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懦弱繼母養兒記02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內 容 簡 介
一家人到了北方的遼州,既有外敵又荒涼不已,加之難民流竄,
她一落腳便開始搞建設、養人才,把難民化為幫手,事業也越做越大;
但外務搞定,王府後院的婚姻生活才要開始……
文創風897《懦弱繼母養兒記》2+封
既已知未來會發生的事,為了避免手足相殘的慘劇發生,
她用心融入繼母的角色,解決了大兒子的心結,關注到二兒子的情緒,
而天真嘴甜的么兒則是個貼心小棉襖,讓她時時又氣又好笑;
但一家人既被發派到北方,在荒涼的遼州,開始要面對各種難題──
缺錢沒關係,既然天高皇帝遠,她乾脆當個建設民生、培訓人才的王妃!
從做水泥、栽作物、辦學堂到造紙印刷,她逐步開展事業,生活也越來越滋潤;
不過雖然手裡有錢了,卻仍不知該怎麼應付北安王這個夫君──
記憶中,他對原主是溫溫淡淡的,說不上有什麼深厚感情,
如今卻待她信任有加,還交代她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一副愛家好男人樣子;
可這不過是封建社會的鋼鐵直男態度,還沒真正體會夫妻的互相扶持、心靈交流,
看來婚姻經營、教育丈夫的大業不能再耽誤,總得讓他明白,
她不只是個賢內助,更是要與他並肩面對風雨、要拿真心來換的伴侶……
雲朵泡芙
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九O後小新人一枚。喜歡閱讀和打遊戲,思維性格偏理工類型,卻在大學時期陰差陽錯進了文科專業。平日理性思考的同時,永遠對世界懷抱一絲絲天真的浪漫期待。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七章

第三十一章
戚瑞有些詫異,轉頭就看到曹覓已經進了屋。
在曹覓眼中,戚瑞這樣的小孩真是再知禮不過。現在家中三個孩子,就數他最讓自己省心。
但她也知道,戚瑞很敏感,是習慣將事情藏在心裡的,不然幾個月前,他不會因為懷疑是自己害死了母親而憋出厭食症。
所以今夜察覺了他的異常,發現他不肯說之後,曹覓表面上沒有追問,但心裡早打定了主意。
她一直等到雙胞胎都離開了,才找了個機會到戚瑞的院子來尋他。
此時,戚瑞已經躺到床上去了,看到曹覓,就想起來行禮。
曹覓快走兩步,來到床前,按住了他。「娘親今夜是悄悄過來尋你的,我們就這樣說會兒話,不必多禮。」
戚瑞聞言,又躺了下去。
「今日,你有了心事對不對?」她試探著詢問道,但很快又補了一句。「沒事,如果你不想說,也不用勉強。」
戚瑞沒有動作,靜靜地躺在床上看著她。
曹覓於是自顧自地說道:「既然你不想說,那就聽娘親說?」
她等了一會兒,沒等來戚瑞的反駁,便繼續開口。「我們瑞兒是個很聰明很懂事的小孩,我知道平常一些小事,肯定是難不倒你。能讓你藏在心底的,一定是很認真對待的事情。娘親也許沒辦法幫你解決,卻希望你記得,我們瑞兒,是最珍貴、最重要的那部分。如果你發現某一件事、一個人或者一段關係,到後來,是需要你以傷害自己為代價去成全,那麼,它一定是錯的。」
曹覓實在是對之前戚瑞的厭食症心有餘悸。
一個會把母親難產而死歸咎在自己身上,硬生生憋出心理疾病的孩子,內心其實是極端敏感的。她不希望這個聰明的小孩再次陷入什麼死角而傷害到自己,但是又害怕是自己反應過度,也許戚瑞就是單純心情不好。
於是她說完這些,想了想,最後又補了一句。「雖然你不想告訴娘親,但是娘親隨時等待著你分享自己的心事。等你想好了,或者你願意了,就偷偷過來告訴娘親,好嗎?」
戚瑞躺在床上,點了點頭。
曹覓幫他掖了掖被角。「好了,娘親說完了。你好好休息,娘親先走了。」說完這句,她站了起來,準備離開。
戚瑞在這個時候突然開了口。「娘親……」
「嗯?」曹覓重新坐回去,傾身詢問道:「你說。」
「如果有一個人……」戚瑞似乎在斟酌用詞。「他說的話,跟妳告訴我的東西完全不一樣,那怎麼辦?」
曹覓細細思考著戚瑞這個問題。她是一個現代人,在孩子們面前尤其沒有防備,平日裡,她的言行和舉止,都會有意無意給孩子們傳輸一些現代觀念。
有時候她也會擔心,雖然現代的理念一定是更先進的,但是不一定適合現在這個朝代。在這種封建時代,跟掌握著生殺大權的上位者講人權、講平等,當真就是在自尋死路。
但在她還沒想出好辦法的時候,戚瑞居然已經開始面對這個問題了。
曹覓想了想,道:「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不同,擁有不同的觀念和想法,很正常。你身邊的每個人,大概都會嘗試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你,把你往他們想要的方向去塑造。但是這沒關係,別人的想法是別人的,他們只能給你提供一個參考,決定在你自己。瑞兒要學會自己分辨對錯,分辨什麼是自己想要的。」
「可是我分辨不出來。」戚瑞的聲音在這個夜裡顯得有些低沈。「要是我選錯了怎麼辦?」
曹覓好笑地看著他困擾的模樣,想了想。「沒關係,你還小,你擁有很多試錯的機會,擁有重新來過的權利。」
戚瑞似乎並不滿意這個答案,有些急切地詢問道:「那我什麼時候能長大?」
曹覓笑了笑,思考了一陣才回答道:「二十弱冠,三十而立。有人覺得二十歲的少年郎就該明事理,也有人覺得三十歲才需要獨當一面,全看外人怎麼評價了。」
戚瑞沈默了片刻。須臾之後,他輕聲問道:「那娘親覺得呢?」
曹覓摸了摸他的髮頂,認真道:「在娘親這裡,你永遠是個孩子。」
戚瑞困惑地看著她。
曹覓笑著解釋。「我們瑞兒會越來越優秀,逐漸長成讓人敬仰的人。但沒關係,不管你幾歲,在娘親這裡,你永遠有犯錯的權利和被豁免的特權。」
漆黑的床中,她看不太清戚瑞的表情,但小孩的呼吸逐漸變得深長。
好一會兒,戚瑞才重新開口道:「林先生給了我一封信,要我交給娘親。」
曹覓愣了一下。隨即明白過來,戚瑞應該是在解釋今天發生的事。
「我原本並不想把信給娘親。」戚瑞又道。
曹覓笑了笑,反問道:「是娘親剛才這番話讓你改變主意了?」
「不是。」戚瑞回答。「我知道隱瞞是錯的,但我依然不想給。」
「為什麼?」她有些聽不明白。
「我看過信裡的內容了,娘親看到了一定會不高興的。」戚瑞解釋。
曹覓挑了挑眉。「所以呢?」
「但我現在知道,娘親不會的。」戚瑞輕聲補充。
他在被窩裡動了一下,從裡衣取出一封被摺了好幾摺的信件。
曹覓將信接過,想了想,對戚瑞道:「好了,既然事情解決了,你也不必憂慮。娘親回去看信,你現在好好睡覺吧。」
說完,她離開床沿,又為戚瑞掩上了床帳。
「娘親……」就在曹覓想離開時,床帳內傳來戚瑞悶悶的聲音。
「嗯?」曹覓沒坐回去,站在原地回應他。
但戚瑞的下一句話,險些教曹覓站不住。
「妳跟以前那個娘親,不一樣了。」床內的他,一字一頓地說道。
曹覓腦中有些混亂。
她不知道戚瑞口中「以前那個娘親」指的是誰,更不知道戚瑞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就在她打不定主意是不是也對戚瑞糊弄幾句時,他又道:「但是這樣很好……我喜歡這個娘親。」
曹覓一時千言萬語堵在喉間,笑了笑,臨走前最後叮囑了句。「我知道了……你好好睡。」
回到房中,曹覓洗漱了一番。趁著這個機會,也平復了紛亂的思緒。
等到消化完戚瑞那番話,她才坐到燭下,拆開了林以的信。
曹覓瀏覽了一遍,大概知道了林以的意思。
戚游這位故交文化果然很高,引了歷史上好幾個諸如孟母斷織勸學的典故,最後問曹覓,為何孟母之流嘔心瀝血,教育出名垂千古的聖人,而曹覓同樣身為母親,不勸學便罷,還反其道而行,教授戚瑞雜學,分薄他的精力呢?
當然,信中的言語相當犀利,曹覓看完之後,大概知道他當年為何會得罪人,差點走上被流放的結局了。
她細細想了想,提筆給林以回了封信。之後,她輕吁了口氣,直接回去休息了。
第二日,她並沒有將信交給戚瑞,反而囑咐東籬,親自把信送過去,自己在早膳時將事情與戚瑞說了,讓他無須再為此事憂心。
戚瑞聽完,像往常一般對她點點頭,道了聲「好」。
信送出去之後,曹覓便沒有再繼續關注,因為戚游又要離開了。
「只是把水泥送去封平,需要王爺親自過去嗎?」曹覓有些困惑。
她以前覺得,大部分皇親國戚都是一群躺著享福的人,但真正見識到戚游的忙碌之後,她才驚覺自己之前有多麼幼稚。
當然,她這麼問,絕對不是因為自己捨不得戚游,而是孩子們如果連續幾天沒見到父親,就會開始問曹覓,然後圍繞「爸爸去哪兒」這個話題,衍生出十萬個為什麼。
戚游聽到她的話,回應道:「嗯……本來是不用的。」
曹覓疑惑地抬頭看他。
戚游示意她退開幾步,隨後長腿一跨,直接上了馬。
接著,他低下頭,淡淡朝曹覓回了一句。他的聲音很輕,曹覓沒聽清楚他說了些什麼,只隱約聽到「為妳」、「生意」兩個詞。
她覺得自己肯定聽錯了,正待追問,戚游已經一夾馬腹,直接啟程。
曹覓只能默默站在原地,目送他們離開。

另一邊,東籬依照曹覓的吩咐來到林以的居所。
但她沒有如願見到林以,等了一陣無果之後,東籬只能將信件交給林以的書僮,囑咐道:「這封信是王妃予林夫子的回信,請林簡小哥務必交到林夫子手中。」
林簡認識東籬,知道她是曹覓手下最得用的人之一,是以恭敬地回道:「姑娘放心,小人務必不負所託。」
東籬聞言,點點頭後離開。
林簡目送她的身影消失,這才轉身回了屋中。
房間內,另一個正在為林以整理典籍的書僮抬頭看他,詢問道:「東籬姑娘過來做什麼?」
林簡輕浮地晃了晃手中的書信,道:「王妃給咱們少爺回信了。」
兩人每日跟隨林以一起去為戚瑞上課,自然知道昨日裡發生了什麼,也清楚林以那封信上的大概內容。
另一個書僮放下手中的書,輕笑了一聲,道:「王妃雖然身分高,但遇上少爺也不敢輕慢。昨日送去的信,今日居然便親手回了。」
林簡聞言笑了笑。「可不是。」
這兩人從小跟著林以,自然也帶了些主人的行止。此時林以在北安王府受到重視,他們也與有榮焉。
過了一陣,外出散步的林以回來了。
伺候他換過衣服後,林簡便將早上東籬來送信的事情說了。
林以初聞言,有些詫異。他原本以為如果北安王妃聰明,看了信之後就該知道「收斂」,默契地不再干預戚瑞的學業。沒想到北安王妃居然還給自己回了信。
不過他沒想太多,吩咐道:「北安王剛正不阿,北安王妃也算明事理。嗯……林簡,你將信唸來聽聽。」
林簡頷首應「是」,轉身拆開信件讀了起來。「……戚瑞課業進步神速,我身為母親,對先生的感激之情,難以言表。」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11/3上市的【文創風】897《懦弱繼母養兒記》2。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