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79198
春之饗宴書展,結帳再享95折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各族即將面臨天翻地覆的變化,
而年輕的見習生啊──
你將在之後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一場殘酷的禿葉季幾乎冰封整座森林,然而比凜冬更可怕的是──星族祖靈們在一夜之間消失匿跡,陷入不祥的沉寂。現在只剩下影族的巫醫見習生影掌耳旁低語的聲音,那個靈魂貓宣告:所有的守則破壞者都必須受到懲罰。
禍不單行,雷族族長棘星罹患怪病、生命垂危,雷族陷入了恐慌,竭力想要挽救族長。影族在此捎來影掌的辦法,耳畔的聲音告訴他,解救雷族族長的唯一方法──讓棘星待在冰天雪地之中,等待病痛燃燒殆盡。

掌握生命的選擇,貓兒又該如何做下決定?

本書特色

1.首部曲講述冒險精神,二部曲描述愛情與親情的掙扎,三部曲則結合前兩部曲的特色,講述溫暖與黑暗,四部曲接續三部曲延續未完的情節,敘述貓族歷史,引爆更精采的傳說。五部曲揭開部族的起源與誕生。六部曲迎來失落的部族回歸。外傳系列則是對於貓戰士的正文故事起到了補充或整是完整作用。荒野手冊帶領讀者深入了解貓族歷史。
2.首部曲一出版即風靡校園,深獲老師、學生、家長爭相推薦,更獲得2009年台北縣國小滿天星閱讀計劃優良圖書推薦、2010年票選為嘉義家書。
3.文字簡潔、角色性格生動真實,故事節奏明快,充滿閱讀樂趣;恰好是銜接國小到國、高中培養青少年閱讀習慣的「橋樑讀物」。
4.不僅有高潮迭起的故事情節,各族還有代表圖騰,閱讀的同時引發對各部族的認同感。
5.貓戰士繁中版出版迎來十週年,首部曲全面封面重繪改版,增加收藏紀念價值,並更清楚帶出貓戰士世界觀。
艾琳.杭特 (Erin Hunter)
貓戰士(Warriors)的寫作靈感來自對貓的熱愛,以及對大自然弱肉強食的好奇與著迷。艾琳總是以敬畏的心看待大自然中的各種現象,加上對占星術和英國巨石陣的興趣,所以很喜歡用豐富的神話語言來詮釋動物行為。

序章

廣袤的靛藍天空中,一隻星族戰士俯瞰湖泊與聚集周圍的貓族領地。一彎弦月懸浮在黑暗中,月光使湖面變為銀色,也在覆蓋霜雪的大地上閃爍,樹木枝枒在雪的重量下微微下彎。
星光閃耀的戰士放眼望去,在森林樹木漸稀、轉變為沼澤地陡坡的地帶,瞥見了動靜。兩個微小的形影奮力向上攀,暗色身影與明亮冰雪形成鮮明對比,前頭是隻帶白斑的棕色公貓,他身後則是隻體型較小的公貓。後者是隻有著深灰色條紋的灰色虎斑貓,他在雪地中掙扎前行,腹部毛髮輕輕擦過白雪。 兩隻貓都沒發現星族貓的目光。
「水塘光,」星族戰士認出影族的巫醫,喃喃自語。「還有他的見習生,影掌。他們想必是在前往月池參加半月集會的路上。」
貓靈專注地注視著虎斑貓見習生,看著他意志堅定地努力追上導師的腳步,殷切期盼集會的他,甚至雙眼放光,等不及和星族的貓共同入夢。貓靈讚許地點點頭。
「影掌,五個貓族當中,你是獨一無二的存在。」星族戰士接著說。「重大的事件即將來臨,各族面臨天翻地覆的變化,而你─年輕的見習生啊─你將在之後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星族貓靈繼續目送兩位巫醫爬上沼澤地的山坡,兩條身影緩緩去到遠方,最後爬過丘頂,消失在山丘另一側。
「是啊。」兩個字,伴隨滿意的嘆息呼出口。
「影掌,只要貓族不亡,你的名字將流傳千古。」
第一章
影掌的脖子往後扭,想辦法梳理尾巴根部最難舔到的毛髮, 好不容易用力舔了幾下,就聽見步步接近的腳步聲。他抬頭看見父親虎星與母親鴿翅,兩隻貓毛皮輕碰,並肩俯視他,眼中閃爍著驕傲與喜悅的光芒。
「怎麼了?」影掌問道。他坐起身,抖了抖毛皮。
「我們只是來幫你送行而已。」虎星回答,鴿翅則親暱地舔了兒子耳朵一下。
影掌羞得毛髮直豎。我又不是沒去過月池。他心想。他們怎麼還把我當成育兒室裡的小貓!
他那兩個姊妹─撲步與光躍─在當戰士見習生時,父母可沒這麼愛瞎操心。應該是因為我要當的是巫醫吧……也可能是因為他還是小貓的時候,癲癇發作過幾次, 雖然距離上一次可怕的幻視已經過好一陣子了,父母仍對他擔心不已。他們應該希望我受其他巫醫貓指導之後,能就此學會控制幻覺的方法……然後變正常。
影掌也如此希望。
「沼澤地的積雪應該非常深,」鴿翅喵聲說。「先確認地面安全,才可以踩下去喔。」
影掌扭了扭肩膀,只希望其他族貓沒聽到他父母這番話。「我會的。」他保證。他瞄了巫醫窩一眼,滿心希望導師水塘光能快些出來,卻還是不見導師的蹤影。
幸好虎星頂了鴿翅一下,兩隻貓一同走向族長窩了。影掌連忙用一隻腳爪抹臉,然後蹦蹦跳跳地跑往營地另一頭,看看水塘光為何遲遲不來。
他心裡只有找導師的念頭,幾乎沒注意到嘴裡叼著獵物、邁向新鮮獵物堆的巡邏隊,差點撞上副族長苜蓿足,幸好他有緊急收腳。
「影掌!」苜蓿足咬著鼩鼱驚呼。「你差點把我撞倒了。」
「苜蓿足,對不起。」影掌恭敬地低下頭,喵嗚道。
苜蓿足好氣又好笑地嗤一口氣。「真是的,你們這些見習生!」
影掌儘量掩藏自己的厭煩。他確實是見習生,但也已經是年紀不小的見習生了─這是因為巫醫貓的訓練期比戰士來得長,像他那兩個姊妹,現在都已經正式成為戰士了。儘管如此,他也知道父母不會希望他頂撞副族長。
苜蓿足繼續前行,身後跟著爆發石、蓍草葉與熾焰。雖然每隻貓都叼著獵物,但也都只有一兩隻,而且他們抓到的獵物每隻都又瘦又小。
「我這輩子都沒遇過這麼寒冷的禿葉季。」蓍草葉把一隻烏鶇放在新鮮獵物堆,開口抱怨。
爆發石點點頭,顫抖著抖了抖棕色虎斑毛皮。「牠們都冷得躲在洞裡不出來了,難怪我們都抓不到獵物─老實說,我很能理解牠們的感受。」
影掌繼續往前走,離開他們的聽力範圍。他發現新鮮獵物堆小得可憐,只能努力無視自己肚子的咕嚕聲。他幾乎不記得生命中第一個禿葉季,當時他還是小貓,也不曉得年長貓兒說得對不對,今年禿葉季是否冷得反常。
我只知道,我不喜歡這種天氣。他一面小心走在覆蓋雪水的營地裡,一面在心中嘀咕。我的腳爪好冷,冷到快掉下來了。新葉季什麼時候才要來,我已經等不及換季了!
影掌走近時,水塘光正巧低頭走出巫醫窩。「你準備好了?太好了。」他喵嗚道。
「我們得加緊腳步,不然就要遲到了。」帶頭走向營地出入口時,他補充道:「我剛才在檢查我們之前保存的藥草,現在的存量少得危險。」
「我們可以在回來路上找新的藥草。」影掌提議,對寒冷與飢餓的不滿,被巫醫貓的職責與責任心壓了下去。他從以前就很喜歡和水塘光一起尋找藥草,以及分類與貯存藥草;用藥治療其他貓時,他總是感到十分平靜,也有控制情勢的感覺……和癲癇發作、看見預兆的感覺截然相反。
「是可以試試,」水塘光嘆氣說。「但即使是沒被凍壞的藥草,也都被一層雪蓋住了。」他們一同走出營地、進入周遭森林時,他回頭看了影掌一眼。「今年禿葉季非常嚴酷,而且還得過好一段時間才會結束。」

影掌手忙腳亂地爬上岩坡,朝月池所在的山谷周圍的樹叢走去,興奮與刺激從耳朵到尾巴尖端竄遍他全身。關於幻象與嚴寒禿葉季的擔憂被拋到九霄雲外,他全身每一根毛髮都豎了起來,已經等不及和其他巫醫,還有星族─見面了。
他雖然還不是正式的巫醫,也還無法完全控制自己看見的預兆……但他還是有機會和戰士祖先見面,並向他族巫醫貓探聽其他貓族的近況。
影掌站在坡頂,等著水塘光鑽到前方那排樹叢的另一側。他回顧過去幾個月,影族的近況有些緊張,每一隻貓都還在適應新地盤、習慣和天族比鄰而居的生活。不久前,天族居住在遠方一座峽谷,甚少與其他貓族往來,後來卻在星族的指示下回到湖邊,五族群聚而居、互相扶助。既然回到了湖邊,天族就需要新地盤,因此所有貓族的領地邊界都變了,另外四族花了一段時間才接受天族。現在五族的氣氛和平多了,影掌終於能夠放心;寒酷的禿葉季令各族憂心忡忡,都沒了和其他貓族爭執的心思,甚至開始互相依賴,尤其在他們需要的植物凍壞時共享藥草。看到各族和睦相處,不再為每一隻獵物爭得你死我活,影掌感到十分驕傲。
虎星剛上任就打打殺殺,真是糟糕的開頭……還好現在那些都結束了!
「你打算整晚站在外面嗎?」
水塘光的聲音從樹叢另一側傳來,影掌聽了連忙鑽入樹叢,被尖銳的樹枝刮得皺起臉,奮力鑽到月池上方的岩架上。山谷對面的岩壁上,流水從兩顆長滿青苔的岩石間汨汨湧出,落入下方的水池,像捕捉了星辰似地閃動。月池波光粼粼的水面,閃爍著明月的銀光。
重返月池的影掌興奮得只想飛躍到空中,但他還是努力克制住衝動,沿著螺旋小徑走下谷地,以巫醫莊嚴的姿態走到水邊。腳爪滑入無數季前、巫醫前輩們踩出來的足印時,他心中充盈無限敬意。
他們是誰呢?後來都去哪裡了?他好奇地想。
雷族的兩隻巫醫貓已經坐在池畔。巫醫通常會在外頭等所有貓到場,再一同走入谷地,但也許今夜太冷,他們不想在外面等待。赤楊心若有所思地梳理胸前毛髮,松鴉羽則煩躁得尾巴尖端來回抽動,影掌與導師來到谷底時,松鴉羽失明的藍眸轉了過來。
「你們也太悠哉了吧,」他不耐煩地說。「浪費月光時間。」
影掌這才發現,風族的隼翔、河族的蛾翅與柳光都到了,他們坐在兩隻雷族貓另一邊,方才被岩石的陰影遮住。
「松鴉羽,你也好啊。」水塘光不慍不火地回應。「抱歉,我們遲到了,但看樣子斑願和躁片也還沒到啊。」
松鴉羽輕蔑地嗤氣。「他們再不來,我們就先開始。」
松鴉羽真的會不等他們,直接開始集會嗎?影掌仍然盯著雷族那隻巫醫,思索這個問題時,斜坡上忽然傳來窸窣聲,令他警覺起來。他抬頭望去,看見斑願從樹叢間鑽進來,緊接著是躁片。
「終於來了!」松鴉羽嘶聲說。
他脾氣好差。影掌心想。他又好笑地默默補充一句:這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兩隻天族巫醫走下斜坡,影掌注意到他們消瘦、憔悴的模樣─天族該不會出事了吧?但那一瞬間過去,他才想到自己和其他巫醫也同樣骨瘦如柴,同樣在禿葉季的考驗下心力交瘁。
斑願對其他巫醫打招呼,在池畔加入他們。「大家好。」她喵聲說,語音透出明顯的疲勞。「各位的貓族最近獵物多嗎?」
一時間,沒有貓答話,影掌感覺到眾貓不自在的心情。他們都不想承認自己的貓族遇到了難關。
平時沉默寡言的水塘光最先開口,讓影掌吃了一驚。或許是寒冷驅散了導師的謹
慎,促使他對其他巫醫坦承事情。
「影族最近狩獵成果不佳。」他答道。聽見導師挫敗的語調,影掌感受到一絲驚
慌。「再這樣冷下去,我也不曉得能怎麼辦了。」
其他巫醫貓紛紛交換放心的眼神,彷彿得知遇上難關的並不只有自家貓族,大家都鬆了口氣。
柳光點頭同意。「天氣太冷了,我們河族有很多貓抱病。」
「雷族也是。」赤楊心低聲說。
「我們的藥草快用完了,」躁片鬍鬚一抖,補充道。「就算是還沒用完的那一些,
也都乾掉、沒用了。」
斑願同情地瞅了族貓一眼。「我聽到一些年輕戰士開玩笑說要私自離開貓族,去當寵物貓。」她喵聲說。
「最好別讓我聽到哪隻貓說這種鬼話,」松鴉羽齜牙咧嘴,露出猙獰的神情。「否
則我就讓他們後悔。」
「松鴉羽,別激動。」斑願回答道。「那只是開玩笑而已,我們所有族貓都忠誠於天族。」
松鴉羽沒有答話,只煩躁地一抖耳朵。
「請問,你們有多餘的貓薄荷嗎?」隼翔遲疑地問。「長在風族領地附近的貓薄荷都結霜、變黑了,我們得等到新葉季才採得到。」
其他巫醫貓紛紛搖頭,只有柳光將尾巴搭在隼翔肩頭,表示安慰。「河族可以幫
忙,」她保證地說道。「我們領地邊界的兩腳獸花園裡有貓薄荷,那裡的植物比較不受風霜侵害。」
「柳光,謝謝妳。」隼翔的聲音微微顫抖。「風族營區近來白咳症肆虐,不用貓薄荷治療的話,我擔心白咳惡化成綠咳症。」
「我們明天中午在邊界碰面,」柳光喵聲說。「我帶你去有貓薄荷的地方。」
「貓與貓和睦共處是很好沒錯,」松鴉羽嗤氣說。「但別忘了我們來此的目的。我對星族想告訴我們的話比較有興趣。要開始了嗎?」他緩步走到月池邊緣,伸出一隻前腳觸碰水面,卻又驚異地倒抽一口氣、收回腳爪。
「怎麼了?」水塘光問道。巫醫們一一小心翼翼地接近月池,影掌好奇地嗅了嗅,
慢慢伸出一隻腳爪,沒想到腳爪碰到的不是池水,而是固體。星族啊,這是什麼……?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