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 > 10
定  價:NT$330元
優惠價: 79261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 > 10

電子書同步在下列平台販售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不管理由和結果是什麼,霸凌是不公平的遊戲。
因為誰也不能主張一個人對多數人的爭鬥是對的。

「你知道嗎?聽說二年四班的朴勇氣被班上同學欺負,最後自殺未遂!」
「所以哇啦哇啦版上的爆料是真的囉?」
「他一直都在當許志勝和吳在烈那些人的麵包shuttle啊。」
 
麵包shuttle,其意為「麵包接駁車」,在韓國用來稱呼跑腿買麵包的人。
被戲稱為「繼承人」的朴勇氣出了車禍,然而這並非是場單純的意外!
是什麼原因讓勇氣不顧來車衝向斑馬線?
位處教室中央的座位懸缺,班導師說了,三位霸凌者正是這起意外的真兇!
其中兩位是誰,大家心中自有答案,但怎麼會有第三人?
 
曾經對不起勇氣的事情一一浮現眾人心中,難道第三位霸凌者正是自己?
只有一週的時間可以自首,然而坦白就無罪了嗎?
沒有勇氣的一週,空下的座位……
勇氣不在後,下一個又會是誰?
 
在寫這篇故事時,我總是想起那位故事中,太早離開這世上的男孩,也曾思考過無法等待明亮太陽升起的早晨,如此絕望的苦痛,或許這篇文章是獻給一直到生命最後一刻都是如此孤單的那少年,無能的大人寫的反省文。
──鄭恩淑
 

 描寫校園暴力中的孤立與霸凌,更揭露韓國校園生活外,青少年所面臨的補習主義、成績至上、親子關係等諸多問題!

 

 
吳曉樂(作家)、莫宰羊(音樂創作人)、銀色快手(作家、選書師)專文推薦
 
李明憲(國立東華大學臺灣安全促進學校研究中心主任、台灣粉紅T恤反霸凌發起人)、沈信宏(作家、國中教師)、柯萱如(律師、主持人)、神老師(作家、教師)、陳思宏(作家、譯者)、黃蓉(54黃蓉)、蔡伯鑫(兒童青少年精神科醫師、作家)
──各界聯合發聲推薦(依姓氏筆畫排序)
 
故事裡的青少年們,就像一尊尊瓷偶,外表完整且精緻,但若輕輕掂起,將令人很訝異裡頭的空洞與回聲。
──吳曉樂
 
本小說恰似一盞燈,投射在你我的過去與將來,我們只需要時刻提醒自己,不需要把承受過的惡意傳承。
──莫宰羊
 
一開始沒有人是邪惡的,群體默不作聲的姑息態度卻會縱容孩子繼續行惡。
──銀色快手
 
在有意無意中我們都可能成為霸凌、被霸凌與旁觀者,而旁觀者經常是最大的霸凌者,我們需要時時自省,才能打造安全促進學校,這本書扣人心弦、啟發自省,推薦師生與家長必看。
──李明憲(國立東華大學臺灣安全促進學校研究中心主任、台灣粉紅T恤反霸凌發起人)
 
這故事的一切都會發生,臺灣校園有無數朴勇氣,人人都曾擔任過那「第三個人」。國中生的人生才開始,卻綁上太多死結,傷害與被傷害簡短輕易,解不開真相。還好故事最後裹著溫暖的核,像糖果,含久便湧出熱淚與勇氣。
──沈信宏(作家、國中教師)
 
因為經歷過更能體會,《沒有勇氣的一週》和我看過霸凌主題的書非常不一樣,內容引出反省的重要,做錯事沒有關係,好好檢視自己並改變就好。非常推薦大家看看,從不同的角度來探討霸凌的問題,一起變得更好吧!
──黃蓉(54黃蓉)
 
青少年是如何長大?霸凌該如何被理解?書裡不只刻畫關於學校規範、社會階級、網路與媒體的種種,更演出了每個可能是加害者,也可能是受害者的孩子們的故事。這是一本像偵探小說吸引人,同時又帶來更多看見的書。
──蔡伯鑫(兒童青少年精神科醫師、作家)

作者  鄭恩淑정은숙
一九六九年出生於首爾、東國大學國語國文學系畢業。二○○五年以童話「若超人與蜘蛛人打架」,獲得第四屆青翠文學獎「新人作家獎」,進而展開作品活動,二○○七年以童話《巴拉巴巴!我們社區誕生了明星!》榮獲第一屆「今年作家獎」。著有長篇小說『再現叢林書事件』、青少年小說集《鄭範基墜落事件》、《明天要說的真相》、童話《狗狗偵探奧黛莉》、《紅絲帶偵探金英瑞》等。

譯者  梁如幸
新竹教育大學畢業,韓國首爾大學兒童家庭學系碩士畢業,移居韓國已逾十年,兼職譯者。愛好動物,喜歡透過閱讀與更寬廣的世界相遇。其中特別喜歡啃小說,打開一本好看的小說就會讀到廢寢忘食。譯作有《喵星人玩具雜貨手作指南》、《整理力就是學習力》、《韓星狂練!打造齡贅肉S曲線的芭蕾伸展操》、《青春期父母求生指南》、《雖然想死,但卻成為醫生的我》、《精疲力竭的一天》、《我們不想當英雄》、《我的夢想是辭職》以及文學小說《洞》等。
 

〈選擇〉莫宰羊
每個群體都是整個社會的縮影,遑論一個正值青春期的班級。群體中被孤立的弱勢,該如何面對一生中接踵而來的困境?我想這是社會不斷要反思的未解之結。坦白說,國中時期我也曾經是書中被霸凌的主角,感同深受之餘,倒很感謝生命曾發生過的那些經歷,我強壯的內在就是在吸收那些負面光澤後建立起來的。你也有選擇,逆勢中成長或繼續抱著苦痛便是選擇。從校園到職場,霸凌無處不在,也永遠不可能根除,歹念在流竄,但你可以選擇善良。本小說恰似一盞燈,投射在你我的過去與將來,我們只需要時刻提醒自己,不需要把承受過的惡意傳承。

〈在愛裡沒有懼怕,在善良面前我們都是勇敢的人〉 銀色快手
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事故,讓故事的主人公朴勇氣住進了醫院,就在勇氣在班上缺席的一週間,導師發現案情不單純,車禍的背後隱藏著校園霸凌事件。有的同學漠不關心,有的同學膽戰心驚,每個人的想法和行動,都有可能助長霸凌或阻止它發生,什麼是正義?誰想當沉默的共犯?孩子們的心中對於善與惡,仗義直言,或許有著模糊的界定,與害怕挺身而出的懦弱。
身為班導心裡很清楚,造成勇氣發生悲劇的人是誰?可是她希望給孩子一週的時間自首,否則就要把霸凌者送去校園霸凌委員會進行裁決處分,這項決定多少帶給同學們一些心理壓力。
站在同學們的角度去思考,究竟該採取什麼行動,如此一來,故事換成以孩子的角度出發,透過他們的反應和對話,讓讀者去理解霸凌以及沉默的共犯是如何形成的?以及孩子該如何面對自己做出的行為,種種心態和處理的方式,很值得校園環境相近的台灣借鏡。
和平中學在這一週並不平靜,每個人都會受傷沒錯,但自私的那一面,不願被別人看見的那一面,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同儕壓力的那一面,在朴勇氣的故事裡表露無遺,如果可以早一點預防就好了,如果有人願意說出真話,事情也不會演變得這麼糟。
好喜歡作家鄭恩淑的書寫風格,生動描述校園裡不同背景和個性的學生是怎麼看待他們的班級和同學,小說以推理的形式抽絲剝繭帶出霸凌背後的真相,一開始沒有人是邪惡的,群體默不作聲的姑息態度卻會縱容孩子繼續行惡。

勇氣的故事是我們這個社會小小的縮影,每個群體的成員都應該引以為戒,什麼是應該去堅持的信念,什麼是該守護的東西,什麼時候我們可以擁有勇氣,去對抗內心的黑暗與懦弱,希望讀完這本書的你,也可以獲得一點啟發和智慧。
 

作者的話

這個故事是在某次聚會中,聽到一個國中男孩遭遇,改編而寫的。有個男孩這樣問自己的媽媽,「媽媽,我們學校裡有一個大家都不理他,被嚴重霸凌的同學,要不要至少我來當他的朋友呢?」
孩子的媽媽不以為然地回答:
「哎,算了吧,這樣的話連你也要被霸凌。」
然而,那天晚上那男孩就自己結束了生命。是的,那孩子就是被霸凌的主角。
聽了故事,渾身起雞皮疙瘩。聚會結束,回到家後,卻無法抑制渾身發冷的感覺,並不是因為突然溫度下降的晚秋天氣。
在那之後,時不時腦海中會浮現有著一雙冰冷眼神男孩的臉。希望能夠說出那孩子深切的孤獨,於是開始動手寫了這篇故事。
 
故事裡提到的二年四班孩子們真的很壞,不僅利用朴勇氣,勒索敲詐他又無視他,把所有的怨恨與憤怒全都發洩在一個人身上。但是我們無法痛快地說「哪有這樣的孩子」,這的確是事實,透過新聞接觸到的許多霸凌事件,都比這故事可怕太多。
不管理由和結果是什麼,霸凌是不公平的遊戲。因為誰也不能主張一個人對多數人的爭鬥是對的。
或許有人會說,即使不對但是已經發生的事情也沒辦法。可是,如果被欺負的人是「我」,又會怎麼樣呢?還會說這不公平的遊戲也只能繼續的話嗎?
 
沒有勇氣的一週裡,二年四班裡欺負朴勇氣的三人中,有兩個確定的名單外,必須要找出第三個人,在這過程中,孩子們了解到,任何人都有可能會是那第三個人的情況,自己的小小行動,都可能會對他人造成很大的傷痛……當然,並不期待一個領悟就能為孩子帶來巨大的變化,但是我相信,偶爾胸口會出現的心痛卻會永久珍藏在心底。
 
在寫這篇故事時,我總是想起那位故事中,太早離開這世上的男孩,也曾思考過無法等待明亮太陽升起的早晨,如此絕望的苦痛,或許這篇文章是獻給一直到生命最後一刻都是如此孤單的那少年,無能的大人寫的反省文。希望閱讀這本書的各位,也能抱著這樣的心情閱讀。
 
二○一五年 初夏
鄭恩淑
 
序文
意外發生後 第一天
意外發生後 第二天
意外發生後 第三天
意外發生後 第四天
意外發生後 第五天
意外發生後 第六天
意外發生後 第七天
D­Day
後記
作者的話

意外發生後 第一天
寶美

聽到朴勇氣的消息時,寶美第一時間認為他是自殺,但是並不是,朴勇氣在學校前面發生了交通意外。因為第五節課是在科學教室上的分組實驗課程,所以其他組的人根本沒發現朴勇氣缺席。直到第六節體育課,照身高排隊時,這才發現朴勇氣空缺的位置,放學前的最後一節課才從班導師那邊聽到意外的消息。
班導師一臉沉重地說,因為要上課,所以沒辦法去醫院探視,搞不好受傷程度很嚴重也說不定。為了掩飾單眼皮小眼睛而畫上粗粗眼線,帶著這樣眼妝的班導師在傳達學生發生意外消息時,卻顯得格外搞笑。年紀都已經三十歲中半了,都到這年紀,不是早就該接受自己單眼皮的事實了嗎?要不然早就去動手術了吧。班導師對於自己要不是「重返單身 」,就是「敗犬女王」的小道消息傳得沸沸揚揚時,眼睛眨也不眨,始終如一堅定地表示對自己的私生活無可奉告,在她的眼妝裡也感受到了那一份固執。看起來就像是「功夫熊貓」妹妹的濃粗眼線,徹底展露出了班導師的性格。
「他現在的狀況很危險嗎?」
坐在後排的吳在烈鐵青著一張臉問道。平常都在欺負人家,現在才來假裝擔心?
「目前說是沒有生命危險,至於受傷的程度等我去了醫院了解狀況以後,明天再告訴你們。」
班導師一回答完,吳在烈就立刻展露出笑容。搞什麼啊?只要沒死就沒關係的意思嗎?這白目的傢伙!寶美忍不住對和旁邊同學嘻皮笑臉的吳在烈翻了一個大白眼,接著將頭轉回前方,卻看見姜宇宙皺著臉緊咬著雙唇的模樣,這傢伙又是怎麼回事?
三十名男女合班的二年四班教室裡,沒有一天是安安靜靜的,在旁邊的三班和五班也是一樣。十五歲的年紀,十五歲正是和洶湧澎拜的岩漿一樣危險的年紀,就算隨時火山爆發也不奇怪……

星期二早上,朴勇氣的座位當然還是空蕩蕩的,但是就像是少了一個如同雞肋一般沒用的樂高一樣,似乎一點兒也沒差的樣子,如果要指責這種想法很奇怪,寶美也無話可說,反正自己就是這樣覺得。但是朴勇氣的空位就像火山爆發前的地殼變動一樣,隱藏著無聲的強烈衝擊。
朝會時間,為了要和走進教室的班導師行禮而起身的班長,卻遭到班導師冷冷地回應說「不用了」,這是個危險的信號。班上同學們馬上就發現苗頭不對,立刻閉起嘴巴端正姿勢坐好。班導師隱隱散發出了危險信號,用雙手抓住講桌的兩側和拒絕問安行禮這可是一級的警戒警報啊。之前春天,金珍熙在校外抽菸被生活指導老師抓到而強制轉學的時候,班導那時的表情就跟現在一模一樣。留著一頭端莊整齊的短髮,就連BB霜也不擦的金珍熙竟然是個老菸槍……,嬌小的個子搭配上可愛的臉龐,是一個足以激發任何人保護本能的孩子。就是因為這樣的孩子闖禍,衝擊的程度可以借用古羅馬凱薩曾說過的話「金珍熙,竟然連妳也是! 」,現在從班導師的行為來看,和那時候是差不多等級。因為不知道火花會往哪個地方噴濺,如此一來的話,應該要繃緊神經才是。寶美趕緊確認自己的名牌,並且把捲起來的制服裙悄悄地重新放下來。
即使在班長躊躇不定坐下之後,班導師依然不輕易開口,屏息凝神靜靜地站著。就像射擊前的瞄準姿勢一樣,班導師一臉嚴肅且帶著悲壯的神情。
「昨天勇氣被車子撞了,就在學校前面便利商店,要過斑馬線的時候發生車禍的,為什麼勇氣會發生意外呢?」
班導師銳利的眼光像雷射激光似地掃過全部的孩子,彷彿其中某人知道事情來龍去脈一樣的發問。
「你們也很清楚,斑馬線都有安裝紅綠燈,亮綠燈過馬路是絕對不會發生意外的。明明就有紅綠燈,但是勇氣卻視而不見穿越馬路,然後就『砰』!」
配合「砰」的聲音,班導師搥了一下講桌。大概是因為搭配得恰到好處的音效?寶美腦海中彷彿浮現了勇氣被車撞到彈飛在空中的身影,身體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哆嗦。朝會的時間不長,班導師再度停下話語,與孩子們的眼神交會,班導師的沉默引起大家一陣焦躁不安的情緒。
「意外發生的時間是一點十七分,午休時間結束前三分鐘。應該是想在時間內趕回教室所以心急吧,可是勇氣到底是為什麼要在這麼趕的時間內,急著來回便利商店呢?這個可以從勇氣右手提著的塑膠袋裡得知答案,是麵包!確認了勇氣昨天明明就有吃學校的營養午餐,但是為什麼卻為了買麵包跑去便利商店呢?而且還是五個麵包,你們知道這叫什麼嗎?誰要說說看啊?」
麵包shuttle !坐在隔壁排的宋智萬小聲地開了口。白痴,這又不是真的要你回答的問題,寶美瞪著低下頭來的宋智萬,這人還滿乖的,但就是一點都不會察言觀色啊,嘖嘖嘖。
「勇氣現在手指、手腕骨折,再加上大腿骨折和十字韌帶撕裂,這是需要十週休養才能痊癒的重傷。昨天人還好好在你們身邊的孩子,現在突然變成這樣,你們不覺得哪裡很奇怪嗎?昨天去了一趟醫院和勇氣談了一下,我這才知道勇氣有好一陣子過得很辛苦。雖然這次勇氣的事件以交通意外來處理,但是相信大家也都察覺到這背後內幕了吧?我覺得不能讓這個問題就這樣被含糊帶過,所以花了一段時間說服勇氣,才讓他告訴我這段期間讓他過得很痛苦的三個傢伙的名字。就是你們其中的三個人!」
孩子們一陣騷動,不是他們嗎?可是為什麼是三個人?有些人轉身往後看。
「我相信你們應該都知道是誰,不對,就算別人不知道,當事者自己一定相當清楚。就給你們一個禮拜的時間,自首吧!不要再昧著自己良心了,坦誠面對自己做過的事情,不要一直左顧右看的!雖然有可能是他,但也有可能是你,覺得不是自己嗎?不要太有自信!因為三個人之中,也有讓人意想不到的人物,所以我也非常驚訝。如果霸凌勇氣的三個人自首的話,我不會把這件事情送交到校園霸凌委員會,會在我這邊解決這件事情。希望到下禮拜為止,所有事情都能夠解決。今天朝會就到這裡。」
鄭惠妍抓住要下講臺的班導師。
「如果那三個人都不自首的話,會怎麼樣呢?」
該說她的確有以外語高中為目標勇往直衝孩子的風格,作風相當乾脆明快嗎?但是惠妍啊,有目標是不錯的,不過現在應該不是問這個問題的好時機吧?
如果能夠把這話說出口的話,那該有多好啊?寶美的嘴唇動了動又緊緊閉上了。在首爾生活了六個月,寶美成了「自言自語達人」,曾經夢想成為主播的偉大抱負都去哪兒了呢?總是在內心犯嘀咕,太糟糕了,真是太糟糕了……一股慚愧感油然而生。
班導師似乎有些不高興,皺起了眉頭。
「好奇嗎?其他人大概也很好奇吧。我也苦惱過這個問題,但是現在剛好想到解決方法。聽到朋友受傷了,但是卻一臉置身事外,因為你們的表情真的讓人覺得滿受傷的,我現在要你們自首是為了要從寬處理,但是如果是相反的情況,就應該要接受殘酷的懲罰才行。如果這三個人不自首的話,這件事情就會定義為集體排擠,讓你們所有人都在放學後接受團體心理輔導。」
喀喀喀,班導師高跟鞋的聲音彷彿法官的槌子聲一般,莊嚴地迴盪在空中,原來連換穿室內拖鞋的心思都沒有啊。班導師離開之後,寶美嘴裡吐了長長的一口氣,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緊張,感覺一下子全身力氣盡失。
當班導師一離開教室,原本安靜坐在位置上的孩子們就像分子運動一樣,分散在各處各自成群。
「到底怎麼一回事啊?不是兩個人是三個人?」
「不是說有讓人意想不到的人物嗎?」
「有兩個是確定的,結果剩下最後一個人是變數啊。」
「什麼團體心理輔導嘛,這也太過分了!馬上就要期末考了,竟然只因為那三個人,卻連我們都得要遭遇這種事情?」
有幾個人毫不掩飾地就往許治勝的方向看去,而寶美的眼神則是看向姜宇宙。剛才班導師講完話時,姜宇宙明顯就像鬆了一口氣,感覺放心了的表情?究竟姜宇宙心裡藏著什麼秘密?
「該不會是因為勇氣家裡很有錢,所以班導師的反應才會這麼誇張吧?」
可能是因為看太多第四臺的美劇?所以張亞嵐發表了一段陰謀論,但是趙秀珍覺得班導的反應一點都不誇張,是因為勇氣傷勢太嚴重了才會這樣。對於趙秀珍的話,張亞嵐稍稍歪了頭,大概傾斜五度左右吧,這是當她覺得不是很滿意時會有的動作。沒察覺張亞嵐歪頭背後的意思,粗神經的趙秀珍只說了「啊,愛睏」,就趴在桌上了。因為高個子又搭配著一頭短髮,如果再穿褲子的話,看起來活脫脫就是一個少年的趙秀珍可能有著比粗繩還粗的神經,一點也沒把張亞嵐雷射激光般的眼神放在心上,就趴下去瞇了一下。
從「他們自己會去自首吧」持樂觀肯定態度的宋智萬,到想著「乾脆不去補習,接受團體心理輔導也不錯」不懂事的李英燦,一群孩子就像是連珠砲似地你一言我一句,但其中,就是沒有任何一句話是擔心朴勇氣的。寶美才在心裡想大家真是太過分了,突然什麼閃過腦海嚇了一跳。
「吼,電話!」
完全忘得一乾二淨了,昨天午休時間寶美申請了外出證去看了眼科,因眼睛突然有些充血狀況,保健老師擔心是傳染性疾病,催促寶美急忙去眼科就診。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寶美罹患的是常見的病毒感染,她拿著藥,正要回學校的時候,手機在寶美要踏入校門的前一刻響起。
「朴勇氣?」
手機螢幕畫面顯示著朴勇氣的名字,真是神奇,我什麼時候存了他的電話?這才想起來是因為某一次分組作業,所以有了他的電話。他為什麼打電話給我呢?怎麼沒有把手機交出去?在和平國中裡,所有學生在早上時都得交出自己的手機,寶美因為外出看醫生的關係,所以可以暫時拿回來,但是朴勇氣是為什麼呢?雖然感到有些好奇,但是比起好奇心,更覺得麻煩,所以拒接了電話。加快了腳步正要往學校大樓走去,在川堂的朴勇氣朝著寶美揮揮手,接著手機又再度響起。
「原來是看著我打電話啊,可是有什麼事呢?」
距離有點遠,但是兩人的確都看到對方了,雖然假裝沒看見對他有些抱歉,然而如果和他攪和在一起的話,可是一點好處也沒有。寶美悄悄地將頭轉向旁邊,午休時間也沒剩多久了,點完眼藥眼睛刺痛沒看見,這是個很好的藉口。以最快的速度將手機塞到制服口袋裡,手機又響了幾次之後就悄然無聲了。萬一在川堂碰到面的話,死也要說自己沒看到他,可是就在鈴聲停止的同時,朴勇氣也消失不見了。
「到底是有什麼話想要對我說呢?」
從時間點來看,是朴勇氣去買麵包的路上,因為知道我申請了外出證,所以想要拜託我幫忙買嗎?該不會在我進校門口前就一直盯著我看吧?如果那時候我幫朴勇氣買麵包的話,他也不會出意外了……只要過了斑馬線就是便利商店了……班導師給的看診費用也還有剩……後悔湧上了心頭。
「等等,班導師說的意想不到的人物,該不會就是我吧?」
突然,一陣不安襲湧而來。把手機放入口袋時,不知道勇氣有沒有看到呢?朴勇氣可是不用戴眼鏡的人呢。不可能的,距離算滿遠的,不管視力再怎麼好,也不會看得那麼仔細,而且不過是兩通電話沒接而已……更何況剩下的錢也不夠買麵包啊。我可是有很多正當的理由能拿來當藉口呢。
「雖然對他的態度有些冷淡,但並非關係不好,所以不可能說出我的名字。不對,對於意外發生有決定性影響的是我啊!」
自責與怯懦的辯解就像雲霄飛車一樣,不停在腦海中快速地起起落落。
「喔,那種程度的話,完全就是遊戲之神啊!什麼時候等級爬這麼高?」
吳在烈的大聲嚷嚷打斷了寶美的思緒,這麼厚臉皮的傢伙都有,我才不算什麼咧。看到吳在烈的模樣讓人感到安心,說自己是勇氣的朋友,每天都混在一起,竟然一臉天下太平的樣子!
可是,朋友?這個班上到底有幾個人會覺得自己是朴勇氣的朋友呢?分不清什麼時候該站出來,什麼時候不該站出來、絲毫沒有幽默感、功課不好、個子又矮不隆咚、還沒過變聲期,所以聲音仍相當尖細的人,在寶美眼裡,注定被霸凌的孩子已經出爐了,對不起,就是像朴勇氣這樣的孩子。
大家都叫朴勇氣「繼承者」,說他以後會繼承他爸爸十三億的家產,所以不用念書也沒關係,說什麼和你們這些人是不一樣的?雖然不知道朴勇氣實際上有沒有說過這種話,但是傳聞已經散開來了。可是很奇怪,既不是十億也不是二十億,是十三億!寶美對於這麼具體的數字金額更感到訝異,爸爸曾經說過即使把寶美以前住的果園土地全部賣掉,連兩億都不到,而且連首爾的一棟房子都買不起……可是像朴勇氣這樣的傢伙竟然可以繼承十三億?寶美聽到的當下驚訝地張大嘴巴。看著自己腳上那雙因為穿了很久大拇趾處因而凸起的老舊運動鞋,寶美意識到原來在教室裡就可以目睹到新聞上所說「社會兩極化」的現象。

朴勇氣是一個在許多方面都很明顯看得出來是有錢人的孩子。
「哇,朴勇氣穿的是限量球鞋耶,原來繼承者的傳聞是真的啊?」
一臉寫著「我就是不良份子」,不管繫領帶的規定,總是解開制服襯衫鈕扣的吳在烈明顯不懷好意地問時,朴勇氣像不知道聽不懂這些挖苦諷刺一樣,還高興地點點頭。就連五月才轉學過來的寶美一看也知道「喔,要小心這傢伙」、「那個孩子看起來很愛瞎胡鬧,但只是泛泛之輩」、「那個孩子是學究派的模範生啊」等方式掌握了全部孩子的分類,可是朴勇氣可能不具備這種觀察眼力,還在炫耀新買來,可以像手錶一樣戴在手腕上的手機。不知道朴勇氣到底知不知道,那時候吳在烈的眼睛正閃閃發亮?
「他看來有點危險……」
寶美把朴勇氣和許治勝、吳在烈歸類為危險因子。是因為總是搞不清楚狀況的朴勇氣他的無知,才會釀成今天的意外嗎?朴勇氣到底是受了多嚴重的傷呢?無法加入騷動亂哄哄孩子之間的寶美,獨自陷入了沉思。

第一節課是社會課,不知道朴勇氣發生意外的消息是不是還沒傳到教務處,社會老師看了看朴勇氣的空位,只問了一聲「缺席?」就不以為意地帶過了。
耶穌把九十九隻羊丟在田野裡,四處尋找走失的那一隻羊,可是學校可不能這樣,就算耶穌活著回到這間教室裡,也會和社會老師有一樣的反應。首先,鄭惠妍就不會放任不管吧,她肯定會運用邏輯來說明拋棄那隻羊,才是為多數人著想……鄭惠妍的表情一點變化都沒有,仍像昨天一般專心地聽課。
寶美不知怎麼地覺得朴勇氣的處境有點可憐,回頭看了看他的空位。朴勇氣的位置就像是偶然般地位在教室的中央,剛才看起來就像是小小樂高積木般的位置,現在卻看起來極度像一個凹陷的洞,洞裡似乎有著無論什麼東西都會被吸進去的黑暗,以及可能會從無法測量的深度中散發出的恐懼。
「反正那三個人自首的話,事情就結束了嘛。」
但是,那個意想不到的人物到底是誰呢?是看起來很焦急不安的姜宇宙?不太像他的樣子,因為在姜宇宙身上找不到一丁點敢欺負任何人的膽量,跟另外兩個確定的嫌疑犯差很多。
趁著老師在黑板上抄寫的空檔,又轉過身回頭看,許治勝深深地低著頭,吳在烈則是舉起拳頭,對著對到眼的寶美挑釁地說「看什麼看?」。主謀與共犯的模樣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但是誰是主謀呢?兩個人之中誰的罪又更重呢?不對,昨天午餐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