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公告!即日起門市營業時間調整為AM11:00-PM08:00,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書局與您共同防疫,台灣加油。
1/1
庫存 > 10
定  價:NT$380元
優惠價: 79300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本土奇幻作家           星子
藏書家                 黃震南
神怪繪本《牟吉》繪作家 角斯
歷史作家               謝金魚
天作之合劇場
讚聲推薦

「臺灣妖怪專家」何敬堯最新力作!爬梳《妖怪臺灣》累積的深厚底子,結合小說家天馬行空的思想馳騁,這次又要帶我們前往什麼喧鬧又妖異的境地呢?——黃震南(藏書家)

★前作《妖怪鳴歌錄Formosa:唱遊曲》獲臺文館好書推廣、文化部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作曲家邱盛揚精心打造《妖怪鳴歌錄》新曲〈林投樹下〉、〈夢~金翾之歌~〉、〈妖怪鳴歌錄〉
★妖怪專家何敬堯跨界合作的奇幻小說,「妖怪鳴歌錄」系列完結篇

妖怪鬼神,唱曲安魂――蛇郎君、林投姐……本土妖鬼,化身妖幻樂團,登臺救世!
千百年以來,鯤島之不思議風情,傳唱於無數歌謠。
靈音妙曲,在「人界」與「靈界」之間流傳不歇。

黑海鬼市,妖魔之城,「祅學館」位於其中,是靈界著名的妖怪學院。
歌謠社的社長蛇郎,在人類朋友杜鵑的邀請下,
與社團成員婆娑、琥珀、菟蘿,一同踏足人界鯤島。
在林投大姐、金魅的協助下,蛇郎順利組成「妖幻樂團」。
眾妖矢志,奪下人族舉辦的音樂祭冠軍寶座。

此時,鯤島的人界國度,正逢「興國」當世。
興國為了促進文明進步,頒布法律「音樂淨化輔導法」,
以「禁謠令」規範音樂流通,嚴禁怪力亂神。
妖幻樂團一路歷險,闖過黑海鬼門關、滿目瘡痍的人界之城,
力圖阻止鯤島面臨地牛解封而天崩地裂的命運……

    此部作品是《妖怪鳴歌錄Formosa:唱遊曲》的續集,也是「妖怪鳴歌錄」系列的完結篇。何敬堯在這部小說中,讓許多具有在地特色的臺灣妖怪粉墨登場,進行一場拯救世界免於天崩地坼、血流成河的奇幻冒險。小說中「妖幻樂團」創作的樂曲,皆由音樂家邱盛揚一手打造。作曲家為臺灣民間傳說譜寫新歌,林投姐的悲戀、安撫地牛的樂曲,呈現在臺語歌曲〈林投樹下〉與〈夢~金翾之歌~〉的曲調旋律,與手遊合作的同名主題曲〈妖怪鳴歌錄〉,則暢快展示妖怪的獨特風格。
    這部作品跨界結合了臺灣妖怪、奇幻小說、音樂歌曲。作者安排妖怪阻止地牛解封的情節,懸疑緊湊之餘,更為奇幻故事增添臺灣本土文化的深刻意涵。小說發想自臺灣地牛傳說,魔幻的世界觀參考了五○年代的「戒嚴」、「禁歌」等社會情境,在天馬行空、群妖亂舞的劇情中,諷諭臺灣歷史。雖然寫的是妖怪的奇幻故事,卻從中看到人性的貪婪與覺醒,朋友情誼的忠貞與背叛,以及威權與自由的衝突。
    何敬堯設定世界觀、樂團演奏、妖怪歌曲……等等劇情,皆與音樂密切相關,寫作過程中與音樂家邱盛揚持續討論,小說中的妖幻樂團也由此產生創作的歌曲。文學、音樂與臺灣歷史文化彼此串連,使全書充滿音樂性,顯現繽紛多元、五光十色的魔幻色彩。邱盛揚和何敬堯合作的樂曲是小說延伸的驚喜,而臺灣妖怪背後的文化脈絡也值得進一步省思。

何敬堯
小說家,臺中人,定居大肚山。
臺灣大學外文系、清華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畢業。
寫作主題橫跨奇幻、歷史、推理、妖怪。
近年來耕耘於臺灣妖怪文化領域。
榮獲全球華文青年文學獎、臺大文學獎、臺北縣文學獎。
美國佛蒙特藝術中心駐村創作、中正大學駐校作家。
作品被改編為漫畫、手機遊戲、桌遊、音樂劇。
現於《自由時報》連載「臺灣妖怪X檔案」專欄。

歷年著作:
2016年,懸疑小說《怪物們的迷宮》。
2017年,妖怪集錄《妖怪臺灣》(妖鬼神遊卷),獲金石堂十大影響力好書。
2017年,時代小說《華麗島軼聞》(合著),獲博客來OKAPI年度選書。
2019年,妖怪遊記《妖怪臺灣地圖:環島搜妖探奇錄》。
2020年,妖怪集錄《妖怪臺灣》(怪譚奇夢卷)。

「妖怪鳴歌錄」奇幻小說系列作品:
2018年,《妖怪鳴歌錄Formosa:唱遊曲》【上集】,獲臺灣文學館好書推廣、文化部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2021年,《妖怪鳴歌錄Formosa:安魂曲》【下集】。

音樂顧問╱作曲
邱盛揚
作曲家,音樂製作人。
新加坡出生,國立政治大學哲學研究所碩士,畢業後才開始專職投入音樂製作領域。創作範圍廣泛,從近百支的電視廣告配樂,延伸到遊戲主題曲、影像配樂、獨立音樂甚至於劇場聲音設計等,參與配樂的動畫亦曾入圍韓國富川國際動畫影展(BIAF)最佳短片。
同時熱愛詩、電影、舞蹈與藝術,對於跨界合作有著濃厚的興趣,期待能互相激盪與昇華創作者彼此之間的想像力。

【前情提要、角色簡介】

第六章:黑海鬼門關
  1. 劫後
  2. 落漈
  3. 深林
  4. 瘧鬼
  5. 笛音
  6. 脫逃
  7. 會合

間奏曲:夢

第七章:浩劫前夕
  1. 渡海
  2. 晶廠

變奏曲:惡之始
  1. 追捕
  2. 命令
  3. 特區
  4. 抉擇
  5. 心願

第八章:島崩倒數
  1. 三時
  2. 二時
  3. 一時
  4. 牛吼
  5. 古謠
  6. 共奏

終曲:新的旅程

【附錄一】後記:音樂小說中的臺灣妖怪
【附錄二】《妖怪鳴歌錄》作曲者邱盛揚
【附錄三】跨界訪談錄:臺灣妖怪的改編齊奏曲
  1. 《妖怪鳴歌錄》手機遊戲:訪談製作人張偉峰
  2. 《妖怪鳴歌錄》音樂劇:訪談作曲家冉天豪、劇作家林孟寰
  3. 《妖怪臺灣》音樂劇:訪談國臺交團長劉玄詠、作曲家張菁珊、劇作家黃彥霖

【前情提要】
    大千世界,山海悠悠,分生「靈界」與「人界」兩種迥異之所。
    靈界鬼市有一座妖怪學院,名為「祅學館」。館內的歌謠社成員,接受人族好友杜鵑邀請,前往人界鯤島旅遊。
    旅途過程,歌謠社眾妖遭遇諸多事故,意外捲入恐怖陰謀,得知有幕後黑手企圖釋放鯤島地底的地牛魔獸。
    歌謠社成員之一的婆娑,無意之間破解了兩處封印石,導致地牛封印鬆動。之後,同伴琥珀背叛眾妖,逼迫婆娑解封地底城的封印石。
    第三處封印石解封之際,地底城崩塌,眾妖墜入一片黑暗之中…… 

【角色簡介】
婆娑:翩翩鳥妖,歛羽藏華,孑然風中。不爭不求之祅學士,身懷血脈異能。
蛇郎:巫煙飄緲,風采颯爽,弦音浪蕩。率領祅學館歌謠社,創立妖幻樂團。
琥珀:虎骨巫女,昂首無懼。護守虎魔一族,志高氣揚。
菟蘿:戀慕安神,爾雅溫文。玄荊世家繼任者,識曲善譜詞。
林投:怨魂如祟,心願演蛻。祅教師一員,被封惡鬼稱號。
金魅:玲瓏嬌婉,一塵不染。學生會書記,擔當樂團主唱。

◆ 第六章:黑海鬼門關                           

    勸君切莫過臺灣,
    臺灣恰似鬼門關,
    千個人去無人轉,
    知生知死都是難。
    ——〈渡臺悲歌〉
       
    這就是死亡嗎?
    人類會死。  
    妖,也會死。
    世界上的任何存在,都會死,都會消亡。
    例如石塊,就算再怎麼堅硬,只要長時間經過河水沖刷、風力作用,也會裂開,粉碎,化為細塵,飛散空中,不復原本面貌。這種結局,應該也算是一種死亡。畢竟形貌已經完全改變,再也不是原本的「那個石塊」。
    對於靈界中的各種存在,死亡同樣是必經的過程。雖然妖怪們的壽命通常比人類還要長久,鬼魅族群則是受到天地靈氣滋養而再生復甦,但是一旦面臨生死關卡,不管屬於何種族群、何種存在,都只能獨自面對死亡的那一刻。
    就像是現在這個時刻。
    死亡的時刻
    我可能已經死了。
    ——靈數靈數,靈之有數,魂火生滅,冥軌鋪路。
    這句歌謠在鬼市流傳久遠,說明天地之間自有靈數支配。生即生,死則死,命中注定的事情肯定會發生,誰也無法逃脫早已定下的靈數法則。
    若是妖鬼神怪的魂火滅絕,冥軌將在冥冥之中浮現,引導殘存的靈識前往鬼門關。對於妖鬼神怪來說,這就是死亡。
    自古以來,鬼市中的妖怪精靈們都信仰靈數的安排,「靈數」這個名稱轉換成人界的用語,類似於「命數」的意思。據說妖怪誕生之時,就會擁有獨特的靈數,不同的靈數將會造就截然不同的境遇。
    一直以來,我也深信其理。
    既然靈數早有計畫,災禍福祿各自有安排,我何必努力爭取什麼?
    生即是生,死即是死,就算是靈術高深無比的妖鬼,誰也逃脫不了靈數的鋪排。隨遇而安,是我的信念。
    一直以來,我都秉持這樣的信念在鬼市生活,在祅學館內按部就班進修靈術,日子平淡而簡單。直到六天前,我與眾妖一同來到人界鯤島遊歷,卻發生一連串難以想像的遭遇。
    這是靈數早已安排好的情節嗎?
    最讓我料想不到的,就是此刻的結局——死亡倏忽降臨。
    誰也無法預測,死亡何時到來。
    所以,這裡……就是鬼門關?
    四周黑暗無比,一片死寂。
    我迷迷茫茫,看不見任何事物。
    如果這就是死亡,似乎太過空虛了,有點虛假。
    但,若真的就是死亡,那麼這就是無法改變的結局,必然抵達的終點。
    存在,本來就是空虛一場。
    一切都是空虛。
    妖,必然會死。
    所以,我死了。
    如同昔日母親獨自面對死亡。
    當時,母親散盡一身鮮血,藉此釋放龐大靈能。就算耗費神魂,就算散盡全身力量,也要護我周全,為我開啟空間轉移法術。
    儘管很多當時記憶,依然模糊不清,但是藉由三顆靈珠共鳴的力量,我已慢慢尋回一些殘存的印象。我深深明白,母親臨死之前,一心毫無畏懼。
    如今,換我面對死亡了。
    死亡降臨,我應該也不會懼怕。畢竟世間萬物原先都只是虛無的存在,如今只是再度回歸虛無,回歸於靈數輪迴。
    不管是靈界或者人界,每一天都會有無數的死亡發生。不管身為何種存在,死亡皆會平等對待。
    若要與其他死亡的情況相比,我的死其實很平凡無奇,也很幸運。
    不久之前,我意外聽聞許多慘不忍睹的死亡方式。
    例如,人族為了自身利益,組成獵鬼隊,追捕無數妖怪,並將妖怪監禁在電廠內擷取靈息。許多妖怪,在晶廠牢籠內數十年不見天日,奄奄一息,等到靈力被汲取一空,就會因為魂火熄滅而死。或者,當年鯤島實施禁謠令,許多被逮捕的人族法師死前,也遭受許多慘無人道的折磨。
    相較之下,我這種幾乎毫無知覺的死亡,真是好太多了。我應該要心存感激。
    每一天,都有無數的死亡。
    如今,輪到我。
    我希望自己能夠心平氣和,誠心誠意接受自己的靈數安排,等待魂火熄滅的那一刻。
    但……心頭驀然浮現出一張又一張的臉龐。
    蛇郎、菟蘿、林投大姐、金魅、魔蝠長老、杜鵑、一葉……還有,琥珀。
    當我離去之後,他們會記得我的容顏嗎?我是否會在他們的心上,留下一些印記?
    當我想起他們的時候,我的情緒倏然浮躁起來。
    我回想起與他們作伴的日子,耳畔迴響起我們共同演奏過的那些曲子。
    歌謠……迎神曲……月相思……郎君夢……
    迷茫的眼前,恍恍惚惚閃爍著記憶片段。
    在鬼市的祅學館內,歌謠社平日的聚會。
    來到鯤島時,與眾妖四處闖蕩的旅程。
    我們曾在北城旅店演出,在渡假村合奏樂曲,還有魂樂車奔馳山林之間,樂音高響的轟隆聲……
    當我的靈息消散之時,這些記憶,是否也會逐漸破碎,並且消失?最後,只留下一片虛無的空白?
    畢竟世界上,不存在「永恆」。
    真是如此?
    記憶,也會死亡嗎?
    不……或許有例外。
    就像是那首神祕的歌。
    一直讓我困惑無比的古謠,不知來自何方。
    原來,那是母親曾經頌唱過的歌曲。
    母親曾為了幼時的我,所歌唱過的安眠之曲。
    我在龍穴中拾獲的珠子們互相感應,竟能發出悅耳的歌聲。珠子不只保存了昔日鯤島的風景,連昔時吟唱過的歌曲也能保留下來。
    死前,我竟然能聆聽到遺忘已久的歌聲。
    這樣的死亡,真是一種幸福。
    也許,這不是現實,是夢。
    或許,永恆可以在夢裡長存。

1. 劫後
    水的聲音。
    風的聲音。
    樹葉摩擦,沙沙沙沙的聲音。
    有談話的聲音,模模糊糊,像是魂樂車內的廣播電臺調錯了頻道,收訊不清,發出模糊的雜訊。
    一波又一波的水聲,他聽起來像是浪潮聲,不絕於耳。怪異的是,附近還傳來「咕咕、咕咕」的奇音。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附近的交談聲音總算緩緩增大、漸漸清楚起來,他感覺似乎是十分熟悉的聲音。
    突然,一股寒意穿透身軀,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婆娑慢慢睜開眼睛。
    他的眼前還有些模糊,看不清周遭,只能聽到附近的交談聲此起彼落。
    「陳年老酒……品質果然好啊……」
    「別喝那麼多……」
    「蛇郎,說話小聲,別吵醒婆娑。」
    「哈哈哈,這樣正好!要不然,他也許還要睡三天三夜才會過癮。」
    婆娑耳邊響起交談的聲音,忽然之間,他的手臂被抬了起來,似乎正被長條狀的布料包裹。
    婆娑努力睜大眼睛,逐漸看清夜空中的點點繁星。
    仰躺於地的婆娑,感覺渾身濕漉漉,嘴裡還有海水的鹹腥味。他轉頭看去,菟蘿正在幫他的手臂進行包紮。綁在上臂的綠色布帶,雖然緩緩滲出一點一點的血紅色,但是範圍不大,傷口應該沒有太嚴重,婆娑甚至沒有太多疼痛的感受。
    婆娑發現自己仍然活著。
    活著,所以他聽得到聲音,也看得到朋友的身影。
    他見到歌謠社眾妖就在一旁,圍著篝火,飲酒作樂,在滿天星斗之下談天說笑。
    這……絕非鬼門關的景象。
    他沒死。
    婆娑心頭一揪,差點忍不住哭出來。雖然方才在夢中,他盼望著死亡降臨。但是,還活著的事實,卻讓他霎時心懷感激。因為,他還能見到朋友,還能看到他所在乎的一切。
    原來,這就是活著。
    婆娑想要起身,菟蘿卻大聲喝斥:「我才剛包紮好,別亂動!」
    「這裡……是什麼地方?呃……頭真痛……」
    「我還沒將你額頭上的傷口處理好,你就亂動,難怪會不舒服。」菟蘿一邊說,一邊在婆娑的額頭上抹藥,並用布條綁好傷口,「你被海邊的礁石割傷了,需要好好包紮。」
    「謝謝你……」
    「不用太擔心,幸好傷口都不嚴重。沒想到,林投大姐還挺厲害,拿來附近林投樹的根部,用靈火法術燻一燻,搗碎之後就能做出簡單的草藥。」
    雖有菟蘿在一旁照料,但婆娑仍然有些身體不適,頭暈目眩,甚至想嘔吐。他只好閉目養神,靜靜調息。
    等到頭疼減緩,婆娑才再度睜眼,側著頭,觀察四周。
    此時是夜晚時分,星月燦爛,一旁還有亮光閃閃的篝火照明,所以可以清楚望見此處是一座海灘。海灘上,除了菟蘿之外,還看到蛇郎、林投大姐與金魅圍著明亮的篝火。
    篝火位於沙灘中央,婆娑看向另一邊,是一波又一波灰白色的浪潮。往另一邊看過去,則是一片陰影幢幢的林投樹叢。
    不遠處的沙灘,停放著歌謠社的魂樂車。婆娑心想,難道他們是乘坐車子來到此地?
    婆娑無法辨認這座沙灘究竟是何處,因為依照他最後的記憶,他應該深陷於地底才對。
    如今,怎麼會來到此地?
    一陣寒風吹起,黑森森的林投樹叢搖晃著枝葉,附近有時傳來怪異的聲音,像是鳥類的咕咕叫聲。
    婆娑終於感覺不再暈眩,身體狀況好多了。他以手撐著地面,勉強坐起。
    「菟蘿,謝謝你,我已經好很多了。」
    「別太勉強自己。」菟蘿一邊提醒,一邊扶著他坐好。
    「婆娑,你終於醒啦,哈哈!要不要來喝一口?老酒暖身驅寒,很不錯喔!」坐在篝火側邊的蛇郎,遞來一個破碗,盈滿黃湯,酒香四溢。
    「酒?哪裡來的酒?」婆娑問道。
    「管那麼多?既然你不喝,那我就乾囉。」話一說完,蛇郎捧起酒碗,一口灌下,瞇著眼睛呵呵大笑,看起來十足醉態。
    「喂喂,你這笨蛇,別把酒都喝光,我還沒喝過癮啊!小金魅,動作太慢啦!」
    金魅聽到林投大姐的呼喚,趕緊拿著酒瓶上前,將她手中的酒碗斟滿。
    「太少,太少!這樣根本喝不夠,拿來!」林投姐大聲喝斥,直接將金魅手中的酒瓶搶過來,仰著頭倒酒,咕嚕咕嚕喝不停。
    婆娑搖搖頭,勸道:「大姐頭,你喝太多了。」
    菟蘿一臉苦笑:「我已經勸過好幾回了,他們根本不聽。」
    這時,周遭再度傳來怪聲。
    ——咕咕〜咕咕〜
    「這是什麼聲音?我方才半夢半醒,一直聽到這種怪聲。」婆娑心生警戒,四處張望。
    「別緊張,這只是……」菟蘿指向一旁,此時婆娑才瞧見,灶君躺在沙灘的另一頭,正在呼呼大睡,打鼾聲如雷灌耳,不時製造出奇異的聲響,「沒想到美食專家竟然不勝酒力,被蛇郎強灌幾口之後,立刻倒頭大睡,打鼾聲還這麼奇葩。」
    酣睡中的灶君,一臉安逸平和,完全看不出前一刻曾在地底城中歷劫的驚慌模樣。事實上,圍著篝火的眾妖也是如此,全都一派輕鬆自在。地底城經歷之事,彷彿如同雲煙虛幻。
    但是,婆娑不可能忘記。他不可能忘記,地底城崩毀之前,發生的那件恐怖無比的事情。
    「蛇郎!你還好嗎?琥珀她……」婆娑慢慢回憶起地底城的劫難,他想起琥珀狠心傷害蛇郎,逼迫他釋放靈力,最後甚至讓地底城的封印石能量消散。
    沒想到身為事主的蛇郎,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撇著頭說:「別急別急,你先照顧好自己吧!如果你的傷口再度裂開,大姐頭的草藥還有菟蘿的包紮都白費囉。」
    「蛇郎,你不是被琥珀弄傷了嗎?還有,這裡到底是哪裡?」
    「那種小傷口,我根本不在意啦。」蛇郎哈哈大笑,舉著破酒碗,眼神迷茫,一邊啜酒,一邊說道:「當時我重傷無法動彈,不過你跟琥珀的對話,我都聽得一清二楚。沒想到琥珀那傢伙這麼無情,竟然利用我來威脅你,不知道從哪裡學壞?但是來到這裡之後,我們也沒看見琥珀身影。我記得,人界有句俗話,好像是『船到橋頭自然直』?既來之,則安之吧,雖然這裡沒船也沒橋,不過……我們有酒呀,喝點酒壓壓驚,才能好好想一想接下來該怎麼做。」
    林投大姐也附和:「對呀對呀,你別大驚小怪!來來來,你也來喝!就算醉酒也沒關係,因為林投樹的果實可以解酒毒喔,旁邊林投樹果那麼多,別怕啦!」
    正當林投大姐要將酒碗遞給婆娑之時,一旁的蛇郎卻劇烈咳嗽起來,皺眉垂首,神情怪異。
    菟蘿察覺不對勁,趕緊趨前,發現蛇郎竟然吐了一口血,嘴角滲紅,滿臉蒼白。
    「你看看,還不保重自己?」
    眼見菟蘿橫眉怒目,蛇郎卻不當一回事。他擦去嘴角的血痕,嘿嘿一笑:「安啦,我蛇郎銅筋鐵骨,一點傷不算啥。」
    「你別逞強,也別騙我。自從來到鯤島,你一路上都在受傷。舊傷加新傷,從沒好好休息,你以為我不知道?」菟蘿趕緊扶好蛇郎,將林投姐搗好的草藥又抹了一大堆在他的傷口上。
    蛇郎不禁哀嚎:「痛……」
    婆娑看著菟蘿幫蛇郎敷藥,慢慢回想起這幾天的經歷,忍不住感嘆起來。
    抵達鯤島時,原本以為只是輕輕鬆鬆的社團旅遊,沒想到一路上卻遭遇各式各樣的麻煩,還跟許多怪物戰鬥,實在始料未及。
    這幾天的經歷可說是處處凶險的旅程。
    一開始,歌謠社眾妖到北城旅店,卻意外捲入魔女詛咒的怪事。在古井地洞中,蛇郎為了保護同伴,遭受魔女攻擊,傷勢不小,讓眾妖頗為擔憂。
    之後,大家前往鹿港,沒有想到竟然與魔尾蛇、太歲連番激戰。那時的情況危急萬分,眾妖也遍體鱗傷。
    隔日,歌謠社為了躲避太歲的追擊,決定接受一葉的邀請,前往雙湖山避難。在雙湖山中,眾妖仍然遇到麻煩,甚至與山中妖怪混戰。雖然最終,大家齊心協力擊退對方,沒有受到太多傷害,但眾妖也因為接連不斷的戰鬥而精疲力盡。
    於是,在地底城與太歲他們搏鬥時,眾妖靈力很快就消耗殆盡。導致最後琥珀很輕易就抓住了受傷的蛇郎,蛇郎也無力反擊。
    現在,其實也只是眾妖來到鯤島的第六天而已。沒想到短短六天,卻經歷了諸多艱難險關。
    不只是蛇郎受傷嚴重,眾妖其實也渾身是傷,心情緊繃到了極點。婆娑心想,也許正因如此,所以蛇郎與林投大姐才會喝起酒來,想要稍微緩解這幾天的緊張情緒。
    但是,酒從哪裡來?婆娑不禁開口發問。
    聽到婆娑的問話,大姐頭打了一個酒嗝,手指遠方,說道:「喏,那邊一大堆喔!箱子裡全都是酒,不管怎麼喝都喝不完,哈哈哈,放心啦,我還沒醉,還沒醉……嗝……」¬
    婆娑站起身,瞅向稍遠處的海灘,發現那邊竟然堆放著許多老舊的船骸。烏黑損壞的船體木板,顯示這些船隻早已擱淺多年,看起來十分殘破。某艘船的側艙裂開一個大洞,洞口處斜放著許多木箱,箱中堆著許多酒瓶。
    再仔細端詳破船周遭,婆娑發現不只有酒箱而已,某些翻倒的箱子下方甚至灑滿了銀幣,還有許多圓滾滾的珠子、閃著瑩光的碧綠玉石。
    這些金銀財寶旁邊的沙堆中,也埋著許多灰白色的物體。婆娑瞧了許久,才看出那些灰白物體竟然是人類的白色骸骨。
    「走過去要小心喔!」林投一邊催促金魅倒酒,一邊說:「那些寶箱附近的沙地,其實藏著許多巨蚌,要是驚擾到它們,巨蚌就會從沙堆跑出來,把你緊緊夾住喔!幸好我剛才反應快,躲過那怪蚌的攻擊,才沒被吃掉。附近那些骨頭的主人,想必都是巨蚌的盤中飧吧。」
    沒想到,沙灘上竟然有這麼恐怖的怪物,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
    婆娑再度眺望四處,望向海面時,他赫然一驚。
    在月光的輝映下,悠悠海潮沖刷到沙灘上的泡沫呈現迷濛的灰白色,極目眺向遠方的海面,遠處的海上竟然聳立著一座極為高聳並且寬廣的白牆,往左右兩邊無限延伸,看起來無邊無際,沒有盡頭。
    「那座白牆是什麼?」
    林投順著婆娑的目光看去,點頭說:「嗯嗯,你再看仔細一點,那不是白牆,是瀑布喔。」
    婆娑瞇著眼詳細看,如同林投大姐所言,那座白牆確實是由無數的水流組成。水流由上往下傾洩,在底部濺起許多銀白色的水花。
    真是太怪異了,他們竟然位於一座巨大瀑布底下的海灘。
    「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我記得,最後地底城崩塌,我跟蛇郎都掉進地層中……」
    菟蘿處理好蛇郎的傷口,便向婆娑娓娓道來:「地道崩塌之後,我往下墜落,竟然落入水裡。原來,地層的下方就是地下水道。而且,可能因為地層塌陷範圍太大,原本停放在地面上的魂樂車,竟然也掉進地底,落到水裡面。當時一片黑暗,我好不容易看到一抹金光,原來是魂樂車車殼上的魍豆葉彩漆散發光芒,我才發現車子在水中載浮載沉。於是我拼了命游到車旁,打開車門躲進去。之後,我就開啟車子的浮水模式,駕駛車子找尋大家。」
    「真是多虧菟蘿機警,才將我們從水中救起來。」林投大姐點點頭,說道:「但是,找到你跟蛇郎的時候,好運也用光了,因為接下來魂樂車就被吞沒了。」
    「吞沒?」
    菟蘿繼續解釋:「地下水道的盡頭,竟然是一個大漩渦,魂樂車一下子就被吸進去。車子被漩渦吞進去之後,一陣天旋地轉,完全無法辨別任何方位。當車子不再旋轉,一切平靜下來的時候,我們就發現,車子已經擱淺在這座沙灘上。」
    婆娑越聽越覺得不可思議,他望向魂樂車,問起話:「那麼,車子還可以發動嗎?」
    「車子雖然破損很嚴重,但還是可以發動。你是不是在想,可以搭乘魂樂車離開這裡?」菟蘿搖搖頭,表情苦惱地說:「很可惜,我已經嘗試過了。我剛剛開車出海,但是車子的浮水裝置只能漂浮在海浪上,根本沒辦法爬上那座巨大的瀑布。我也沿著沙灘開車,結果又繞回這裡。當然,四周的海面上全都有巨大的瀑布水牆。經過查探,我才知道這裡是一座小島,而這座島就位於一個圓圈般的瀑布水牆的下方。我猜想,水牆上方,很有可能是一個極為龐大的漩渦。」
    「真是匪夷所思。地下水道,漩渦,瀑布,奇怪的島……」婆娑實在想不明白:「究竟,這裡是什麼地方?」
    「既然你誠心誠意發問,那我就菩薩心腸說說我的想法吧!」林投大姐放下酒碗,一反常態,意味深長地說:「我想,這裡可能就是靈界流傳已久的落漈,深海的鬼門關。」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