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公告!即日起門市營業時間調整為AM11:00-PM08:00,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書局與您共同防疫,台灣加油。
1/1
庫存 > 10
破雲‧大結局(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49.8元
定  價:NT$299元
優惠價: 87260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高人氣暢銷作家淮上口碑爆品!《破云.大結局》重磅上市!

高人氣作家淮上口碑代表作!作者筆下場面勁爆激烈!直擊人心,燃爆荷爾蒙!《破云》系列自上市以來,橫掃各大銷售榜單,連續登上青春文學暢銷榜,現大結局重磅上市!

★蟬聯各大金榜,年度影響力作品之一。

自連載以來,《破云》創下單平臺收藏破百萬、積分超183億、首章點擊超270萬等驚人數據!作品蟬聯平臺季榜、年榜等各大金榜,為年度影響力作品之一,各項數據持續穩增中!

★新增特別番外《建寧男團出道記(下)》!

年終晚會建寧男團的終極對決!C位花落誰家?他來了,他來了!江老師帶著嚴支隊走來了!

“放心,嚴峫。你這麼優秀,我要讓全世界都認識到你的優秀!”

★嚴峫&江停,感動萬千讀者的刑偵懸疑巨作!

“縱使千瘡百孔,年華老去,我還有你尋遍千山萬水,踏破生死之際——再次相聚之前,謝謝你帶我回到這人世間。”

 

城市天空,詭云奔涌。

三年前恭州市的緝毒行動中,因總指揮江停判斷失誤,現場發生連環爆炸,禁毒支隊傷亡慘重。

三年後,本應早已因過殉職並尸骨無存的江停,竟奇跡般從植物人狀態下醒來了。

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須從地獄重返人間,傾其所有來還原血腥離奇的真相。


淮上

高人氣暢銷書作家。

她創造性地將愛情、懸疑、信仰、推理等元素帶入小說之中,將自己獨特的腦洞和人生哲學融入其中,形成了獨樹一幟的“淮上”風格。


已出版作品:《破云》《破云.2》《提燈映桃花》等。


 


“碧空瓦藍如洗,流雲飄絮飛轉,一縷光線破雲而出。隨即千萬金光就像天神射出的黃金利箭,於塵世中貫穿天地,照亮了祖國西南廣袤的山川、河流、城市與村莊。”那一束代表真相、正義的光穿透黑暗破雲而出,江停與嚴峫在無數生死關頭攜手逆風向前,終於迎來光明,怎麼能不令人動容。——豆瓣讀者

 

應該算認真讀過的第一部刑偵小說,而且還是熬夜讀的。第一本小說,配得上自己的喜歡,書中的人物成為了一道指引自己的光。他們那麼勇敢,我也要勇敢一點。——豆瓣讀者

第三卷 一一八.烏毒兇殺案

“所有戰場到最後,都是信念與自身的較量。”


第四卷 一〇〇九.緝毒爆炸案

不論前方是否檣傾楫摧,踏出一步便將粉身碎骨;所有罪惡與仇恨,都將在你我的手中了結。


番外 建寧男團出道記(下)

“放心,嚴峫。你這麼優秀,我要讓全世界都認識到你的優秀!”——江老師


第16章


只要再多愣一秒,身後的跟蹤者就會發現自己已經暴露的事實,那麼是否會發展到魚死網破的結局就難以預料了。

在這個全憑本能反應的瞬間,嚴峫彎下腰,狀若無意般卷起自己的褲腳,動作自然毫無異狀,隨即起身繼續向前走去。


——他卷褲腳時視線瞬間向後一瞥,身後的樹叢整整齊齊,在路燈下猶如安靜的黑影。

樓下不可能埋伏著很多人,首先,如果有的話自己不會一路走來都毫無感覺;其次,小區管理也沒疏漏到那個地步,溜進一兩個外人是有可能的,無登記車輛進出就太扯淡了。

那麼假定跟蹤者為一或兩人,距離大概十五到二十米,在這種可視條件下,射擊精度很難保證,也就是說即便對方有槍也暫時不會貿然射擊;如果從灌木叢中突然逼近的話,對方從發出聲音到發動襲擊,所需要的時間起碼是兩秒。

而現在——嚴峫不動聲色地目測了一下自己離前方大門的距離,八十米左右。

只要再過一分鐘,就能進入監控區域了。


啪嗒啪嗒,嚴峫的拖鞋在水泥地上拍打,沒人看見他拎著垃圾袋的那只手背上青筋暴起。

跟蹤他的人想幹什麼?

他們已經在這個小區裡埋伏了多少天?

為什麼像狗仔似的對著他拍照?

如果不是時機不對,嚴峫內心幾乎要生出一絲荒唐和可笑來。但他現在最關心的不是自己沒有槍、沒有刀、修剪漂亮的小區綠化連根木棍都沒處撿,而是——江停住在這個公寓裡。

如果自己有任何閃失,對方的下一個目標,會不會是身單力薄的江停?


大門越來越近,值班室明亮的燈光漸漸清晰,身後窸窸窣窣的動靜好像停了。嚴峫的心隨著一步步前進而逐漸沉定下來,上去敲了敲值班室的玻璃,正歪著頭打瞌睡的保安立刻醒了,上前打開門:“哎,嚴哥!”

這保安已經在小區裡幹很長時間了,知道嚴峫是個警察,只不知道他是什麼警。嚴峫站在值班室門口沒進去,摸了根煙給他:“勞駕,借個火。”

保安連忙道謝摸出打火機,兩人面對面抽了會兒煙,嚴峫問:“你今晚一直在這兒值班?”

保安說:“那可不是。”

“見到有陌生人進來嗎?”

“那沒有,我盯著看呢!”

嚴峫心想你還盯著看,我剛才敲窗的時候睡得快冒鼻涕泡泡的是誰。

保安賠笑問:“嚴哥這是去幹什麼,買東西?”

嚴峫含糊應了聲,摁熄煙頭,算時間差不多跟蹤的人應該撤了,便說:“你的警棍借我用用。”

這要是別人借的話保安肯定不答應,但嚴峫是個真警察,保安也就將信將疑地給了。嚴峫把警棍拿在手裡掂了掂,似乎是在習慣它的重量和手感,然後說:“回值班室去,把門鎖上。”

保安:“啊?”

保安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就被嚴峫一手推進值班室裡,只見他猝然轉身,以一種堪稱迅疾的速度徑直走向樹叢,下一刻本來平靜的灌木叢裡突然猛烈晃蕩,緊接著一道黑影就向反方向撲了出去!

保安:“……”那邊有人?!

跟蹤者還沒走!

嚴峫在來人選擇逃跑的瞬間心就定了下來,一個發力躍過樹叢,厲喝劃破黑夜:“站住!”


風從耳邊呼呼刮過,跟蹤者撒腿狂奔,嚴峫緊追不舍。兩人的速度都極其快,在保安反應過來之前就衝出去了上百米,跟蹤者似乎對小區地形非常熟悉,只揀黑暗崎嶇的地方走,眨眼間繞過花園水池和幾棟公寓樓,衝到了小區深處。

嚴峫穿著人字拖,狂奔時影響了速度,眼見他要跳墻,脫口而出:“攔住他!”

這個吃飯的點兒附近根本沒人,幾個夜跑遛狗的早就躲了,嚴峫視線餘光只見正從停車場走出來的三五個人,打眼一瞥還全是女的,叫誰攔?萬一跟蹤者狗急跳墻怎麼辦?

就這麼眨眼間的分神,跟蹤者已經直直衝向了後墻!

“讓開!”嚴峫不再猶豫,咆哮聲嚇得那幾個女生尖叫後退,旋即他揚手就把警棍拋了出去!

警棍呼呼打旋,精準無比,只聽“砰——”金屬回音久久震蕩,貼著跟蹤者的手重重打在了後墻欄桿上!

“啊——”

跟蹤者發出一聲極其低沉的痛呼,應該是被打中了手臂。嚴峫拔腿追上去,但被劇痛刺激的跟蹤者助跑幾步借力飛躍,身手比嚴峫想象得更靈活,硬生生躥上了一人多高的墻頭!

下一秒,目標閃身消失。

“我×!”嚴峫大罵一句,飛跑躍上墻頭,在身後女生們的驚呼中四下張望。然而小區後是一大片城市花園,遠處馬路上車燈閃爍,跟蹤者的身影早就消失在了茫茫黑夜裡。


“嚴峫!”

江停?

嚴峫一回頭,只見江停竟然已經趕來了,身後還有幾個保安,剛在值班室借他警棍的那個兄弟拿著步話機,急匆匆大聲問:“沒事吧嚴哥?是小偷嗎?是不是小偷?”

當著外人的面,嚴峫不好說什麼,含糊答應著從圍墻上跳了下來。保安還招來了好幾名同事,圍著他七嘴八舌地問:“您是被偷東西了嗎嚴警官?”“要不要報警啊?”

“不用,就是個小毛賊,我明天叫局裡的同事來看看。”嚴峫三言兩語打發了感激涕零的保安們,讓他們增派人手徹夜巡邏,等人都紛紛散去了,才轉頭低聲問江停:“你怎麼來了?”


江停穿著一件淺灰色薄毛衣,深灰的居家棉質長褲和軟底鞋,手裡還拿著家門鑰匙。大概因為走得急,他說話時還有些吹了風的沙啞:“等你半天沒回來,我就下樓看看,正好碰見一群保安往這邊趕。怎麼回事?”

“有人跟蹤。”嚴峫簡短地道。

他簡單敘述了下剛才發現被跟蹤的經過,然後從口袋裡又摸了根煙出來,手臂肌肉還帶著緊繃過度之後的細微顫抖,咔嚓點上火,狠抽了兩口才穩定情緒,旋即遞給江停。

江停接過煙,一明一滅的火光映照著他的手指,尼古丁的白霧緩緩消散在路燈下。

兩人都沒說話,半晌江停嘶啞道:“我感覺不太對。”

“怎麼?”

“跟蹤你的只有一個人,而且沒有槍,被發現後立刻就跑了?”

“……”

江停深深抽了口煙,仰起頭,不知道在思索什麼。黃銅路燈映照著他形狀漂亮的眼睛,幾秒後他才徐徐地、徹底地吐出了白霧,說:“確實有人想殺你。但根據我對黑桃K的了解,他殺人的時候不會只有這個陣勢。”

嚴峫狐疑地一擰眉。

“明天就啟程去恭州吧。”江停沉沉地道,“是時候找齊思浩聊聊了。”



恭州。

大劇院。

富麗堂皇的燈光在大廳中緩緩變暗,沸騰的人聲趨於靜默,隨即金紅帷幕徐徐拉開,舞劇在如潮掌聲中奏響了第一個音符。

觀眾席後沉重的側門被推開一條縫,旋即一名約五十歲、頭發灰白的中年人閃身進來,視線尚未習慣昏暗的音樂廳,用力眨了眨眼睛,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下。中年人一驚,尚未出聲,只聽一個帶著濃重口音的男聲冷冷道:“跟上來。”


那引路的年輕男子穿一身黑衣,看上去就像劇院服務生,但身形步伐遠比常人矯健,後褲兜裡鼓鼓囊囊的不知道塞了什麼。中年人沒敢吱聲,低頭快速跟上,兩人一前一後穿過觀眾席,順著東側旋轉樓梯來到二樓,在回蕩不絕的歌唱聲中來到了最中間的那個包廂門前。

“等著。”年輕男子丟下兩個字。

他輕輕敲了敲門,隨即鉆進包廂。中年人強行壓抑著忐忑等在外面,約莫過了兩三分鐘,才見那“服務生”出來,還是很簡潔利落:“大哥叫你進去。”


包廂正對舞臺,黑暗卻寬敞的空間裡靠墻擺放著三張紅色大沙發,呈環形面對木質護欄。護欄前還有一張小幾、兩把扶手椅,一名裹著風衣的男子正蹺腿坐在左邊那把寬大的椅子上,因為角度問題看不清整張臉,從側面只見他眼睛緊盯著歌劇,神情似乎饒有興味,修長的手指在小幾上擺著的點心堅果盤裡摸索花生,一個個慢慢地吃著。

中年人滿心焦躁,快速向包廂環視一圈,卻只能望見幾名保鏢模樣的人背著手站在墻角。

“您就是……”中年人忍不住咬牙問,最後一絲理智讓他把“黑桃K”三個字硬生生咽了回去。

黑桃K笑起來,食指豎在唇邊示意他噤聲,說:“噓,第十三位公主出來了。”


舞臺上,少女在音樂中捧著金果翩翩起舞,長笛在單簧管的伴奏下漸漸趨於明朗。最後出來的那位公主天真嬌嫩、美貌絕倫,她在小提琴輕松歡快的旋律中光彩照人地登場,王子隨之一見鐘情,發誓要娶她為妻。

“美嗎?”黑桃K衝舞臺揚了揚下巴。

中年人生硬地吐出一個字:“美。”

“你覺得王子愛她嗎?”

“……愛。”

黑桃K點點頭,似乎感覺很有趣:“是啊,人人都這麼覺得。”


“……”中年人不知道該說什麼,他強迫自己站直,但背後已滲出了細密的冷汗。也許是發現了這隱秘的恐懼和窘迫,黑桃K微笑著搖搖頭,指關節在桌面上“咚!咚!”叩了兩下。

包廂門又開了,一個低眉順目的奶媽抱著襁褓走進來,裡面有個熟睡的嬰兒。

中年人立刻欣喜若狂地將襁褓接到懷裡:“熙熙,熙熙——”


“據說這姑娘挺乖,不哭不鬧,吃了就睡,是個有福氣的孩子。”黑桃K又揀了個花生丟進嘴裡,含笑道,“不過如果再有下次的話,可能她就沒這麼有福氣了,知道嗎?”

中年人面上肌肉一僵,針刺般的恐懼從心頭扎過,開口時聲音連自己都聽得出虛弱:“我……我明白,但我也只是按流程辦事,下頭那麼多人盯著,確實沒辦法……”

“流程有讓你收草花A的錢?”

中年人呼吸一頓,整個身體都僵住了。

“墻頭草,兩頭倒,最終柴刀落下時第一個被割的就是它。”黑桃K就著這個靠在椅背上的姿勢抬起手,用手背在中年人心口處拍了拍,語重心長道,“你這003的警號來之不易,好歹是拿命拼的,別輕易糟蹋了。”


中年人只覺心膽俱裂,臉色都變了,訥訥得說不出話來。

這時他身後傳來門被打開的聲音,開門的保鏢畢恭畢敬,用緬甸語小聲叫了句:“杰哥!”


阿杰隨便點點頭,走到黑桃K身邊站住,上下打量了中年人一番。他目光有種狙擊手特有的精亮,尤其站在暗處時,簡直猛獸般亮得瘆人,眉頭一蹙就透出了不加掩飾的冷酷和兇狠,看得中年人不禁心中發寒。

“大哥,被警方繳獲待銷毀的藍金又被私下賣出去的事調查清楚了。”阿杰沒跟中年人啰唆,戴著露指手套的手從懷裡摸出個小本子,道,“前後牽扯的主要就是這幾個人。”


這個筆記本每一頁都貼著不同的二寸免冠頭像,下面記載著涉事人員的名字和公職。黑桃K翻了翻,略微興味索然,隨手把那個小本子丟給中年人:“瞧瞧,你們市局內部出問題,竟然還得我們來幫忙調查。”

中年人措手不及,抱著嬰兒接過本子一看,從一堆公職頭銜中赫然瞥見了恭州市局禁毒支隊、刑偵支隊、省公證處、廢品處理公司……職位最高的竟然還是個叫齊思浩的支隊長。

他背上又開始發涼:“……我明白了,我會去處理的。”

“弄幹凈點,”黑桃K盯著歌劇,緩緩道,“那個姓齊的支隊長先留下,有用。”

有用?

——有什麼用?

大概中年人眼底的疑惑太明顯了,連阿杰都不禁問:“怎麼樣,大哥?”


“支隊長這個級別在很多事情上,領導職能與操作權限皆備,能派上的用處反而更大,所謂找縣官不如找現管就是這個道理。”黑桃K悠然反問,“這些不是咱們已經證明了的嗎?”

阿杰心領神會地點頭應“是”,而中年人在旁邊聽著,似乎也明白了什麼,心中霎時浮現出一個人名——那是後來恭州系統內幾乎公開默認了的黑警——原禁毒二支隊長,江停。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