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海外有庫存,下單後進貨(等候期約20個工作天)
人民幣定價:39.8元
定  價:NT$239元
優惠價: 75179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海外有庫存,下單後進貨(等候期約2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原名《我能摸摸你的財神光環嗎?》

又喪又佛“天選”男主×暖寶寶屬性的“甜系”女主,24K純甜的校園幻想初戀 完結篇


作為一個總是坑自己旺別人的財神光環擁有者

閔景峰表示,我太難了……

林茶:沒事,你永遠都是最棒的,摸摸頭。

 

“閔景峰,你身上的柔光好像變淡了。”林茶坐在閔景峰身邊,擔憂地看著他。

自從閔景峰知道自己是黑暗之主後,眼神裡總是透露著一股憂傷,身上也不像以前那般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她好像在人群裡找不到她的好朋友了。

閔景峰默默低下頭,過了一會兒,溫暾地開口:“假如我真的是黑暗之主,你會離開我嗎?”

一個哪怕是停留在最黑暗時期,依舊有一顆不傷害他人的心的人,怎麼會是黑暗之主?

林茶特別溫柔地注視著他:“你不是黑暗之主,我也不會離開你的。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覺得心裡充滿了愛,想要把所有最美好的東西都送給你。”


最初吸引她的,並不是他的財神光環,而是他的一顆赤子之心呀。


城南花開

晉江簽約作者,非典型性金牛座,淚點極低的治癒系作者,題材豐富多樣,腦洞出其不意,是一位風格獨特,極有創意的作者。

已出版《我的生命分你一半》


隔壁財神來我班2

城南花開/著


目錄

隔壁財神來我班2

城南花開/著


目錄

目錄

第一章 赤子之心

第二章 隔閡

第三章 紅色千紙鶴的主人

第四章 林茶的意識世界

第五章 甫川的記憶

第六章 不被黑暗浸染的靈魂

第七章 哪怕危險也要守在他身邊

第八章 也算是如願以償了

第九章 她必須承擔自己的責任

第十章 他想念那時他們可以時時刻刻在一起

第十一章 我不會傷害你

第十二章 跟看到你的時候不一樣

第十三章 想把最美好的東西都給你

番外


隔壁財神來我班2


城南花開 著

(試讀)


第一章

赤子之心






公園裡的風吹得人身上涼颼颼的,但因為兩個人是挨著坐在一起的,所以心裡是暖的。

一個人行走在這個世界上的時候,如果能夠找到一個跟自己心意相通、互不背叛、有著共同的人生目標和理想,並且還可以一起奮斗的人,是多麼不容易!

林茶心裡暖和了,整個人也變得更加柔軟。她輕聲說道:“我感覺死靈不像妒靈那樣好糊弄。”

閔景峰自然是知道的,不然他也不會一直都不讓死靈回他身邊。他知道自己現在就只是一個年紀較小、沒什麼太大能力的人類而已,如果死靈重新回到他身邊,難保不會發現他如今真正的實力,從而想要造反。

“我會觀察他那邊的情況,你下一次遇到他的時候,不要跟他硬扛。”閔景峰最擔心的就是這個事情。

林茶這個人平時看上去很好說話,可每次遇到這樣的事情,她那不撞南墻不回頭的性子就顯露了出來。

林茶搖了搖頭:“沒事,我昨天已經試驗過了,他對我造不成什麼傷害。”

雖然是這樣說,但閔景峰心裡還是不放心。

說著說著,林茶就困了,不停地打哈欠。她微微靠在閔景峰的肩膀上:“借我靠一會兒……”

“嗯。”

閔景峰看著她靠在自己肩膀上沉睡,他卻睡不著。

涼風習習,公園裡的人也越來越少,閔景峰就坐在這裡,看著來來往往的人,以及這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夜晚。

突然,閔景峰看到一個紅眼睛黑衣男人走了過來。

閔景峰之前已經聽林茶說過了,知道這個男人就是死靈。他面無表情地看著對方,直到對方走到他的面前,向他抱拳。

“屬下死靈見過主子。”

閔景峰感覺有點頭疼,每次聽到這個稱呼,就覺得特別“中二”。

盡管這個稱呼聽著別扭,閔景峰還是硬著頭皮開口:“你今天似乎挺忙的?”

死靈一直注意著旁邊的林茶,他知道閔景峰和林茶關係好,也知道自己應該順著閔景峰的意思不動林茶,可是多年來的經歷已經讓他養成了見到人類守護者便想出手的習慣。

死靈看了看閔景峰,他不確定閔景峰到底有沒有生氣,只能試探性地說:“最近人類負能量比較多,正是我們大顯身手的時候。”

閔景峰看著他,不悲不喜,冷冷地說:“是嗎?所以到了你大顯身手的時候,就把我說過的話拋到了腦後?”

死靈也沒有忤逆閔景峰的意思,直接低下了頭,便聽到閔景峰說道:“下去吧。”

死靈暗笑一聲,立馬離開了。離開前,他還看了一眼正在裝睡的林茶。

死靈一離開,林茶就睜開了眼睛。她剛開始其實是睡著了的,後面動靜很大,她自然就醒了。

但她沒有睜開眼睛,她一直在聽他們倆說話。

林茶對閔景峰說道:“閔景峰,你好厲害,一下子就把他說走了。”

閔景峰摸了摸她的頭,還不夠。

這還遠遠不夠。


“嗡嗡嗡……”

這時,林茶的手機響了,來電顯示的是一個陌生號碼。

林茶第一反應就是她爸的人給她打來電話了。她以前的手機上存了不少這種號碼,後面換了手機就沒有存過這些號碼了。

林茶接了電話,果然是有人來接她了,那人正詢問她所在的位置。

“中央公園這邊,我們就在入口大門處。”林茶說道。

接著,林茶快速站了起來,拉著閔景峰去大門那邊等車子。

沒一會兒,他們就看見有車子過來了。

林茶帶著閔景峰走過去,在看到司機時,愣了一下。這是一個非常強壯的中年男人,虎背熊腰,看到他們的時候,臉上帶著不耐煩。

林茶不是因為對方的外表發愣,而是對方身上的黑氣。

林茶只能看到這人身上的黑氣,並不能看到黑氣代表的救助信息。

於是,她轉過頭,看向閔景峰。

閔景峰看了一眼司機,然後跟林茶對視了一眼。

司機看著他們,說道:“我這不是出租車,不搭人。”

這個司機並不是林茶爸爸派來的人,只是恰巧他們一出公園,這個車剛好就停到了公園的大門口,林茶就以為這是她爸派來的車。

林茶想了想,趕緊說道:“叔叔,等一下!”

司機皺著眉頭,有些不耐煩:“做什麼?”

閔景峰向來知道林茶的性格,趕緊搶在林茶前面,語氣和善地說:“叔叔,我想回市區,能不能帶我一程?”

林茶知道這個司機有問題,對方還這麼魁梧,若讓閔景峰一個人待在車上太不安全了,她趕緊拉了拉閔景峰的手,說道:“我跟你一起回市區!”

司機原本壓根兒不準備搭理他們,想要趕他們下去,但是轉念一想,繼續跟他們在這裡糾纏下去反而容易出事。他瞇了瞇眼睛,說道:“你們上來吧。”

閔景峰拉開車門時,暗示林茶—

車後備廂裡有一個女人。

閔景峰心想,原來在自己還沒有處理掉上一個求助信息的事情時,也還能收到新的求助信息。

林茶從閔景峰那裡得到這個信息,頓時感到後背一涼,暗想這個司機果然是壞人。林茶顧不得太多,見閔景峰坐了進去,自己也立馬坐了進去。

林茶突然想起來這人就算是壞人,也是有童年的,既然這人有童年,自己應該就能看到他小時候的經歷吧?

林茶想要屬於這個人的千紙鶴。

林茶只是這樣想想,就立馬看到一只只千紙鶴圍繞在這個男人的身邊。

林茶稍微招了招手,圍繞在男人身邊的千紙鶴便到了她身邊。

林茶皺了皺眉頭,她在千紙鶴幻象裡看到的眾多小孩子中,這人是她見過的最調皮的一個。

男人家中有三個姐姐,家中父母又重男輕女,於是他十分受寵,從小就肆無忌憚地欺負三個姐姐,且什麼都要最好的。

這種經歷的人無非就是長大了以後受不得任何挫折,一旦經歷了小小的挫折,便想要報復社會。

林茶無語,死靈這種時候就不出現了?他是專門欺負好人嗎?

林茶確定了男人的事跡後,便準備發短信報警。

林茶發短信的時候,特別緊張,好在司機壓根兒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暴露了。司機正在一邊開車,一邊跟兩個人說話:“看你們倆的樣子,年紀應該不大吧,是不是還在讀高中?”

林茶沒什麼耐心跟司機聊天,閔景峰確定林茶已經報警了,看了看司機,同樣沒搭理他。

司機見兩個人都不搭理自己,覺得自己被輕視了,表情更加難看,正好這段路已經沒什麼車輛了。

司機開口說:“我車沒油了。”緊接著就將車靠邊停了下來。

無論是林茶還是閔景峰,都沒有慌亂,兩個人對視了一眼。

閔景峰用眼神示意林茶:你待在車裡別動,我下去解決了他就回來。

林茶點了點頭。

下一刻,車門被司機打開。

司機想過來拖人,卻迎面就被澆了一碗冰糖糍粑,緊接著又挨了閔景峰一拳,被打翻在地。

閔景峰看向林茶。

“剛才你看我的意思不是讓我用冰糖糍粑偷襲他嗎?”

兩人默契的小船說翻就翻。

不過此刻兩人最重要的事情還是解決這個司機,閔景峰趁著司機被打倒在地還沒有回過神來的時候制伏了他。

兩個未成年人把司機綁了,扔在一邊。

林茶立刻去開後備廂,看到了躺在裡面已經昏迷的年輕小姐姐,好在這個小姐姐只是昏迷。

就在這時,兩人聽到警車的聲音。

他們對視一眼,都想起一個不容忽視的事情。接著,兩個人有條不紊地把自己留下的痕跡抹掉。

因為他們想起,一旦他們去公安局做筆錄的話,他倆要怎麼解釋,他們在沒有坐任何交通工具的情況下,在三個小時之內跨越兩個城市?

兩個人撒腿跑得特別快,尤其在警鳴聲越來越近後,兩個人跑得更快。

閔景峰腿長,一把將林茶薅在自己身上背了起來,然後再繼續跑。

林茶在閔景峰的背上,樂得不行:“咱們這算是做了好事都不敢留名。”

這要是留名了,那他們真的是解釋不清楚了。

他們只要回去,就不容易被發現了,畢竟他們是瞬移跨城來的,這一路走的路上沒什麼攝像頭。

要是真的被警察找到了,他們倆到時候咬死不承認就行了。

兩個人跑的時候,正好遇到了來接林茶的車。

林茶一怔。

怎麼忘了這個事情了,她爸那邊要怎麼解釋?


原本林茶對爸爸說自己突然出現在山茶市的原因是定位器出了問題,她是提前了很久去的山茶市。

她爸可能對這件事將信將疑,但是也不會太過於追究這個事情。

但是如果說正好山茶市出現了一個奇怪的案子,還是年輕女孩子險些遇害的案子,她爸由於擔心她的安危,肯定會查一查這件事,到時候她爸就不會那麼容易被她糊弄過去了。

閔景峰見她眉頭緊鎖,顧及坐在前面的司機,於是小聲問:“怎麼了?剛才還挺高興的,怎麼突然就不高興了?”

林茶看了閔景峰一眼,同樣小聲說:“我在想要怎麼跟我爸媽解釋這個事情。”

閔景峰想了想:“定位器壞了。”

兩個人果然是知己,連思考問題的方向都是一致的。

閔景峰繼續說:“要是問到了我,就說我有雙胞胎兄弟。”

林茶嘆了一口氣:“我其實是在想,要不然把我這個事情告訴我爸媽算了。”

當然,只把她自己的事情告訴爸媽,不說閔景峰的事情。

閔景峰皺皺眉頭,他跟林茶的成長環境完全不一樣,他自然是不相信家人的。

在他看來,人們之間所謂的血緣關係只是上天隨意安排的結果。

雖然閔景峰知道林茶爸媽對她挺好,也很關心她,可是以往的問題對於他們之間是沒有利益衝突存在的,如果現在他們發現了林茶身上那能夠震撼全世界的秘密所帶來的巨大收益,他們能夠抵抗住這麼大的誘惑嗎?

閔景峰不知道,他只知道如果林茶不說這件事就沒有風險,如果說了肯定是有風險的,所以哪怕林茶不高興,他也要說:“我們需要從長計議,你不能這麼衝動。”

林茶點了點頭:“對的。”

林茶其實沒有防備過她爸媽還有哥哥,只是這種事情一時半會兒也不知道該怎麼和他們說。


第二天,山茶市年輕女孩遇險的事情果然上新聞了。

這件事之所以能夠上社會新聞頭條,大概是因為太戲劇化了。

據受害者口供,司機在大概晚上八點的時候,已經把受害者放進後備廂裡了。司機的口供是,他載著受害者往回走的途中,有兩個穿著校服的高中生上了他的車,那兩個高中生報警並且打了他,可是警察後來怎麼都沒有找到他所說的高中生,警察把全市所有高中校服都確認過,這些校服中並沒有司機看到的校服。

林茶看到這件事上新聞頭條的時候,已經在想要怎麼跟爸媽解釋這個事情了。

果不其然,手機很快響了起來。

來電顯示“爸爸”。

林茶心裡琢磨一下,還是接起了電話。

“喂,爸爸,你吃飯了嗎?”

那頭的老父親被林茶打斷了思路,說道:“一會兒就去吃。”

“爸,別餓著了,快去吃飯吧。”

然後,林茶就掛了電話。

然而她爸永遠是她爸,哪裡有可能這麼快就被轉移了注意力?

她剛掛斷電話,手機就又響起來了。

“茶茶,你還學會轉移話題了?”那邊的林父開門見山,“新聞上那兩個穿著校服的高中生,是不是你和閔景峰?”

林茶訕訕道:“是……”由於兩人是一起坐車回來的,她爸當然知道閔景峰也去了山茶市。

她爸這個人她清楚,沒有十足的把握,他就不會問這個問題了。

林父對這個回答沒有表現出憤怒,而是接著問:“茶茶,新聞上說出租車搭載兩個高中生是在八點十分,但是七點的時候,還有人在學校看到了閔景峰。”

她爸果然犀利,林茶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響應了。

“爸……”

林父:“到學校門口來。”

林茶:“好的……”

這麼大的事情,怎麼可能只在電話裡面說?


“你爸給你打的電話?”

林茶起身的時候發現閔景峰站在她身後。

林茶點了點頭:“嗯,我得去學校門口了。”

閔景峰點了點頭,說道:“別忘了我昨天跟你說的事情。”

林茶應道:“沒有忘。”

閔景峰就這樣看著她跑了出去。

林茶跑到學校門口,就看到停在路邊的自家的加長林肯。

車裡,爸爸媽媽和哥哥都在。

她哥手裡拿著平板計算機,上面播放的畫面正是昨天下午七點的時候學校大門口的錄像,閔景峰清晰地出現在畫面中。

林茶低著頭,不敢看家裡人。

“閔景峰沒有坐飛機的記錄,沒有坐火車的記錄,就算是坐飛機坐火車,也不可能在一個小時之內就趕到了山茶市。”林父看著林茶,很嚴厲地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茶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更重要的是,對家裡人,她也不想說謊。

其實……如果說謊的話,還是可以解釋的,比如說—

閔景峰還有一個雙胞胎兄弟,他們倆一個在打工一個在讀書,自己去那邊就是為了去看閔景峰的雙胞胎弟弟的。

雖然這個解釋很爛,但是至少這個解釋是在人類接受範圍之內的。

“你才十六歲,有什麼事情,不要自己扛著,要告訴我們。”林媽媽開口。

林茶抬頭看著爸爸、媽媽和哥哥,他們都很著急擔心。

“有點復雜……”林茶想了想,坦誠地說,“我其實有特殊的能力。

“我的定位瞬間變化,並不是定位器出了問題,而是我自己瞬間離開了。”

林父皺了皺眉頭:“這個能力對你身體有影響嗎?對你會有什麼危害嗎?”

林茶有點不好意思:“其實也沒有什麼危害,就是我經常要去幫助那些需要我幫助的人。”

林葚有點不敢相信:“你還是個魔法少女?”

魔法少女?這個說法也太讓人害羞了。

林茶搖了搖頭:“我沒有魔法,就是有一小部分特殊的能力。其中包括能夠查看到人小時候的記憶的能力。”

林媽媽皺了皺眉頭:“茶茶,你老實跟媽媽說,是不是閔景峰讓你這麼說的?”

林茶有點奇怪媽媽怎麼突然提起了閔景峰:“沒有,我是十六歲以後才有這個能力的。”

“難怪你過完十六歲生日後就變了。”哥哥林葚說道。

林父林母都在仔細聽林茶說話,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對林茶說的話依舊是半信半疑的態度。

林茶自然是希望他們相信這個事情,因為唯有他們相信了,才會重視,不會隨意地往外面說。

於是,林茶說道:“等我一下!”

她從車上下來,然後跑到了旁邊的小胡同裡。

這個小胡同是單純和善良經常帶她去的意識世界的入口。

林茶這一次很順利地進入了意識世界。

單純和善良還在整理各種各樣的信紙,林茶沒時間和她們打招呼,直接拿了爸爸、媽媽和哥哥的千紙鶴後,出了意識世界。

林茶往回走的時候才發現,三個人都被她的突然離開嚇到了,都下車來找她了。

“我沒事,我就是想跟你們證明一下,我真的有這個能力。”

林父看著自己的女兒有點焦慮,他心裡希望林茶說的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這裡面的麻煩風險不是林茶能夠承擔的。他問:“你要怎麼證明?”

林茶拉著三個人回到了車上,然後把千紙鶴放了出來。

林父的千紙鶴變成了一只小貓,林葚的千紙鶴變成了一串糖葫蘆,林母的千紙鶴變成了一件紅色的小外套。

林茶沒有看他們記憶的內容,但是能夠看出這些千紙鶴裡面載著的都是一些比較重要、開心的記憶。

三個人都有點蒙,但還是按照林茶的意思,抱貓的抱貓,拿冰糖葫蘆的拿冰糖葫蘆,拿小外套的拿小外套。

林茶就在旁邊看著他們,很快她就看到他們臉上出現了懷念和開心的表情。

他們再睜開眼睛的時候,那些東西都不見了。

林茶眼睛亮亮地看著他們:“現在相信我了吧,我沒有騙你們。”

林父開口:“這個事情你還跟誰說過?閔景峰?”

林茶“嗯”了一聲。

林父怒道:“你小時候不像現在這麼缺心眼兒,怎麼長大了就變得這麼缺心眼兒了?這種事情是能隨便告訴別人的嗎?”

林茶趕緊說:“他跟我一樣,他也有特殊的能力,所以我們算是互相制衡。”其實制衡倒是談不上,但是在她爸媽面前總不能說—

我相信他,他肯定不會出賣我。

她要是這樣說,就等著她爸削她吧。

林父聽到這話,松了一口氣,說道:“難怪那段時間,你跟他的關係突然變得那麼好。”

林母說道:“雖然說你們之間可以互相制衡,但你還是要謹慎,畢竟人心隔肚皮。”

林茶點了點頭:“我知道,我一定會謹慎行事的。”

林父看著林茶這副樣子,怎麼都不像謹慎行事的人,開口說道:“最近你不要住學校了,住家裡。”

她爸明顯不是和她商量,關鍵是現在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她實在不好拒絕他們。

她家人現在肯定是很擔心她,等到她在家裡住一段時間後,他們會發現她雖然有這個能力,但實際上生活還是跟以前沒什麼兩樣,到時她再提出出來住應該就沒問題了。


另一邊,閔景峰一直坐在教室裡等林茶,不知道她能不能在父母面前瞞過這事。

很快閔景峰看到林茶回來了,她臉上帶著笑容,一看就知道事情已經解決了。

林茶是典型的喜怒形於表的性子,閔景峰總是能夠在林茶臉上看出她是否開心。

閔景峰松了一口氣,壓在心裡的大石頭,可算是移開了。他問:“你怎麼跟你爸媽說的?”

林茶看了看周圍的同學,見他們都在看自己,於是拉著閔景峰的衣服,說道:“走,我們出去說。”

林茶笑道:“他們已經能夠接受了,我爸媽的接受能力還是挺強的。”

閔景峰太陽穴突突直跳,問道:“你把這個事情告訴你爸媽了?”

“還有我哥哥。”

閔景峰只覺得一股邪火直衝腦門,他咬牙切齒地問:“你把這些事情都告訴他們了?”

“說了,不過我只說了你跟我是同伴,沒有說你的財神光環的事情。”要不然也解釋不清楚,他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實行了兩地的瞬移這件事。

林茶很認真地跟他解釋:“你別擔心,不會出事的,我爸媽、哥哥人都挺好的。”

閔景峰聽到這話後就像是喉嚨裡卡了一口老血,有火都發不出來。

閔景峰回憶起了自己的事情,他有一段時間和爸媽關係挺好的,他爸對他也挺好。

後來,他爸有了錢,他才明白一個人可以壞到什麼程度,哪怕這人外表再光鮮亮麗也擋不住骨子裡面的腐壞。

林茶看著閔景峰:“你怎麼了,看上去好像很不舒服?”

閔景峰此刻何止是不舒服,他都快變成一條噴火龍了。

然而這條噴火龍在林茶面前還是沒有辦法噴出火來,他嘆了一口氣,自暴自棄地想著—

其實林茶這樣也挺好的,她在這個世界上除了自己以外,還能再信任幾個親人,這也是令人高興的事情。

閔景峰摸了摸她的頭:“我沒有不舒服。”

以後他多注意一點,多保護她。

如果說林茶連她自己的親人也不能相信,面對他們也需要時時刻刻地防備,時時刻刻地撒謊,那……

他會更加心疼。

林茶現在真的挺高興的,因為她解決了一直藏在自己心裡的一個大事情。

閔景峰心裡還是希望林茶的親人能夠一直不改變對林茶的態度,不要像他父親那樣。

他父親的事情,他現在已經有點頭緒了,在他第一次試圖消除他父親身上的救助信息卻失敗了以後,他還是總結了一下經驗的。

他確定了一個方案:以其人之道,還治彼身。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