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6
三國奇變戰略篇01:大浪淘沙
定  價:NT$290元
優惠價: 79229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6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三國人才濟濟,你知道誰是最猛武將?誰是人生勝利組?最會寄生上流的是?最強靠妹族又是何人?高飛由一個現代人搖身一變成為古人,在三國這段大浪淘沙的歷史中,將會帶來何種巨變?
※歷史上的東漢王朝幾乎是外戚和宦官不斷輪換的過程,宦官做為皇帝身邊的人,很容易搬弄是非,東漢末年正因宦官亂政,大力誅殺外戚,屢興黨獄,打擊朝官士大夫,朝政一片黑暗,百姓生活苦不堪言,也激起了黃巾起義的風暴。然而漢靈帝依然重用宦官,加劇了東漢統治階級內部的矛盾,在這樣的背景下,導致一些有遠見、有野心的人趁機擴張自己的勢力,群雄爭霸也成為這段歷史的必然走向,本書即是以在這波浪潮中嶄露頭角的各個人物為背景,看他們在三國的歷史篇章下,留下什麼樣的英名與有血有淚的故事。
※三國是中國歷史上最詭譎多變的一段,也是小說野史中最英雄輩出的年代,在那個戰火不斷,群雄爭鳴的年代,要如何成就一番霸業?栩栩如生的戰爭場面和精彩絕倫的鬥智鬥計,讀之如親歷三國之境!
※網路最多讀者推薦,百萬點擊最強軍事小說!龍人推薦,必屬好書!
詭譎奇變 戰三國
群雄齊聚 爭天下
詭譎奇變,盡在三國!
鬥智鬥法,鼎立三國!
英雄傳奇,無雙三國!
東方鐵騎,橫掃三國!

收猛將,招謀士,鏖戰於群雄之間!
真漢子,美人膝,成就於時代之前!
平定蠻夷,恩惠天下,他是民心所向的一代帝王!
遠征海外,橫掃大陸,他的東方鐵騎將所向披靡!
霸氣的三國!智謀的三國!詭譎的三國!等你來三國!

原本是公司大老板的唐亮,一次應酬後酒駕開車,沒看見紅燈亮了,就快速超車,不幸撞上一輛大卡車而命喪當場。沒想到,醒來睜開眼時,卻發現自己不是身處天堂,而是穿越到了戰火頻仍的三國時代來了!當場晴天霹靂,為了存活下去,他只能運用自己對歷史的知識,以及在現代時做生意的商戰技巧,周旋在各個群雄之間,而本已詭譎難分的三國局勢,也因為他的亂入攪局,更增添了許多變數,究竟他會在三國掀起哪些驚天之變?三國歷史又會如何改寫?

◎【三國趣談】:人是誰殺的?
三國演義第五回寫到關羽「溫酒斬華雄」的精彩過程:「曹操教釃熱酒一杯,與關公飲了上馬。關公曰:『酒且斟下,某去便來。』出帳提刀,飛身上馬。眾諸侯聽得關外鼓聲大振,喊聲大舉,如天摧地塌,岳撼山崩,眾皆失驚。正欲探聽,鸞鈴響處,馬到中軍,雲長提華雄之頭,擲於地上。其酒尚溫。」也讓關羽一炮而紅。然而據《三國志‧吳書‧孫破虜傳》記載,其實是孫堅砍了華雄的頭!
水的龍翔,華文網路界著名高手,1985年出生在中原大地上,喜愛讀金庸的武俠小說,高中時開始嘗試寫長篇小說,居然一鳴驚人,成為行走在現實邊緣和文字光影中的少年。大學畢業後,用「水的龍翔」為筆名,毅然投入網路寫手的行列,目前仍筆耕不輟,作品多以中國歷史為背景,特別是蜀漢及三國時代,代表作有《三國奇變》、《蜀漢演義》、《晉時歸》、《無量山舊事》等,深受讀者喜愛。
第一章 大浪淘沙
第二章 雙飛對決
第三章 拖刀計
第四章 皇室貴胄
第五章 不打不相識
第六章 一將難求
第七章 人各有志
第八章 官逼民反
第九章 毒士賈詡
第十章 羌胡騎兵

西邊的天空中,晚霞像道道血痕緊緊壓著大地,莽莽的荒原漸漸黯淡,在暮色中顯得更加孤寂與淒清,空氣也似乎凝固不動了,只是其中充斥著一股嗆鼻的焦臭與濃重的血腥味。
幾隻剛剛飽食的肥碩烏鴉,繞著一棵已經枯朽的大樹飛了兩圈,落在凋零的枯枝上,用帶著殘餘血跡的利啄,漫不經心地梳理著羽毛,不時打著飽嗝,似乎在嘲笑著這片土地。
這裡沒有炊煙,沒有人聲,只有一座座被搗毀點燃的房屋,只有尚未熄滅的火光與濃煙,還有狼藉遍地的屍體,是人的屍體。
屍橫遍野,堆積如山。
鮮血幾乎浸透了村莊的每一寸土地,形成了一大片令人作嘔的暗紅色泥沼,無數殘缺不全的肢體、碎裂的頭顱橫七豎八地散落在暗紅色的泥沼四周。
夕陽沉入了雲層,天色也漸漸地暗淡了下來,烏鴉拍打著翅膀,盤旋在村莊的上空,形成一個隊列,像是打了一次勝仗一樣,緩緩地向著將要黑暗的天空飛走了。
血色沼澤的邊緣,一個少年從屍體堆裡爬了出來,大字型的躺在那裡,胸口的起伏,代表著他還活著。
在火光的映照下,那個少年的手指微微地動了一下。
濃郁的煙味裡夾著一股血腥,撲面向他襲來,嗆得他輕聲咳嗽了幾聲,讓昏睡中的他漸漸有了意識。
他動了動僵硬酸麻的手臂,試圖撐地而起,卻感到雙臂傳來陣陣猶如針刺般的疼痛,他咧了咧嘴,呲著牙,「啊」的一聲輕叫坐了起來,同時睜開了眼睛。
他環顧了一下四周,看到周圍的一切,臉上立刻現出一陣驚恐,不自覺地問道:「這裡是什麼地方?我怎麼會在這裡?」
低下頭看了看,發現自己半個身子都沾滿了血色,他立刻從地上爬了起來。看到遍地的屍體,他邁著顫巍巍的雙腿不住地後退,臉上的表情僵硬,面部更是一陣抽搐,是害怕。
他注意到地上躺著的人,大多都是頭裹黃巾的人,他還來不及細想自己身在何處,便感覺到腳下的地面微微地顫動起來,緊接著,滾雷般的馬蹄聲由遠而近地傳入他的耳朵。
他回過頭,卻無法在黑暗中看清到底來了多少人,也無法辨認是什麼人,他唯一的想法就是躲!躲到一邊去。
恐懼中,他看見不遠處有一道低窪的土溝,便毫不猶豫地跳了過去,將自己的身子蜷縮在土溝下面,露出兩隻驚恐的眼睛,注視著那片馬蹄聲傳來的黑暗。
砰!砰!砰!
他的手放在胸口上,感受著心臟越來越快的跳動,就連呼吸也越來越急促,而那陣滾雷般的馬蹄聲也越來越近。
只片刻功夫,一隊騎兵駛入了他的視線。騎士們頭上戴著鐵盔,身上披著鐵甲,手中舉著長槍,要害部位被包裹在堅硬的鐵甲裡面,頭盔下面露出兩道閃著森寒目光的眼睛,其中一個騎士手中舉著一面大旗,黑暗中,他無法看清旗幟上面的標誌。
「停!」領頭的騎士勒住馬匹,將左手抬了起來,形成一個九十度的直角,大聲喊著。
騎士們停了下來,並列成一排,森寒的目光從頭盔裡掃視著外面的一切。
「下馬四處搜尋,看看有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領頭的騎士從馬背上跳了下來,朗聲道。
「諾!」
騎士們陸續翻身下馬,拿著長槍,邁著沉重的步子,向前面那片血沼搜索了過去,每走走一步,身上就會發出金屬碰撞的脆響。
土溝下面,他默默地注視著這群由二十個人組成的騎兵隊伍,在火光的映照中,他看清了那面大旗,橙紅色的大旗上面繡著一個金色的「漢」字。
「漢?難道我到了漢朝?是西漢還是東漢?」
他的心中充滿了疑問,繼續看去,見那些騎士在屍體堆裡摸索著錢財,暗暗想道:「他們好像是在死人堆裡找錢……那些被殺的人都頭裹黃巾,難道……難道是東漢末年的黃巾起義嗎?那這裡又是什麼地方?那我是誰……」
他低下頭,仔細地看了看手、腳,驚奇地發現這個身體居然不是他的,粗壯的手臂,寬大的手掌,以及這身和那幫漢軍一模一樣的衣服,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身上穿著一件完整無缺的鎧甲,頭上還頂著一個沉重的熟銅頭盔。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不是出了車禍,被救護車送到醫院了嗎?難道……難道我已經死了?那我現在……靈魂附體?」
腦海中突然閃出死前的記憶,他叫唐亮,一個公司的老闆,為了業務上的應酬喝了酒,醉醺醺地開著車,在回家的路上,過十字路口的時候,他沒有看見紅燈亮了,就快速地衝了過去,不幸的是,一輛大型卡車在同一時間從側面撞了過來……

月亮撥開厚厚的雲層,慢慢地爬了上來,用它皎潔的光芒普照著大地,大地迅速被籠罩了一層銀灰色,也使得黑暗的夜裡有了微微的亮光。
土溝上面,那群騎士還在屍體堆裡四處搜索著錢財,忙得不亦樂乎。
土溝下面,他轉過身子,背靠著黃土,抬頭看著夜空中高掛的月亮,發出一聲輕微的嘆息。
嘆息聲很低,加上那群騎士每走一步都會發出聲響,將嘆息聲給完全地遮住了。
他垂下眼簾,舉起沾滿血跡的雙手,又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感覺到疼痛,不是在做夢;又活動了一下手腳,並沒有感覺到身上有傷,猜不透被自己附體的人到底是怎麼死的。
就在這時,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一段本不該屬於他的記憶,他記得自己的名字叫高飛,是北中郎將盧植帳下的前軍司馬,他率四百騎兵前來追擊突圍的黃巾賊兵,不料寡不敵眾,反被賊兵包圍,他拼命的殺啊殺,越殺賊兵越多,越殺身邊的人就越少,終於力竭而死。
兩種記憶,卻擁有著同一個身體,他突然感到頭很痛,兩種格格不入的記憶硬生生地碰撞在一起,一個是公司老闆,有妻兒,有事業,另一個則是率領千軍、征戰沙場的年輕小將……他的思想很混亂,必須用意志使這兩種記憶中和。
微風拂面吹來,空氣中還瀰漫著濃濃的血腥味,他靠著背後的土堆,注意到自己正前方的那片樹林,從草叢裡湧出幾頭眼冒綠光,張開血盆大口,露出白森森牙齒,全身毫毛豎起的野狼,正緊緊地盯著他看。
他看見那幾頭狼露著鋒利的爪子,向他快速地奔跑了過來,還發出尖銳的狼嚎。情急之下,他再也顧不得自己到底究竟是唐亮還是高飛,本能地爬上土坡,大聲喊道:
「有狼!狼……狼……救命啊!」
野狼的嚎叫聲驚動了正在搜索屍體的騎士們,他們一轉身,便見一個渾身血跡的人沒命地朝他們跑來,身後還跟著受驚的馬匹,以及四頭張牙舞爪的野狼。
「這幫畜生!」
領頭的那個騎士將手中的長槍插在地上,右手從腰上懸掛著的劍鞘裡抽出一把長劍,朝地上吐了口吐沫,向身邊的騎士使了個眼神,其他騎士便紛紛效仿他的動作,抽出腰中的長劍,寒光閃閃的白刃對準了將要前來攻擊的野狼,並且將奔跑過來的高飛和馬匹給遮擋在身後。
野狼猛地撲了過來,騎士們熟練地揮動手中的長劍一陣亂砍,便將幾頭野狼剁成了肉泥。
領頭的騎士退後一步,將長劍插入劍鞘,急忙回轉身子,看了眼跑過來的人,臉上帶著驚喜,抱拳拜道:「大……大人……屬下盧橫,參見大人!」
「參見大人!」其餘騎士也紛紛插劍入鞘,齊聲拜道。
他沒有說話,憑著記憶搜索著眼前這個領頭的騎士。
盧橫見高飛一臉的木訥,表情還有些驚恐,便道:「大人,屬下找尋了整個戰場,都沒有能找尋到大人,還以為大人已經……現在大人逢凶化吉,大難不死,想來是上天的安排。大人,我等奉中郎將盧大人的命令前來掩埋我軍屍體,沒有想到遇到了大人,當真是可喜可賀啊!」
盧橫,幽州上谷人,高飛部下的屯長,同時也是他的親兵。
他記起了眼前的這個人,打量著盧橫,只見他二十六七歲模樣,中等身材,渾身肌肉,異常結實,一雙深陷的眼睛透出智慧與精明,雙鬢長著細密捲曲的鬍子,給他添加了幾分成熟與老練。他的臉龐與身架都像刀削斧砍一樣,輪廓分明,顯示出一種力量與意志,站立在那裡矯健挺拔,真是鐵錚錚的一條漢子。
他打量完了盧橫,笑道:「你死了我都不會死!」
盧橫和另外一些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笑畢,只聽盧橫道:「大人,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儘快處理完這些屍體吧!」
他點點頭,隨即吩咐下去,再次看看自己的身體,心中想道:「沒想到我居然來到了東漢末年,在這個戰火不斷,群雄爭霸的年代,我必須要有自己的一番霸業。唐亮已經死了,既然上天給我一次重新來過的機會,那就讓我高飛在這個時代掀起一次浪潮吧!」
高飛和盧橫他們一起將漢軍屍體找尋出來,在附近挖了一個大坑,將屍體掩埋了下去。之後,他們將黃巾賊的屍體全部堆積在一起,用火焚毀。忙完這一切後,高飛便讓盧橫在前面帶路,隨同他們一起回營。
高飛騎在馬背上,本是初次騎馬的他,卻是如此的熟練,沒有感到一絲的顛簸。他這才想起自己的身世:
高飛,字子羽,涼州隴西人,自幼弓馬嫺熟,十五歲選為羽林郎,黃巾起義之後,十八歲的他因為朝廷缺少下層軍官,便破格提拔羽林郎為各部的軍司馬,他便是北中郎將盧植帳下的前軍司馬,受盧植節制,前往河北討伐黃巾軍,而他所在的位置,則是在廣宗城外。
路上,高飛仔細地回想起了自己的一切,以及和這個時代所有有關聯的一切……

疾速奔跑了十幾里後,盧橫抬手指向前面的一處營寨,歡喜地道:「大人,前面就是咱們的大營了!」
高飛在馬背上向前眺望,但見一座很大的營寨在不遠處的山坡上,寨內燈火通明,旌旗密布,刀槍林立,巡邏的士兵絡繹不絕。他靜靜地跟在盧橫的身後。
守營寨的士兵在火光的映照下看見了高飛等人,急忙打開寨門,放高飛等人進去。高飛小聲對盧橫道:「你們先回去,我去見中郎將大人!」
還沒到中軍主帳,高飛便能遙遙望見大帳內有一老者端坐在正中,手中捧著一本書籍,正在津津有味的閱讀著。
他剛走到大帳門口,守衛在帳外的兩個士兵臉上便現出驚喜的表情,齊聲叫道:「見過高大人!」
大帳中的老者聽到外面的聲音,微微抬起眼皮,定睛看見高飛站在帳外,急忙丟下手中的書本,一臉驚喜地站了起來,叫道:「子羽?你……你還活著?快進帳來!」
高飛見那老者四十多歲,身材偉岸,臉龐瘦削,線條剛直,頦下幾綹清鬚,英武中又有一股儒雅之氣,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正閃爍著喜悅的光芒,背後的一面大旗上清清楚楚地寫著「中郎將盧」四個大字。
他大踏步地走進大帳,抱拳拜道:「末將高飛,參見大人!」
盧植走到高飛身邊,看到高飛一身黑色的輕便戰袍已被撕得稀爛,污穢不堪,肩頭、胸前血跡模糊,腳上的戰靴也脫落了,光著一雙淌血的大腳,顧不得會沾得一手血污,伸出雙手,在高飛的肩膀重重地拍了一下,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高飛能夠覺察出盧植對他的重視,便道:「讓大人如此牽掛,末將之罪也!」
「子羽啊,你是有功之人,本將心裡明白。等平定了黃巾之亂,本將定當保奏你做個一郡太守。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