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公告!即日起門市營業時間調整為AM11:00-PM08:00,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書局與您共同防疫,台灣加油。
1/1
庫存 > 10
定  價:NT$520元
優惠價: 79411
可得紅利積點:12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1.線性地整理了從西元645-1993年,日本開國至今的重大歷史事件
2.補足一般人所不熟悉的日本地區史,對於赴日觀光時了解當地歷史風貌有極大的幫助
3.引用大量古籍與資料,以深入淺出的筆法重新詮釋歷史故事
4.收錄當地史跡照片,對於按圖索驥極有幫助

要了解一個國家,
就不能錯過城中發生的事!

透過解讀日本名城中的重大事件,
一次弄懂從建國至今的千年歷史

‧每座日本城……看起來好像差不多?
‧一脫離東京大阪等主要都市,對於當地的歷史就有看沒有懂?
‧遊覽名城時雖然有歷史介紹,但要串連日本千年的歷史卻非常困難?

築城是守衛一國一地的基本,早在日本還沒建國的彌生時代,便有環濠部落證明其發展。而到日本建國之初,更因為捲入百濟與新羅的戰爭,擔心中國來襲,建了九州的「水城」。可以說日本各地的名城,見證了從開國到二戰前的千年史。要了解日本的政治中心如何從關西轉移到關東,又九州大名如何在幕末崛起,就不能錯過發生在名城的那些事。

千早城見證了鎌倉幕府的結束,與戰國亂世的開啟
織田信長實現霸業後,打造了舉世無雙的安土城
清洲會議所在的清州城,看著信長死後,柴田家與豐臣家瓜分領土
大阪是豐臣秀吉的豪華之城,也見證茶茶與秀賴的終結
江戶城在德川幕府的打造下,一躍成為世界性的大都會
佐賀與鹿兒島雙城,孕育了日本西化的兩位關鍵人物
二条城眼見德川慶喜大政奉還心願的破滅
熊本城則見證明治政府與大名之間的內戰衝突

網站「日本史專欄」編輯群之一的孫實秀,是華人中首位完成「日本一百名城」及「日本續一百名城」者,他走訪四十七個都道府縣、古城逾五百座,從大量歷史資料與實際走訪中,擷取最重要的三十座名城與三十二個改變日本歷史的關鍵事件,利用線性歷史,細數日本從建國後到德川幕府大政奉還、明治時代的內戰,甚至二戰為止,日本史上發生了哪些大事。

本書不但有助於讀者了解從鎌倉、室町時代,到戰國亂世、江戶時代的歷史,更幫助讀者在日本各地旅遊時,面對不同城市的文化,輔以古城歷史,深入了解日本城市的特色,添增觀光上的樂趣。


好評推薦────────
ARC / 旅日歷史部落客
Kiri / 香港日本歷史文化及旅遊作家
月翔 / 戰國導遊兼通譯案內士
卡瓦納 / 旅遊作家
胡煒權 / 日本國立一橋大學博士、日本史學者、《日本戰國織豐時代史》作者
洪維揚 / 『幕末.維新史』系列作者
蔡亦竹 / 實踐大學應日系助理教授
熱血威爾&熱血P / 日本歷史達人、旅遊書作家
鄭祖威 / 日本歷史作家、臉書粉專「日本史專欄」及「幕末研究所」編輯
孫實秀

香港人,香港樹仁大學歷史系學士畢業,現職傳媒界。

對日本戰國時代、幕末時代及日本城郭有濃厚興趣,喜歡逛日本各地大大小小古跡,曾為此赴日留學發掘當地歷史故事。信奉「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相比在象牙塔內鑽研,更喜歡當一個為史跡通山跑的小野孩,亦是一名「攻城師」。遊歷四十七都道府縣,走訪逾三百五十市村町,古跡數目逾五千個,城郭數逾五百座。

二〇一八年先後完成日本城郭協會舉辦的「日本一百名城」及「日本續一百名城」活動。當中「日本續一百名城」活動更以三十三天時間全球第二名完成,是首位同時完成「日本一百名城」及「日本續一百名城」的外國人,被旅遊達人「卡瓦納」封外號為「根本變態」,同時也是網站「日本史專欄」的編輯之一。

Facebook專頁:「亂‧遊‧日‧誌」
https://www.facebook.com/sengoku.blogspot.hk
序:穿梭日本千年興衰史
水城:「唐軍入侵」與日本建國之初
多賀城:統一東北,展開「征夷大將軍」的傳奇
千早城:倒幕與尊王之始
足利氏館:連傳教士也仰慕的中世最高學府
興國寺城:由零開始「下剋上」掀戰國亂世
二条城:擦槍走火促成戰國最惡「下剋上」弒君
槙島城:室町幕府之終焉
安土城:見證織田信長的榮盛
清洲城:瓜分主子領地的「清洲會議」
石垣山城:見證小田原征伐的「一夜城」
名護屋城:豐臣秀吉征服朝鮮之夢
上田城:善於計謀、以小博大的真田家
江戶城:躍足全國以至世界的大都會
大坂城:大坂雙陣與亂世的終結
原城:江戶幕府最大暴動「島原之亂」與日本鎖國之始
赤穗城:忠臣藏的故事「赤穗事件」
佐賀城:(倒幕四雄藩:肥前)鍋島齊正吹起的近現代化之風
鹿兒島城:(倒幕四雄藩:薩摩)幕末第一名君島津齊彬的現代化改革
品川台場:開國之始!黑船來航!
萩城:(倒幕四雄藩:長州)明治維新的推手:吉田松陰與他的倒幕之夢
高知城:(倒幕四雄藩:土佐)土佐藩與前藩主山內容堂的兩難
二条城:「王政復古」政變,讓德川慶喜的「大政奉還」成泡影
江戶城:無血開城與「幕末三舟」大功臣
會津若松城:見證「戊辰戰爭」最悲慘的一幕
五稜郭:「戊辰戰爭」的最後一頁
熊本城:「西南戰爭」的勝敗關鍵
鹿兒島城:「末代武士」西鄉隆盛
首里城:琉球歸入日本記
丹波龜山城:日本政府鎮壓宗教的「大本事件」
名古屋城: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被焚毀的天下名城
廣島城:見證人類首次使用核子武器的原爆災禍
姬路城:邁向世界的日本第一城


參考書目
【內文試閱】
■ 名護屋城:豐臣秀吉征服朝鮮之夢

豐臣秀吉討伐北条氏政,平定關東,東北奧羽的戰國大名亦紛紛歸順。放眼日本全土,已沒有大名敢違抗豐臣秀吉命令。一位平民出身的人,不僅飛躍龍門登上關白這位極人臣之職,更達成統一日本這前無古人的驚人霸業,想必應該心滿意足吧。不過豐臣秀吉的目光,卻早已遠離日本注視朝鮮。沒錯!豐臣秀吉並不滿足於狹隘的日本,其擴張領土的野心並未停止,他在九州選址興建新城,作為對侵略朝鮮的大本營,一場涉及中日韓三國的大戰旋即上演。

早在一五八三年(天正一五年)平定九州後,豐臣秀吉便寫信予朝鮮的李氏王朝,不但要求朝鮮向日本稱臣,更要協助日本攻打明朝。原本朝鮮對日本就沒有好感,以前曾發生過日本人在朝鮮作亂的惡行,對朝鮮來說,日本形象可說是劣跡斑斑。豐臣秀吉這封如此傲慢,朝鮮當然會拒絕了。

之後豐臣秀吉派對馬的宗義智與朝鮮交涉,但亦無法說服朝鮮改變初衷。畢竟朝鮮的背後有明朝在撐腰,即便豐臣秀吉真的來犯,也可以向明朝求援擊退日本。面對豐臣秀吉的橫蠻無理要求,李氏王朝根本沒放在心上。

豐臣秀吉得知宗義智交涉失敗後,終於被惹怒,決心先平定朝鮮,繼而入侵明朝。為了籌備侵略朝鮮,豐臣秀吉必須在九州建立一個龐大的前線基地。一五九一年(天正十九年)八月二十三日,豐臣秀吉公告全國大名,將於翌年春天「入唐」,下令九州大名在肥前的名護屋(佐賀縣唐津市)興建新城,作為對朝鮮前線基地。


BOX:名護屋與名古屋

名護屋位於肥前松浦郡東北方的一個小灣港,自中世以來一直是松浦氏對外交易的據點之一。據說豐臣秀吉在平定九州時,便計畫尋找合適的土地建城,作為將來侵略明朝的「橋頭堡」。豐臣秀吉在選址時,發現九州名護屋的發音,與故鄉名古屋相同,感覺特別親切。名護屋有一座名為勝男山的地方,豐臣秀吉覺得勝男山這個名字將會為自己帶來好運,於是選址在名護屋建城。


第二大城:名護屋城

豐臣秀吉一聲令下,諸大名又莫敢不從?關於名護屋這地方,最早傳教士佛洛伊斯曾將之評為「極欠缺勞動力的荒野地」,不過當諸大名在十月上旬齊聚名護屋,合力建築這個前線大本營時,當時佐竹義宣的家臣平塚瀧俊,曾驚嘆名護屋當地無論田野還是山頭皆有人居,與昔日佛洛伊斯所說的大相逕庭。

名護屋城由黑田孝高負責規畫,黑田長政、加藤清正、小西行長、寺澤廣高等人擔任普請奉行,負責興建。在動員全國的力量下,僅半年時間便於一五九二年(天正二十年)三月完成,其城郭規模是僅次於大坂城的全國第二大城!

名護屋城座落在波戶岬的小山丘上,為一座建有御殿及五重天守的平山城,城外建設城下町,全國大名則在名護屋城附近建立陣屋。當時派往朝鮮的兵力多達二十萬名;留守的人亦有十萬,總數逾三十萬兵力在名護屋。由於名護屋水源不足,難以維持三十萬人的用量,因此部隊間經常為水源問題爭吵不休。在攻打朝鮮期間,全國諸大名集中在名護屋,名護屋城成為當時日本政治經濟的中心。因此吸引許多町職人及商人遷往名護屋城城下町居住,全盛期人口超過十萬人。


文祿之役與慶長之役

名護屋城建成後,豐臣秀吉便急不及待,於同年四月十二日出兵攻打朝鮮,史稱文祿之役。以西國大名為主,共十五萬八千名兵力,分成九隊分批出發。豐臣秀吉自身在四月二十五日抵達名護屋,此後除母親大政所病危時曾短暫回去之外,其餘時間均留在名護屋城,向前線將士發施號令。平常豐臣秀吉會在城內舉辦能樂,在茶室舉辦茶會,也會在瓜田舉行裝扮大會自娛一番。

隨著明朝出兵支援朝鮮,朝鮮戰事遂陷入膠著狀態。面對兵疲及糧食不足,前線無論明軍還是日軍都有意求和,於是明朝的沈唯敬及日本的小西行長,便合力泡製一個互相向對方投降的和談騙局。一五九三年(文祿二年)五月十五日,沈唯敬派遣偽裝的明朝敕使前往名護屋求和,豐臣秀吉遂開出條件讓使者回去。朝鮮之戰暫時告一段落,而豐臣秀吉也趁著豐臣秀賴誕生的機會,於同年八月回到大坂城,從此沒再踏足名護屋城。

正所謂紙包不住火,謊話無論有多完美,最終也會被揭破。一五九六年(慶長元年)九月,明朝正使楊方亨來到大坂城冊封豐臣秀吉為「日本國王」,卻沒答應豐臣秀吉所開出的任何條件。豐臣秀吉大怒,感覺被騙了,不但驅趕明朝使者回朝鮮,更決意再次挑起戰幔。


BOX:缺席的明朝使節

明朝萬曆皇帝原本派遣李宗城為正使、楊方亨任副使前往日本,冊封豐臣秀吉為日本國王。不過當兩位明朝使者來到朝鮮釜山的時候,情況卻出現變數。李宗城在得知豐臣秀吉的真正要求後大為驚愕,與沈唯敬報告有極大出入,此時李宗城方知自己甚至整個明朝都被沈唯敬所騙。同時釜山正流傳著「豐臣秀吉會扣留明朝使者」的謠言,李宗城深信自己將會如傳言般被豐臣秀吉拘留甚至遇害。正所謂好死不如賴活,李宗城於是在一五九六年(慶長元年)六月,從釜山逃亡回國。

整場大騙局的主謀沈唯敬,在李宗城逃逸後非常苦惱,但這場戲還是得演下去,於是讓還在釜山的楊方亨由副使「變成」正使,沈唯敬自己出任副使,繼續上路前往大坂城。順帶一提,和談破局後,萬曆皇帝也知道了真相,同豐臣秀吉一樣怒不可遏,於是將逃回來的李宗城打入大牢,而主謀沈唯敬則在首都北京的市集公開處死。


一五九三年(慶長二年)二月,十四萬日軍再次從名護屋城出發,朝鮮之戰再度爆發,即慶長之役。名護屋城一如以往,擔任補給、聯絡的中轉站,最大的不同是豐臣秀吉並未前來助陣,而是在伏見城(京都府京都市)遙遠指揮。在明朝的再次救援下,日軍戰況比文祿之役更為惡劣。兩軍在朝鮮南部呈現膠著的狀態,而整件事的始作俑者豐臣秀吉,卻在一五九八年(慶長三年)八月十八日逝世。豐臣秀吉一死,日本全國上下都沒人願意再繼續打下去,於是日軍撤退,文祿、慶長之役亦正式畫上句號。

隨著戰事終結,名護屋城的使命亦告完成。全國大名相繼撤離名護屋後,名護屋又回復到昔日荒涼。關原之戰後,擁有名護屋的寺澤廣高,將名護屋城拆除,並將物資運往唐津,作為興建唐津城之用。



BOX:名護屋城的陣屋究竟有多少

豐臣秀吉集結全國大名前來名護屋,諸大名紛紛在名護屋城三公里範圍內建立陣屋,此數量究竟有多少?按《松浦古事記》記載,共有一百〇二座大名陣屋。不過根據後人在當地的發掘及確認,陣屋遺跡總數多達一百一十八個,當中有六十五個仍保留部分遺跡構造,而獲日本指定為特別史跡的陣屋遺跡,共有二十三個。



■ 佐賀城:鍋島齊正吹起的近現代化之風

一八二八年(享保十三年)颱風西博德吹襲佐賀藩(佐賀縣佐賀市)損失慘重,約九成領地受損,多達約五萬五千戶損毀。時任佐賀藩藩主鍋島齊直,早因奢華生活揮霍無度債台高築,風災更令藩內財政瀕臨破產邊緣,據說當時欠債高達十三萬兩(折合一百六十九億日圓)。在欠下一屁股債情況下,鍋島齊直選擇逃避,一八三〇年(天保元年)將藩主這「燙手山芋」傳給第十三位兒子、年僅十五歲的鍋島齊正後隱居。

鍋島齊正當時身處江戶,即位後回國處理藩務。當鍋島齊正回國消息傳出,江戶商人擔心鍋島齊正賴賬,於是在品川(東京都品川區)堵截佐賀藩行列討債。鍋島齊正面對此困境,也不禁「落淚滂沱」,可想而知當時其財政有多糟糕。

鍋島齊正回國後,立即處理藩務,視察長崎的警備工作。同年四月,鍋島齊正首次踏足長崎,旋即被當地西方事物吸引,「蘭癖大名」之心開始萌芽。鍋島齊正在江戶幕府准許下,親自登上西洋船隻參觀,讓鍋島齊正深感西方之船堅砲利。雖說鍋島齊正對蘭學著迷,但此時藩國財政貧乏,實無多餘錢財去「滿足」自己的欲望。鍋島齊正於是將蘭學之心悄悄收起,集中精力重建財政。

討債一事被鍋島齊正視為奇恥大辱,立刻改革藩務財政。一提改革,不只藩內保守派反對,就連退隱的鍋島齊直也處處阻撓,結果成效甚微。雪上加霜的是,祝融似乎特別關照佐賀城。一八二六年(享保十一年)佐賀城失火燒光本丸天守及御殿後,佐賀藩在兩年後於二丸重建御殿作為藩政中心;不料這座二丸御殿落成僅僅三年,一八三五年(天保六年)又因一場大火將其燒光光。這時候鍋島齊直又跑出來「敗家」,強硬要求在佐賀城本丸重建御殿,令佐賀藩財政雪上加霜。

然而這次的事件也觸發了鍋島齊正狠下心推動改革,例如大規模裁減兩成人,放棄贖回大部分抵押,重視石炭、磁器及茶等產業發展並擴大交易,減輕其他開支,振興農村經濟等等。在扭轉佐賀藩財政後,鍋島齊正深知作育英才便是最好的投資,於是擴充藩校弘道館,培育優秀人材並提拔為家臣。後世流傳的「佐賀七賢人」的其中六人,就在弘道館誕生。至於另外一人呢?當然是背後功臣鍋島齊正了。隨著改革成功,財政漸有起色,鍋島齊正忍耐多年,終於有餘錢可以「揮霍一下」,又怎能不「投資」西洋玩意呢?


BOX:日本最早的天花疫苗

鍋島齊正注重醫學發展,早在一八三四年(天保五年)便在弘道館內興建醫學館。當時天花屬不治之症,佐賀藩藩醫伊東玄朴向鍋島齊正建議,引入痘苗作預防,於是佐賀藩向出島的荷蘭商人購入牛痘疫苗接種。之前日本曾向荷蘭購入痘苗試行接種,唯當時痘苗從歐洲運送,路途遙遠宣告失敗。這一次來自普魯士的醫生,從印尼的巴達維亞(雅加達),培植牛痘疫苗攜到長崎。一八四九年(嘉永二年)六月試行接種成功後,自此以佐賀藩為起點,將牛痘疫苗推廣至全日本。


全日本第一座反射爐與洋砲

相比西洋玩物,鍋島齊正對西方軍事武器更感興趣。鍋島齊正早已聽聞歐美列強多番要求通商,再加上中國在鴉片戰爭中慘敗英國。在目睹歐美的船堅砲利及輝煌戰績下,鍋島齊正不得不對列強感到恐懼。受到危機感的驅使,鍋島齊正積極研究引入西方軍事技術。鍋島齊正對高島秋帆的西洋砲術持有莫大興趣,在姐夫鍋島茂義的協助下,開始在藩內自行製造新式火槍、西洋大砲等等。當中令鍋島齊正感到最自豪的,就是興建全日本首座反射爐:築地反射爐(佐賀縣佐賀市)。

鍋島齊正早在一八四三年(弘化四年),便向江戶幕府提倡加強海防。由於當時主流的青銅砲已經落伍,因此有必要學習西方的鐵製洋砲抗衡。煉製熟鐵可說是鑄造洋砲的首要難題,否則砲身受不了高溫,只會淪為「自爆裝置」,於是興建反射爐提煉熟鐵,遂成為當務之急。

不少有識之士與鍋島齊正想法一致,有人曾邀請西方專家來日本興建反射爐,唯路途遙遠乏人問津。鍋島齊正從高島秋帆手上,得到荷蘭的大砲鑄造書,經翻譯後決定自行建造反射爐。他首先在一八四九年(嘉永二年)建造日本首間製鐵所,接著於翌年三月,著手準備興建築地反射爐。鍋島齊正自知單憑自己力量並不足夠,於是向韮山代官江川英龍開辦的「江川塾」尋求協助,結果同年十一月完成首座反射爐,十二月開始試鑄洋砲,真正的研發戰鬥終於開始。

最初的兩個月,先後鑄造兩次洋砲皆以失敗告終。不過鍋島齊正屢敗屢試,終於在一八五一年(嘉永四年)四月的第五次鑄造中,製造出第一台洋砲。正當佐賀藩上下滿心歡喜、以此洋砲試射之際,最不幸的事發生了,洋砲「自爆」炸個稀巴爛。之後新造的洋砲不斷改良,直至翌年五月的第十四次鑄造,終於成功製作出首台國產洋砲。

雖然佐賀藩成功自製反射爐及洋砲,不過鍋島齊正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一八五三年(嘉永六年),美國的培里准將前來日本叩關。鍋島齊正雖然希望能強硬攘夷,更答應協助江戶幕府興建品川台場,但同時了解對外貿易的重要性,於是主張與歐美國家友好的開國論。簡單來說,就是歡迎與外國人做生意,但「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培里一來,江戶幕府心就慌了,遂於同年八月向佐賀藩下訂大量洋砲訂單。佐賀藩為擴大產量,於一八五四年(安政元年)三月,在多布施(佐賀縣佐賀市)興建新反射爐(多布施反射爐)。與此同時,在各藩請求技術支援下,鍋島齊正先後協助江戶幕府、水戶藩及長州藩等興建反射爐,並讓福井藩藩士前來視察。

佐賀藩自一八五九年(安政六年)十一月後,便沒有在兩地反射爐鑄砲的紀錄。在約九年時間裡,連同失敗品計算,共鑄造達一百三十八門洋砲;若包含舊式大砲總數接近三百門。此外,佐賀藩成功製造四斤砲,並安裝在品川台場的砲台上。雖然兩地反射爐不再鑄砲,不過佐賀藩之後曾在其他地方繼續鑄造。


BOX:阿姆斯壯大砲

一八五五年(安政二年),英國發明家威廉・阿姆斯壯(William George Armstrong),發明了後裝式阿姆斯壯大砲(Armstrong gun),為當時最新式洋砲。佐賀藩除了向英國購入阿姆斯壯大砲外,更曾嘗試自行鑄造。雖然當代文獻上記載,佐賀藩於一八六六年(慶應二年)成功鑄造阿姆斯壯大砲,不過史學界對此則抱有疑問。至於當年佐賀藩所鑄造的阿姆斯壯大砲,則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日本軍方徵收,難逃被溶掉的命運。


研發國產西洋蒸氣船

正所謂「船堅砲利」,有砲自然要有船配合。鍋島齊正自行鑄造洋砲後,下一步就是造洋船。早在一八五四年(安政元年)九月,鍋島齊正便拍板以建造國產蒸氣船為目標。不過萬事起頭難,到底怎樣才能建造蒸氣船呢?這時鍋島齊正得知其表兄弟、另一位蘭癖大名薩摩藩(鹿兒島縣鹿兒島市)藩主島津齊彬,曾有自行研製蒸氣船經驗,於是鍋島齊正向其請益,協助佐賀藩建造蒸氣船。

有了島津齊彬技術支援,佐賀藩便開始實踐。一八五八年(安政五年),鍋島齊正設立三重津海軍所(佐賀縣佐賀市),除訓練海軍外,更動手研製蒸氣船,長遠以建立近代化海軍為目標。為理解蒸氣船構造,鍋島齊正在同年十一月,向荷蘭收購木造蒸氣軍艦「長崎」作進一步參考。隨後佐賀藩成功製造蒸氣船的主要動力鍋爐,並藉製作「電流丸」替換鍋爐,累積不少經驗及改良。在船隻製作經驗日趨成熟後,一八六三年(文久三年)三月,由佐野常民等人統籌下,正式建造蒸氣船,一八六五年(慶應元年),日本首艘具實用性的蒸氣船「凌風丸」正式誕生。

此時鍋島齊正雖然在文久元年(一八六一年),讓位予長子鍋島直大後隱居,但對改革佐賀藩仍然滿腔熱誠。除了「船堅砲利」外,鍋島齊正下一步,就是在一八六五年(慶應元年)仿效西方進行軍制改革。鍋島齊正以既有藩士與足輕為重心進行西式訓練,要求家臣們熟悉槍械操作及陣法,達致全臣皆兵的地步。


獨善其身的肥前妖怪

鍋島齊正因出色的經營手段及精打細算節儉,商人們均稱為「算盤大名」。他雖然醉心改革藩政,卻沒有政治野心,一心只想保護佐賀藩,因此整個幕末動亂時代,鍋島齊正對尊王佐幕兩派均保持距離,亦禁止藩士與他國交流,變相「藩內鎖國」。正因鍋島齊正獨善其身,令藩內優秀人材也得以避過幕末那段血腥鬥爭,得以保命為日後的明治新政府效力。

雖然鍋島齊正有本錢實力,但政治上一直拒絕表態,無論哪派對其憚忌三分之餘,亦難以予人信任,因此被冠上「肥前妖怪」之名。無論是江戶幕府的參預會議,還是新政府的小御所會議,鍋島齊正都備受冷待排斥,無法達到政治上的影響。

一八六八年(慶應四年)正月,舊幕府(江戶幕府)與新政府爆發鳥羽・伏見之戰,鍋島齊正繼續置身事外,觀望戰爭結果。當新政府擊敗了舊幕府,「肥前妖怪」終於看清形勢,識趣地上洛支持新政府。

新政府獲得佐賀藩加盟後如虎添翼,其後的戊辰戰爭,佐賀藩以當時最新式的阿姆斯壯大砲等洋砲,配上新式裝備,在上野戰爭等充分發揮,成績斐然。佐賀藩藉著戊辰戰爭的功績後來居上,超越其他早已投誠的尊王諸藩,出任明治新政府要職,在「薩長土肥」四大藩中得以躋身,敬陪末席。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