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2
誰人不思鄉:寺山修司虛實交錯的自傳(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52元
定  價:NT$312元
優惠價: 75234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誰人不思鄉》是跨界奇人寺山修司的自傳散文集,以虛實相間且極富表現力的敘述方式寫就,風格獨樹一幟。

“你是在奔馳的火車上出生的,所以弄不清具體的出生地。”寺山修司著迷於居無定所的思想,因此對母親半開玩笑說出的這句話抱有深深的執念。父親酗酒成癮,母親是私生女,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下,他整日離家,將新宿的酒館當作學校,度過了青春時代……

閱讀本書,揭秘寺山修司的童年和青春時代,了解諸多佳作的創作原點。

寺山修司

SHUJI TERAYAMA

日本詩人、導演。

1935年出生於日本青森縣。1960年前後,開始涉足影視編劇和電影導演工作,代表作有《拋掉書本上街去》《死者田園祭》等,因顛覆而前衛的視覺風格而被譽為“銀幕詩人”。

1967年,創辦實驗劇團“天井棧敷”,巧妙運用肉體、影像、音樂和詩的語言,革新了小劇場的表演美學。

著有《幻想圖書館》《不思議圖書館》《寺山修司少女詩集》《寺山修司青春歌集》《誰人不思鄉》等多本圖書。

1983年5月,因肝硬化去世。

譯者:黃怡軼

北京外國語大學日語語言文學專業畢業。動漫、遊戲愛好者,輕微考據癖。譯作有《何為美好生活》《奇想博物志》《極樂鳥與蝸牛》等。

誰人不思鄉


汽笛 | 003

嘔吐 | 005

羊水 | 008

是誰呢 | 011

排泄 | 014

庭院 | 017

性行為 | 021

聖女 | 024

神 | 028

空襲 | 033

玉音放送 | 037

數字 | 042


蟬 | 046

草根棒球 | 050

我愛美國佬 | 053

西部片 | 058

月光 | 063

死 | 066


東京 | 067

那天的船不會來了 | 070

桂馬 | 074


自慰 | 079


晚年 | 084

捉迷藏 | 088

雜耍 | 091

美空云雀 | 095

海 | 098

拳擊 | 100

十七音 | 106

俳句集 | 111

規律 | 113

指甲 | 116

春畫 | 121

我的小城 | 123

戰爭論 | 128

賽馬 | 133

希望 | 142


東京挽歌


友人 | 149

酒館是我的學校 | 158

偶然 | 168


政治 | 182

扔掉書本上街去 | 199

戰後 | 215


旅途 | 222

大學生運動 | 230


汽笛

1935年12月10日,我在青森縣北海岸的一個小站出生。但戶籍上的出生日期卻是次年的1月10日。我去找母親詢問其間三十天的究竟,她半開玩笑地答道:“你是在奔馳的火車上出生的,所以弄不清具體的出生地。”

事實上,我父親是地方警署的一名警察,他頻繁輾轉於各處,我的出生,正是在他“調動”的途中。不過,我在火車上出生的說法並不是真的。北國的12月,想必是嚴寒冷酷的天候,在那個還沒有暖氣的時代,臨近生產的母親是不可能去搭乘蒸汽火車的。雖說如此,我卻對“在奔馳的火車上出生”這一有關我個人的傳說抱著深深的執念。

通常,我在講述完自己對居無定所的思想有多著迷之後,必定會帶上這樣一句:“畢竟,我的故鄉可是在火車裡啊。”

父親訂閱《日本周報》,身為警察卻酗酒成癮。回家後,他總是沉默寡言,幾乎不會和我說話。只有對待工作 時,他才會異常熱心。聽說,他曾經在被當作思想犯逮捕的大學教授的臉上行若無事地吐了渾濁的痰。

我居住的屋子之外只有一片荒野,房裡的墻上掛著父親的手槍。我喜歡擺弄它,它沉甸甸的,比任何書本都有分量。父親有時會將它拆開清理,重新組裝好之後,就會旁若無人地舉槍瞄準。那槍口曾指向我的胸口,有時也會朝向積雪的荒野。直至今日,我都不會忘記那一晚。擦拭完手槍後,父親玩鬧般地將槍口對準神龕,一動不動。母 親驚得臉色蒼白,從父親手中奪走了槍,聲音顫抖著:“你要幹什麼?!”那神龕上,擺著天皇陛下的照片。

羊水

我不敢斷言自己還記得出生時的事,不過,有時會對初次走的路產生一種“以前也來過”的感覺。長長的後巷,太陽在圍墻上投下陰影。路上開著虎杖或山櫻桃的花。走在這條路上,我便覺得“確實以前也走過這裡啊”。

倘若來過,那會不會是我出生之前的事呢?若是我還未出生時就走過的路,如果這樣一直走下去,是否最終將抵達我出生的那天呢?除卻這份恐懼之外,我的心中還涌出另一股難以言喻的恐懼和期待,這與“曾經存在的自己”和現在存在的自己在為彼此相逢而漂泊的心境有些相似。

我的母親有三個名字,分別是阿初、阿秀和秀子。她是私生女。

當時經營電影放映的坂本家,有個名叫龜太郎的長子。他擅長外語,還為美國電影做過字幕翻譯。有傳聞說他身形高瘦,因貌似路易·茹韋而自傲,是一個“花心好色”的紈绔子弟。這位龜太郎先生還曾對女傭出手,被他父親抓了現行。之後,女傭立刻就被趕出了坂本家。被趕走的女傭懷了孕,一年之後,她將出生的嬰兒用報紙包裹著,帶到坂本家,扔在圍墻中的麥田裡。嬰兒身旁附著一封信,寫著“還給你”。在那片翠綠的麥田裡,嬰兒哭了一整天。這嬰兒就是我的母親,阿初。

“這是你的孩子吧?” 被父親逼問的龜太郎爭辯道:“那個女人還和別的男人好過,誰知道是哪個男人的孩子啊!”他最終也沒承認那是自己的孩子。於是阿初被送走,成了漁夫家的養女。

“但那個家裡的養父,一周有五天都在外面捕魚,養 母就頻繁地帶男人回家。最糟的時候,養母還把我扔在搖 籃裡,出去兩三天都不回來。掉到地上的人偶娃娃,我雖 然能看到,但從搖籃裡伸手也夠不到,怎麼伸手都夠不到。 這就是我童年的難忘回憶。”母親這樣告訴我。

後來,寄養的地方從漁夫家換到裡巷的旅館、無子的官吏家,阿初在流離之中逐漸長大,成了女學生。但這個 沒有朋友的孤獨的女學生,曾用火爐燒過的火筷子去燙班上最受歡迎的女生,也曾因盜竊癖而受到他人指責,但“那並不是因為想要別人的東西,只是覺得能擁有所有自己想要的東西的人非常討厭”。離開女子學校以後,阿初成了 秀子。這是她為逃離少女時代而做的改變,或許也能稱得上是對自己身世的一場復仇。

出於這些原因,八郎和秀子——我父母的小小“家庭” 不僅極為貧窮,而且非常灰暗,其中“閃爍著螢火蟲一般的妖光”。家裡也不需要任何溝通和交流。所謂“螢火蟲一般的妖光”,絕不意味著幸福和溫暖,而是一種熊熊燃燒卻冰冷徹骨的東西。

用別的話來說,那就是“憎恨”。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