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2
定  價:NT$330元
優惠價: 79261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繼《奪夢》後,又一科幻愛情刺激冒險力作!
躁鬱症天才╳古董店少爺
即使天地崩毀,時光倒流,
也無法阻止他們命運轟然交會──
友人介紹的相親局慘不忍睹,
周洛陽尋找投資者的計劃再次觸礁,
沒想到離開之際,老天爺卻給了他意外驚喜──
睽違數年,他再次與大學室友杜景重逢了!

這一年多來,周洛陽一直咬牙苦苦支撐,
背負巨債,照顧癱瘓的弟弟,早已身心俱疲,
杜景的出現,像是一束陽光照進他幽暗的生命,
雖然昔日的憂鬱天才如今只是個再平凡不過的助理,
他們卻默契依舊,杜景還是在他身邊才能安然入睡……

然而,兩人前往整理爺爺的舊物時,怪事突生,
一覺睡醒,他們的時空竟然回溯!!
他與杜景都再次重歷已經發生過的事,
明明這般不可思議,杜景應付起來卻太過從容,
離開的這些年,他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文青一枚,酷愛旅行,寫作與電影,講故事的人,沉溺於童年的幻想者,我有許多故事講給您聽,每一個故事都是一個世界,歡迎您來到我精神的樂園,一張門票,帶您踏上與現實截然不同的奇妙之旅。
作品有:《武將觀察日記》、《飄洋過海中國船》、《國家一級註冊驅魔師上崗培訓通知》、《錦衣衛》、《金牌助理》等。

卷一‧過去

第一章
他曾經以為能與一個人白頭到老,但事實證明,不諳世事時的感情,就像拆遷建築牆面上的塗鴉,隨著風吹雨打日漸消退。幾個月後再去看時,那堵牆不在了,留下一堆磚瓦。再過數年,連牆根都被鏟得乾乾淨淨。
周洛陽快步下樓,抖開纏成一團亂麻的耳機線,在居民樓底下住戶扔出來的、滿是灰塵的破鏡子前對著整理了下襯衫,撥了下頭髮,推出單車跨上,戴上耳機。
九月七日,豔陽高照,夕陽燦爛,初秋時灼熱的氣浪一剎那朝他湧來,無數高樓大廈前,在玻璃牆面此起彼伏的反光中,宛市猶如某個支離破碎的夢境裡,一個偌大的雷射囚籠。
周洛陽隨著節奏哼著歌,一頓一頓,在紅綠燈路口處停下,踩著音樂節拍,定位目的地餐廳,於下班高峰的人群像條倔強的魚,逆流而上,出發往二環赴約。
「好好發揮。」電話那頭傳來介紹人的聲音:「別再開什麼不合時宜的玩笑了。」
周洛陽按著車把,無奈道:「知道了,不就吃個飯麼,怎麼你比我還著急?」
電話裡說:「我這是讓你快點想辦法還我錢。」
周洛陽在路邊停下單車,擰開礦泉水,笑道:「小爺我像是欠錢不還的人麼?到了,回頭再說,掛了。」
來宛市的半年後,周洛陽把該處理的事處理了,欠債償還了一部分,向朋友借了一筆錢,在三環近二環處租了套房。他把爺爺剩下的遺產清點後,搬了過去,設法在大城市裡立足,養活自己與弟弟。
十二號包廂……飯局對象是個男老闆,周洛陽檢查手機,敲了幾下門,聽見包廂裡頭一個穩健的聲音道:「請進。」
周洛陽進了包廂,朝那男人笑了笑,對方正在打電話,示意周洛陽先坐,稍等。
男人有四十來歲了,正朝電話裡交代公事,周洛陽又看了眼手機,從介紹人的訊息交代裡得知,這人是個房地產公司的老闆。事業有成卻是個GAY,想找個合適的男性愛人,與對方共度人生……
然而周洛陽需要的不是愛人,而是一個合夥人。
「你好,周洛陽。」那中年男人說:「我叫余健強。」
周洛陽點了點頭,一路騎車過來,汗水濕了白襯衫,現出白皙不分明的肌肉輪廓,被包廂裡空調一吹,頓時有點冷得打顫。余健強眼裡帶著深沉的笑意,不住打量他,似乎對他的長相頗為滿意,看得周洛陽有點不自在。
「今天挺熱。」余健強說道:「走路來的?」
周洛陽正想回答,余健強卻又來了電話,只得擺手讓他坐著,又遞來菜單示意先點菜,起身到一旁接電話去了。
周洛陽眼裡看著菜單,耳中卻在注意聽余健強聊電話,大致是招標,拿地的問題。
「真不好意思。」余健強又掛了一個電話,解釋道:「想拿一塊地,剛好明天就招標會了。」
周洛陽忙點頭,對方工作想必很忙,這個時候還來赴約,足見對自己的重視──或者說,對介紹人的重視。
「聽說你剛來本市?」余健強將電話調了靜音:「找工作了麼?」
「沒有。」周洛陽把菜單遞回去,說:「您隨便,我吃什麼都行,回來半年,忙著搬家和處理家裡事情了。」
「學什麼的?」
「機械工程。」
「本地人吧?」
「唔……爺爺是本地的,去世後家裡沒人了。」周洛陽如是說:「爸媽早就不在,帶著弟弟過活。」
「還有弟弟?」余健強有點意外,這倒沒聽介紹人說,笑道:「與你一樣的帥氣吧?」
「比我好看。」周洛陽又笑了起來,露出整齊潔白的牙齒,說:「剛滿十六,準備念高一。」
余健強緩緩點頭,說:「打算找什麼工作?大學生工作現在不算好找……」
周洛陽說:「我是碩士。」
「喲。」余健強再次驚訝了點,上菜時,周洛陽說:「本來想接手爺爺的店,不過這些年裡經營得一般,欠下了不少錢,只能先關了再想辦法,希望以後有機會能再開張吧。」
余健強同情地點頭,說:「什麼店?」
「鐘錶、古董。」周洛陽想了想,答道。
「欠了多少?」
「六百多萬。」
一問一答,周洛陽的語氣十分輕鬆,彷彿在談論別人的事,余健強拿出一瓶紅酒,周洛陽忙起身上前接過,由自己來倒酒。余健強看著這小孩,自然而然地就接受了。
「能喝麼?能喝的話陪我喝點。」
周洛陽沒有問他是否自己開車,想來也有司機或是找代駕,點點頭,倒了酒。
余健強說:「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還在跟我大哥學做生意。道上的大哥,我是白手起家,人生也算得上一波三折吧……」
喝了點紅酒後,周洛陽感覺到余健強身上的幾分匪氣。不太合適。或者說今天來赴宴,他就沒有抱多大希望。介紹人的意思他也懂,余健強能解決他目前最迫切的經濟問題,協助他撐過這段最艱難的時間。
之後呢?周洛陽也說不好。
酒意上臉,余健強先是滔滔不絕,朝周洛陽大談了一番自己是怎麼白手起家的,就像面試一般,盤問了周洛陽不少問題,問得最多的,是他將來如何打算,最後點了支菸,在包廂裡雲霧繚繞,拈著菸,翹著中指遙點了下周洛陽。
「大哥我就開門見山一點。」余健強說:「我做人就是這樣,說得不好聽,小弟你可別見怪。」
周洛陽咳了幾聲,勉強笑道:「怎麼會?」
余健強說:「你現在應該挺缺錢吧?」
周洛陽認真答道:「嗯,下個月的生活費還不知道從哪兒來呢。」
余健強:「腳踏實地,別再想你爺爺留下的店了,認真找份工作才是正經事。」
周洛陽點點頭,余健強說:「你們讀書人都傲氣,這麼說不知道合適不合適,我看你第一眼就覺得你挺精神,笑笑的,人也是個善良人,不知社會凶險。」
周洛陽:「呃……」
余健強:「知道你不好意思開口,我來提吧,一個月給你一萬二,你去租個房子,空了我來找你,一週兩到三次……」
周洛陽:「唔……」
周洛陽心想,這意思看來是想用每月一萬二的價格來包養我了,怎麼相親相到一半,還變成談包養了?回去得揍介紹人一頓。但他涵養還是很好,沒有起身就走。
想了半天,周洛陽情真意切地說:「哥哥,那我是做攻還是做受呢?」
余健強:「……」
「做受的話。」周洛陽為難道:「這一個月一萬二,好像有點少啊。」
余健強拿錢羞辱人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周洛陽還是第一個朝他還價的,當場就被噎住了,愣了幾秒後忽然大笑起來,笑過後道:「你這小子有點意思。」
周洛陽又假裝好奇道:「不知道現在的行情是什麼?我記得去年大學生被包養,一個月也有兩萬啊。」
余健強笑吟吟打量周洛陽,臉上已有少許醉意,說:「行,漫天要價,就地還錢,那你說多少?」
周洛陽正色說:「我可是碩士生,再怎麼也得加個四千吧。」
余健強看出周洛陽在嘲諷自己了,卻沒有生氣,雲淡風輕地說:「那就一萬六,你回去考慮下?」
周洛陽從對方提出「一萬二」的時候,就知道今天的見面是浪費時間了,但本著禮貌,還是笑了笑,沒說什麼,只是忍不住又隱隱嘆了口氣。
余健強叫人來結帳,再給司機打電話,準備走人了,臨走前又好勝心發作,在這二十來歲的小年輕嘲諷的笑容面前怒氣不得宣洩,忍不住又說了句。「要錢,就自己掙。」余健強輕描淡寫地說:「與你非親非故,這世上不會有人來替你還錢,何況你也沒到這品相。」
「正在掙,不勞費心了,東西還沒吃完,余總不打包嗎?」周洛陽笑道:「太浪費了吧,完全可以帶回家餵狗的,白手起家的奧義是什麼?就是開源節流,對吧?」
余健強:「……」不知為何,有點想動手打他。
「余總,改天見!」周洛陽沒有給他這個機會,而是拉開包廂門走了出去。然而就在這一刻,外頭同時進來了一個人,周洛陽猝不及防,腳步剎不住,猛地撞在了對方身上。
一個膚色白皙,身材高䠷修長的男人,拿著結帳後的發票,遞給余健強。
周洛陽馬上道歉,退後半步,與那男助理對視,一瞬間愣住了。
「幫他打一下包回家餵狗,再送他回去。」余健強甚至不看周洛陽,朝那男助理吩咐道,從他倆身邊揚長而去。
剩下包廂內的小小世界,一片寂靜。
男人穿著一身筆挺西裝,戴著墨鏡,站在包廂門口,臉龐瘦削,眉毛猶如濃黑,臉上帶著一道怵目驚心的疤,從臉頰橫過鼻梁,猶如高挺英氣的鼻梁上被人斬了一刀般。那道疤在包廂的燈光下,顯得尤其清晰。
「打包?」男人深沉的聲音道。
「杜景?!」周洛陽當場震驚了,喃喃道:「怎麼是你?」
周洛陽不受控制地朝那助理走了半步,想抬手拉他,或是拍拍他,手一抬起來,卻又停下了動作。男人沒有否認自己的身分,畢竟自己的臉識別性實在太強了,否認也沒有多大意義。
服務生進來把菜打包,周洛陽與杜景就這麼面對面站著,時光彷彿在他們身前凝固了。接著,周洛陽想伸手去摘杜景的墨鏡,杜景見他抬手,卻自己率先摘了下來。
「你是那傢伙的助理?」周洛陽已經傻了,上下打量杜景,說:「不至於吧!」
杜景沒有回答,視線別過周洛陽的雙眼,看著服務生打包。
「養狗了?」杜景忽然問。
周洛陽沒有回答,說道:「退學以後,就再也沒有你的消息了,這些年你都去了哪兒?」
杜景接過打包的紙袋,戴上墨鏡,率先推門出去,周洛陽快步追了上去,看著杜景的背影,那些往事猶如碎片般,在華燈初上的街前又一瞬間湧了出來。
「車停在什麼地方?」杜景說。
「找個地方喝兩杯?」周洛陽道。
兩人重逢後都在自說自話,直到此刻,杜景才終於正式回答了周洛陽。「不去,有事。」
杜景站在路邊,把打包的紙袋遞給周洛陽,周洛陽卻不接,說:「扔了吧。」
「留個聯繫方式?」周洛陽又問。
杜景沒有回答,周洛陽也沒再追問,五年前他就知道,對付這傢伙,不能用尋常的辦法。
「那我走了。」周洛陽改口說:「我希望我們,還有機會能再見。」
周洛陽走向自己停車的地方,只是找不到他的單車,再三確認後,他只好接受現實──單車應該是被偷了。
杜景在一側沉默地看著周洛陽找車,片刻後,說道:「余總讓我送你回去。」
周洛陽道:「不用,我掃輛共享單車。」
杜景卻已掏出了手機,說:「地址。」
周洛陽站了一會兒,報了地址,杜景用軟體叫車。
周洛陽看了一眼,杜景的左手手腕上戴著一條橡皮筋。他伸出手要去扯那條橡皮筋,杜景卻不易察覺地避過少許,不讓他碰到自己。
晚上的宛市尤其悶熱,兩人站在路邊,周洛陽襯衫已經被汗濕透,他轉眼看著一身西裝的杜景,說:「熱不?熱就把外套脫了。」
杜景沒有回答。
「這些年裡過得怎麼樣?」周洛陽又問:「還戴著?病好點了?」
「聽你的話,試著治病去了。」杜景答道:「沒得治,治不好了。」
周洛陽眉頭微擰著看杜景,嘆了口氣,捋了下頭髮,今天發生的一切全部加在一起,都比不上與杜景重逢而來得突然。「上我家坐坐?」周洛陽又說。
杜景還是不說話,周洛陽在腦海中搜尋無數記憶,杜景的病一陣一陣的,這個反應像極了念書時他們在寢室裡吵架的時光──那時杜景說的是「別和我說話,讓我自己待一會就好了」。但此時此刻,周洛陽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他,怎能什麼都不說?
「我……」周洛陽再三考慮,終於道:「杜景……」
車來了,杜景拉開車門,周洛陽先坐進車裡,他本以為杜景會跟著上車,畢竟先前他說的是「送你回家」,沒想到杜景卻替他把車門關了。

入夜,窗外下起了雨,雨聲打在租屋陽臺的鐵皮頂棚上噹噹作響。
十六歲的弟弟樂遙還在客廳看電視,周洛陽開門進來時,下意識地回頭看了眼掛鐘。
「回來得這麼早嗎?」樂遙滿懷希望地問道:「談得怎麼樣?」
「還行。」周洛陽沒有告訴弟弟飯局的詳情,下午只簡單地交代出去談生意合作,順利的話,古董店不久後就能重開。
他走上前去,從輪椅上抱起弟弟樂遙,解釋道:「頗為順利,對方說,回去再考慮下。」
樂遙示意他看茶几上鋪著的幾張紙,答道:「給你做的資料都沒帶。」
「腦子裡都記得。」周洛陽笑道,橫抱著弟弟進了浴室。
租來的房子浴室很小,所幸至少有個破舊的浴缸,周洛陽拉上浴簾,在浴缸裡鋪好保鮮膜。
「自己洗嗎?」
「嗯。」
周洛陽於是搬了張椅子,守在浴簾外出神,等弟弟洗澡。
「今天有人給家裡打電話了。」樂遙隔著浴簾說。
「什麼?」周洛陽忽然警覺起來,心想是催他還錢的嗎?這麼快就找到家裡了?
樂遙答道:「接起來以後沒聲音。」
周洛陽嗯了聲,說:「下次直接掛了,多半是推銷。」
樂遙說:「學校給我發了郵件,問我還需要什麼東西。」
周洛陽答道:「晚上我去回覆。」
樂遙咳了幾聲,不小心嗆了點水,周洛陽便拉開浴簾,幫他洗頭。水面上露出他孱弱的肩膀與手臂,以及周洛陽略鎖著的眉頭,擔憂的五官倒影。
樂遙已經十六歲了,因殘疾的原因,較之同齡人更瘦小,終日在家待著,也顯得更白皙,一七○的個子,只有四十七公斤。
半身不遂病患在國內生活,不像在國外般便利。有時周洛陽甚至在發愁,讓他回國念書是不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當初考慮到,較之生活便利,也許有家人陪伴,對小弟來說才是最迫切的,畢竟現在他們已經是對方唯一的家人了──而更重要的一點是,經濟情況不允許。父親留下的遺產,付不起弟弟在國外念書的學費,而周洛陽眼下,則連養活自己都成問題。
「不順利嗎?」樂遙忽然說。
「什麼?」周洛陽與杜景重逢以後始終有點走神,與弟弟對視的一刻,明白到自己的心事都寫在了臉上,是以笑了笑,解釋道:「沒有。」
樂遙說:「爸爸以前說,與人合夥就像結婚一樣,覺得不合適就別勉強,應當還有別的機會吧?」
周洛陽明白樂遙所想,解釋道:「不是因為合夥,只是怕你去上學不方便。習慣你在身邊了,你去上學,總覺得空落落的。」
樂遙嗯了聲,說道:「老師們都很熱心,我能照顧好自己的,何況我總要學會獨立生活。」
周洛陽沒有接這句話,脫了上衣,將渾身濕透的弟弟抱起來,放到椅子上為他擦身,換上睡衣,說道:「店裡的事你別擔心,有眉目了,明天我沒事,帶你出門玩去,回來以後還沒在市裡逛過呢。」
樂遙點了頭,撐著床邊,從輪椅吃力地挪到床上去,周洛陽則自己進浴室收拾,洗澡。
熱水順著他的頭頂灑落,在他肩背不明顯的肌肉線條上匯聚,順著腰間深邃的線條流淌而下,浴室裡的落地鏡蒙著一層白茫茫的霧。
周洛陽擦了幾下鏡子,凝視鏡中的自己,濕透的頭髮擋在眉眼前,與五年之前彷彿毫無改變。再想起猝不及防所見的杜景。
「我叫杜景,『休傷生杜景死驚開』的『杜景』。」周洛陽自言自語道。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就像他與杜景認識的第一天。

那天暴雨傾盆,颱風幾乎要將宿舍颳倒,周洛陽獨自來到這陌生城市報到時,全身上下沒有一處是乾的。
他捲著一陣水氣撞進了寢室,裡頭一個高大的人影當即上前幫他把門關上,窗門在暴風下瘋狂作響,隨著那人將門一關,世界終於安靜下來。
「窗關不住。」那男人說:「穿堂風會吹開。」
周洛陽鬆了口氣,說:「今年颱風太厲害了。」
「我第一次碰上颱風。」男人隨口道:「颳一整天了。」
周洛陽倚在書桌前,狼狽不堪,全身都在往下滴著水,與這男人對視,一眼瞥見了他鼻梁前橫過的那道深邃的疤。
長得很帥,如果沒有這疤痕的話。周洛陽心想。
繼而視線轉向他的雙眼,彼此稍一點頭。
接下來的數年生活,就要與這個人共同度過。
「周洛陽。」周洛陽自我介紹道:「『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的洛陽。」
「杜景。」那男人也自我介紹道:「『休生傷杜景死驚開』的杜景。」
周洛陽聞言十分驚訝,又側頭看了杜景一眼,笑了笑。杜景沒有太熱情,拉開椅子,依舊坐在書桌前,戴上耳機,只當他不存在。
果然是個安靜的人……周洛陽簡單收拾東西,背對杜景,脫了T恤後,忍不住回頭看了杜景一眼,只見杜景正在低頭看一本書,表情是冷漠的,在這冷漠中,眉眼之下的那道傷痕尤其顯眼。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