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海外有庫存,下單後進貨(等候期約20個工作天)
難哄(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48元
定  價:NT$288元
優惠價: 87251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海外有庫存,下單後進貨(等候期約2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晉江言情版塊2020年TOP作品。單平台超92億積分,章均超75萬點擊,44萬收藏,首章點擊超154萬,各項數據持續飆升中!《偷偷藏不住》姊妹篇。

《難哄》連載期間及結束後,依然長期居於晉江言情榜單D1,與蟬聯青春文學暢銷榜的《偷偷藏不住》共同構建成完整的青春系列,是一部備受讀者喜愛的高人氣作品。

★高人氣暢銷書作家竹已溫柔、治愈口碑代表作!

青春暢銷作者竹已繼《偷偷藏不住》《奶油味暗戀》後,又一部高人氣代表作。夢遊症記者溫以凡X墮落街頭牌桑延,作者文風甜美,寫盡了暗戀時的怦然心動與熱戀期的小心思、悸動,酥甜度爆表!

★內外雙封,設計師46親自操刀裝幀設計。誠邀知名畫師Ashorz、yasuko、咸貝啾、齊桑樹加盟,內文含8P彩插,全書每個章節各繪一張精美插圖,內文選用80g東興象牙白紙質,製作精美。

★這麼多年,我還是——

只喜歡你。

 

機緣巧合之下,溫以凡跟曾被她拒絕過的高中同學桑延過上了合租的生活。兩人井水不犯河水,像是同住一屋簷下的兩個陌生人。

平靜的生活中止於某個晚上。溫以凡從桑延口裡得知自己近期夢遊的事情。她有些窘迫,也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昨晚應該是你第一次看到我夢遊吧?”

桑延散漫道:“還有一次。”

溫以凡沉默兩秒,遲疑說:“那我……做了什麼嗎?”

“你突然跑出來抱住我。”

“?”

桑延挑眉,閒閒地補充了句。

“還親了我一下。”

竹已

高人氣暢銷書作者。

改稿強迫症晚期患者,總退役失敗的熬夜冠軍。想養矮腳貓,攢一冰箱的零食,去會下雪的城市過冬。

 

代表作《偷偷藏不住》《難哄》《奶油味暗戀》《敗給喜歡》《多寵著我點》

《難哄》後勁兒太大了,誰看誰知道。——微博讀者

 

N刷《難哄》了,表白我的霜降老婆,太愛憨憨耿直的大美女了,她是我心目中真正的身處黑暗嚮往光明的人。希望無數個平行世界裡你都能抓住自己的光,平安喜樂。——微博讀者

 

我喜歡桑延十年如一日的深情,從年少的意氣風發、放下驕傲去珍視一個女孩,到沉澱多年後充滿醇香的愛意,就好像細小的雨珠不斷積聚,匯成陣雨帶著甜膩向你砸個滿懷。很難不去臣服於這樣的溫柔,永遠懂得進退,懂得適度,永遠站在你身後。小說男主天花板!——微博讀者

 

第一章墮落街頭牌

第二章沒跟你說

第三章我剛搬來這

第四章但我對你不太放心呢

第五章他的一身傲骨

第六章你怎麼選了宜荷大學?

第七章來超市參加高考

第八章你剛親我了

第九章就這一次

第十章做人要有點兒擔當

第十一章她想跟桑延談戀愛

第一章

墮落街頭牌

 

難得的休息日,溫以凡熬夜看了一部恐怖電影。

詭異感全靠背景音樂和尖叫聲堆砌,全程沒有讓人膽戰心驚的畫面,平淡如白開水。出於強迫症,她幾乎是強撐著眼皮看完的。

結束字幕一出現,溫以凡甚至有了種解脫的感覺。她閉上眼,思緒瞬間被睏意纏繞。即將墜入夢境時,突然間,房門被重重拍打了一下。

嘭的一聲——

溫以凡立刻睜開眼,順著從窗簾縫隙掉進來的月光,看向房門。

從外邊,能清晰聽到男人醉酒時渾濁的嗓音,以及跌跌撞撞往另一個方向走的腳步聲。之後是門被打開又關上的聲音,阻隔了大半的動靜。

又盯著門好幾秒,直至徹底安靜下來後,溫以凡才放鬆了精神。她抿了抿唇,後知後覺地來了火。

這週都第幾回了?

睡意一被打斷,溫以凡很難再入睡。她翻了個身,再度合了眼,百無聊賴地分出點精力去回憶剛剛的電影。

嗯。好像是個鬼片?還是個自以為能嚇到人的低成本爛片……迷迷糊糊之際,溫以凡腦海莫名浮起了電影裡的鬼臉。

三秒後,她猛地爬起來,打開床頭的檯燈。

 

整個後半夜,溫以凡都睡得不太踏實。半睡半醒間,總覺得旁邊有張血淋淋的鬼臉正盯著她看。直到天徹底亮起來了,她才勉強睡了過去。

下午,溫以凡被一通電話吵醒。因為熬夜和睡眠不足,她的腦袋像被針扎了似的,細細密密發疼。她有些煩躁,磨蹭地拿起手機,按了接聽。

那頭響起發小鍾思喬低低的聲音:“我晚點給你打回去。”

“……”

溫以凡的眼皮動了動,腦子宕機了兩秒。忽地打個電話來把她吵醒。這就算了。居然不是正片,只是個預告。

她的起床氣瞬間炸裂,脫口而出:“你是不是存……”話還沒說完,電話已經被掛斷。

拳頭像是打在了棉花上,溫以凡睜眼,悶悶地洩了氣。又在床上躺了一陣子,她拿起手機,看了眼現在的時間。

臨近下午兩點了。溫以凡沒再賴床,扯了件外套套上,出了被窩。

走進廁所,溫以凡正刷著牙,手機再度響起來。她騰出手滑動了一下屏幕,直接開了外放。

鍾思喬先出了聲:“我去,剛遇到高中同學了,我頂著大油頭還沒化妝,尷尬死了!”

“哪那麼容易死,”溫以凡嘴裡全是泡沫,含混不清道,“你這不是碰瓷嗎?”

“……”鍾思喬沉默三秒,懶得跟她計較,“今晚出來玩不?溫記者。您都連著加班一周了,再不找點樂子我怕你猝死。”

“嗯。去哪?”

“要不就去你單位那邊?不知道你去過沒,我同事說那兒有家酒吧,老闆長得賊——”鍾思喬說,“欸,你那邊怎麼一直有水聲?你在洗碗?”

溫以凡:“洗漱。”

鍾思喬驚了:“你剛醒啊?”

溫以凡溫暾地嗯了一聲。

“這都兩點了,就算是午休也結束了。”鍾思喬覺得奇怪,“你昨晚幹嗎去了?”

“看了個恐怖片。”

“叫啥?”

“《夢醒時見鬼》。”

鍾思喬明顯看過這個電影,一噎:“這也算恐怖片?”

“看完我就睡了。”溫以凡當沒聽見她的話,扯過一旁的毛巾,把臉上的水珠子擦乾,“結果半夜突然醒了,然後還真像電影裡演的那樣,見到鬼了。”

“……”

“我就跟鬼打了一晚上的架。”

鍾思喬有些無語:“你怎麼突然跟我扯這麼限制級的話題?”

溫以凡挑眉:“怎麼就限制級了?”

“什麼架要打一個晚上?”

“……”

“行了,別嫖鬼了。姐姐帶你去嫖男人。”鍾思喬笑瞇瞇地說,“帥氣的,鮮活的,熱騰騰的,男人。”

“那我還是嫖鬼吧。”拿起手機,溫以凡走出廁所,“至少不花錢,免費。”

鍾思喬:“誰說要花錢了,男人咱也可以白嫖啊。”

溫以凡:“嗯?”

“咱可以用眼睛嫖。”

“……”

 

掛了電話,溫以凡再次在微信上跟房東說起昨晚的情況。隨即,她猶豫著補了一句,合同到期之後,可能不會再續租的話。

兩個月前,她從宜荷搬來南蕪市。

現居住的房子是鍾思喬幫忙找的,沒有什麼大問題。唯一的不便就是,這是個群租房。房東將一個八十平方米的房子改裝成獨立的三個房間,每個房間帶一個廁所。所以沒有廚房、陽台等設施,但勝在價格便宜。

溫以凡對住處沒有太大的要求。況且這兒交通便利,四周也熱鬧。她還考慮過乾脆長租下來。直到某天,她出門的時候恰好碰上隔壁的男人,漸漸地便演變成了現在的狀況。

不知不覺間,太陽下了山,狹小的房間內被一層暗色覆蓋。萬家燈火陸陸續續燃起,整座城市用另一種方​​式被點亮,夜市也逐漸熱鬧起來。見時間差不多了,溫以凡換了身衣服,而後簡單化了個妝。

鍾思喬不停在微信上轟炸她。

扯過衣帽架上的小包,溫以凡用語音回了句“現在出門”。她走出去,往對面看了一眼,不由自主走快了些,走到樓梯間下樓。兩人約好在地鐵站會合。

準備去的地方是鍾思喬今天提到的酒吧,位置在上安廣場的對面。穿過一個埡口,就能看到接連不斷的一連串霓虹燈,點綴在每個店面的招牌之上。只有夜晚才會熱鬧起來的地方,這裡是南蕪市出了名的酒吧街,被人稱作墮落街。

因為沒來過,兩人找了半天,終於在一個小角落看到了這家酒吧。

名字還挺有意思,叫“加班”。招牌格外簡單,純黑色的底,字體四方工整,發出純白色的光。在一堆色彩斑斕而又張牙舞爪的霓虹燈裡,低調得像是開在這兒的一家小髮廊。

“這想法還挺好,”溫以凡盯著看了須臾,點評道,“在酒吧街開髮廊,想來這兒釣妹子的,就可以先來這裡做個造型。”

鍾思喬嘴角抽了一下,扯著她往裡走:“別胡說。”

出乎意料,裡頭並不如溫以凡所想的那般冷清。她們來得算早,還沒到高峰時間,但店裡的位置已經零零散散被佔據了大半。

舞台上有個抱吉他的女人,低著眼唱歌,氛圍抒情和緩。吧台前,調酒師染著一頭黃發,此時像耍雜技一樣丟著調酒壺,輕鬆又熟稔。

找了個位子坐下,溫以凡點了杯最便宜的酒。鍾思喬往四周看了一圈,有些失望:“老闆是不是不在啊,我沒看到長得帥的啊。”

溫以凡托著腮,漫不經心地道:“可能就是那個調酒小哥。”

“放屁!”鍾思喬明顯無法接受,“我那個常年泡墮落街的同事可說,這酒吧的老闆可以說是墮落街頭牌了。”

“說不定是自稱的。”

“?”

注意到鍾思喬不善的眼神,溫以凡坐直了些,強調了一句:“就,說不定。”

鍾思喬哼了一聲。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了一陣。鍾思喬提起中午的事情:“對了,我今天遇到的是我高一的副班長。他大學也上的南大,好像還跟桑延一個宿舍,不過我沒怎麼見過他。”

聽到這個名字,溫以凡稍怔。

“說起來,你還記得——”說著,鍾思喬的視線隨意一瞥,忽地定在吧台,“哎,你看十點鐘方向,是不是'墮落街頭牌'來了?”

同時,溫以凡聽到有個人喊了聲“延哥”。她順著望去。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調酒師的旁邊站了個男人。

酒吧內光線昏沉。他半倚桌沿,整個人背對吧台,腦袋稍側,似是在跟調酒師說話,穿著件純黑色的衝鋒衣,身材挺直而又高大,此時微微弓著身子,也比旁邊的調酒師高一截,眼眸漆黑,唇角微扯著,略顯玩世不恭。

頂上的彩色轉盤燈閃過,落了幾道痕跡在他臉上,溫以凡在這一瞬間把他認了出來。

“我去。”大概是跟她有一樣的發現,鍾思喬語調一揚,十分震驚地說,“姐妹兒,這頭牌是桑延啊!”

“……”

“怎麼我一提他就見著人了…你還記得他不?你轉學之前,他還追過你……”

聽到這句話,溫以凡的睫毛顫動了一下。

正好一個服務員路過,溫以凡有些不自在,想出聲打斷時,耳邊忽然傳來一聲驚呼。她抬頭,就見服務員似乎是被人撞到了,手中的托盤略微傾斜,擱在上邊的酒杯隨之歪倒——朝著她的方向。

酒水夾雜著冰塊,掉落至她的左肩,順勢滑下。她今天穿了件寬鬆的毛衣,此時大半邊衣服被淋濕,寒意滲透進去,凍得人頭皮發麻。

溫以凡倒抽了一口氣,條件反射般地站了起來。店內音響聲大,但這動靜也不算小。像是被嚇到,服務員整張臉都白了,連聲道歉。

鍾思喬也站起身,幫溫以凡把衣服上的冰塊拍掉,皺眉道:“沒事吧?”

“沒事兒,”溫以凡聲音不受控制地發顫,但也沒生氣,看向服務員,“不用再道歉了,以後注意點就行。”

隨後她又對鍾思喬說:“我去衛生間處理一下。”

說完,她稍抬眼瞼,意外地撞入一道視線之中。深邃,淡漠而又隱晦不明。

定格兩秒,溫以凡收回視線,往女廁的方向走去。找了個隔間,她把毛衣脫掉,裡頭只剩一件貼身的打底衫。所幸是隔了層毛衣,沒被打濕多少。

溫以凡抱著毛衣走到洗手台,用紙巾沾了點水,勉強把身上的酒水擦乾淨。

大致處理好後,溫以凡走了出去。余光瞥見走廊處站著個人,她下意識看過去,腳步一頓。

男人斜靠牆,嘴裡咬了根煙,眼瞼懶懶耷拉著,神色閒散又淡。與之前不同的是,他的外套已經脫了下來,就這麼鬆鬆地被他拎著。身上只剩一件黑色的T卹。

距離最後一次見面,已經過了六年。不確定他有沒有認出自己,溫以凡也不知道該不該打聲招呼。掙扎了不到一秒,她低下眼,乾脆裝作也沒認出來,硬著頭皮繼續往外走。

暗色簡約的裝修風格,大理石瓷磚上的條紋不規則向外蔓延,倒映著光。在這兒還能聽到女歌手的歌聲,很輕,帶著纏綿和繾綣。

越來越近,即將從他旁邊走過,在這個時候——

“餵。”他似有若無地冒出了一聲,聽起來懶洋洋的。

溫以凡停了下來,正要看過去。毫無防備,桑延倏然將手上的外套兜頭扔了過來,遮擋了她大半的視野。溫以凡愣了一下,立刻伸手扯下,有些莫名。

桑延仍未抬頭,低睫,把煙掐滅在旁邊的垃圾桶上。

兩人誰都沒有主動說話。似乎過了很久,實際上也不過幾秒的光景。桑延緩慢地掀起眼皮,與她的目光對上。眉目間帶著疏離。

“談談。”他說。

 

好些年沒見,從最後一次見面至今,沒有任何联系,淡薄到讓溫以凡幾乎要忘了這個人的存在。但也記得,兩人的最後一次對話,並不太愉快。他們並不是能讓他在看到自己狼狽糟糕時,會過來慰問幫助的關係。

溫以凡的第一反應就是,對方認錯人了。但腦海裡又浮起了另一個念頭——也可能這幾年桑延逐漸成熟,心胸變得寬廣起來。早已不把從前那些事情當回事,不計前嫌,只當是再見到老同學時的客套。

溫以凡收回思緒,把外套遞給他,眼裡帶著疑惑和詢問。

桑延沒接,目光從她手上掠過。而後,他淡聲說:“我是這家酒吧的老闆。”

溫以凡的手定在半空中,反應有些遲鈍。一時間也不太清楚,他這話的意思是在自我介紹,還是在炫耀他現在混得如此之好,年紀輕輕就已經出人頭地,當上了老闆。

在這樣的狀況下,她居然還分心,神遊想起了鍾思喬的話。

——這酒吧的老闆可以說是墮落街頭牌了。

視線不免往他的臉上多掃了幾眼。烏髮朗眉,瞳仁是純粹的黑,在這光線下更顯薄涼。退去了當年的桀驁感,青澀的五官變得硬朗利落。身材高瘦挺拔,一身黑衣也沒斂住他的輕狂傲慢,恣意而又矜貴。

說是頭牌,似乎也,名不虛傳。

桑延又緩緩吐了兩個字,將她拉回了神。

“姓桑。”

“……”

這是在告訴她,他的姓氏?所以就是,沒認出她,在自我介紹的意思。

溫以凡明白了情況,平靜地說:“有什麼事兒嗎?”

“很抱歉。因為我們這邊的失誤,給您造成了困擾和不便。”桑延說,“您有什麼需求的話,可以告訴我。另外,您今晚在店內的消費全部免單,希望不會影響您的好心情。”

他一口一個“您”字,溫以凡卻是沒聽出有幾分尊敬。語氣仍像從前一樣。說話像是在敷衍,懶懶的,聽起來冷冰冰又欠揍。

溫以凡搖頭,客氣道:“不用了。沒關係。”

這話一出,桑延眉目舒展開來,似是鬆了一口氣。可能是覺得她好說話,他的語氣也溫和了些,頷首道:“那先失陪了。”話畢,他收回眼,抬腳往外走。

溫以凡的手裡還拿著他的外套,下意識喊:“桑——”

桑延回頭。

對上他視線的同時,她忽然意識到他們現在是陌生人,“延”字就卡在嗓子眼裡不進不出。腦子一卡殼,溫以凡也不知道該如何稱呼他。

氣氛寂靜到尷尬。慌忙無措之際,空白被剛剛神遊的內容取代,浮現起兩個字眼。她盯著他的臉,慢一拍似的接上:“頭牌。”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