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海外有庫存,下單後進貨(等候期約20個工作天)
人民幣定價:65元
定  價:NT$390元
優惠價: 72281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海外有庫存,下單後進貨(等候期約2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烈焰中,他為生命逆行;愛情中,他為真愛前進
責任扛在雙肩,而你在我心中
80 後敏感理智的網絡作家vs 90 後青澀主動的消防員
閱文集團現實主義題材徵文金獎作品
入選2020年度最具版權價值網絡文學作品

傅世槿以為,這只是一場走走過場、應付家裡人的相親。但她沒想到,相親對象竟然對她“見色起意”!甚至為了追到她,他還潛伏進了她的讀者群!最可恨的 是,他還要讓她給他出謀劃策追自己?
傅世槿:“都說女怕郎纏,你可以試試。”
捂緊馬甲的江聿:“好的!謝謝老大指點!”
在認識江聿之前,傅世槿以為這輩子恐怕是要孤獨終老的。
三十一年的人生經驗告訴她,她是一個不會愛的人。可是,在認識江聿後,她那顆要跳出紅塵的心被他狠狠地給拽了回來!
在認識傅世槿之前,江聿覺得他所有的熱情都應該是放在消防事業上的。但是,在認識傅世槿之後,他才知道,原來在他疲憊和痛苦的時候,有一個肩膀可倚靠,是多麼幸福的事。
“我是個貪心的人,信仰和你,我都想要!”火光中,他回眸對她微笑。

蕁秣泱泱

貴州省作家 協會會員,魯迅文學院第 15 屆網絡作家班學員,閱文集團作家。其文筆簡潔而細膩,人物刻畫入木三分,感染力強,容易帶動讀者情緒。已出版作品:《醉紅顏:傲世臨川》《醉紅顏:名揚中古》。

這本書是我不經意間看到的,首先這個名字就很吸引我,之前看過一部有關消防員的電影,哭得稀裡嘩啦的,然後就希望自己也是男孩子,也想去當個消防員。現在我想以後能找到消防員男朋友,嘿嘿。
——嘻嘻啦啦
我知道龔俊演了《你好火焰藍》這個電視劇,當看到劇照的時候,發現簡直就是這部小說中的男主江聿啊。簡直是神還原。
——小魚游啊遊

這本書好寫實啊,感覺好多東西寫到自己心坎裡去了,泱泱的書一直是我的精神寄託,小爵爺曾經讓我不再迷茫糾結,希望這本書能讓我對愛情和婚姻的看法有所改觀。
——燭房長明

目錄
上冊
第一章 趕鴨子上架的相親 1
第二章 我對他沒有感覺 26
第三章 為什麼拒絕我? 53
第四章 一切都是緣分使然 78
第五章 其實我們也會怕 104
第六章 以尊重生命為信仰 129
第七章 為了她保護好自己 153
第八章 來自父母的催婚 177
第九章 5 號的一杯奶茶 203
第十章 21 天和5 號 228

下冊
第十一章 作者年會失火了 253
第十二章 有我在別怕 278
第十三章 初戀一道傷 304
第十四章 馬甲被扒了 328
第十五章 我們在戀愛 354
第十六章 我們為生命負重逆行 380
第十七章 不期而遇的丈母娘 405
第十八章 我願意做消防員的妻子 430
番外一 屬於我們的婚禮 455
番外二 婚後的甜蜜日常 481

/ 第一章 /
趕鴨子上架的相親


林城,光明區某小區內。
咚咚—激烈的敲門聲傳來。
可是房中一片安靜。
臥室裡,厚厚的遮光窗簾將窗戶擋住,阻隔了外面的陽光,使得房中如同黑夜一般。光線昏暗,只能讓人模糊地看到家具的輪廓。
房中最明顯的輪廓就是一張大床,床上有著微微的起伏,似乎躺著一個人。
可是那人對刺耳的敲門聲沒有半點反應。
門外—全副武裝的消防員拿著手中的對講機道:“隊長,十一樓沒人。”
“不要再耽擱了,往上找還在家裡的住戶。”對講機裡傳來一道冷靜而年輕的聲音。
“是。”消防員放棄了原本的目標,直接通過樓梯跑上十二樓,過程中還不忘問,“隊長,破門組那邊怎麼樣?”
出事的住戶家裡為了防盜居然裝了雙層門,搞得破拆需要兩道工序,否則哪需要人從外牆吊下去?
“剛破了第一道門。”對講機裡的聲音道。

知曉情況之後,消防員不再多言,只是加快了上樓的速度。每到一層他都拍門,一直到了十七樓,才終於敲開了一家住戶的門。
小區裡因為突發事件而變得異常“熱鬧”。
但是這種“熱鬧”被十一樓那個“無人”的房子隔絕在外。
嗡嗡嗡—臥室裡手機振動的聲音響起。
枕頭不斷地振動,讓床上的人在黑漆漆的房中發出不耐煩的聲音:“誰這麼沒有公德心,這麼早打電話?”
雖然不耐煩,但她還是伸手進入枕頭下,摸到了一直振動著將她驚醒的手機,閉著眼睛按下了接聽鍵:“喂?”
但是手機裡一片沉默。
傅世槿:“怎麼回事?”
手機裡的安靜還有發亮的屏幕,終於讓傅世槿清醒了些。
原來她戴著降噪耳機呢。
傅世槿伸手將覆蓋在耳朵上的降噪耳機扯下來,把手機貼近了耳朵。
在她取下降噪耳機的時候,外面有一些嘈雜的聲音也傳了進來,她皺了皺眉,沒有在意。
“喂喂喂?傅世槿你有沒有聽到我說話?”
手機裡傳來的聲音拉回了傅世槿的注意力,她眯著眼睛掃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又趴回床上,懶洋洋地問:“大小姐,這麼早給人打電話叫魂呢?”
“早什麼早?這都下午三點半了!”電話裡傳來一陣咆哮聲。
下午三點半?!
傅世槿猛地從床上彈起來,眼神發直,喃喃地對著手機問:“我怎麼睡了這麼久?”
手機裡傳來冷笑聲:“你還問我?傅世槿你昨晚又熬夜了是吧?你還要不要命了!你巴不得為年輕人猝死的新聞添加素材是吧?”
傅世槿沉默。實際上她不是昨晚熬夜,而是連續七八個晚上都熬夜看小說。但
是這話她不敢對電話那頭的潑辣女人說。
傅世槿默默地摸了摸脖子。她還是挺惜命的。
“傅世槿,我是懶得管你了,我就問你還記不記得你答應我的事?”
傅世槿依舊有些蒙:“什麼事?”
這話一出口她就後悔了。
果然,在她說出這三個字後,電話裡的人就是一通咆哮:“傅世槿,你這個宅女真的沒救了!老娘昨天才跟你說的事,你就敢忘!”
傅世槿被吼得耳朵有些疼,下意識地讓手機離自己的耳朵遠一些。
可是對方好像在她家裝了監控似的,直接吼道:“你敢把電話拿開試試!”
傅世槿又默默地把電話移了回來,嘴角下拉,顯得有些委屈。
她脾氣不怎麼好,在外人面前都是高冷范兒,給人一種難以親近的感覺,但會對少數的幾個人包容、寵溺。偏偏來電話的秦柔柔就是這幾人之一。
秦柔柔?哼!一點兒都不柔。傅世槿撇了撇嘴。
“傅世槿,你給老娘聽好了,週六下午的相親你必須到場!”秦柔柔沒了脾氣,只好把說好的事再說一遍。
“相親?”傅世槿一愣,頓時奓毛,“你神經病啊!”
“呵呵。”電話裡傳來秦柔柔的冷笑,“是你自己說的,你需要創作時間和空間,不能找一個太黏人的男朋友,還不希望對方太干涉你的生活,最好是有男朋友等於沒男朋友;還有,你可以不理會他,但是他不能背著你和別的女人搞曖昧,只能愛你;最重要的是,對方要長得帥、身材好,對吧?”
“對,沒毛病。”傅世槿在秦柔柔的一通咆哮後已經清醒,拿著手機走下床,向窗戶走去,“秦柔柔,你放棄吧,天底下哪有這樣的男人?我呢,已經做好單身一輩子的準備,養老錢我都在存了。再說了,女人又不一定非要有男人才能活。”
這些話在秦柔柔聽起來有些幸災樂禍的嫌疑。秦柔柔回道:
“哼!是挺難找的,但是老娘給你找到了。你麻溜些,週六就給我去見人。地址、時間我一會兒發你的手機上。”
什麼?!傅世槿抓住窗簾的動作一頓,被秦柔柔的話震得不輕。但是她還算沉得住氣,笑問:“喲!還真有這樣的男人啊?這種極品沒被放進博物館?”
“人家叫江聿,1991年的,除了你那條愛你暫時達不到之外,基本條件都符合。總之,人已經給你約好了,你必須去見一面。我可是奉旨行事,你有什麼不滿可以去找你家‘老佛爺’。”秦柔柔懶得和她扯。
傅世槿幾乎已經“看到”秦柔柔提及她老媽的時候,那尾巴翹起來的嘚瑟模樣。
一想起自己那個媽,傅世槿秒。
但是她還是習慣性地掙扎了一下:“他是1991年的?年紀太小了吧。小鮮肉啊!肉太嫩,我這個老阿姨下不了口。”
同時,她抓住窗簾的手也用力一拉。
唰—遮光窗簾被拉開,外面的陽光照了進來,驅散了臥室裡的黑暗。
然而傅世槿被陽光刺激的眼睛還未來得及閉上就陡然睜大,盯著窗外的一個……“蜘蛛俠”?!
傅世槿驚呆了!
她家住十一樓,而她家窗戶外吊著一個人!誰能告訴她,這“蜘蛛俠”是從哪兒來的?
傅世槿覺得自己的心臟還是蠻強大的,這麼驚悚的一幕發生在眼前,她竟然沒有尖叫出聲。
雖然沒有尖叫,但她還是愣住了。
窗外吊著的人也沒想到自己爬到一半,住戶的窗簾會突然被拉開,也愣了一下。
“蜘蛛俠”在窗外吊著,頭上戴著安全帽,全副武裝,傅世槿一眼就能辨認出他的職業。
至於長相……抱歉,這樣一個吊著的人,還被安全帽的帶子箍著臉,你能期待顏值嗎?
“只是大三歲而已啊!俗話說,女大三,抱金磚。何況人家雖然年紀比你小三歲,可是比外面那些臭男人成熟穩……”
電話裡秦柔柔的聲音不斷傳來,可是傅世槿一句都沒有聽進去,主要是眼前的一幕太驚悚了。
不過,她感覺到窗外的“蜘蛛俠”的視線在往下移。
幾乎是下意識地,傅世槿也跟著垂眸,視線落在了自己的睡衣上。
老天!現在是夏天,她一個人宅在家裡,自然是穿著最輕薄還帶著透明度的超短睡裙。而為了舒適度,她在自己家裡,尤其是剛剛睡醒的時候,肯定是不會穿內衣的!
轟!傅世槿頓時覺得臉如火燒。
唰!幾乎是身體快過大腦,傅世槿把拉開的窗簾又重新拉上了。
但剛剛拉上窗簾,她又覺得不對,再度拉開之時,窗外已經沒有了“蜘蛛俠”的身影,只有一根繩子在窗外輕輕搖晃……那個無恥的“蜘蛛俠”已經不知去向。
哢嚓!傅世槿差點沒把自己的牙給咬碎。
她就這麼莫名其妙地被人占了便宜!她委屈、氣憤!
“喂?喂?傅世槿你是不是又把電話丟開了?”她緊握著的手機裡還在不斷傳出秦柔柔的聲音。
傅世槿忍下心中的悲憤,抬起手,把電話重新放在耳邊,背過身靠著窗戶,對秦柔柔認真地說:“秦柔柔,我剛才被人占了便宜。”
“什麼?被占了什麼便宜?你不是在家裡睡大覺嗎?你不會是在做什麼充滿‘黃色廢料’的夢吧?哦呵呵呵……”電話裡傳來秦柔柔老巫婆般的笑聲。
傅世槿太陽穴上青筋跳動,她努力用平靜的聲音告訴秦柔柔:“如果我告訴你,剛才在我家窗戶外吊著一個人,你信不信?”
“傅世槿你這話題轉移得略顯生硬啊!你家在十一樓耶!大白天
的,你告訴我十一樓窗外吊著一個人?是不是你們寫小說的人已經把想像代入現實了?再說了,就算窗戶外真的有個人,和你被占了便宜有什麼關係?”電話裡秦柔柔的聲音頓了一下,戲謔的聲音再度傳出,“不錯嘛!小世槿,瞬間就有了兩個故事靈感?一個是‘黃色廢料’小說,一個是靈異小說?”
傅世槿頓時覺得和這個傢伙沒有繼續說下去的必要,“你不信就算了。”
“不是我不信,要是你窗外真有人,就拍照給我看看啊,你手裡不是拿著手機嗎?”
傅世槿從未覺得秦柔柔如此欠打!
拍照?傅世槿眼神幽幽地轉向窗外,除了那根繩子,哪裡還有人?
不過此時外面倒是傳來了一些嘈雜聲,還有驚呼聲。
傅世槿看了一眼,只是覺得樓下站了很多人。
她從來不是一個喜歡湊熱鬧的人,所以也沒有過多關心外面發生的事。
“行了,不跟你說了,我得洗漱一下,趕趕稿,今天的更文還沒弄呢。”傅世槿決定徹底忘掉剛才的意外,離開窗戶,朝衛生間走去。
“喂喂喂,你記得週六必到啊!‘老佛爺’說了,為了防止你忽悠她,等你相親結束,她會親自打電話問你對方的情況,如果你的回答與我提交的資料不符,後果自負!”
傅世槿覺得自己的頭更痛了。
心底生起的煩躁幾乎讓她破天荒地想要斷更,好在她理智尚存。“‘開坑’就決不斷更,不管成績好不好”,這是她的座右銘。
深吸了一口氣,傅世槿擠出假笑:“我這個媽,不去做特工真是浪費了。”
說完,她就幹脆利落地帶著幾分殺氣地掛掉了電話。
將手機隨手一丟,傅世槿走進了衛生間,她需要用涼水冷靜冷靜。
此刻的她並不知道,在她所住的小區,甚至就在同一棟住宅樓裡,發生了一件大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