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何家好媳婦01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內 容 簡 介
她打生下來就混混沌沌的,覺得自己是從別的地方來的,
記憶中,那是個男女平等的開明世界,技術工業都要發達很多,
也不知造了什麼孽,這輩子竟托生到了這麼一個糟心的家裡……
文創風900《何家好媳婦》1
投生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中,黃四娘注定得不到爹娘的關愛,
大姊是家中第一個孩子,多少得了幾年的疼愛,
二姊和三姊是少見的雙生子,也被希罕了好一陣子,
而身為家中的第四個女兒,她自小得到的只有嫌惡及打罵,
及至那個寶貝疙瘩的弟弟出生後,家裡更是沒她什麼事了,
若非長姊自小將她帶大,她怕是早早就得重新投胎,
她也知道自個兒爹不疼、娘不愛的,所以向來安分低調不惹事,
可即便這樣,大姊出嫁後,親娘仍是生了將她以二十兩銀子賣掉的心思,
倘若真被賣至那煙花之地,她這輩子還有什麼盼頭?
不行,自己的命運自己扭轉,得趕緊想辦法逃離黃家這牢籠才成!
不歸客
九零後生,祖籍河南。因幼時的一套童話故事,打開了人生閱讀的大門。中學時期開始嘗試在報紙上投稿,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筆稿費。工作後擱置了一段時間的寫作,但閱讀從未停止。後開始嘗試在晉江寫作,並順利簽約。
人生是一場漫長的旅行,願我們抱著「風月都好看,愛恨都浪漫」的心情,勇敢迎接每一天。
序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一章
黃四娘說來也是命苦,她爹本是楊城一個屢試不第的窮秀才,家裡供養他這一個讀書人,捉襟見肘的。四娘上面有三個姊姊,到她十歲的時候,她娘李氏老蚌生珠,再次懷胎,千盼萬盼的終於生出了一個弟弟。這一年,她爹在弟弟還未出生之前進京趕考,等弟弟呱呱墜地一個月後,一同趕考的書生回鄉告知黃家眾人,她爹黃有才中了進士,正在準備春闈,說不得這次就取得功名做官去了!
李氏一聽喜得不行,直道她這五兒真是黃家的福星降世,如今兒子有了,丈夫又中了進士,自己馬上也能混個官夫人做做!又看那同鄉帶來的書信中,丈夫說自己已經找到了門路,說不定明年春闈過後就要去哪裡做官,讓她趕緊帶著幾個兒女入京去找他會合。
李氏盤點家中家產,卻又犯了愁。從嫁過來後為了供養丈夫考取功名,家裡一貧如洗,自己的嫁妝也已經變賣一空。家裡四個女兒,最大的已經十五,春上剛剛出了門子,黃有才進京趕考的費用還是大娘的聘禮。二娘和三娘是一對雙生子,今年將將十二,虧得有她們倆前前後後打理家事,雖窮但日子也過得清清爽爽。楊城裡許多人家都知黃家二娘和三娘這對雙生姊妹花能幹又漂亮,不少人打聽她倆的親事。黃有才即將做官,這下兩閨女的親事就能更上一層了。
只有黃四娘一個面黃肌瘦的小丫頭,因又是個女兒,李氏心中十分不喜,自生下來便沒有餵過幾次奶。若不是大娘不忍心,日日熬了濃濃的米粥一點點地餵大,黃四娘能不能活下來也未可知。
自家中大娘出了門子,二娘、三娘又忙著洗衣、刺繡的賺錢貼補家用,雖兩姊妹也看顧著四娘,但自從李氏懷上五兒這胎之後,懷相不好,整日嘔酸乏力,家事一點也不能幹,二娘和三娘便整日忙得像個陀螺,也沒有多餘的精力來管四娘。
四娘也不哭鬧,平時知道娘親不喜自己,爹也不大管,便盡量不在爹娘眼皮子底下晃悠。聽說隔壁花丫頭的哥哥病了,家裡急用錢,花丫頭便被她娘給賣了。四娘生怕自己哪天戳了她娘的眼,也被提腳賣給牙婆,因此整日小心翼翼,話都不多說兩句。
李氏坐在堂屋想了半日後,抱著五兒欲往大女婿家去,臨出門,一把扯過四娘道:「跟娘一起去妳大姊家走一趟,妳大姊最是疼妳不過,妳姊妹倆也是許久不見,娘帶妳去串門子!」
黃大娘嫁的是賣酒的人家,一間不大的門面,後院三、四間房子,丈夫便是這家唯一的兒子,姓張,叫張伯懷。
自嫁進門,黃大娘辛勤能幹又溫柔可人,家中婆婆吳氏雖不滿聘禮五十兩銀子都被親家截走,只給了黃大娘兩抬看著面子好看的陪嫁,但看黃大娘每日幹活從不偷懶,又把自己兒子伺候得舒舒坦坦,倒也並沒有給大娘多少臉色看。再者,張家就張伯懷一根獨苗,自己還等著抱大孫子,故而對黃大娘並不苛刻。平日裡黃大娘偶爾貼補一下娘家,只要不過分,她便也不怎麼敲打。
「親家母,可在忙?」李氏還未進門便扯出長長的調子喊了一聲。
吳氏正在挑選釀酒用的高粱,趁著日頭好,把壞掉的高粱挑出來餵雞用。聽到李氏的聲音,撇了一下嘴角。她知李氏每次上門都是要來打秋風的,不知這次又要出什麼么蛾子。
「親家母身體一向可好?我這剛出月子,許久不見,怪想得慌,這便來看看。」李氏抱著沈甸甸的大兒子,逕自扯了一把凳子坐下。
屋裡正在縫補的黃大娘聽到自己親娘的聲音,趕緊出屋,看到自己貼肉養大的四娘怯生生地跟在李氏身後,黃黃的幾縷頭髮歪歪地用灰布條紮了個揪兒,想是紮得不太緊,許多頭髮散亂了下來,黃大娘便朝四娘招招手。
四娘小跑到大娘身邊,她知道家裡這個大姊最疼她,待她最好。
大娘重新幫四娘綁緊了頭髮,一邊問:「這次娘怎麼有時間帶四娘過來了?家裡可好?爹那邊可有音訊了?」
李氏剛想找個由頭顯擺,剛好大女兒把話頭遞了過來,便忙不迭地說:「咱家自從妳弟弟出生後,可是轉了運了!妳爹的同鄉剛剛帶了信回來,說妳爹中了進士,正準備春闈呢!這不,讓我帶著妳幾個妹妹進京去找他,咱家這可是熬出頭了!」
「當真?」大娘又驚又喜,自己打出生起、祖母還健在的時候,就知道一家人省吃儉用是為了讓爹爹考取功名,這麼多年來家裡過得緊巴巴,沒想到,這一朝爹就要做官了!
「可不是,這還能有假?妳爹的信在這兒呢,不信妳看看!」李氏把丈夫寫的信遞給大女兒,轉頭就朝吳氏顯擺。「親家母啊,我這眼看就要熬出頭了!老話說得好,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看我這大女兒,一轉眼馬上就成官家小姐了,到時候我家那口子授了官,再提攜提攜我這大女婿,你們家的好日子就要來了!」
吳氏也從嘴角擠出個笑來。「恭喜親家母了,無論親家做不做官,大娘嫁到我家來,只要和我家伯懷齊心過日子,讓我早日抱上大孫子,我這日子就圓滿了,倒沒有想得那麼長遠。」吳氏心中明鏡似的,這李氏上門來,絕不是為了顯擺這麼簡單。
「看親家母說的,都是一家人,這麼說可不就見外了?」李氏暗恨這吳氏不上道,既然聽見她家老爺中了進士,怎麼不主動拿些好處出來?也好讓她不用張口借錢啊!從楊城到京城路上也得半個月,出門在外哪裡不需要花錢?自己家裡一貧如洗,那幾個銅板還不夠用到府城的,不從親家這裡摳點,自己如何帶著幾個孩子趕到京城?
李氏咬咬牙,還是得開口。「親家母,我這一去不知何時再回來,一則放心不下我這大女兒,二則這一路上我帶著幾個孩子,吃食住宿的也需花費,親家母看能不能借我十兩銀子?不白借,待我在京城安頓好就遣人回來還妳!」
吳氏一聽,原來是在這兒等著我呢!老婆子便知道妳沒安什麼好心,可不是又來借我的銀子!「親家母,要說大娘的親爹中了進士,這是天大的好事,我心裡也高興著呢!但妳也知道,我家這一個小小酒坊,每日賺些錢也剛夠餬口。再有,這大娘的聘禮,我家借了許多親戚才湊夠五十兩,這幾個月來,我家那口子與伯懷起早貪黑的幹活,可不是想著趕緊把這窟窿填上嗎?小門小戶的,一想起來借了別人這些錢沒還,就心裡虧得慌呢!」
吳氏這是拿話臊李氏呢!平白無故的,又不是那等大富之家,一張口就是十兩銀子。雖說親家中了進士,可京城那是個什麼地界?聽著好聽,但物價可不比這楊城小地方,聽說連家裡的用水都得買。黃有才就算中了進士又如何?這錢借了就跟打水漂一般,到時候那黃有才就是授了官,自己也不能再張口要他還錢。好處在哪兒還沒見到,這錢說什麼也不能借!
李氏一張臉紅了又青,憋得像個蛤蟆。「親家母這麼說可是怕我們不還?我也不是那麼厚臉皮的人,既然親家母說沒有,那我就不在這兒惹眼了。我家大娘好歹嫁與妳家,本還想以後讓親家母沾一沾光,如今這樣,以後可千萬不要求到我家門上來!」
「我家本分營生,不過做個商人買賣,不敢沾妳那大老爺的光!妳也休要跟我撂狠話,沒見過借錢還借得這麼理直氣壯的!要錢沒有,親家母還是另想辦法吧!」吳氏畢竟是嫁給丈夫做了多年買賣,嘴裡跟吐刀子一般又狠又利,直扎得李氏回不上話來。
李氏眼看這錢是借不到了,不禁狠狠瞪了一眼站在一旁、縮得像隻鵪鶉一樣的黃大娘。「我把妳養這麼大,要妳何用?連幫襯一下娘家都不成,沒用的東西!」說罷,抱著兒子,一把又將黃四娘扯了個跟頭。「還不走,留在這兒現眼嗎?妳個死丫頭,生來沒有一點用處,全是賠錢貨!」
黃四娘受不住那力道,往前一撲,狠狠磕在院裡的青石板上,只覺得自己嘴巴火辣辣的疼,用手一抹,一把血,想是嘴巴磕破了。
四娘自己站起來,連哭都沒有哭一聲,轉頭看了黃大娘一眼後,又衝吳氏行了個禮,然後帶著一臉血糊,跟著李氏急匆匆的走了。
黃大娘捂住嘴,眼淚一顆一顆砸在青石板上,又不敢大聲哭出來,害怕惹了婆婆的眼。
前頭的張伯懷和他爹張老漢一直在酒窖裡忙,沒聽到後院的爭吵,剛想進去跟親家打個招呼,就看到李氏氣呼呼的抱著兒子、罵著閨女,從自家院子出來。正想開口便見到一直低著頭的四娘前襟上全是鮮紅的血,一滴滴的血還在從嘴巴上滴下來!
張伯懷駭了一跳。「四娘這是如何了?要不要緊?姊夫帶妳去醫館瞧一瞧!」
黃大娘性子好,長得也清秀,溫溫柔柔的一個人,嫁過來後從來沒有與張伯懷紅過臉,兩人恩恩愛愛,情分不錯。張伯懷知道這個四小姨子是自家娘子一手帶大的,這個年紀的小姑娘都嬌嬌弱弱的,也不愛說話,每次見到都很省心,因此張伯懷待黃四娘就像自家孩子一樣,如今看到四娘這樣,心裡也是不住的心疼。
「去什麼醫館?小丫頭片子,哪就那麼金貴了?如今去京城的路費還沒有著落,親家母那裡哭窮,一點銀子都不願借我,女婿倒是有錢能帶我家丫頭片子去醫館?怕不是嘴上說得好聽,心裡藏著奸呢!」李氏一張嘴懟得張伯懷無力還嘴。
但張伯懷的親娘吳氏可不是省油的燈,聽見兒子無故被罵,立即像一隻護崽的老母雞般衝了出來。「李氏,我原想給妳留點面子的!妳自己氣不過,扯了四娘一把,結果小小的丫頭一頭栽到青石板上磕了個滿臉花,妳還是不是親娘?連自己的閨女都不憐惜就罷了,我兒好心好意想帶四娘去醫館包紮,妳卻還說難聽話,攤上妳這般糟心爛肺的娘,四娘真是苦命啊!」
路過的街坊鄰居聽到吵鬧聲都漸漸圍過來,不住地指指點點。「這黃家四娘真是可憐見的,爹不疼、娘不愛,整日在家一句話也不敢說,就這樣李氏還看她不順眼,這有了帶把的兒子,更是嫌四娘礙事了!作孽啊,好好的一個小姑娘,瞧這滿嘴的血!」
李氏不敢再在街上吵鬧,自覺馬上就是官夫人了,跟這一群短視的賤民有什麼好拉扯的?等自家老爺授了官,到時倒要看看這幫骨頭軟的如何討好自己!
「四娘,既沒有摔死就隨我回家去!一群鼠目寸光的無知小民,等我家飛黃騰達後休想再貼上來!」
黃四娘一邊跟著李氏往家走,一邊用袖子不斷捂著嘴巴。十歲的姑娘已經知道羞恥,自家親娘借錢不成把怨氣都撒到自己和大姊婆家身上,而且人家也沒有那個義務必須幫襯妳,更何況十兩銀子足夠一家人兩個月的吃喝花用,哪是說借就這麼好借的?
自家大姊嫁給姊夫之後,日子雖過得衣食無憂,卻也不是什麼大富之家。進門半年,仍未有身孕,腳跟還未站穩,李氏這麼一鬧,大姊還不知會受到婆婆怎麼搓磨呢。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11/10上市的【文創風】900《何家好媳婦》1。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