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6
定  價:NT$380元
優惠價: 79300
69暖身慶|滿$1000現折$100元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6

 限量贈品(詳情)
可愛動物明信片便條組
剩餘:177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心裡那份莫名的空虛,
只有這本書能夠填滿──


本屋大賞、直木賞、大藪春彥獎常勝軍寫給愛書人的情書!
2021本屋大賞TOP 10 × 日本紀伊國屋書店最想推薦給讀者的書TOP 3!


【作家.永樂座書店店主】石芳瑜、【作家】林新惠、【「書店店員?日常」粉專】店員、【作家】陳怡安、【作家】陳曉唯、【作家】黃斐柔、【小說家】劉芷妤、【閱讀人社群主編】鄭俊德、【南國青鳥書店店長】薛羽彤、【漫畫家.動畫家】羅荷 無法自拔推薦!


──被硬梆梆的水煮蛋困住!
──被傳說的蒸氣團團包圍!
──被獨自留在寂寞的城市!
──被迫……得知無法想像的「真相」……


御倉深冬最討厭書了!儘管從曾祖父那代,御倉家就經營書香小鎮讀長町最大的書庫「御倉館」,但深冬根本不想從父親那裡接手管理,更覺得整天只會看書和睡覺的姑姑是大怪人。她一心只想著以後要把御倉館賣掉。
某天,深冬從沉睡的姑姑手中發現一張紙──正確來說,是符咒。
竊取本書者
將會遭受魔幻寫實主義的大旗追趕
深冬才剛念完,一位自稱「真白」的白髮少女突然出現,拿了一本《繁茂村的兄弟》給深冬:「這裡遭小偷,詛咒發動了。深冬得看書才行。」深冬一頭霧水,本來就不愛書的她,當然看不懂這個故事在說什麼。但更奇怪的是,當她走出御倉館,天上的滿月竟然像隻黑貓在眨眼,還嘩啦啦地下起了珍珠雨。而鎮上的人不但認不得深冬,身上還多了名牌,寫著《繁茂村的兄弟》角色的名字……不會吧,整個讀長町都變成書中的世界了?!
只有抓到小偷,讀長町才能恢復原狀。而就在此時,深冬發現自己和居民們竟長出了毛茸茸的獸耳和尾巴,變得越來越像狐狸……
深綠野分 ふかみどり のわき
1983年出生於神奈川縣,2010年以〈秘密庭園的少女〉獲選為第7屆「MYSTERIES!」新人獎佳作,2013年以此篇作品為書名的短篇集正式出道。
2015年出版的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廚師》入圍第154屆直木賞,獲得2016年本屋大賞第7名,並入圍第18屆大藪春彥獎。
2018年發行的《柏林天氣晴嗎?》榮獲第9屆Twitter文學獎國內篇第1名、2019年本屋大賞第3名,並入圍第160屆直木賞、第21屆大藪春彥獎。

林于楟
政治大學日本語文學碩士。從生技界轉行而來,一頭栽入文字的世界中,現為專職譯者。譯有《極簡溝通》、《為什麼他有錢又有閒?》、《別去死啊!被霸凌不是你的錯》、《你在這裡,能呼吸嗎?》、《她的L:騙子們的攻防戰》等多數。

名家推薦:

生動、有趣,老少咸宜。翻開書就不斷有驚奇的事發生,作者想做的就是讓不喜歡書的少女愛上閱讀,像是中了魔咒。這應該也是書寫者的夢想吧!──作家.永樂座書店店主/石芳瑜

閱讀是最划算的VR:在深綠野分的筆下,「掉進書裡」不是隱喻,而是比現實更切身的虛構。《竊取本書者將會…》以小說複寫各式小說類型,將世界溶解成時而瑰麗,時而陰森的幻境。每一次被故事附著,都是因為愛書而展開的奇幻冒險。——作家/林新惠

偷書賊是所有書店店員痛惡至極的存在!
每當我們發現書籍下落不明,或惡意毀損留下的殘骸時,早已慢了一步。為了守護書本,我們無所不為,卻防不勝防。我本以為對書的珍視不至於埋下詛咒,爾後才驚覺自己也曾黯然咒罵那不知去向的賊。

面對愛書,我會選擇廣傳或私藏?如果無論分享與否,都無法遏止丟失的可能;即使身處書鎮,讀書風氣仍無法輕易感染每個人……那麼別管詛咒了,書本的魔力,在真實世界也得以召喚——只要讀就行了。——「書店店員の日常」粉專/店員

「為什麼喜歡看書?」曾有人問我。深綠野分這本奇幻的書中書或可做為回答。每當深冬克服困難,找到遭竊的書籍,成功破解魔法重回原本的小鎮,我都會想起第一次在圖書館遇見好書的那天——直直栽進故事的國度,經歷神秘又難以忘懷的冒險,再闔上書時已是四個小時後了。窗外的世界寧靜如常,乍看什麼都沒有改變,但我卻已經成為很不同的人,那份健康的孤獨會使人上癮。——作家/陳怡安

若你曾看見《小王子》裡那條吞了大象的蛇,若你深愛宮崎駿電影裡動人的美景,若你也在這個世界尋覓溫柔瑰麗的可能,於這本作品裡你都能遇見他們。
這不僅是一本充滿奇思異想的小說,更滿載對於書本與故事的熱情與誠摯。作者以魔術般的奇幻手法,領你走進一幕幕如推理故事般的場域,每一頁都是魔幻體驗,讓人無法輕易擱下書本,唯能一頁頁地追讀下去,又深怕讀完這本作品,因為每次的翻頁都是驚喜,令人渴望擁有沒有盡頭的旅程。——作家/陳曉唯

看完這故事讓我明白了,不管是不是深愛閱讀的人,只要當你有機緣去翻開一本書,那本書都將為你開啟一個新的世界或一條新的道路。而只要我們願意走得更遠、更深,最後必定能明白,成為一個愛著文字的人,在書裡,我們永遠都不會感到孤單。——作家/黃斐柔

作為一個資深愛書人,我以為我已經看過很多這類的故事了,想不到深綠野分用更多充滿趣味又無比合理的設定,翻轉想像,寫下了以一個討厭書的女孩為主角,卻能讓所有作者與讀者興奮不已的故事!無論是充滿日式風情的古老傳說、好萊塢肯定有興趣的冷硬派推理、或是賽博龐克風的奇幻冒險,世界宛如不斷變換風格的超大型密室逃脫實境遊戲,讓每個人都不禁怦然心動地想起自己最想掉進去的「那個故事」,無限嚮往地大喊:「不管那是什麼詛咒,都給我來一點!」 ——小說家/劉芷妤

閱讀就是進入另一個想像世界中,甚至讓人廢寢忘食到難以脫逃,而《竊取本書者將會…》就是這麼一個夢幻國度,如果要拯救靈魂回到現實,就需要將謎題解開,否則帶有癮頭的故事將於午夜夢迴時,搞得你輾轉難眠,如果你很久沒有享受閱讀,那麼這本日文版愛麗絲夢遊,將帶你進入另一個閱讀的奇幻國度。──閱讀人社群主編/鄭俊德

深綠野分筆下構築的世界,是一個令書感到幸福被愛,讀書人必定嚮往的地方,希望現實生活中也有這樣的小鎮,能讓我們身陷閱讀的魔法!──南國青鳥書店店長/薛羽彤

 

深冬放鬆推少女背部的力量,從頭到腳細細地打量少女。她的身高只比深冬高一點,鼻子扁塌,嘴巴有點大的臉,重新再看一次還是沒有印象。制服是白色襯衫繫上綠色領帶,深藍色制服外套與裙子的冬季制服。裙子長度剛好蓋住膝蓋,和深冬一樣乖巧地遵守校規。但沒有別校徽,不知道她幾年級。
「妳叫什麼名字?」
明明只是個想做身家調查才開口問的問題,不知為何少女開心地露出燦爛笑容。
「真白,認真的真,白色的白。」
這時,深冬腦海深處有什麼東西閃過,就像線香煙火的火光迸彈般一閃。但那僅僅一瞬,還來不及抓住就消失。深冬迅速搖搖頭,抓住少女的手走回晝寢身邊。
「姑姑起床,快一點起床啦,這個人到底是誰啊?」
但又推又拉的,姑姑就是沒醒來。
算了,沒想到會在這裡花這麼多時間。如果選鰹魚炙燒生魚片當晚餐,生魚片可能都壞了。烤雞串用微波加熱就好,太麻煩了也別煮飯,去超商買即食白飯吧……深冬感到全身無力,單手重新拿好手上的塑膠袋,打算走下樓。自稱真白的少女抓住她的手。
「……幹嘛?」
「妳沒辦法回去喔。」
「什麼意思?」
「妳沒有辦法自己回去,這裡遭小偷,詛咒發動了。」
「小偷?詛咒?妳在說什麼啊?」
「相信我,深冬得看書才行。」
感覺要被真白凝視著她的黑色大眼吸進去了,這女生比晝寢姑姑還怪——深冬慌慌張張想甩掉真白的手,但真白的握力出奇地大,一動也不動。
「放開我!妳好恐怖喔。」
「對不起,但是深冬得要去讀那本書才行。」
才剛說完,真白毫不客氣地朝書架與書架之間走去,用力拉開拉門。
立刻吹起一陣帶有舊書霉味的風,灰塵隨之起舞,深冬邊咳邊用手遮住臉。為什麼書庫裡會有風?換氣中嗎?但在這段時間內睡著也太不像晝寢姑姑會做的事了。
抬起頭,前方是一整片書架。從地板延伸到天花板的書架,從裡到外擺滿了數十列,連讓人通行的空間都斤斤計較。光這個書庫就有超過兩百座的書架,每個書架全部塞滿書。這已經超越壯觀、來到高壓等級,悄然無聲,氣氛彷彿戒律甚嚴的神殿。
腳底開始冒汗。對討厭御倉館的深冬來說,這裡是最忌憚的地點。她小時候曾拉開這扇拉門一次過,但她記憶中只留下神情恐怖、居高臨下看著她的祖母。
「這邊。」
真白拉著呆愣、反應遲鈍的深冬踏進書庫中,書架與書架間的空間僅有五十公分,她們在就連嬌小的人也很不容易通過的通道間前進,天花板的電燈完全沒點亮,儘管如此,書庫裡彷彿點上蠟燭般被包圍在淡淡的橘色光芒中,照射出書架的陰影。
「……這裡根本不可能有蠟燭啊。」
從珠樹的時代開始,御倉館嚴禁火源,而晝寢和步夢也絕對不可能把火苗帶進來。深冬揉了好幾次眼睛,但這發光源不明的燈火完全沒有消失。
真白左拐右彎地在深冬看起來幾乎沒兩樣的書架通道前進。深冬不安地看著她的背影、黯淡卻透亮的白髮,任她拉著走。
「就在這邊。」
真白在某座書架前停下腳步,這才終於放開深冬的手。深冬搓揉著微痛的手腕抬起頭,接著瞪大眼睛。
就連超討厭書的深冬也發現異狀。其他書架都被書籍塞得毫無空隙,只有這一層空蕩無物,也就是說有二、三十本藏書消失了。
「……不會吧。」
「妳讀這個。」
一看真白手指的方向,書架邊邊只有一本書被留下。書背上和那個符紙有類似的花紋,一拿過來稍微揚起灰塵,封面的圓形刻印在橘色燈光下閃閃發亮。細緻的藤蔓花紋彷彿纏繞住整本書,裝禎精美,用優雅的明朝字型印刷出書名《繁茂村的兄弟》。
「深冬,快讀。」
在真白催促下,深冬用力嚥下口水。如果是平常,她光碰到書都會產生全身僵硬的抗拒反應,但現在她異常地相當冷靜,也沒有厭惡感。《繁茂村的兄弟》,真奇怪的書名。一翻開封面,不知為何感到一股懷念的氣味。
完全無法想像內容,卻無比受到吸引,有種想要閱讀的衝動。感覺隱藏在這本書裡面的某個人,正溫柔地叫喚她的名字。
「我從小學之後,就再也沒讀過國文課本以外的書了。」
深冬鼓脹肚子深吸一口氣,接著慢慢吐息,翻過下一頁。

◆◆◆◆

凡事有開始就有結束。繁茂村一開始,在米是留、桂是留兄弟倆追著黑色甲蟲來到這裡之前,只是塊乾枯的赤褐色荒野。不管烏雲下了多少雨水,雨滴只要接觸灼熱的大地就會立刻蒸發,別說人類,連昆蟲、水也無法靠近。
米是留是個大雨男,新月夜晚,呱呱墜地的那一剎那,天空突然烏雲密布,覆蓋了村莊上空,接著降下無止盡的豪雨。直到月亮再度月圓,村莊完全被大水淹沒,逃過一劫的居民,只能在鼻孔和耳朵裡塞東西後潛水回到沉在水底的家,去拿放在家裡的物品。
母親帶著米是留去找住在鄰村的雙親時雨停了,當他們回家後又開始下雨。後來米是留開始被叫做雨鬼,他只被允許停留在重新建立好的新聚落三天三夜。母親背起還是嬰兒的米是留開始旅行,她抬頭看天空,蓬鬆的黑色雨雲就跟在他們身後。只要一停下腳步,雨雲立刻追上;剛察覺雨珠滴落,轉眼間就成為打痛肌膚的豪雨。母親無法停下腳步,決定朝不下雨的地方前進。
兩人在乾枯的土地降下甘霖,在植物的根還沒被雨水泡爛前離開,朝下一個村莊前進。
繞著地球一圈又一圈,身上的衣服從輕薄到厚重,又再度從厚重變成輕薄時,母親產下次男桂是留。
桂是留是個大晴男。小米是留被托給別人照顧,助產婆手上接下桂是留時,熱力四射的太陽襲擊村莊,桂是留都還沒有喝到母親的奶,水池已經被曬乾。死絕的魚與小螯蝦的靈魂升天循環,變成憤怒閃電撼動大地,讓助產婆驚聲尖叫。死亡的靈魂最後潛入地底深處成為種子,等待將來有天發芽。
灼熱日照持續,農田沒多久就乾枯。此時米是留被帶來探望躺在助產婆家休息的母親,立刻開始下起雨。太陽明明高掛天空閃閃發亮,雨珠卻從雲中不停落下浸濕了周圍。詛咒世間而死的魚與小螯蝦的靈魂也重獲新生,伸展出鮮豔的藍與紅的葉子。
看見這一幕的母親喜悅,同時也感到悲傷。歎息著在自己肚中成長、誕生的孩子,兩人都不受上天眷顧。
黑雲環繞在太陽四周,以為雲朵在哭泣卻看見太陽燦笑。畏懼這異常天候的人們紛紛跑到治理土地的首長家,讓他坐上轎子,抬著他前往還躺在床上的母親和年幼兄弟身邊。偉大的首長根本不聽母親的悲歎,把兄弟倆帶離她身邊,交給外來的旅人,設立天候廳,雇用學者,在黑曜石板上寫上決定兄弟倆移動日與滯留日的時間表,並按表操課。
兩人跟隨著旅人,一人帶著雨雲,一人帶著太陽,在人們的愛恨中長大。被拋下的母親肌膚上的皺紋一天比一天多,頭髮轉白、骨質鬆弛,某天,就看著黑曜石板上的時間表嚥下最後一口氣,黑色花瓣帶著這個消息來到兒子們身邊。長大的兒子們非常傷心,開始憎恨彼此。如果沒有雨、如果沒有晴天,母親就不會在孤寂中死亡了吧。太陽雨中,米是留舉起巨大的岩石想要砸死弟弟、桂是留想要用銳利的樹枝刺死哥哥時,旅人丟出兩個骰子,一個指向東,一個指向西。
「到此為止,米是留往西,桂是留往東。你們兩個不准回頭、不准去追對方,也不准思考彼此的事。只能不停前進。將來有天會在蟲子的引領下再相聚。當再度下起這種太陽雨時,你們就在那裡建村。」
兩人遵從旅人所說,分別朝東、西旅行。兄弟分開後,纏繞在太陽周遭的黑色雨雲也離開太陽,追在米是留身後。人們心想「終於可以迎接平穩生活了」而鬆了一口氣,但無法控制、反覆無常的天候仍舊令人困擾。
十二歲與十一歲時暫時分別的兄弟再度相遇,並建立起繁茂村時,已經是他們舉辦成人儀式許久之後的事情了。米是留在裝滿雨水的水甕下,桂是留在陽光普照的市集中,兩人分別發現黑色甲蟲。獨角仙挺出牠的大肚子仰躺著睡覺。
「……真白。」
深冬從書中抬起頭來,不滿地說:
「妳該不會要我全部看完吧?」
真白不可思議地歪頭,反問:「妳不想要繼續看下去嗎?」真白頭頂突然冒出兩個耳朵,用和狗一樣的長鼻子嗅聞個不停。
「因為這一定很長啊。米是留和桂是留是什麼人物啊?話說回來,這個故事支離破碎超怪的耶。雨天詛咒和晴天詛咒我也真的搞不懂,完全跟不上。而且蟲也很噁心——喂,妳怎麼長出狗耳朵,還戴了一個假鼻子的面具啊?可別玩什麼角色扮演耶。」
深冬伶牙俐齒地對真白說話,不等真白回應就闔上書,放回空蕩的架上。真白頭上的狗耳朵一動,如真的狗一般沮喪低垂,但盯著書的深冬沒有發現。
「很無聊嗎?」
「先不說無聊不無聊。這邊很窄根本不能坐下,站著看書很痛苦,而且對我這種討厭書的人來說,光看印刷字就是種痛苦。真的好久沒看那麼多字了。」
深冬手摸著疲憊的脖子,邊打個大哈欠邊把頭朝上下左右轉。一看手錶,已經快要七點了。
「欸,我要回家了。我改天會再來看這本書啦,然後妳這身小狗打扮,回家前要記得脫掉喔。」
接著她伸手想要拿起放在地板上的蔬果店塑膠袋與烤雞串的盒子時——指尖碰到的卻是柔軟、卻又莫名光滑的生物觸感。
「咕咕。」
深冬腳邊有一隻公雞擺動脖子,晃動紅色雞冠。深冬瞠目結舌,整個掌心貼上去撫摸公雞,是真的。公雞黃色的腳踏扁烤雞串盒子,開始在書庫裡亂走。
「為、為什麼這邊會有公雞啊?」
一看被踩扁的盒子,裡面的烤雞串消失了。沾黏在盒子上的醬油醬汁也消失得一乾二淨。不僅如此,蔬果店的塑膠袋裡冒出三根青芽,不停扭動向上生長。
深冬倒退一步撞上書架,腳步不穩地看向真白。真白沒有被公雞嚇到,看著後方牆壁。聽見雨聲。雨滴拍擊牆壁的聲音,以及水珠從屋簷滴落的滴答聲。
「我記得天氣預報今天和明天都是晴天啊。」
深冬喃喃自語後,突然想起什麼似地大喊「啊!」,突然出現的公雞和不知何物的新芽都無所謂了,她慌慌張張轉身,小跑步穿過狹窄通道。
「深冬,等等,妳要去哪?」
「收衣服!我忘了我上學前曬的衣服還沒收!」
感覺真白跟在她背後,不知是否多心,深冬覺得書架的通道變得比剛才更複雜,她穿過通道朝出口前進。
終於打開拉門走出走廊的深冬,映入她眼簾的是仍躺在地板上沉睡的晝寢。但和剛剛的樣子不一樣,水晶般透明的石頭覆蓋晝寢全身,藤蔓扭曲纏繞在周圍。
「姑……姑姑?」
深冬緊握雙手、戰戰兢兢地靠近,心想晝寢該不會在石頭中窒息死了吧,背脊不停發顫,但仔細一看可見晝寢的腹部緩慢上下,知道她仍在呼吸。她的眼瞼上用詭異深紅的字寫著「母親」。
「這什麼,怎麼一回事?」
「咕咕。」
「哇。」
碰觸她的腳的,是雞冠比較小的母雞。
「這、這次變成母雞了?」
「因為是鹽味烤雞串啊。」
「因為這種理由?不對,妳的狗耳朵到底是怎樣?動得超厲害的耶……鼻子也好長!」
走到明亮的走廊重新一看,真白頭上的純白耳朵似乎是真的,長長凸出的臉上帶有濕氣的黑色鼻子動個不停。除了眼睛和頭髮外,她已經變成一張狗臉了。雖然是異常事態,真白卻不以為意地說:「這可以幫上深冬。」
「……我似乎是看書看到睡著了。」
深冬用力閉上眼睛,對現實世界中應該是看書看到打瞌睡的自己說話。快點醒來吧,夠了,做夢做夠了。
快醒來、快醒來、快醒來、快醒來、快醒來……
用力念完後,慢慢睜開眼睛——但姑姑仍睡在水晶中,真白依然有狗耳和狗鼻,而且比剛才更真實了。
「啊啊,真的夠了……」
不管深冬打算說什麼,真白都只是歪著頭,植物沿著地板、牆壁書架越長越多。枝葉不斷延伸,綻放出一整面黃色、粉色花朵的爬藤玫瑰,鬱鬱蒼蒼的蕨類植物搖曳它們細細的葉尖,那個角落長出來的是蕨菜嗎?似乎聽見水聲。豪雨打在日光室的寬闊玻璃窗上,如瀑布往下流。底下聚集成小水池,噗通一聲,有魚跳出水面。
深冬驚聲尖叫,半發狂地衝下樓梯,跑過時間停在六點五十分的立鐘旁後,一陣旋風捲起。
有人的聲音,而且還是多人的交談聲。聲音越來越大,甚至蓋過雨聲,吵到想讓人摀上耳朵。沒有人的氣息。即使如此,不知是哪種語言的大量話語,重重交疊混雜,震動著深冬的鼓膜。書架嘎答嘎答地輕微晃動,一樓書庫的門微微打開,這才發現聲音的源頭是書本。
語言擅自入侵了!
深冬奮力拔起快要癱軟的雙腳,想從玄關跑到外面去,但這次換成各種色彩的全艦飾旗子。裝飾在繩子上的各色旗子,從書本、書架、各處隙縫中伸出來纏住深冬的手腳和臉。
「這也太奇怪了吧,我絕對不相信有這種事!這是夢、這是夢!」
都是因為讀了那本奇怪的書。都是因為讀了那個奇怪的故事。極端雨男與極端晴男,根本不可能有這種人,故事這種東西真的是謊言連篇。魚和小螯蝦變成閃電潛入土裡,變成種子後發芽,要是告訴生物老師,絕對會因此被扣分。
啊啊,早知道就不看了!所以我就說我討厭書啊!
深冬扯掉纏繞在身上的全艦飾旗子,邊揮開邊抬起頭,看見玄關大門上採光的窗戶那頭,小螯蝦不停從天而降,她感到全身無力。
「深冬。」
深冬嚇了一跳回頭。真白站在後面,看起來像頭上長了頭髮的白狗,她仔細地把深冬身上的旗子拿掉說:
「這不是夢,是『詛咒』。妳剛剛也看見符紙了吧?上面寫『竊取本書者,將會遭受魔幻寫實主義的大旗追趕』。」
深冬用力吸一口氣後回望真白。
「別說那種話,詛咒什麼的,別說那種不舒服的事情。」
但真白絲毫不為所動。
「御倉館的書——現在有二十三萬九千一百二十二本,每一本書都加上了『書籍魔咒』,要是有人偷書,御倉家以外的人把書帶出御倉館,就算只有一本都會發動詛咒。偷走故事的人,就會被關在故事的牢籠中。這一次被選擇的是魔幻寫實主義的書籍魔咒。這也被稱為Magic realism,是把小偷關進魔幻寫實主義中的詛咒。」
在真白說明時,紅、藍、黃、綠、褐、黑,還有不知該如何形容的桑葚色旗子從走廊、牆壁爬過來,想要爬上深冬的身體。
「這些、那些,全都是因為魔幻寫實主義的詛咒才會變成這樣。對書籍施加詛咒的行為,是在印刷機尚未發明、書籍還相當貴重的時代,人們為了保護書籍所做的行為。防禦魔術。修道士也稱這個為Anathema,會被革出教門的詛咒。」
「……妳是撞到頭了嗎?」
深冬忍住想哭的心情把手伸向鞋櫃,指尖碰到翻肚的蟑螂。完全忘了。深冬驚聲尖叫後,蟑螂像正好醒過來般起身,拍動牠黑色有光澤的翅膀。細長如彎弓般的觸角探索著四周,輕盈地飛起。
真白從後面支撐著差點昏倒的深冬,讓她坐下後,開門放蟑螂出去。在傾盆大雨中,蟑螂朝烏雲快速流動的天空飛去。
圍繞在御倉館旁的古書店街上,也充斥著鮮豔的全艦飾旗子,覆蓋住道路。原本綠色的銀杏樹葉閃耀金黃光芒,風一吹來如金粉般飛舞散落,照亮灰色的街道。葉子才剛掉落,樹枝立刻長出新芽,樹葉無止盡地飄落。
「古老的書籍魔咒是指每一本書都有一個詛咒,但現代書本數量很多,不管被偷走幾本書,都只會發動一個詛咒。也因此詛咒的力量強大,會讓整個城市產生變化——也就是說,我們也身處在《繁茂村的兄弟》故事當中。詛咒只在讀長町中有效,小偷就在這個城市的某處,被關在故事的牢籠中。」
站在門口的真白,背光下,白光勾勒出她的輪廓,閃閃發亮。
「深冬,妳現在得去找出小偷。只要抓到小偷,書籍魔咒就會消失,城市也會恢復原貌。」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