久沒有過這樣的感覺了。陳歌慢慢靠近,在高六公尺,寬十幾公尺的隧道面前,他顯得很渺小。
往裡看去,黑暗之中,好像有恐怖的怪物在凝視著陳歌。
沒有員工陪伴,陳歌彷彿又回到了第一次做噩夢任務時,他站在隧道前面,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噩夢難度的任務,還真是一個噩夢啊!」
眼前的隧道長度絕對超過了四十四公尺,陳歌拿出手機照向隧道當中。牆壁上殘留著各種各樣的刮痕,還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字體,路面倒還算平整,只不過上面有些動物的屍體。「距離任務開始還有一段時間。」陳歌跺了跺發麻的腳,輕輕拍打自己的臉頰:「不能慌,要冷靜。」
他登入手機上的短片平臺,隨手拍了幾張照片,然後發了個動態,大意就是今晚會更新短片,讓大家拭目以待。下面水友的各種回覆驅散了陳歌心裡的恐懼,他靠在隧道入口旁邊的石頭上,還不忘趁機賣慘,給自己的恐怖屋拉人氣。
凌晨兩點多,一個人跑到鬧鬼隧道旁邊發動態,這在短片平臺上也是很少見了。評論區的熱度很快就被帶動,直到平臺管理私訊陳歌,央求他以後不要老玩得這麼大,他們很擔心陳歌的安全。
隨便回了幾句,陳歌並沒有把他們的話放在心上,他來這裡只是為了任務。凌晨兩點四十三分,陳歌退出短片平臺,重新站在隧道入口處。
「要開始了。」點開手機上的影片錄製軟體,陳歌把白貓抱在懷中,在手機時間從四十三變為四十四的時候,邁步進入隧道當中。
這裡要比外面暗很多,好像是一片漆黑的海,進入其中,全身被一種陰冷的感覺包裹,呼吸漸漸變得困難。「陳歌、陳歌……」每走出一步,陳歌都會說一聲自己的名字,這樣四十四步走完的時候,也就是任務完成的時候。隧道入口距離陳歌越來越遠,背後的光亮變得模糊,直到一切都被黑暗淹沒。手機亮光好像一盞小小的燈,陳歌自己彷彿一艘迷路的船,他此時能做的就是走完這四十四步。
越往裡走,他感受到的壓力就越大,大腦本能的發出預警,讓他立刻離開。冷汗浸濕額頭,隧道裡迴響著他自己的聲音,漸漸的他有些分不清楚,那一聲聲陳歌,究竟是出自誰的嘴巴。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