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9
霧都孤兒【全新譯校】
定  價:NT$480元
優惠價: 79379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庫存:9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英國大文豪狄更斯最膾炙人口代表作之一
《霧都孤兒》以霧都倫敦為背景,講述了一個孤兒悲慘的身世及遭遇,主人公奧立弗在孤兒院長大,經歷學徒生涯,艱苦逃難,誤入賊窩,又被迫與狠毒的凶徒為伍,歷盡無數辛酸,最後在善良人的幫助下,查明身世並獲得了幸福。
曾以《孤雛淚》之名,多次改編為電影、電視劇、音樂劇。更是英國音樂劇史上,首部橫跨大西洋,成功登入美國百老匯舞台的作品。
狄更斯融合懸疑、驚奇、煽情和幽默元素,刻畫出倫敦弱勢群體被社會拋棄的景象。
奧立弗跪倒在地,雙手捂著臉,淚如泉湧――哭是上帝賜予人類的天性――但又有幾人會在這般小小年紀就向上帝傾灑他的淚水呢?――《霧都孤兒》
「對不起,先生,我想還要一點粥,我還沒有吃飽。」──奧立弗
「人靠衣服馬靠鞍」,這句話用在小奧立弗身上,再恰如其分不過了。從小奧立弗降生於世,他就被裹以一條毯子――他唯一的蔽體物。任一個不知情的外人,無論有多麼犀利的眼睛,多麼高的社會地位,也難以從這條毯子上判斷那被裹之嬰孩是位貴族還是貧兒。可如今,他被一件已用過多次、洗得發黃的破棉布衫裹住了,於是他的身分就打上印章、貼上標籤一樣,轉瞬就定型了:一個教區孩子、一個濟貧院的孤兒、一個在饑餓邊緣掙扎的卑微苦工、一個出生就註定要挨巴掌遭拳頭的受氣包,受盡世人的鄙視,卻得不到一個人的憐憫。
小奧立弗使勁地哭了起來。若是他能感知到自己是孤兒,今後的命運全有賴於濟貧院裡的官員和教區委員的善心,他的哭聲會更響亮的。
狄更斯Charles Dickens 1812―1870
英國著名現實主義作家,幼年時因家庭負債隨父親住過監獄,後被送到鞋油場當童工,每日工作十個小時。艱辛且屈辱的童年,讓他看盡人情冷暖,也使得狄更斯的作品十分關注社會底層勞動人民的生活。在他的自傳型小說《大衛·科波菲爾》中,即描寫了這段遭遇。其代表作有《匹克威克傳》、《霧都孤兒》、《小氣財神》、《荒涼山莊》、《尼古拉斯‧尼克貝》、《小杜麗》、《雙城記》……等。多數作品表達出他對社會的看法與批判,直指英國社會的階級與貧窮問題,勇敢地揭露榮華背後的慘淡,以此來抗議社會不公,意圖喚醒社會覺醒並最終使底層勞動人民生活得以改善。

查爾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1812-1870),十九世紀英國最偉大的小說家之一,批判現實主義的傑出代表,其同時代的英國作家有薩克雷、勃朗特三姐妹和哈代等,而在同一時期的美國,批判現實主義大師馬克‧吐溫在奮筆疾書。狄更斯的時代正是英國由半封建向資本主義轉變的維多利亞時期,這時的英國經濟蒸蒸日上,工業化進程加快,社會穩定,人口劇增;然而嚴重的失業和下層勞動人民生活入不敷出狀況依然嚴峻,這些都促使狄更斯筆觸指向倫敦的貧民窟悲慘的生活,勇敢地揭露榮華背後的慘淡,以此來抗議社會不公,喚醒社會覺醒並最終使底層勞動人民生活得以改善。
狄更斯生於一海軍小職員家庭,由於父母的鋪張和不善經營,十歲時全家被迫遷入負債者監獄,狄更斯十一歲就承擔起繁重的家務勞動。為了生計,曾在黑皮鞋油作坊當童工,後來學過律師當過記者,之後通過自學成為作家。種種艱辛經歷使他對勞動人民生活的不易理解深刻,也增強了作品描寫的真實性。《霧都孤兒》是狄更斯的第二部長篇小說,其中監獄、貧民窟以及其他場合中勞苦大眾的悲苦生活的描寫逼真、生動,使人身臨其境。如同狄更斯的其他小說一樣,本書揭露許多當時的社會問題,如救濟院、童工、以及幫派吸收青少年參與犯罪等。
《霧都孤兒》以霧都倫敦為背景,講述了一個孤兒悲慘的身世及遭遇,主人公奧立弗在孤兒院長大,經歷學徒生涯,艱苦逃難,誤入賊窩,又被迫與狠毒的凶徒為伍,歷盡無數辛酸,最後在善良人的幫助下,查明身世並獲得了幸福。
《霧都孤兒》值得稱道的有以下幾點:
1.時空交叉的敘事手法。《霧都孤兒》在敘事上時間與空間有機結合、渾然一體。俄國著名文論家巴赫金認為:「文學作品中的時空,時間與空間的標示被融合在一個精心布置而又具體的整體中。時間,往往在敘述過程中變得厚實、具體,通過藝術構思顯得清晰可見;同樣,空間變得充滿內容,與時間、情節和歷史發展相呼應。這兩個軸的疊加及其標示的融合顯示了小說世界的時空特點。」所以,「作為事件與事件之間的『自然序列』,小說情節必然依照事件過程發生、發展,並往往顯示出必然率包含的因果關係;同時,每個事件必然發生於特定的空間環境。」《霧都孤兒》以時間為順序展開,伴隨著主人公奧立弗的成長及不幸遭遇,空間隨之轉移:
濟貧院──奧立弗出生之地,一個極受虐待的小生命卻極其頑強地成長。
棺材鋪──奧立弗被濟貧院像擺脫包袱似的急著脫手給了棺材鋪,這裡,奧立弗不只是受老闆夫人的冷眼,更為人所不解的是,竟連人人都恥笑的諾亞也處處刁難。最後,奧立弗不堪忍受侮辱,黎明時分逃出了令他寒心的棺材鋪。
費金的賊窟──在逃往倫敦的路上,奧立弗偶遇一奇怪少年並被其「好心」引荐到費金且在這一賊窟住下。受費心「悉心」教導職業秘笈,奧立弗依然不開竅,最終因為同伴的扒竊而被指控。
慈善紳士布朗洛的家──同伴扒竊的對象是布朗洛先生,由於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布朗洛對奧立弗動了憐憫之心,他收留並悉心照顧奧立弗,把奧立弗從死神手裡奪了回來並給予他從未有過的家庭溫暖。
費金的賊窟──在一次幫助大恩人布朗洛送書的路上,奧立弗被南希碰著並帶到費金的賊窟處。費金受神秘人蒙克斯的賄賂而絞盡腦汁把奧立弗往絞刑架上推──安排奧立弗去搶?,然而搶?未遂,奧立弗卻陰差陽錯被捕。
梅麗夫人的家──出於某種莫名其妙的好感,梅麗夫人和梅麗小姐饒恕並收留了奧立弗。奧立弗訴說自己的遭遇,使得周圍的幾位紳士也加入到保護奧立弗、懲罰費金的行列中來。在這裡,奧立弗感到安全和溫暖。
慈善紳士布朗洛的家──幾經周折,奧立弗與布朗洛先生重逢,在這位慈祥、正直、善良的老紳士的幫助下奧立弗自己的身世被揭開。原來,他的父親是布朗洛先生的好朋友,而那個陰險的蒙克斯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哥哥,而梅麗小姐是自己的姨媽。蒙克斯為了獨占父親的遺產而意欲陰謀殺害奧立弗。天網恢恢,費金、蒙克斯、賽克斯等落入法網,而奧立弗等得到安寧與幸福。小說以真善美戰勝假惡醜結尾,令人稱快。
流動的時間,轉移的空間,奧立弗成長路上的點點滴滴都在這個時空交叉裡顯現。小說用這種時間往前推移的方法使故事讀起來更順暢,脈絡也更清晰,增強了小說的可讀性,難怪狄更斯擁有更龐大的讀者群。

2.懸念的設置。懸念無疑會增強小說的吸引力,懸念設置的巧妙、自然體現了作家的高超寫作技巧。《霧都孤兒》從一開始就給讀者一個情不自禁讀下去欲罷不能的謎──誰是奧立弗的父母?他母親為什麼會如此狼狽得在濟貧院生下他便鳴呼去也?緊接著,賊頭費金為什麼一定要抓住奧立弗並苦口婆心教導他所謂的「行業技能」?布朗洛怎麼一直能從奧立弗的臉上看到熟悉的表情?蒙克斯為什麼要加害於奧立弗?這些謎團都隨著讀者的逐漸深入被一層層地剝開,直至最後才真相大白。關於一個小男孩奧立弗的故事讀起來卻如此驚心動魄,直至讀完才長吁一口氣。
3.語言。公說公的語言,婆說婆的語言,書中人物各自有各自的語言。賊頭費金的語言凶殘、狡猾、偽善,在和其他賊窩成員談話中,行話層出不窮,俚語接連不斷;布朗洛是一位名副其實的紳士,他語言規範,語法用詞正確;就連奧立弗也操著極其規範的英語;梅麗小姐言語可愛、美好,一如她善良純潔的本性等等,言為心聲,這些語言在塑造個性化的人物上舉足輕重。另外,語言幽默風趣。如書中說奧立弗剛出生時所要面臨將要到來的悲苦生活時這樣說道:「奧立弗盡情地哭起來。他要是能夠意識到自己成了孤兒,命運如何全得看教區委員會不會發慈悲,可能還會哭得更響亮一些。」小說中諸如此類令人捧腹卻發人深思之句子不勝枚舉,可謂處處皆智慧,處處皆真理。
羅志野先生曾如此說狄更斯:狄更斯就像高爾基一樣,從來不矯揉造作,不選用那些華而不實的詞語。他的用詞都簡單明瞭,樸實易懂。狄更斯本人和莎士比亞及高爾基一樣,不是所謂「大學才子」,而是從普通人的身分進入作家行列的,他們都是用普通百姓的語言創作給普通百姓欣賞。他們熟悉普通人的語言,明白普通人的思維和智慧,也對普通人生活的艱辛了然於心,因此,狄更斯的作品使讀者倍感樸實,毫無造作和牽強附會,更少見繁冗堆砌的文字遊戲,也就更貼近普通人的心。
因此,在翻譯時我時刻提醒自己,盡可能用樸實的語言和句法來還原這位偉大作家的作品原貌。在這位世界著名的現實主義大師的名作面前我可謂是戰戰競競,生怕自己的不力會有辱這部文學名著的光華。同時,也為自己能有機會翻譯大師的作品心存感激!
讓我們一同走進狄更斯的世界,喜歡他愛戴他,接受他的熏陶和教誨吧!

出版緣起
譯者序
第一章 關於奧立弗‧崔斯特的出生狀況
第二章 奧立弗‧崔斯特的成長、教育和住宿情況
第三章 差一點找到一份不是美差的差事
第四章 奧立弗另有所就,正式進入社會生活
第五章 奧立弗結識了一些新朋友,首次參加出殯活動
第六章 奧立弗被諾亞的嘲罵激怒,奮起抵抗,使諾亞頗為吃驚
第七章 奧立弗仍然不屈服
第八章 奧立弗徒步前往倫敦,在路上遇見一位奇怪的小紳士
第九章 有關快活老紳士和他那幫徒弟的一些背景
第十章 奧立弗與朋友的更深一層的瞭解,為取得經驗付出很高的代價。本章雖短,但在整部傳記中十分重要
第十一章 治安法官范昂先生辦案,管中窺豹可見其辦案風格
第十二章 奧立弗得到前所未有的悉心照顧,回頭接著聊那位快活老紳士和他的年輕學徒們
第十三章 向聰明的讀者朋友介紹幾位新朋友,順便敘述與這部傳記有關的幾件趣事
第十四章 奧立弗在布朗洛家的經歷與格里姆韋格的預言
第十五章 快活的老猶太與南茜小姐都喜歡奧立弗
第十六章 奧立弗‧崔斯特被南茜領回去以後的遭遇
第十七章 奧立弗時運不濟,有顯要人士來到倫敦敗壞他的名聲
第十八章 奧立弗在那一班良師益友中如何度日
第十九章 一個了不起的計畫經由討論被定下來
第二十章 奧立弗被移交給威廉‧賽克斯先生
第二十一章 出動
第二十二章 破門夜盜
第二十三章 班布林先生與一位太太之間愉快的談話,說明即便一名教區幹事有時也會動情
第二十四章 本章敘述一個十足的可憐蟲,篇幅短小卻具有一定的重要性
第二十五章 回過頭來,繼續黃金與其同夥的故事
第二十六章 本章一位神秘人物登場,還發生了許多與這本傳記息息相關的事情
第二十七章 為前面某一章極為不禮貌地把一位太太冷落一旁賠禮補過      
第二十八章 繼續奧立弗的故事,進一步記述他不平凡的遭遇
第二十九章 介紹一下奧立弗來投奔的這一家人
第三十章 敘述新來探訪人對奧立弗的印象
第三十一章 處境危險
第三十二章 奧立弗與他那些和善的朋友一起度過幸福的時光
第三十三章 奧立弗與他那些朋友的幸福時光遭遇到了挫折
第三十四章 本章詳細介紹一位剛出場的年輕紳士以及奧立弗的又一次遭遇
第三十五章 本章包含奧立弗奇遇的不了了之以及哈里‧梅麗和露絲之間的一次重要談話
第三十六章 本章極為短小,單獨來看也許無足輕重,然而還是值得一讀,因為它是前一章的續篇,也是過會兒讀者會看到的一章的伏筆
第三十七章 從本章讀者可以看到婚前婚後情況迴異的異常現象      
第三十八章 班布林夫婦與蒙克斯深夜會談
第三十九章 讀者早已認識的幾位體面人物重新登場,蒙可斯與老猶太的密商
第四十章 與前一章緊相銜接的一次奇怪的會見
第四十一章 本章包含若干新發現,說明意外之事往往接連發生,一如禍不單行
第四十二章 奧立弗一位老相識的天才表現,成為首都的名人
第四十三章 本章講述機靈鬼如何落難
第四十四章 到了該與露絲‧梅麗會見的時候,南茜未能如約赴會      
第四十五章 諾亞受扉為費金執行秘密任務
第四十六章 踐約
第四十七章 致命的後果
第四十八章 逃命中的賽克斯
第四十九章 布朗洛先生終於見到了蒙克斯,本章記述了他們的談話以及打斷談的消息
第五十章  追捕與逃竄
第五十一章 露出真面目的疑團和一個不談財產的婚約
第五十二章 費金活著的最後一個晚上
第五十三章 結尾
奧立弗手裡拿著麵包,頭上戴著一頂教區施捨的棕色小帽,由班布林先生帶著離開了可憎的寄養所。在這裡他孤獨陰暗的少年時代從未被一道親切的眼光所照亮,甚至連一句溫暖的話語也沒有聽到過。即便如此,當他真正要離開時,也難免抑制不住一陣孩子氣的傷悲,因為這裡還有和他一樣的共患難的小夥伴們,他們是在這裡結識的,現在要離開,當然會很惆悵,很哀傷。現在他將獨自去一個陌生的地方,一種掉進茫茫人海的孤獨感第一次滲入這孩子心中,讓他感到茫然不知所措。
班布林先生箭步如飛地走著,小奧利佛牢牢抓住幹事金線飾邊的衣袖口,在他身旁小步跑著,每走約摸四分之一英里,奧立弗就問一次是不是「快到了」。班布林先生的回答總是簡短而暴躁。喝進肚裡的摻水的杜松子酒,在胸中只能喚起短時間的平和心情,這種心情在這時已經蒸發完了,此刻的班布林先生又成了一名嚴肅的教區幹事了。
一到濟貧院,班布林就把奧立弗交給一個老太太照料,然後獨自辦事去了。然而,剛過了一刻鐘,就在奧立弗剛吃完第二片麵包的時候,班布林先生就回來了,並告訴奧立弗今晚正好在開教區董事會,理事們要他即刻前去見他們。
奧立弗聽到這番話直發愣,因為九歲的奧立弗只知道「board」這詞是「木板」,關於「木板」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是活的,他沒有十分明確的概念。他拿不定主意自己到底是該哭還是該笑,不過,這時候,他也沒時間考慮這個問題。班布林先生用手杖在他的頭上敲了一下,以使他清醒清醒,接著又在他的背脊上敲了一下叫他振作起來,然後命他快點跟上。很快,他領著他走進一間牆壁粉刷過的大屋子,十來位胖胖的紳士圍坐在一張桌旁。其中一個格外肥胖的臉滾圓通紅的紳士,他坐的椅子是首席的一張圈椅,比其他人的椅子高出許多。
「奧立弗,向各位理事鞠躬問好。」班布林吩咐道。奧立弗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他用力抹去噙在眼眶裡的兩三顆淚珠,然後深深地朝他面前的桌子鞠了一躬。
坐在高椅子上的紳士首先開口問道:「孩子,你叫什麼名字?」
看到這麼多紳士,奧立弗不禁心慌起來,直哆嗦。這時教區幹事又在後面敲了他一下,嚇得奧立弗哇哇直哭。基於這兩個原因,奧立弗在回答紳士們的問題時,聲音顯得有些嘶啞,並且很猶豫,以致一位穿白色背心的紳士當場斷言:奧立弗根本就是個傻瓜。這裡必須讓大家明白一件事,那就是,這位紳士一向把預言吉凶作為一種提神取樂的重要方法。
坐在高椅子上的紳士說道:「孩子,你是個孤兒,我想這一點你應該知道吧?」
「先生,什麼是孤兒?」可憐的奧立弗怯怯地問道。
「這孩子絕對是個傻瓜——不會有錯的,肯定是。」穿白色背心的紳士說。
「別打岔,」最先開口的那位紳士說,「你知道是誰把你撫養大的嗎?是教區。這點你也是知道的,況且你父親或母親都已不在了。」
「是的,我知道,先生。」奧立弗回答時帶著哭腔,臉上掛著憂傷。
「這有什麼好哭的?」穿白色背心的紳士問道。真是的,一個傻瓜懂得什麼啊,真是不理解他有什麼可哭的。
「我很希望你像一位虔誠的基督教徒一樣,每天晚上為那些養活你、照顧你的人祈禱。」另一位紳士接著嚴厲地說。
「好的,先生。」奧立弗結結巴巴地說。剛才說話的那位紳士剛好無意說中了。如果真有人像那位紳士說的那樣曾細心地養育他並為他祈禱的話,奧立弗肯定現在已經是一位出色的基督徒了。可他從沒祈禱過,因為沒有人曾教過他。
「好了,好了,孩子,來這裡的目的,是讓你接受教育,並且讓你學好一門對你今後有用處的手藝。」高椅子上的紅臉紳士說。
「明天早晨六點鐘開始,扯麻絮將是你的第一堂課。」穿白色背心的紳士面無表情地添上一句。
奧立弗在班布林的命令下又深深地向紳士們鞠了一躬,是為了感謝他們把施教和傳藝這兩大善舉結合起來,可笑的是這兩大善舉也只不過是通過扯麻絮來實現的。鞠完躬,奧立弗被匆匆忙忙地帶進了一間很大的收容室。說是一間大的收容室,其實裡面也只不過有張凹凸不平的硬梆梆的床。可憐的奧立弗經過這一折騰,早已是睡意矇矓,他抽抽噎噎地直哭到進入夢鄉,這是一幅怎樣的畫卷——精彩的寫照,它活靈活現地表現出了以慈悲為懷的大英帝國的法律。法律居然容許貧民睡覺!
可憐的奧立弗,就在他熟睡的時候,在他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他壓根沒有想到就在這一天,一個重大的決定,一個對他未來的命運影響至巨的決定,在教區理事會的商討下,就這麼決定了。決定內容大致如下:
該理事會成員都是一些練達、睿智的賢哲,當他們的關注落到貧民習藝所時,馬上就發現一個常人永遠不會發現的情況——濟貧院是貧民們喜歡之地。對於他們這個貧苦階級來說,濟貧院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公共娛樂場所和一家分文不取的飯館,平時的三頓便飯帶茶點是常年免費的,在這裡絕對是一個玩樂的樂園,在這裡可以整天不幹活。「哦!」深知個中緣由的理事先生們開口了,「糾正這種歪風邪氣,必須靠我們這些人了,我們必須立即加以制止。」於是,他們制訂了一系列的規章制度,讓所有的貧民自願選擇,要麼是隨著時間推移慢慢地在習藝所裡餓死,要麼是在習藝所外很快地餓死。鑒於這個目的,他們不惜與供糧商、自來水廠簽下可恥的合同,讓水廠無限制供水,穀物商定期供少量糧,這樣便可以使窮人的一天三餐只能是喝點稀粥,每週兩次領到一個洋蔥,禮拜天也只增發半個麵包卷。他們還厚顏無恥地制訂了許多涉及婦女的規章制度,條條都英明而仁慈,在此就不一一贅述了。
鑒於倫敦民事律師公會收費太貴,他們便大發慈悲,准許已婚的貧民離異;以前他們強制男方贍養家庭,現在卻讓他擺脫家累,使他變成光棍!單憑這最後兩條,如果不是連帶著一定要進濟貧院的話,社會各階層中不知有多少人會要求救濟。但理事會裡都是些老謀深算的人,他們早已考慮到對付這種局面的辦法。你要得到救濟,就得進濟貧院,喝稀粥;這就把人們嚇退了。
這種制度剛盛行的時候,正是奧立弗來濟貧院的最初半年。院裡的貧民吃的減少了,衣服變得鬆鬆垮垮了,才喝了一兩個星期的稀粥,他們便骨瘦如柴。最讓理事得意非凡的是濟貧院的貧民人數也同社會上的貧民一樣大為減少。
孩子們吃飯的地方是一間寬敞的石牆大廳,大廳盡頭放著一口為孩子們熬粥的銅鍋。開飯時,大師傅用長柄勺子從鍋裡為孩子們舀粥,他還特意為此繫上了圍裙,他旁邊有兩個作為助手的女人。遇上盛大的節日,孩子們就能夠多發二又四分之一盎司的麵包,像這樣的日子卻只能領到一小碗這樣的佳餚。孩子們決不放過任何沾有飯菜湯汁的地方,他們會用湯匙把碗刮到恢復?光瓦亮為止,刮完了以後,他們坐在那裡,眼巴巴地望著粥鍋,恨不得把砌鍋灶的磚頭也吞下去,同時連手指頭也得重重地吸上幾口。男孩子的胃口通常都特別好,三個月以來,奧立弗和他的小夥伴們都得與饑餓作垂死的抗爭。三個月以來,奧立弗‧崔斯特和他的小夥伴們一起忍受著慢性饑餓的折磨。直到有一天,他們終於熬不住了,一個個被餓火燒得快發瘋了。其中一個男孩在此之前從不曾經歷過挨餓的事,因為他曾是一個開小飯館的人的兒子,現在碰上這種情況,他揚言除非每天多加一碗粥給他,否則難保某一天夜裡他不會把睡在他旁邊的一個幼弱孩童吃掉。嚇得睡在他旁邊的小夥伴們整天提心吊膽的。說話的男孩子,目露凶光,餓相嚇人,隨時都有要吃人的樣子,嚇得其他人都對他會有這個舉動深信不疑。大家商討了一下,決定以抽籤的方式決定誰在當天傍晚吃完飯之後到大師傅那裡再要一點粥。結果,中籤的是奧立弗‧崔斯特。
到了傍晚時分,孩子們各就各位,大師傅仍然穿著他那身衣服,在鍋旁一站,身邊站著的依然是那兩名充當助手的貧婦。粥一一分到了孩子們面前,冗長而沉悶的感恩禱告念完後便是毫不費時的進餐。孩子們碗裡的粥一掃而光後,他們開始交頭接耳,都向奧立弗擠眉弄眼。這時,鄰桌用胳膊肘輕輕碰碰奧立弗。奧立弗雖然還只是個孩子,卻已經被饑餓與苦難逼得不顧一切,決定鋌而走險了。他從飯桌旁站起來,手裡拿著湯匙和粥盒,走上前去,悶聲說道:『他對自己這樣膽大妄為感到驚訝。』
「對不起,先生,我想還要一點粥,我還沒有吃飽。」
當時的場景令這個身體健壯的大胖子師傅愣了一下,他萬沒想到會有孩子敢再來向他要粥。他頓時面色煞白,眼睛凝視著這個要造反的小傢伙半晌,接著好像支撐不住便倚在鍋灶上。此時的氛圍讓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那兩名助手由於驚愕,孩子們則由於緊張,一個個都不能動彈。
「你在說什麼!」大師傅好半天才穩住情緒,但聲音相當微弱。
「對不起,先生,我還要點兒粥。」奧立弗重複要求道。
沒等奧立弗說完,大師傅拿起長柄勺子向著可憐的奧立弗的腦袋猛擊一下,同時張開雙臂緊緊地抓住他的胳膊,嘴裡尖聲高呼:「這裡有人造反啊!快把教區幹事找來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