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至此終年(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49.8元
定  價:NT$299元
優惠價: 87260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蜜汁燉魷魚》《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暢銷書作家墨寶非寶經典代表作。提起墨寶非寶,就不得不提這本《至此終年》。

★至此系列首篇,讀者垂直入坑之作。男主顧老師形象深入人心,文中金句頻出“平生一顧,至此終年”“得顧平生,平生已無憾”被讀者口口相傳。

★典雅裝幀,內附8P精美彩插。誠邀設計師蘇艾操刀裝幀設計,畫師哆多、丹忱、阿和、齊桑樹共同參與繪製。外封書名燙印,內封覆觸感膜,腰封選用清透感最佳的特種紙。全書含8P精美彩插,重現文中場景,記憶點滿滿。內文選天陽本白膠版紙,溫和護眼。

★環襯精選120g星雨紙,星點光芒完美呈現至此終年氣韻。另附作者紅豆紀念印簽簽章,極具收藏價值。

“你吃了最後一塊,這裡有酸奶味和原味,沒有紅豆了。”

“沒關係,還有我。”

★顧平生X童言,平生一顧,至此終年。

 

平生一顧,至此終年。

如果你遇到一個人,曾是個外科醫生。十三歲那年,他和你的母親在同一間醫院被搶救,卻意外地,在六七年後,聽不見聲音,上不了手術台,拿起書,成為一個普通的大學老師。

如果,他和你一樣,有個遺棄自己的母親,不能說出口的父親。

如果,他是因為一場舉國的救死扶傷,損失了該有的健康。

如果,他愛你。

你會捨得,不愛他嗎?

“得顧平生,平生已無憾。”

墨寶非寶

 

既懷中還有烈酒,倒不妨就此,一醉到白頭。

好上頭,這個故事總讓我回憶起大學時那場心動。一眼便忘不了,再一眼便喜歡,然後愛到至此終年。

——豆瓣讀者

 

墨寶作品中必看的一部作品。顧老師太完美,溫習全文時,半夜在床上忍不住偷笑,太甜了。這種彼此疼惜、信任,有問題一起克服的感情,平和又溫柔,令人心動。

——豆瓣讀者

 

楔子

第一章本院美人煞

第二章那些小故事

第三章你是真的嗎

第四章那些小美好

第五章真實的你我

第六章悄然的進退

第七章我喜歡的人

第八章洗手做羹湯

第九章我能聽見你

第十章只想在一起

第十一章再沒有過去

第十二章有一些想念

第十三章等你的時間

第十四章當時的愛情

第十五章溫暖的溫度

第十六章我的顧先生

第十七章當你聽我說

第十八章生活的模樣

第十九章那段時光裡

第二十章簡單的幸福

第二十一章你的顧太太

尾聲平生一顧至此終年

番外一欠你的再見

番外二還你的幸福

楔子

 

“我畢業於倫敦大學國王學院,會和你們相處一整個學期,你們可以叫我老師,或是直接叫我顧平生,”他半握粉筆,在黑板上寫下名字,清晨的日光透過窗子照進來,籠住那淺淡的身影,“我聽不到聲音,如果提問請面向我,我會看著你們的口型和眼睛,讀懂你們的話。”

聲音有些軟,清朗而又溫和。

眾人遺憾地看著他,連呼吸都配合地輕下來。

 

倫敦大學國王學院,英國前三法學院。

在這個顧老師來之前,法學院裡所有的老師,不是一絲不苟穿著整身西裝的日本早稻田回來的學究,就是上身西裝、下邊亂七八糟牛仔褲運動鞋的美國耶魯等歸返的博士。

 

倫敦大學?這還是第一個。

法學院所有大三課程都轉為英文教學的國際法,很多人都很期待這個唯一從倫敦回來的老師,風度翩翩,優雅謙和,或是斯文儒雅。沒想到,他的樣子有些讓人意外。

 

他捏著粉筆的姿勢很漂亮,倒像是拿著手術刀的醫生,當然是那種電視劇裡被美化的醫生。很年輕,年輕得出乎意料。身上穿著質地柔軟考究的白襯衫和休閒褲,襯衫袖口是挽起來的,隱隱還能看到刺青……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建築學院走錯門的師兄。

 

他似乎察覺到了所有人的遺憾,只是隨手鬆了松領帶。

然後,低下頭把領帶摘下來,解開了襯衫領口的鈕扣:“這學期我負責你們的《國際商事仲裁法》,很簡單的課程。英文教學,如果有聽不懂的人可以隨時舉手打斷我,”他臉上似是有笑,又似乎沒有,辨不大分明,“記住,要舉手,出聲打斷是沒有作用的。”

有人低聲說:“我打賭,他只有二十幾歲。”

聲音不輕,所有人若有所思。

 

“在我的課上,你們可以竊竊私語,”他竟然看到了,“不過我應該都能看到。可以先點名冊嗎?”他笑了笑。

眼睛平靜專注地看著所有的人,這樣目光讓一眾女生想躲開。

可馬上又想到他需要看到口型。幾乎所有人都無一例外地、聽話地看著講台方向。

 

顧平生說完這些話,微低下頭:“我會點一次名,你們可以在被點到的時候,問我一個問題。”

“趙情。”

“老師,”前排站起來一個女生,“你的刺青是什麼?”

他微微笑著說:“一個女人的名字。”他不再看名冊,繼續點名,“李東陽。”

教室後排的男生笑嘻嘻起身:“老師,是你第一個女人的名字嗎?”

他低下頭,看下個名字:“不是,是我母親的名字。”

四下一片安靜,估計是問到了人家的忌諱。

 

他倒不以為意,繼續道:“王小如。”

“老師,我們學院老師都是博士,你也是嗎?看你年紀很小啊。”

“是。”

“趙欣。”

“老師,你有女朋友嗎?”

眾人嘩然,問話的是他們的班長,問題是,他是個男人。

班長清了清喉嚨:“老師,我是被逼的。”

他身後幾個女生義憤填膺,集體埋頭。

他笑了笑,把講台上的名冊拿起來,搭在手臂上:“沒有。”

大家轟然笑起來,嗡嗡地議論著。

 

結果因為班長的起頭,所有人開始很有心機目的地往個人方向引。試探他的個人遊歷、國王學院的見聞,他很配合地回答著每個問題,偶爾還會延展許多趣聞,讓人聽得很是享受。其實他並不知道這些看似平常的問題組合起來,就是面前這個說話溫和的人有很好的家庭,簡直完美。

聽不到人說話?天大的優點。

這樣他只要和你說話,都彷彿是深情專注,只看著你。

“天,我們學院有禁止師生戀的規矩嗎?”剛被點到的人坐下來,喃喃著。

 

他忽然停頓了聲音,抬起頭在教室裡掃過:“童言。”

在教室最後排,站起來一個女生:“老師,你是北方人嗎?”

童言從他剛才進教室,就有些回不過神。他的臉那麼熟,很像是一個人,可是那個人應該是學心外科的,而且根本不是失聰的人。可如果不是,為什麼會長得這麼像,連微微笑的時候右邊那個酒窩都一樣。

他沉默笑著,弄得所有人有些莫名,到最後才點頭說:“是。”

 

果然是他。

其實他們只見過一次,卻記住了彼此的名字。

那夜在急救室外,穿白大褂的他格外醒目,只可惜沒這麼溫和。

 

 

第一章本院美人煞

 

因為顧平生的到來,法學院突然備受矚目。

作為一個理工科出名的院校,電信和管理學院自來是老大,建築和諸理學院雖習慣了沉默,卻也不容小覷。孤零零的幾個文科學院,簡直毫無地位可言。

“法學院?這個學校有法學院嗎?那不是複旦才有的嗎?”沈遙義憤填膺,念著學校BBS上的標題,“竟然這麼說,太歧視我們了。”

 

她盯了討論版整個下午,甚至連午飯都是泡麵解決。

顧平生的一張照片,終於讓法學院揚名了。

 

很熱的天氣,童言趴在床上。

她用牙輕咬開桂圓殼,一顆顆吃著,不時掀開紗帳把外殼扔到床下。

“一個學院只有三個班,學生數來數去都只有六十人,在數万人的校園,確實可以忽略不計。”

“不要妄自菲薄,”沈遙站起來,很有志氣地遠望著法學樓,“我們有法學樓,全市最全的法律圖書館,光是國際法的老師就有十幾個從耶魯牛津回來的。 ”

“就因為這樣,我們才被全校追殺。六十人有整幢大樓,光老師就有四十幾個,都快趕上一對一教學了。平時我們多低調,可這一星期快趕上超女了,都是顧平……”她說到一半,發現自己竟直呼其名,立刻更正,“顧老師惹的禍。”

 

沈遙嘻嘻笑著糾正:“問題是,我們已成功踩下建院,擁有了全校最美老師。”

童言險些嚥下桂圓核。

顧平生的臉,只是略顯白皙清瘦,略顯輪廓鮮明了些,偶爾穿得也挺招人喜歡的,可“最美”這個詞放在堂堂法學院老師身上,實在……

 

不過顧平生的煽動性,也不是她能否認的。

單看本週三這堂國際商事仲裁法,旁聽的學生佔滿整間教室,害得遲到的自己和班長沒有座位,只好站在門口發呆。

六十多人的教室啊……我們班只有十九個學生啊……這些人是哪兒來的?

好在顧平生進來,很快發現鳩占鵲巢,只低聲對最前排的兩個女生說:“麻煩你……”

話沒說完,那兩個女生就馬上起身:“老師,沒關係,我們站著好了。”

童言啞然,這年月還有甘願站著上課的嗎?

 

好在,他每週只來學校三次而已。

最後為了保住本班學生上課的權益,班長開了次小班會,任何人絕不能洩露本學期的課程表,否則將是全民公敵。總不能次次讓顧老師出賣色相吧?

 

童言吃完桂圓,順著梯子爬下來,發現沈遙又坐回電腦前。

整屏的標題,都閃現著“法學院”三個字。

“冒死洩露法學院課表”“論全明星時代的法學院崛起之路”“給校領導的公開信——有關法學院的教學資源浪費”“請問一下你們誰有法學院的老熟人”……

 

沈遙輕點鼠標,打開個標題為“強烈抵制師生戀,還我純潔校園”的帖子。

“建築學院去年畢業典禮,不是有對師生當天結婚嗎,怎麼就沒人說?上帝好不容易眷顧一次我們,竟然就踩到他們尾巴了。”

童言無奈,岔開話題:“你不是下午有選修課嗎?”

她光腳跳下床,顯然忘記自己扔了一地桂圓殼,被硌得齜牙咧嘴。

“鋼琴選修?”沈遙看了她一眼,“肯定是滿分,還去什麼?”

童言無語,非常不齒沈遙的做法。

“作為一個鋼琴特招生竟然選修鋼琴,你是有多討打?”

而且第一節課就拉著老師的手臂,討了個永不上課的口頭聖旨,簡直人神共憤。

 

沈遙頭也不回:“你這學期不是選修素描嗎?身為嚴謹的法律系學生,你選修工業素描,到底是有多變態?”

她不再理會沈遙的絮絮叨叨,換上衣服出了門。

 

因為是周五,大多數人為了回家,都在選課時避開了這天,所以校園裡學生並不多。

她走在路上,正是大腦放空困頓難耐時,忽然聽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她回頭的一瞬,愣在了那裡。

 

迎著陽光看過去,那個已經在全校紅透半邊天的顧平生,正從一輛路虎裡探出頭。

因為是逆光,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感覺到他在看著自己。不知怎的,就想起那個晚上,他安靜地坐在急診室外的地上,稀稀落落的幾個護士走過,都不敢看他。

 

童言走到車邊,努力放慢說話速度:“顧老師今天怎麼來了?”

顧平生好笑看她:“不用說得這麼慢,讓我感覺是在看電影慢放。去哪兒?”

聲音很有質感,可惜他聽不到自己說話。

 

他說話的語氣,像是很熟的朋友,而不是老師。

童言不好意思笑笑:“去圖書館借書。”

她以為只是寒暄兩句,沒想到就坐上了顧平生的車。說是送,不過是三四分鐘的車程,她卻忍不住偷看了他兩次,說實話,從再見面開始她就不敢正眼看他。

到下車,他竟也下了車,在這種人流較多的地方,童言還是很怕和他走在一起的,卻又不好說什麼,只能試探問:“老師也來借書嗎?”

 

他鎖上車,反問她:“你不知道今天的講座?”

童言努力回憶著,記起好像有人請來什麼國際貿易法的知名人士,班長好像在星期三提到過。此時再看看顧平生的打扮,黑色的西裝領帶、安靜的眼神、波瀾不驚的微笑,除了用食指勾住鑰匙的動作,比平時真嚴謹了不少……

“別告訴我……是你主講?”她脫口問。

“是我的朋友,”顧平生笑了笑,“我來看看會場。你吃飯了嗎?”

“沒有。”

“現在六點多了,”他略微沉吟,建議說,“講座是七點開始,時間緊張了些,我去買些三明治和飲料,我們就在,”他回頭看了眼圖書館前的思源湖,“我們在湖邊吃吧。”

……其實這個講座,她從來沒想去。

她下意識眼神飄忽:“我很想去,可晚上還有計算機課……”

“可以看著我說嗎?”

她臉一熱,馬上轉過臉,對上了他的眼睛。

他微微笑著,說:“剛才沒看清你說的話。”

被他這麼一看,她滿腹謊話都不敢說了,只好說:“我是說,我要去五樓借書,你可能要多等我一會兒。”

 

當她咬下第一口三明治的時候,看了眼翻資料的顧平生。

或許是兩人初次見面的場景太特別,又或許是顧平生實在太不像老師……她給自己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設,看到他已經收好東西看向自己時,立刻調整好面部表情,目光恭謹。

“你母親身體還好嗎?”他拆開三明治的包裝紙,吃了一口。

……

“很好,”她想了想,也問了他相似的問題,“你媽媽……”

“去世了。”

她說了句抱歉。

直到吃完整個三明治,開始一口口喝咖啡的時候,她才終於問出了一直的疑問:“顧老師,我記得你以前是醫生?”

而且,是協和醫院的心外科醫生。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