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2
定  價:NT$500元
優惠價: 79395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得獎作品

▍設計理念 ▍
★書封使用進口丹迪美術紙輔以大面積燙銀線條,採硬皮精裝方式呈現經典中的經典質感,
整體設計以後現代裝飾風格方式呈現。
★正面的圓球象徵第二基地,上方圓球代表的是既有的、龐大的人類生活星球,
中間的太陽代表人類如太陽般旺盛的智慧與知識。
電路圖代表科技,樹代表生命,
背面彰顯以撒‧艾西莫夫的偉大之處在於他所創造出的科幻世界觀,讓後世的科幻小說猶如大霹靂般,
無不以艾希莫夫的宇宙為中心,向外無盡衍生出現今多樣瑰麗的科幻世界,
並以裝飾性的二次元手法,來向以撒‧艾西莫夫致敬。
▍基地特殊榮耀 ▍
★1966年雨果獎:「基地系列」榮獲歷年最佳系列小說獎!
★廿世紀三大科幻作家之一、五次雨果獎、三次星雲獎得主、國際頂尖科學家公推的「最愛」科幻小說家!
★電影【變人】、【機械公敵】以及【基地】同名系列影集原著作者──
科幻之父  以撒‧艾西莫夫  不朽科幻史詩鉅著!
★同名系列影集,由大衛‧S‧高耶擔當節目統籌,李‧佩斯和傑瑞德‧哈里斯領銜主演,2021年9月Apple TV+全球首播!
▍各界名人推薦及評語 ▍
保羅‧克魯曼(Paul Robin Krugman,二○○八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基地是我的經濟學啟蒙之作。」
何敬堯(奇幻作家、《妖怪臺灣》作者):
「科幻大師的星際預言,歷久不衰的璀璨經典。歷史與銀河交織而成的星圖,映照出人性的勇敢,同時也見證了人心的墮落,眼見時代無情遞嬗,人們該如何傳承寶貴的文明與記憶?且讓我們搭乘艾西莫夫巧手鑄造的太空船,航向不可知的宿命終站。」
李伍薰(海穹文化總編輯):
「艾西莫夫的《基地》系列以充滿懸疑的精彩情節,形塑出瑰麗壯闊的銀河史詩!毫無疑問是一部老少咸宜、值得代代相傳的科幻經典!」
李知昂(梅林‧W,科幻作家,第一屆倪匡科幻獎首獎得主):
「『基地三部曲』與後續系列,一部接著一部翻轉讀者的思維,一步接著一步開展宏大的計劃。科幻界不可多得的巨構,不看到最後絕不能罷手!衷心期盼這部經典著作在台灣再度掀起熱潮。」
李柏勳(台大星艦學院前任社長):
「……科幻長篇作品之最,令人廢寢忘食的經典之作。」
臥斧(文字工作者):
「閱讀『基地系列』,不只讀到有趣的科幻情節,也是思考歷史、社會,以及人類的重要啟發。」
唐鳳:
「我小時候就是看艾西莫夫長大的。」
夏佩爾(作家,第二屆倪匡科幻獎首獎得主):
「本書所要描述的,便是全宇宙的精英們如何窮盡一切知識與智慧,來推演出一場橫跨千百年的鬥智決戰。」
郝廣才(格林文化發行人):
「艾西莫夫一生寫超過500本書,範圍涵蓋圖書所有分類,給書迷回了十萬封信;為影集《星艦迷航記》Star Trek做科學顧問,打造科幻劇的經典。」
張系國(知名科幻作家):
「艾西莫夫的重要科幻小說都能提出令人耳目一新的奇幻因素,成為後來科幻小說的典範。」
張草(作者兼醫師兼科幻作家):
「艾西莫夫從年輕就創造了一個宏大的宇宙,萬萬沒有料到,會是他終其一生都說不完的偉大史詩。」
陳心一(交大科幻科學社前任社長):
「科幻小說是個極具彈性的文類,不只能夠帶領讀者探索未來,也能包容過去歷史的脈絡。且看艾西莫夫,如何藉著基地這千年的未來史詩,帶領我們穿越帝國衰亡的時代,反思人類文化發展途中的必然與意外。
陳宗琛(鸚鵡螺文化總編輯):
「基地的偉大,不是莎士比亞那種偉大,而是因為它最初是刊登在一本兩毛錢的科幻雜誌上,讀者平均年齡是十二歲,而十二歲的孩子看到基地裡的人類遍布整個銀河,跨越幾萬年的興衰起落,他們對世界的想像就不一樣了,例如比爾蓋茲和伊隆馬斯克。」
陳湘婷(交大科幻科學社前任社長與創社社員):
「在艾西莫夫的《基地》中,歷史並非翻過的書頁,而是滾滾洪流,下一秒出乎讀者預料,卻都在謝頓的掌握中。」
陳瑞麟(中正大學哲學系講座教授):
「基地三部曲,以及後續的『基地系列』,不僅是首開銀河史詩的一部經典科幻,還卓然傲立於其他一切太空科幻的創作之上。它的價值、內涵、深度、情節、構思,遠非其他作品所能望其項背。『基地三部曲』不只是一套提供娛樂故事的小說,它還飽藏了科學、人文、社會、歷史和哲學的豐富意涵。它也不只是一部科幻經典,還可列入世界文學經典而當之無愧。」
黃海(知名科幻作家):
「艾西莫夫以其無限想像展示其快意飛越,引領讀者馳騁銀河星空,穿梭億萬光年宇宙。」
葉言都(科幻作家):
「未來的歷史、科幻的極致、城邦的《基地》。」
難攻博士(【中華科幻學會】會長兼常務監事):
「沒有艾西莫夫的《基地》,大概就沒有喬治盧卡斯的《星際大戰》......」
蘇逸平(科幻作家):
「在『基地』系列中,本身便是科學家的艾西莫夫獨創了一個貫通全書的『心理史學』,綜合了『氣體運動論』(物理學)、『群眾心理學』(心理學)、『歷史決定論』與『群體動力論』(歷史學),以一位不世出的心理史學巨挈謝頓為主要人物,讓他以宏觀的角度預知了書中銀河帝國行將出現的悲慘命運,並試圖力挽狂瀾,改變似乎無可避免的大黑暗時期到來……」

還有冬陽(推理評論人)、張元翰(中央研究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員)、陳穎青(資深出版人)、詹宏志(知名文化人)、廖勇超(國立台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副教授)、謝哲青(《青春愛讀書》節目主持人)、譚光磊(知名版權人)等人列名推薦。
▍《基地與地球》劇情簡介 ▍
銀河的命運決定於某人一念之間,這個人就是葛蘭‧崔維茲,
而他竟然選擇了蓋婭星系──一個銀河級的超級生命體。
這個抉擇勢必顛覆偉大的謝頓計畫,
而將人類導向截然不同的未來。
難道謝頓計畫有什麼問題?這個重大的決定是否代表真理?
崔維茲堅信地球是解開一切謎團的關鍵,
然而這顆源頭母星早已不知所蹤,
茫茫星際間,他要從何尋覓?
倘若真能找到地球,他的決心會不會動搖?
銀河眾生又將何去何從……
▍基地七書 ▍
★「基地三部曲」
1.《基地》(Foundation)
2.《基地與帝國》(Foundation and Empire)
3.《第二基地》(Second Foundation)
★「基地後傳」
1.《基地邊緣》(Foundations Edge)
2.《基地與地球》(Foundation and Earth)
★「基地前傳」
1.《基地前奏》(Prelude to Foundation)
2.《基地締造者》(Forward the Foundation)

以撒‧艾西莫夫(Isaac Asimov,1920-1992)
是廿世紀三大科幻小說家之一,也是舉世聞名的全能通俗作家。他生於白俄羅斯,三歲時隨父母移民美國定居紐約市。聰明絕頂的他十九歲即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又陸續於該校獲得化學碩士與博士學位。一九四九年他成為波士頓大學醫學院講師,一九五五年升副教授,三年後由於太過熱衷寫作,遂辭去教職成為專業作家,直到生命最後一刻。
艾西莫夫無所不寫,一生著作近五百本。但不論他自己或全世界的讀者,衷心摯愛的還是他的科幻作品。他曾贏得五次雨果獎、二次星雲獎以及科幻界最高榮譽的科幻大師獎。近年兩部機器人科幻巨片「變人」與「機械公敵」,便是根據他的名著改編。
「基地系列」是艾西莫夫經營半世紀的科幻代表作,首篇完成於一九四一年九月初,最後一篇直到臨終才勉強脫稿。晚年的艾西莫夫愈來愈認同「基地」的靈魂人物哈里‧謝頓,而他也的確對人類文明有著高瞻遠矚、悲天憫人的關懷。「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正是大師胸懷的最佳寫照。
1963年雨果獎:《奇幻與科幻雜誌》(Magazine of Fantasy and Science Fiction)上的科學專欄榮獲特別獎
1966年雨果獎:「基地系列」榮獲歷年最佳系列小說獎
1972年星雲獎:《諸神自身》榮獲最佳長篇小說獎
1973年雨果獎:《諸神自身》榮獲最佳長篇小說獎
1977年星雲獎:<雙百人>(The Bicentennial Man)榮獲最佳中篇小說獎
1977年雨果獎:<雙百人>榮獲最佳中篇小說獎
1983年雨果獎:《基地邊緣》榮獲最佳長篇小說獎
1987年星雲獎:因終身成就榮獲大師獎

相關著作:《基地前奏(艾西莫夫百年誕辰紀念典藏精裝版)》《基地締造者(艾西莫夫百年誕辰紀念典藏精裝版)》《基地與帝國(艾西莫夫百年誕辰紀念典藏精裝版)》《基地邊緣(艾西莫夫百年誕辰紀念典藏精裝版)》《基地(艾西莫夫百年誕辰紀念典藏精裝版)》《第二基地(艾西莫夫百年誕辰紀念典藏精裝版)》《基地與地球(紀念書衣版)》《基地邊緣(紀念書衣版)》《基地前奏(紀念書衣版)》《基地締造者(紀念書衣版)》《基地與帝國(紀念書衣版)》《基地(紀念書衣版)》《第二基地(紀念書衣版)》

葉李華
一九六二年生,台灣大學電機系畢業,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理論物理博士,致力推廣中文科幻與通俗科學二十餘年,相關著作與譯作數十册。自一九九○年起,即透過各種管道譯介、導讀及講授艾西莫夫作品,被譽爲「艾西莫夫在中文世界的代言人」。

◆ 各界推薦          
◆ 譯者序—生命中最美好的事物   葉李華   
◆ 推薦序—科幻大師艾西莫夫的三塊磨刀石   郝廣才       
◆ 推薦序—宏大架構,有趣情節,以及重要啟發—關於「基地系列」   臥斧
◆ 導  讀—基地與機器人   葉李華  
◆ 「基地系列」時空背景與故事年表   葉李華整理  
「基地」背後的故事  
第一篇 蓋婭       
第一章:尋找開始       
第二章:首途康普隆  
第二篇 康普隆
第三章:入境太空站  
第四章:康普隆  
第五章:太空艇爭奪戰       
第六章:地球的真面目       
第七章:告別康普隆  
第三篇 奧羅拉  
第八章:禁忌世界       
第九章:面對野狗群  
第四篇 索拉利  
第十章:機器人  
第十一章:地底世界  
第十二章:重見天日  
第五篇 梅爾波美尼亞       
第十三章:遠離索拉利       
第十四章:死星  
第十五章:苔蘚  
第六篇 阿爾發  
第十六章:諸世界中心       
第十七章:新地球       
第十八章:音樂節       
第七篇 地球       
第十九章:放射性?  
第二十章:鄰近的世界       
第二十一章:尋找結束       
◆ 中英名詞對照表     
◆ 附錄—艾西莫夫傳奇   葉李華  

第一篇 蓋婭

第一章:尋找開始

1
「我為什麼這樣做?」葛蘭.崔維茲喃喃自問。
這是個老問題了,自從來到蓋婭後,他就時常這樣問自己。在涼爽的夜晚,他有時會從甜美的睡夢中驚醒,感到這個問題像個小鼓似的,在他心中無聲地敲著:我為什麼這樣做?我為什麼這樣做?
不過直到現在,他才終於下定決心來問杜姆—蓋婭上的一位老者。
杜姆很清楚崔維茲的焦慮,因為他能感知這位議員的心靈結構。但他未曾做出任何回應,因為蓋婭絕對不能觸碰崔維茲的心靈,而抵抗這個誘惑最好的辦法,就是狠下心來漠視自己所感知的一切。
「你指的是什麼,崔?」杜姆問道。他在交談時很難不用簡稱,不過沒關係,反正崔維茲也逐漸習慣了。
「我所做的那個決定,」崔維茲答道:「選擇蓋婭當作未來的藍圖。」
「你這麼做是正確的。」杜姆坐在那裡,一面說一面抬起頭來,一雙深陷的老眼凝視著這位站在面前的基地客人。
「你是說我做對了?」崔維茲不耐煩地說。
「我/們/蓋婭知道你不會犯錯,這正是我們重視你的原因。你具有一項特殊的本領,能在資料不全的情況下做出正確決定,而你也已經做出決定,選擇了蓋婭!你否決了植基於第一基地科技的銀河帝國,也否決了以第二基地的精神力學所建立的銀河帝國,因為兩者皆無異於無政府狀態,你判斷它們無法常治久安,所以你選擇了蓋婭。」
「沒錯,」崔維茲說:「正是如此!我選擇了蓋婭,一個超級生命體,整個行星共享同一個心靈以及共同的個性,所以必須發明﹃我/們/蓋婭﹄這種代名詞,來表達一種根本無法表達的概念。」他一面說,一面不停地來回踱步。「而最後它會發展成蓋婭星系,一個涵蓋整個銀河的超特級生命體。」
他突然停下腳步,近乎無禮地猛然轉向杜姆,繼續說道:「我跟你一樣,也覺得自己是對的。但你是一心盼望蓋婭星系的來臨,所以對這個決定十分滿意。然而,我並非全心全意歡迎它,因此無法輕易相信這是個正確決定。我想知道自己為何做出這個抉擇,想要好好衡量和鑑定一下它的正確性,然後我才會滿意。對我而言,光憑感覺認定是不夠的。我又怎麼知道自己是對的?究竟是什麼機制使我做出正確的選擇?」
「我/們/蓋婭也不瞭解你是如何做出正確決定的。既然已經有了決定,知不知道原因難道很重要嗎?」
「你代表整個行星發言嗎?你代表了每一滴露珠、每一顆小石子,甚至這顆行星的液態核心所構成的共同意識?」
「沒錯。而且不僅是我,在這顆行星上,凡是共同意識夠強的部分,都能像我這樣做。」
「那麼,是否整個共同意識都樂意把我當黑盒子?只要這個黑盒子能起作用,就不需要再去細究內部?我可不接受這一套,我絕不喜歡當黑盒子。我想知道這裡面有何玄機,想知道自己究竟如何和為何選擇蓋婭以及蓋婭星系當作人類未來發展的藍圖,唯有這樣我才能心安理得。」
「可是你為何這麼不喜歡,或說不信賴自己所做的決定呢?」
崔維茲深深吸了一口氣,以低沉有力的聲音緩緩說道:「因為這個超級生命體為了整體的利益,隨時可能將我拋棄,我不想變成這樣可有可無的一份子。」
杜姆若有所思地望著崔維茲。「那麼,你想改變自己的決定嗎,崔?你知道的,你可以這麼做。」
「我十分希望能改變這個決定,但我不能僅憑個人好惡行事。在有所行動之前,我必須知道這個決定是對是錯,單憑感覺判斷是不夠的。」
「如果你覺得正確,那就錯不了。」杜姆緩慢而溫和的聲音一直沒有任何變化,與崔維茲內心的激動恰成強烈對比,令崔維茲更加心亂如麻。
在直覺與理智間擺盪多時之後,崔維茲終於掙脫這個無解的困局,以微弱的聲音說:「我一定要找到地球。」
「因為它和你迫切想要知道的答案有關?」
「因為它是另一個令我寢食難安的問題,而且我覺得兩者之間一定有關聯。我不是一個黑盒子嗎?既然我覺得這兩者有關,難道還不足以說服你接受這個事實?」
「或許吧。」杜姆以平靜的口吻說。
「就算已經有數千年—甚至可能長達兩萬年—銀河中不再有人關心地球,但我們怎麼可能完全忘卻這顆起源行星呢?」
「兩萬年的時間太久了,不是你所能理解的。關於帝國早期,我們所知極其有限,很多幾乎可以肯定是虛構的傳說,我們卻一而再、再而三地傳誦,甚至完全採信,因為實在找不到其他資料。而地球的歷史要比帝國更為久遠。」
「可是一定有些記錄流傳下來。我的好友裴洛拉特專門蒐集有關早期地球的神話傳說,任何可能的資料來源都不放過。那是他的工作,更是他的興趣。不過有關地球的資料,卻也只有神話和傳說流傳下來,如今已找不到任何確實的記載或文獻。」
「兩萬年前的文獻?任何東西都會由於保存不當或是戰禍,因而腐朽、變壞和損毀。」
「可是總該有些相關的記錄,例如副本、副本的謄本、副本的謄本的拷貝,這類資料沒有那麼陳舊,但一樣有用,卻也全都被清光了。川陀的銀河圖書館理應保有地球的相關文獻,事實上,這些文獻在其他可考的史料裡也曾提及,可是在銀河圖書館中卻找不到了。提到這些文獻的資料也許還在,但所有的引文全部失蹤。」
「你應該還記得,川陀在幾世紀前經歷過一次浩劫。」
「銀河圖書館卻安然無恙,第二基地人員將它保護得很好。不久以前,正是第二基地的成員發現地球的相關資料不翼而飛,那些資料是最近才被刻意移走的。為什麼呢?」崔維茲停下腳步,目不轉睛地瞪著杜姆。「如果我能找到地球,就能找出它在隱藏什麼—」
「隱藏?」
「隱藏也好,被隱藏也罷。我有一種感覺,一旦讓我解開這個謎,我就能知道當初為何捨棄個體的獨立性,選擇蓋婭和蓋婭星系。屆時,我想,我會真正明白自己的抉擇為何正確,不再只是感覺而已。而如果我是對的—」他無奈地聳起肩膀,「就讓它繼續吧。」
「如果你真有這種感覺,」杜姆說:「而且覺得必須尋覓地球,那麼,我們當然會盡全力幫助你。不過,我們能提供的協助實在有限。譬如說,我/們/蓋婭並不知道,在由數不清的世界所構成的浩淼銀河中,地球到底位於哪個角落。」
「縱使如此,」崔維茲說:「我也一定要去尋找—就算銀河無盡的星辰令我的探尋希望渺茫,就算我必須獨行到天涯海角。」

2
崔維茲置身蓋婭宜人的環境中。這裡的溫度總是令人感到舒暢,快活流動的空氣清爽而無寒意。天空飄浮著幾朵雲彩,偶爾會將陽光遮蔽一下。如果戶外某處的水汽密度下降太多,立刻會有一場及時雨來適時補充。
此地樹木生長得十分整齊,好像一座果樹園,而整個蓋婭想必都是如此。無論陸地上或海洋裡的動植物,都維持著適當的數量與種類,以保持良好的生態平衡。當然,各類生物的數量只會在「最適度」附近小幅擺盪,甚至人類的繁衍也不例外。
崔維茲目力所及,唯一顯得與周遭物件無法協調的,就是他那艘名為遠星號的太空艇。
蓋婭的數名人類成員已將遠星號清理得乾乾淨淨,並完成了各項保養,工作做得又快又好。太空艇添置了充足的食物與飲料,該換的陳設一律更新,機件的功能也重新檢驗過,崔維茲還親自將電腦仔細檢查了一遍。
這艘太空艇是基地少數幾艘重力驅動的航具之一,它從銀河各處的重力場抽取能源,因此不必添加任何燃料。銀河重力場蘊含的能量簡直無窮無盡,即使所有的艦隊全靠它驅動,直到人類不再存在的那一天,重力場的強度也幾乎絲毫不減。
三個月前,崔維茲還是端點星的議員。換句話說,他曾經是基地立法機構的一員,就職權而論,可算是銀河中一位重要人物。這只是三個月前的事嗎?他感覺好像是十六年前,也就是他半輩子之前的經歷。那時,他唯一關心的就是偉大的「謝頓計畫」是否真有其事;是否真有個預先規劃好的藍圖,可以讓基地從一個行星村,慢慢攀升為銀河中最大的勢力。
就某些方面而言,變化其實不算大。他仍舊具有議員的身分,原來的地位與特權依然不變。不過他相信,自己絕不會再回到端點星,去重拾往日的地位與特權。雖然他與蓋婭的小規模秩序格格不入,但同樣無法適應基地龐大的混亂局面。銀河雖大,卻沒有他立足之處,不論走到哪裡,他都像個孤兒。
崔維茲緊縮下顎,憤怒地將手指插進一頭黑髮中。現在不是長吁短嘆的時候,當務之急是要找到地球。假如尋找有了結果之後,自己尚能全身而退,還有得是時間坐下來慢慢哭泣。或許,那時會有更好的理由這樣做。
毅然硬起了心腸後,他的思緒開始飄回過去—
三個月前,他與詹諾夫.裴洛拉特—一位博學而性格純真的學者—一起離開了端點星。裴洛拉特受到滿腔懷古熱情的驅使,一心一意想要發掘失落已久的地球遺址。崔維茲利用裴洛拉特的探索作掩飾,真正目的是要尋找自己心中的目標。結果他們並未找到地球,卻意外地發現了蓋婭,崔維茲還懵懵懂懂地被迫做出一個重大決定。
現在,情況有了一百八十度的改變—換成崔維茲決心要尋找地球。
至於裴洛拉特,他也有意外收穫。他遇到了寶綺思,一位黑頭髮、黑眼珠的年輕女子。寶綺思就是蓋婭,其實杜姆也是—甚至身邊的一粒砂、一根草,也全都等同於蓋婭。即將邁入晚年的裴洛拉特,懷著這個年紀所特有的激情,和年紀小他一半有餘的寶綺思墜入情網。     
說來也真奇怪,寶綺思這個年輕女郎,對年齡的差距似乎毫不在意。
這段戀情實在非比尋常,但裴洛拉特的確很快樂,令崔維茲不得不承認,每個人找尋快樂的方式各有千秋,這也正是獨立個體的特點之一。但在崔維茲所選擇的銀河中,(若干時日之後)個體的獨立性將完全遭到摒棄。
想到這裡,莫名的痛楚再度浮現。當初自己出於無奈所做的抉擇,無時無刻不是心頭的重擔,而且……
「葛蘭!」
一聲叫喚闖入崔維茲的思緒,他抬起頭,朝著陽光射來的方向望去,眼睛不停眨動。
「啊,詹諾夫。」他用熱誠的聲音答道—熱誠得有些過分,因為他不想讓裴洛拉特猜到自己的苦悶,甚至還努力裝出高興的樣子。「我看你一定費了好大勁,才和寶綺思扯開來。」
裴洛拉特搖了搖頭。微風吹亂了他一頭絲般的白髮,而他那又長又嚴肅的面容,此刻將這兩個特點發揮到極致。「事實上,老弟,是她建議我來找你的……來……來討論一件我想討論的事情。
當然,這並不代表我自己不想找你,而是她似乎比我先想到這件事。」
崔維茲微微一笑。「沒關係,詹諾夫。我想,你是來跟我道別的。」
「喔,不,並不盡然。事實上,幾乎可說剛好相反。葛蘭,當我們,你和我,剛離開端點星的時候,我的目的是要尋找地球。我成年之後,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這個工作上。」
「我會繼續的,詹諾夫,這個工作現在是我的了。」
「沒錯,但也是我的,仍然還是我的工作。」
「可是—」崔維茲舉起手臂比了比,好像指著周遭的一切。
裴洛拉特猛然吸了一口氣。「我要跟你一道去。」
崔維茲著實嚇了一跳。「你這話不可能當真吧,詹諾夫,你現在已擁有蓋婭。」
「將來我還會回到蓋婭的懷抱,可是我不能讓你一個人去。」
「當然可以,我能照顧自己。」
「你別生氣,葛蘭,但是你知道得不夠多。而我卻知道很多神話和傳說,我可以指導你。」
「你要離開寶綺思?別開玩笑了。」
裴洛拉特突然雙頰泛紅。「我並不想那樣做,老弟,可是她說……」
崔維茲皺起了眉頭。「是不是她想甩掉你,詹諾夫?她答應過我……」
「不是,你不瞭解,請聽我說下去,葛蘭。你實在有個壞毛病,事情沒弄清楚就急著下結論。
我知道,這是你的特長,而我又好像總是無法把自己的意思表達清楚。可是……」
「好吧,」崔維茲的口氣緩和下來,「請告訴我寶綺思她心裡究竟想些什麼,隨便你用什麼方式說,我保證會非常有耐心。」
「謝謝你,只要你有耐心,我想我馬上就能講清楚。你可知道,寶綺思也要去。」
「寶綺思也要去?」崔維茲說:「不行,我又要爆發了。好,我不發作,告訴我,詹諾夫,為什麼寶綺思想要一起去?我是用很冷靜的口氣在問你。」
「她沒說,只說她想跟你談談。」
「那她為什麼沒來,啊?」
裴洛拉特答道:「我想,我是說我猜想,她多少有點認為你不喜歡她,葛蘭,所以有些不願接近你。老友,我已經盡力向她保證,說你對她完全沒有敵意。我相信任何人見到她,都只會對她產生無比的好感。然而,這麼說吧,她還是要我來跟你提這檔子事。我能不能告訴她,說你願意見她,葛蘭?」
「當然可以,我現在馬上去見她。」
「你會講理吧?你是知道的,老友,她多少有點緊張。她說這件事很要緊,她一定要跟你去。」
「她沒有告訴你原因嗎?」
「沒有,但如果她認為非去不可,蓋婭也一定非去不可。」
「這就代表我無法拒絕,對不對,詹諾夫?」
「沒錯,我想你無法拒絕,葛蘭。」

3
在崔維茲暫住蓋婭的短暫時日中,這是他第一次造訪寶綺思的住處—現在這裡也是裴洛拉特的窩。
崔維茲四處瀏覽了一下。在蓋婭上,房舍的結構都顯得很簡單。既然幾乎沒有任何不良氣候,既然這個特殊緯度的氣溫常年適中,既然連地殼板塊在必須滑動時,也都曉得平穩地慢慢滑,因此並沒有必要給房舍添加過多的保護功能,也不必刻意營造一個舒適的環境,將不舒適的大環境隔絕在外。換句話說,整個行星就像一幢大屋子,容納著其上所有的居民。
在這座星球屋中,寶綺思的房子是一棟不起眼的小建築,窗戶上只有紗窗而沒有玻璃,家具也相當少,但優雅而實用。四周牆上掛著一些全相像,有不少都是裴洛拉特的,其中一張表情顯得既驚愕又害羞。崔維茲看了忍不住咧開嘴,但他盡量不讓笑意顯現,索性低下頭來仔細調整寬腰帶。
寶綺思凝視著他。她不像平常那樣面帶微笑,而是顯得有些嚴肅,一雙美麗的眼睛張得很大,微鬈的黑髮披在肩上,像是一道黑色的波浪。只有塗著淡淡口紅的豐唇,為她的臉龐帶來一絲血色。
「謝謝你來見我,崔。」
「詹諾夫顯得很著急,寶綺思奴比雅蕊拉。」
寶綺思淺淺一笑。「答得妙。如果你願意叫我寶綺思,這是個很不錯的簡稱,那麼我也願意試著以全名稱呼你,崔維茲。」最後兩個字她說得有點結巴,但幾乎聽不出來。
崔維茲舉起右手。「這是個好主意。我知道蓋婭人平常在交換訊息時,習慣用簡稱來稱呼對方,所以你如果偶爾稱呼我﹃崔﹄,我並不會介意。不過,我更喜歡你盡可能試著叫我崔維茲,而我會稱呼你寶綺思。」
如同以往每次碰面一樣,崔維茲又仔細打量她。就個體而言,她是個二十出頭的妙齡女郎,然而身為蓋婭的一部分,她已經有好幾千歲。這點從外表雖然看不出來,但有時她說話的方式,以及環繞在她身邊的氣氛,還是多少會顯現出差異。他希望一切眾生都變成這樣嗎?不,當然不!可是—
寶綺思說:「讓我開門見山,你特別強調想要找尋地球—」
「我只跟杜姆提過。」崔維茲決定為自己的觀點力爭到底,絕不輕易向蓋婭讓步。
「我知道,但是你跟杜姆說話的時候,同時也在跟蓋婭以及其中每一部分說話,譬如說,就等於在跟我說話。」
「我說的話你都聽到了?」
「沒有,因為我並未仔細傾聽。不過事後我如果集中注意力,有辦法記起你說的每句話。請你相信這點,以便我們回到原來的話題—你特別強調想要找尋地球,並且堅持這件事極為重要。雖然我看不出其中的重要性,可是既然你天賦異稟,能夠做出正確判斷,我/們/蓋婭就必須接受你的說法。如果這項任務和你選擇蓋婭有著重大關聯,那麼蓋婭也會認為它是件極重要的任務,因此蓋婭必須跟你一道去,即使只是為了試圖保護你。」
「你說蓋婭必須跟我一道去,意思就是你自己必須跟我去,我說得對不對?」
「我就是蓋婭。」寶綺思乾脆地答道。
「在這顆行星上的一切,每樣東西都是蓋婭,那麼為何是你呢?為何不是蓋婭的其他部分?」
「因為裴希望跟你去,如果他去了,他不會喜歡蓋婭的其他部分同行,只有我跟去,他才會開心。」
裴洛拉特原本一言不發坐在角落的椅子上(崔維茲注意到,他剛好背對著牆上自己的相片),此時他輕聲說道:「這是實話,葛蘭,我的蓋婭就是寶綺思。」
寶綺思突然露出微笑。「你這麼想可真令我興奮。當然,這種說法相當新奇。」
「嗯,讓我想一想。」崔維茲雙手放在後腦勺,將椅子向後傾,細瘦的椅腿隨即嘎嘎作響。他立刻發覺這張椅子沒那麼堅固,不能讓他玩這種遊戲,趕緊讓四隻椅腿回復原位。「如果你離開蓋婭,你還會不會是它的一部分?」
「不一定需要。舉例來說,假如我有受重傷的危險,或是有其他特殊理由,我可以把自己孤立起來,這樣一來,我受到的傷害就不會連累蓋婭。但這僅限於緊急狀況,通常我都是蓋婭的一部分。」
「即使在我們進行超空間躍遷的時候?」
「即使是那時候,只不過情形比較複雜。」
「我總覺得有點不太對勁。」
「為什麼?」
崔維茲皺起鼻子,彷彿聞到什麼怪味。「這就代表說,在太空艇中的一言一行,只要給你聽到看到,就等於被所有的蓋婭聽到看到。」
「我就是蓋婭,因此我所看到、聽到、感覺到的一切,蓋婭都看得到、聽得到、感覺得到。」
「一點也沒錯,連那道牆也看得到、聽得到、感覺得到。」
寶綺思望了望他所指的那堵牆,聳了聳肩。「對,那道牆也可以。它只具有極微小的意識,所以只有極微小的感覺和理解力。可是我想,比如我們現在說的這些話,也會導致它產生某種次原子尺度的移位,讓它更能和蓋婭融為一體,而更加造福這個大我。」
「可是如果我希望保有隱私呢?我也許不想讓這道牆知曉我在說什麼或做什麼。」
寶綺思看來生氣了,裴洛拉特趕緊插嘴道:「你知道的,葛蘭,我本來不想多嘴,因為我對蓋婭的瞭解顯然有限。不過,這陣子我都和寶綺思在一起,多少能做些推斷。這麼說吧,如果你走在端點星的人群中,你會看到和聽到很多事情,也會記得其中一部分。事後,在適當的大腦刺激下,你甚至可能全部記起來,可是這些事你大多不會注意,會隨看隨忘。即使你看到一些陌生人演出感性的場面,即使你感到很有趣,然而如果事不關己,你便會當作耳邊風,你會很快忘掉。蓋婭的情形也一定如此,即使整個蓋婭都對你的舉動瞭若指掌,卻不代表蓋婭一定在乎—這樣說對不對,寶綺思吾愛?」
「我從未這樣想過,裴,但你的說法的確有些道理。然而,崔—我是說崔維茲—所說的隱私,在我們眼中一點價值也沒有。事實上,我/們/蓋婭感到難以理解—不想成為整體的一部分,不讓自己的聲音被人聽到,不讓自己的行動曝光,不讓自己的思想被他人感知—」寶綺思使勁搖了搖頭,「我剛才說,在緊急狀況下,我們可以讓自己和蓋婭隔絕,可是誰會想要那樣活著,哪怕只有一個鐘頭?」
「我就想要,」崔維茲說:「這就是我必須找到地球的原因。我想知道究竟是什麼特殊理由—如果真有的話—促使我為人類的未來選擇了這麼可怕的命運。」
「這並不是可怕的命運,不過我們別再爭論這個問題了。我跟你一起去,不是要去監視你,而是以朋友的身分幫助你;蓋婭跟你同行,也不是要監視你,而是以朋友的身分幫助你。」
崔維茲以陰鬱的口吻說:「蓋婭如果想幫我,最好的辦法就是領我到地球去。」
寶綺思緩緩搖了搖頭。「蓋婭並不知道地球的位置,這點杜姆已經告訴過你。」
「這點我可不大相信。無論如何,你們一定有些記錄,但我來到蓋婭之後,為什麼從未看到任何記錄?即使蓋婭真的不知道地球的位置,我也有可能從那些記錄中,找到一些蛛絲馬跡。我對銀河相當熟悉,絕對要比蓋婭在這方面的知識更豐富,我可能有辦法從你們的記錄中,解讀出或許連蓋婭也不完全瞭解的線索。」
「你指的是什麼樣的記錄,崔維茲?」
「任何記錄,書籍、影片、錄音、全相相片、工藝製品等等,只要你們有的都好。自從來到蓋婭,直到目前為止,我還沒發現什麼可以視為記錄的東西—你呢,詹諾夫?」
「沒有,」裴洛拉特以遲疑的口氣說:「但我並未認真找過。」
「我找過了,暗地裡找的。」崔維茲說:「而我什麼都沒看到,什麼都沒有!我唯一能想到的答案,是有人故意將那些記錄藏了起來。我很納悶,這是為什麼呢?你能不能告訴我?」
寶綺思皺起細嫩光滑的前額,顯出很訝異的樣子。「你以前怎麼不問呢?我/們/蓋婭不會隱藏什麼,我們也從來不說謊。一個孤立體—孤立的個體—可能會說謊,因為他是有限的,所以他會感到恐懼。然而,蓋婭是個具有強大心靈力量的行星級生命體,根本就沒什麼好怕的,因此蓋婭完全不需要說謊,或是杜撰一些與事實不符的陳述。」
崔維茲嗤之以鼻。「那麼為何刻意不讓我見到任何記錄?給我一個說得通的理由。」
「當然可以,」她伸出雙手,手掌向上。「因為我們根本沒有任何記錄。」

艾西莫夫著作逾身,但不論他自己或是全世界的讀者,衷心至愛的都還是他的科幻小說。他生前曾贏得五次雨果獎與三次星雲獎,兩者皆是科幻界的最高榮譽。
1963年雨果獎:《奇幻與科幻雜誌》(Magazine of Fantasy and Science Fiction)上的科學專欄榮獲特別獎
1966年雨果獎:「基地系列」榮獲歷年最佳系列小說獎
1972年星雲獎:《諸神自身》榮獲最佳長篇小說獎
1973年雨果獎:《諸神自身》榮獲最佳長篇小說獎
1977年星雲獎:<雙百人>(The Bicentennial Man)榮獲最佳中篇小說獎
1977年雨果獎:<雙百人>榮獲最佳中篇小說獎
1983年雨果獎:《基地邊緣》榮獲最佳長篇小說獎
1987年星雲獎:因終身成就榮獲大師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