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3
定  價:NT$360元
優惠價: 79284
2022/08/12-2022/08/31
盛夏書日|滿$888再享92折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春光羅曼史名家專門店初冬推薦★

《神都聽見了嗎?》暢銷作者--宋亞樹
奇情浪漫溫暖新作!

萬年配角小透明VS.光芒萬丈女主角,究竟誰才能站穩C位?

***
身為一個平凡的總機小姐,林喜樂的畢生志願就是當個小透明。
沒想到一覺睡醒後,日子竟已從端午變中秋,世界風雲變色。

和她冷戰的媽媽變得慈祥又和藹,
對她嚴厲的主管變得親切又可人,
就連和她八竿子打不著的同事、親戚,
也全被她收服得服服貼貼。
 
這三個月裡的她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升官指日可待,
就連公司裡的萬人迷大長腿、超級菁英──傅然,都成了她男朋友!
 
這是怎麼回事?
她對這消失的三個月一點印象也沒有,怎會搖身成為人生勝利組?
難道她穿越了?
平行時空?第二人格?奪舍?借屍還魂?
別鬧了!怎麼可能?!

宋亞樹
2010年以筆名橙諾出道,曾出版數十本言情小說。
2015更名為宋亞樹,轉戰網路平臺,已出版《神都聽見了嗎?》,亦曾為影集《通靈少女》擔任戲劇小說文字協力。

亞樹aki是日文秋天之意,秋日是豐收時節,但願能夠字字如穗,殷勤收割。

喜歡文字,喜歡說故事,喜歡任何有溫度的人、筆和紙,最喜歡的是女兒和男朋友。

寫稿就是最理想的工作,沒有之一。


瑞讀
圈圈眼的兔子,喜愛雨季。
日常陷入整理自己或者整理房間的選擇性障礙。

好冷……
  摸了幾次都沒找到被子,林喜樂睡得迷迷糊糊的,下意識想關冷氣。
  好不容易在枕頭旁撈到冷氣遙控器,嗶──
  扇葉轉動,空調送風的聲音規律地傳出來,房裡一下就變得比剛才更冷。
  吼,搞什麼啊?原來根本沒開冷氣啊。
  她摩娑著手臂,氣呼呼地從床上坐起來,再次按下遙控器上的開關。
  根本就不是冷氣開太冷嘛,她還以為是忘記定時關機了咧。
  為什麼夏天晚上會這麼冷啊?
  再度倒回床鋪,將床尾捲成一團的被子拉過來……咦?怎麼會是羽絨被?她的薄被呢?
  算了,沒關係,她現在很冷,羽絨被剛好。她蒙住頭,翻了個身……霍然坐起!
  不行,還是很在意。
  她伸手想開床頭櫃上的夜燈,可怎麼也找不到……她的夜燈咧?
  僅存的睡意終於完全消失,她開始懷疑這裡不是自己家了。
  跳下床,點亮大燈,環顧四周,是她的房間沒錯啊。
  床還是那張床,書櫃還是那個書櫃,電腦也還是那個電腦。衣櫥、懶骨頭……所有的擺設都還在原本的位置。
  但她腳上這雙假掰得要命的蕾絲拖鞋是怎麼回事?不對,不只是拖鞋,定睛一看,所有的東西都不太對勁。
  一雙10元的塑膠拖鞋變成蕾絲拖鞋,素色床單變成粉紅色公主風床單,床旁還掛著紗幔,就連她原本清一色黑的鍵盤、滑鼠都變成粉紅色的……
  唰一聲滑開衣櫥,裡頭原本掛著的白灰黑無色彩衣物全被輕快活潑的五顏六色取代,粉色、柔黃、艾綠……居然還有紗裙、蓬蓬袖這種打死她也不會穿的浪漫款式。
  既然衣櫃裡都已經這樣,那她現在身上穿的是……?
  她顫抖的視線從蕾絲拖鞋緩緩上移,經過一截光裸的小腿肚和半截白嫩的大腿,正想吐槽自己下半身到底有沒有穿衣服時,映入眼簾的緞面絲綢裙子差點沒把她嚇壞。
  這什麼鬼?!只有性感睡衣才會長這樣吧?
  伸手一拉,大半個胸部幾乎從低得不能再低的領口掉出來。慘了慘了,這是被撿屍,或是遇到什麼變裝殺人魔了嗎?
  不對,她不菸不酒不跑夜店不喝陌生人的飲料,撿什麼屍啦?
  衝到全身鏡前一看,沒有中風真的全憑她身強體健。
  鏡子裡的女人衣不蔽體,胸前深V開到腰際,裙子短得只能遮住半個臀部,搭配一件薄得不能再薄的綁帶丁字褲。
  開什麼玩笑?有人趁她睡著時幫她換上這個嗎?
  又或是,難道她穿越了?重生?奪舍?附身?借屍還魂?
  等等,她死了嗎?不可能吧?!
  腦海裡竄出許多莫名其妙的念頭,她深深吸氣,看向鏡子裡映照出的臉,接著舒了一口長氣。
  太好了!鏡子裡的臉是她沒錯。
  看她嚇得有多厲害,居然連重生、奪舍種種謬想都出現了?
  只是,到底為什麼夏天會這麼冷,而且她還穿成這樣?
  她驚魂未定地從衣櫥裡抓了件薄外套和薄長褲出來,對著那柔美的鵝黃色皺眉,勉為其難地穿上。
  才想走出房門去倒杯水冷靜一下,腳步一停,後知後覺地意識到某些怪異,又緩緩地踱回全身鏡前。
  眨了眨眼,是她的錯覺嗎?
  她的皮膚好像白了點,臉上的斑不見了,頭髮也長了些……
  所有的動作都重來一遍,視線下移,胸還是那個老是被她嫌太大,卻總會被人誤會成是故意在炫耀的E罩杯,腰還是那有點肉肉但不至於太胖的腰,腿……腳毛呢?
  居然連腿毛都刮得這麼乾淨,這也太澈底了吧?
  等等!她的指甲上還有亮片與水鑽是怎麼回事?她從不做美甲的呀啊啊啊!
  不行,白開水已經救不了她了,她得去沖杯熱巧克力或熱咖啡冷靜一下,否則她就要崩潰了。
  抹了把臉,林喜樂推開房門走出去。
  「樂樂。」母親的叫喚突地從背後喊來,驚出她全身雞皮疙瘩。
  「媽?」她一臉慘白地回頭。
  「怎麼了?沒睡好嗎?」母親滿臉慈愛地走過來,抬手摸了摸她的臉。「臉色這麼差?作夢了?」
  她拚命搖頭,視線落到撫著她臉頰的那隻手,臉色更差了。
  看到鬼……不對,看到鬼都沒這麼恐怖!
  她雖然和母親住在一起,但兩人冷戰許久,起碼超過一年沒說話了,平常會刻意避開對方就算了,即使不小心碰面,也是臭臉相對。
  現在是怎樣?突然這麼慈祥是要向她借錢嗎?
  她戒備地盯著和顏悅色的母親,這總是染成深紅色的捲捲頭,以及略顯福態的身形確實是母親沒錯啊,她開始認真思考這位慈眉善目的太太是外星人的可能性。
  「沒事就好,快回去睡吧,妳最近老是在加班,明天還要早起。」
  「……哦。」林喜樂木然地搖頭。
  「對了,中秋過了天就涼了,妳記得多穿一點,至少車上也放件厚外套,免得下班回來太冷。」
  「……哦。」真的不能怪她回話簡潔,她明明還在演冷戰的女兒啊,導演突然換劇本,她適應不良啊啊啊!
  「我看氣象,昨天明明才二十三度,妳還穿短裙,要是感冒了怎麼辦?今天穿暖點,聽見了沒有?」
  「聽見了。」她隨口應了聲,盯著母親逐漸消失的背影,腦子根本轉不過來。
  這短短幾句話的訊息含量實在太大,她決定先去泡杯巧克力,邊泡邊消化。
  撕開包裝──中秋過了。
  把巧克力粉末倒進馬克杯裡──車上放件厚外套。
  沖入熱水──妳最近老是在加班。
  攪拌、思考、捧著杯緣輕啜了口……噗、咳咳咳!
  她嗆了好大一口,把桌面噴得亂七八糟,手忙腳亂地拿抹布擦桌面。
  怎麼可能啊?以上這些事都不該與她有關。
  她,林喜樂,今年二十五歲,無不良嗜好──又宅又腐應該不算吧──畢業於還算不錯的國立大學,雖然在國內首屈一指的大企業工作,但職務是總機,每天都以準時上下班為榮,根本沒有加班的必要。
  再說了,她既沒有轎車也沒有摩托車,上下班都搭大眾運輸工具,媽媽怎麼會叮嚀她要在車上放厚外套?
  還有,中秋過了是怎麼回事?
  明明才領過端午獎金,她記得很清楚,但是……哈啾!這天氣真的很像秋天……媽媽是跟地球一起瘋了嗎?
  一切都太奇怪了。
  回房途中,不經意瞥見牆上月曆,連四天紅字。
  對,連續假期,她知道啊,剛過完端午連假……不對,怎麼是九月?
  九月二十一日,剛放完中秋連假,怎麼會?
  她揉了揉眼睛,可不論怎麼看都是九月,飛快衝回房間打開手機與電腦,顯示日期都是九月二十一日。
  冷靜,一定有哪裡弄錯了。
  深呼吸,打開電視新聞,國內、國際,全是相同結果……還有什麼能夠確認今天日期的方法?
  她踉蹌了一下,跌坐在椅子上,腦海裡不停盤算各種念頭。
  怎麼可能一覺睡醒就從端午變中秋?這是什麼縮時攝影又或是睡美人的概念嗎?
  不如請個長假緩一緩好了,她的存款應該還能撐一陣子……
  打開存款簿,猛抽一口氣,她慶幸自己坐在椅子上。
  六位數的存款如今只剩四位數,而且距離發薪還不到兩星期,怎麼會窮成這樣啦?
  這可是她從大學時打工一路攢來的錢欸!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殺了她吧!
  她瀕死地趴在桌上,前額叩叩叩撞著桌面。
  在還沒把自己撞暈之前,林喜樂先把她的理智撞回來了。
  冷靜下來之後,她開始尋找蛛絲馬跡,推敲這遺失的三個月。
  電腦、手帳、抽屜、手機、電子郵件信箱……能開的全開了,拜社交軟體所賜,臉書和Line上也充斥著許多痕跡。
  登入密碼都和三個月前相同,能夠毫無阻礙地上線,幸好這三個月裡,她的第二人格──姑且就當作是第二人格吧──沒有喪心病狂到把密碼全換掉。
  這麼一想,她是不是應該更新密碼,以防第二人格哪天又回來胡搞瞎搞呢?
  但是,話又說回來,倘若第二人格伏藏在她的潛意識裡,能夠窺知她的一切,那她現在換密碼有什麼用?
  啊,不管了,先換再說。
  一個動念,她便將所有密碼全換了,調整了下坐姿,開始檢視──
  6月26日。她報名駕訓班。
  6月30日。她在住家附近的醫美診所預付了價值超過十萬元的全年課程,做了皮秒雷射。
  7月1日。她大成本治裝,除了衣櫃裡已經看到的那些之外,就連鞋子也全部從中低跟換為中高跟,瞬間又花了五位數。
  7月15日。她重新布置、整理房間,添購新床單、電腦配件。
  7月30日。考上駕照的同日下午,她買了一部車,還申請了公司停車位,車牌號碼是TGL-5505。
  8月14日。她參加部門聚餐,搶麥克風搶到同事對她印象深刻,FB上還被tag了好幾張她笑得花枝亂顫的照片。
  8月29日。她陪母親逛街,出席親戚聚會,和八百年沒聯絡的二姑媽、三表姊,臉貼著臉自拍、打卡……
  太噁心了!簡直喪心病狂!這是第二人格幹的好事吧?否則為什麼她全無印象?
  忍耐著胃部陣陣翻騰的不適,她開始Google記憶遺失、精神分裂、第二人格……
  大半夜過去,天微亮,而她越Google越驚悚……決定了!雖然無法辭職,但今天上午就先請個假吧,她需要去求助身心科。
  登入請假考勤系統,才想填假單,就看見今天上午她已經排休。
  太好了!天助她也,半天假足夠她看醫生了。
  她睜著略帶著血絲的眼睛,走進浴室裡洗漱,趁著母親尚未發現前,偷偷摸出了家門。
*****
  撕掉了九月二十一日的日曆,二十二日正式展開。
  九月的天空很高,雲層稀薄,空氣中瀰漫著秋天獨特的微涼蕭索感;街道兩旁的欒樹都已經開滿了金黃色的小花,樹梢末端幾處已染為橙紅,處處都彰顯著秋日足跡。
  她動了動腿手,旋轉僵硬的頸子,張大口鼻,努力深呼吸,試圖在肺部裡多灌注些清新氧氣。
  太荒謬了,在家裡居然會那麼不自在,直到現在才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稍稍放心下來。
  她伸了個大大的懶腰,盡情舒展身體,大跨步向前,準備走去搭公車。
  「樂樂?」一隻手橫在她眼前,擋住她去路。
  揚睫一抬,一張好看的男人臉龐跳入她視野──
  線條柔和的臉部輪廓、眼尾上揚的大眼睛、濃密得令人髮指的長睫毛、像雲一樣的蓬鬆頭髮。
  他的茶色劉海自然地垂落在額前,微微露出兩道修剪乾淨的眉;乾淨的海軍藍襯衫紮在合身的格紋窄版西裝內,搭配寶藍色帶著光澤感的領帶,張揚得很低調,望著她的眼神像在笑。
  傅然?
  她當然認得傅然,他閃閃發亮,走到哪裡都自帶光芒,除了外貌上的先天優勢,超過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與善於穿搭的特點也令他更加引人注目。
  不只如此,他還是公司裡的超級菁英,未滿三十歲就爬升到了國際事業部總監的位置,負責海外業務發展,除了優秀的語言能力外,也有很好的交涉技巧。
  誰會不認識傅然?只要他主導的會議,大家都搶著端茶送水發資料。
  「妳要去哪?」傅然微微彎身,瞇著好看且黑白分明的眼打量她。
  現在才早上七點,距離他們約好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
  「我?」她不自禁往後退,眼神飄移。
  她現在知道為什麼辦公室裡的大家都說傅然的眼睛是桃花眼了。被傅然這麼盯著瞧,實在很難正常呼吸。
  「我要去搭公車。」她指著不遠處的公車站,避重就輕地答。總不能說她要去看身心科吧?
  傅然挑眉,看了眼腕錶。「妳要自己去展覽館?現在還太早了。而且我們不是約好了嗎?」
  林喜樂露出Loading的表情,一臉茫然,可是無論再如何下載,她也找不回遺失的資料。
  除了搞不懂要去什麼展覽館之外,更搞不懂為何傅然一副和她很熟的模樣。
  「為什麼要去展覽館?」林喜樂眨了眨眼睛,相信她現在看起來一定像個智障。可惡!那個第二人格為何不把每件事都鉅細靡遺地記錄下來?
  「我們要去勘查尾牙場地。」傅然盤起雙臂,審慎地打量著她。
  這不是他第一次覺得她很奇怪了,最開始的時候,就是三個月前。
  「尾牙還早吧?」慘了,難不成現在不光是睡覺會縮時,和人說個幾句話也會時光飛逝嗎?該不會和傅然講完話,她就進入更年期了吧?
  林喜樂戰戰兢兢地想著,小心翼翼地問:「而且,為什麼總機要勘查尾牙場地?」
  傅然微乎其微地嘆了口氣。「我是福委會主委,妳是委員。」
  「福委會?我?」她驚愕地指著自己。
  福委會,全名為職工福利委員會,簡單來說,就是公司裡為職工謀福利的單位,負責尾牙、摸彩、說明會、座談會……等等各類大小活動。
  除了要為同仁謀福利,為公司省預算,和廠商搏感情,也要考慮到報稅節稅、人情壓力、長官意願、同仁感受……種種雞毛蒜皮的枝微末節。
  眾人之事就是麻煩之事,沒支薪,下班時間被吃光光,還會被同事討厭、被主管抱怨,根本是一場災難。
  傅然就算了,他天生領導人,當主委一點也不奇怪,而她一個邊緣小總機當什麼福委?
  「妳忘記了嗎?」傅然盯著她變了好幾變的表情,腦海裡的念頭也隨著她的臉色轉了好幾轉。
  「沒有,我沒有忘記。」根本沒記起來過啊!她嘀嘀咕咕。「到底誰陷害我?」
  除了被陷害之外,她真想不出她為何會在福委會裡。一定是這樣,福委會兩年一任,七月遴選,正好在她失去記憶的這三個月裡。
  耳力絕佳的傅然全都聽見了。「妳主動向HR主管申請的。」HR是公司裡的人力資源部門,也是她的直屬單位。
  「……」什麼?居然是這樣?她尷尬地直衝著傅然笑,覺得自己笑得像個神經病,顏面神經都快失調了。
  哈哈,看來這三個月的她真是上進啊!這是一個邁向人生災難組的節奏嗎?
  究竟,她該不該向傅然開誠布公,說她完全沒有這三個月的印象呢?
  可是,一來她和傅然並不熟,誰知道傅然會有什麼反應,說不定傅然根本不相信她,以為她在胡說八道。
  二來,倘若傅然相信她,而她就醫後,萬一得到了什麼驚人的診斷報告,傅然位於公司要職,會不會順勢報告公司,說她不適任,因此資遣她?
  不行不行,她現在一窮二白,硬著頭皮也得演下去,福委就福委!
  「呵呵,我只是想考考你記不記得而已。」轉超硬,林喜樂笑得更尷尬了。
  傅然眸光深沉地注視著她的反常,腦子裡想的卻和她是截然不同的方向。
  她現在是誰?又想測試他什麼?
  這三個月內,他一直吃著她陰晴不定、反覆無常的虧,簡直像被她耍著玩,有氣沒地方發,僅能見招拆招。
  兩人一發不語地盯著對方,各懷心思,氣氛和她臉上的笑容同樣凝滯。
  傅然挑了下眉,微微勾唇,緩緩走近她,居高臨下睇著她的神情像隻發現獵物的貓。
  「寶貝,妳的每件事我都記得。」傅然俯身凝注她,溫暖的呼息噴薄在她鼻尖,好看的五官瞬間在她眼前放大,近得幾乎能感覺到他的眼睫搧動。
  突然調戲良家婦女是哪招?!
  林喜樂被他嚇了一大跳,瞬間往後退了好幾步,差點跌倒。
  傅然眼明手快扶住她後腰,兩人距離更近,他身上若有似無的木質調古龍水味環抱住她,和她後腰上的手一樣,將她擁得牢實。
  後腰……他摸到贅肉了吧?她趕忙站直身體,腰肉和臉頰同時發燙,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這肉麻得要命的氣氛是怎麼回事?「寶貝」這稱呼又是怎麼回事?
  在她的印象裡,傅然並沒有暱稱公司裡哪位女同事「寶貝」的習慣,也沒有任何關於他流連花叢、玩弄女性的傳聞八卦,難道……
  「打電話給我。」林喜樂急中生智,決定賭一把。
  傅然看著她的眼神像看著賊。
  「我忘了有沒有帶手機出門,拜託。」她還假意掏了掏包包。
  這什麼小兒科伎倆?她可是先拋出問句,才裝模作樣翻找肩包的,傅然怎會看不出來?但他仍善心大發地拿出手機,撥了通電話給她,試圖想弄清她葫蘆裡在賣什麼藥。
  鈴──手機鈴音響起,來電顯示上的「男朋友」讓林喜樂萬念俱灰。
  這時候真不知道該不該感謝第二人格和大多數女生一樣,有更改聯絡人暱稱的習慣。
  開什麼玩笑?!不過三個月,她居然連男朋友都交了,再來九個月是不是連小孩都生了?而且,為什麼是傅然啊?她可是有暗戀對象的欸!
  她再度想撞牆,可惜路邊無牆可撞,只能用盡所有詞彙詛咒第二人格。
  「寶貝?」傅然眼裡的探究從來沒有消失過。
  好好好,寶貝就寶貝,福委就福委,在幾乎是零的存款面前,尊嚴和清白都不值得一提。林喜樂,快入戲!
  「再考考你,今天是我們交往的第幾天?」林喜樂毫無感情的假笑,入戲兼打探情報。她真是絕頂聰明,超佩服自己。
  她和傅然雖然在同一間公司上班,但不算十分熟悉。她是總機,身為公司門面,本來就會和各部門的人有所接觸,而她與傅然的交情就是如此表淺,到底是怎麼成為男女朋友的?
  「第六十七天。」傅然居然連想都沒想。
  菁英就是菁英,這記憶力也太好了吧?林喜樂瞠目結舌地看著他。
  「我們為什麼會交往啊?」六十七天?也就是說,第二人格接手她的身體沒多久,馬上就搞定公司裡的黃金單身漢了?這是什麼出神入化的操作啊?
  「妳主動的。」傅然聳了聳肩,眼底依舊閃動著她無暇看清的思緒。
  到底多愛主動?她又開始在內心咒罵第二人格了。「那你為什麼會答應?」
  接連幾個問句,傅然已經知根搭底,看清她在裝模作樣,玩興一起,吊兒郎當地答:「妳把大半個胸部放在我桌上,哭著說妳暗戀我很久了,哪個男人會不答應?」
  把大半個胸……
  王八蛋!變態!下流!混帳!
  林喜樂已經搞不懂她究竟是在罵第二人格還是在罵傅然了。
  踢公伯啊,為什麼要對她如此殘酷?她的畢生志願只是當個小透明呀啊啊啊!
  想想存摺上那慘不卒睹的四位數,她忍!
  「走吧,不是要去勘查場地嗎?」結束了內心的崩潰之後,她端出身為總機最引以為傲的禮貌笑容,直勾勾地盯著傅然微笑,聲音甜美地彷彿能掐出蜜,內心澎湃地彷彿在下戰書。
  誰怕誰?
  再給她三個月,不,不用三個月,她一定會以最快的速度,解決尾牙,解決福委會!解決第二人格,解決傅然!
  為了活下去,為了當回小透明,她要安、全、下、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