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定  價:NT$350元
優惠價: 79277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蘇東坡,中國史上最著名的北宋文學家、政治家和藝術家。無論是詩詞歌賦,抑或琴棋書畫,他樣樣精通,生活享樂更是難不倒他。他曾位居高位,也曾身陷囹圄,有對他死忠信服的皇帝太后,也有抹黑遠離他的君王臣子。然而不管他身在朝堂還是民間,他一心只想為百姓謀福,為這個天下付出自己的力量。

對家人,他與兩任妻子情深但緣短,與知心侍妾能聞弦歌而知雅意,對弟弟蘇轍更是百般照顧,互相扶持;對朋友,他推心置腹,與人對酒當歌,歡唱人生幾何;對政敵,他相信各有信念,不會無端構陷對方,遠離朝堂後,更不計前嫌,與他們英雄相惜;對百姓,他從不在意身分高低,每到一處都能融入當地,與民同樂,有苦同承。

這位古代的高級生活玩家,能下田,能釀酒,能研發美食,能築屋,還能治水。他的人生雖是幾度的跌宕起伏,卻總能在逆境中品咂出那麼一點樂趣。一旦品著了,便能喜不自勝,如個童心未泯的大孩子,教旁人看了也會心一笑。他總帶給周遭人們如沐春風的感受,即便失意,也不忘自己的初心與快樂。

他始終在入世與出世間徘徊,在雲端與低潮間起落;他將這一路的驚滔駭浪,瀟瀟灑灑地,活成了一生的明月清風──
紀雲裳
青年作家,東坡迷妹,趣味主義信仰者,相信美好的文字可慰靈魂。
願與你一起通過此書,遇見一個做為有趣凡人的蘇東坡,秉燭夜遊,歡如平生。

中國的文人中,蘇東坡大概是最有生活情趣的一個人。……一直很感謝這個文化當中有蘇東坡,讓我們覺得一切的文學、藝術、知識,最後都要回到人的原點。──美學學者.蔣勳

(蘇東坡)若無文學之天才,其人格亦自足千古。 ──國學大師.王國維

如果要去旅行,我不要跟李白在一起,他這個人不負責任,沒有現實感;跟杜甫在一起呢,他太苦哈哈了,恐怕太嚴肅;而蘇東坡就很好,他可以做一個很好的朋友,他真是一個很有趣的人。 ──文學大師.余光中

第一章:詩意盎然的年少時光
有趣的靈魂,源自童年的饋贈
詩酒趁年華,少年的命運才剛剛開啟
那一場刻骨銘心的暗戀
王弗刮開了一張頭獎彩券
一舉震驚文壇的年輕人
有筆頭千字,胸中萬卷,只待輔佐君王
 
第二章:鋒芒畢露的青年心性
向神仙論對錯的鳳翔府新官
生死離合,一如白雲聚散
與「野狐精」王安石交手
外放杭州,霹靂手段與菩薩心腸兼具
西湖若夢,杭州處處似曾識
密州治貧救饑,百姓傾城隨太守出獵
名聲太高,黃樓唱和得意至極
 
第三章:灑脫澄明的御風閒人
烏臺詩案:人生的至暗時刻
從政壇紅人到東坡農夫
 寒食帖,赤壁賦,一蓑煙雨任平生
豬肉頌,蜜酒歌,此心安處是吾鄉
再見黃州,與李白在廬山「狹路相逢」
 
第四章:笑談浮沉的逆旅行人
「元祐錦鯉」蘇東坡
西園雅集:鮮花著錦的京圈生活
一肚皮不合時宜
又見杭州: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不如歸去,做一閒人
 
第五章:自有蒼穹的元氣老僧
從江南到嶺南:「佛系」是怎樣煉成的
不辭長做嶺南人:我有荔枝,你有酒嗎?
朝雲去後,再不聽〈蝶戀花〉
在海南:戴椰子帽,煎茶,製墨,食牡蠣
天真不泯,誠覺世事盡可原諒

詩酒趁年華,少年的命運才剛剛開始

 

在即將步入知天命的年紀時,無論是少年時的理想,還是童年時的夢寐,他都可以用中年的心境,撒一把世事的鹽,風乾了下酒。彼時,買花載酒,明月無猜,流年暗中偷換,故人兀自老去,唯有少年的命運,才剛剛開啟。

在成長過程中,除了嚴明溫文的家教,蘇東坡也是受過正規的學校教育的。
八歲那一年,蘇東坡被家人送入天慶道觀書院讀書。按照蘇東坡中年時期的回憶,當時書院規模頗大,同學一共有好幾百人,其中數他與一名叫陳太初的學生最受老師看重。
不過後來陳太初一心修煉道術,以羽化登仙為夢想,並未在文壇上留下過什麼痕跡,而蘇東坡卻成了一代文豪,名字與星月同輝。
這也讓他們的昔日同窗們愈加篤信,世間真有徵兆一說。
有一次,有人帶了一首讚揚當朝文士的長詩到書院,師生們都忍不住去圍觀欣賞,蘇東坡也擠在人群中,想一探究竟。
老師告訴學生們,詩中那些人──范仲淹、歐陽修、韓琦……都將成為名垂千古的「人傑」。
人群中的蘇東坡更好奇了。他迫不及待地請教老師,想對那些「人傑」做進一步的瞭解。
老師說:「你還是小孩子,不需要打聽這些。」
蘇東坡不服氣:「難道他們是天上的神仙不成?如果他們是神仙,我就不敢冒犯。但他們如果是和我一樣的凡人,我為什麼不可以多瞭解一些呢?」
老師看著他認真的表情,不禁囅然而笑,隨即娓娓道來,滿足了蘇東坡的求知欲。老師說完後,又稱蘇東坡「非池中之物」,預言他日後定會跟那些「人傑」們打交道。
蘇東坡把老師的話牢牢記在了心裡。
多年後,果然如老師所言,蘇東坡的命運跟那些人緊密地連結在了一起,歐陽修成了蘇東坡的恩師,而蘇東坡,也成了朝堂上的風雲人物,文壇裡的佼佼者。

幾天後,蘇東坡在玩遊戲時,又從地下挖出一塊魚形的青色石頭。石頭上面布滿星星點點的花紋,如星光照耀天穹,握在手裡,細潤如絲,清涼沁人,輕輕叩擊,還有琳琅之聲。
經過鑒定,原來那是一方絕佳的硯石,百年罕見。從此之後,那方硯石就一直擺在蘇東坡的書房裡,陪他悠遊筆墨,走過無數個書香寒暑。
硯石恰到好處的出現以及老師的預言,也成了他日後得文星相助,名留青史的吉兆。

三年後,蘇東坡從天慶道觀書院畢業,又進入眉山城西的壽昌書院學習,師從眉山有名的學者劉微之,開始為參加科舉考試做準備。
劉微之是個飽學之士,精通經史,為人嚴厲。平時學生們都很怕他。但學生們也知道,為了科舉,必須博覽群書,苦苦背誦先賢的古文,在古人的智慧中學習修身處世的道理和齊家治國的本領,因為一旦中舉,他們就可能成為國家的棟梁,所學所思,皆與國運興衰息息相關。
劉微之也很喜歡蘇東坡。這個學生不僅聰慧異於常人,還肯下苦功夫背書習字,對於世間萬物,又有著別出機杼的見解,而且文思敏捷,有時連老師也自嘆不如。
一日,劉微之在課堂上朗讀了自己寫的一首〈鷺鷥〉詩:「鷺鳥窺遙浪,寒風掠岸沙。漁人忽驚起,雪片逐風斜。」眾學生皆讚嘆。
只有蘇東坡看法不一樣。
他認為這首詩雖然是好,但「雪片逐風斜」一句,並不妥當,他曾很仔細地觀察過鷺鷥歸巢,發現牠們的羽毛並不會隨風飛揚,而是落在巢邊的蒹葭上。
所以,「雪片落蒹葭」要更加貼切,而且還讓詩中的主角鷺鷥,在天地之間有了歸宿。
劉微之也是個豁達之人,他不但不生氣,反而大喜,從教多年,他還從未見過如此聰敏又有個性的學生,於是忍不住當著眾學生的面,稱讚蘇東坡,表示自己已經沒有資格做他的老師了。
果然,日後的蘇東坡在朝堂上面對皇帝,也依舊可以將這樣的個性進行到底,從來都是直言不諱,堅持己見。
只是,那個時候的劉微之還不知道,他的學生有天會貴為天子之師,有天也會淪為階下之囚,人生起伏,仕途跌宕,皆因這一腔少年意氣而起。

蘇東坡喜歡鑽研詩書,但他並非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書呆子。
從童年,到少年,除了讀書之外,他也會呼朋喚友,與家中兄弟們周遊眉山,到大自然的懷抱裡尋找諸多樂趣。
書院附近的醴泉寺就是他們平時喜歡去的地方。
很多年後,他還記得那裡的橘子樹、柚子樹、梨樹和栗樹,從夏天到秋天,總能招惹饞嘴的孩子。春天則可看花,古剎繁花,鐘聲在寂靜的空氣中如漣漪蕩開,更有奇石嶙峋,松果累累,山風過耳,無上清涼。
他也對曾經在牛背上讀書的時光念念不忘。
「川平牛背穩,如駕百斛舟,舟行無人岸自移,我臥讀書牛不知……」
那樣的年紀,人心尚未沾染世事,真是左也愜意,右也靜好,除了有那麼一點遺憾,就是那樣的時刻,他的快樂,無法跟牛一起分享。
如果是下雨的時候,只能待在教室裡,他就會跟同學們一起玩聯句的遊戲。中年時,他依舊可以將自己第一次玩的聯句一字不漏地寫下來:
一人說:「庭松偃仰如醉。」
一人說:「夏雨淒涼似秋。」
蘇東坡說:「有客高吟擁鼻。」
年紀稍小的蘇轍也加入進來:「無人共吃饅頭!」
語畢,整個教室的人都要笑翻了。

蘇東坡還記得七歲那年,曾在山間遇到一位姓朱的老尼,那老尼自稱已有九十歲,年少時常隨師父出入蜀主孟昶宮中。
某年的一個夏夜,師父帶著她路過水晶宮,只見那宮殿竟是以碧玉與琉璃築成,又以碩大的夜明珠當燈盞,與天上明月交相輝映……蜀主與花蕊夫人正在摩訶池邊消暑納涼。
是時,摩訶池內蓮花盛放,宮中沉香裊裊,夜風拂過,滿是香息。花蕊夫人已有三分薄醉,「花不足以擬其色,蕊差堪狀其容」,她雲鬢低垂,衣袂飄飛,肌膚如雪,倚在蜀主身邊,枕著一方青玉,猶如天宮仙子。
不知不覺間,夜至三更,天上只見淡月疏星。趁著餘興盛景,蜀主攜花蕊夫人憑欄遠眺,夫人則奉旨填詞一首:「冰肌玉骨自無汗,水殿風來暗香滿……」感嘆美景難留,良辰易逝。

四十年後,蘇東坡的眉山故鄉已是物是人非,他在謫居之地一點一點地翻閱記憶,就像乘坐時間的舟楫,遊歷一個又一個的幻麗綺夢。
好在還有文字,可供長情的人,結繩記事,朝花夕拾。

冰肌玉骨,自清涼無汗。水殿風來暗香滿。繡簾開,一點明月窺人,人未寢,欹枕釵橫鬢亂。
起來攜素手,庭戶無聲,時見疏星渡河漢。試問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繩低轉。但屈指西風幾時來,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換。──〈洞仙歌〉

在題記中,蘇東坡寫道:「今四十年,朱已死久矣,人無知此詞者,但記其首兩句,暇日尋味,豈〈洞仙歌〉令乎?乃為足之云。」
當時,姓朱的老尼已經久辭人世,他也只記得花蕊夫人所填之詞的前兩句,於是便以〈洞仙歌〉為韻,補足了這首詞的剩餘部分。
而其中最讓人覺得有趣的,卻是他那一句「暇日尋味」,彷彿曾經的記憶,可以隨著時間的流轉,和鄉味一樣縈繞在舌尖。
也難怪啊,那時的他即將步入知天命的年紀,無論是少年時的理想,還是童年時的夢寐,都可以用中年的心境,撒一把世事的鹽,風乾了下酒。
如此,在一眼望不到邊的寂寞苦寒日子裡,閉目暢遊,便可遇見涉世之初,心尖上的那一小撮甜。
彼時,買花載酒,明月無猜,流年暗中偷換,故人兀自老去,唯有少年的命運,才剛剛開啟。

 

王弗刮開了一張頭獎彩券

 

自科舉以來,唐宋就有「榜下捉婿」的風俗,換言之,在那個時候,每一個寒窗苦讀的年輕人,他們的前程與命運,都像一張未刮開的彩券。

仁宗至和元年(西元一○五四年),十八歲的蘇東坡結婚了。
新娘子王弗剛過及笄之年,乃眉山青神人進士王方之女,自幼相承庭訓,飽讀詩書,是當地的大家閨秀。
青神縣以崇祀蠶叢氏「青衣而教民農桑,民皆神之」得名,又據《蜀中名勝記》記載,「縣(青神)之名勝在乎三岩。三岩者,上岩、中岩、下岩也。」其中的中岩小鎮,就是蘇東坡與王弗相遇的地方。

十七歲那年,蘇東坡到中岩書院進一步深造,執教的老師正是王弗的父親王方。
和前幾任老師一樣,在品學方面,王方也很賞識蘇東坡。
但相傳蘇東坡與王弗能夠喜結連理,則是因為他們之間有一段「喚魚姻緣」。
中岩書院附近,一處丹岩赤壁下,有一汪綠池,澄澈見底,形如半月,清涼生風。奇妙的是,只要站在池邊拊掌三聲,便會有魚聞聲而來,在水中凌空跳躍,彷彿可以與人互通靈犀。
一日,王方邀請了許多文人學士,在丹岩赤壁下投筆競題,為綠池命名立碑,讓那一處中岩勝地流芳千古。
其中,王方最滿意的就是蘇東坡寫下的「喚魚池」。
就在同一時間,王弗也讓侍女從閨閣中送來了題名。王方當眾打開紅紙,只見三字躍然而出──「喚魚池」。
王方喜上眉梢,不禁暗自讚嘆:「不謀而合,韻成雙璧。」
於是,不久後,王方便請人到蘇家說媒,要將女兒許配給蘇東坡。
人道是,喚魚聯姻,天作之合。

不過,這段佳話既是傳說,就難免有後人附會的可能,如今也無法去一一考證,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的就是,當時,的確是女方託人來提的親。
自科舉以來,唐宋就有「榜下捉婿」的風俗,而且在蘇東坡那個年代,正是重文輕武、以文臣治國的年代,是宋真宗趙恆那首〈勸學詩〉在民間發揮聲量最強的年代。

富家不用買良田,書中自有千鍾粟。
安居不用架高堂,書中自有黃金屋。
娶妻莫恨無良媒,書中自有顏如玉。
出門莫恨無人隨,書中車馬多如簇。
男兒欲遂平生志,六經勤向窗前讀。──趙恆〈勸學詩〉

換言之,在那個時候,每一個寒窗苦讀的年輕人,他們的前程與命運,都像一張未刮開的彩券。
而對於他們來說,也只有讀書,才是打破階層壁壘,實現人生目標的最佳途徑。
蘇門文脈尚存,家風清正,蘇東坡又是眉山有名的青年才俊,品學兼優,且即將進京趕考,無疑是一支非常優質的「潛力股」,在亟待擇婿的那些人眼裡,更是上佳人選。
所以,像蘇東坡這樣前途明晃晃的人才,王方自然等不到「榜下捉婿」的那一天──京城達官顯貴如過江之鯽,但凡有女待字閨中的,無一不在等待考試的結果。
既然競爭力如此懸殊,那麼最明智的辦法,就是在蘇東坡趕考之前,搶先一步「截胡」。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還需要對方符合蘇東坡的意願。
其實早在王家過來提親之前,蘇東坡就曾與王弗在書院的古松之下有過一面之緣,驚鴻一瞥,心生歡喜,許多年後,他想起她,還記得初見她時,如娥雙眉長帶綠,明月好風是人猜。
另外,在蘇東坡十六歲那年,蘇家發生的一件事,可以說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他的擇偶觀和婚姻態度。
他的姊姊──八娘過世了。
因為在婚姻中不受公婆的喜歡,又與丈夫心意隔閡,八娘過得很不幸福,年紀輕輕便在月子裡鬱鬱而終。
而八娘當初,正是遵循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給了程家的一個表哥,也就是她舅舅的兒子程之才。
本想親上加親,怎料竟誤了愛女性命。蘇洵傷心如搗,悔不當初,聽聞噩耗後,又連夜作檄文,列舉程家六大罪狀,為女兒聲討「賊人」,並告誡兒子們,此後當與程家老死不相往來。
悲痛之餘,蘇東坡也明確地告訴父母,他的婚事,必須經過他本人同意。而在之後的婚姻生活中,他也從未像自己鄙視的人那樣,對任何一任妻子有過不尊重的表現。
至於王弗,她雖不似小二娘那般讓蘇東坡驚心動魄,遙望痴迷,但也自有溫良賢德的魅力,讓她的夫君真心以待,與之相濡以沫,舉案齊眉。

在蘇東坡的文字裡,王弗的性格是「敏而靜,慧而謙」,她不僅知書達禮,可以與他琴瑟在御,伴他紅袖添香,還可以用她冷靜睿智的頭腦,洞若觀火的慧眼「幕後聽言」,為他甄別仕途中的君子與小人。
譬如,蘇東坡在鳳翔府擔任簽書判官時,經常要外出辦事,每次回來,王弗都會詳細詢問辦事的情況,然後勸誡夫君萬事小心。只因她深諳蘇東坡的個性,從來都是疾惡如仇,偏又熾熱天真,無論行事,還是說話,都不懂納藏自身的鋒芒,便也難免被一些宵小之輩利用和指摘。
如此,每次有人來拜訪蘇東坡,王弗都會躲在屏風後面,悄悄傾聽堂前的談話,繼而根據來客的言語,冷靜辨析對方的品行與目的。
有一次,王弗告訴蘇東坡:「剛才來的這個人,討論問題總是模稜兩可,沒有一點自己的思想,而且一直在暗自揣摩你的心思,順著你的喜好在說。與這樣的人討論,是毫無意義的。」
還有一次,有人來與蘇東坡套近乎,交朋友,表現得異常熱忱,王弗知道後,又告訴夫君:「這種人的熱忱怕是不能長久,今天他既能與你迅速熟絡,明天他自然也能對你迅速冷落。」
一段時間過後,王弗的預言果然應驗了。
原來那人是要求蘇東坡辦事,蘇東坡沒有答應,便很快變臉,對蘇東坡冷眼相待,朋友也沒得做了。那樣的「熱忱」,一如金錢,那人在蘇東坡這邊沒有置換到他想要的東西,自然就要收回到手心裡,然後掂量掂量,再送到另外一個人面前。
或許,在這個世上,除了時間、回憶,便只有深情與繾綣,經久不滅,千金不換。
王弗與蘇東坡執子之手十一載,卻未能白首偕老,也是令世人唏噓不已。
王弗病逝時,僅二十七歲,蘇東坡哀慟斷腸,一夕蒼老。
他將她葬在眉山蘇家的祖墳裡,為她虔誠守靈,在她的長眠之地親手種下青松,以祭奠他心尖的朱砂痣。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熙寧八年(西元一○七五年),即王弗離世十年後,蘇東坡在密州(今山東省諸城市)任知州,一日午夜夢迴,又淚溼衣襟。
在夢中,她依舊是新婚時的姣好容顏,在軒窗邊,放下雲鬢,打開妝奩,眉間浮現出盈盈笑意,歲月一片靜好澄明。
而夢醒之後,站在夜色深處和政治漩渦裡的人,卻是塵埃滿面,兩鬢飛霜,無處話淒涼。
只有耳邊,彷彿還有明月松風,和遇見她的那天,一模一樣。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