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御賜小仵作(全2冊)(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69.8元
定  價:NT$419元
優惠價: 75314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御賜小仵作》講述了來自蘇州紫竹縣仵作世家的少女楚楚,為實現當仵作的夢想獨自來到京城闖蕩,參加仵作考試,遇到斷案如神的安郡王蕭瑾瑜和大理寺少卿景翊。蕭瑾瑜招收楚楚作為仵作搭檔一起探案,他們聯手解決的第一個案子便是牽扯了京城幾位權貴公子的命案。完美揭秘案件後,楚楚請求皇上將王爺蕭瑾瑜賞賜給她,楚楚也因此成為了御賜王妃。隨後,蕭瑾瑜與楚楚一同離京,回到蘇州紫竹縣向她的家人提親。這一路上,他們又破獲了縣令為解一時之氣謀殺夫人的案件以及與多年前被迫害離京的吳郡王蕭玦有關的連環殺人案,楚楚高超的仵作能力為蕭瑾瑜的斷案提供了巨大的幫助。在紫竹縣,蕭瑾瑜與楚楚成親,宴請街坊鄉鄰,有情人終成眷屬。此時,北方軍營裡又有案件傳來,蕭瑾瑜與楚楚又一同踏上了前往涼州的路途,在涼州軍營,他們攜手破獲了將領通敵案,肅清了軍營奸細,保北方邊境安寧。

此案破後,他們回到京城,皇上任命蕭瑾瑜擔任此次科考的主考官。儘管萬分不舍,蕭瑾瑜只好與楚楚暫別,和師父薛太師一同住在貢院內監考。考生自殺,貢院命案又起,不放心蕭瑾瑜的楚楚趕到貢院。在楚楚的幫助下,蕭瑾瑜又成功破獲此起案件,抓住了謀害考生的兇手,平息了眾考生的憤怒。最後,其實蕭瑾瑜的身世牽扯著一樁陳年舊案,多年前,在蕭瑾瑜剛出生時陷害他生父致死的就是他一直敬重的薛太師,誣陷蕭玦,使其癱瘓離京的也是薛太師。在和楚楚、景翊、景翊的夫人冷月、蕭玦等人的精密策劃下,他們扳倒了老謀深算的薛太師。伴隨著一個個案件的破解,楚楚和蕭瑾瑜的感情愈發深厚,他們既在破案中還朝堂清明,實現了自己的人生理想,也收穫了美滿的愛情、寶貴的友情和可愛的兒女。


清閒丫頭,作家、編劇、耕種愛好者,擅長在乏味的生活裡找樂子,並悄悄塞進筆下的世界裡。小說代表作《御賜小仵作》《名捕夫人》《假如愛情聽不見》《七日》,編劇代表作《御賜小仵作》。


目錄

第一案 紅棗姜湯 1

第二案 糖醋排骨 87

第三案 四喜丸子 179

第四案 香烤全羊 275

第五案 冰糖肘子 361

第六案 滿漢全席 457

番外 蜜汁百合 541


第一案 紅棗姜湯

第一章

京城。

楚楚從出了家門上了楚水鎮四叔那條破渡船,到搭上農戶駱大哥的驢車,再到出了紫竹縣之後遇上形形色色或給她指路或乾脆捎她一程的陌生人,人家問她去哪兒,她都是抬頭挺胸一臉自豪地告訴人家這五個字:京城,六扇門。

她憑著這五個字到了京城,人在京城裡了,卻死活就是找不著六扇門。

她在街上問的那些人一聽“六扇門”這仨字不是笑就是擺手,就遇見兩人肯給她指路,一個把她指到了刑部大門口,另一個把她指到了松鶴堂,她往裡探了個頭才知道那是個醫館,敢情人家是當她腦子有毛病了!

楚楚氣得直跳腳,不都說京城的人見多識廣學問大嗎,怎麼連六扇門這麼出名的地方都不知道。

就算以前沒聽說過,她不是已經形容得夠清楚的了嗎:坐北朝南,門開三間,共安六扇黑漆大門,門前鎮石獅兩座,門下站差官二人,門上一方烏木大匾,上書鎦金大字“六扇門”。

她不但知道六扇門長什麼樣,還能把六扇門九大神捕的傳奇故事一字兒不差地背出

來呢。

可董先生只說過六扇門在京城,也沒說清楚是在京城的哪兒。

本來以為這麼赫赫有名的地方到了京城肯定一問就能找著,出來時就沒帶多少盤纏,一路上又趕上了幾個大風大雨天,耽擱了些時日,現在身上這點兒錢在京城這種地方也就勉強能湊出兩碗面,天黑前要是找不到六扇門,她都不知道今天晚上自己能睡在哪兒。

早知道就不出來得這麼急了,先跟董先生問清楚就好啦!

楚楚正在心裡悔著,突然掃見前面胡同口拐出來個穿深紅官服的人,手裡還握著把大刀,身形挺拔、腳步有力,就跟董先生說的神捕模樣差不離兒,心裡一熱拔腿追了上去。

從後面追上那神捕模樣的人,楚楚早把董先生講的那些怎麼抱拳怎麼行禮的事兒忘得乾乾淨淨了,一把扯住他的胳膊就道:“神捕大人,我要去六扇門!”

把這話說出來,楚楚才看清楚自己抓著的是個二十來歲白白俊俊的年輕男人,像個書生,一點兒也不像神捕,還正一副嚇了一跳的模樣愣愣地看著她。

楚楚臉上一熱,慌亂地鬆開手,剛想說自己認錯人了,這書生已經回過了神兒來,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嘴角一揚笑道:“我雖不是什麼神捕,倒也是在六扇門裡混飯吃的。你要去六扇門做什麼?”

楚楚一聽他認得六扇門,還是六扇門的人,立時來了精神,一仰頭很豪氣地道:“我也是去混口飯吃的。”

看著書生的笑意更明顯了,楚楚忙道:“我都知道,六扇門裡也有女人的!”

書生笑著點頭,頗認真地道:“當然有,前院灑掃的,中院伺候的,後院洗衣做飯的,女人多了去了。”

楚楚急得滿臉通紅:“我不是要吃這種飯。我要去當仵作,六扇門的仵作!”

書生微怔了一下,把拿在左手的刀換到了右手上,騰出左手來拍了拍她的肩膀,仍帶著點兒笑意看著急得就快哭出來的楚楚:“你別著急,我問你,你叫什麼?”

“楚楚,楚楚動人的楚楚。”

書生輕笑:“姓什麼?”

“就姓楚,姓楚名楚。這名字好記還好聽,我們鎮裡有五個女孩叫這個。”

書生認真地點頭:“確實挺好聽。你今年多大了?”

“十七。”說完又想起點兒什麼,楚楚趕緊補充,“我三歲就看我爹驗屍,七歲就給我爹打下手,我爹和我哥會的我都會,我爹說我比我哥有天分,全縣的人都知道。”

書生輕輕蹙了下眉頭,笑意還帶著:“哪個縣?”

楚楚抿了抿嘴唇,人家都說京裡人瞧不起小地方來的,但他既然是六扇門的人,她就一定得說實話:“紫竹縣。”

書生臉上的笑意一點兒都沒變,點了點頭:“難怪有蘇州口音。”

楚楚眼睛一亮,跟見著親人似的:“你知道紫竹縣?”

“我知道你們縣令鄭大人。”

“鄭大人是個好官,斷案可清楚了。就是媳婦娶得太多,鄭夫人不高興。”

書生莞爾:“這我倒是不清楚了。”

這是出了蘇州她遇上的第一個知道紫竹縣的人,居然還認識縣令鄭大人,楚楚頓時覺得這人親切得就跟老鄉似的,正準備跟他好好講講鄭大人跟鄭夫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還沒開頭就聽他又用那種好脾氣的語調道:“你既然在家鄉吃得開,何苦大老遠地跑到京城來?”

楚楚揪著手指尖,噘起了嘴:“我們那兒不讓女人當仵作,但董先生說六扇門九大神捕裡是有女捕頭的,那肯定也是有女仵作的。”

“董先生是誰?”

“我們鎮上添香茶樓裡的說書先生,他知道好多六扇門的事兒,六扇門九大神捕的事蹟他都知道。”

書生輕咳了幾聲,忍住笑:“你就這麼想當仵作?”

楚楚頭一抬,道:“我家從我爺爺的爺爺開始就是當仵作的了。”

書生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像是認真琢磨了一下,才道:“你要真想當六扇門的仵作就得參加考試,你能行嗎?”

一聽有法子能進六扇門,楚楚立馬道:“行!怎麼不行?”

她不就是奔著這個來的嗎?怎麼可能輕言放棄。

“明天一早就有場考試,可來得及準備?”

“不用準備,現在考都行!”

書生輕笑:“既是如此,那你明日卯時初刻到刑部正門口,自然有人告訴你怎麼考。”

聽見刑部倆字兒,楚楚又急了:“不是考六扇門嗎,怎麼是到刑部去啊?”

“六扇門招人歸刑部管,董先生沒講過這個嗎?”

楚楚搖頭,董先生還真沒說過這個。

“那你現在知道的關於六扇門的事兒比董先生多了。”

楚楚誠心誠意發自內心地道:“董先生說得對,六扇門的大人都是好人。”

書生很好脾氣地笑著:“明日到刑部見著穿官服的要行禮,可不能再一上去就扯人家胳膊了。”

楚楚臉上一陣發燙,雞啄米似的直點頭:“我記住啦。”

“我姓景,叫景翊,日京景,立羽翊。京裡人雜,你一個小姑娘家自己千萬要小心,這些天在京裡要是遇著什麼解決不了的麻煩,可以隨便找個衙門報我的名字,我很快就能知道。”

這人的話說得很大,但說話的口氣又一點兒都不像是在吹牛,楚楚睜大了眼睛盯著他,舌頭都有點兒打結:“你就是,你就是六扇門的老大吧!”

“六扇門的老大?”

“就是來無影去無蹤,神龍見首不見尾,九大神捕俯首聽命,天下案件盡在掌握之中的六扇門神秘老大,江湖人稱玉面判官。”

景翊笑得嘴角發僵,腦門兒上都要滲出汗來了,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

“那我可算不上老大,就是當差久了朋友多罷了。”

“那你就是神捕了?”

景翊仍搖頭:“我是六扇門裡的文官。”

楚楚困惑地看著他手裡的那把大刀,董先生講過,神捕為了辦案方便是不會輕易暴露自己身份的,可他連名字都說了,怎麼就不能痛痛快快一氣兒說完呢?

景翊順著她的目光看出了她的心思,勾著一抹笑揚了揚手裡的刀:“這是一個神捕落在我家的,你要能考進六扇門,我就讓他認你當妹妹。”

“你說話算數?”

“董先生沒說過六扇門的人言出必行嗎?”

“說過!”

......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