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公告!即日起門市營業時間調整為AM11:00-PM08:00,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書局與您共同防疫,台灣加油。
1/1
庫存 > 10
有毒的話語:親密關係裡的話語控制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79221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話語控制利用有毒、巧妙的言語,進行狡辯或將過錯轉嫁。
讓無辜的一方,被洗腦地以為是自己的責任、是自己的錯。
話語控制是一種語言陷阱、精神暴力。傷人至深。

很多人都隱瞞了婚姻關係裡的苦痛、暴力,或幻滅。
那是說不出口的精神暴力。

話語控制利用有毒、巧妙的言語,進行狡辯或將過錯轉嫁。
讓無辜的一方,被洗腦地以為是自己的責任、是自己的錯。
話語控制傷人至深。


話語控制是一種語言陷阱、精神暴力。
當另一半利用話語控制,讓你受騙、委屈、自責、內疚、疲憊,甚至罹患憂鬱症時,你,卻往往說不出口……

‧「你陪我的時間太少了,也太少關心我,我才會出軌。」→讓對方內疚
‧「為了你、為了孩子、為了這個家,我付出那麼多,你還來責怪我?」→讓對方覺得虧欠
‧「你們知道吧?我太太很愛胡思亂想,她有憂鬱症。」→貼標籤、孤立對方
‧「你應該去跟你的精神科醫師談談你的原生家庭問題,你們家沒人婚姻幸福,不是嗎?」→詆毀、羞辱對方


親密關係裡的信任與封閉性,正是話語控制的溫床
話語控制以語言為武器,以三種手段,即情感控制、精神騷擾以及一系列譴責、抹黑及摧毀對方自尊的行為來進行。
特別是在親密關係裡,因彼此存在著信任及封閉性,更讓話語控制難以被察覺,以及察覺後,難以說出口。

付出越多、關係越親密、個體越脆弱,受到話語控制的可能性就越大
雖然你深愛對方,渴求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但若另一半常常用有毒的話語,對你進行話語控制,而你因為愛,等待著對方改變,或不斷包容、忍讓、一退再退,那麼,你不但將失去愛情與婚姻,更將失去自己。

由法國精神分析學家羅伯特‧紐伯格所寫的《有毒的話語──親密關係裡的話語控制》,以清晰的思維與視野,深刻提醒我們在親密關係裡的巨大盲點。

★本書特色:
◎蘇絢慧((諮商心理師;璞成心遇空間心理諮商所所長)推薦序。王浩威(精神科醫師;作家)、林靜如(律師娘)、洪仲清(臨床心理師)誠摯推薦(依姓氏筆劃順序排列)。

◎「越是強調自我反省,對自己充滿批評和否定的人,在親密關係裡,越是需要對方的認同和肯定。而越是死守彼此對外封閉的親密關係,操控的情況也會衍生得越大。」──摘自蘇絢慧推薦序

◎7徵兆,顯示你正在被話語控制
1.爭吵之後感覺精神錯亂,腦子裡像一團漿糊。
2.感受到從未感受到的、不合理的、無確切緣由的內疚感。
3.身體近來出現一些症狀,特別是在跟伴侶爭吵以後:身體不舒服、頭痛,非由機體病變引起的胃痙攣。
4.感到憂鬱、自我厭惡、無緣無故的感傷。
5.感到絶望,有暴力或自殺的衝動。
6.對方語言中重複出現「從不」、「總是」這樣的詞,以及動詞「是」(你是,你以前一直是,你以前從來不是等等)。
7.所有讓你對自己的感知產生懷疑的話,出現不再相信自己的感知或推測的感覺,尤其是當這類話語和感覺在正常情況下不曾出現的時候。

◎8步驟,擺脫話語控制
1.意識到自己正受到控制。
2.識別控制的性質,甚至控制者進行控制的潛在動機。
3.自問當下的情況是否正常。
4.搞清楚要傾訴的對象。
5.成功抒發。
6.放棄改變對方的想法。
7.捍衛自己的底線。
8.諮詢專業人士。
羅伯特‧紐伯格(Robert Neuburger)
法國精神分析學家、夫妻和家庭治療師、布魯塞爾自由大學臨床心理學名譽教授、法國家庭治療協會前副會長、瑞士家庭治療協會前副會長、歐洲家庭治療協會(EFTA)、法語瑞士家庭治療和系統干預協會(AS THE-FIS)以及日內瓦家庭治療協會(AGTF)會員,主要在瑞士、法國、比利時和西班牙,從事心理治療師的培訓和督導工作。


楊燕萍
武漢大學法語專業本科,曾赴巴黎進修。中法筆譯經驗豐富,多年來,一直從事法語編輯和翻譯工作。曾翻譯多部法文著作。
〈推薦序〉一種在痛苦及折磨關係中的生命消耗
◎蘇絢慧(諮商心理師,璞成心遇空間心理諮商所所長)

自古以來,人類歷史的發展,一直存在著階層控制和剝削。尤其華人文化長久以來以禮教之名,行使各種各樣的手段,壓迫及虐待被認為地位低下的人民,或是奴隸、家僕。

如今,奴隸制度的解放,貧富之間皆有平等的基本人權和公民權的保障,但是那些長久以來潛移默化、不斷洗腦我們的階層思想、不平等制度、歧視文化、刻板印象……仍是不停地左右我們的情感和行為,受無意識很大的操控,以致於雖然社會強調人人平等,我們仍在自己的生活中、關係中、人際交往中,任由各種階層控制和不對等的侮辱、歧視、嘲諷、輕蔑的話語發生,一味地要自己忍耐、不要有感覺,或是呈現自我質疑和自我貶抑的無力感。
特別是,在親密關係和親子關係,這樣的現象尤其顯著。為什麼呢?

因為這兩種關係,雖然以姻親結合或以血緣構成關係,卻往往被認為是「最沒有權利」的關係;只要有一方強勢壓迫、家庭地位較高、經濟條件優勢,他幾乎可以任意對待親密關係中的另一個人,或家庭中的另一個成員。這樣的成員,不具威脅性,同時最不需要考慮「界限」的存在,彷彿他的存在,理所當然要被壓迫、羞辱和控制。

控制的方式,常見有四種形式:話語控制、情緒控制、暴力控制和經濟控制。
而無論是哪一種控制,都還是以情感操控為主要目標。因為對人類生活來說,渴求愛與情感仍是不可或缺的基本需求。我們活著不只單靠食物,我們想要追求重要感、價值感,也期盼擁有幸福和親密。

然而,當這些基本的生命價值需求和對情感的渴望,遇上了階層及不對等的關係時,它就成了控制者握在手中的籌碼,和可以行使情感操控的利器。

這一本由法國精神分析學家羅伯特‧紐伯格所撰寫的《有毒的話語──親密關係裡的話語控制》帶我們端詳清楚這當中的操縱手段和陷阱。只要控制者確認了對方的低自尊、低自我價值感,以及自我認同的不穩定和自我發展受損,那幾乎可說是操控者的嘴邊肉、手中玩物,隨時都有被吞噬和擺布的危險。

為什麼有毒的話語最容易隱藏在親密關係中呢?為什麼在愛人嘴裡最殘忍、傷人的控制話語,我們卻聽得渾然不覺,甚至還深深地自省,是否自己還做得不夠好,以至於得不到對方的滿意和肯定?

越是強調自我反省,對自己充滿批評和否定的人,在親密關係裡,越是需要對方的認同和肯定。而越是死守彼此對外封閉的親密關係,操控的情況也會衍生得越大。如本書所言,有毒的話語的危害性,主要在於控制者用看似符合某種邏輯的話語,隱藏了自己真正的目的。控制者以善意的偽裝,說著迷惑人的、似是而非的話,來操控另一個人的思想能力,以及引發不明的情緒作用。

進行控制的人不一定是「病態自戀者」:只要條件允許,每個人都可能實施這種話語控制。當控制者想要掩飾某種行為或目的時,情感控制往往是他們最常用的手段。情感控制很大程度上與受控者是否容易被激起內疚感、羞恥感或同理心有關,而且取決於受控者是否信任這段感情或控制者本人。所謂的控制,是為了說服「受控者」,讓他們去接受或面對一些強加在他們身上的、棘手的、讓人痛苦的,甚至是令人震驚卻不得不強迫承受的情況。

在社會新聞中,許多家庭暴力、虐待事件或是情殺案件,我們可從中看見話語控制和情感控制大量地存在。但那只是冰山一角,在未發生成社會事件或案件之前,他們就如我們一樣,習於這樣溫水煮青蛙的過程,聽些似是而非的道理,或聽人詭詐狡辯的言詞,慢慢地習以為常,難以再清晰思考和辨識,究竟在關係裡的真相是什麼。

話語控制是一種讓我們淪陷在痛苦與折磨關係下的生命消耗,其對身心健康的損害,及對與社會連結及信任的破壞程度都相當嚴重。然而,只要我們覺察及覺醒,擺脫話語控制不是不可能的。過程需要經歷幾個必要的步驟,這也是本書非常重要的貢獻。不論我們是話語控制的受害人,或是身為專業人士,唯有充分地認識及意識到控制是如何發生的,我們才可能進行調整,解開被控制的操縱鎖鍊,即時求生。
011【推薦序】一種在痛苦及折磨關係中的生命消耗/蘇絢慧(諮商心理師;璞成心遇空間心理諮商所所長)
015【前言】有毒的話語往往隱藏在親密關係中

第一章 親密關係的盲目性:吸引、信任、幻滅
029吸引的風險:
當我們被一個人吸引時,我們會對這個人敞開心扉,信任他。這時,就可能被對方控制。
031沒有幻滅,就沒有控制:
當一方無法把對方當作欲望的對象時,愛情就幻滅了。幻滅最常見的就是出軌。
034為什麼我們不知道自己正在被控制?
付出越多、關係越親密、個體越脆弱,受到控制的可能性就越大。
第二章 控制的五個原因
041隱瞞某些事情:
百分之九十都是想隱瞞婚外情。
043改變對方或為自己辯護:
「你就是想讓我內疚!你總是這樣,你從來不承認自己犯的錯!」
045挽留對方:
「你怎能離開我?」
046逼走對方:
從心理上打擊,反覆羞辱、損害對方的尊嚴等。
047詆毀對方:
孤立對方,讓他在親人、孩子、朋友,甚至是法律面前,失去信譽。
048不同的手段,同一種武器――語言:
分為情感控制與精神騷擾,以及一系列譴責、抹黑、摧毀對方的行為。
第三章 讓你有苦說不出:情感控制
053內疚感:
「你給我的陪伴少了,你對我的關心少了,我才會出軌。」
058羞恥感:
開玩笑、羞辱、取笑、斥責、揚言報復,都會讓人產生羞恥感。
066擔憂、自憐、同理心:
有時這被認為是情感勒索,特別是以威脅要自殺的形式出現時。
070虧欠感:
「我為了你、為了孩子,付出那麼多,你還來責怪我?」
075甜言蜜語:
在親密關係中,往往當局者迷,也容易被謊言所迷惑。
077野蠻分析:
「你應該去跟你的心理師談談你的原生家庭問題,而不是一味地指責我!」
079嫉妒:
「如果你不表現出這麼強的占有欲,我就不會出軌了!」
081真誠:
「我送給妻子我的真誠!如果我跟別的女人在一起,我會跟她說的。」
082承諾:
「這只是個意外,我們能過這道關卡。我跟你保證沒有下次了。」
084恐懼:
威脅、報復、情感勒索。
086讀心術:
控制者會去猜測對方的所思、所想、所感,而受控者很難否定這些猜測。
087正常化:
控制者向對方提出一個「正常」的要求,例如交換性伴侶等,且讓對方覺得拒絕這樣的要求,是可笑的。
088要求信任:
僅僅因為是夫妻或情侶,所以就要求對方要信任他、相信他。
第四章 淹死一條魚:精神騷擾
093從謊言到隱瞞:
我要向伴侶隱瞞什麼?目的又是什麼?隱瞞有哪些風險,而我是否做好了承擔的準備?
097虛假資訊:
暴露在虛假資訊中的人,總搖擺於兩個狀態之間:相信自己,還是相信對方?
110雙重資訊:
雙重資訊可以表現為說話時繞圈子,它也可以表現為語言和行動上的不一致。
第五章 將反抗扼殺在搖籃裡:孤立、詆毀、摧毀對方
119動詞「是」的危害:
「你是笨蛋、醋罈子、醜八怪、廢物、人渣、蠢貨、可憐蟲、性無能、瘋子、神經病、掃帚星。」
123病理化,或亂貼標籤:
他或她之所以會那麼做,是因為憂鬱症……
126種族歧視,性別歧視:
「你們家不少人都得了憂鬱症,你也一樣,而且你們家沒有一對夫妻能夠長久的。」
128重塑過去;修正主義:
以指責的方式重塑兩人的過去,例如「從一開始,你就沒有愛過我。」
130否認主義,或孤立對方的藝術:
否認主義可能會使受害者放棄辯解(「既然沒人相信我,那我便從此不再提起。」)還可能會導致重度憂鬱。

第六章 完美的玩偶:什麼樣的人更容易被控制?
142早閉型統合:
這一類的人,盲從權威,對環境的適應性差。
145不安全依戀者:
個體憂慮被棄的程度,往往與個體對自己的價值判斷成正比。
151非自主取向者:
他們根據環境中的控制(如獎賞或尋求社會贊同)來發起和調節自己的行為。
153其他:
如社會文化因素、父母的教養方式、人格類型等。

第七章 如何擺脫話語控制?
161意識到正在發生的事:
確認自己是不是受控者。
164相信自己:
一個人能否相信自身的感受?這是一個從童年就開始建立的漫長而複雜的過程。
168識別控制的類型:
辨別出自己可能是被哪一種控制類型所控制。
170發現控制者的潛在動機:
控制者的五個潛在動機,例如想改變對方、挽留對方等。
172正不正常:
「我的伴侶正常嗎?」「我自己正常嗎?」「我們的關係正常嗎?」
176向誰訴說?
向他人傾訴,是擺脫控制的第一步。
180大發雷霆:
當我們發現對方對我們使用了控制手段,發火是正常的。
182放棄改變對方的想法:
這是擺脫控制的重要一步。
184捍衛自己的底線:
這使你能夠在保護自己領地的同時,保持你的尊嚴。
186避免情況再次發生:
瞭解控制,並試著清空心中殘餘的怒火,將對你的下一段親密關係有所幫助。
第八章 專業幫助能帶來什麼?
189當諮商心理師的介入,使情況變得更嚴重時:
有些精神科醫師、心理師或者其他專業人士認為事情非黑即白。
191把選擇權交給來訪者,是心理師的職業道德準則:
目標是不譴責控制者,也不讓受害者在背黑鍋的情況下,提供幫助。
197傾訴的好處:
讓事實得以呈現。
結語 放棄不等於失敗
第二章:控制的五個原因
人有一種可怕的欲望,想要窺探別人的內心,傳遞自己的恐慌,為別人和自己一樣悲傷恐懼而感到安慰,想要操縱別人,在得知別人受到自己影響時自鳴得意。這些都是難以啟齒的,我們心中的惡魔。
――奧爾罕·帕穆克,《白色城堡》

要記得,有毒的話語的危害性,主要在於控制者用看似符合某種邏輯的話語,隱藏了自己真正的目的。控制者以善意的偽裝,說著迷惑人的、似是而非的話。
實施控制的人不一定是「病態自戀者」:只要條件允許,每個人都可能實施控制――在親密關係中,這樣的機會多的是!除了剛才所講的吸引,還有五個實施話語控制的原因:隱瞞某些事情、改變對方或為自己辯護、挽留對方、逼走對方,以及詆毀對方。

隱瞞某些事情:百分之九十都是想隱瞞婚外情。
常見的情況是,夫妻或情侶中的一方,想要隱藏某些可能會危及雙方關係的行為,其中百分之九十都是婚外關係。
這裡面也包含了多種可能,比如不再愛對方了、對對方失去了「性趣」、同性戀、私底下在經濟上幫助某些家庭成員、被解雇、破產、生病,或者是,重組家庭中的一員,頻繁看望和前任所生的小孩(以迎合伴侶)等等。這些情況下使用的控制技巧不容小覷,因為它們的目的是蒙蔽對方。

改變對方或為自己辯護:「你就是想讓我內疚!你總是這樣,你從來不承認自己犯的錯!」

要求另一半改變行為、習慣,是很棘手的事情,通常都會產生反效果:這樣的要求會被當作批評,有時候甚至會被當作攻擊,轉而引起對方的反擊,對方會以多少有點道理的指責來回敬你:
――「你想讓我承認是我的錯,是吧?」
――「不是啊!我只是想讓你不要……」
――「你就是,你想讓我內疚!而且,你總是這樣,你從來不承認自己犯的錯!」
然後,兩個人就開始吵起來了……互相指責,有時候甚至是對罵,每個人都試圖――以自己在這方面不可否認的才能――讓對方感到不快。最後,得出的結論是對方沒有改變,自己也沒必要改變。

互相指責
在一個性別越來越平等的世界上――即便這種平等遠沒有完成,兩性都要徹底改變對彼此的看法和行為。
互相指責並不能使提出的要求得到接受和採納。也許提出要求的人,會嘗試其他的方式,更巧妙一點的,有時候甚至是更有風險一點的,直至找到「好的」、能讓自己的要求得到滿足的提出方式。

挽留對方:「你怎能離開我?」
在這種情況下,控制行為的發生是為了留住想要疏遠自己,或是想要放棄這段感情的人。
如果是要挽留疏遠自己的人,控制者放出的信號會是分散的,但也能感覺到被疏遠的距離感;
如果要挽留想要放棄這段戀情的人,控制者放出的信號則很明確:「如果還繼續這樣的話,我就離開。」(言下之意:挽留我),甚至更明確:「我要離開了。」
讓人絞盡腦汁維持親密關係的原因很多,可能是因為一方還愛著另一方,可能是為了維持表面的關係,或是因為財務方面的牽扯。這個時候,控制情感(使對方內疚、情感勒索、威脅)便會如約而至。

逼走對方:從心理上打擊,反覆羞辱、損害對方的尊嚴等。
這種卑劣的行為是很危險的。
控制者從自身和金錢的角度上考慮,認為以這種方式離開對方,自己的損失更小。一切的打算,只是為了讓不再被愛的一方,先提出離開!
在這種情況下,控制者會故意破壞雙方的關係,指責對方讓生活變得不堪忍受。
為了達到目的,他主要會從心理上進行打擊:反覆羞辱、損害對方的尊嚴等等。

詆毀對方:孤立對方,讓他在親人、孩子、朋友,甚至是法律面前,失去信譽。
這裡講的是暴力指責,旨在孤立對方,讓他在親人、孩子、朋友,甚至是法律面前,失去信譽,向眾人呈現自己建構出來的對方的形象,或者實施報復。
最惡劣、最具破壞性的控制手段,在這個時候都會用上。
這種情況,通常出現在兩個人分手和離婚的時候,在家暴發生後,也能見到。家暴的實施者,通常是男性,會試圖將受害者描繪為說謊者和始作俑者。

不同的手段,同一種武器――語言:分為情感控制與精神騷擾,以及一系列譴責、抹黑、摧毀對方的行為。

控制的原因各式各樣,控制者使用的「武器」卻只有一個,那就是語言。
如果用埃米爾‧本維尼斯(Émile Benveniste)的觀點來解釋,就是使用語言來規劃和組織對方的想法。在手段上,花樣也是層出不窮。
如上文所述,控制者常常會嘗試多種手段,以便找到那個對他來說最有效的……儘管如此,我們還是能把這些手段歸為三組,或者說三類,有平凡無奇的,也有極為陰險、狡詐的:情感控制、精神騷擾,以及一系列譴責、抹黑、摧毀對方的行為。
想要知道自己是不是控制的受害者,並不容易,因為控制的目的就在於讓我們對自我和自我感知產生懷疑。
雖然有些控制是比較顯而易見的,但是那些最有害的,恰恰是最難以看透的。
想要看清這些控制行為,首先要能識別它們、定義它們、闡述它們。
這也是以下三章的主要內容。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