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6
三國奇變戰略篇02:奇謀無雙
定  價:NT$290元
優惠價: 79229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6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三國人才濟濟,群雄備出,要想在眾多人海中脫穎而出,除了勇猛無敵之外,更要有過人的膽識和超越常人的腦袋,董卓囂張跋扈,周慎陰險奸詐,劉備忍辱負重,曹操鋒芒畢露,誰最被認為是奇謀無雙?
※歷史上的東漢王朝幾乎是外戚和宦官不斷輪換的過程,宦官做為皇帝身邊的人,很容易搬弄是非,東漢末年正因宦官亂政,大力誅殺外戚,屢興黨獄,打擊朝官士大夫,朝政一片黑暗,百姓生活苦不堪言,也激起了黃巾起義的風暴。然而漢靈帝依然重用宦官,加劇了東漢統治階級內部的矛盾,在這樣的背景下,導致一些有遠見、有野心的人趁機擴張自己的勢力,群雄爭霸也成為這段歷史的必然走向,本書即是以在這波浪潮中嶄露頭角的各個人物為背景,看他們在三國的歷史篇章下,留下什麼樣的英名與有血有淚的故事。
※三國是中國歷史上最詭譎多變的一段,也是小說野史中最英雄輩出的年代,在那個戰火不斷,群雄爭鳴的年代,要如何成就一番霸業?栩栩如生的戰爭場面和精彩絕倫的鬥智鬥計,讀之如親歷三國之境!
※網路最多讀者推薦,百萬點擊最強軍事小說!龍人推薦,必屬好書!
詭譎奇變 戰三國
群雄齊聚 爭天下
詭譎奇變,盡在三國!
鬥智鬥法,鼎立三國!
英雄傳奇,無雙三國!
東方鐵騎,橫掃三國!

收猛將,招謀士,鏖戰於群雄之間!
真漢子,美人膝,成就於時代之前!
平定蠻夷,恩惠天下,他是民心所向的一代帝王!
遠征海外,橫掃大陸,他的東方鐵騎將所向披靡!

霸氣的三國!智謀的三國!詭譎的三國!等你來三國!
隨著劉備、關羽、張飛和曹操等三國時代重量級的代表人物陸續登場,也為三國紛亂的局面揭開了序幕,高飛為了生存,將過往在商場上的做生意經驗拿來用於實際的打仗戰場上,竟讓他贏得一次又一次的勝利,他的奇計謀略也使他在三國闖出了名號,然而,在爾虞我詐、明爭暗鬥不斷的三國,他能走到最後嗎?誰會是助他一臂之力的神隊友?誰又會是在背後插他一刀的豬隊友呢?

◎【三國趣談】:涼州三明
指東漢末期同屬古涼州人的三位傑出的軍事將領:皇甫規、張奐與段熲。皇甫規字威明,張奐字然明,段熲字紀明,因為三人的表字都有個「明」字,又都在治羌中立功揚名,故而在當時被稱為「涼州三明」。這三人,在對羌戰爭中都有過傑出的戰績,在羌人中也頗有威名,但是,三人在剿撫方面則分為兩個陣營。皇甫規、張奐贊同「撫」,段熲則贊同「剿」。
水的龍翔,華文網路界著名高手,1985年出生在中原大地上,喜愛讀金庸的武俠小說,高中時開始嘗試寫長篇小說,居然一鳴驚人,成為行走在現實邊緣和文字光影中的少年。大學畢業後,用「水的龍翔」為筆名,毅然投入網路寫手的行列,目前仍筆耕不輟,作品多以中國歷史為背景,特別是蜀漢及三國時代,代表作有《三國奇變》、《蜀漢演義》、《晉時歸》、《無量山舊事》等,深受讀者喜愛。
第一章 減灶妙計
第二章 鍾馗抓鬼
第三章 飛羽部隊
第四章 夜鷹計畫
第五章 亂世奸雄
第六章 奇謀無雙
第七章 三巨頭
第八章 合夥人
第九章 離間計
第十章 異姓兄弟

「如今隴西、金城盡皆陷入叛軍之手,漢陽郡岌岌可危,好在我已經事先公告各城,讓百姓提早撤離。既然陳倉能擋住叛軍的腳步,那就退守陳倉吧!」傅燮想了很久,這才緩緩地道:「侯爺,你是平定黃巾的大功臣,征戰沙場、指揮千軍萬馬必定是侯爺的強項,我和蓋大人願意暫時聽從侯爺調遣,等退了叛軍,我等也必定會聯名給陛下上書,述說侯爺的功勞!」
這種好事,高飛絕對不能客氣,這可是生死存亡的關頭,只要手裡有了兵馬,那底氣就不一樣,五千兵馬都是經過正規訓練的官軍,加上他的七百多騎兵,守住一個小小的陳倉簡直是綽綽有餘。
他點點頭道:「既然這是二位大人的意思,那我就卻之不恭了。不過嘛,二位大人既然知道刺史大人帶著那一萬五千人有去無回,難道就願意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去送死嗎?」
傅燮、蓋勳也拿不出什麼好的主意來,便拱手問道:「不知道侯爺有何妙計?」
高飛陰笑了一下,輕聲地對傅燮、蓋勳說了一番話,傅燮、蓋勳聽後,頓時大驚失色,臉上冷汗直冒,隨後一起問道:「侯爺,這可是死罪啊,難道侯爺真的要這樣做嘛?」
高飛點了點頭,道:「二位大人,這也是形勢所迫,不得已而為之。事成之後出了什麼事,我一個人獨立承擔,絕對不會牽扯到二位大人,不過這件事還需要二位大人從中協助。」
傅燮、蓋勳都是對朝廷忠心耿耿的人,蓋勳更是名門官宦之後,自從祖上開始就一直是兩千石的高官了,二人內心做了一番交戰,最後還是答應了高飛,表示願意從中協助。
高飛也清楚,這件事確實是殺頭的死罪,可仔細想了想,如果這件事做成,他不僅可以掌控冀城內這支兩萬人馬的軍隊,更可以有足夠的本錢來進行光復涼州的計畫。如果不做,他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萬五千人去白白送死。
他和傅燮、蓋勳趁著左昌還在校場集結軍隊,便悄悄地開始了行動。

冀城內的校場上,一萬五千人的馬步軍陸續集結在一起,在夕陽的暮色中,刀槍林立,旗幟鮮明。
所有的士兵心中都憋著一口氣,和羌胡作戰已經不是頭一次了,這次突如其來的羌胡反叛讓他們都氣憤不已,冀城內的士兵都是涼州人,他們有一部分人的家如今正飽受著羌胡鐵蹄的踐踏,一聽說要跟刺史大人出征了,每一個人都顯得精神抖擻。
點將臺上,涼州刺史左昌看著面前這支雄壯的漢軍,他的心裡更加的急切,眼裡冒出了對勸阻他出兵的傅燮、蓋勳等人的怒火,心中暗道:「等我從榆中救回了人,再跟你們慢慢算帳!」
「咚!咚!咚!」隨著左昌的手勢一抬,校場上的戰鼓便全部擂響了,發出了振奮人心的聲音。
一通鼓過,校場上再次安靜片刻,隨後一萬五千人的馬步軍同時大聲喊著「漢軍威武」的話語。
左昌抬起雙臂,輕輕地向下壓了壓,並且向前跨了一步,披著大紅披風的他正準備張嘴,卻見從校場外面疾速駛來了一隊人馬。
為首一人有著冷峻的面孔,頭戴鋼盔,身披重鎧,胯下騎著一匹烏黑發亮的雄健黑馬,腰中懸著一把長劍,同樣披著大紅披風,顯得極有威嚴,披風隨風擺動,更讓他顯得威風凜凜,正是都鄉侯高飛。
高飛身後是二十匹全副武裝的親衛,趙雲、李文侯、卞喜和其他人正緊緊地跟隨著他,起落有致的馬蹄聲,如同鼓點一樣在空曠的校場上發出了同樣振奮人心的聲音,所有的人都一起大聲喊道:
「聖旨到!涼州刺史左昌接旨!」
聽到這聲巨大的發喊,校場上的所有士兵都同一時間跪在了地上,齊刷刷的動作顯示了他們是訓練有素的精兵,士兵也異口同聲地喊著「萬歲萬歲萬萬歲」的話語。
聲音如雷,傳入點將臺上左昌的耳朵裡,他瞪著驚恐的眼睛,見自己身後的幾員部將無一列外的跪在地上,他將信將疑,無法相信剛剛還是個血人的高飛,此時居然搖身一變,成了一個手拿聖旨的將軍模樣的人。
二十一匹快馬從萬軍面前駛過,馬蹄聲幾乎在同一時間停了下來,戰馬發出興奮的長嘶,似乎是在給高飛等人壯聲勢。
高飛從馬背上跳了下來,手伸到背後,拿出一個繡著金龍的黃色榜文,徑直走向點將臺,趙雲、卞喜緊隨其後,李文侯則帶著餘下的人規整地站在了點將臺的階梯上,手中按著自己腰中的佩劍,凌厲的目光環視著面前跪在地上的漢軍將士。
上了點將臺,高飛見左昌還愣在那裡,當即怒斥道:「大膽左昌,見聖旨如同親見陛下,居然敢不下跪?」
左昌見高飛煞有介事的,而且遍覽全場,除了高飛帶來了人之外,便只有他一個人沒有跪下了。抗旨不尊的罪名他還承擔不起,他只好跪在地上,做出接旨的模樣,叫過幾聲萬歲後,沒等高飛宣旨,便搶話道:「都……都鄉侯……你哪裡來的聖旨?」
高飛沒有回答,而是打開了手中的聖旨,宣讀道: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今查涼州刺史左昌,勾結羌胡欲犯上作亂罪不容誅,即刻處死以儆效尤,涼州刺史一職由都鄉侯高飛暫時代領,欽此!」
話音一落,左昌頓時大驚失色,他猛然抬起頭,怒視著高飛,大聲喊道:「這不可能!我是冤枉的,我怎麼會勾結羌胡叛亂呢?侯爺請明察……」
「還敢狡辯?本侯親赴湟中,會晤北宮伯玉等眾位羌胡首領,為的就是收集你的罪證,如今證據確鑿,我急忙命人稟告陛下,陛下便發來聖旨,你個死賊,還有什麼話好說?」高飛怒喝道。
左昌面如土色,這種事情他從未經歷過,別說反叛,就算他想都不敢想,他情急之下,一把扯過高飛手中的聖旨,只匆匆看了一眼,便發現了端倪,突然大聲笑了出來,從地上站了起來,指著高飛的鼻子對眾人大聲喊道:
「大家都不要聽他的,這聖旨是……」
手起刀落,鮮血噴湧,一顆人頭就此落地,只留下點將臺上的左昌沒有頭的身體倒在血泊當中,鮮血濺得他身後的幾員部將滿身都是,更讓他們對高飛產生了很大的敬畏,紛紛拜道:「侯爺饒命,此事都是刺史大人一人操辦,與我等無關,我等均是一概不知啊,請侯爺明察!」
高飛手中提著血淋淋的長劍,劍尖上還滴著血,他見那幾員部將已是深信不疑,便從地上收起那道已經沾滿鮮血的聖旨,高高地舉在手裡,然後將長劍在左昌身上擦拭了一下血跡,隨即插進劍鞘。
轉過身子,高飛面對著校場上的萬餘名將士,面不改色,大聲喊道:「刺史叛亂,罪只在其一人,與旁人無關。我從湟中一路而來,護羌校尉早已經全軍覆沒,榆中此時也已經被叛軍占領,左昌之所以急著帶你們去榆中,是想將你們一網打盡。你們都起來吧,從現在起,我暫時代領涼州刺史一職。」
眾人紛紛叫道:「參見大人!大人威武!」
高飛又朗聲道:「如今叛軍十幾萬兵馬正朝漢陽殺來,冀城雖大,卻無險可守,你們現在火速去整頓行李,一個時辰後,大軍開始撤離。」
一聽到撤離兩個字,一些士兵的臉上便露出了不喜,對高飛的命令有所不滿。
高飛看了出來,當即道:「我知道你們現在的心情,我也是涼州人,我的家在隴西,現在也被叛軍占領了,但是形勢所迫,不得已而為之,叛軍鋒芒正盛,又人多勢眾,硬拼的話,只會全軍覆沒。為今之計,只能暫時退守三輔,緊守陳倉要道,等待朝廷援軍,一旦朝廷援軍到達,我必然會率領你們殺回涼州,光復我們的家園!這是軍令,違抗者殺無赦!」
「諾!」所有的士兵聽了,異口同聲的答道。
高飛隨即解散大軍,並且安排他們將城中能帶走的物資全都帶走。
以他的估算,北宮伯玉的兵馬現在應該在襄武,眼看天就要黑了,他知道本不該在這個時候撤離,可是為了保存實力,不與叛軍發生衝突,還是決定連夜撤離。
太守府那邊,傅燮、蓋勳已經在高飛之前帶領著的七百多騎兵的幫助下將府庫搬運一空,運著糧秣、兵器、錢財先行離開了冀城。
眾人散去,高飛抬頭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陽,已經沉入了雲層,天就要黑了。他回過頭,看了一眼地上左昌的屍首,緩緩地道:「殺你一人,卻救下了一萬五千人,你也算死得值得了。」
趙雲陪護在高飛的左右,對高飛道:「侯爺,假傳聖旨、擅殺朝廷命官都是死罪,今天在眾目睽睽之下,侯爺的這件事想保密都難,只怕日後傳了出去,朝廷會追究侯爺的罪行……」
高飛打斷了趙雲的話,緩緩地道:「難道你願意眼睜睜的看著這一萬五千人去白白送死嗎?走一步算一步吧,已經到了這個節骨眼上了,也沒什麼好說的了,但願朝廷中還有明白事理的人……子龍,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是侯爺了,而是一名被朝廷通緝的欽犯,你……你還願意跟隨在我的左右嗎?」
趙雲抱拳道:「侯爺的心思屬下明白,侯爺如此做是為國為民,縱使侯爺成了朝廷欽犯,子龍也願意誓死追隨侯爺左右,永不背離!」
高飛聽後很是感動,一把將趙雲抱在懷裡,重重地拍了幾下趙雲的背,說道:「子龍不負我,此後我也絕對不會負子龍!」
趙雲也是血性男兒,從下曲陽到冀城,一路跟隨高飛走來,他看到的是一個對百姓愛戴,為國事操勞的人,雖然只有短短兩個月相處時間,但是高飛卻一直拿他當兄弟一樣對待,他很慶幸自己選擇了這樣的一個主子,即使刀山火海,他也願意替高飛去闖。
高飛鬆開趙雲,眼角裡流出一滴熱淚,心中熱血澎湃,他終於徹底征服了趙雲的心。
可是趙雲卻不知道,他這樣做的目的,其實也是在為自己謀取一定的利益,雖然有點鋌而走險,但是如果不放手一搏,他和那些碌碌無為的百姓又有什麼區別呢?
「人生本來就是一場賭局,任何的決定,都會決定你以後的命運。」高飛在心裡暗道。

左昌勾結叛亂,高飛暫代涼州刺史的消息迅速傳遍了全城,兩萬漢軍將士都對此事深信不疑,何況高飛也是涼州人,他們相信高飛不會置涼州故地於不顧,他們堅信,高飛必定會帶領著他們重新來收服涼州失地。
一個時辰後,夜幕降臨下來,兩萬漢軍將士收拾了一切,在高飛的一聲令下之後,便開始連夜撤離,向三輔而去。
乾冷而又空寂的夜裡,一輪明月高高的掛在夜空中,整個大地都是一片銀灰色,官道上穿著橙紅色的漢軍將士正在連夜急行。
高飛帶著冀城裡的兩萬將士很快便追上了傅燮和蓋勳,兩撥人隨即合軍一處,運載輜重的車輛隊伍被高飛帶領的七百多親衛騎兵給看護著,漢軍將士則在各個軍司馬的帶領下井然有序的行走著。
高飛走在隊伍的最前面,身邊是傅燮和蓋勳兩個人,二人雖然沒有親眼目睹傍晚殺左昌的場面,但是不難想像,做這樣的事情是需要魄力的,他們二人也不禁對高飛心生佩服。
「今日高某還要多多謝過二位大人,如果不是二位大人將以前的聖旨借給我的話,只怕我空口無憑,很難讓大家信服,還有我這身裝備,也要謝過二位大人的相贈。」高飛一邊策馬前行,一邊對傅燮、蓋勳二人謝道。
傅燮、蓋勳客氣地回道:「舉手之勞,侯爺何足掛齒。」
高飛道:「此言差矣,如果不是二位大人從中協助,只怕我也無法成功。不過二位大人放心,一旦朝廷方面追查起來,這件事我絕對不會連累到二位大人……」
「侯爺說這話就是拿我們當外人看待了,我們之所以不遺餘力的幫助侯爺,自然是懂得侯爺這樣做的目的。如果朝廷追查的話,我等二人願意和侯爺一起承擔,並且上書陛下,說明事情真相。」蓋勳急忙打斷了高飛的話。
高飛道:「可是連累了二位大人,我心裡還是感到很愧疚。」
傅燮道:「侯爺不必愧疚,如今我們是綁在一條繩上的螞蚱,既然我們決定幫助侯爺做這件事了,就不怕受到牽連,我等都是對大漢忠心耿耿的人,我相信陛下一定會體諒我們這樣做的苦心。最壞也不過是殺頭而已,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