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5
世界(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46元
定  價:NT$276元
優惠價: 75207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5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南派三叔時隔5年最新力作
《盜墓筆記》之後,南派三叔再造全新驚悚世界!

●南派三叔全新“精神病院系列01”——《世界》。
●未經出版,便已成為超級IP,為眾多影視公司爭相洽談影視版權。
● 以夢境殺人,去未來追凶,以南派三叔的親身經歷構建的懸疑帝國。絕對意想不到的驚天腦洞,令人匪夷所思的詭異情節,給你帶來頭皮發麻的極致恐懼。



在醫院療養的那段時間,我收到了一封信。
信封裡有一支收錄了2370段夢話錄音的錄音筆,以及一張賀卡。
賀卡的背後寫著,“這是我一個朋友錄下的自己的夢話,知道你喜歡稀奇古怪的事情,不妨聽一聽。”
錄音筆的主人叫南生,他每天都在夢裡用自己都聽不懂的蠻話(一種方言),訴說著另一個死人的人生。
——“花頭礁上,真的有一個東西……”

南派三叔
本名徐磊,男,現居杭州。
著有《盜墓筆記》系列、《沙海》系列、《藏海花》、《大漠蒼狼》、《怒江之戰》等。他的《盜墓筆記》系列堪稱近年來中國出版界的神作,長期佔據國內各大圖書銷售排行榜榜首。

●南派三叔全新“精神病院系列01”——《世界》。
●繼《盜墓筆記》之後,南派三叔歷時五年打造全新世界觀。
●未經出版,便已成為超級IP,為眾多影視公司爭相洽談影視版權。
● 以夢境殺人,去未來追凶,以南派三叔的親身經歷構建的懸疑帝國。絕對意想不到的驚天腦洞,令人匪夷所思的詭異情節,給你帶來頭皮發麻的極致恐懼。


 

自序
前篇        夢話者
第一章      一封讀者的來信
第二章      花頭礁上真的有一個東西
第三章      花頭礁
第四章      六年夢話者南生
第五章      六年前
第六章      那年夏天
第七章      少年的死亡約定
第八章      他遵守了約定
第九章      做個備份
第十章      海流雲全家都瘋掉了
第十一章    死的人是誰
第十二章    奇怪的東西
第十三章    海騷子
第十四章    礁石上面有什麼
第十五章    海觀音
第十六章    出海玩兒一趟
第十七章    前往花頭礁
第十八章    潛水
第十九章    發現“牡蠣膠囊”
第二十章    藍采荷也瘋了
第二十一章  再探海流雲的家
第二十二章  第二次破壞
第二十三章  南生再次出現在我面前
第二十四章  夢話的升級形式(1)
第二十五章  夢話的升級形式(2)
第二十六章  照片
第二十七章  他想出去
第二十八章  南生自殺了
第二十九章 另一種傳達方式


中篇 瘋人院

第三十章    命名為《世界》
第三十一章  我也開始說夢話
第三十二章  這更像是一個現象,而不是靈異事件
第三十三章  王海生的死
第三十四章  夢話解析
第三十五章  瘋人院
第三十六章 “信號”
第三十七章  天線
第三十八章  馬鬥魯
第三十九章  逼瘋
第四十章    出現
第四十一章  起航
第四十二章  這是一個航海坐標
第四十三章  海底文明?
第四十四章  就是這裡了
第四十五章  屍體


下篇 世界

第四十六章 死亡坐標
第四十七章 約會
第四十八章 廠長 
第四十九章 倉庫
第五十章   神展開
第五十一章 當代奇人
第五十二章 詩集 
第五十三章 時間膠囊
第五十四章 威脅未來
第五十五章 悖論
第五十六章 重返
第五十七章 位置
第五十八章 黃泉領路人
第五十九章 博弈
第六十章   故事
第六十一章 氰化物
第六十二章 埋骨之地
第六十三章 尾聲1
第六十四章 尾聲2

第一章 一封讀者的來信
這又是一個很特別的故事。
現在說起來,我自己都還有點不相信。因為這個故事失控的速度太快,期間沒有任何可以容我完全接受的機會。
它和我以往經歷的不同,並沒有宏偉和深刻的背景,也沒有太過於激烈的情節衝突,但是這個故事,是我經歷的最讓我毛骨悚然的故事之一。
在說這個故事之前,我先要聲明幾點。
首先,我在寫這個故事的過程中,放棄了我之前的一些故弄玄虛的敘事技巧,我之前故弄玄虛,是因為很多故事在最初發生的時候,十分平淡,我需要加工使得它可以在最開始的時候抓住讀者,但是,這個故事不需要。我反而一直試圖降低這個故事的詭異程度,用以降低我在寫作的過程中,對於這個世界的懷疑。
第二點,世界這個小說的名字,很多人都用過,他們表達的意義各不相同。我並未想在這本小說裡,去描述一個龐大的天穹下的林林總總,我寫的是另一個方面的世界,這個世界的概念,也許和你聽過的任何場合的世界,都有所不同。
第三點,同樣不要在故事的前三分之一處給這個故事下結論。

故事最開始是因為一封讀者來信。
因為電子郵件的應用,現在的作者已經很少使用真實的信件來和讀者交流了,這反而使得真實的信件變成一件奢侈但是更有格調的事情。但我使用真實的郵件,並不是有這樣的欲望。而是因為我的精神狀態在那段時間非常的不好。被醫生強行地隔離了網絡。同時我保持了很長時間和讀者交流的記錄,我不想因為我的病情被打破。
理論上,醫生的建議是什麼也不讀,但是對於我這個閱讀有強迫症的人,總不能真的一個字都不看,於是紙質的信成了我的救星。
這封信是在我公佈郵箱之後半個月之後收到的,裡面是一隻錄音筆和一張單薄的賀卡。所以實際意義上來說,這是一隻包裹,不過因為錄音筆非常小而且袖珍,所以在信封中沒有被郵遞員發現。
賀卡上寫著,“祝你早日康復”六個字,署名是海流雲。
這是我一個老讀者了,算是我半個老鄉,她和我的母親一支同屬�溫州樂清,語言上比較相通。
從我剛剛開始在網絡上寫東西,她就一直發消息給我,不管我回還不回,她總是會一個人說很多,我在某年和某個歌手的合作見面會上,見過她一面,算是真正認識,但是後來也沒有頻繁交流。算起來,從最後一次看到她給我發消息,到現在這段沒有和她繼續交流的時間應該有三四年了,我沒有想到她仍然在關注我。
這不免有些感動,但是我好奇的是錄音筆中的內容,現在的科技已經可以把這種東西做的非常小,但是我個人的習慣,如果他沒有在信中告訴我裡面錄的是什麼,我是不願意冒險去聽的。我的精神狀況很難處理一些負面的信息。
但是我實在又十分的好奇,於是我翻動卡片,在卡片的另一面,看到了一條備註。
“這是我一個朋友錄下的自己的夢話,知道你喜歡稀奇古怪的事情,不妨聽一聽,也許是很好的寫作題材。”
給我說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是我很多讀者和朋友統一的習慣,他們覺得,既然是寫懸疑小說的,這些素材告訴了我,等於給了我一口飯。他們不知道,懸疑小說家寫作的源動力,是編造出類似於真實的詭異故事,而不是記錄真實的故事。
特別是像我這樣精神上有殘缺的,如果無法判斷一件事情一定是虛構的,對於我寫作反而有害。
但我在那個時候,確實對錄音筆,產生了興趣,我坐在窗口的輪椅上(那時候車禍不久),按動了播放的按鈕。
錄音筆的屏幕亮了,安靜地跳轉了兩三秒種,我聽到了第一句話:2012年4月16日,20點15分,準備入睡。
還真的是夢話,我心中覺得有意思,人在夢的意識中,似乎總是和一些我們所不瞭解的現象有聯繫,不管是夢境的內容還是做夢時候大腦內部的化學反應,現在都還是未解之謎。
對於很多人來說,醒來的時候生活,是生活在一個充滿偽裝和壓制的虛偽人格裡,也只有在夢境中,才能露出一絲自己的原形。而夢話的內容,有的時候真實的反應著這個人真實的精力和欲望。
這一句話說完之後,這個人停頓了一下,繼續了下一句話。
這句話,讓我忽然之間覺得詭異起來,直覺告訴我,卡片上的提示不是戲謔。
錄音筆裡的人說道:“這是第兩千三百七十段錄音,應該快到終點了,希望這一切快點結束吧。”

 

第二章 花頭礁上真的有一個東西

兩千三百七十段錄音,假設這個人有每天錄下自己夢話的習慣,假設他每天都一定會說夢話,也需要堅持每天錄音六年半時間。
一個人對於自己熟睡之後發出的聲音那麼癡迷,我還從來沒有聽說過。
而且,他說了應該快到終點了,這句話更加的奇怪。
一般來說,只有有起點的東西,才會有終點,這至少說明,這六年半的時間,應該有什麼事情正在發生,而且正在走向終點。
我點上一根煙,如果這是一本小說的話,開頭的兩句話已經強行點燃了我的興趣。我決定耐心地聽下去。
接下來是很長時間的安靜,這個人的入睡似乎不是那麼容易,我聽到了被子摩擦和很多聲歎氣,深受失眠痛苦的我太熟悉這種對於睡不著的無奈了。
反正我也沒有其他事情幹,我耐心地等待著,煙抽完,我轉動輪椅對著窗口,看窗外明媚的陽光。
兩個小時不知不覺就過去了,錄音筆的光標仍舊亮著,但是我始終沒有聽到聲音。
“大哥,到底睡著了沒有啊。”我自言自語,不禁有些不耐煩起來。想快進去聽後面的內容了,不過我忍住了,已經兩個小時了,我就當這只錄音筆已經停了,去做自己的事情好了。於是我拿起報紙開始閱讀起來。
大約又過了半個小時,我才聽到了那個男人說了夢中的第一句話。
讓我吃驚的是,我瞬間竟然沒有聽懂,因為那個男人說的不是普通話,而是用一種極端壓抑的語調,說了一句方言。
如果是別人,這還真是一個大難題,恰巧我和海流雲有相同的祖籍,她知道我懂這種叫蠻話的地方語言。
蠻話是浙江北部靠近福建地區蒼南平原一種特殊的方言。我能聽懂蠻話,是因為我母親和外公一支是樂清人,樂清有一部分人也會說蠻話。
蠻話和我們說的普通的土語基本語法完全不一樣,老蠻話是極難聽懂的,但是畢竟後來外來詞多了之後,語法開始融合,所以我能大概聽懂他講的內容。
這第一句蠻話就是:“今天雨下的很大,海邊收蝦菇子的人可能不會來了。晦氣。”
這句話在沿海一帶很好理解,海邊打海鮮的人,海鮮上岸之後立即就會有人帶著現金來收,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非常便利。
如果雨太大,大部分漁民不會出海,所以收海鮮的人也會歇著,這個人可能是在不太適合的天氣出海,回來之後,發現沒有人來收購。
海鮮無法存放太久,如果不能直接出手,保存會很麻煩,價格也會下跌,所以才會說晦氣。
海流雲沒有告訴我這個錄音人的身份,這樣的夢話,我估計這應該是一個漁民。而且應該很年輕,畢竟能擺弄錄音筆這樣的東西,年紀不會太大。
“下大雨,那東西也沒有看到,花頭礁都被水淹了,那到底是什麼東西,真想知道。”這是第二句話。
接下來是一段沉默,和零星幾句我聽不懂的蠻話,但應該沒有意義,應該是一種咒駡。
“和他們講他們都不相信,鴨多不生卵,我怎麼會騙,花頭礁上真的有一個東西。”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