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2
大日本帝國戰敗75週年套書(共二冊)珍珠港:日本帝國殞落的序幕 + 狙殺太陽旗:美國如何擊潰大日本帝國(贈送復刻典藏版日本《降伏文書》)
定  價:NT$1000元
優惠價: 79790
6/1-6/30異域市集
滿$1000再享88折
可得紅利積點:23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大日本帝國的戰敗,轉換了東亞歷史的軌跡
珍珠港一役,開啟了日本在大東亞近4年的霸業
但在盟國的極力反抗之下,亞洲霸權的美夢隨著原爆而破滅
75年前的東京灣降伏,日本開始走向戰後史

麥克阿瑟期盼人類走向更美好世界的夢想
今天究竟有沒有達成呢?

《珍珠港:日本帝國殞落的序幕》
《日本最漫長的一天》前傳,相隔36年完成的歷史大作
半藤一利把日本人從忐忑、憂心到狂熱、興奮的開戰經過,一口氣告訴你全過程
東京的決策,攸關太平洋未來四年超過4,700萬人的生死
日本一副戰爭迫在眉睫,不得不發動的態勢
美國則是憂心忡忡,明知戰爭無法迴避,只能推拖拉,延後戰爭的發生
但是,戰爭在美國人意料之外的地方發生了,成為永遠的國恥日

詭譎的國際情勢,鼓吹出日本國民的好戰情緒
1941年,國際局勢充滿了詭譎。中日戰爭在日本咄咄逼人的態勢下,不斷往中國內陸推進,同時竊據中南半島,覬覦南方油田的企圖昭然若揭。德國鐵騎橫掃西歐,對莫斯科也形成合圍之勢,軸心國一統天下的態勢再明顯不過了。歷史的滔滔潮流,已經變成了任誰也無法阻擋的激流。

在12月的關鍵一週,雙方交涉來來回回,就是無法有個明確的結果。日本固然是有意拖延,美方在破解日本的密碼電報的情況下,也一直處於被動的狀態,遲遲不作出表態。

另一方面,日本的大眾傳播媒體也擺出一副好戰勇猛的陣仗。「發動一億總進軍」、「應當配合國民的覺悟,全力集中完備國內各體制」的說法響徹雲霄。對美強硬的主張,可說是一片鑼鼓喧天,感染了每一個日本國民。對日本民眾來說,「亞洲民族的解放」,就是他們這個世代的使命―或者說,想要去相信這一點。

在兵棋推演上沒有成功過的珍珠港作戰,最後還是一意孤行的打下去了。日本明知道為了生存,必須做點什麼,但卻是選擇了戰爭這一條路。對於日本全國來說,這就是所謂的聖戰!「羅斯福、邱吉爾這些傢伙,乃是製造這場戰爭的始作俑者。我們日本就是因為憎惡戰爭,所以才斷然決心投入戰爭的。這是一場為滅絕戰爭而戰的戰役。現在日本在進行的,正是將戰爭這種不祥之事從根本擊潰的最後之戰啊!」戰爭成了日本大本營的唯一選項,歷史長河也就在這裡有了180度的發展。

「必須是日本先開第一槍」
戰爭危機一觸即發,美國多次有機會警告軍隊卻總是延誤戎機。羅斯福致天皇的親筆信函也是陰差陽錯地在開戰前半夜送達。

「希望由日本方面,來大膽採取最初且明確的行動」,換句話說「必須是日本先開第一槍」。相信珍珠港攻擊乃是陰謀論的一派始終認為,美國才是戰爭的始作俑者,為首的就是羅斯福總統。因此才會有「必須是日本先開第一槍」的說法。

而負責實行指揮這個「開第一槍」計畫的聯合艦隊司令長官山本五十六,卻是在地球的另一端積極地「配合」著備戰,為日本如何成功「開第一槍」做好準備。不管大家在心裡怎樣期待,轉動的戰爭齒輪已經停不下來了。「必須是日本先開第一槍」的說法不脛而走,半藤一利認為,毫無疑問這是羅斯福的意思。

「殺吧!我們的敵人英美!」當收音機中播出《軍艦進行曲》,大本營發表著驚人大勝利報告。日本在珍珠港獲得大勝利日本人完全不知道開戰第一天歐洲的潮流就已經逆轉,還沉醉在勝利當中,做著安穩的美夢。

得知珍珠港事件發生之後,美國總統羅斯福只是喃喃自語地說:「糟糕啊,情況真的相當糟糕啊!」美國國內一片沸騰。國民的情感也整個團結在一起:「現在美國該做的事,就是把小日本那口暴牙狠狠地打斷啦!」「勿忘珍珠港」,不久後就變成了戰時美國國民團結的象徵。日本成了羅斯福口中「卑劣的偷襲」的施行者,美國國民因為珍珠港遭到無預警偷襲而激憤不已,從而導致全體的團結,發誓報仇的聲浪也益發澎湃高漲。

珍珠港,是日本「大東亞戰爭」美夢的起點,卻也是噩夢的開始。

《狙殺太陽旗:美國如何擊潰大日本帝國》
戰火越是靠近,日本反抗越是堅定
美國只想盡快結束戰爭,不管用的是什麼手段
原子彈兩聲巨轟,敲醒日本投降的覺悟
人類釋放出地獄之火,成為史上最慘烈的結局
帝國的一起一落,就在那瞬息之間

美國開始大反攻!攻打貝里琉、奪回菲律賓,塞班、硫磺島、沖繩都成了鬼哭神號之地,雙方損兵折將,傷亡慘重。登陸本土會不會是「不可承受之代價」?戰爭還要繼續下去嗎?麥克阿瑟磨刀霍霍,準備要在史上最大規模的登陸戰名垂青史,攻向日本。

如今,戰火已經來到日本的大門前,美國發動毀滅性的燃燒彈轟炸,城市千瘡百孔,民眾流離失所、受苦挨餓。裕仁天皇站在宮城目睹一切,城外的東京已被夷為平地,日本大本營戰報每天還在粉飾太平,欺騙百姓。「一億玉碎」、「本土作戰」之聲琅琅上口,此起彼落,就等你美國人上岸登陸。

美國新墨西哥州一處秘密基地,人類有史以來最致命的武器試爆成功。「我們將很可能製造出人類史上最可怕的武器,一顆這種炸彈就能毀滅一座城市。」

原子彈準備就緒,美國已經沒有必要登陸日本了。同盟國發出《波茨坦宣言》要日本無條件投降,可是日本內閣卻來個「不予評論」的回覆。空投原子彈的最終決定將由杜魯門一人做出,雖然這時他還不知道原子彈到底是什麼一回事。杜魯門只知道,不能再讓美國人流血犧牲了,一定要把日本擊潰。

杜魯門下令,麥克阿瑟揮軍,裕仁天皇臣服。一本書把三個背景截然不同的歷史關鍵人物串在一起,不僅看到他們決策的心路歷程,還有三人如何改變了歷史的命運。

贈品說明:
盟國與日本於1945年9月2日上午9點4分,位於東京灣的密蘇里號戰艦上簽署象徵日本投降的《降伏文書》(Instrument of Surrender)。除了兩位日本代表之外,還有盟國以麥克阿瑟為首等10位代表簽署文件。中華民國派出國防部軍令部長徐永昌上將代表國民政府簽字。贈品為復刻的盟國版原件,並有中文翻譯。另附有典藏用的保護封套,其上引用了麥克阿瑟將軍在簽署儀式時所發表的其中一段引人省思的金句。


本書特點

1. 了解太平洋戰爭的起頭,對照日本民眾與官員開戰前與終戰前的改變
2. 描述日本開戰時的珍珠港攻擊與一連串的攻勢作為的背後故事
3. 生動的文筆帶領讀者重返血腥的戰場,重回每一個美日激烈爭奪的島嶼戰役
4. 串聯二戰後期空投原子彈的前後歷史脈絡,釐清歷史發展的走向
5. 多幅精美地圖的輔助,對戰役及事件的輪廓有更清晰的畫面
6. 不拐彎抹角,直接告訴你戰爭的殘酷與傷害。警惕讀者對戰爭的嚴肅看待
半藤一利
日本「昭和史著作第一人」。1930年出生於日本東京。1953年,從東京大學文學系文學部畢業。同年進入文藝春秋社。後歷任《週刊文春》、《文藝春秋》編輯長、出版局長專務取締役等職。
著作包括《日本最漫長的一天:決定命運的八月十五日》、《幕末史》、《昭和史》在內超過70部作品。1993年以《這不是漱石先生嗎》獲得第十二屆「新田次郎文學賞」,1998年刊行的《諾門罕之夏》,獲得第7屆山本七平賞。2006年以《昭和史》獲得「每日出版文化賞特別賞」。2015年更以《日本最漫長的一天》、《燃燒的海洋》等無數歷史非虛構文學作品,成為讀者不斷追求「戰爭真相」的指引,獲得「菊池寬賞」的肯定。

比爾‧歐萊利(Bill O'Reilly)
美國著名節目主持人、作家、歷史學家、編劇、政治評論家,是美國收視率最高的有線電視新聞節目《歐萊利實情》(The O’Reilly Factor)的主持人。他的「謀殺」系列(書名以Killing開頭),成為了暢銷書排行榜的常客。
馬汀‧杜格(Martin Dugard)
三次艾美獎得主,是《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的暢銷歷史作家。他和妻子以及三個兒子現居南加州。


譯者簡介 
鄭天恩
臺大歷史所碩士畢,大隱於市、靜觀紅塵流轉的癡人一枚。曹雪芹與劉姥姥的愛慕者,目前正致力於如何將茄子做出雞肉味的祕訣。譯有:《最後的帝國軍人》、《台灣十年大變局》、《東方直布羅陀爭霸戰》等。

莊逸抒

外語學院高級翻譯系碩士,大學講師,譯有多本暢銷書。

劉曉同

大學講師,譯有多本暢銷書。

劉彥之

外語高級翻譯系碩士。
《珍珠港:日本帝國殞落的序幕》
序 幕
第一部 《赫爾備忘錄》
第二部 開戰聲明
第三部 閃耀的早晨
第四部 傳來捷報
尾 聲
後 記
參考文獻

《狙殺太陽旗:美國如何擊潰大日本帝國》
寫給讀者的話
引 言 我們要有所行動
第一章 他不會是最後一個犧牲者
第二章 麥克亞瑟:我回來了
第三章 「誰是杜魯門?」
第四章 激戰一五四高地
第五章 「留在神聖的土地上,奮戰到死」
第六章 羅斯福時日無多
第七章 馬尼拉的夢魘
第八章 東京大轟炸
第九章 現在麻煩的是杜魯門
第十章 歐本海默與「三位一體」
第十一章 血戰鋼鋸嶺
第十二章 徒勞的談判
第十三章 試爆,釋放出地獄的力量
第十四章 伊五十八號
第十五章 「加快你們的腳步!」
第十六章 印第安納波利斯號的悲劇
第十七章 「沒有什麼好著急的」
第十八章 八月六日出發
第十九章 災難前的不氣味
第二十章 目標是廣島
第二十一章 「小男孩」
第二十二章 「美國已經成為毀滅的代名詞」
第二十三章 第二次原爆悄悄登場
第二十四章 「胖子」
第二十五章 玉音放送
第二十六章 最後一役
第二十七章 戰爭結束了,危險還沒過去
第二十八章 救活他,然後絞死他
第二十九章 史上最殘酷時代的終結
第三十章 我的父親
後 記
附錄
參考資料來源
謝誌

摘文
《珍珠港:日本帝國殞落的序幕》

第一部 《赫爾備忘錄》

「達成和平妥協乃是必要之事」
這年初冬的華盛頓,寒流比往日更早降臨。賓夕法尼亞大道上的行道樹,葉子早已落盡,變成光禿禿一片。路上擦肩而過的行人,全都拉緊大衣領子,蜷曲著背部。白宮庭院裡的樹木,也在刺骨的寒風中顫抖著身子。
這一天,是一九四一年(昭和十六年)十一月二十日,也是該月的第三個星期四,赫爾國務卿應允在國務院的辦公室內,與日方面談。赫爾或許並不期望和日本繼續進行外交談判,但到了中午,野村大使與來栖三郎特派大使還是揪著一顆心,頂著寒風前來造訪赫爾,並提出日美交涉中,日方的最終提案——「乙案」的英譯本。
赫爾鄭重地接下提案,並順暢地一行行讀下去。與其說是他在確切理解內容,不如說是露出一種確認已知事實的視線。兩位大使看到他這種草率的態度,心裡都大惑不解。
事實上,這個提案早在十一月四日從東京送到日本大使館,並被收藏進大使館保險箱以來,羅斯福總統和赫爾就已經同步透過日本外交密碼的解讀機「魔術」(magic)了解到它的內容,也清楚知道這是日本的最終提案。在赫爾的《回憶錄》(Memoirs)中表示,因為美方還在考慮外交戰術上的對策之故,「所以不能讓日方看見太強烈的反應,以免給予他們停止交涉的口實。」正因如此,他一直讓自己保持著稍微冷靜的態度。
對此一無所知的來栖,針對提案的各個項目,就日本政府的意思仔細地逐一說明。這時,原本默默聽著的赫爾打斷了他的話,開口提出反駁的意見,特別是針對第四項。
「我國面對德國對歐洲的侵略,現在也在提供英國援助。因此,只要日本的大陸政策不採取明確的和平路線,我國就會繼續提供中國援助,這點請您務必理解。援英和援蔣是同樣的道理,這個方針是不會變的。故此,在要求停止對蔣介石政府的援助上,是沒有得談的。現在停止援蔣,就跟停止援英是一樣的問題。」
與其說赫爾面露難色,倒不如說他赤裸裸地露出了近乎拒絕之意。不只如此,他還補上了一句:「到現在為止,我國在中國的利益因為日本而受到了重大損害,這點請千萬別忘記。」
來栖仍然不肯罷休:「先前,總統表示為了實現和平,將不辭辛勞地在日中之間擔任調人。明明如此,卻仍然持續援助蔣介石政府,這不是反過來造成和平實現的阻礙了嗎?」
「不,」赫爾當場反駁。「總統所謂的斡旋和平,是以日本停止對中國和東南亞侵略為前提所發表的言論。美國國民現在都相信,希特勒與日本是為了各自瓜分世界的一半,所以才攜手合作的。」
來栖還想反駁,但赫爾做了個手勢制止他,接著又繼續說道:「日本的報刊對於三國同盟的意義,不斷重複使用著『東亞新秩序』或是『大東亞共榮圈』之類納粹式的口號,而日本的領導者也像是不想輸給希特勒似的,不斷進行強硬的演說。在這種現狀下,日本即使如兩位所說,想要從此以後採取和平政策,我等也無法輕易置信。總之,我們確切期望日本的政策,能夠迅速且明確地採取和平路線。」
自日美交涉這年四月在華盛頓正式展開以來,赫爾的論調基本上沒有一絲一毫的改變。在此為年輕的讀者整理一下,日美交涉的爭議點整體來說,大概是以下幾點:一、將日德義三國同盟實質上變為空談。二、除了蔣介石政府以外,不承認中國的其他政權。三、從中國與法屬印度支那撤兵。美國強烈要求這三點,相對之下,日本則是持續說明自己的立場,以及主張日美通商關係無論如何都應該正常化。
日本雖然在三國同盟問題等方面可以做出有限度的讓步,可是說到底,仍舊只是看不到妥協點,是「為交涉而交涉」罷了。華盛頓駐美大使有多辛苦,由此可以輕易得知。日本對中國大陸派出大軍,乃是侵害中國的主權,這個事實擺在眼前,不管日本政府費盡多少口舌都無法自辯。更不要說停止對蔣介石政府的援助,日本愈是在這點上固執,就愈等於是執著於戰爭。針對重複這些要點的赫爾,野村靜靜地答道:「總之,這樣下去日美間的情勢,只有日趨緊迫一途。是故早日達成和平妥協,乃是必要之事。這項乙案乃是基於這樣的宗旨所提出的方案,希望貴方對此能夠有充分的理解。」

《狙殺太陽旗:美國如何擊潰大日本帝國》

第二十七章 戰爭結束了,危險還沒過去
厚木機場
關東,日本
一九四五年八月三十日
一四○五時

駐日盟軍的最高統帥到了。麥克亞瑟將軍乘坐C-54專機降落在坑坑疤疤的跑道上。美軍曾對這座機場進行過數週轟炸,跑道上許多彈坑都還沒填好。
這天炎熱又潮溼。麥克亞瑟的座機正在跑道上向機庫滑行,機庫外面掛著一面美國國旗。通過機艙窗口,麥帥環視著周遭的環境。他看到一排排新到的美軍B-29轟炸機停在跑道邊上;整齊列隊的軍樂隊已經做好奏響進行曲的準備;一隊日本公務車正等著將他和手下的參謀人員送至他們位於橫濱新格蘭酒店的總部。現場還有兩百多名攝影師和記者準備衝到飛機前採訪,其中大部分是日本人。短短三天之後,日本政府將在東京灣的美國密蘇里號戰艦上簽署投降書。屆時世界各國要員將齊聚密蘇里號的甲板見證這一時刻,而麥克亞瑟將是最顯眼的那個。
但今天也同樣值得載入史冊,而主角只有麥克亞瑟自己。
歷史上,日本從未真正被征服者的靴子踐踏過。作為駐日盟軍最高統帥,麥帥不僅要統領已經開始湧入日本的佔領軍,還將成為日本實質的統治者。日本的媒體和政治都將掌握在他手中。與在德國南部即將被免去類似職位的巴頓不同,麥克亞瑟將擁有無限的權力。對於蘇聯認為應該派一位將軍來和麥克亞瑟平起平坐的要求,杜魯門表達堅決的譴責。
麥克亞瑟計畫接下來幾個月,在日本做出翻天覆地的改革:賦予日本婦女投票權;決定哪幾位將軍以戰爭罪起訴;取代裕仁天皇成為日本的統治者。後來,許多日本人因為麥克亞瑟將軍的治國之道,而將其比作從一一九二年至一八六七年間統治日本的幕府將軍。
麥克亞瑟在日本的權力交接,是無法有所保證的。大量日本軍人依然是武裝的。正如在偷襲珍珠港時的表現,欺敵是日本根深柢固的軍事文化。美國情報官員認為,這場正在等待麥克亞瑟的機場歡迎儀式,很有可能是日本為謀害將軍設下的局。
因此,麥帥手下的統帥部人員在排隊等待下飛機的時候,都是緊張不安的。他們穿著熨得筆挺的卡其制服,但沒有隨身武器。較早前,麥克亞瑟發現人員正要掛上槍帶,命令他們住手。「把它們取下來,」麥克亞瑟命令道,「如果他們打算殺死我們的話,手槍也不足以應付。只有拿出毫無畏懼的架勢,才能給他們留下深刻的印象。如果日本人還不知道已經被打敗了的話,那麼當我們毫不畏懼地走下去時,他們自然就知道了。」
麥克亞瑟最信任的參謀,在沒有防身武器,也不確定走下去的命運如何的情況下,就準備這麼跟在他後面步下梯子。惠特尼少將後來對這個緊張時刻的描述是,「此時全世界都停止了呼吸」。
一週前,厚木機場還是日軍戰鬥機中隊的基地,其職責是保衛東京並與前來轟炸的美國轟炸機作戰。這裡還是神風特攻隊飛行員的訓練地。就在戰爭結束前一刻,成千上萬平民還在這裡揮汗如雨修建地下通道和機庫,以抵禦美國入侵。裕仁天皇宣佈投降的「玉音放送」一結束,很多飛行員叛變,駕機在東京空投敦促日本人民繼續戰鬥的傳單。傳言,其中有些飛行員今天將駕機起飛上演自殺式攻擊。「天哪,」薩瑟蘭將軍曾警告麥克亞瑟,「天皇被當做真神一樣供奉,但就這樣日本人還想著刺殺他。想想你會是一個怎樣的目標吧?」
但是,當飛機停下後,麥克亞瑟無所畏懼地從第一排座位上站起。他將陸軍將官的帽子戴在頭上,點燃玉米芯菸斗,走向飛機後艙門。他並不是不把威脅當一回事,只不過他之前在日本的經歷讓他了解到東方人的方式。如果麥克亞瑟顯露出害怕的樣子,哪怕只是一絲緊張,他將成了日本人眼中的軟腳蝦。
他將專機命名為「巴丹」,就是要大膽地在日本人面前紀念一九四二年菲律賓淪陷落後,被日軍屠殺的成千上萬名美國和英國將士。麥克亞瑟明白,前一天先遣到來,負責保護麥帥的小部隊美軍,面對三萬名奉長官之命,排列在通往橫濱的十五英里道路兩旁全副武裝的日軍士兵,是顯得那麼的無能為力。日軍手上拿著上刺刀的步槍。
為了表示尊重,他們覺得不配直視麥克亞瑟,於是都是背對著道路立正站好。這種待遇通常只有天皇才享有。
當麥克亞瑟步下梯子的時候,一陣夏季潮溼熱浪從他身邊吹過。看到攝影師後,麥克亞瑟一如既往地擺好了姿勢。將軍戴上他的墨鏡,嘴裡叼著玉米芯菸斗,並揚起了下巴。樂隊開始奏樂。這一切正如麥克亞瑟所料。
只要日本這個國家還存在,這一刻就不會被遺忘。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