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 > 10
定  價:NT$350元
優惠價: 79277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得獎作品

【西班牙暢銷150,000冊,2018年度話題之書】
一本有點瘋狂的厭世逃生小說!
寫給在複雜人際關係中流離失所的人們
和簡單生活失去連結的世代:
明明維持生活可以很單純,我們到底在追求什麼?

~一個不想獲救的「魯濱遜」,重新實驗現代《湖濱散記》~

★十五萬名讀者爭相閱讀,攻占西班牙各大暢銷書排行榜。
★本書作者曾獲西班牙電影最高殊榮哥雅獎。
★社群媒體熱烈討論轉發,各大西文媒體如國家報、先鋒報、世界報,紛紛探討「摩丑族」在當今世代的意義。
★本書售出法國、德國、義大利、葡萄牙等多國版權。

西班牙導演聖地亞哥・羅倫佐,拿下西班牙電影最高殊榮哥雅獎後,
厭倦了名聲帶來的浮華和紛擾,決定搬到一個只有七個人的小鎮,
過著每日砍柴、喝咖啡及做模型的日子,背離電影界的繁忙勞碌,
他在小鎮裡意外找到他所追求的快樂,並寫下《摩丑世代》這個故事。

這是一個充滿「摩丑族」的時代。
摩丑族,家中塞滿3C產品,一天到晚確認手機,害怕寂靜、害怕陷入只有自己的情境,
老是將一天填滿,渴望更多朋友和更多人愛,說服自己正過著快樂的生活。
對摩丑族來說,孤獨是他們亟欲擺脫的事。

本書主角馬努爾是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剛出社會的他為了維持生計,將時間、身心靈全部投注於工作,幾乎無心思考其他事。他渴望與人產生連結,卻發覺難以融入任何群體。馬努爾就這樣於人世間遊蕩,不停尋求寄託。

直到某天,他的人生起了重大變化。馬努爾在一場遊行中被誤認為示威者,情急之下,他用螺絲起子不小心刺傷了警察。因為擔心被抓去關,馬努爾連夜開車逃亡。最後抵達一個叫「薩撒烏里耶」的無人小鎮,他決定先在這裡避風頭。

為了在無人之地存活下來,馬努爾開始研究如何用木材生火,如何在沒有燈光的黑夜裡自由行走,如何在沒有電的荒地中生出電來。第一次,他發現路旁不知名樹上長的東西,原來是李子,他體會到採果子果腹的滋味;第一次,他發現就算很久沒洗澡、沒用沐浴乳,身體其實也不會發出什麼臭味;第一次,他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有,卻真正擁有了時間,他散步、他種南瓜、他給自己設計數獨題目,他很「忙」,卻不倦怠。

匱乏的小鎮,竟使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富足。
在薩撒烏里耶,他失去世界,然後找到自己。

只是,平靜喜樂的日子沒持續多久,隔壁竟然搬來了一戶「摩丑族」!
這些摩丑族帶來噪音、垃圾和一整晚燈火通明,更慘的是,給馬努爾帶來暴露行蹤的恐懼。
當馬努爾想融入社會時,這個社會拒絕了他;
結果當他一個人活出了簡單與快樂時,這個世界又不讓他一個人了。

馬努爾該離開薩撒烏里耶,再次逃跑到另一個無人之地嗎?
在這個摩丑世代,想要過得自由自在,最終難道只能「離群索居」?

///

作者在此書塑造了一個反英雄式的、特立獨行的主角,並用主角的流亡冒險,給充滿被剝奪感的世代提出一個大膽的逃生方案。

本書2018年出版後攻占西班牙各大暢銷書排行榜超過五個月,成為該年話題之書。作者在書中發明的「摩丑族」、「私殼族」等詞更在社群媒體上引起熱烈討論和轉發。本書雖是虛構,但故事背景顯而易見在描繪當今社會,深受共鳴的廣大讀者,似乎是透過此書加入了一個實驗計畫,身在摩丑世代,內心卻藉由這個故事,跟著主角一起脫逃。

作者特意以幽默的文筆寫作,其實帶有濃濃酸楚的諷刺意味。《摩丑世代》有如當今的《湖濱散記》,只不過少了道德喊話,也放棄歌頌人性,從所有正向的關鍵字全面退守,一心一意說一個好「厭世」的故事。這本書之所以在西班牙獲得廣大迴響,正是因為它給了無法灑脫的人們一個放下一切出走的機會,在生活中喘息,彷彿我們尚未失去心中的鼓聲,彷彿我們離「摩丑族」還很遙遠。

◎本書獲獎與暢銷紀錄:
2019年西班牙卡拉默獎年度最佳圖書
西班牙獨立書商協會2019年獨立書商獎
2019年納瓦拉書店賞
《加泰隆尼亞報》年度圖書
《國家報》2018年最佳書籍
蟬聯26週《先鋒報》最暢銷書籍
蟬聯14週《國家報》最暢銷書籍

聖地亞哥・羅倫佐 Santiago Lorenzo

一九六四年出生於西班牙波爾圖加萊特,現居塞哥維亞內的一座小村莊,過著每日撿拾柴火、煮咖啡、炸吉拿棒和做模型的日子。當然,寫作也是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在馬德里康普頓斯大學(Universidad Complutense de Madrid)學習影像製作與劇本編寫,又於馬德里皇家戲劇藝術高等學校(RESAD)學習舞台總監。他創立「工廠鉛筆」製作公司,並於1995年製作《蝸牛》(Caracol, col, col)動畫,榮獲哥雅獎最佳動畫短片獎。
受夠了電影世界的繁忙,羅倫佐決定投身文學。出版過《小小孤兒》(Los huerfanitos)、《百萬》(Los millones)與《慾望》(Las ganas)等小說,皆大獲好評。《摩丑世代》是他第四部小說,風格最為純粹、最具政治意味、詞藻也最為淸麗。這部作品的主角就和羅倫佐本人一樣,住在一個杳無人煙的村莊內,過著離群索居的生活。

譯者簡介 劉家亨

西班牙語譯者

名人推薦 

B編│「編笑編哭」經營者
山女孩Kit│《山之間》作者
法蘭Fran│Frandé法蘭黛樂團 主唱
陳曉唯│作家
曾彥菁│文字工作者
喬齊安│百萬部落客、專業書評家
──共同推薦

「鬼才導演以顛覆手法執導,樂趣一百分的爆笑版現代魯濱遜X《湖濱散記》文學。反文明與自由主義的思想內涵,在天災病毒肆虐的2020年讀來格外值得我們省思。」──喬齊安(百萬部落客、專業書評家)

1
  他於一九九一年出生於馬德里。他的父親是個沒有人在意的傢伙。母親也差不多,是我那個不曉得已經多久沒見到的前妻的妹妹。他就只有我這個姨丈。
  他年僅十一歲。看著他小小年紀就在網路上找工作,實在令人感到欽佩。但他年紀那麼小,不但沒有人會僱用他,連他自己也是抱著隨緣的心態在找。然而,打從小時候起,馬努爾便開始探索置身於這個世界之中是怎麼一回事。
  馬努爾是假名。我不該透露他的真名。
  他是現今人們稱之為「鑰匙兒童」的小孩。他的爸爸媽媽,不曉得是工作繁忙還是紅杏出牆,從來都不在家。他總是將家裡的鑰匙掛在頸子上,因為放學後沒有人照顧他,這處境可以說是缺愛,且艱苦。許多孩子若缺乏關照,隨著時間一年一年過去,不是開始搞自殘、玩起病態的角色扮演遊戲,就是飆車摔個渾身稀巴爛、罹患厭食症,或者多愁善感過了頭。
  馬努爾並沒有落入上述這番田地。他是疏於關照的受詞,他將缺乏照顧的優缺點一一列下,接著陷入思索。對他而言,無人照顧顯然是他走運,他由衷感謝父親時常不見人影,因為如此一來他就不必忍受許多蠢事。他覺得空無一人的家像是由他主宰的空間,像是一座營寨,而他年紀輕輕,就成了這兒的老大。
  他覺得那些「非鑰匙兒童」很可憐,他們餐桌上擺放著點心,但代價是被剝奪了獨處的機會,既沒辦法好好思索自己的事情,也失去了自己偷偷做一些小壞事的機會。馬努爾突然間就獨立了起來,很快便學會煎歐姆蛋捲、用禮物包裝紙包裹書本,懂得在沾到油漬的衣服上撒一小撮麵粉,避免油漬擴散。
  某日,馬努爾修好一盞檯燈的插頭。他把這件事當作是祕密,因為他曉得爸爸媽媽會責罵他亂碰電器。家裡的檯燈是自己修好的。有時候,根本沒人搞得懂這些玩意兒是怎麼一回事。馬努爾開始絕口不提他做得好的事。他對電子設備產生了興趣,把他修理檯燈時用的那把螺絲起子當作護身符,實用,不具備任何魔力,但依舊帶給他好運,尺寸不長不短,半透明的黃色握柄閃耀著令人無法抗拒的光芒。馬努爾是個巧手小匠,而且之後變得越來越厲害。
  遇到爸媽時,馬努爾總是對他們百依百順的,試著理解他們口中說出的蠢話,對他們幹的荒唐小事視而不見。爸媽回家後,見到他們意志消沉,馬努爾會鼓勵他們,試著安慰他們。但要是爸媽的情緒跌落谷底,他則會閃到一邊去。總之,打開天窗說亮話,馬努爾覺得他的爸媽很可憐。至於我們其他人,接下來這句話聽了也別大驚小怪──在馬努爾眼中,我們也是挺可憐的。
  馬努爾和我一樣,身材短小,身高成長來到一百五十七公分便戛然而止,不再繼續縱向發展了。
  他天資聰穎。若讓精神科醫師對他進行智力測驗,他會被鑑定為智商超拔。然而,上述的情況根本沒發生過。有一回他拒絕進行智力測量測驗,說反正智力這種東西無論測定結果為何,還不是一定得使用它,那又何必要測。他這才叫做展現過人智力。要是哪次馬努爾拿自己的智商說嘴,肯定是在胡扯,他這是刻意拿掉智商裝笨,曾經靠著裝傻占盡他人便宜。
  他很有學習的天賦,無須精密的工具,光憑藉一般的器械,睜大眼睛仔細觀察,便可以無師自通。他透過聽廣播學習英語,沒參加任何課程或補習班。他光是觀察公車司機如何開車,就在駕訓班突飛猛進。他自垃圾箱撿回許多機器,一一拆解,摸明白它們的構造。
  他渴望知識,渴望動手做些什麼,總是仔細觀察事物,做起事來也相當謹慎。他找了許多事情來做,我不曉得他是在檢查機器構造啦,在翻閱書本啦,還是望著窗外發呆啦,諸如此類的活兒。重點是要讓頭腦和手指動起來。我記得有天我倆在聊一個老梗的話題,說要是神燈精靈出現在面前,我們會許什麼願望。我一向不是很有創意的人,我許願可以騰空飛行或隱形。
  而馬努爾竟然說他對我這兩個願望完全不感興趣。他說飛,他已經會飛了,使用Google地圖翱翔。他也覺得自己已經像是個隱形人,因為他不覺得有任何人注意到自己。他說他要許願不必睡覺,說當他在忙自己的事,忙到最起勁的時候眼皮卻開始闔上,絲毫無力與睡意抗衡,實在是操他媽的煩死人了。他說他會選擇擺脫這種奴隸制度,清醒站著度過餘生。眾人皆睡我獨醒,怎麼不迷人。
  馬努爾的好奇心旺盛。我們來想像一下,若他在法庭上被惡意判處槍決,肯定也是會不爽的,想也知道。但另一方面,槍決是一種新鮮得無可辯駁的體驗,而且體驗機會可不多呢,平凡如他,肯定也會感到十分興奮,肯定也會正面看待這種赴死方式的。
  他做起任何事來都是一絲不苟。在電子郵件裡引用電影時,還會特地將片名標為斜體的呆瓜,我就只認識他這麼一個。這僅僅是其中一個例子,任何需要嚴謹對待的事物,他的標準沒有最高,只有更高。
  他渴望與人往來,總說自己什麼都不想錯過,倘若在一座城市內他無法澈底理解每一個他讀到或聽到的字,那這座城市就不是他能夠落腳的地方。馬德里是個人滿為患的首都,由於他什麼都不想錯過的關係,他無法居住在比馬德里小的城市,老是說若哪天他想搬家,除了跑去布宜諾斯艾利斯或墨西哥市定居,沒有別的選項。
  然而,有一件非常戲劇化且令人惋惜的事常常發生在馬努爾身上。那就是他一片好心,想要上街認識街坊鄰居,卻遇上重重困難,交不到朋友。說來也令人心痛,在與他人和睦相處這點上,馬努爾真是不拿手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
  他非常想要四處逛逛,和別人一起出去逛逛,一起漫步於馬德里,幹點什麼蠢事,和一群親愛的朋友們混在一起,上午談天說地,下午穿梭大街小巷之中,晚上飲酒作樂。但他辦不到。這令他感到痛苦不已,就好比有些人全心全力積攢財富,卻四處碰壁,屢屢失敗,不是成功一半,就是一敗塗地。馬努爾的朋友可謂是寥寥無幾。
  馬努爾之所以和別人處不好,也許是因為與人相處這件事本身就令他感到無比焦慮。若被人察覺他想要與人稱兄道弟的心願,他會覺得很羞恥,與人親近也不是,與人疏遠也不是,煩惱得不得了,根本交不到朋友。人們察覺到馬努爾過於渴望交友——這同時是將人拒之千里之外的著名手段——許多本有可能成為他好兄弟的人都悄悄溜走。在不認識馬努爾的人眼中,他很煩人,而他剛認識的人之中,也沒有人真正認識他,「剛認識」這個詞就說明了一切,盡在不言中,無須更多解釋。
  我好幾次星期五和馬努爾出門蹓躂(我大他個三十歲,竟然還一起出去玩,能看嗎)。每每看見他人圍起的圈圈、他人的小團體還有年輕小女生時,他總是以既欽佩又嫉妒的目光盯著人家瞧。他從來都沒釣到什麼妹子,把妹手段很差。
  不用說,亂槍打鳥搭訕的結果肯定很糟,倒還不如不搭訕,更何況對象是女孩子。用膝蓋想也知道,馬努爾在這方面時常搞砸,丟臉丟到家。有時候他跟白痴沒兩樣。不過,他也交過幾個女朋友,但那幾段戀情都沒有修成正果,而且通常不是他了斷的。女孩們的再見令馬努爾萎靡不振,如病痛般糾纏他好幾個星期,簡直慘不忍睹。

2
  馬努爾喜歡電線、小輪子和按鈕之類的東西。他在一所職業學校修了工程學,並於二○一三年取得大學學位。這會兒他已經找了三年的工作,這次是認真地找,以大人的身分找。他感覺自己急需搬離父親的家,急需拋棄這個屋簷下的居民。
  然而,打從開始找工作那一刻起,無論有文憑或沒文憑,馬努爾都宛如佇立在恐怖的求職荒漠之中。大環境對他不利,危機日益膨脹,棘手難纏,失業指數高得直達天際。這情況無疑是十分惡劣,好似一樁安裝了針孔攝影機偷拍的整人節目,整個製作團隊同一時間全死了,沒有人喊卡,沒有人告訴大家一切只是惡作劇一場,沒有人宣布現在大家可以回到正常的生活了。而這場惡作劇自顧自地進行下去,剪不斷理還亂,造成的誤會越來越站不住腳。
  事實上,馬努爾的第一份工作(在一間園藝行看管袋裝肥料)是完成學業後才找到的。他只幹了一個夏天,之後他便跑去幹別的活兒(在一間大型文具店當店員),也只幹了一個耶誕假期。他還做過其他工作,為期最長的是在萊加內斯的一間穀物倉儲擔任代班支援雜工(正職的老兄從來都沒出現過)。
  就這樣,馬努爾磕磕絆絆地過了兩年,什麼活兒都幹,不讓各個工作階段之間有空窗期。他老是做一些賺錢效益薄弱,且與他的志向期望無關的差事。而由於人員精簡的緣故,工作量變得越來越大。
  總而言之,那段時期的馬努爾的故事沒有什麼特別的。他和芸芸眾生一個樣,就連撇個尿都是匆匆忙忙,就怕工作機會找上門,自己卻漏接了電話。
  那些年馬努爾的身上彷彿帶了個裝滿時間的袋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恣意投注時間於工作上。那兩年間,他除了領班、小組長和區域經理所吩咐的命令,幾乎無心思考其他事,肉體和心靈全傾注於工作上,任何與他的打工扯不上關係的事,他都沒辦法做,就連搭乘地鐵和公車的通勤空檔,他都沒辦法閱讀、沒辦法聽廣播學英語、沒辦法吸收工程學相關資訊替自己充電、沒辦法思考縈繞在他心頭的千萬思緒。
  他不得不捨棄這些事物。這麼做大大傷害了他的情緒,因為他天生就是個積極有活力的人。然而,帶著大包小包的家當,從一個鳥地方搬到另外一個半斤八兩的鳥地方時,他可是一點幹勁都沒有。這費了他九牛二虎之力。他的志向、他的興趣、他的嗜好以及他自得其樂的發呆幻想,這些全都得捨棄,或者放逐到怪異的時間區塊去。除非神燈精靈現身,賜予他免睡金牌,不然他只能向睡意盜竊時間。
  馬努爾應急的打工對他來說是百害無一利,簡直就像是綁架了他。做為慰藉,他常常盯著賺來的錢。他幾乎沒碰過這些錢,因為錢被他編入了未來離家出走時隨身帶走的銅板大軍之中。他騎驢找馬,就怕哪天給他歪打正著,找到更好的職缺,薪水更多、工時更短,還能讓他學以致用。
  總之,我認為馬努爾在研究職缺時,比起薪資待遇和休假天數,他更在意的是業主在公司人員編制上有沒有安排同事給他。他想跟公司的男男女女交朋友,想跟大家一起規劃休假要做什麼,下班後想跟大家一起出去蹓躂蹓躂。然而,他逐漸意識到上述這些事都不會發生。
  馬努爾就這樣於人世間遊蕩。二○一五年六月,他加入一間公司,算是成了正職職員。天生正向樂觀如他,居然以為這份工作會和他的工程學專業沾上邊,殊不知根本沒這回事。那是一間小小的輔助公司,隸屬於一家龍頭電信業者之下,人員編制有一名負責人和二十二名電話接線生(什麼工程學的壓根兒不存在)。他們接聽有關手機和網路方面的客訴。起初,這份工作還算不錯。

2019年西班牙卡拉默獎年度最佳圖書
西班牙獨立書商協會2019年獨立書商獎
2019年納瓦拉書店賞
《加泰隆尼亞報》年度圖書
《國家報》2018年最佳書籍
蟬聯26週《先鋒報》最暢銷書籍
蟬聯14週《國家報》最暢銷書籍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